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五章 逃亡的人

第二三五章 逃亡的人

夕阳落下,黑夜就迫不及待的扑了上来,原本就很安静的都柏林这下就更为寂静无声了,街上没有一个行人,白天还往来频繁的军队也变成了偶尔掠过街角的巡逻队,在一条条警犬的牵拉下,毫无生气的踱步前进。

离都柏林大约十公里的一座机场,曾是大英帝国皇家空军轰炸机部队的一个训练基地,或许是为了更好让那些从教练机结束训练的菜鸟们,不至于在起降训练科目上就把昂贵的轰炸机给报废,所以这座训练基地的设施相当完善,如果起降的不是各种军事飞机,任谁都会把它当成一个很不错的4e级国际民航机场。

现代意义上的民用航空运输得益于共和国航空工业的迅速崛起和快速发展,因而很多方面的技术规范与条件都是由共和国航空企业与民航部门制定,就像“一流企业决定标准,二流企业掌控技术,三流企业生产产品”一样,共和国制定了现代航空的种种标准并且加以推广至全球,也就代表着往后任何一个国家的民航标准都需要以此为据,就像机场等级中的4e一样,4是代表飞行场地长度超过1800米,一般情况下普便认为是飞行跑道的长度。而e则代表飞机的最大翼展为52米至60米,最大轮距宽度为9米至14米。

当然,跑道道面也要分为刚『性』和非刚『性』道面,4e级的机场跑道不能是只能让中小型飞机起飞的草坪、碎石、沥青等道面,这种只能抗压而无抗弯能力的道面,不能承载起飞重量大的大型飞机起降,尤其是喷气式客机,所以4e级别的机场跑道都要由混凝土浇筑而成。

而爱尔兰这个皇家空军的轰炸机飞行训练基地,修建之初就考虑到了很多实际战争之时的问题,比如说战时需要成批量、多架次的起飞满载的各型轰炸机,尤其是重型轰炸机对跑道的道面要求就很苛刻,所以这座基地里的两条跑道都是用混凝土修筑,而且还曾考虑到许多轰炸机同时在跑道上做预备起飞准备,一架接着一架的并排停放在跑道一端准备依次起飞,所以跑道的长度和宽度都很符合4e级别机场的条件。[]大国无疆235

另外,像以防飞机因侧向风偏离跑道而损害及其他功能的跑道道肩,以及保障飞机在出现意外情况下冲出跑道之时的安全的跑道安全带,这些附属的工程也都条件不错,并且这座基地也曾驻留了许多皇家空军的轰炸机,昼间和夜间轰炸都有训练,因此停机坪、停机棚、机库、维修站、油库等,以及助降灯、导航灯等都应有尽有,所以这座基地俨然在失去军事用途之时,倒成了一座不可多得的大型民用国际机场,甚至将机场勤务中心一类的军事建筑拆除,改建成航站楼等建筑,没人还会认为这里曾是一座大型的军事训练基地。

自共和国航空企业将喷气式宽体客机这种“超级巨无霸飞行器”推出以来,c05大型喷气式客机那长70.6米、翼展59.6米、机高19.3米的个头就在全球范围内傲视群雄了,其巨大的身板和起飞重量也决定了它对起降机场的硬『性』条件要求是比较苛刻的,自这种可跨洲际飞行的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问世以来,世界各国都热衷于新建或在原有机场基础之上改建为4e级的国际民航机场。

爱尔兰境内,乃至不列颠及爱尔兰群岛内,也只剩下这么一座曾今的轰炸机训练基地可以满足当前唯一能够实现跨洲际客运飞行的共和国c04大型宽体喷气式客机起降,再加上德国海军对英国的封锁,从空中撤出英国成了唯一的出路。因而,唯一的机场、唯一的客运机型、唯一的撤出途径,立马催生了很多问题。

英国普通民众乃至爱尔兰都柏林当地人民,当然并不知道前些日子突然出现在这座航空基地的一架大型喷气式客运飞机,是来接走他们的国王一家子的,这次秘密撤退行动直接知晓其中秘辛的人并不多,但事过之后,王室已经安全撤离的消息传遍英伦之时,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德国海军重重围困英国海洋通道的情况下,他们的国王必定是从空中撤出的了,再加上这些年来,作为世界上最大规模、最具影响力的共和国珠海国际航展,已经不是第一次有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这种宣传概念,实体飞机他们都见过了,所以立马就有很多人猜测出,他们那伟大的国王,是坐共和国那种超级巨大的飞机从爱尔兰都柏林皇家空军轰炸机训练基地里撤走的。

普通民众或许还需要这样辗转的猜测,但大英帝国里那些富豪士绅、军政大脑们,早已通过各种手段获悉了这种令人称奇的跨洋飞行,他们早就知道美国旧金山时间12月25日下午18点38分27秒,执飞共和国上海至美国旧金山首次商业飞行的国航zghp1007次客机就已经创造了在13小时30分钟内,从亚洲飞抵北美洲的传奇记录,翻开了人类商业飞行的新一页,可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法相信,从未在爱尔兰都柏林与加拿大渥太华之间飞行过的共和国喷气式客机,又是如何实现如此精确的跨洲际、跨洋飞行呢?

现代航空飞行可以说起源自美国莱特兄弟,却发扬光大于共和国,他们自然没法想象共和国的民航航空飞行器的导航技术和定位技术已经达到了让他们军事用途的轰炸机都望尘莫及的高度,他们能够想到的是,一旦英国守不住,他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撤离英国,去和平的加拿大或者美国,甚至以巨大的财富身家移居到共和国去,相信共和国不会拒绝这些动辄在大英帝国里盘踞发展数百年的世家大族、勋爵权贵,而205万英镑一架的包机费,他们还是出得起的。

因此,在各方势力的影响下,共和国国航公司答应了以每架次205万英镑的租金,安排三架大型喷气式客运飞机来都柏林候命,签订协议的当天就撤走,则不收取任何滞留费用,而如果德国成功登陆英格兰岛,那么从那一刻开始,这三架冒险来到爱尔兰的共和国国航客机也将受到危险,出厂之后还经过各种装潢和设施配置的它们,单价超过了400万人民币,并且三个飞行乘务组都是共和国公民,他们的生命更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因此租借协议规定,每耽搁一小时,英国就必须向共和国国航公司支付15万英镑的滞留费,如今德国已经成功登陆33个小时了,近五百万的滞留费已经已经是一笔很巨额的数字。

当然,共和国国航公司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由于英国方面的问题,导致最后飞机面临被击落危险而不能起飞,最终英国本土防御战也宣告失败,这三架昂贵的大型喷气式客机有被德国俘获的危险,那么英国方面必须全额赔付共和国国航公司三架客机,而国航公司也会安排事后将三个飞行乘务机组引渡回国的准备。

如此苛刻的包机条件,英国方面也愿意答应,足以见得英国国内有多少不不愿意滞留在其祖国的富人,这其中自然还有英国『政府』那些『政府』和军方大员,而随之时间的推移,原本六百多万的租金,随着滞留费这种赔偿费的增长,已经攀升到了上千万英镑的租金费用,租下一千多个可以逃离战火纷飞的机票,也就是说每张机票的价格已经翻倍,而时间继续延迟,费用将不断攀升。

机票再贵也有人能买得起,虽然到2月2日晚上7点为止,包机费用和滞留费用的爬升已经让机票的均价达到了耸人听闻的一万英镑左右,但也不知道是谁先走漏了这个消息,许多能支付一万英镑甚至更多钱购买机票,并且还能有资格在进入加拿大以后不会穷困而死的人,都想法设法、削尖脑袋般的想要获得机票,因为英国王室成功撤离的事例让无数的人知道,这条空中撤退之路,已经是逃离英国最后的途径,要是不想生活在法西斯的统治之下,他们唯有买上一张机票,带上额定限重的行李,逃离爱尔兰。

趋之若鹜般涌来的富豪们空前云集在这座基地周围,都说英国人是崇尚礼仪和绅士的国度,什么都要讲究个冠冕堂皇、仪表堂堂,而这些活跃在英国富豪阶层的人,要是在和平时期,哪怕是在伦敦奢侈品展览会上,也不会见到他们如此云集在一起,大多的时候,他们都更乐意在自己的交际圈里享受财富带来的美好生活,醇美的红酒、奢华的宴会、华丽的舞池、高档的轿车、典雅的居室……

只可惜的是,战争爆发了,不愿意背井离乡裹挟着巨额财富离开欧洲的他们,也都还一度认为有“日不落”之称的大英帝国,肯定能击败纳粹德国,可惜的是不列颠空战、大西洋海战、格拉斯哥保卫战,一次次的失败都让一批批的富豪心生担忧,他们越加的忧虑帝国的命运是否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而现在他们是知道了,2月1日拂晓,积蓄了力量如同猛虎出山的德军轻轻松松就把英格兰的海峡防御线给击破,再次用实战证明,像马其诺防线那样存在的钢铁防线,在如今这个热兵器军事时代里,已经严重的落后了。

民众的心思总是难以揣摩的,他们在以英军海陆空三军各种惨败事例中,已经分析出了帝国军队赢不了德军的结果,在笃定这种分析的同时,他们也相信,先行一步就将王室送到加拿大的『政府』也相信帝国必败的事实,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那狗屁首相,一个家庭背景厚实并且权势通天的首相丘吉尔,也逃到了都柏林。

而且人们普遍相信,丘吉尔已经私自出钱,为自己包下了整整一架飞机,毕竟丘吉尔作为一个在英国20个王室之外公爵家族中位列中间的马尔巴罗家族的后代,身价财富和社会地位惊人的小事儿,对于这些身居英国财富高端的富豪们不难打听清楚,他们相信已经从十八世纪就开始厉害的马尔巴罗家族,区区几百万英镑是拿得出来的,而作为首相的丘吉尔,显然还有动用帝国国库的权力,用纳税人的血汗钱来为自己及家族成员买得自由,任谁都会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但他们此时已经无力高喊让他下台的口号,整个帝国都要完了,丘吉尔当个亡国首相也没什么要紧的,他们更愿意为获得机票而呐喊。

“我要见你们的司令,我要见你们的长官”

“我要机票,三张机票,谁能给我,我就给他四万英镑”

“我出四万五”

“我出五万”

各种各样的喧闹声在机场的铁网隔离带外响起,穿着手工制作而成西装或者貂皮大衣的富豪们,如同在菜市场买菜一样拥挤在机场外,一辆辆高级轿车被他们当成了登高而呼的工具,在一辆辆豪车中,没有一辆是中端车,什么亚美幻影、奔驰一系加长版、宝马豪华商务等车辆都成了这些富豪脚下的垫脚石一般存在,他们顶着夜『色』,站在车顶上高声的呐喊着,他们想要机票。[]大国无疆235

此起彼伏的呐喊声相当壮观,当然这壮观的背后也是因为那一辆辆价格不菲的豪车,守卫在机场的英国皇家空军士兵们一个个都看花了眼睛,他们哪儿曾见过如此之大的阵仗,如此之多的豪车像是赶集一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曾今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或者根本不会正视自己的富豪们,此时此刻却像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一般对自己相当亲热,殊不知就算是把他们整个守卫机场的一个营的士兵都给卖了,也抵不上这些富豪们一个人的财富,可此时此刻他们手中的步枪和部分机枪,却是阻止这些上流社会之人闯入机场的法宝,曾今被生活所迫的那些士兵最为高兴了,因为他们也可以对这些盘剥人民财富的资本家们气宇轩昂不可一世了。

“小伙子,我给你一百,不,一千英镑,你只需要让我一辆车进去,我买到了机票,还把我身后的这辆悍马加长版豪华车都送给你,这可是42年共和国北方工业汽车公司出品的最新款防弹加长版悍马,要知道,你身后的那挺重机枪也都是中国人的产品,他们的东西相当好运,保准你驾着这辆悍马,连德国佬的机枪都不能伤你分毫……要是你不放心英镑和汽车,我可以给你正放在车里的一些人民币现钞,或者是黄金”

一位富豪像是诓骗一个手里有棒棒糖的小朋友一般,甜言蜜语的让守卫在机场大门口的士兵听从他的建议,好让他进入机场去,因为他非常清楚的看到,在机场停机坪上,那三架蓝白相间的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正安安静静的停在那里,流畅的外形和巨大的身形让它们特别引人瞩目,像他这样渴望着坐进这种豪华大飞机里,逃离必将沦陷的英国的富豪大有人在,所有人都不断加大自己的筹码以便让守卫机场的士兵们动心,好让自己进去。

各种说教和叫喊,却始终没有让那些士兵们动心,或许他们当中已经有人被诱『惑』得蠢蠢欲动,可身为士兵而非高级将领的他们,有哪儿能帮助他们?他们当中也有想得到一张机票的,也有想哪怕到飞机上看看、坐坐,体验体验一万多英镑一张的座位坐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可现实告诉他们,这只能是妄想,而且是站在那里,面对各种诱『惑』而只能在内心深处浮想连连的白日梦。

终于,一辆高速奔行穿过跑道直达机场门口的吉普上,下来了一名上校,如此之高的军衔立马令不少富豪们止住了叫喊的声音,富豪们早已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试图与自己曾今联系紧密的『政府』官员们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了机票而媾和,已经做好大出血的他们却发现曾今收受自己贿赂而帮自己办了很多事情的官员们,竟然一个都联系不上,似乎都被囚禁或者人间蒸发了一样,被『逼』无奈的他们只能选择到此来闹腾,希望『政府』能出面解决,而如今上校的到来,像是要宣布权威的官方确切消息了,所有人自然都闭嘴了。

“很抱歉,先生们,我们的职责是守卫机场,不让任何非军事人员进入,请回吧”

上校的话音刚落,现场立马就炸开了锅,所有人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这名摆明了撒谎的上校,在场所有的富豪哪一个不是身家动辄以百万英镑计算的富人,他们有自己的消息网络和交际圈才会得知在这名一个不起眼的轰炸机训练基地里,有这一条可以让他们逃离灾难的“道路”存在,而上校却出来诓骗所有人,非军事人员不能进入机场,难道已经逃走的国王一家人中,所有人都是军人人员?而通过小道消息得知,三架客机中不少机票已经被『政府』高官们拿下的富豪,更是当场捅破这层窗户纸,指着上校的鼻子骂娘。

“狗*养的『政府』,就只知道关键时候为自己留出路,老子手里有不少『政府』不愿公开的东西,不让老子上飞机,老子就公诸于众,看看所谓的帝国『政府』,是怎么贪墨纳税人的钱来为『政府』官员自己谋取利益”

“上校,别傻了,你认为我们会相信你的谎言吗?『政府』官员为什么就可以用我们纳税人的钱来租借飞机逃离祖国,我们不能?这他娘的究竟是什么道理?咱们辛辛苦苦交钱纳税,难道就是让帝国『政府』关键时候弃我们于不顾?真他娘的是一坨狗屎,难怪打不赢纳粹德国,老子要是没弄上机票,老子一定把所有钱财捐给希特勒,让希特勒这个小胡子灭了你们这些人皮兽心的咋种。”

“去,把你们的空军元帅道丁给老子找出来,老子要问问他,为啥老子每年缴纳数十万英镑的税款,狗*养的皇家空军却打不败德国鬼子,一败再败,他娘的,他还想拍拍屁股逃到加拿大去?是老子的工厂养活了大批的工人,是老子的税款把你们这些穿着军装,却打不赢敌人的懦夫武装起来,你他娘的却说非军事人员不准进入,知不知道,要是没老子的税款,你能穿着军装坐着吉普车『乱』溜达,你小子还指不定已经饿死在哪条大街了”

各种各样的谩骂声顿时像烧开的水一样,在茶壶里不停的翻滚起来,一开始这些富豪们还以各种各样的言语来威胁、恐吓,到了最后,这些富豪们始终没见着上校给予回复,便直接以大英帝国海陆空三军的各种惨败战绩来数落军队的种种不是,这些用纳税人武装起来的部队却吃人饭、打败仗,所谓的『政府』也只知道在收取税款的时候想起还有那么一帮人民,一到战败的关键时候,他们忘记了自己是人民的仆人,翻身起来要踩着人民的肩膀上逃离国外。

很快,谩骂没有起到效果,曾今也是上流人物的富豪们也就按耐不住自己的倔脾气了,小宇宙一个个都相继爆发,尤其是刚刚还试图用金钱和悍马车来说服守在门口的那些个士兵的富豪,立马就骂骂咧咧的跑回自己的防弹型加长悍马车上,轰鸣声中,这辆价格不菲的悍马如同一辆轻型坦克一般在原地咆哮起来,其强行冲撞进入机场的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周围那些拥有防弹豪车的富豪则立马乐开了花,纷纷有模有样的学起来,都回到自己的车上隆隆发动起来。

“滴滴”、“嘟嘟”,在突破最后底线之前,富豪们都将引擎的轰鸣声开到了最大,同时摁下了自己的车喇叭,顿时尖锐的各种喇叭声响彻一片,机场大门周围顿时人人都觉着耳膜发痛,而守在机场里的英军士兵以及那个上校,惊恐的表情也都浮上了脸颊,他们手里虽然有枪,可谁敢拔出来对准这些动辄身价数百万英镑的富豪?估计富豪们没死,他们倒会被秘秘密处决掉。

对峙,在紧张的氛围中猛然上升到一个一触即发的高度,双方任何一个过失动作都将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这名只负责传达口讯的上校已经开始慌了,说实话,他还真怕这些富豪们刚刚所威胁的那样,把自己的财富都捐给更能打仗的纳粹德国,反正这些消息灵通的富豪们也都知道,自己只要不是犹太人,生命危险是不存在的,而这些大英帝国军人及其『政府』,可就要思量思量把这些富豪们『逼』上绝境的恶果是如何的悲催。

上校不敢耽搁,赶紧向一旁的士兵交代了两句,并且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机枪堡垒里的两名机枪手,他清楚的看到那名重机枪『射』手已经汗流浃背了,显然他此时此刻蒙受了太大的心里压力,一边是部队命令,一边是惹不起的富豪,得罪任何一方他都没有好果子吃,因此在上校注视他两眼之下,他像是解脱一般的立马将重机枪上好保险,目送小跑着离开的上校像是大难临头般的逃上那辆吉普车。

上校的逃离和重机枪『射』手合上保险的动作,都在富豪们的视线之下,知道自己的威胁产生了更大作用的他们,在这一刻都笑了,他们不再死死摁住方向盘中间的喇叭按钮,反而美滋滋的躺在自己的真皮座椅上,看着远去的那辆吉普车像是屁股上着火一般狂奔,他们相信,用不了多久,上校会带着一个比刚刚好上百倍的答复就要回来,否则,待大英帝国抵抗不及之下,他们真把所有财产捐助给纳粹德国,并利用自己关系网来帮助德国入侵,那大英帝国就别想在继续存活下去了。

哀莫大于心死,富豪们的威胁是发自内心的希望,拥有不菲财富的他们对帝国的安危并不关心,他们只关注的是自己的生命是否还足以享受财富人生带来的惬意,至于什么国家大义,早在他们最大化盘剥工人的时候,就已经像屎一样从肛门里挤了出去。

事实果然像他们想的那样,虽然其结果的产生不合他们的想法相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结束对战时内阁、爱尔兰自由联邦、帝国『政府』各部高官等的紧急会议后,已经确立了和德国顽抗到底的决定,这也就让不少早就心存逃跑之心的人不得不将昂贵的机票退了出来,丘吉尔也只是让自己的一些家人乘机前往加拿大,他要留在爱尔兰继续和德国作战,所以这三架包机俨然已经变成了这些『政府』官员、议会代表、政党领袖、军事将领等转移家人和财富的最后途径。

富豪们在机场门口的各种要挟内容,很快就用过上校传递了回去,得知此事的丘吉尔等人也并不称奇,他们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一走了之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所以对于富豪们的反应可以说是早有预料一般,因此立马让上校回复那些富豪们,三架喷气式宽体客机此次商业运营的所有费用都会让乘坐飞机的乘客自行负责,绝不会让帝国财政用纳税人的钱来支付,同时告知富豪们三架客机当前所剩余的空位,也给出了空余机票的价格,单张机票售价17500英镑,并且每人只限购两张,且乘客每人只能携带15公斤行李,超重一公斤则以每公斤500英镑托运。

有限的机票数量并没有阻止富豪们的热情,事实上大多数富豪自大西洋海战,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一蹶不振之后,就让年迈的父母和孩子等转移到了国外,大多数富豪都是妻子留在英国继续经营生意,更何况能有足够财力认为自己的身家财富,能够使得自己到了现场之后,可以参与到一票难求般的恶意竞购当中的也不多,资产没有超过一百万英镑的想都没敢想到机场来,来的富豪基本都是大资本家,或者都是经营多年的家族企业,毕竟大英帝国屹立世界如此多年,百足之虫都还死而不僵,超级富豪还是大有人在。

奇特的是,他们当中不少人甚至做好了参与机票竞拍的准备,因而把自己所有的英镑现金,以及以人民币为主的外汇,大量的黄金和首饰等,都带来了机场,并且做好了一旦登机,豪华轿车立马不要的准备,权当是捐赠给一败再败的帝国军队,让他们也有继续打败仗的一点儿资本。

于是乎,返回现场的上校立马就派出了至少一连的士兵,个个都是手持冲锋枪或自动步枪的,这些原本是用以保护『政府』高级官员精锐士兵,立马让所有富豪都本分了下来,上百名代表着大英帝国最有钱的富豪们,都老老实实的在武装护送般缓缓驶入机场内,最后也只是本人亲自去购买单价近两万英镑一张的天价机票,如此高昂的售价,用趁火打劫来形容都不为过,不少聪明的富豪已经联想到,他们支付了机票钱,是否还要出什么机场建设费、油料附加费什么的,坐上飞机后毕竟飞抵加拿大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吃喝的东西,会卖出什么样的天价,会不会出现一瓶矿泉水堪比同等体积的银子呢?[]大国无疆235

各种各样的想法都让他们对即将而来的这次奢华飞行既紧张又兴奋,好在那些被以身作则的丘吉尔所影响的帝国各界高官要员们,留下的机票还足够多,一百多名超级富豪及其家人在内也就没超过四百人,十几分钟内取得700多万英镑机票销售收入的历史记录,也只有抢银行才能刷新了,而一旦这个消息日后传出去,估计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媒体都有新闻噱头了。

时间流逝,夜『色』朦胧,在各种各样的心态之下,好不容易获得机票的富豪们终于心安理得的坐上了飞机,三极布局的大型喷气式客运飞机让他们不得不感叹这是中国人航空飞行技术的一朵奇葩,独自灿烂的绽放在全世界航空飞行技术顶峰,舒适的客机里坐在符合人体工程学设计的航空座椅上,他们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欣喜与骄傲,写满了每一个坐在座位上有些局促不安的人脸上,彼此之间都在沉默中互相打量彼此,从衣着、相貌,甚至是空气中淡淡的体味儿,用灵敏的嗅觉去分别女人身上的香水是否为名牌,男人身上的古龙水是否纯正,彼此的打量间,他们似乎都忘了自己此时此刻的身份是什么,他们是一个个要在战争到来之际、民族存亡之时,抛弃祖国、远赴他乡的特殊难民。

丘吉尔的一场及时会议,让原本应该坐在这里的『政府』官员、议会代表、军队将领等等不见了,他们的家人却还在,登机之时,他们还很不安心的向空姐打听他们的随机托运的行李会不会遗失,贵重的首饰,比如钻戒一类的都还用手提包随身带着,大量的财富用行李箱都用一个个行李箱来装运,而富豪们的行李则更为恐怖,不好富豪为了减轻行李重量,抛弃了必将因为亡国而显得一文不值的英镑,把所有行李箱里码放的都是一摞摞的人民币、美元和金条以及珠宝首饰,一条内衣裤都不带。

可以说,现在坐在这三架飞机里的乘客以及他们的行李,其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三架宽体喷气式客机,而这些在反复劝说之下终于安静下来坐在各自位置上的乘客,也都忘了自己应该把这些财富捐赠给国家,用来向共和国购买更多更先进的武器让大英帝国战胜德国,可他们没有,他们只是在打量彼此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在猜想对方是哪一位高官的亲属,或者是哪一个大型企业的老板,也有人在观察布置简洁而不失典雅大方的机舱内饰,也有人在通过机窗眺望外面已经亮起了照明灯、导航灯等的机场跑道,内心深处有一个亟不可待的声音正高呼着――“快点起飞吧”

飞机启动了,微微的一次颤抖后,整个飞机就开始微微轻颤起来,一开始还有些惊慌的乘客都并不知道这是机翼两侧那四具大功率高涵道比涡轮风扇发动机启动所带来的,只不过是在空姐的讲解下系上安全带老老实实坐好,在阵阵有些尖锐的发动机吸气和喷气的声音中,两辆牵引车率先将两架大型喷气式客机通过辅道拖到了两条跑道的末端。

即将起飞的大型喷气式客机,如同一个体型壮硕的巨人正匍匐在长长的跑道一端积蓄力量一样,不断加速的涡扇发动机嗡嗡声中,高速旋转的叶片已经成了模糊的一片,一盏盏航灯闪烁着,终于第一架客机稳稳的加速起来,越来越快,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终于在狂奔一段之后,昂首挺入了黑茫茫的夜空,那机腹下的机轮也很快收起。

很快,第二架、最后一架,都相继起飞了,第一次乘坐这种有些“恐怖”飞行器的乘客们都紧张不已,而等三架客机飞离了都柏林,进入了万米高空,有人开始欢呼成功逃离地狱的时候,他们才通过机窗看哪月光下绵绵起伏的云层,点点繁星比以往在地面上所有看过的星星都要亮,整个机舱里也异常安静,难以置信的所有人都在彼此相望,似乎还难以相信,自己正以每小时超过850公里的时速逃离大英帝国,这就是他们一直追求的吗?可为何每个人的心里都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