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三章 买卖而已

第四十三章 买卖而已

法兰西是一个美丽而又自由的国度,巴黎的凯旋门永远屹立在星形广场的中央,象征着法兰西荣耀与功绩永存。自然,谈起法兰西任何人都无法忘却高耸入云的埃菲尔铁塔雄浑威武,浮华绚丽的卢浮宫、神圣庄重的圣母院,还有象征罪恶封建的巴士底狱,当然不能忘了法兰西精神所在的先贤祠,还有他们那最美丽的协和广场。

或许,最令人向往的还是连接协和广场和星形广场之间的一条大街,一条名为香榭丽舍大街的街道。法国人为她安了一个特别的名字,香榭丽舍也就是田园乐土的意思。封建时期的贵族们在这里享受着田园的乐趣,植树造林打造贵族专属游乐禁区。潺潺如流水逝去的时光很快让这条街道,慢慢悠悠地随着封建王朝的覆灭而逐渐变幻成了另一番模样,林荫大道依旧,平坦的英式草坪依然柔软青绿,依旧还有莺往燕来鸟语花香,但清幽的地方在逐渐减少,西段开始成了新兴的商业区,那里兴起了另一番繁荣,属于资本主义经济的鼎盛世界。

炮声隆隆打破了法兰西沉醉的奢华梦境,将酒池肉林中的富人们拉回到了现实中来。自由的国度面对着铁蹄入侵之时,再美好的生活一旦不再,兔子般的绅士也会『露』出狰狞嗜血的面目,『露』出他们真正的丑恶嘴脸,因为他们和敌人一样凶残。

香榭丽舍大街的西段有长约一千多米的高级商业区,这里汇聚了不少的世界超大企业的办事处,当然也少不了高级的饭店和奢侈品商店,当然亚美集团的法国分公司也在此设有办事处,不过自从大战开战以来,进出办事处的商人便少不少,但进进出出穿军装的倒是增加了不少。

“艾尔特少将,听见那铿锵有力的皮靴声,我就知道是你来了!”[]大国无疆43

远远地看见三名穿着法兰西陆军军装的,而且是浆洗得笔挺的少将军服,邓华林就知道是财主上门了,赶紧放下茶杯快步出来相迎。

“邓先生,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贵集团的门槛可已经快要被踏破了。进进出出的人可是不少,生意忙活得很啊!”

艾尔特少将将两名随从士兵支出去了后,便非常自主的坐在了大厅里的长沙发上。来往已经不知多少次的他早已习惯了中国人的习惯,来了客人之后茶几上定会出现的一杯热乎乎龙井或者普洱茶,飘香的茶香让人很快感觉到宁静清幽,谈话办事的心情自然更好了。

“少将,你这话可就说得有些不对了。我们集团现在可是和法兰西有着战略伙伴的关系,咱们集团可是为了法兰西的自由在不断贡献自己的力量,门槛踏破了,还是希望少将你给我们弄个更结实的才行。”

邓华林虽然说话方式和语气是有点儿自卑自怯的感觉,但他说话的身子骨可是一直笔挺着,两人除了是稳固的商业伙伴关系外,也可以说是朋友,知道今天艾尔特少将上门议事,估计又是生意来了,刚一落座果不其然面前多了一份文件,相信艾尔特从他那限量版的公文包里抽出来扔给他的从来都是好货,邓华林深呼吸了一下拿起这种“非常要命的”文件。

和往回一样,艾尔特少将总是喜欢慢慢悠悠地在大厅里转悠,墙上挂的笔画、做工考究的桌椅,尤其是那些造型奇异的盆栽,他对一切都非常感兴趣,邓华林看文件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点时间看看这些充满东方韵味儿的东西。

“你们什么时候把雨果的画像和作品陈列于此的?”刚准备登上二楼去,在旋转楼梯一个转角的地方,雪白的墙面上不同往常,艾尔特少就看见了雨果的画像挂在了那里,中国人的办事处里从来都是中国味儿十足,很少出现其他国家的东西更莫说他国名人的画像。

邓华林专心致志看文件去了,艾尔特少将自己揣测了一番后说道:“难道你们的主管也喜欢文学?维克多雨果的确是我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的长篇小说悲惨世界让我度过了最为困难的军校时光,艰辛的学习岁月里正是有了雨果先生的作品为伴,我才………”

“哦,少将你是说为什么他的画像会出现在这儿?”邓华林看完文件这才得空能回答少将的问题,他也走到楼梯上来,看着雨果的画像说道:“我们集团的欧洲区的文徵华总裁前些天过来视察了一下,他说过不少法国人是中国人的朋友,而雨果更是中国人的好朋友。当年雨果得知英法侵略者纵火焚烧了圆明园后发出了满腔义愤,他希望法国能够摆脱重负清洗罪责将财富归还给中国……无论如何,他有了这份心,就足以让我们中国人铭记了!当然,他的文学作品的确不错!”

“你们中国人有句古语叫做‘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看来这绝对是真的。”艾尔特又看了看雨果的画像,微笑着点点头慢慢回到了大厅内的沙发上,拿着公文包跟着邓华林到他办公室去商议正事。

艾尔特给邓华林的文件报告非常简单,其实就是一纸合同备忘录。目前法兰西深陷于凡尔登和索姆河战役,两边的进展都很是缓慢甚至可以说是依旧僵持对垒,交战双方都不能有所突破,但几十万大军在前线一天,消耗的物资补给可就是不是一点,国家实力不错的法国虽然具备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完全有那个实力满足所有的军事补给需求,但就其他所需而言,就有些困难的,所以不得不借助外力,尤其是大型跨国集团的帮助,比如说美国的标准石油、卡内基钢铁、亚美集团、杜邦化工等等。

当然,军官与商人之间肯定友谊不过是暂时的,利益才是永恒的。俩人在进入邓华林的办公室以后,就不再论友谊而是正事了。“关于部分军事技术专利转让的事情,我一个销售部小小的经理是做不了主的,如果贵方有足够的诚意愿得到专利技术,我方可以以最快时间组织专人和贵方谈判!”邓华林让艾尔特落座之后才说出这些话来,显然这笔生意已经不再是商品实物,销售部权力再大也不可能有那个能力决定如此大的事情。

战争考验的是双方综合实力,军队战斗力根源是士兵,但让如何发挥其能力的关键就是军事武器装备。放眼整个一战之前的欧洲大陆,论军事装备研发能力尤其是战争的主角火炮,法兰西的实力是非常强劲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参战各国所使用的野战炮都是小口径为主。75毫米左右轻型火炮,都是为了打击数公里的可见目标而设计,机动『性』强的一种直接瞄准『射』击火炮,尤其是我军特别痴情欲这种火炮,步兵战术也就是建立在1897型的75毫米火炮。这是我国军事技术的骄傲所在………”

艾尔特知道今天只能送出这份半通知半协商意味的备忘录,不过法兰西人特有的自负也让他有那个决心继续耗费口舌一番,即便他们已经到了要向外界求助的地步依然高喊着自己的实力是多么的强悍。

“诚然,一战刚爆发不久,轻型火炮的的确确能够满足一定的战役战术要求。不过像现在这样,当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之后,较为重型的、火力得到加强的加农炮开始取代轻型机动『性』好的加农炮,标准的75毫米加农炮已经不能适应战争的发展,除了攻击可见的目标,如敌方战车、机枪阵地、战机等还具有一定的效果,对于在防御工事、分散藏于掩体中的步兵,这种加农炮并没有多大效果反而给后勤带来异常大的压力。贵军从一开始便装备使用大量的速『射』小口径火炮,到了现在的确是需要更为有效的火炮……”

俩人争论的重点也就是1897型75毫米火炮,该火炮于十九世纪末研制,多项先进技术集于一身,尤其是它那康拉德;豪斯纳的德国人研发的『液』压气缸专利的应用,让火炮的速『射』成为可能,这种气缸能在发『射』的时候吸收后坐力,然后平稳的将火炮送回至炮架,而在此之前火炮发『射』出一枚炮弹之后都会偏离原位,复位之后重新瞄准,极其耗费宝贵的作战时间。

『液』压气缸能够像炮架架尾的驻锄和特别轮闸一样帮助控制后坐力,该火炮仅需要两人来瞄准,一人装填弹『药』,一到两人在火炮的后方的弹『药』车旁利用机械装置迅速而又自动的设定机械定时引信。火炮瞄准手在炮弹发『射』时候仍然可以呆在瞄准具的位置不用离开,瞄准手用两人而不再是一人,第一人调整『射』击角度,第二人调整方位角。

该炮的另一项创新就是旋转式诺登菲尔特偏心螺钉炮闩,简单动一下就可以将炮栓旋转120度,从而使废弹壳从炮膛里退出来,新的炮弹填入炮膛,后膛关闭火炮也就完成了发『射』准备。一个训练有素的炮组大约用时一秒钟就能将炮弹填入炮膛,每门炮有一个装有七十二发高爆榴弹或杀伤定装炮弹的前车来补给炮弹,炮组中一到两人使用引信装置准备炮弹,每次两发,由一人甚至更多人将弹『药』搬至火炮的后膛,该火炮在实战中可以打出每分30发的『射』速,火炮发热之后才盖上湿『毛』毯降温。[]大国无疆43

由此该火炮将数种措施『揉』成一体,包括『液』压气动式反后坐气缸、炮架架尾驻锄、轮闸、引信设定、双瞄具,结果可以让炮兵们以25发每分钟的『射』速发『射』炮弹,可以说是一款非常非常之先进的火炮,这般重要的发明创作理应大规模使用,但法国人明显估算错了战争的发展进程,速『射』火炮虽然先进,但其威力有限『射』程有限,已经不能满足战争的需求。

“该炮发『射』5.44公斤的高爆榴弹,『射』程6858米,初速超过610米/秒。火炮的『性』能的确是非常之优秀,贵军大概现在有近一万门左右的该型火炮投身于战场。但事实上呢?他的威力应该你们非常明白吧!”

邓华林知道法军目前急需的也就是运输汽车、石油、军械弹『药』、生活物资等等,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在前线根本扛不住德国人的火力打击,尤其是索姆河一场战役下来,七天七夜的火力覆盖就是没有消灭掉生命力堪比小强的德军,从根本上来看就是英法联军依旧『迷』恋着他们自己的军工产品。

以法国为例,他们大量装备75毫米的速『射』野战火炮,也就是艾尔特口中的军工生产奇葩1897火炮,他的优劣战争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或许在中国那种军阀割据战中着中国火炮可以称之为大杀器,但在一战战场中,『操』控这种火炮的炮手可以换一个名字,那就叫做炮灰。

一切都源于法军对德国战术重点依旧是使用机动『性』强的轻型步兵,在他们看来步兵可以得到75毫米速『射』火炮和机枪支援,足以让战争胜利的天平倾向于自己一方,然而战争进入了僵持阶段后考验的就是大口径大威力的火炮了,尤其是需要『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火炮,不过法军却没有那么足够好且足够多的火炮与德国抗衡。

在得到一定火力加强之前,法军装备一定的155毫米口径的1904型加农炮和240毫米的1884型加农炮。1904火炮『性』能可谓稳定,最大『射』角41度,可发『射』43公斤的高爆弹,亦可以发『射』实心弹和爆破弹,最大『射』程却仅有5.95公里,一场战役战线至少绵延是十数公里,纵深数十公里,这样的『射』程是不能满足需求的。即便有240毫米的1884型加农炮,这款炮『射』程达到了17公里以上,但它总重却超过30吨,一枚140公斤的炮弹足以让它的『射』速慢得出奇,而且三十吨的体重就是用亚美集团开发的矿山车来拉,也需要一定的公路基础才行,在坑坑洼洼的战场拉着几十吨重的大炮,注定只能成“炮灰”。

“施奈德公司已经为我军推出新的长管火炮,『射』程和威力都不错……”

艾尔特少将端着热乎乎的茶杯,嗓子虽然是润得不错,不过抢话可还是抢不赢邓华林。“这些我知道炮管长6.7米、『射』角38度,旋转角度总数为10度,发『射』炮弹重140公斤,『射』程达到17300米。『性』能好是好,但还是远水不解近渴吧!”

说到这儿,邓华林主动接过少将的杯子,给他添开水递过去之后继续说道:“协约国军队另一支主力英军,他们的皇家炮兵部队装备也不是怎么可行。英制117毫米榴弹炮,除了速『射』8.16公斤炮提供的快速而又使用的直接瞄准『射』击以外,其实就和贵军的75毫米速『射』炮一样,『射』速快但威力小『射』程短,不仅是贵军,英国皇家炮兵也需要火力更猛、弹道更低更适宜间接瞄准『射』击的火炮。这里有一份商业机密资料,作为盟友我可以给你看一看。”说完,邓华林从抽屉里找出一份文件扔给了艾尔特少将。

“该火炮是由考文垂兵工厂的国际财团设计,使用短管13倍口径加农炮,置箱形架尾式炮架上,『射』角负5~45度,能将实用的15.88公斤炮弹投送到6675米,加装大型护板以免炮手受到轻武器和弹片伤害,前不久在我集团的帮助之下为其火炮全部换装充气式轮胎以便增进机动能力,不过其『性』能还不如他们的bl152毫米榴弹炮。”

说起各国的军事装备来,邓华林此时就是专家级别的,对两军的火炮装备是如数家珍般的慢慢道来:“1896年设计使用的152毫米火炮,同样是短而粗大的火炮,装有较早的反后坐系统,以三十五度的『射』角完成一般榴弹任务,还能以高仰角打击壕沟外的目标,拆除托架和炮管装上木和钢制的平台,能够以70度的『射』角『射』击,可在一个支点上旋转『射』击,当然难以完成此『操』作。他可以将53.75公斤的有效榴散弹发『射』4755米,换装更好的反后坐系统后,120毫米的榴弹炮『射』程增加一倍,以为『性』能不错而被大量生产,结果到现在却成了一堆堆废物了!”

“当然,他们还有更大的火炮比如bl203毫米榴弹炮,可这门炮造型奇特,英军将重达9吨的钢铁置于纤细的车轮上,先不说拖动这样的重物在贵国泥泞的土地里行军时何等的困难,经常陷入泥坑动弹不得怎么可能快速投入战斗?而且它虽然能够将90.72公斤的高爆榴弹,有45度的最大『射』角和最大11公里的『射』程,但它每开一炮都得让那纤细的轮子震飞老远,重新归位瞄准『射』击又不只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当然,前不久的伊普尔血战,他们的305毫米马克ii型榴弹炮投入了使用,该炮可谓是火力惊人,使用16.33公斤推进『药』能将340.19公斤炮弹发『射』至13千米之外,那可谓是一炮一个大坑,德军根本扛不住这样大口径火炮的轰击。但这型火炮的炮管和后膛也重达9271公斤,而且炮管长17.3倍口径也就是5.64米长,要不是英国军队有线得紧,重型卡车那是只要货不问价格,否则我还真想知道他们是如何让这种发『射』一枚炮弹,其后坐力能使炮身后退1.25米的22门大怪物运上战场。总之,贵军和英军此时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打击火力不足!”

邓华林一屁股坐在书桌上,看着已经被说楞着的艾尔特少将,忽然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做成大买卖的情景,也是和这位少将之间的合作。想当初自己可是极力的推销自己的产品,而且自治区精心打造的155毫米野战榴弹炮,更是首先向协约国尤其是眼前这位少将推销的,但当时可能是每门三万美金的价格吓住了他,结果少将还是选择了法军钟爱的轻型火炮和轻重机枪,速『射』火炮有他们自己的工厂制造更是订购量少得可怜。

然而,德国方面大肆购买了自治区推销过去的火炮,105毫米的虽然因为他们自己也有优秀的火炮,口径105毫米、炮重只有3200公斤、炮长4.75米、炮管长45倍口径、有效『射』程14100米,『性』能非常之优秀。而加上自治区推销过去的155毫米榴弹炮,更是构成了有效的火力打击之中远程力量,在面对英法联军的时候极具优势。

凡尔登战役10余个小时的活力覆盖就让法军的三道野战防线几乎崩溃,而第一道野战防线更是成了无人区,就此一场大战役便凸显了德方的火力优势。而反观英法联军方面,索姆河战役用着自己『性』能有限的火炮和德军对抗七天七夜,虽然最后以量取得了一定优势,但没有像德军一样营造出无人区来,反而让自己的士兵成了机枪靶子,开战当日便送命数万。

“现在我们已经承诺不再对德销售任何产品,亚美集团所有的产品都可以对贵方包括整个协约国销售,当然目前的价格虽然有些波动,不过凭借咱们长久的合作关系,一定给予贵方最好的价位,当然还有最好的后续保障……”

“不过,技术专利转让的事儿,可真不是兄弟一个人能做的了主的,你这份备忘录我可以交上去,只要上方签字同意,咱们立刻可以开始正式谈判。而且,咱们可是朋友,我可以让集团尽早派人帮助贵军改造奥克斯州的兵工厂的生产线,让一门门火炮以最快的速度生产出来,而且保证质量!”

邓华林明显就是用拖字诀,亚美集团欧洲区法国分公司早已将各个产品细分下去,就好像邓华林他专门负责的就是军火销售之重型火力,而且到了现在更是划分得更细,他只负责军工产品中的火炮系列,关于如此重要的军火技术,按照集团的指示可不能像对待德国一样,毕竟英法两个国家的脂肪还很多,有的是时间消耗。

索姆河战役,明知自己火力处于劣势,不过财大气粗的两个国家军队还愣是可以以数量压制死质量,让一枚枚不要钱般的炮弹和一堆堆死人赚取战略主动权,虽然现在主动权还并不完全掌握于他们之手,不过德国人有限的战争潜力是经不起消耗的,但英国、法国可穷得只剩下钱,多磨磨『性』子对大家都有好处。

“对了,目前的零售价格已经有了变动。一门155毫米榴弹炮只要订购量达到了100门,我们可以以最快速度提供现货,而且每门只要2.5万美金,并且每门加送十枚单枚售价50美金的炮弹,不过这炮弹送没送,只有你我两兄弟知道,不是吗?”脸上『露』出邪恶贪婪的笑容,但言辞依旧是那么诚恳,这就是商人本『色』。

“你我皆知!”艾尔特收回了那张耀眼的备忘录文件,放回文件包的同时拿出了另一份文件,当然也接过邓华林给老朋友倒的美酒,酒名“香槟”。[]大国无疆43

香榭丽舍”这么一个文雅的译名是徐悲鸿先生在法国留学时所赐。而文中让战争双方的各种火炮提前亮场,是为情节需要。另有不足之处,请恕小子之过!今晚很累,早睡,提前传上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