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六章 生存法则

第二三六章 生存法则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自然用最无情、最苛刻的法则维持着生老病死的统治秩序,凡事任何有生命的物质都需要遵守,否则遭受到的将会是无情的毁灭,即便是人类这种大自然界中最为高等的生物,也毫不例外……”

“生物之间存在着生存斗争,适应者生存下来,不适者则被淘汰,这就是自然的选择。生物正是通过遗传、变异和自然选择,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种类由少到多地进化着、发展着……”

十九世纪扬名世界的一大名人达尔文,他便是大英帝国进化论奠基人,五年时间的环球考察让他充分认识到了大自然的生存法则,结合自身对人类心理及哲学方面的研究,他让全世界都知道了生物进化论的这一概念,而人们所熟知的却只是那本《物种起源》,更多的时候,人们普遍认为自己不是动物,而是掌管大自然的最高食物链,却没有发现自己的确是生存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大自然里。

对生物进化论认识与否,似乎并不重要,因为人类自身自对生存、繁衍这两种最起码的需求产生差异『性』的欲望以来,各种各样的利益诉求开始让人类猛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对于整个自然界是如此的高端,以至于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就像人如果吃畜生的肉,人类会觉得很自然,但如果畜生吃人类的肉,那恐怕在人类心中又将是另一番想法。

人类之所以要认为自己可以凌驾于大自然的一切生物之上,那是因为仗势着自己拥有高于其他动物的智慧――思想,人类也正是因为有了思想才有了智慧,经过数千年的积淀与发展,早就认识到与自然界生物竞争毫无乐趣可言的人类,发现自身所渴望的一切,都可以从他人身上获取满足自身的欲望,而这些需求有身体上的、心理上的,更有生理上的,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也伴随着人类的发展而进步,演变至今,变成了一次比一次规模宏大的世界大战。[]大国无疆236

生物进化论,可以说完美的诠释了人类自身的种种特征,而战争也只不过是某一个国家或民族,为了自身的利益需求向别的国家或民族以武力获取的行为总称罢了,从刀耕火种的遥远古代,到奴隶社会、封建王朝,过渡到资本主义,各种各样的斗争总是在人类自身科学文化水平的不断提升中日趋惨烈,但人类总是乐此不疲的原意用最新的科技来武装自己、荼毒他人,而这并不仅仅是为了获取一种莫须有的自重感。

第一次世界大战,可以说是传统欧洲资本主义列强之间分赃不均的一次窝里斗,惨烈的一场场战役下来,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死人,无数的财富伴随着膨胀的欲望都消融在了恶斗的土地里,费尽一番周折最终惨胜的一方才猛然发现,付出的代价和收获的果实是如此的不成比例,胜利的欢呼和肚子里的饥饿感形成了如此强烈的反差,但还没等胜利方缓过劲来,失败的一方又呕心沥血、卧薪尝胆的强悍起来,于是乎,第二次世界大战迫不及待的爆发了。

战争的到来,是如此的痛快,日耳曼民族裹挟着上一次欲望膨胀失利的苦果,带着最新的科技武装势如破竹般的欺负了无数的欧洲人民,在充分满足自身欲望的同时,它更加急于证明自己是多么的厉害,而要向赢得更大的自重感,他们则瞄向了一个雄踞世界多年的帝国――大英帝国。

英国人多牛?恐怕所有世人都知道,自人类进入大航海时代以来,这个国家先是有些默默无闻,然后取代葡萄牙、荷兰、西班牙、法国等等国家,用它那无敌舰队赢得了世界海洋霸权,其遍布世界各大洲的殖民地将永远处于阳光的照『射』之下,因而将“日不落帝国”的封号捞入怀中,就连古来而又神秘的东方大国,那传奇般的中华民族,也在两次鸦片战争中被英国人打得割地赔款落下了一个“东亚病夫”的绰号,猛然意识到中华民族竟是如此孱弱之下,他们也迫不及待的和英国勾肩搭背,组建了一支八国联军,侵入了东方大国的首都疯狂劫掠,而这一切,也恰恰是英国人向全世界炫耀其强大的表现之一。

大英帝国的辉煌与强大,是德意志帝国梦寐以求的高度,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梦想着让日耳曼民族也登上世界民族之巅的那一天,那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自豪感将会让许多人发自肺腑的长啸,而当他们积蓄力量强大起来后,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则必须拿下大英帝国。

“要想证明并宣扬自己的厉害,就必须把一个很有名气的牛人击倒,否则自己就是在装『逼』,也会被世人笑称傻*”

浅显易懂的粗俗话语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切,希特勒的第三帝国为何要入侵压根儿就没有多少自然资源、广袤国土和人口的大英帝国本土,难道是看上了泰晤士河畔的大笨钟,又或者是他也想到唐宁街十号去坐坐?显然不是,大英帝国的存在始终是德意志帝国称霸欧洲的绊脚石,大英帝国的强大与他们的骄傲,都是希特勒梦寐以求的打击对象,因为只有让大英帝国匍匐在日耳曼民族的脚下,全世界才会知道日耳曼民族才是欧洲之王,所谓的“日不落帝国”,不过是过往浮云罢了。

战争的爆发与蔓延,是利益与欲望倾轧的结果,同盟国和协约国之间的缠斗其实与很多个人群体无关,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总是拥有一批与众不同的人群,他们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行为宗旨,他们信奉个人的精神与肉体自由,这种对自由的向往,早已经挣脱了宗教信仰的束缚,连法律与道德都可以踩在脚下不闻不问,可大自然并没有淘汰掉他们。

“成功者和失败者创造了历史,而平庸之辈则仅仅繁衍了人类”

德国与英国的战争已经从海洋、天空,蔓延至英国本土英格兰岛上,双方的厮杀从未停止,明显在各方面都处于下风的英国,已经把自己存活的希望寄托在北大西洋彼岸的盟友――美利坚合众国,他们希望用咬牙坚持换来命运的转机,延续帝国的命运,可总是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的思想早已脱离了民族大义这个群体,国家二字的含义对他们而言,还不如一颗珠宝来得实惠,在大英帝国岌岌可危之际,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何保全自己的生命和财富,他们就是在2月2日深夜逃离其祖国的1247名英国人。

茫茫的夜空中镶嵌了一颗颗亮晶晶的星星,一弯月牙浅浅的『露』出微笑,淡淡的月光和星光交汇在一起,将云层之上的景致渲染得干净明朗,透过不知名材料做成的机窗,从未坐如此之大的客机旅行的人,都如同婴儿第一次睁眼看世界一样,充满着好奇,忘记了对此时此刻飞在万米高空的恐惧。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有幸花费巨资购买机票逃离爱尔兰的这些英国人,他们对自然法则的适从达到了一种另类的高度,他们对大自然的适应体现在他们对生命的珍惜上,他们活在相当认真的现实社会中,并未对一切虚幻的梦境充满童真般的渴求,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实力和奋斗来迎合生命的需求,恰如战争来临之际,笃定大英帝国必亡的他们立马选择了逃离一样。

他们爱惜自己的个体生命,毋需去尊重一个莫须有的群体意识,狗屁一样的国家民族大义,在他们看来比放出肛门的臭屁还要一文不值,因为臭屁的排放至少还能证明自己排泄系统是正常的,而选择留在英国本土,和强大的德国拼搏,随时都有丢掉生命的危险,人的『性』命都没有了,说什么民族会记住你、国家会铭记,什么勋章、嘉奖等等都是废话,能不能躺在一个舒适的坟墓里都是问题,他们宁愿相信“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也不愿意去崇拜“宁为祖国存亡赴万难,也不愿做民族未亡人”,国家?民族?,算了,他们还是认为自己兜里或者行李箱里的黄金珠宝更为实在,民族大义可不能用来填饱肚子。

从起飞之后,机舱里的所有人都保持着缄默,他们彼此之间只用眼神来相互打量或交流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都不再对此斤斤计较,谁都知道,如今坐在这飞机机舱里的,在捏着那张昂贵的机票之时,就已经把对祖国的热爱丢弃在了二月的微风里,留在那即将飘满硝烟和枪弹的都柏林空气中,此时此刻的他们,更愿意半眯着眼,憧憬着到了加拿大后,自己何去何从的问题。

加拿大,英联邦成员国中地广人稀的国家之一,宜人的气候和广袤的土地让它比澳大利亚更有吸引力,更何况加拿大毗邻同盟国重要成员之一的美利坚,美利坚这个经济大国和工业大国,自美国正式向协约成员国宣战以来,进入战时经济状态,其制造产业方面的蓬勃发展酝酿出了无数的机遇,机舱里要么是大英帝国权贵亲属,要么就是富甲一方的英国富豪,他们自然想到要把自己带着的财富扩大化,否则他们就算逃离了英国来到了异国他乡,当财物花光之后,也逃脱不了饿死的逶恕

不管如何,所有人都相信,在加拿大的日子至少不会过于担惊受怕,德国再怎么强大,要想打过北大西洋侵入北美洲,这不知道需要到什么时候去了,光是入侵英国,德国就足足准备了好几个月,如果真要让德国做好入侵北美洲的准备,那时间将会更长,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再次逃离灾难,逃到共和国去也未尝不是不可以。

思想上的不断运动很快给每个人都带来了体能上的消耗,好在三架飞机的机舱里都没有婴幼儿和儿童,否则肚子饿极了的他们肯定会大哭大闹,而这个时候,推着小推车出现的空姐开始让众人眼前一亮了,统一的着装、友善的微笑,以及那手推车上的食物,这是什么服务?难道上机之前众人的猜想都是对的,这些狡诈的中国人,不允许他们带刀具、武器等等上机,就连『液』体饮料也不准,为的就是好等飞机上天后,待众人肚子急了,将一瓶矿泉水、一片三明治、一杯热咖啡等等卖到天价?

带着猜想也带着饥饿,所有人为了更早离开英国都一直寸步不离的待在机场里,守在飞机旁,他们生怕等他们去吃饭的时候,飞机突然飞走了,或者是等自己回来,发现自己的机票不能登机了,更何况他们每一个人的行李都用来装满财富,一件内衣裤都没舍得带上,更不用说拽着如此贵重的行李到处要食物填饱肚子,所以每一个人都忍饥挨饿的熬着,飞机起飞之前的紧张和起飞之后的欣喜,都让他们忘却了饥饿,可这个时候,这些英国上流社会的名流们、富豪们、权贵家属们,肚子都咕噜咕噜的叫着。

“实在不行了,我要吃点东西,再贵也要吃”一名富豪首先忍不住了,他将紧紧藏在怀里的公文包打开,里面除了护照之外,全剩下一颗颗璀璨夺目的钻石了,他估『摸』了一小空姐微笑背后的漫天要价,选了一颗不大不小的钻石,在柔和的机舱灯光照『射』下显得有些璀璨夺目,冲着面带微笑的空姐轻喊了一声,说道:“我能用这个,换一盒巧克力吗?”[]大国无疆236

这话一出口,所有有财的富豪们都出手了,那些大英帝国权贵的亲属自然也是不甘落后,纷纷慷慨解囊,把那些曾今不知道是谁送来的贿赂宝贝都掏了一些出来,叫嚷着要这样那样的东西,最离谱的莫过于一个肥胖得如同一头猪的英国贵『妇』,大概平时鱼子酱之类的东西吃多了,直接『摸』出了一根金光闪闪的金条,嚷着要换一份牛排,而其他乘客也立马疯了起来,有个人竟然叫嚣自己手里有一幅达芬奇的真迹,要换一份蔬菜沙拉和一杯果汁。

人,一旦处于某种极端就会显得精神有些错『乱』,对于这群忘记了国家民族大义的英国人,虽然他们每一个人身上的衣着都是那么的奢华,动不动就是共和国某奢侈品品牌的全球限量版,各种各样的手表、项链、耳环、戒指等等,名贵得让人觉得整个机舱都珠光宝气,可这些对于四名共和国空姐而言,这群英国人的财富尽管令人咋舌,但也丝毫不能打消她们内心深处对这群人的鄙视,鄙视他们为了个人利益和安危而离开祖国,可毕竟这是英国人和德国人自己的事情,处于中立的共和国没有多大干系,因此鄙视归鄙视,就算此次飞行运载的是一群猪,她们也不会将内心的想法写在脸上。

食物并没有收取这些人半分钱,这些是乘务套餐早就包含在了机票费用当中,一张近两万英镑的机票早已创下了历史纪录,收取的高昂包机费和滞留费等完全是与此次飞行的高危险吻合,机票高昂的单价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共和国国航公司需要冒很大的风险来赚这笔钱,如果乘务套餐还要另外收费,那么传扬出去,世人对共和国国航公司就不是赞誉而是批评了,趁火打劫的责骂肯定少不了。

食物的到来,很快让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财物重新放回了该放置的地方,狼吞虎咽般的将曾今不耻的食物吞咽进肚子,似乎这些用水果粉冲泡出来的果汁、用速溶咖啡冲出来的咖啡,比他们以前所有喝过的葡萄酒都还要好喝,而分量不多、味道还不怎么好的食物,也比任何奢华宴会上的鹅肝一类食物好吃得多。

收起了昔日的华丽伪装,每一个人都展『露』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对食物的渴望和对生存的迫切,都让这群人有些认识到自己真的很普通,除了财富和社会关系背景,他们或许和田间种地的农民没什么两样,而此时此刻吞咽食物满足饥饿的动作,又和街边乞丐猛吞偶然获得的鸡腿一样狼狈不堪,可谁都没有对此感到为难,似乎能在万米高空之上享受这一顿简单的饭菜,已经是一次了不起的行为,至于吃的什么,那已经不重要了。

一场别开生面的食物大战后,推着手推车的空姐又用着标准而又流利的英语,以善意的微笑和大方的动作将所有狼藉的餐盘、杯子收拾干净离开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让所有人感到满意,中国人的服务标准和他们的航空技术标准一样苛刻,这一点让他们当中认为刚才很丢面子的人非常满意,深知此次不雅的事件,中国人绝不会宣扬出去,而他们到了加拿大以后,依然可以用大量的财物来把自己武装得风流倜傥的绅士或者是举手投足都彰显优雅的贵『妇』,而不是刚刚狼吞虎咽般的人模狗样。

夜,始终笼罩在这三架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之上,在云层上稳稳飞行的它们,依然是在一片黑夜之中,来到了美洲大陆,当每一架客机的机长通过广播告知飞机已经飞抵北美洲的时候,一千多名英国人都欢呼雀跃起来,转危为安的欣喜让所有人的脸颊都挂上了欢愉的表情。

一路飞行非常平稳,加拿大首都渥太华那座皇家空军机场,在之前就曾迎接过撤离英国国王的包机降落,这一次也同样用灯火辉煌的盛况迎接来自大英帝国本土的贵客,一架架客机相继准备降落,为此次史上最贵逃难飞行画上圆满的句话。

“尊敬的旅客您好,非常感谢您乘坐共和国国航航公司的zghp1007、zghp1008和zghp1009客机,我们从都柏林当地时间2月2日晚21点05分陆续起飞,并于加拿大渥太华时间2月2日深夜23点50分抵达,非常感谢各位旅客乘坐我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包机”

大型客机四具大功率涡轮风扇发动机嗡嗡声中,在机场橘黄『色』照明灯的沐浴下,三架经过长途飞行的客机相继稳稳停在了预定位置上,而早已等候不及的英国乘客们,早已通过机窗看到了机场内的风景,虽然是一片黑暗夹在着枯黄的灯光,但他们的内心已经欢呼雀跃起来,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倒是平安了,自己的祖国大英帝国,可就多灾多难了。

由于这是一个加拿大皇家空军的军事机场,机场里根本没有完备的设施可供这些旅客使用,好在早已在机场做好了接机准备的共和国国航公司一支后勤服务队准备了三辆临时改装而来的梯车,这才让三架已经稳稳停在了停机坪客机上的乘客离机。

加拿大的气候不同于爱尔兰那温润的海洋气候,二月初的瑟瑟寒风依旧足以让人冻得发抖,刚刚走出机舱的英国贵『妇』们就立马感受到了那寒风中骤然钻进皮肤的冷意,扶着栏杆缓缓下机,这才发现这机场里,没有一个人前来迎接她们,有的仅仅是一群目光冷冷的加拿大军人和一些穿着制服的共和国国航职工。

冰冷的空气和空无的机场显得有些萧索荒凉,这都是窜上心头的主观感觉,从他们选择逃离祖国的那一刹那,或许就已经做好了被人鄙夷的准备,因此离开飞机后,一千多号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都还没有有空调而温暖如春的机舱坏境转而适应这大自然的恶劣寒冷,抖动着身子的他们默默的注视着地勤服务人员将他们的行李箱取出,装着大量毫无感情的财宝的行李箱很快就到了每一个人的手里,就像几个小时前那样,可此时此刻他们的心境,已经不再是逃离帝国的急切心情,而是默默中带着些失落和惆怅。

中国人说得没错,收取了费用的他们能保证所有人平安抵达加拿大,这一趟的飞行之旅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现代航空带来的便利,空间上的距离随着航空技术的发达显得日趋短小,地球终究会变成一个村落,可离开战火纷飞的祖国到达加拿大这片陌生的土地,他们的内心反而失落起来,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离去,悄悄而不带有任何留恋的,事实上机场里也没有任何人挽留他们,那群中国人已经开始对刚刚飞完长途的三架客机进行检查和维护,似乎要准备返回共和国了,或者是重新回到各自的正常国际航线上来,而在机场战备的加拿大军人更是冷若冰霜的看着这群人离去,机场几个小时前就有很多豪车等候在那里,加拿大人、英国人、中国人,三个属于同一个地球,但属于不同世界的人,最终在这个寒冷的机场里泾渭分明,各走各方。

“感谢中国人,愿上帝原谅我的罪过”

离去之前,所有英国人都默默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架,祈祷造物主原谅自己的,他们也是为了生存,生存在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社会里。。.。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