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八章 莫斯科的冬天

第二三八章 莫斯科的冬天

欧洲的二月发生着许多的故事,德国正忙着侵入英国,硝烟滚滚、战火纷飞,就连北美洲的美国都被惹得有些如坐针毡,好在苏联的莫斯科很安静,零下二十几摄氏度的寒冷彻底把整个城市都给冻住了,皑皑白雪将城市都变得银装素裹一般晶莹亮泽,大地也像是穿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一样。打)

寒风如刀,呼呼的挂着茫茫大地、刮过田野村庄,刮进耸立着一幢幢建筑的莫斯科城里,街道上的积雪早已清除干净,剩下一条条湿漉漉的沥青路面,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行人和尾管喷冒着热气的汽车所压,路边成堆的积雪也一堆堆的被铲雪车给带走,留给城市一片片干净的街道。

蒙蒙的阳光淡淡的照『射』在城市上空,封闭了一夜的机场高速终于开通了,这条由共和国第三路建公司莫斯科分公司承建,于1942年7月8日与距离莫斯科80公里的多莫杰多沃机场一并在同一天正式投入使用,提醒高速封闭的灯光指示牌刚刚熄灭,高速入口排队的一辆辆轿车就启动了。

而在另一边,由于晚上降雪天气影响,多莫杰多沃机场昨晚被迫关闭,往来于共和国与苏联之间的不少华商都被迫滞留在了机场,而原本预计昨晚到港的班机也都被迫另择机场降落,这其中也有一架载有特殊乘客的飞机。

国平安航空公司是最早获得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运营允可的共和国民航企业,首条开通的国际航线就是哈萨克共和国阿斯塔纳至莫斯科的国际航线,随后该公司获得了从共和国首都北京至莫斯科的国际航线的运营许可,不过由于昨晚的一场大雪,本应该在21点整降落的2003航班,也就被迫降落在了哈萨克共和国的阿斯塔纳机场。[]大国无疆238

终于,花费高昂的民用航空在苏联的起步较晚,如果不是因为共和国与苏联之间的经济贸易往来逐年日趋频繁,共和国对苏联的矿产资源,尤其是木材和石油,随着共和国工业经济的腾飞而日趋需求旺盛,经济贸易上的往来频繁当然也就促使两国之间的物流交通取得了一些进步,而苏联作为一个人口众多、地域广袤的国家,开发这片民航产业处女地也是共和国航空企业的一大初衷,好在斯大林这个苏联的“皇帝”,也算是有些与时俱进,而没有拒绝这种有些资本主义经济上的“侵蚀”。

这架临时被滞留的班机最终还是平安降落在了跑道上,机票虽然昂贵,但却因为只有这么一架班机执飞这条航线,往来共和国与苏维埃客商也不少,所以班机上座率还算可以,降落后不久,知道莫斯科寒冷的旅客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下了飞机,在一幢类似于火车站般的航站楼里办理了相当简单的入境手续后,不过有两个人没有办理入境手续,直接在航站楼里被人接走了,前来接人的是苏联外交部外事处的两名工作人员。

没有挂外交部牌照的防弹轿车是纯共和国进口车型,在这崇尚红『色』、尊崇**、反感奢华的资产阶级的苏维埃国度里,很难看到极其奢华的豪车,而共和国汽车企业也知道苏联的情况,因此行驶在在街道上的,都是些外表不起眼的中级以下车型,共和国吉安公司的面包车就在莫斯科很受欢迎,这种实用、廉价,更象征着“面包”的汽车,还曾获得苏共『主席』斯大林的赞誉,称“这才是苏维埃人民需要的汽车”。

只不过,作为一个国家脸面的苏维埃外交部,用上一些体面的进口豪车也不为过,所以即便这些车没挂上外交部的『政府』车牌,但街上的汽车都纷纷有些刻意避开这两辆车,就像机场高速公路上,所有车辆都不敢超这两辆车一样,因为在这苏维埃,豪车并不意味着车主是多么多么有钱的大老板、大企业家,所有企业都是属于国家、所有人都是给集体工作,既然是豪华轿车,那就别管挂没挂『政府』牌子,所有人都不敢得罪。

两辆价格不菲的亚美幻影轿车安静的驶过一条条街道,在路过街角的时候,负责拿着红绿旗帜的交通员都不敢正视这两辆轿车,一路平安的抵达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外交部办公楼前,这个以前挂“苏维埃外交人民委员会”牌子的『政府』部门,是最近才用上新身份的。

原本是大英帝国赴华交流团团长的霍斯汀,是接到帝国首相丘吉尔亲命才临时披挂上阵,以大英帝国全权大使的身份再一次来莫斯科谋求与苏维埃最高领导人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商谈大事,随行而来的还有他的专职秘书兼翻译,两人原本计划昨晚就抵达莫斯科,然后在大英帝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休息,尽早和斯大林会面,可昨晚的班机因机场受降雪影响而未能降落,他们被迫在哈萨克过了一晚,等他们抵达莫斯科的时候,才从前来接机的苏维埃外交部接待人员口中得知,斯大林已经在等候他们了。

霍斯汀有些紧张,也有些希冀,但这些心里活动的翻滚却丝毫没有呈现在他的脸上,或许是因为莫斯科的天气太冷了,以至于他的脸颊被冻得发青,其秘书也一副冷脸,大英帝国的自德国正式登陆英格兰岛以来,就如同风雨飘摇中的一叶孤舟一般,两人身负重要使命,紧张是在所难免,不过被同行的苏联外交部工作人员看来,这两人难道是被莫斯科红场的宏伟景象所震慑住了?

克里姆林宫的确在全世界都算是很有名气,可也不至于让大英帝国全权大使给吓住,当年多尔戈鲁基大公在波罗维茨低丘上修筑了一个木结构的城堡――克里姆林宫,或许还没有想到七百年后的今天,这座不起眼的古堡竟然变成了如今偌大的一座红『色』城市――莫斯科。

历史的演变总是充满着戏剧『性』,克里姆林宫是历代俄罗斯帝国沙皇的宫殿,而自布尔什维克党上台后,红『色』的社会主义真正统治了这个帝国之后。克里姆林宫也就自然成了苏联党政机关办公地,克里姆林宫宫墙四周有许多的塔楼,一座座高耸的塔有名气的就是斯巴达克、、尼古拉、特罗伊茨克、保罗维茨等,塔楼上的克里姆林红星隔着很远距离就能看到,而在苏联如同“**皇帝”般存在的斯大林,就在克里姆林宫一号大楼里办公。

红场面积很大,条石铺砌而成的广场上来往的行人不多、车辆就更少了,倒是如同一柄柄利剑一般杵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卫兵很多,霍斯汀不时通过轿车那单向玻璃观察红场,没过多久,轿车就稳稳的停在了一号大楼前,他和秘书不得不拎着公文包,在亲自前来接待的斯大林专职秘书引领下,进入宏伟的克里姆林宫。

“红『色』的信仰是永不褪『色』的奋斗之梦,热血的生命需要为之挥洒。”

如今像是一个神话般存在于苏联的斯大林,他在苏联人民心目中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但在全世界人的眼里,他的影响力还没有比他晚出生十年的希特勒厉害,父亲是鞋匠、母亲是农奴的他十岁才入学,受过的教育也马马虎虎,在当年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跟着列宁混,一开始也只能干一些抢劫银行、绑架勒索富商等的坏事儿,牢房也是蹲过的,而且时间比希特勒坐牢时间还久,可在监狱里,希特勒写出了我的奋斗,而斯大林却没有憋出一个响屁出来,那时候的他,只有上帝才相信,这厮日后会平步青云直至成为一国之主。

沙俄罗曼诺夫王朝被推翻,斯大林虽然之前只能做些偷偷『摸』『摸』的坏事儿佬支持布尔什维克党闹**,可总算是一个党派老人,出狱后的他无论如何都是紧跟在列宁身后的跟班,还曾在危机关头帮助列宁成功逃亡国外,光凭这一点,列宁重获新生后,自然免不了让斯大林跟着风生水起。

可惜的是,列宁的**并未彻底,布尔什维克党虽然推翻了罗曼诺夫王朝,并在俄国全国范围内拥有了相当崇高的声望,可在**的同时,他们的队伍中也混入了不少投机取巧份子,资本家停止工厂生产并将其变卖,换上一件破衣裳就充当无产阶级的蛀虫大有人在,而让尼古拉二世有机会复辟成功,布尔什维克党也遭受到了残酷的清洗,差点就成为历史。

幸好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危机爆了,大规模失业、农产品贬值的俄国让斯大林意识到了机会来了,这个曾今无恶不作的盗窃犯、抢劫犯立马雄心勃勃起来,他成功的将奄奄一息的布尔什维克党从山区农村带进了城市,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斗争开创了属于社会主义的春天,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列宁失败的教训,他不能让沙俄罗曼诺夫王朝再次死灰复燃,他更加不能容忍混队伍里的蛀虫,因此,他疯狂的清洗、不断的打压,将政党、军队、『政府』、工厂、学校等等,都充分的用自己的**思想高度精神武装起来,杜绝一切有违自身意愿和主义思想的行为发生。

也正是因为惨烈的大清洗,斯大林才会在全球小有名气,这个手上沾满了同胞鲜血的屠夫,光是一个集体主义化就差点把苏联搞得经济倒退,而对军队的大清洗,更是让保家卫国的军队成了一支只会背诵斯大林语录的政工队伍,思想上的纯净问题,比军事战斗能力还要抓得严格,相信精神信仰力量无敌的这支军队,直到共和国几乎在半岛战争中把日本给废了,斯大林才猛然意识到,原来紧挨着苏维埃的中国,应不是慈禧太后手里的东亚病夫,是一个十足的经济强国、军事强国、科技强国、工业强国,所有强大的头衔似乎都与这个黄皮猴子国家息息相关,而他呢?他正忙于用屠刀清洗掉自认为政治思想有错、行为作风有问题的人,无论是科学家还是工厂工人,抓一个就杀一个,占全国人口近五分之一的人都惨死在了大清洗中,俨然用屠刀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成建制、成规模、成体系的“人口大减排”。

计划经济的出台总算是让红『色』北极熊赶上了经济发展的末班车,凭借着“大集体主义”思想的帮助,苏联出台并践行着自己的五年工业发展计划,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渐渐有些起『色』,尤其是和共和国就边境问题等谈妥之后,两国之间的关系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共和国开始从苏联进口大量的矿产资源和农副产品,就像他们从澳大利亚、东南亚、朝鲜、哈萨克等国家或地区一样,苏联也因为拥有巨大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和资源成本优势,共和国涌入了不少企业在苏联投资设厂。

人有了钱就会变化,斯大林也不例外,苏联人民终于不用忍饥挨饿了,苏联红军作为苏联人民利益的守护者,自然有必要为了列宁格勒的安危而从芬兰手里夺取一块缓冲地,迫不及待的斯大林立马就让苏联开动了战争机器,让高唱着红『色』歌曲的苏联红军,在军官们手挽手般的团结之下向敌人进攻,可这种依靠精神武装起来的部队,战斗力能高到哪里去?

苏芬战争最终以苏联付出重大损失,仅仅获得芬兰割地一成领土作为回报,可斯大林还认识到一点,那就是自己灌输给军队的精神信仰无敌论,简直就是害死部队官兵的狗屁,没有真正打仗的军人,光靠只会背诵**思想的苏联红军军官,哪儿能赢得战争胜利,因此他开始陆续启用了一批原本还在被打压的、有能力的军事指挥官,也开始重视部队的现代化建设,毕竟人家德国已经高度机械化,而自己的部队还只能高呼着“乌拉”,然后两三个人用一支步枪的往前冲锋,战术思想和军队装备俨然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样子。[]大国无疆238

不久,苏德之间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在条约之外共同瓜分波兰之际,见识到了德国陆空军强悍,认识到自身落后的斯大林,立马就想到自己危险了,希特勒是一个十足的小人,一纸契约是不能约束他膨胀的**,指不定希特勒就打算先安稳住自己,收拾了英法这些西欧小丑后,转过身来就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把整个苏联都吞入德意志的版图里当后花园,认识到危险的斯大林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好邻居,那就是共和国。

引进共和**事技术提升国防军工实力,用共和国先进武器装备武装苏联红军提升部队作战能力,斯大林用一列列满载矿石或原油的货车,从共和国换来了一辆辆坦克、飞机、大炮,当然也有一些武器的技术图纸和一些生产设备,苏联红军也终于开始了自己的现代化建设。

德国入侵英格兰,看上去可以说是与斯大林不相关,苏联可是和德国之间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的,但斯大林并未拒绝辗转来访的英国全权大使,因为他已经认识到,这或许是一个机遇,毕竟中国有一句古语――“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苏联要想等德国灭掉了英国再思量自身安危,那恐怕黄花菜都凉了,更何况见一见大英帝国全权大使也好,堂堂日不落帝国这都第二次上门求助,一个曾今相当强大的帝国,甚至还是对布尔什维克党大打出手过国家,抛弃骄傲的面子来向自己求助,这种心理上的满足,权当是一个娱乐节目也不为过。

霍斯汀两人或许还没有想到,自己代表着大英帝国第二次与斯大林会面,竟然在斯大林心目中是一个跳梁小丑般的角『色』,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斯大林早就有了自己的决定,霍斯汀此次到莫斯科来,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只是让大英帝国白白浪费了两张头等舱的机票钱罢了,除了让共和国平安航空公司小赚了一笔,对苏联没啥好处。

斯大林怠慢了霍斯汀,他让秘书把两人领到会客室以后,送上了两杯热气腾腾的白开水,就让两人在没有开启中央空调,更没有把壁炉点燃的会客室里整整等了十五分钟,虽然是室内,但寒冷足以让霍斯汀两人冷得几乎快要忍受不住转身离去。

“『奶』『奶』个熊,斯大林竟然这样冷落我们,都快冻死老子了”

霍斯汀已经不只是第一次在心里叫骂道,来自前他就做好了被人蔑视,甚至是被斯大林侮辱的准备,毕竟堂堂大英帝国全权大使在这危难之际上门,肯定不会得到好脸『色』的,都快亡国了,大英帝国昔日的威风也不能让自己有王八之气,所以他是铁了心要低调对待任何事情,哪怕口水唾沫粘在了脸上,也要笑脸以对。

好在,所有人都没有为难霍斯汀两人,他们也没有受到太过于冷淡的对待,双方都刻意保持会面的秘密和低调,可这会儿到了克里姆林宫里,斯大林竟然让他们在这么一个没有开空调、没有壁炉消寒的房间里久候多时,这种特殊的冷落方式,还真是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弱国无外交”,要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大英帝国全权大使到了莫斯科,会是这样的待遇?霍斯汀越想越生气,不过依旧冷静对待,虽然这会儿他冷青的脸『色』的确是被冻的。

期盼已久的会议室红木大门终于打开了,叼着个烟斗的斯大林像是一头巨大的怪兽般呵呵笑着走进了会议室,室内的寒冷让他不禁哆嗦了一下,立马做着生气的样子用俄语责骂了一番身后的秘书,秘书也『露』出了一脸委屈样,转身赶紧去让人看看空调是不是赶紧修好,又让人赶紧来把壁炉的火给点上。

一番做作的表演,看在霍斯汀眼里,简直都快吐了,他前些日子本来是作为大英帝国访华交流团团长,带领着大英帝国陆海空三军部分军官、帝**工企业代表和帝国科学家们,与共和国之间就购买军事技术和军事装备商谈交流,也算是在共和国看了不少电影电视剧,斯大林和他那秘书的粗陋的表演,看在他眼里比共和国那种情节一看就懂的家庭苦情剧还要表演拙劣,但他哪儿会“斯大林,你把老子冷在这儿就算了,演个戏都还如此之烂”。

“大使阁下远道而来,怠慢之处,还望见谅”

“冒昧来访,耽误了斯大林『主席』处理国事,实在唐突了”

斯大林吧唧了一口烟斗,两人握了握手,哈哈笑了几声,示意霍斯汀坐下说话,两人的说辞就跟青楼里,爱装『逼』的ji女和『骚』包般的嫖客之间初步交流一样,都还没有『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和意图,就像嫖客不会一见到ji女就说自己是来为自己下半身谋幸福的一个样,所以斯大林和霍斯汀两人,尽管心里都藏着很多的话,可一上来聊的都是关于苏英两国建交以来美好的事情,譬如两国友谊如何如何稳定发展,并对进一步的交流和关系发展寄予厚望什么的。

说了大半天,空调也没有“修好”,霍斯汀可不认为共和国空调企业出口给斯大林安装在克里姆林宫里的空调会无缘无故出现问题,中国人的产品质量可是在全球的享有声誉的,真要是这么长时间修不好,一个维修请求电话过去,相关企业在莫斯科的售后办事处肯定会上门修好,如此折腾背后,显然是要让霍斯汀两人好好体会体会一下莫斯科的寒冷,那种冷入心扉的寒意。

放屁一般的聊天继续了快十分钟,斯大林闭口不谈任何大事儿,霍斯汀正准备拉下脸来主动开口,可引燃壁炉的来了,斯大林宁肯观看那壁炉里的火是怎么燃起来的,也不愿意和霍斯汀谈谈国家大事,这更加让霍斯汀认为,这一次到莫斯科,果真是被冷惨了,要换成这样,他还不如就留在北京,直接去试试找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让中国参战的难度也没有让斯大林开口的难度小,原因就在于斯大林太会装『逼』了,看准了“弱国无外交”这个道理,非得要在霍斯汀面前摆谱,可霍斯汀相当清楚,从综合国力上来讲,在共和国面前,苏维埃算老几?可惜的是,他不得不低下头来,和斯大林谈谈苏联是否可以加入同盟国向德国选择这个问题,虽然他已经冷得快要发抖了。。.。

大国无疆第二三八章莫斯科的冬天(正文)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