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二章 抢滩大战

第二三二章 抢滩大战

“离开海滩,离开海滩”汉克瑞斯大声的冲着上等兵弗里奇吼叫道。

话音刚落,正前方的一个机枪暗堡里就打出了一个短点『射』,高速自转的弹头轻轻松松钻入泥沙中,小块的鹅卵石是被直接弹起。

先期登陆的只有一个没有任何装甲车辆的兵营,借助黎明前的黑暗,他们的抢滩登陆还算是很顺利,英军的机枪堡垒工事大多都还未从刚刚猛烈的炮击和轰炸中恢复过来,不少堡垒里的士兵是被强烈的爆炸震动而震晕了过去,所以开火『射』击的并不多,当然也有中枪的倒霉蛋,被重机枪打中后的他们连抢救的价值都没有,要么被打成两截,要么肢体直接被打飞,医务兵根本就不用去拯救他们了。

汉克瑞斯一直执行着出发前连长下达的命令,让少尉通讯兵形影不离的跟着自己,少尉虽然失去了右臂,但起码的战术素养还是相当优秀的,两人或冲或停之间,不知不觉已经成了深入英军滩头阵地的,可惜的是他们没法前进了,躲藏在一个隆起的土丘后面,土丘左前侧是一个不断开火中的半埋式机枪碉堡,右上方也是,而且还是一个在轰炸中已经被削掉表层泥沙,『露』出个圆顶式淡灰『色』的钢筋混泥壳,三挺重机枪突突突的不停开火,那长长的火舌简直像是地狱之火。

“真他娘的『操』蛋”少尉大声的在汉克瑞斯耳朵旁大喊道:“咱们必须离开这儿,否则迟早要被打成筛”[]大国无疆232

少尉刚刚趁着机枪扫『射』间隙,也就是没有对他们这个普通沙丘进行突突『射』击的时候,速的瞄了一眼那巨大的重机枪碉堡,厚实的钢混结构顶层让它像是乌龟壳一样很能挨揍,少尉估算着像这么一个重机枪碉堡,里面至少有一个英军重机枪班,三挺『射』击中的重机枪也都是英国人从共和国购买而来的超级大杀器―米的大口径重机枪。

少尉可是知道这种机枪厉害之处的,沉重、后坐力大、弹消耗等缺点之外,全他**-的是优点,这种大杀器可以以每分钟高达600发的『射』速,向目标倾泻初速超过每秒800米的大口径机枪弹,而这种堪比大拇指粗细的弹穿透力和杀伤力惊人,可以轻轻松松将在1500米位置上的砖石墙壁给打成粉末,如果躲在这沙丘后面,也只是让它多用一些弹罢了。

“掩护我,老让飞机把它给炸了”

少尉指了指从海上呼啸飞来的俯冲式轰炸机,这些德国海军的舰载机都是从火力支援舰队中那护航航母上起飞的,天『色』还没亮开,这时候前往前沿阵地支援的战机也不多,但少尉只要一枚航空穿甲弹,一枚就足以让一百多米外的那该死的重机枪碉堡彻底归西。

“没问题”

汉克瑞斯晃了晃自己手里的g-42通用机枪,他非常清楚在这天『色』不佳的时候,如何给天空中的战机提供目标指引,而这也是他们曾经多次演习内容之一,因此他很就将机枪弹链卸了下来,换上了一根较短的弹链,弹链上全部都是曳光弹,而少尉看到汉克瑞斯的熟练动作,也不禁比出了个大拇指,随后就开启了无线电台,将通讯频率拨到一个特定频率上,随后左手持步话机的话筒,趴伏在沙丘后,匍匐向前的观察机枪碉堡确切位置。

“我草,竟然不用坐标卡?”

汉克瑞斯有些震惊,炮击引导和轰炸引导他都不会立,可都是见过的,正所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以前见到的引导员都会一边观察目标及其周围识别物,一边在坐标卡上确定目标的准确坐标位置,可他身旁的这名少尉,啥也不用,难道整个15公里宽的登陆场所有坐标位置他都熟记在心了?

疑虑归疑虑,汉克瑞斯还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当即一个漂亮的翻滚,滚入沙丘一侧的一个小弹坑里,随即就以标准的卧『射』姿态将手里的g-42通用机枪瞄准了那个还在乐呵呵喷冒火舌的重机枪碉堡,隔着不远,汉克瑞斯听到了少尉的轰炸呼叫。

“海鹰01,海鹰01,这里是尖兵23,这里是尖兵23,请求火力支援,请求火力支援”

“海鹰01收到,海鹰01收到,请报告你的位置”

“我在014―175区域,我将为你提供曳光弹目标指示”

“海鹰01收到,海鹰059在你区域,他将为你提供支援”

少尉立马就改了呼叫代号,呼叫了海鹰059这架俯冲式轰炸机过来,同时也向趴在弹坑里,再不转移就被发现的汉克瑞斯比出了『射』击手势,会意的汉克瑞斯当即打出了一个短点『射』,一条修长的光亮线直扑刚刚还直喷火舌的英军重机枪碉堡,这稍纵即逝的光亮足以让眼神很好的飞行员发现目标方位了,直接和轰炸机飞行员有无线电语音联系的少尉立马向汉克瑞斯扭了扭头,后者立马以一个长点『射』『射』向了目标,一串串曳光弹在黎明前的黑暗夜『色』中显得特别明亮,打完一个长点『射』的汉克瑞斯立马收枪,滚进了早就看好的一个水坑里,冰冷的海水立马让他冷了个激灵,而刚刚他连续两次开火的弹坑也被敌人的重机枪弹给打得噗噗作响。

嘴里吃进了不少泥沙,汉克瑞斯吐了一嘴的污垢,还没让他大发脾气,天空中就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叫声,那是俯冲式轰炸机末端投弹时候特有的尖叫,也不知道这技高人胆大的飞行员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姿态俯冲的,反正这战机的叫声相当刺耳,汉克瑞斯也不管水坑里到底如何,死死的趴伏在地上,同时也张开了嘴巴。

轰的一声,以一个低平角俯冲下来的战机在很远距离上就扔下了穿甲弹,脱离战机的穿甲弹也没有滑翔,直接砸在了那机枪碉堡上,猛烈的爆炸立马就让刚刚还嚣张开火的碉堡立马哑火了,而跟在汉克瑞斯和少尉后面,那些被这个机枪碉堡所压制住了前进脚步的士兵们,则一跃而起,其中尤以一名背着燃烧瓶的喷火兵速度,就像是一个寻找到猎物的非洲猎豹一样,猛然加速的冲了上去,在汉克瑞斯有些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这名喷火兵没过多久就冲近了,手里的喷火枪噗的一声,喷出了一根火龙,喷溅开来的燃烧剂立马将碉堡正面包裹了起来,不少『药』剂是从『射』击孔冲进了碉堡内,猛烈的燃烧瞬间到来,腾起的火焰立马就将这碉堡给报废了。

一个步兵营就敢于在滩头和英军展开抢夺,这样的好事儿自然让登陆部队察觉到了,所以汉克瑞斯等人刚刚把这很有分量的拦路虎干掉之时,回望一眼海面上,发现相当多的登陆艇正向滩头冲刺而来,而远的那些运兵舰两侧,通过缆绳结成的网格,背负着装备和武器的士兵也从甲板上慢慢攀爬下来,坐上一艘艘停靠在运兵舰旁的登陆艇上,而坦克运输舰的舰艏也打开了,一辆辆水陆两栖坦克和自行火炮开始鱼贯而出。

再看看东方,一抹鱼肚白已经悄然出现,海平面上已经浮起了大半个红彤彤的太阳,那灿烂的阳光将海面映衬得金光闪闪,像是平铺了许多金叶一般耀眼,而分布在海面上的一艘艘船只、战舰,在朝阳下倒影出一个个巨大的黑『色』背影,闪亮的光芒让每一个士兵都像是天使降临一般,,呼啸着掠过海面、掠过一艘艘战舰的战斗机和俯冲式轰炸机,在朝阳下银光闪闪,当然也赢得了登陆士兵们的一阵阵欢呼。

“强烈的阳光肯定会影响英军的『射』击视线,挑选这个时候、在这么一个地方登陆的参谋,真他娘的是个人”汉克瑞斯将还剩下一些曳光弹的弹链拆了下来,换上了自己792毫米口径的机枪弹弹链,招呼少尉继续前进,上等兵弗里奇已经在向他招手示意了,全连都在向前冲击。[]大国无疆232

德军登陆部队在加抢滩步伐,争取把多部队送上海滩,很短的时间里,经过严格训练且先期登陆的德军工兵们,已经用爆破的方式清理出了好几条足够让装甲车辆直接冲上海滩的通道,那些水泥石墩和木桩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辆辆劈开海浪直扑海滩的坦克、步战车、自行火炮等,而随着一批批登陆艇的往来穿梭,登陆的德军兵力也越来越多,漫长的海岸线上一片壮观的景象。

英军的反击自然也有,从地下防空洞里鱼贯而出的英军士兵们,沿着一条条几乎瘫痪的坑道机动到各个位置上去,之前早已开挖好的堑壕已经被德军的炮火和轰炸蹂躏得不成样,好在大大小小的各种弹坑倒是很多,因此犹如土耗一般窜出来的英军很就构筑了一道道简易的防线,并结合那些在炮击和轰炸中幸免于难的机枪碉堡和直『射』火炮碉堡,仓促之间也形成了一定的阻击能力,与登陆上来的德军展开了激烈的火力对『射』。

这个时候,刚刚登陆上岸的德国陆军炮兵们还没有展开,太近的距离也不利于他们的及时展开部署,好在德国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和俯冲式轰炸机非常给力,携带小型炸弹客串轰炸机的战斗机飞行员们,灵巧的将携带的炸弹扔进英军阵地里,然后盘旋着瞄准英军坑道阵地后,利用机载的重机枪猛烈扫『射』,空前密集的弹雨给英军带来的很大的死伤,布置在英军阵地里那些双联装高『射』机关炮的反击能力却相当弱小,好一阵时间里都没有击落一架德军飞机。

天空中的德军飞机胡搅蛮缠的干扰着英军的反登陆作战,突入而来的轰炸和机枪扫『射』让英军士兵们防不胜防,再加上自身高『射』火炮却是不给力,以至于对海滩德军的火力压制骤减了不少,趁此机会,德军已经登陆的装甲车辆终于按照以往演习的那样散步开来,加装了工程钥、破障锄的坦克冲在了前面,步兵们紧跟着坦克向英军阵地发起了进攻。

德军装甲车辆的出现,立马又让不少英军工事“复活”了,这些之前就从未暴『露』的工事都是一个个反坦克工事,他们的装备自然是反坦克火箭筒、无后坐力炮、反坦克炮等,之前还以为是一个不以前沙丘的地方,转眼间就『露』出了一个个黑洞洞的『射』击孔,一枚拉着白烟的火箭弹直扑海滩上的那些坦克或步兵战车身上,反坦克炮、无后坐力炮的火力也相当厉害,前装甲比较弱的履带式装甲运输车、步兵战车,被击中了就直接是一个窟窿,猛烈的爆炸立马就在海滩上制造出了一个个废铁堆,跟在战车周围的德军士兵自然也跟着倒了大霉。

留给英军的好运并不久,击毁装甲车辆的动作中,他们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所以还没等他们『射』出第二波,一枚枚由德国陆军士兵肩扛的火箭筒就已经发『射』来了一枚枚破甲弹,或者就是那些没有遭受到打击的坦克,那黑洞洞的炮口焰火和硝烟一冒,一枚穿甲弹就直扑英军碉堡而来。

“喂喂喂,听得到吗?有人吗?”

“喂喂喂,阵地还在吗?回个话啊?”

如果“热锅上的蚂蚁”可以完美诠释此时此刻负责防守从伊斯特本到贝克斯希尔的15公里防线的英国陆军第1步兵师师部,那么“危在旦夕”也能够直接说明现在英军第1步兵师的实际处境了,他们的岸防工事群建成投入使用的只有原计划的六成,可他们此时此刻却要面对高出原计划一倍的德军登陆进攻部队。

而且在此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实设想过,德军竟然会在登陆之前,用海军战舰不计消耗的狂轰滥炸一个多小时,之后还要用轰炸机来清洗一遍,就算英军全部都是土拨鼠,也会被活活震死不少,平原地形与德军装甲部队之间的对峙是无险可守,而英军好在装备了不少从中国购买而来的反坦克武器,可德军方面也有他们的优势,那就是空中火力支援,只要英军的固定工事暴『露』,德军的飞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扑上来,凝固汽油弹、穿甲弹之类的一个劲儿的使劲儿招呼上来。

“该死的,这样下去,要不了半个小时,咱们的防线就会全线崩溃”

英国陆军第一步兵师师长申克斯不断『摸』着自己光亮的头顶,焦急的汗水如同泉涌一般从他的额间和后背喷涌出来,不停的在通讯兵们的身后徘徊。

在英军原计划的防御作战中,拉伊――海斯廷斯――伊斯特本地区,该地区特殊的地形很容易让德国陆军选择在这里登陆,英军自然也就相当重视,其重视力度不亚于对多佛尔一线的,因而英国陆军也在海斯廷斯、伊斯特本分别驻防了陆军第2和第1步兵师,在防线的二线也就是阿克菲尔德、希思菲尔德,还驻扎了第4和第6步兵师,另外为了防止德国选择在这片地区登陆后一路沿西北方向猛攻直扑英国首都伦敦,在坦布里奇韦尔斯地区,英军三大机械化师中的第3装甲师就驻守在那里

因此,第一步兵师师长申克斯在认为自己难以招架之际,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请求二线部队支援,他也相信驻守在海斯廷斯至贝克斯希尔的第2步兵师也会尽力增援自己的侧翼,但德军登陆上来的可是装甲部队,海面上有众多的战舰作为炮火火力支援,天空中有无数的各式战机作为空中火力支援,一旦第2步兵师脱离防线大举向自己增援,难免不会造成防线空虚被德军趁虚而入。

“立刻联系联合司令部,让他们火速让第4和第6步兵师增援我们,另外让第三装甲师能来则来”

申克斯说完,『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就不相信了,三个步兵师近四万人,难道还把德军一个师的登陆部队赶下大海,可他却没有想到,他请求支援的电报发给本土防御作战联合司令部是白搭的,因为在处英国首都伦敦东北方向110公里的哈里奇,从哈里奇至克拉克顿的19公里宽地形平缓的登陆场,没有太大防御能力的英军哪儿是德国a集团军群登陆部队空地一体化进攻之下的对手,疯狂的炮击和肆无忌惮的轰炸基本都把这19公里宽的海滩夷为平地了,虽然它原本就是平地,只不过是英军为了防守为刻意用工程施工机械改变了部分地形地貌。

德军a集团军群已经在短短十几分钟之内,成功将一个步兵师和一个坦克师送了上去,原本只有三公里宽的防线缺口被不断扩大,估计再有小半个小时,整个登陆场就会被全线突破,到时候在海上等候的德国a集团军群剩余的一个步兵师和一个摩托化师则将紧随而上,夺取登陆场以西24公里外的科尔切斯特也就是个把小时的问题,到时候广袤的英格兰平原将彻底向德军a集团军群敞开白花花的胸部任凭蹂躏。

而直到此时,猛然发现德国空军空降的三个空降猎兵师,根本就不是普普通通的纯步兵师,他们的攻防能力甚至比英国正规陆军步兵师还要强悍,在梅德斯通地区已经有扩大之势,让英军不得不将该地区周围的第12、17、22,甚至是担负多佛尔防线战役预备的第3和第5步兵师加入到对德军空降部队的围剿当中,可把四万余人的德国空军空降部队干掉又有何意义?德军真正的登陆场不再多佛尔。

于是乎,英国陆军让第12、17两个步兵师撤出了对德国空降部队的攻击,让这两个师赶紧回撤至首都伦敦,准备防御随时有可能从哈里奇直扑伦敦而来的德国a集团军群部队,那如狼似虎的德国陆军a集团军群各军、各师,早已对伦敦垂涎三尺,因此英国陆军第1师师长申克斯的支援请求,没有得到早已『乱』成一锅粥的联合作战司令部回复,倒是自知有随时支援前线防御的英国第4和第6步兵师,自主出发前来支援已经岌岌可危的英军第一步兵师了。

申克斯自然没有理由责怪英国联合作战司令部里的那帮人,虽然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刻从哈里奇至克拉克顿的19公里宽的防线已经被突破了,英军之前重点防守的是多佛尔一线和海斯廷斯至伊斯特本一线,在这片狭窄的区域里,英国陆军正规步兵师整整拥挤了12个步兵师,16万余人竟然被德军一个师的登陆、三个空降猎兵师的空降,打『乱』的防御部署,从另一个层面来讲,英国陆军的战斗力和德国陆军的战斗力相比,也的确不能以数量来对比。

英军陆军元帅韦维尔又在忙什么呢?答案很简单,哈里奇至克拉克顿的19公里宽的防线已经被突破了,大有全线陷落之势,原本拥有25个正规步兵师和3个独立装甲师的他,却在英格兰东南角这片地区撒下了12个步兵师和一个装甲师,至于哈里奇至克拉克顿的防线则只有英军第14步兵师防守,驻守在桑思安和科尔切斯特的第13和第15步兵师不得不紧急调去堵住缺口,否则英国陆军很有可能创造一周之内丢失首都的罕见战争记录,毕竟只要德国陆军a集团军群从哈里奇至克拉克顿突破,机械化推进的他们,完成110公里的推进用时七天,还是高看了英国陆军的阻击能力,他愿意相信是三天之内。

为了避免尴尬,也是为了保全国家尊严,首都不能速沦陷,所以他让整个司令部都高速围绕着如何堵截德国a集团军群忙碌起来,是让原本去消灭德国空军三个空降师的两个步兵师立刻回撤至首都伦敦,原本驻扎于伦敦的第20、21步兵师,已经前出至伦敦以东47公里外的切尔姆斯福特驻防,构筑坚固防线以阻击德国陆军a集团军群直扑首都伦敦,而与此同时,受本土防御战正式打响的影响,并不是全民一心反法西斯的英国民众当中,虽然还谈不上有人要叛国投德,但已经有不少民众对已经没有空中和海上国防力量的本土防御战失去了信心,全家老小的要收拾细软逃离英格兰岛去爱尔兰,准备逃亡美国或者世界其他国家,比如共和国,这种逃亡情绪,再加上隐藏在英国内部的德国特工煽风点火,造成了英格兰岛众多城镇出现了或多或少的『骚』『乱』,韦维尔不得不让在各地驻防的预备役师加强戒备、维持社会秩序,有的城镇还不得不进入临时的军事管制状态,所以韦维尔已经有些顾此失彼了,好在陆军第4、6步兵师及时出动,否则第一师师长申克斯不愁死怪。[]大国无疆232

“前沿阵地怎么样了?”知道有了支援,心情稍稍缓解的申克斯问道通讯兵。

“目前还不知道,和前沿阵地的有线电话联系都没成功,观察哨报告,目前德军至少已经成功登陆上万人,各型装甲车辆上百辆”通讯兵顿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说道:“另外,我们的防守部队正对朝阳升起的东方,阳光直『射』双眼,很不利于『射』击”

“让预备队上去,给我顶住缺口,在上午九点之前,决不能让一个德国士兵越过我们的防线半步”

申克斯果断下达了命令,第4、6两个步兵师已经在前来支援的路上,短短几公里的路程用不了多少时间,而德军的攻击力委实强悍,为了不至于在支援部队到达之前丢失阵地,他只能动用预备队了。

“,,,该死的,点,不想被*掉就给老点”

随着第一步兵师师长申克斯的命令下达至第一步兵师第三步兵旅各部,在各连队里就响起了各种各样叫喊声,军官们催促士兵们赶紧向前沿阵地靠近,滩头阵地防线上,英军防守部队已经是苦苦支撑着脆弱的防线,在坦克、装甲车紧密配合之下的德军登陆部队,如同一把把利刃一样强势进攻着英军防线,一座座机枪碉堡相继被端掉,趴在战壕里不断『射』击的英军士兵稍不注意就被德军坦克主炮同轴机枪给干掉,躲在装甲车后徐徐跟进的德军士兵是从容的向他们『射』击,『毛』瑟98步枪的精确『性』被他们演绎到了极致,被命中的士兵往往都是头部中弹,脑后勺留下一个窟窿,红白之物飞溅一地。

卡布尔下士是英国陆军第一步兵师第三旅一团二营一连一员,接到增援前沿阵地的命令后,他拎着李恩菲尔德步枪跟着连长,就在断断续续的坑道里向前机动,期间好几次德军的战斗机俯冲下来向他们开火『射』击,跟在他身后的一名上士躲避不及,直接被大口径航空机枪打成了两截,下身还保持运动姿势,上半身已经跌落在坑道里,鲜血夹杂着肠涌出了肚,死不瞑目的双眼把卡布尔吓得满头大汗。

“我的上帝啊”

感叹一声,胡『乱』的在胸前比划了一下,他依旧跟着一路上骂骂咧咧的连长弓身往前,越加靠近前线,枪声就加密集,爆豆般的布伦式轻机枪『射』击声和马克沁重机枪、中国制重机枪等哒哒声音响彻一片,炮弹的爆炸声还时不时将这种声音打断,当然,德国陆军那特有的g-42通用机枪,如同撕布一样嗤嗤声也是不绝于耳。

“你守住这儿,你守住那儿,那个卡布尔,去把那挺机枪架起……”

刚冲到前沿阵地,连长就急急忙忙的分配了防守阵位,从集结出发到抵达前沿阵地,整个步兵连就在路上挂掉了不少,剩下的人却要负责好几十米宽的防守正面,为要命的是,卡布尔刚刚把李恩菲尔德步枪仍在一旁,满头大汗的准备将趴在布伦轻机枪上的尸体搬开,不经意的瞄过前方,已经发现两辆坦克隆隆开来了,坦克后面还跟着好几个德国士兵。

“狗*养的,放马过来啊”

卡布尔刚刚把枪身上很多血污的轻机枪给架起,还没开火,不远处的反坦克手就『乱』吠了,这两人倒是配合得相当默契,从中国引进的40式62毫米单兵反坦克火箭构造相当简单,由两节对接的玻璃钢简身、压电击发机、机械瞄准具、握把及背带等组成,一次『性』使用的它只需要发『射』手抵达发『射』阵位,利用机械瞄准具瞄准装甲车辆,摁下扳机就可以发『射』出去,用完直接扔了就行,不过为了提高毁灭效果,一般情况下都应该迂回到装甲车辆的侧翼发『射』,以攻击其脆弱的侧面,而不是在正面发『射』,这一点道理,卡布尔下士是很清楚的,不过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一旁的这两位战友,难道是被德军炮火炸晕了头,竟然要在正面攻击德军坦克。

不管怎样,他还是有义务为这两位已经疑似脑残的战友提供掩护,哒哒的打出了一个短点『射』将藏在坦克后企图『射』击的德军赶回坦克身后,而借此机会,那名反坦克手在副手的帮助下,已经将发『射』前盖打开、掀掉了防『潮』罩,让火箭弹处于了待发『射』状态。

『射』手随即半跪的起来,『露』出大半截身,为破甲弹飞行预留足够的高度,将测距分划对准目标,略略调整了一下发『射』筒的『射』向,扣动了扳机,点火『药』瞬时点燃火箭发『射』『药』,产生高压燃气,将喷管塞从喷口高速喷出,卡布尔只感觉自己不远处响起了噗的一声,腾起一阵烟雾,高速喷出的燃气已经将火箭弹推出了发『射』筒,火箭弹尾翼骤然展开,破甲火箭弹喷冒着橘红『色』的尾焰,拉着一条灰『色』的烟迹直扑那辆德军坦克,破甲弹利用高能炸『药』爆轰『药』形罩,使『药』形罩形成金属『射』流击穿装甲钢板,杀伤装甲钢板后的有生力量

但这一次『射』手似乎太相信这种破甲火箭弹了,虽然火箭弹准确的击中了目标,瞬时引爆的高能炸『药』,也产生破甲、杀伤效能,可德国人的坦克可同样是从中国引进的22式两栖坦克,厚实的坦克前装甲遮挡住了金属『射』流,猛烈的爆炸也只是让坦克像撞上了一堵钢墙一样,抖动了一下,停顿了片刻后,发动机又嗡嗡启动,一股浓黑尾气之后,加疯狂的咆哮着冲了上来,吓得卡布尔一个哆嗦,布伦轻机枪『射』出了几发弹,弹头打在坦克前部发出叮铃铃的声音和一串串火花。

“该死的,竟然没击穿,老还以为中国货天下无敌”

“老早就给你说了,要打坦克的侧面”

卡布尔也管不着那两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兄弟了,被一发反坦克破甲火箭弹惹『毛』了的德国坦克,此时此刻正用旋转着他那粗大的主炮,同轴机枪如同炒豆一般将大片弹撒了过来,弄得卡布尔也遭了秧,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将脑袋躲在坑道里。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一个弹坑里,一名全身已经血『色』模糊的士兵“醒了”过来,他似乎特意躲藏在那里等候着德国坦克靠近,咯吱咯吱的坦克履带咬合声中,这名浑身是血的士兵拎着一枚反坦克手雷,从弹坑里跳了出来,把已经冒烟的反坦克手雷直接扔进了坦克的肚下面,猛烈的爆炸声轰然作响,这辆坦克立马就像是享受了一次高空落地一样直接被炸趴窝了,对此毫无所知的卡布尔,以为是躲过了机枪扫『射』,抬起头来刚好看到刚刚那名英勇炸掉一辆坦克的士兵被紧跟在后的德军机枪手给打成了筛,弹弹头穿出了一个个血窟窿,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倒在地上。

“『奶』『奶』个熊,又报废了一辆坦克”

汉克瑞斯重端起了g-42通用机枪,刚刚一名悍不畏死的英军士兵竟然用一枚重型反坦克手榴弹,把一辆两栖坦克给报废了,话说这两栖坦克为了能在陆地和海上使用,除了前装甲勉强凑合,其他部位都很脆弱,但没想到竟然可以让一枚反坦克手榴弹给报销,汉克瑞斯不禁觉得有些发冷,幸好刚没跟坦克太近,否则自己此时此刻恐怕已经趴在地上哀嚎连天了。

“咱们必须呼叫炮火支援,否则损失太大了”一旁的少尉也是亲眼目睹了刚惨剧的观众之一,损失一辆坦克固然可惜,但他也佩服那名英军士兵的勇气,没想到英国陆军当中也有不畏生死的的军人。

少尉的话音刚落,也不知道是呼叫的支援,反正少尉还没有用步话机呼叫的时候,遮天蔽日的炮弹已经飞来,旋即将刚刚还很有反击力度的英军阵地给彻底笼罩起来,猛烈的爆炸产生的飞溅的弹片和气浪,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轻轻松松将爆炸点周围席卷开来,为厉害的是,空气中竟然传来了一阵令人不安的颤栗,汉克瑞斯回望了一眼海上,猛然发现原来是那些火力支援舰队中,在此之前从未开火的火箭炮船发威了。

“咻咻咻”的声音中,一艘艘横向抛锚停泊的火箭炮船,发『射』出一排接着一排的火箭弹,扑腾开来的焰火和气浪大有将整个船只笼罩的气势,而飞速向滩头阵地扑来的火箭弹是一波接着一波,海天之间只剩下了这些恐怖大杀器的呼啸声,等他还未回望英军阵地之时,这些向英军阵地后方密集『射』去的火箭弹已经连绵的爆炸开来,硝烟滚滚、热浪翻涌。。。

多到,地址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