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四一章 伦敦保卫战(二)

第二四一章 伦敦保卫战(二)

阴雨连绵的黑暗掌控了寂静的夜空,伦敦的夜晚充满了悲凉,偶尔窜起的火光,那也是德军炮击所致,大概是白天的高强度炮击太久了,或许也是为了炮管身管寿命,亦可能是节约弹『药』,反正,入夜后,德军的炮击强度下降了不少,当时间悄悄进入深夜之时,两三分钟会落下一颗炮弹,像是阵阵细雨中那人工制造的惊雷一般,一次接着一次、断断续续的在伦敦炸响。**

用不着实行严格的宵禁,用不着灯火管制,自德军完成对伦敦的包围后,伦敦就因为得不到外界电力供给而断电了,少部分商铺或许还有小型柴油发电机之类的,大多数家庭也有蜡烛之内的,但谁也没敢在晚上点亮,把德军的炮弹给招引来,那可就不是罪过而是灭亡了。

躲过了白天德军疾风暴雨式的炮击,面对晚上德军稀稀拉拉的炮击,不少躲在防空洞、地铁等的伦敦市民都回家了,只要不是太倒霉,德军稀疏落下的炮弹就不会炸死自己,很多人都以这样的赌运气想法回到了各自的家里,任凭炮弹缔造的“阵阵惊雷”不时响起,城市依旧沉沉的睡去,带着解饿、恐惧、希冀。

寒风瑟瑟,黎明的曙光到来之前,连绵的细雨让城市的气温降低了不少,没有鸡鸣报晓,没有初阳高照,灰蒙蒙的伦敦在时间的助推下,离开了黑暗迎来了黎明,或许是因为以前城区内工厂太多,废气排放量太大,伦敦总是要被浓雾封锁而得以“雾都”的名号,可自德军包围伦敦以来,在轰炸中还残存下来的工厂也不得不因为生产物资的匮乏而减少生产规模,或者直接停产,晨雾没有将伦敦封锁,淡淡细雨依旧,只不过德军的炮击加密集了,像是在奏响一曲迎接一天到来的曲般,阵阵轰隆的爆炸声和呜呜的炮弹飞行尖叫声此起彼伏。

1945年2月5日,德军依然没有发起进攻,只是在12点前后一个小时,德军停止了炮击,而德国空军的轰炸机和运输机却出现在了伦敦的天空之上,这一次,这些飞机的飞行编队排得很稀疏,运输机的到来也让很多的伦敦军民感到疑『惑』,当纷纷扬扬的宣传单从天儿将的时候,没有一颗航空炸弹,他们就明白了为什么德国陆军要停止炮击了,这些德国空军的飞机都是来投放宣传单的。[]大国无疆241

雪白的纸片哗啦啦的从天空飘落下来,飞机引起的强气流和城市上空的气流都让这些身板太瘦弱的宣传单不由自主的随风飘动,数十万份的宣传单像是给伦敦下了一场人工雪一样,“雪花”般落下的宣传单散落在了城市很多地方,屋顶、街道、断桥、公园、废墟等等之上,德军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伦敦抛洒劝降宣传单了,以往德国空军对伦敦的轰炸就结合了心理攻势,要是以往,英国陆军城内的部队会大举出动,把这些宣传单收集起来销毁掉,而现在,他们根本就不敢出去,否则,德军的炮弹会立马前来和他们打招呼并亲密接触。

不少宣传单不见了,很多人都躲在了不起眼的角落里饿着肚看着这些印刷精美,掉入河中还能防水的宣传单,两面都有内容,正面是一张非常漂亮的英国女郎,穿着令人喷血的『性』感时装摆出了一个搔首弄姿的姿态,媚态十足,下面的内容则具分量。

“大英帝国陆军的勇士们,战争来了又去,你们的忠诚与英勇早已在无数次战争中得以展现,而你们所忠诚的『政府』却已经将你们遗弃,你们的国王乔治五世――伯特弗雷德里克阿瑟乔治温莎,还有你们的首相温斯顿丘吉尔,他们和一帮『政府』高官们都已经成功逃亡,留下愚忠的你们拼死作战……德意志帝国敬佩的就是英勇善战的士兵,我们会比丘吉尔『政府』加善待你们,你们将得到丰足的食物、你们将能够与爱人白头偕老,你们将得到幸福的生活,而不是端着破烂的步枪忍饥挨饿的躲在城市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当然,宣传单的反面还有内容,占据大篇幅的依然是一张图片,一张很大很漂亮的彩『色』照片,是一个放满了食物的餐盘,大餐盘上摆放了腊肠、火腿、三明治、『奶』酪、牛排等等,对饥饿难耐之人简直是诱『惑』十足,图片下面自然也有英文内容。

“伦敦市民们,并不是你们造成的无情战争却将你们带入了罪恶的深渊,令人厌烦的丘吉尔『政府』将英国带入了战争,当失败来临时,他们这些战争魁首却逃之夭夭,将生活举步维艰的你们留在了战争的泥潭了动弹不得,你们付出了勤奋的劳作、你们把亲人和孩送上了战场、你们还在战前创造了令世人瞩目的经济成就,理应享受美好工业时代经济成就的你们,却只能在罪恶的丘吉尔『政府』和军队恐吓之下,每天得到少得可怜的食物,连上帝都看不下去………德意志帝国善待每一个国民,我们尊重劳动成果和人身自由,我们不会对食物、医『药』等加以限制,你们将在德意志帝国得到许多,包括幸福、安稳的生活”

看过宣传单的人很多,每一张宣传单上都还印着一句话――“带着这张宣传单,你将平安穿过德意志陆军封锁线,得到图片上的食物,以及自由”,饥饿带给人类的感觉是触及神经的痛感,它比任何的病痛还要折磨人,饥饿的肚囊里咕噜声响,缺乏营养的身体总是有些绵软,思维能力也跟着下降。

人类自诞生以来,对生存的渴望总是排在生理**之前,在满足肚的需求面前,自尊心什么的都是浮云,所以这一张张宣传单在这“满城尽是饥饿人”的伦敦,立刻起到了蛊『惑』人心的效果,不少已经受够了饥饿折磨的人,终于动摇了。

“受够了,我已经受够了,凭什么丘吉尔那个*养的能逃离伦敦,我却只能在这城里忍饥挨饿,有钱也买不到食物来享用,这哪儿还是一个国家,简直就是一个军事**的地狱,我必须逃离罪恶的深渊,上帝都会原谅我这么做的。”

查尔斯颤抖的捏着手里的宣传单,嘴角不停的抽动着,寒冷让他体温流失迅速,就算裹上了一张破旧的棉被,肚中空空的他依然觉得非常饥饿,不能应征前去帮助军队修建工事的他,原本就是一个图书馆管理员,手无缚鸡之力、空有智慧的头脑,但在此时此刻的英伦首都伦敦,却换不到一丁点儿的面包屑,每天只能领取少得可怜的食物,而昨晚领取到的今天的食物少了,一日三餐的口粮被查尔斯一口气全吃进了肚里,却依然饿得发慌。

“我必须要食物,否则我会活活饿死在这要坍塌的图书馆里”

查尔斯瞄了一眼那些瘫倒的书架,都说书籍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阶梯,可现在查尔斯面前的图书馆里少说也有十几万册的书籍,甚至还有不少孤本,要是在以往,把这些书籍都当成废纸给卖了,少说也能狠赚一笔,但现在,这些书就算是拿来烤火都不行,没人敢在大白天里为了驱除寒冷生火,除非是不想活了,所以查尔斯是守着一大堆的“人类进步阶梯”,却只能希冀着从德国人手里获取食物。

图书不能换来食物,烧了还要引来德军的炮火,肚饿极了的查尔斯尽管还顶着『政府』公务员的身份,每天领取的食物是不会被人恶意克扣的,但他实在是挨不住了,日还得过下去,他还没有找到女朋友,至今处男的他可不能守着这么一堆堆书籍而死在了这个该死的岗位上,所以他冲着那些书堆吐了一嘴,裹紧了身上的棉被小心翼翼的从墙角探出头去,看看街上有没有什么动静。

果然,他屏住呼吸观察了好一阵,空气中再无什么炮弹的呼啸声,竖耳静听了好一段时间,也没有听见城里有任何的爆炸声传来,德国陆军还真是信守承诺,他们留出一个时间段来让城内的市民和愿意放下武器的英军逃离伦敦,所以,查尔斯待在墙角,观察着街上的动静,有许多男人、女人、小孩,都面黄肌瘦的小心翼翼走在街道上,向城外走去。

“与其在城内被饿死、被炸死,还不如出城后被丰富的食物活活给胀死!”

查尔斯迈动了脚步,事实上他所在的图书馆很早前就被德军炮弹给亲吻了一下,半壁墙都坍塌了,像是开了一户特大的门一样,满地的砖石让查尔斯有些难以迈步,慢慢悠悠的走出图书馆,却发现天空中的细雨依然在绵绵不休的下着,就像是上帝的膀胱坏了一个洞一般,悉悉索索的滴落着雨滴。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在生死面前,在饥饿面前,愿意听从德国人的号召而离开伦敦的人很多,很就在街上汇成了一股滚滚人流,一开始还因为这样做是否会背离民族大义、背叛国家而有些拘谨的人们,渐渐都忘却了这样做的弊端所在,国王和首相的离去让他们伤透了心,军队的疲软无力让他们毫无希望,所以在彼此的叫骂声和嘀咕声中,开始分享了彼此对『政府』的厌倦、对军队的失望,而大多人都是对食物配给制度的反感,一谈到食物供给标准调低,就多人加入了叫骂中,不少人还把大英帝国『政府』以往那些『政府』官员灰『色』往事给捅了出来,细数英国海陆空三军连连败仗浪费纳税人钱粮的也不少。

谈着笑着,在叫骂声和交谈声中,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饥饿,忘记了自己还行走在昨天时候甚至是上午还炮弹横飞的街道上,以往街道两旁矗立的房屋不少都已经化为了废墟,坍塌的建筑制造了不少的建筑垃圾,被炸飞的瓦砾、砖石『乱』七八糟的散落在街道上,比强制拆迁的恶果还要悲惨壮烈,尤其是那些原本停放在路旁的轿车,甭管以前多么值钱,现在都成了一堆废铁。

战争,总是不可避免的能够制造很多的伤亡,偶尔一条窜过街道的野狗,嘴里叼着血淋淋的人肉,总是能把准备逃离城市的人加坚定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否则他们也会像是那些被炸塌房屋里的尸体或者横尸街头的倒霉蛋一样,死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只能葬送在野狗的肚里,或者腐烂在那废墟之中。[]大国无疆241

行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逃离的人群当中,逃亡的大军越来越多人,一条条大街都汇成了一道道人流,向着城外进发……

“元帅,元帅”

曾今的英国本土防御联合司令部,如今的英国陆军司令部里,参谋长杰斯纳连叫了两声,这把看着报告有些发呆的英国陆军元帅韦维尔惊醒过来。

“怎么办?怎么办?”

韦维尔心里一直在思考如何处置这个问题,德国人不用炮弹、炸弹来占领伦敦,他们用一张张蛊『惑』人心的宣传单来煽动伦敦市民的心和涣散英军的作战士气,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战备物资有限,人口又这么多,好几百万人,每天都得吃掉成山般的物资,如果不实行严格的食物配给制度,估计伦敦一周时间就会陷入饥饿的恐慌当中,甚至短时间,所以韦维尔为了让伦敦坚持长时间,不得不降低对市民的食物供应量,就连军队的配给量也下调了不少。

“元帅,我们不能毫无作为,否则会有多的市民逃离伦敦,或许我们会因为城内没有了太多无辜同胞而加从容作战,但随着多市民的逃离,人心也就散了,士气就低了”

杰斯纳可不是在造谣,人类面对饥饿的侵袭是没有抵抗力的,饥饿会降低人类的行动能力,会导致人营养不良进而直接影响思维能力,就像醉酒的人一样,浑浑噩噩之间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德国人的宣传单稍加蛊『惑』,就很多人信以为真,这也就直截了当的说明了事实正是如此,不能再让市民饥饿,也加不能让市民逃离,否则伦敦就完了。

“那你让我怎么办?”韦维尔大吼了一声,他指了指沙盘上的伦敦城区,说道:“五百多万的军民,每天都要吃掉成山般的食物,我们要想不让市民们放弃抵抗、逃离伦敦,那我们就必须要有食物,食物,懂吗?否则,我们就只能用武力胁迫市民们留在城里,难道我们需要把机枪大炮瞄准我们被饥饿所困的同胞吗?”

杰斯纳不说话了,韦维尔也保持了沉默,他实在是不想下达命令,真要是武力阻止市民们逃离伦敦,那就不光是英国『政府』和军队彻底失去民心,还必然酿成世界『性』的人道主义灾难,作为侵略方的德国站住了人道主义的制高点,他们公然的劝解过了伦敦市民和军队放弃抵抗、和平出城,他们甚至还空出了一个时间段来让伦敦市民和放弃抵抗的英军官兵安全离开伦敦,但韦维尔元帅却下令禁止出城,灾难发生后,谁是罪魁祸首,或许是人不会想到是德国人侵略伦敦是罪过之源,他们只知道,向自己同胞开枪的是英国陆军自己。

“自古以来,战争难民总是无辜、令人头痛的问题,而他们也是为悲惨的,战争来了又去,受罪的只能是人民,在生存这种人类基本的**面前,和平时期的饥饿问题固然是小部分人群的事,但战争到来,饿肚的难民会滋生很多的问题,而当饿肚的人达到一定的数量,灾难便开始降临了”

韦维尔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对于强盛许多年的大英帝国而言,他们或许在噩梦中都从未想到过,自己还会有今天这般悲怆的日,繁荣的伦敦被炸得一塌糊涂不要紧,可怜的是好几百万人都饿肚,不少女人为了自己或自己的孩生存下去,不得不为了一小块面包出卖自己的身体,而男人呢?他们只能依靠抢劫、盗窃等手段来满足肚的需求,德军尚未发起地面进攻,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少得可怜的战略物资储备,就已经开始酝酿伦敦沦陷的序曲。

“这样,你立刻下令,原则上同意让『妇』孺小孩离开城区,所有部队不准向逃离城区的市民开枪,另外,严加防范德军,一旦他们有所企图,必须猛烈还击”韦维尔顿了顿,有些痛苦的自我安慰道:“既然德国人想要帮我们赡养『妇』孺小孩,那就让他们赡养,上百万的难民的吃住问题也足够让他们头疼了。”

“好的,元帅”

杰斯纳像是解脱了一样,欣然领命的赶去安排了,要真是让几百万人活活饿死在了伦敦,那不光是伦敦这座城市要变成一地狱,全世界都会惊讶于几百万的英国人竟然活活憋在了城市里饿死,难道不会去拼死作战,把德国人赶跑吗?事实上,杰斯纳还真指望着所有伦敦市民都团结起来,众志成城的抵抗纳粹德军的进攻,但现实告诉他们,愿望归愿望,现实就是这般残酷,如果不解决饥饿问题,伦敦将早完蛋。。。

多到,地址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