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四六章 和平与战争

第二四六章 和平与战争

当不列颠的首都伦敦正战火连天的时候,在世界的东方,二月的春风像是织女手中的剪刀,轻盈、巧妙的将冬天的寒意和春天的新意剪开,神州大地、万物迎春,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春节来临的脚步愈加欢快,满载着回家过年的一辆辆客车、一列列客运列车、一架架民航客机、一艘艘客运轮船,也在回家之旅上奔行。(:手打)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上冉冉迸发,一轮红日微笑着爬上树梢,奔行在京沪铁路线上的t021次列车穿梭在清晨的阳光之下,在广袤的平原上拉出一道长长的身影,银灰『色』的金属外壳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耀眼,朵朵光芒中,满载回家旅客的列车在笔直的铁轨上高速前行。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我知道你想衣锦把家还。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家里总有年夜饭……”

一阵悦耳的音乐声伴随着质朴的唱腔,回家过年的歌曲很快回『荡』在了各个车厢里,列车长亲切的用普通话在音乐中说道:“怀揣着理想,在外闯『荡』,酸甜苦辣不愿对人讲,经历风雨才知生命的荣光……各位乘客,大家早上好,非常感谢大家乘坐我中国南方铁路客运公司的本次特快列车,本次列车预计还有一小时零七分抵达**火车北站,新的一天已经到来,祝各位旅客心情愉快、回家顺利、新年好”

列车长的广播播音声、旅客们的欢呼声、婴儿的哭闹声,一阵杂『乱』的声音绞碎了季云飞的清梦,从沈阳出发、在北京中转,然后坐上这趟回家的特快列车,如今已经是共和国陆军第五集团军第二十机械化步兵师机步二团三营一连二排少尉军衔排长的他,要想从军种隶属关系和部队编制判读清楚他的身份,光是名号都是一长串,简单说来,他所服役的部队是15796部队。[]大国无疆246

回家,多么一个新奇的字眼。春节,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汇。对于军人而言,“回家”和“春节”的结合体也就是“回家过春节”,要想实现这一梦寐的短语,那不光是一种幸运,更是一种幸福,季云飞少尉在1945年的春节,可谓是相当幸运,而且幸福,因为他此时此刻正坐在回家欢度春节的特快列车上,而并非在这传统佳节到来之际待在部队里整戈待旦。

硬卧车厢里不少人都才刚刚醒来,即将抵达**这个终点站,许多人也都没有在火车上吃早点的意思了,大伙都躺在铺位上闲聊,聊聊各自的事业、聊聊各自的春节的打算,当然也会聊一聊国内国际的种种大事情。

部队的生活早就让季云飞练就了一个严格的生物钟,很早就醒来的他是被迫躺在铺位上昏睡,闭着眼睛想着部队里的事情,又想着即将回到家里的种种事情,新军事改制以来,他曾有幸在1943年6月份临时回家一次,这一次回家之旅让他下定了决心,放弃了退伍离开部队回到校园继续求学的想法,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留在部队继续服役,知识文化和技战术都很不错的他得以深造,结束培训后就成为了军官,挂着少尉的军衔成了一排之长,简称排长。

时间的飞逝,让人根本就不敢眨眼,稍不注意它就匆匆流逝了,从一年半的时间像是匆匆一瞥一般很快成为了过去,在部队表现优异的他又迎来了一次伟大的机遇,而在去昆明的共和国陆军学院参加基础军官进修培训之前,他得以回家完成一些私事儿,如果学习顺利,半年之后,像他这样自身并非军事院校科班出身,但在部队里服役很长时间,并且具备丰富实战经验和带兵经验的尉级别军官再次提升是必然的,所以季云飞昨晚一宿都在想,自己成了中尉就很有可能担任副连长,距离上尉连长还远吗?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

季云飞始终在鼓励自己,既然放弃了回到大学校园里继续学习,选择了披上军装为国效力,那就应该在军营这个舞台里更加自信、更加努力的成长,当初和季云飞一起的同班战友,也都无一例外的选择继续服役并且也都有了很好的发展,而在这战争不断的动『荡』世界里,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各国之间在这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舞台上唱响残酷的战争,只要有建功立业渴望的军人,那颗跳动的心脏都在跃跃欲试、蠢蠢欲动。

“军人心中疑和平,军队永远信战争”

战争与和平之间没有太过于明显的区别,没有长久的和平,更加没有连绵不断的战争,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总是伴随着利益的往来和矛盾的摩擦,国与国之间唯一能长存的只有利益,而非友谊,所以每当看到繁华的背后,都应该正视危险的存在,作为军人,季云飞自然想守护共和国的和平,守护神州大地的繁荣。

脑海中不断浮现很多念头很多想法,季云飞躺在铺位上闲来无事,甚至已经开始想象,共和国会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吗?又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参战?到底是加入同盟国还是协约国,亦或者是单成一派?如果战争是政治的延续,那么共和国参战的唯一可能就是当前的大战双方触及到了共和国的国际态度底线,损害到了共和国的实际利益,可季云飞不管怎么想,他都发现,共和国还真没什么参战的可能。

无论是从经济实力还是从科技实力,亦或者直接以综合国力为考量标准,经过三十多年风雨奋战不懈努力的共和国,在科教兴国战略的帮助下已经成功崛起在了世界的东方,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经济成就,共和国的冶金、化工、机械设备、船舶、汽车、航空、电子等,包括现代物流、国际金融、能源贸易等,共和国在各行各业里都取得了一个个世界第一的头衔,但就当前正在发生的世界大战而言,共和国还真没损失多大的利益。

利益,共和国的利益在哪儿?毫无疑问,对于世界而言,最早将经济全球化概念推广至全球的亚美集团,就开启了中国人的经济世界观,到如今已经演变成全球都是共和国的市场,“科研——生产——消费——科研”,这条共和国工业经济发展的主链条拥有许多的分支,科学技术引领生产力的变革,带来商品经济的繁荣,所以当作为世界重要消费地的欧洲发生了战争,共和国的海外贸易利益的确损失不小,许多国际大企业都被迫调整生产计划和安排。

将原来销售到欧洲包括黄金珠宝饰品、化妆品、豪车等为代表的奢侈品,不得不变成了以飞机、坦克、大炮、枪支弹『药』和医『药』为主的军事物资,战争带来的空前消耗,反而要比和平时期的消费需求旺盛得多,如果就现实利益而言,季云飞可以想象,让全共和国的公民来为是否应该让第二次世界大战停止投**,相信百分之九十的公民都会不愿停止。

战争,是最好的消费载体,共和国数以万家的企业和平时期,哪儿去找一个如此之大的消费市场来满足生产力日益提高带来的商品富裕问题,共和国已经从原本的“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与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的矛盾”,演变成了“科学技术带来的生产力冗余带来的商品市场经济相对滞后”的现实矛盾。

强大的工业生产力如何转变成实际的财富,早在第一次工业**之后,大英帝国就向全世界证明了工业生产力超越了市场容纳力的艰难,大英帝国为了不断掠夺廉价的生产原料和广阔的消费市场,不惜在全世界大举倾销他们的工业产品,如果遭遇阻碍,则不惜武力入侵,强制『性』的打开别国的市场大门,鸦片战争也就是英国强制打开中国市场的产物,因为他们想要让大英帝国的工业产品涌入中国,换来实际的利益,也就是黄金白银。

而如今,共和国率先在全世界完成了电气化工业**,率先进入了人类工业文明新纪元,电气化工业**的完成,导致社会生产力的陡增是必然的,世界各国也都不同程度的面临共和国以各宗工业产品为代表的“经济入侵”,可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大萧条又导致各国都相继高高筑起贸易壁垒保护本国企业利益,所以共和国就不断在自身周围拉拽盟友,朝鲜、琉球、哈萨克、印尼、东南亚等等,最成功的也就是“经济入侵日本”,它充分体现了共和国急于转移生产力过于发达与市场容纳力不足的矛盾。

矛盾不会被彻底的消灭,它只会被暂时的解除,就像当初共和国进入波斯湾地区控制世界石油能源一样,利用温水煮青蛙的策略,世界各国都还并未注意到石油这种资源的重要『性』之时,共和国就出于未来利益的考虑,花费重金在伊朗王国扎下了根,控制了霍尔木兹海峡,也就等同于控制了世界一大半的石油资源,把石油这种资源变成了经济武器的同时,共和国其实也是在为将来的矛盾转移在做准备,因为当时的共和国,已经看上了人口众多的英属印度。

人口基数的庞大是构成强大市场容纳力的一大条件,当然并非是必要条件,但英属印度没有被共和国大举的“经济入侵”,是因为当时共和国还并未掌握东南亚,也并没有太好的理由将自身的影响力推广至该地区,但在世界的西方——欧洲,希特勒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将世界大战的熊熊大火再次点燃,战争带来的消耗,无论是军事物资,还是人类生命都是空前巨大的,共和国正苦于无法转移矛盾的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来了.

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继续打下去,对于共和国而言是有巨大利益的,战争财是最好赚的,更何况共和国实际的势力范围,还仅仅局限在亚洲和中亚地区,希特勒即便把整个欧洲都变得生灵涂地了,对共和国自身而言,也最多是让许多的工厂因订单太多而忙得不可开交而已,死的又不是中国人,让他们自以为高人一等的白种人自相残杀,也是共和国的自由。

季云飞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着自己思考能力之外的事情,回家探亲之后又要去“上学”的他,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思考一下这些长远角度上才会对自身有所影响的事情,他心里有些渴望共和国参战,狠狠的教训所有以前看不起中国人的国家,但他心里也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共和国不要参战,在任何国家或势力都还并未影响到共和国自身利益的时候,他会因为战争而忌惮生命的流逝,害怕为了无谓的东西而让宝贵的共和**人流血或者牺牲。[]大国无疆246

终于,列车抵达**火车北站的广播通报声音,把他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收拾了一下铺位后,他几乎是第一个来到了硬卧车厢的出口处,那些带着大包小包行李要回家过年的旅客还都心急火燎的收拾。

下车,检**,出站,戴着大檐帽的季云飞穿着采用羊绒和羊『毛』混纺而成的冬装常服,这种采用暗排扣、斜『插』袋设计、加布质腰带的常服很美观大方,与有莫代尔纤维的针织内衣一起穿非常的暖和,当然位于左胸袋盖上方居中位置,底边与左胸袋盖上沿平齐的级别资历章,以及右胸前的胸章、肩膀上的肩章,都让他在茫茫人海中显得有些另类。

像火车站这样一个人群集散频繁的公共场合,军人的出现并不是多大的稀奇事情,但现役军人可不是在春节期间在火车站里维持秩序的警察、特警,或者是国民警备队,季云飞拎着一个简单的帆布包,自然的挺胸收腹,迈着坚定的脚步,在这繁荣的市场经济社会里,在人们大多被物质、金钱等所『迷』『惑』所追捧的时候,刚直不阿并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悍男人气息的军人俨然就是一片沙漠中的绿洲,吸引目光是必须的。

沐浴在青年男子的羡慕、少女的倾慕,老人的赞赏、小孩的崇拜,季云飞在各种各样的目光注视下从容离开了繁忙的火车站,前往了长途汽车站坐上了回到故乡的长途大巴车,离开火车站时,经过出站口的时候,两名手持自动步枪警戒的国民警备队士兵向他敬礼,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或许他们从资历章看出了自己是个老兵而敬礼致意,季云飞只能这样解释,当然,他也庄严的回礼了,繁华的都市背后,需要许多人来默默的坚守、默默的付出,属于野战部队的季云飞依然认为,国民警备部队同样重要而又使命神圣。

回家的路不用他找,长途客运大巴平稳的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向着故乡的方向开进,阔别快两年的家乡越发近了,钢铁般坚硬的内心却涌起了一丝波澜,季云飞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致,俨然有些想哭了。

“不能再让她等下去,不能”

季云飞像是在战场上忍受伤痛一样,将内心的不平静给抚平,刚毅的脸颊上依然波澜不惊,旁边坐着的一名穿着校服的学生依然用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自己,从头到脚的打量,或许这个才的少年心中,已经浮起了绿『色』的军营梦,但被反复打量的季云飞心里,却只想着她。

和她的感情很久了,季云飞在朝鲜战场上的那阵子,在生与死的奋战中,他每每有空都会看看自己小女朋友的照片,的确,当时的他还真是有些青涩,青涩的爱情如同栀子花一般纯洁灿烂不可亵渎,坚守的爱情像浇灌一株树苗一样在内心深处不断成长,女友已经毕业很久,并且参加了工作,在**一家公司稳定了下来,一个在沈阳、一个在**,的隔绝却从未将两人的爱情凝固,爱情,终于要走到一个新的阶段。

离开部队之时,好友周琛送给季云飞一句话——“军人,也是人,也需要甜美的爱情和美满的婚姻”,但他更加喜欢洛枫送给他的话,这个常常沉默寡言的准特种兵,杀人如麻的他给季云飞“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没有坟墓的爱情,便是死无葬身之所”

好友们的劝告都让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抓住机会好好为自己的未来谋划一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的大哥都已经儿女成双了,自己也应该成家立业,虽然自己是军人。

客车前进,窗外的风景不停的变换,季云飞的脑海里浮现了很多的场景,空地一体化进攻演习中的部队、排里的一辆辆步战车、连队里每一个战友的样子、慈祥父母那张张带着皱纹的灿烂笑脸、大哥一家的全家福、女友那楚楚可人的笑靥……季云飞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

“叔叔,你在笑什么?要打仗了吗?”

一旁的中学生眨着萌动双眼,清澈、透亮的看着季云飞,丝毫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但季云飞只是摇了摇头,继续看着窗外,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新婚燕尔的幸福,看到了婚假结束之时的哭啼分别,新婚妻子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胸膛。。.。

大国无疆第二四六章和平与战争(正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