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五二章 吕特晏斯的担心

第二五二章 吕特晏斯的担心

如果说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欧内斯特正被各方压力『逼』迫得焦头烂额,那么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司令吕特晏斯却闲得发慌,原因无他,就只有一个因由,那就是德国陆军和空军至今也未能结束英格兰岛上的战事,迫使充当海洋屏障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不能“自由活动”,而且他们并没有像外界所传言的那样在北大西洋神出鬼没,其实他们就在法国的比斯开湾。【“疯狂”获取更多章节】

比斯开湾可是个好地方,这个名字原本是由西班牙的比斯开省而来,因为海湾的南端在西班牙称为坎塔布里亚海,公元前1世纪时古罗马人根据附近的坎塔布里亚地区来命名,如今的比斯开湾已经是纳粹德国的地盘,这位于北大西洋东北部面积达二十二万平方公里的海湾,平均水深就是1510米并且最深处的深度可达五千米以上,而由于沿海地带有冬暖夏凉的海洋『性』气候,整个海湾很适合休闲度假,而这也是吕特晏斯要把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开入这个气候宜人海湾的一大缘由,谁也不想日日夜夜都漂泊在浪疾风高的大西洋上。

当然,宜人的气候其实也隐含了很大的危险,比斯开湾受到北大西洋环流影响,湾内海流也作顺时针方向运动,可又有气流干扰,以至于海湾里海流方向难以确定,在西班牙北部沿海,冬季的强大西风造成向东推进的漂流,流速每小时达8公里,并且比斯开湾之所以在全世界很有名气,可不是仅仅因为它那秀美的风景和宜人的气候,还因为它多风暴而著名,猛烈的暴风时速高达113公里,全年都有可能遭遇如此疯狂的暴风。

吕特晏斯知道,在这战争肆虐的年代,风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是重要置自己于死敌的敌人,谨慎和小心并不是代表怯弱,在二月中旬的比斯开湾里,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最大的任务就是“存在”,只要他们还始终作为一个巨大的威胁存在于大英帝国本土周围,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就不敢冒进,拯救大英帝国的事情的确要紧,但唐突的冒进却只会让自己丢掉小命,吕特晏斯相信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欧内斯特很明白这一点。

在另一个时空里,日本发动了太平洋战争,而在此之前,美国海军上将欧内斯特.约瑟夫.金,就坚持要把太平洋的利益得失当成美国海军的头等大事来对待,好在这一个时空里,小日本猖狂不起来了,共和国在朝鲜半岛战争、琉球群岛战争狠狠的教训了这个狂妄的小矮子,收拾得小日本至今都还因为失去了海军联合舰队隐隐作痛不已,所以这名在美国海军内部很有名气的上将,自然不可能将日本视为美国最大的战略威胁存在,相反,在这个变异的时空里,他很重视纳粹德国的崛起,而他本人也是最早提出应该联合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共同对抗德国海军的高级将领之一。[]大国无疆252

欧内斯特.约瑟夫.金,1901年毕业于美国著名军事院校安纳利斯海军学校,在多艘战舰上服役之后,他时隔两年又回到了母校担任学院教员,专门负责教授火『药』与炮术课程并担任学院执行参谋,从那时候起,他教学中的严格管理和对工作的极端负责就让他声名远扬了,重回部队后,他首先就在在“明尼苏达”号战舰上担任了3年大西洋舰队第2战列舰分舰队参谋副官,后来又在“康涅狄格”号上担任了大西洋舰队司令部参谋军官,从那时候起,他的命运就始终与大西洋分割不开了。

从驱逐舰舰长到炮艇部队司令,再到为时任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的梅奥海军上将做参谋,他从一名科班毕业的军官渐渐变得成熟,尤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丰富的服役经历,不仅仅让他收获了许多课本上难以学到的实战经验和技术,还为他赢得了荣誉——因为大西洋舰队参谋部极其出『色』的服务表现而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

再回母校,他成了研究生院院长,再回部队,他又成了大西洋舰队潜艇部队参谋部潜艇作战参谋,他的服役经历似乎总是在部队和学校之间来回辗转,而这也恰恰让他把教和部队实际情况完美结合起来,活到老学到老的他竟然在1927年以48岁的高龄获得了飞行执照,这个令人称奇的记录似乎直接促使他成为了美国海军“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舰长,而在航空母舰服役与学校学习之间,他又玩了一个轮回,直到他被授予上将军衔,成为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为止,他终于不用再继续辗转奔波了,好好统帅自己的舰队即可。

国古代兵法就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已经带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完胜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冈瑟.吕特晏斯,是一个极为重视情报的将领,他的小心、谨慎、敏锐,都体现在他对情报的洞悉能力上,而并不是形容他作战风格上的怯弱,相反,从以往的战绩来看,他是一个乐于冒险的人,更是一个不会打无把握之战的将军,因此每每在做出重大抉择之前,他都会谨慎再谨慎的思考、反复再反复的思量,直到脑海中将所有的可能都模拟推演完毕,他才会像外人所看到的那样,极为干脆甚至是有些武断的推行自己的计划,直至赢得胜利。

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他知道自己的敌人更为强悍了,比起英国皇家海军的本土舰队司令托维爵士,他认为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欧内斯特才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从所有的情报资料中来看,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欧内斯特拥有丰富的海军服役经历和学习经历,他的学习和成长都与部队的服役、学校的教学息息相关,可以说欧内斯特俨然就是美国海军现代将领中唯一一位即具备丰富理论知识,又拥有全面的舰队指挥经验的高级将领,尤为引人注意的是,他是一个航母派,在战列舰和航空母舰中,欧内斯特绝对是支持航空母舰必胜论的,而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他努力训练美国海军大学的一大主题所在,可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呢?

吕特晏斯很诚实,他知道航空母舰对于现代化海战而言的意义重大『性』,战列舰的皮糙肉厚和强大火力的确具有很大的威慑力,尤其是数艘战列舰舰炮齐鸣之时那震天动地的效果,会让所有亲临现场的人都感到深深的震撼,那橘红的火光、那震聋发聩的炮鸣,可战列舰再怎么厉害,也无法像航空母舰那样,在上百海里甚至更远距离之外,就出动大批舰载机向敌人战舰或陆地目标发起攻击。

相比于战列舰之间彼此的舰炮互『射』,飞机的攻击方式很多样,并且也更加难以防范,尤其是当舰载鱼雷机和舰载俯冲式攻击机,分别同时以掠海飞行水平投掷鱼雷攻击和高空俯冲投弹攻击之时,肉头很大、机动『性』差的战舰几乎只能处于被动挨打地位,要是防空火力差一些,估计一枚枚航空鱼雷和一枚枚航空穿甲弹,迟早会将战舰的装甲钢洞穿,让庞大的战舰也逃脱不了沉没的命运,这倒也验证了“蚊子也可以钉死大象”的歪理了。

航空母舰的巨大能耐让德国海军真正明了还是因为共和国海军,当年以弱胜强的战胜世界公认的海军强国日本的联合舰队,虽然一度让全世界自诩为海战专家的人摔碎了一地的眼镜,但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全世界从中日东海海战那一刻开始,就更加坚定的认识到,航空母舰已经不可抑制的成为替代战列舰这种奢侈品成为未来海战利器的趋势,当然在技术条件尚未成熟之前,战列舰的强大打击与抗打击能力,都让它们并不过时,依然拥有一定的战场效用。

吕特晏斯倒是很想系统的学习一下航空母舰舰队的指挥,纵使自己不会,也应该拥有一个较为完善的参谋班子,大家集思广益总比一个人胡『乱』指挥好,可惜的是,德国海军想要从共和国海军身上学习航空母舰的各方面经验,这个愿望已经被共和国给无情的打破了,本来成功的可能『性』就不怎么大的愿望破灭,倒也没让德国海军失望,他们只是更加觉得,航空母舰很有用,否则共和国海军为什么要藏着掖着。

所以,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自完成了对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覆灭之战后,其作战训练的重心就每时每刻都放在了航空母舰合成的训练上,航空母舰如何跟随舰队作战根本不是大问题,充其量将航母当成一艘大型水面战舰即可,但如何充分发挥出航空母舰舰载机的打击能力?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防空编队应如何编排才会有最大的防空效果?没有弹『射』器,航空母舰大规模起飞战机之时必须离开大编队,顶风高速航行,这时候又如何保证航母的安全……一系列的问题都是关系到航空母舰真正在舰队中发挥出作战效能的关键,而且一切的想法、观点,都只能通过实实在在的演习才能变成现实的战法,否则只能是纸上谈兵。

盖因如此,一艘航空母舰真正具备强大的战斗力,没有三五个月是不可能的,像共和国这样一个海军发展之初就牢牢树立了“航空母舰优先论”的国家,虽然为世界各国知晓得不多,但谁都知道,共和国海军强大的战斗力是与其疯狂而又密集的训练有关的,光是看其海军在共和国国防军费预算所占比例中那硕大一块的演习开销,就知道航空母舰舰队的强大战斗力,是靠一次又一次的演习来的,换句话说,是一吨吨航空燃油和一吨吨重油积累而成的战斗力。

德国海军虽然没有得到共和国海军的上舰参观允可,但还是多方面接触到了共和国海军的一些资料,像以往传言共和国海军每年都会有一个牺牲名额的传言,他们就在与共和国海军的接触当中验证成为了事实,他们得知,航空母舰战斗力基本源自于大规模、高节奏、频繁反复的训练,训练会花费掉大量的航空燃油,航空母舰航行也需要耗费重油,动辄上千名船员的生活也会消耗物资,而往往高强度的训练会导致飞行员的身体疲劳,这在舰载机返回航母着陆之时尤为危险,很多时候舰载机着陆失败,都会导致极为恶劣的事故,人机尽毁多是因为疲劳所致,因此每年的牺牲名额就是指这些像是在钢丝上跳舞的舰载机飞行员牺牲人数,如果超过了这一名额,共和国海军将会有包括立刻停止所有航母的训练的一系列措施。

海军烧钱,的的确确是烧钱,而且“舰炮一响,黄金万两”的传闻就是事实,因为口径超过380毫米乃至400多毫米口径的战列舰主炮炮弹,单枚炮弹的身价就是上万元,而且战列舰那“舰炮一响”泛指的是主炮齐『射』,一次齐『射』就是好几枚价格不菲的主炮炮弹,所以用“舰炮一响,黄金万两”来形容海战的高消耗也并不为过,而航空母舰的日常维护、战备训练等同样是烧钱,一架战机一个架次的起降背后,光是燃油钱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更何况往往舰载机出动根本不是单机,动辄数十架一起出动,所以“烧钱”二字对于海军而言就是一个门槛,而这也是只有大国才能养起一支强大海军的关键所在。

如此一来,吕特晏斯就更加清楚了,德意志第三帝国重新崛起不久,而美国的综合国力也是不容小觑,加环境上的隔绝,所以两个世界大国之间的较量将直接以“海军博弈”的方式展开,而且双方都无一例外的选择了“航空母舰必胜论”,那么这场战争必然比拼的不再是一时之间的两国海军舰队胜利得失,而是整个国家的综合实力能否将一场烧钱的消耗战持续下去,谁先支撑不住,谁就会是失败者。

当然,两国海军的首轮交锋胜利归属,对于任何一方而言都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它不光可以用来鼓舞民及其盟友的斗志,还能让本方节省一大笔军费,毕竟航空母舰、战列舰之类的战舰被击沉了,新造一批战舰不是不可能,但需要时间,更需要金钱和资源,光是时间上的滞后都足以让掌握主动权的一方做很多有利于自身战略构想的事情,所以这一场海战的胜利,吕特晏斯必须要夺取。

愿望,任何人都可以有,但要想将愿望实现,就必须要不顾风雨、不惧坎坷的奋斗了,吕特晏斯愿意带领斗志顽强、纪律严明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赢得他们的第三次海战胜利,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反复的思考好所有的细节,这些天来,闲暇的吕特晏斯唯一做的就是思考,因此他的身前烟灰缸里已经盛满了烟头。

“啪……”的一声,清脆而又响亮,司令舰桥里的参谋们根本不用猜想是谁敢发出这么大的异动声音,就知道是他们的舰队司令吕特晏斯又点燃了一支香烟,这好像是天亮以来,吕特晏斯抽的第七支香烟了,或者是更多,反正没人计数之下,谁都忘了一向不爱抽烟毒害自己身体的吕特晏斯,如今怎么成了一个烟鬼。

“老伙计,不能再抽了,否则你的肺都快成熏成腊肉了”作战参谋长海因斯曼劝了一声后,双手又扶在海图桌前,凝视着北大西洋思索。

“我就是想多抽抽试试,情报资料,这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欧内斯特可是一个用喷火器来剃胡子的强人,我就琢磨着,这喷火器得多小才能不至于伤了他的脸”吕特晏斯又啪的一声打开了打火机,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点燃香烟,而是看着那黄黄的火苗微笑,一直等到打火机变得灼热,这才熄灭了火焰。[]大国无疆252

“真有这事儿?用喷火器剃胡子?”海因斯曼还没有细看情报资料中那些介绍欧内斯特奇闻异事的资料,他认为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吕特晏斯笑了笑,将厚厚的资料扔给了海因斯曼让他自己看。

“欧内斯特是一位极具『性』格的将军,放眼全世界,能上讲台教学、能在办公室办公、能进实验室做实验、能上潜艇潜航、能驾驶飞机上天、能指挥舰队作战,拥有如此之多能耐的将军,全世界能有几人?所以,我认为他肯定拥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战略思想和人格魅力,并且拥有积极的上进斗志和非凡的智慧。”

“当然,如此博闻好学的将军肯定会精力旺盛绯闻不断,这倒也证明了他是一个极容易暴怒的人,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他都如此冷静呢?”吕特晏斯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海因斯曼看着资料,大笑了道:“用喷火器刮胡须,这老头果然有脾气,罗斯福总统让他去解决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全军覆没之后的麻烦,他竟然‘只有等到大事不妙,这些*子般的政治家就会找龟儿子了’,如此看来,欧内斯特还真是一个有脾气、有『性』格的海军高级将领”

“是啊,欧内斯特的确是一个很有趣的将军”吕特晏斯长出了一口气,眼光扫过硕大的海图桌,说道:“我相信我在研究他的时候,他也在仔细的研究我,谁都想要一场意义重大的胜利啊”

海因斯曼没再笑了,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背负重要使命、承受重大压力,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同样承载了德意志民族崛起的希望,作战舰队是德国海军中最重要的战略力量,更是由无数金钱、无数人力和物力堆砌而成的舰队,一旦失利,要想重建一支像如今这般强大的舰队,又将花费掉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可第三帝国现在最紧缺的就是时间。

时间,对于英国人而言是生存的希望,对美国人而言是压力,对于德国人而言则是胜利的条件,谁都想要把时间紧紧的拽住,可时间却悄悄的从指缝溜走,无力挽回,于是乎谁都想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英国人在坚持,美国人想战斗,而德国人则想更稳妥。

吕特晏斯在将作战舰队开入比斯开湾之时,向德国海军司令部发出要让岸基航空兵来为舰队提供远程预警、反潜掩护等请求之后,就收到了海军司令部的回电,要求作战舰队在一定时间之内无任何战斗任务,美其名曰是德国国家战争资源无力同时保障一场大规模海战和英格兰岛上的陆地战斗,其实是希望吕特晏斯等待一阵子,让德国陆军彻底奠定了英格兰战役的胜局,彻底断掉英国挽救英格兰岛的希望,到那个时候,德国陆军将完全有能力在空军的支持下把爱尔兰岛也收入囊中,充当海洋屏障以威慑美国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便能重获“自由”。

而到现在,吕特晏斯已经等了快一周了,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也就个小时,但是当他收到海军司令部加急转发来的一封电报之后,他就觉得时间像是加快了逃离速度一样,他还没有收到陆军发来的感谢电,就猛然意识到战争的脚步已经不可阻挡的悄然到来,因为他收到的是一封由德国国防军信号部破解出来的电报,这封由美国总统罗斯福发给英国首相丘吉尔鼓舞斗志的电报,直接让德国人知晓了罗斯福已经给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欧特内斯下达了措辞强烈的命令,让欧特内斯要么在15日之前向他发回胜利的电报,要么就是引咎辞职,让敢于向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进攻的将领来担任大西洋舰队司令一职……

一封罗斯福总统原本是要给丘吉尔乃至整个英国鼓舞打气的电报,一不留神间就让吕特晏斯知道了脾气暴躁的欧特内斯竟然被罗斯福戴上了要命的紧箍咒,谁都没法预料这能用喷火器剃胡子的老头,会做出什么逆天的举动。

“今天是几号了?”吕特晏斯猛然抬头,明知故问般的问道一旁的海因斯曼。

“2月14日上午8点57分,今天是情人节”海因斯曼立马有些多余的回答道。

.。.。

大国无疆第二五二章吕特晏斯的担心(正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