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四三章不是好事儿

第二四三章不是好事儿

“纳粹德军想要的是一座城,而不是一座坟”

在2月4日以前,英国陆军元帅韦维尔还能这样劝慰自己,他相信只要伦敦军民紧密团结在一起,共同抵抗纳粹德军军的进攻,伦敦就能够守住,大英帝国就有希望,虽然过程会很艰苦,有许多人都会为此战死、病死、饿死,可只要伦敦还在,大英帝国的尊严就还在,可实际情况远远与他的想象出入很大。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韦维尔一直难以理解到梦想与现实的差距竟然是如此的遥远,战争的脚步和残酷『性』都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力,也不知道是不是大英帝国陆军从未经历过如此艰难困苦的局面而缺乏应对能力,反正,他已经相信,“军民一心”、“众志成城”、“共赴国难”等等,都他娘-的是一些书面说辞罢了,在现实的生存问题面前,每一个人都会变得独立起来,为自己的世界当一回自己的国王。

从2月5日开始,纳粹德国大言不惭的向全世界宣布了他们的人道主义政策,并且恬不知耻的为伦敦市民的生命安危开通了不少的人道主义通道,让饥饿难耐和不愿留在伦敦的英国人苟且偷生般的从这些通道离开战区,安排到了德军控制区里以工代赈般的维持生活,当天就有数十万的伦敦市民离开了他们祖国的首都——伦敦,投入了侵略者的怀抱。[]大国无疆243

不少被饿昏脑子或者本身就是脑残的英国人,还当着那些由德国军方组织而来的万国记者团,大肆指责大英帝国『政府』是如何如何的腐败无能,生活在丘吉尔『政府』统治之下的英国人民是如何如何的悲惨,他韦维尔自然身为英国陆军元帅也被骂得狗血淋头,降低食物供给标准企图让数百万伦敦民众活活饿死的罪魁祸首帽子给他扣实在了脑袋上。

经过各国记者们实地的拍摄、采访和各种报道,俨然大英帝国『政府』已经成了一个必须要推翻的贪污、腐败、无能的『政府』,英国军队也成了对纳税人的吸血虫和屠杀者,德军反倒是成了光荣的解放者,他们是带着深刻的历史使命感来到英格兰岛企图拯救数以千万沦陷在腐败统治之下的英格兰人,将他们从韦维尔这个当前最大魔鬼手里解救出来。

舆论的力量总是变幻莫测,它的威力就在于它不需要考虑事实是否如此,只要具备了炒作的噱头和传播的渠道,哪怕是一只母狗爱上了一头猪,这个事儿也能被舆论宣扬得全世界都知道,可事实并非如此,但世人只会相信自己的判断,什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都是谎言,当舆论让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事实的时候,那它就盖棺论定般的成为了不可推翻的事实。

像如今,逃亡加拿大的英国国王乔治五世被人骂成了贪生怕死的国王,在国难关头不敢与民众共同进退,英国人不需要这样怯弱的国王,而躲在爱尔兰都柏林的丘吉尔一帮『政府』高官更是成了吸血蛀虫,他们披着『政府』的法衣,却干着贪墨、欺诈英国人民的事儿,至于英国那些军队,则更加成为了世人的笑柄,一支只知道让人民勒紧裤腰带、节省口粮来让自己日子更好的军队,岂能指望他们打赢战争,让腐败的统治继续下去。

舆论的压力已经让爱尔兰都柏林的大英帝国『政府』头痛不已,巨大的压力之下,身在伦敦这个漩涡中心的韦维尔元帅自然也要分担不少,尤其重要的一点是,是他下达命令,缩减对普通民众食物配制量而保持军队不变的命令,全世界都抓住一点不放,非要说他是要用英国人民的鲜血和生命,来让英军苟延残喘更长时间,这变相吸食伦敦人民鲜血的命令出自于他这个魔鬼头头之手,自然要成为全世界批判的对象了。

所以,韦维尔如今的处境是相当尴尬,原本是打算带领着几百万军民一起痛击德军,赢得一次辉煌的胜利,缔造出一场或将可以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走向的伦敦保卫战,可最终他却“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德国人用轰炸、炮击等很有渲染力的行为来将伦敦市民的心理防线步步攻破,然后又以心理战为手段痛扁了自己一顿,刹那间他就被打懵了头,这算什么事儿?

身为军事将领的他,在非常时期采用非常手段,为的自然就是要赢得战争的胜利,却因为一个要牺牲少部分人利益来赢得整体胜利的决策,被世人所指责,那他们怎么不去怪罪,是因为德国入侵英格兰岛,是他们包围了伦敦,让伦敦得不到外界物资和能源供给,而让他不得不下达这样一个颇有诟病的命令,真正的侵略者、战争魁首是纳粹德国,结果他们反倒被舆论所推崇成了令人欢迎的解放者,而大英帝国陆军正规部队却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军团,他韦维尔便是最大的魔头。

“人道主义,都是人道主义惹的祸”看着韦维尔一枪就把收音机给崩了,一旁的参谋长杰斯纳赶紧劝解的说道:“战争哪儿有不死人的,要是全世界这么重视人道主义,那干嘛还打仗,大家坐下啦谈一谈战争会造成的平民伤亡的人道主义问题是多么的严重,不久解决了吗?干啥玩意儿还需要打仗?”

任凭杰斯纳如何劝解自己,韦维尔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事实上他已经被震惊得无语了,古往今来他这个军事统帅肯定是最悲催的,没人能有他这么倒霉了,面对全世界的指责,他还根本没有反驳的机会,大英帝国的广播电台自二战爆发以来都统统给关闭了,要想和那些被歪曲事实的德军所误导的世界其他国家媒体打口水仗都不行,万般指责都让他感受到异常的委屈,只好把那个收音机给一枪崩了。

“首相怎么说?或者有什么指示没有?”韦维尔将手枪收起,问道一旁的杰斯纳。

“没有,到目前为止,全世界都闹翻天了,首相依然顶着压力没给我们任何指示”杰斯纳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非常担心丘吉尔首相会因此而大发雷霆,将韦维尔临时撤职那可就真的让亲者痛仇者快了。

事实还果然像杰斯纳所想象的那样,在爱尔兰都柏林的丘吉尔,果然是被这件人道主义灾难事件弄得坐立不安了,全世界都在劈头盖脸的指责英国『政府』和军队不顾伦敦人民的死活,几分钟前,美国总统罗斯福亲自发来的电报,要求丘吉尔必须向他解释清楚,几百万的伦敦要真是饿死上百万人,那不管是伦敦必将为世人呈现一个真实而又残酷的人间地狱,全世界都知道了英国『政府』和军队的无能、残暴,身为同盟国一员的美利坚,又应该如何面对国内民众的指责,来帮助岌岌可危的大英帝国这个失去了人心的『政府』组织和军队。

“狗*养的德国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怎么会想到这样来抨击我们”

丘吉尔不停的在办公室里左右徘徊,都快把门吉兹的眼睛给晃晕了,当德国人在英格兰朴次茅斯、梅德斯通架设的电台正式播音的时候,他就知道不会有好事儿,结果德国人很快把白天于伦敦发生的事情捅得全世界都知道了,各国媒体也都有不少受德国邀请来到英格兰实地考察的记者,结合他们的资料回馈,各国广播媒体纷纷传载了这一个个令人惊奇的消息,像共和国、美利坚这样资讯发达的国家,更是很快就人人皆知了。

“几百万人的一座大城市,每天光是食物消耗量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不实行严格的食物配给制度,根本没法坚持太长的时间,我相信韦维尔元帅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丘吉尔停顿了脚步,哀叹一声说道:“可惜的是,全世界都知道身为一国的『政府』和军队,就不能让民众活活饿死,更何况还是军队自身实行严格政策,让民众吃不饱,那这样的军队、这样的『政府』也就毋需存在了。”

“可这样一来,咱们反倒成了不对的了,身为侵略者的纳粹德国反倒被世人认同了,估计经过这么一折腾,伦敦有更多的民众愿意放弃抵抗、服从纳粹通知了!”

不停的感叹、不停的徘徊、不停的责骂,丘吉尔还真是有一种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觉,当初他就不应该听从别人的怂恿,认为转移到了爱尔兰都柏林和留守在伦敦是一个样,更何况大英帝国也从未如此狼狈过,天知道这样的一个逃亡,竟然引来了这么多的连锁反应,纳粹德国总是拿着这件事儿不停的煽风点火,巴点不得英国『政府』、军队、人民这三大社会群体分崩离析,进一步降低他们占领英伦三岛的阻力。

“不行,帝国已经到了危难关头,重病还需猛『药』医,让空军元帅道丁来一趟,我要回伦敦”

终于,门吉兹的耳朵里还是听到了那个不该出现于丘吉尔之口的词语——伦敦,他分析了当前的种种局势,其根源当然就是帝国『政府』不应该迁都至都柏林,或许这是为了让帝国坚持更长时间,但在民众看来,这就是一种抛弃,先是『政府』将他们抛弃,然后又是军队来限制他们的口粮,这叫什么事儿?既然都不管人民的死活了,还不让军队来限制人民吃饱肚子,难道要活活『逼』死他们不成,所以恼怒的伦敦市民们纷纷暴走离开伦敦也就不足为奇了,再有德国人在一旁推波助澜,一切的一切都在将英国『政府』和军队推向英国人民的对立面,而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德军无法拿下饿殍遍野的伦敦,英国『政府』和军队也别想再获得人民的心了,失去了民心,这个『政府』还能维持多久?上帝都不知道。[]大国无疆243

“首相,不能回去啊,伦敦现在已经被四面包围了,德国空军也对伦敦周边地区严加封锁,从空中和地面都很难进入伦敦”门吉兹是军情六处的负责人,身为情报部门的他自然熟知当前伦敦地区情况。

“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去伦敦搏一搏”

丘吉尔大手一挥,示意门吉兹可以走了,他等候着秘书给他叫来道丁,英国皇家空军再怎么悲凉,也不可能到现在就一架飞机都没有了,没过一阵,秘书就和行『色』匆匆的道丁赶到了,丘吉尔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皇家空军现在还有飞机吗?”

“现在?”道丁愣了一下,看了一下丘吉尔办公室墙壁上的挂钟,现在可是英国伦敦时间的晚上22点15分,脑子一转立马意识到了丘吉尔的问题关键所在。“有,能升空作战的夜间战斗机还有78架”

“我不是问你还有多好夜间战斗机,我是要能飞回伦敦的飞机,今晚,就现在”丘吉尔大声的、不可置疑的说道:“我必须立刻赶回伦敦主持大局,否则帝国就危险了”

道丁沉默了,这大半夜的丘吉尔就要飞回伦敦,能从都柏林飞回伦敦的飞机不少,可关键是这夜间飞行,本身就相当危险,『迷』航、遇上不良天气、遭遇德军战机拦截等等,只要一个遇上了一个危险,那丘吉尔这趟旅行都是一次有去无回的冒险,道丁没那个胆量答应下来,神『色』凝重的看了看丘吉尔,这有名的犟脾气首相还真是一幅大义凛然样子,看到丘吉尔这般神态,他也就知道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了。

“伦敦的小雨天气已经好转,明天就有可能会提前放晴,我会立刻安排最有经验的飞行员和『性』能最为稳定的飞机……”道丁有些吞吐的回答道,他的心里总感觉自己像是在跟一个即将死亡的人说话,而这个人不是小兵小卒,是大英帝国的首相。

当晚,英国皇家空军安排了一架木质结构的蚊式轰炸机来送丘吉尔赶赴伦敦,木质结构的蚊式轰炸机很早之前就被英国皇家空军自己发现,这种采用木板为主要材料的飞机很容易躲避雷达的探测,所以丘吉尔的此次冒险返回伦敦之旅,就用这种本来已经落后但却不容易暴『露』的飞机来执飞。

上帝终于在这一晚垂怜了一下悲剧中的英国人,他们伟大首相丘吉尔所乘坐的木质飞机一路上很平安很顺利的就抵达了伦敦,只不过由于伦敦城内每一座机场都已经在德国空军轰炸和德国陆军炮击中毁掉,所以这架木质结构的飞机不得不趁夜间迫降在了泰晤士河上,直到飞行员准备迫降的时候,他才让随机而来的导航员给英国陆军司令部发去了电报,让韦维尔元帅派人来接自己。

丘吉尔的小心并不是空『穴』来风,门吉兹之所以主动去找他,其原因之一就是军情六处的特工探知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德军之所以要更换使用新的密电通讯系统,而且还是在对英登陆战发起这一天,德国人就是避免自己的密电通讯系统被英国人破解掉,或许也掌握了一定的情报证实了英国人或许已经破解,但不管如何,门吉兹立马就联想到英国自己的密电通讯系统是否也已经被破解掉,否则他根本找不到理由来解释为什么英军要如此步步溃败,但他没有证据证实自己的猜想,只好让丘吉尔下令让科研人员为帝国准备第二套密电通讯系统。

脾气很大,但也很细心的丘吉尔自然知道门吉兹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所以他没有让道丁去通知留守伦敦的韦维尔,神神秘秘的到来之后才发出无线电报告知韦维尔,也是出于安全考虑。

次日凌晨,几经辗转的丘吉尔终于回到了地下深处的英军陆军司令部,和分别其实并没有多久的韦维尔见面了,从丘吉尔离开伦敦到如今,并没有过去太长的时间,但丘吉尔和韦维尔两人似乎都已经年迈了好几岁。

英军司令部里,被突然到来的丘吉尔惊讶得无以复加的参谋们很快被韦维尔提醒回神过来,都带着欣喜的神『色』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当中,丘吉尔的突然离去和突然回归,这种大悲大喜的起落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承受,被困局所扰的他们也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显然是把丘吉尔当成救世主了。

丘吉尔一路忐忑不安的平安抵达了伦敦,原以为会死在德国空军拦截之下的他们竟然成功抵达的伦敦,而且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迫降在了泰晤士河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幸运,当然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英国陆军的战斗力实在是不容恭维,这么一架飞机夜降伦敦,竟然没有防空炮火敢于拦截,如果这架飞机上乘坐的不是丘吉尔,而是德军的小股部队什么的,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丘吉尔难以想象,当然有了这么一次经历的他,也自然知道了,为什么英国军队总是打不赢德国军队了。

“伦敦城内还有多少粮食?”心里总是有万千的怒火,很想批评指责韦维尔统帅不力,但丘吉尔嘴上问道的是最紧要的问题。

“原本还勉强能够全城军民一个月,但德军加强了对我军物资仓库的打击和破坏力度,现在已经不多了”

“到底还能坚持多久?”丘吉尔有些生气了,他怒瞪了两眼韦维尔,像是一个严厉的教师正盯着屡屡犯错的学生一样。“我的意思是,不能让一个市民挨饿”丘吉尔提醒了一句。

“那仅够一周时间”

“一周?”丘吉尔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这是什么战争?和纳粹德国的全面战争,作为重要战役构成的伦敦保卫战,身为英军最高统帅的韦维尔,却只能保证军民只有一周的饱餐时间,估计随着德军持续深入的破坏和打击,越来越多的仓库都会暴『露』在敌人炮火和轰炸之下进而毁掉,不久之前,丘吉尔还收到韦维尔的电报,声称他要和伦敦共存亡,难道就是一起饿死在城里?丘吉尔真想一枪把尽做些坏事儿、笨事儿的韦维尔给一枪枪毙了。。.。

小说阅读,更新超快,小说更多。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