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零 炮战!!

第二三零 炮战!!

1945年2月1日凌晨4点13分和4点17分,德意志帝国海军第一和第二火力支援舰队分别就位。

第一火力支援舰队负责炮击的目标是相隔英吉利海峡,相对于法国迪耶普一百一十公里以西的英格兰岛伊斯特本至贝克斯希尔一线,距离英国首都伦敦只有86公里且宽达15公里的登陆场,从伊斯特本到贝克斯希尔都是典型的海滩,风景迤逦、地形平缓,德国b、c两大集团军群从这里上岸,北上可直扑英国首都伦敦,西下也可以夺取英国重要海港城市朴次茅斯,这座以前曾是英国皇家海军重要基地的港口修复之后,肯定能成为登陆部队物资补给的重要中继港口。

第二火力支援舰队负责炮击地处英国首都伦敦东北方向110公里的哈里奇,从哈里奇至克拉克顿的19公里宽的登陆场。登陆场地形平缓,不利于修建庞大岸防工事,英国陆军防守力量也相对薄弱,从法国敦刻尔克、比利时德帕内、尼乌波尔特和奥斯滕德出发的德国a集团军群,从这里登陆,可以快速夺取登陆场以西24公里外的科尔切斯特,广袤的英格兰平原将很利于德国陆军机械化部队作战,也更加利于快速推进至英国首都伦敦。

德军的两个登陆场也完全符合了之前英国陆军的设想,他们之前所猜想的德军登陆场会有三个,其中一个就是在距离法国最近的多佛尔附近,可德国人没有选这个海峡过于狭窄,以至于无法让他们发挥出海军战舰火力优势的登陆场,德军也并没有选择泰晤士河的入海口,也就是桑思安至绍斯敏特斯一线,虽然从这里登陆之后,距离英国首都伦敦不到70公里,但该登陆场却是河流密集、水网密布,德国陆军是机械化部队,很自然就舍弃了这么一个登陆场。

也就是说,英国人所猜想的四个德军登陆场,包罗了德军真实的选择,可猜想归猜想,英国陆军要想将优先的兵力平均分摊在四个登陆场的防御上,争取任何一个登陆场都不让德军成功抢滩登陆,那就必须要修建完备的岸防工事,而且还要全部是钢筋混泥土结构的永久『性』工事群,毕竟这四个登陆场都在英格兰岛东南平原上,地形上的短板让英军只能修建更多的工事以增强防御,可事实上呢?[]大国无疆230

从伊斯特本到贝克斯希尔的15公里宽的登陆场英国陆军的岸防工事群只完成了原计划的六成,也就是说在这片宽达15公里的平原海滩上,英国陆军连起码用于火力封锁海滩的机枪碉堡都没有完成原定数目,原计划还要修建一条完善的地道用以连接所有固定工事,以便在地表遭受敌人强烈炮击之时,用于快速抽调兵力增援防线缺口,可这条地道至今还没完工,完工的部分也因为地处沙滩,渗水和塌方问题严重,至于从哈里奇至克拉克顿的19公里宽的登陆场情况也差不多,在平原上而且是靠近海边的地区修建防备工事非常困难。

也正是因为心里明白,英格兰岛东南平原的特殊地形造就了英国陆军无险可守,失去英吉利海峡和多佛尔海峡这些自然天堑之下,英国陆军反登陆作战失败是在所难免的,至于同样地处在平原地区的首都伦敦,自然也是无法保全的,所以这才有了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战争即将爆发前,就赶紧让王室转移至加拿大。

撤退的代价是高昂的,为了国王一家子的安全,丘吉尔不惜以一百五十万英镑的租金,让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的一架宽体喷气式大型客机,从美国纽约秘密出发前往爱尔兰都柏林接走王室,趁夜间接走国王一家,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容量很大,足够让国王带走很多的私人物品和随从,当然飞行时速和飞行高度都让所有螺旋桨战斗机望尘莫及的大型客机,很安全的就把国王一家转移到了加拿大渥太华。

此次飞行最大困难就在于飞行机组从未执飞过大西洋航线,共和国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愿意为国航的此次极富商业冒险精神的飞行提供保单,因为在此之前也只有冒险家们斗胆飞越过大西洋,但共和国飞行机组还是凭借过硬的飞行本领和客机先进的导航技术,冒险完成了此次飞行,而英国王室和大英帝国内阁财政部,也为此次飞行最终付出了205万英镑的代价,世上最贵的往返包机费用就此诞生,与此同时,英国首相丘吉尔也连同帝国『政府』机构转移到了爱尔兰都柏林这个暂时也是战时的陪都,他们也和共和国国航公司商量妥当,一旦有撤离需要,英国人还会出每趟205万英镑的包机费用,让共和国国航公司安排一批大型喷气式客机来帮助他们从爱尔兰都柏林撤离至加拿大渥太华。

简而言之,大英帝国『政府』其实心里已经相当清楚,无险可守的英格兰岛已经守不住了,整个不列颠及爱尔兰群岛都将很快陷落于德国之手,只要德军从一个登陆场取得了突破,势如破竹的德国陆军就会如同泛滥之水一样淹没英格兰,早已备下后路的英国『政府』及高级军事将领们,当然也愿意放手一搏。

月夜,天『色』并不是太黑,茫茫的大海上缓缓出现了一道特殊的风景,那是一艘艘身影模糊的战舰机动到了炮击阵位,隔着太远,根本看不清这些战舰是否已经调整炮塔对准右舷,是否已经开始按照炮击图标、『射』击时间顺序表、打击目标分配表等开始调整火炮『射』击角度、确定装『药』,反正漆黑的海面微微泛起淡淡的月光,那些黑『色』的德军战舰看起来是如此的鬼魅,福特斯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汗如泉涌。

“有结果吗?”

“有,有,有……”

一旁的战友发问,已经紧张得有些说不出话的福特斯只得吞吞吐吐的回答,两腿止不住的打颤,哆哆嗦嗦的指了指碉堡外的海面上,眼神间充满了恐惧,他可是去年才应征入伍的一名汽车维修工,哪儿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溜的敌人军舰摆开架势的要发起猛烈炮击,不被轰得渣都不剩?福特斯害怕也是情理之中的。

“一边去呆着,看你的熊样就像是没上个床的处男,怕个球啊”

炮长杰克森之所以让刚入伍不久的福特斯来观察海面情况,那也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够理想了,长时间窝在这不见天日的要塞炮炮台里,吃的东西也只是让人撑饱肚子而已,谈不上什么营养,所以缺乏维生素一类营养的他,得了夜盲症,难以在这夜『色』茫茫中看清海面的情况,没法判断出敌舰位置,就别谈什么快速解算出火炮『射』击数据了。

杰克森将福特斯推到了一旁去,自己凑近了炮兵观瞄镜前,反反复复的眨了好几次眼,又『揉』了『揉』,可还是看不清海面上是什么情况,竟然可以把一个大男人吓得两条腿儿不住的哆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吓得阳痿了。

“老子得了夜盲症,啥也看不清,你也学过『射』击数据解算的,给老子好好瞧瞧,到底是什么情况?”杰克森放弃了自己观察的打算,一把又将福特斯拉回到观瞄镜前,两眼鼓鼓的盯着这个被吓得不行的新兵,让他不做也得做,怕也得看。

嘴唇轻颤,牙齿打架,福特斯就像是大冬天里被人丢进了冰窟窿才捞出来一样,冷得直哆嗦的样子却是被吓成这样的,重新凑到望远镜前,他扶住望远镜的左手都有些抖了,杰克森赶紧给了福特斯后脑勺一巴掌,把福特斯打了个激灵,在听到炮长辱骂前,他终于冷静的开始观察德军战舰的情况。

“一艘,两艘,三艘……”福特斯慢慢数着,同时还旋动着望远镜的放大倍数,以期许可以看清楚那些战舰的模糊身影,以便确定敌方战舰类型,从而判断出敌人战舰吨位大小、主炮口径、装甲防护等情况。

“快点,快点”

杰克森有些着急的催促到,德国海军战舰已经一字排开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所在的这片海滩就是德军的登陆场,这里不久之后就是弹雨纷飞、炮火连天的战场,不把那些德军战舰给击退,说什么都是个死字。

“清楚了,清楚了”福特斯大喊道,转过身来指着德国海军炮击战舰所列炮击阵线的方向对杰克森说道:“德军战舰初步判明有12艘,其中疑似巡洋舰的有3艘,其余应该都是轻型巡洋舰或驱逐舰一类舰艇。”

“那距离或方位是多少?”杰克森立马问道。[]大国无疆230

福特斯没有回答,走到一旁的一张小桌前,那是他们这门要塞炮早就标定好的图纸,指了指图纸上的一个位置,炮长杰克森已经知道德军战舰在哪儿了,指了指炮兵观瞄镜,示意福特斯继续观察,他立马就走到了电话前,下达了准备炮战的命令。

呜呜的声音并不是电机所发出的,在杰克森下达了作战命令后,整个重炮班就忙碌起来了,将伪装在圆弧形『射』击孔前的伪装撤掉,一门寒光毕『露』的203毫米口径的榴弹炮伸出了胆寒的炮口,因『射』击孔宽度有限,所以这门客串要塞炮的榴弹炮高低『射』界角度不大,但这门榴弹炮的威力却很大。

“狗*养的德国佬,让你们也尝尝中国大炮的厉害”

杰克森一脸杀气的抚『摸』了一下冰冷的炮身,大英帝国从共和国购进了20门45倍口径的203毫米榴弹炮,其中一门就归属在他的重炮班掌控之下,也就是他身前的这门虎视眈眈注视着海面德军战舰的大炮,该炮口径为米,初速933米秒,每分钟『射』速2发,可使用弹重96公斤、最大『射』程40公里的底凹弹,或者是弹重101公斤、最大『射』程50公里的底排弹,是对付点目标和面目标的大杀器,可在远距离上与敌方炮兵或中小型战舰炮战,压制和打击能力惊人。

“一会儿,咱们要好好打,当初移送这门火炮给咱们的军需官说了,这门火炮价格不菲,单门火炮从共和国购买就花费了一百多万元人民币,每一发炮弹那都是好几百块,它可是采用了电渣重熔炮钢制成,内有64条膛线『射』击寿命1000发以上,咱们要塞里虽然没有囤积1000枚炮弹,但要是一炮一艘战舰的打光,估计整个德军登陆舰队都活不了了”

“炮长,你这是开玩笑的吧?怎么可能一炮一艘?”炮手们都齐声反问道。

以这门由共和国北方工业集团公司设计制造的45倍口径203毫米榴弹炮为主武器,战斗准备工作很少,因为炮口采用双室冲击式炮尾采用卡口式炮闩及『液』压开关闩机构由闩体和身管尾端直接啮合,采用气压输弹机以方便士兵在任何『射』角之下,将弹丸和『药』筒输入炮膛,装填弹『药』的辛苦程度减轻了许多。

“要是被直接命中,像什么驱逐舰、护卫舰之类的,难道不能一炮一艘?开什么玩笑,这可是203毫米的超级榴弹炮,一枚炮弹下去,六十米范围内的任何生物都不复存在,就算军舰有些装甲防护,但只要不是战列舰、战列巡洋舰那些变态防护装甲,击沉或重伤是轻而易举的”

安德森努力的说服着众人,他也知道像这么大口径的榴弹炮,真要是对动辄三十四公里外的目标『射』击,除非多门火炮一起配合,否则要想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和击沉率,那除非是在做梦,更何况整个从哈里奇至克拉克顿的防线,装备这样大口径榴弹炮来充当要塞炮的炮台只有四座,换句话说整个伊斯特本到贝克斯希尔的15公里宽的岸防战线上,只有四门这样的大口径榴弹炮,而且还是分散开来的,集**击,开什么国际玩笑?

时间滴答滴答的渐渐流逝,安德森在焦急中等待着司令部的开炮命令,他非常清楚,整段防线上还有一些以155毫米加榴炮为装备的炮台,司令部难道是要等这些火炮一并做好准备,然后才与德军战舰炮战?安德森胡思『乱』想着,忍不住摘下了防护耳机,这个耳机是和火炮一起从共和国原装进口的,是用来防止在较为封闭环境内炮击时候被炮声震聋耳朵的奢侈耳机,或许是害怕这耳机的隔音效果太好,以至于听不到电话铃声,安德森将耳机取了下来。

一屁股坐在了电话跟前,专心致志的等候电话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到来,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表上,时间正缓缓的移向4点23分。

“还有两分钟”

参与炮击的德国海军第一火力支援舰队炮击分舰队早已机动就位,按照作战计划,他们

将于凌晨4点25分准时向英军伊斯特本到贝克斯希尔的15公里宽的岸防阵线上,那些被航空侦察后确定的固定目标进行至少半个小时的高强度炮击,随后还有对英军岸防阵地进行至少半个小时的无差别覆盖式炮击,完成炮击后他们将撤出炮击阵位回到外海接受弹『药』补给,接下来的打击任务也是捡漏任务,则交给德国空军以轰炸的方式完成。

月光冰凉如水,静静的倾泻在茫茫海面上,一艘艘一字排开的战舰在月光下倒影出了模糊的影子,海浪起伏、涌动,有的战舰也跟随着轻轻晃动,一门门口径超过一百毫米口径的舰炮无论是主炮还是副炮,都齐齐瞄准了右舷方向的英军岸防阵地,发『射』『药』和炮弹早已装填就位,一艘艘战舰默默的等待4点25分那一刻的到来。

“十、九、八、七……”

德国海军第一火力支援舰队枪炮参谋长大声的在无线电里喊道。

“砰……砰……”

话音刚落,一字排开的12艘战舰齐齐发出了战争之神的磅礴怒吼,连续轰鸣的舰炮齐『射』声响彻天地,怒『射』开来的火炮喷涌出橘红『色』的火焰,焰火将炮弹呼啸出膛所形成的烟雾和炮管持续喷出的白『色』烟雾照亮,也舰炮齐『射』的焰火如同绽放开来浮动在海面上一抹嫣红一样,映红了海面,将战舰的身影陡然照亮,

“呜呜呜呜……”

海面上的战舰炮火齐鸣,成群成片的炮弹超过了音速的飞向各自的目标,在尖锐的叫声响彻开来之时,一枚枚裹挟着强大动能和爆炸能量的炮弹已经轻吻到了英军阵地上,轰轰作响的爆炸声连绵开来,安详的海滩顿时就像发生了超级地震一样,“震”起了烟雾和飞沙,各种各样的工事在猛烈的爆炸中被席卷上了天空。

而在另一边,德军炮击战舰开炮的光亮闪耀不久,炮口焰火进一步暴『露』了德军战舰位置后不久,夜盲的安德森也都能粗略解算出目标位置了,所以那门虎视眈眈的203毫米口径的超级榴弹炮,很快就在炮手的调整之下,微微动了动自己魁梧的炮身以让炮弹更为精准的打向目标。[]大国无疆230

安德森戴着耳机,大手一挥,高声喊道――“开炮,开炮”

“膨……”

一声巨响,犹如炸响在身旁的春雷一般,战斗全重超过16吨的榴弹炮稳稳一沉,炮管略略一扬,一枚炮弹早已刺透空气飞向了目标,两名弹『药』装填手立马抬着一枚炮弹放进了输弹机内,输弹机自动将炮弹送入了炮膛内,一名装填手顺势将发『射』装『药』筒安装完毕,另一名装填手赶紧用推杆将发『射』『药』筒推进了炮膛。

同样,在德军的一艘艘战舰里也是一片装填炮弹和发『射』装『药』的忙碌景象,不少战舰那105毫米、155毫米副炮则因为装填速度更快而又开火了,成片成片的炮弹像是不要钱一样免费赠送给了英军阵地,强烈的爆炸在不断到来的炮弹推波助澜之下,竟然从未停止过,滩头阵地目标立刻就被笼罩在了滚滚硝烟之中,失去了踪影。

炮击对于德国海军战舰而言并不会因为大规模炮击造成了无法看清目标而停止,事实上多次炮击之后,炮口产生的烟雾已经让战舰自身的光学瞄准一类仪器彻底失去了作用,接下来的炮击,他们完全毋需瞄准,完全是按照事先确定好的各自『射』击目标和『射』击参数在规定时间里完成『射』击,尽管烟雾缭绕,但一枚枚炮弹、一声声砰然声响,依旧在唱响着炮战的欢快乐曲。

“炮长,炮长,看不清了,看不清了”

福特斯大声的喊道,可就算他把喉咙吼破了,也没有让正声嘶力竭催促着更快速度开炮的安德森理睬自己,德军的炮击强度实在太大,虽然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一枚大口径穿甲弹直接命中他们这个要塞炮台,但连绵来开的不间断炮弹爆炸冲击波,愣是让所有人感觉像是世界末日了一般,天地间只剩下嗡嗡的声响和大地的摇晃,倒是那门十多吨重的榴弹炮,就像是没事儿一样,三十秒钟就大吼一声,发『射』一枚炮弹。

终于,福特斯没有再大喊大叫,他张牙舞爪之间,那奇特的动作引起了安德森的注意,气势汹汹走到跟前的安德森也不诘问什么了,直接凑到福特斯耳朵前大声吼道:“什么情况?”

“烟雾太大,失去目标”福特斯以同样的方式回答了安德森。

“那就用原参数『射』击,快去搬运弹『药』”安德森也清楚,炮战打到这个份上,眼睛已经没用了,看都看不清海面情况的他们也只能靠运气去『射』击了,疯狂的还击以期许能击沉德军战舰。

双方的炮战似乎才刚刚开始不久,却瞬间就达到了高『潮』,你来我往间,德军的炮火更为猛烈,但英军岸防火炮反击的力度也不小,尤其是那恐怖的203毫米超级榴弹炮所发『射』的炮弹,尽管没有命中一艘战舰,但炮弹爆炸所产生的强烈冲击波和爆炸动能,总是能在爆炸点附近营造出一种毁灭般的轰响,掀起的水柱也是直窜云霄般的壮观。

然而,英军岸防火炮的好运并不长,得知英国岸防火炮反击猛烈的德国海军第一火力支援舰队,立马就让担负炮击预备的两艘重巡洋舰加入了进来,原本隶属于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希佩尔”号和“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自修复以后在吕特晏斯的安排下,就暂时没有回归作战舰队序列,而是临时『性』的加入到了第一火力支援舰队中来,至于第二火力支援舰队则由两艘刚刚建成服役的重巡洋舰充当炮击舰队战役预备舰艇,毕竟主炮的炮管寿命有限,必须“好钢用在刀刃上”。

两艘重巡洋舰的加入立马让双方的炮战更加呈现一边倒的局面,在持续不断的炮战中,德军似乎有意要消耗囤积太长时间的穿甲弹一样,一个劲儿的往英军的岸防阵地猛砸,对于以前通过情报和航空摄像判断为疑似要塞炮台的目标,更是让两艘重巡洋舰来重点清理。

两艘希佩尔级重巡洋舰立马成了英军岸防火炮炮台的致命威胁,该级重巡洋舰在舰艏和舰艉各有两座双联装背负式主炮塔,八门米口径的主炮,从口径上和英军的那四门超级榴弹炮没什么两样,但区别的地方也是致命的地方。

作为正统的舰炮,希佩尔级重巡洋舰的主炮是加农炮,炮身全长连同炮座部分共重可发『射』穿甲弹和榴弹,使用48千克的主装弹『药』,也可加装20千克的增程装『药』量,尤其是在发『射』穿甲弹的情况之下,用以在海战中洞穿敌人战舰防护钢的穿甲弹,对于钢筋混泥土结构的要塞炮台而言同样具有毁灭能力,再加上该级重巡洋舰还在两舷各有三座双装105毫米高炮,这种『射』速达到每分钟15发的高炮用以以平『射』方式摧毁岸防阵地目标之时,简直就像是一门“机关枪”般猛烈开火,遮天蔽日般的用成群的炮弹将目标笼罩起来。

5点12分,英军的岸防火炮全部哑火了,德国海军两艘重巡洋舰犹如霸主一般将英国陆军孱弱的岸防火炮炮塔清理,安德森所在的炮台也因为接连被三发大口径穿甲弹命中,要塞的钢筋混泥土防护失去了作用,穿透进入炮台内部爆炸的穿甲弹猛烈爆炸开来,直接导致了在榴弹炮附近囤积着,准备用来发『射』的炮弹和发『射』装『药』殉爆,猛烈的爆炸瞬间就把这座耗费了英国陆军很多心血和建材物资的碉堡炸得四分五裂,沉重的203毫米榴弹炮也在猛烈的爆炸中散架,沉重的炮管还被掀飞,重重的砸在了一个隐蔽的机枪碉堡掩体上,结果这个顶部防护结构脆弱的机枪碉堡内所有人都被砸成了肉泥。

5点35分,德军第一火力支援舰队撤出了战斗,历时一个小时十分钟的炮战,圆满的完成了之前预定的炮击计划,只有三艘驱逐舰挨了炮弹,五十多名士兵和七名军官当场丧生,而参与大规模轰炸的德国空军第二航空队轰炸机群,也已经呼啸飞来了。。.。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