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九章 苦命的人

第二三九章 苦命的人

莫斯科的郊外白雪沉沉的压在莽原之上,一条笔直的机场高成了这白『色』天地之间的另类的风景,往来的车辆并不多,高奔行之下,都在寒风中刮出呼呼的声响,在有些湿漉漉的路面上穿行。^^

霍斯汀是感冒了,告别斯大林、离开克里姆林宫的时候,他就打了好几个喷嚏,不知道的还都以为这位英国全权大使不适应莫斯科极寒的天气,零下20多度的气温的确容易让不少初来乍到之人感冒得不轻,可谁又能知道,他是在克里姆林宫里给冷感冒的,斯大林给他的冷落得不轻。

“把暖气再开大一点儿”

看到霍斯汀接连打着喷嚏,不停用面巾纸擦拭鼻,自己也不好受的秘赶紧让英国大使馆派来送人的专车司机把车载空调暖气开大,克里姆林宫里他们可是被冷惨了,与斯大林的会谈没有丝毫结果,霍斯汀到英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只停留了片刻,吃了顿简单的午餐后,得知返回共和国北京的机票已经高价从一个票贩手里弄来了两张,霍斯汀赶紧就让大使馆派车将他和秘送去机场,对莫斯科的天气和此行的遭遇,已经伤心到了极点。

司机知道两人身上寒冷,但心里的火气可是旺得很,没敢招惹正在气头上的大使和秘,赶紧将雅致轿车的空调暖气旋钮调到大,一门心思的只管将轿车稳稳的行驶在高公路上,这苏维埃地大物博,修一条高公路是当成了国家门面一样,弄得相当笔直和宽阔,只要是乘飞机抵达多莫杰多沃机场的外国人,甭管是来访官员还是商人,都得经过这么一条笔直得不像话的机场高前往莫斯科,高质量的公路和两旁的风景的确让人心旷神怡,可如此奢靡的修建一条路,其实只能让共和国基建工程企业赚得笑眯了眼。[]大国无疆239

一路无话,轿车车头左右分别挂着苏维埃国旗和英国国旗的外交轿车,非常平安的抵达了多莫杰多沃机场,霍斯汀和其秘早早的就去把外交人员离境手续和登机手续办好,本来昨晚抵达的共和国平安航空2003客机早上抵达机场,飞机不像以往那样送入机棚里进行简单的检查维护,所以就停在了停机坪上,一群穿着共和国平安航空公司制服的技师从上午开始就对飞机进行紧急的检查和维护,确保下午四点起飞之时,飞机处于佳状态。

上午结束和斯大林的会面,回到大使馆吃完午饭,根本没有休息太久的霍斯汀两人到机场的时间太早了些,以至于两人不得不在航站楼里看着那些中国人精心打理他们的级飞机――大型宽体式喷气客机,全世界都还在喷气式动机门前徘徊的时候,中国人已经把如此之大的飞机投入了商业运营,霍斯汀来之前甚至得知,帝国雇佣的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三架大飞机,成功从爱尔兰都柏林撤离了一千多名英国人前往加拿大,横跨大西洋的飞行就像是玩一样,技术上的领先优势,的确能让中国人自豪不已。

霍斯汀紧紧裹着身上的大衣,没再看那些正清除着飞机上可能出现暗冰的中国人,坐回长椅上目光冷冷的看着同样早到的那些中国商人,1945年的春节即将到来,离开北京前,大英帝国驻华大使还打趣的问霍斯汀,能不能在中国人传统佳节春节的时候带着好消息赶回北京,霍斯汀还勉勉强强说应该可以,毕竟今年中国人的春节是公历的2月9日,好几天的时间足够让他把一颗木头说动了,可事实证明,斯大林并不是一颗木头,他还用寒冷的会客室,把霍斯汀这颗火热的心给冻住了,冻得直流鼻涕、直打喷嚏。

霍斯汀又打了一个喷嚏,身上带的面巾纸都不够了,后一张赶紧用来擦拭了一下,心里直骂道――“该死的斯大林,大英帝国要是亡国了,苏维埃也别想好过”

“你是英国人?”

正当霍斯汀酝酿着是否憋住下一个喷嚏而脸『色』有些难看的时候,他的一旁传来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声音,扭头一看,身旁的座位上,秘还没有回来,多莫杰多沃机场的免税商店总是人满为患,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不过抬头看见出疑问声音的人,却是一个穿着厚厚大衣还裹着围巾、带着绒帽的一个中国人,拽着一个同样不起眼的行李箱,脸上挂着笑容。

“对,我是英国人”霍斯汀一口承认到,立马忍不住打了个很响亮的喷嚏,正愁没有纸来擦拭一下的时候,那个中国人递来了。

“谢谢”霍斯汀擦了擦,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莫斯科的天气实在太冷了,一不小心就感冒了”

“是这样的,北京城都没有这里冷!”

说话声中,中国人坐下来了,就坐在霍斯汀一旁原本属于他秘的座位上,不过霍斯汀并没有反对,因为他和秘两人除了一个随身待在秘手里的公文包,什么行李都没有,而这个中国人,一看就是准备返回共和国过春节的。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峰,是中国石油公司驻秋明油田的工程师,准备回北京和家人共度春节,你呢?”张峰友好的伸出了手,和霍斯汀握了握。

“我叫杰克,为了生意上的要紧事儿,亲自临时到莫斯科一趟,不想感冒了。”

霍斯汀用了假名,不过一旁的张峰并没有什么疑『色』,大家都是萍水相逢,在这寒冷的多莫杰多沃机场航站楼候机厅里相遇,乘坐同一架飞机飞往同一个目的地,仅此而已,往后说不定一辈都不会相遇,至于彼此有什么真实身份则并不重要了。

张峰并没有说话了,他将行李箱放好后,就哈着热气打望了一下周围的人,等候在候机大厅里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国人,事实上乘坐客机往来于苏联和共和国之间的旅客,也都是以中国人为主,看了很久他都没有看到一个熟人,不禁有些失望的耸了耸肩膀,然后从衣兜里取出了钱夹,打开后看着妻的照片笑了笑。

“这是你的妻?她可真漂亮”自称是杰克的霍斯汀自内心的称赞道,照片上的女人的确很漂亮。

“谢谢”张峰笑了笑,将钱夹重收进兜里放好,被寒冷弄得一连铁青的脸也止不住挂上了微笑,那颗心眨眼之间仿若已经飞回了北京,回到了爱巢。

两人都没再说话,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为主要的是,张峰是一个石油工程师,让他聊聊秋明地区油气田方面,或者是油气开采方面的技术问题,不涉及公司机密,他肯定也能有很多的话讲,当然再遇上一个满脑只剩下斯大林如何如何可恶,不停咒骂苏维埃一定会在德国面前倒霉的霍斯汀,没有话题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约莫五分钟后,排队买回了面巾纸和部分热饮料的秘终于回来了,不过他的脚步很,就像是屁股上着了火一样,行『色』匆匆的两手端着热饮,腋窝夹着公文包和一包面巾纸,来到霍斯汀面前,看了一眼坐在霍斯汀一旁的张峰,将热饮递给霍斯汀后,眨了下眼。

知道有事儿的霍斯汀赶紧起身,双手捧着热饮就跟着秘朝着洗手间而去,两人倒不是要一边上厕所一边喝热饮,而是洗手间这边人比较少,两人还距离洗手间很远,周围候机的人也没几个,似乎憋了很久的秘终于开口说话了。[]大国无疆239

“大使,刚刚我在免税店听到了一个坏消息”秘有些忐忑的看了看正双手捧着热饮浅酌的霍斯汀,顿了顿说道:“免税店里的收音机里在14点整点闻中播了一个电台收到的消息,称比莫斯科时间晚4个小时的伦敦,在伦敦当地时间上午8点,德军就开始对伦敦外围阵地进行大规模的炮击了,也就是说,咱们说话的这个时候,伦敦保卫战已经打响了。”

“现在是多少点?”霍斯汀神『色』凝重的问道。

“莫斯科时间是14点06分,换成帝国伦敦时间也就是10点06分,德军已经进攻两个小时了,莫斯科的广播电台在整点闻中播放这则消息。”秘顿了顿,说道:“可能我们离开大使馆之前,大使馆就知道消息了,只不过我们没问,他们也就没说。”

“说什么说,说了我们就能帮助远在伦敦的部队战胜法西斯了”

霍斯汀有些气恼,他和斯大林的会面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反而把自己弄得感冒了,这一趟的莫斯科之行简直是窝囊到了极致,心里有气的他狠狠的将吮吸着吸管,让有些烫的咖啡顺着咽喉滑进肚里,那滚烫的感觉都有些火辣辣了。

两人各有心思的回到座位上,张峰也没有八卦的问这问那,三个人保持了缄默一直到广播里通知乘客登机,而由于时近共和国春节,很多的乘客也都是中国人,所以几乎每一个人都带有很多的行李,估计不少都是要带回国内的苏联特产,没有带太多行李的霍斯汀和他的秘也就显得有些突兀了,好在没人过问坐飞机必须要带行李,所以没有行李的两人还很利索的先的被安排登机了,因为不少带了大包小包行李的乘客都因为行李重要办理托运。

一路无话,七个小时后,中国平安航空2003航班顺利降落在了共和国都国际机场,而这个时候,北京时间已经是2月5日的凌晨1点了,灯火辉煌的都机场临近春节,国内航空的班次也因为往来北京的旅客人次增多而显得很是密集,倒是出境航班的架次比较少,所以即便霍斯汀等人是凌晨时分抵达的北京,依然在机场里见到了不少正准备搭乘共和国国内航班飞至国内其他城市过春节的旅客,而他从下飞机到坐进英国驻华大使馆派来的专车这短暂的时间里,都机场的两条跑道上就起飞了三个班次,让两架客机降落,航空班次往来的密度简直让他咋舌。

“航空旅行达就是好啊,要不然坐火车去莫斯科找斯大林商量,又再一路风尘的回来,起码要折腾两三个星期,这下好了,三个工作日就搞定。”霍斯汀有些倦意的在后座上感叹了一声,摇了摇头后,并没有打算问问前来接他们的使馆司机伦敦保卫战的战况如何,而是长叹到:“可惜,努力了这么些天,竟然还是一个坏结果”

从都机场回到英国驻华大使馆,凌晨时分也只有北京的火车站、飞机场、长途汽车站等等地方热闹,大街上没多少车辆,一盏盏泛黄的路灯孤零零的照『射』在路上,轿车没过多久就把一路劳累的霍斯汀两人送到了使馆,霍斯汀下车后直奔的第一个地方不是自己的卧室,而是使馆内的电讯收室,他迫切的想知道,他在飞机上度过的这七个小时的间里,伦敦保卫战究竟怎么样了。

事实上,对大英帝国而言的伦敦保卫战,对德国而言的伦敦战役,是从伦敦当地时间2月4日早上6点就开始了,也就是莫斯科的早上10点、北京时间的下午14点,德国空军的轰炸掀开的战役序幕,狂轰滥炸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德国陆军这开始进入炮火准备阶段,德国空军轰炸结束,也就自然不再对伦敦周边地区进行强电磁干扰,以有效让英国陆军防空火力失去效力,机群一离开,伦敦保卫战拉开帷幕的消息也就在无线电波的承载下飞往了全世界。

伦敦,它并不是一座城,但自1801年成为大英帝国都以来,人们都习惯用伦敦代表了以伦敦市为中心涵盖了许多卫星城市的整个地区,所以也有“大伦敦”这样一个称谓,1580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属于“大伦敦”,这其中大伦敦市又可分为伦敦城、西伦敦、东伦敦、南区和港口。伦敦城是金融资本和贸易中心,而西伦敦是英国王宫、相官邸、议会和『政府』各部所在地,东伦敦是工业区和工人住宅区,南区是工商业和住宅混合区,港口指伦敦塔桥至泰晤士河河口之间的地区。

英德开战以来,德国空军主要轰炸的就是作为工业区的东伦敦以及港口区,现如今德国陆军成功登陆英格兰岛,将战火蔓延至伦敦地区来,德国陆军从东、南、北三面『逼』近伦敦地区,但距离伦敦近的德军部队,其实还在伦敦市中心东北33公里之外的布伦特伍德,德国陆军集团军群,从切尔姆斯福特到布伦特伍德,短短17公里的直线进军距离却犹如压缩弹簧一样,越往伦敦靠近,反弹的力量就越大,英军的顽抗愈加猛烈。

布伦特伍德意军与大伦敦地区可谓是近在咫尺,再往伦敦市中心靠近,就是罗姆福德、伊斯福德,不过从罗姆福德开始就算是已经进入到了伦敦的城乡结合部地区,越往伦敦市中心进,一幢幢建筑、一条条街道就将开始取代乡村的田野,可德军只能眺望楼影灰蒙中的伦敦,因为英国陆军从切森特――奇格威尔――罗姆福德――格雷斯,这条40余公里的防线上,足足有五个正规陆军步兵师和大量预备队拱卫在此,如果一个人站在一米宽的防线上,那么这条四万余米的防线,还不够站。

伦敦作为大英帝国都,虽然目前大英帝国主要『政府』机构和部门都已经迁往了爱尔兰都柏林,但谁也不能否认伦敦是不列颠大的城市,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很有名气,如今依然是大英帝国的经济中心、文化中心和军事重心所在,它在英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始终是无以复加的,英国陆军元帅韦维尔集结了将近三十万的部队誓死保卫伦敦,德国陆军又岂能是一朝一夕就能打下来的?

因此,德国陆军并没有急着进军,他们知道严阵以待的英军早就准备好了,他们在野战工事、城市街垒等等里面等候着自登陆以来还未休息过的德国陆军,以逸待劳的他们巴点不得德军好大喜功的一上来就起猛烈进攻,城市的拥挤足以让德军的装甲优势『荡』然无存,而满怀报国壮志的英军士兵甚至用燃烧瓶都能威胁到德军装甲车辆的安全。

德国人不是傻,他们在完全占据进攻主动『性』的情况下,等于是手握了战争主动权,德国空军在梅德斯通地区的前沿机场早已投入使用,随着英军驻守在多佛尔一线部队战败投降,这一靠近法国的地区不久之后就将被建设成为德国对英作战的大后方,无数的物资囤积仓库和航空兵基地都将在那里修建起来为战争而贡献力量,德国陆军完全有必要让部队休整几天,既满足了德国空军出风头的*,也好进一步细化城市作战计划。

所以,霍斯汀刚刚回到北京的英国使馆,顾不上疲倦的看着那些从伦敦来的电报,得知的消息也都是德军不断以轰炸和炮击的方式摧毁着大英帝国的都,没人知道德国人什么时候会起正式的进攻。

霍斯汀又打了几个喷嚏,感冒得似乎为厉害了,差点把电报单都给拿来擦鼻涕,摇了摇头哀叹道“苦命的人啊,苦命的国家”,随后准备洗洗睡觉了,明天的太阳依然会升起,只不过他的祖国还能抗住多久,他就不知道了。

。。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