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五三章 博弈

第二五三章 博弈

暖暖的海风轻轻抚『摸』着战舰的肌肤,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旗舰“俾斯麦”号战列舰迎风,舰艏划开碧海,一条宽大的浪迹留在了身后,一艘艘战舰保持着严整的编队队形离开了法国比斯开湾。(更多章节】

上午9点07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终于重获自由,由德国海军司令部发来的一封电报转达了德国陆军对海军作战舰队的感谢,德国陆军已经彻底控制住了伦敦大部分城区,正进行最后的清剿工作,尤其是寻找失踪的英国首相丘吉尔,而在英格兰岛北方和南方战场,也已经取得了稳定进展,除了布里斯托里已经被占领之外,紧靠乔治海峡且与爱尔兰都柏林近乎是隔海相望的利物浦也成功拿下了……

英格兰岛上的争夺战胜利已经在望,德国陆军自然清楚的知道,由欧内斯特统帅的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已经大举杀来,本来还充当影子屏障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这下是不得不迎战了,因此知道事态紧急的德国海军司令部立马就将电报转发给了吕特晏斯,并且告知他,元首希特勒正式授权吕特晏斯全权统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迎击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如有必要,海军司令部将为他协调支援力量,德国空军将全力支持此次海战。

“及时雨”般的电报让原本禁锢在吕特晏斯身上的紧箍咒一下就没了,他的舰队再也不需要躲躲藏藏的避开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不给欧内斯特打败自己的机会。而现在,他只需要围绕着如何击败欧内斯特的大西洋舰队而努力,除此之外,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

冈瑟.吕特晏斯,如同一只闻着了血腥味儿的鲨鱼,又如同饥饿已久的非洲雄狮,更像是一只西伯利亚恶狼,前些日子还只是喝喝咖啡、抽抽烟、发发呆的他,现在简直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领着一帮同样疯狂的参谋们,在“俾斯麦”号战列舰宽大的指挥舰桥里“上蹿下跳”,忙的是不亦乐乎。[]大国无疆253

毫无感情的海图桌不能告知吕特晏斯什么,也不能提醒或启发他,围绕着不多的情报研究了好一阵后,吕特晏斯大声的叫道——“情报,我需要更多的情报,更有力的情报,更详实的情报”

“我们必须要确认,欧内斯特的大西洋舰队到底有多少艘战列舰、航空母舰、巡洋舰等,我们必须清楚当前已经向欧洲开来的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到底有何编制、具体位置在哪……”

吕特晏斯声音洪亮的对情报参谋说了一通,随后便挥了挥手,让他赶紧去收集这方面的情报资料,其实这些资料昨天就有,不过一天时间过去了,24个小时的时间对于最高航速可达30节以上的舰队,如果拼命机动,完全可以偏离原情报所指示位置四百海里以上,所以吕特晏斯只要最新的情报。

随后,吕特晏斯又给通讯、航海、航空等各个岗位的参谋安排了工作,这才回到海图桌前,杵在舰队作战参谋长海因斯曼旁边,凝神思考起来,他非常清楚的知道,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可不是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他们拥有更多的战列舰和更多的航空母舰,尤其是大西洋舰队的统帅欧内斯特,乃是美国海军中不可多得的一名航空母舰制胜论发起者和倡导者之一,对航空母舰的运用娴熟,岂能是吕特晏斯“考前抱佛脚”能相比拟的?

即使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这些日子来不断加强以航空母舰为中心的合同训练,在比斯开湾天天高强度训练,可实战却又是另一回事儿,演习的优秀结果并不代表实战战果了,因此在吕特晏斯心中,有一个不能说的担忧,那就是他有些惧怕和欧内斯特的大西洋舰队打航空战,他更擅长的是指挥舰队与敌舰队展开传统炮战,借助自身战舰综合『性』能优势来赢得胜利,而这也是他之前击败托维爵士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能力所致,可让他和欧内斯特围绕着各自的航空母舰来决斗,说实话,他心里还真是没底。

“其实我们也用不着过于担心,从情报上来看,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中的五艘航空母舰,真正集结起来展开大规模训练、演习的次数并不多,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是一支已经屡经战阵的成熟舰队,而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却未经一战。”

海因斯曼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身旁若有所思的吕特晏斯,说道:“换而言之,我们在航空作战领域里,的确因为时间仓促、缺乏训练而弱于敌人,但是在实战经验和心理素质方面,我们的部队已经经历过了血与火的考验,在这方面,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又弱于我们,因此我们不应忌惮美军的航母,是他们应该忌惮我们这群老兵”

“嗯”吕特晏斯轻应一声,算是肯定了海因斯曼的说辞,海因斯曼这席话的确是说进他心里了,心里略略思索海因斯曼的说辞,感觉还是很有道理的,自己忌惮美军,美军同样也会忌惮自己,双方各有长处和短处,就看谁能扬长避短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吕特晏斯在海图桌前一站就是半个小时,直到情报参谋有些失态的拿着厚厚一叠的文件夹冲进来,他才扭了扭酸痛的脖子,转身接过情报参谋递来的资料,一直陪同站在一旁的海因斯曼挥手让情报参谋继续去工作。

吕特晏斯一目十行,飞速的看着刚刚收集整理完毕的情报资料,脑海里不断构想着情报所提及的场景,这些由德国海军潜艇发来的电报至关重要,早在吕特晏斯要求舰队藏进比斯开湾之时,他就知会了德国海军潜艇部队司令邓尼茨,后者欣然接受了吕特晏斯的请求,邓尼茨特意增派了一批潜艇赶往大西洋布防,以目的不是击沉过任何舰艇,唯一的使命就是待在各自的巡逻海域范围之内,一旦有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动向,就尽快的发送给作战舰队。

但是这些天来,吕特晏斯的作战舰队始终不得自由,很多潜艇发回的情报都清晰的让吕特晏斯明白,他的对手欧内斯特将大西洋舰队一分为二,两支舰队互为依托的在北大西洋上寻觅自己所率舰队的行踪,但求战心切的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上一次暴『露』位置却是在二十四小时前,吕特晏斯需要知道在这要命的二十四小时里,欧内斯特把自己的两支分舰队指挥到了哪儿去了。

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离开其最大的母港基地诺福克之时,就已经被潜伏在外围的德国海军潜艇所发现,这些大型远洋潜艇都安装有先进的aip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静音潜航能力出『色』,续航力强,安安静静的待在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出海航道上,将欧内斯特所率舰队的数量、类型、航向、速度等统统掌握了。

而这份情报也是最早送到吕特晏斯手里的首份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情报,但除了让吕特晏斯知道欧内斯特带了那些战舰出海作战之外,别无他用,因为他那会儿正被要求将舰队隐藏起来,作为一个战略威慑以便有效的震慑美国海军,更何况几千公里外且刚刚出海的敌舰队动向,也并不有太大用处,许多舰队出海都会做“之”字形的反潜航行。

第二份情报相当关键,是由潜伏在北大西洋中部、西班牙以西1700公里外的皮库岛附近的潜艇发回来的,这艘隐匿在皮库岛附近海域的潜艇,在一天突然发现皮库岛以东250公里的蓬塔德尔加达美国海军岸基航空兵站,加强了对皮库岛周边海域的反潜巡逻力度,事实上这座航空兵站很小,装备的反潜飞机也是老式的双翼水上飞机,至于岛上的那座小机场,很久之前就被德国空军给炸掉了,倒是突然加强的反潜力度,让躲在皮库岛以南30海里外的一艘德国海军潜艇警惕了起来,聪明的舰长并没有急着离开这片危险的海域,而是耐心的等待了下来。

苦心的等候是需要代价的,这艘大型远洋潜艇为了保证白天不至于暴『露』,又怕敌情突然夜晚出现,所以一直都很小心谨慎的使用潜艇上的能源,只在美军反潜巡逻机的巡逻间隙才上浮充电、更新空气,他们的付出也是有收获的,等了两天后,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姗姗到来,发现了大鱼的这艘潜艇艇长并没有慌『乱』,事实上潜艇的aip系统足以保证他贸然暴『露』后,紧急下潜高速潜航逃离危险海域,可他并没有冲动,而是小心翼翼让声纳兵仔细“观察”美军动向,直到他得出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结束完大规模补给之后一分为二,两支舰队以不同方航向离开之时,他才上潜艇上浮起来,将情报发送了出去。

这第二份高价值情报让吕特晏斯更加明确了欧内斯特的作战部署,将舰队一分为二很有可能是迫不得已的策略,欧内斯特一定急于击败自己,而很快他的猜想就得到了验证,因为德军成功截获了美国总统罗斯福发给英国首相丘吉尔的鼓舞斗志的电报,这封电报很直截了当的让吕特晏斯清楚的明白了欧内斯特这一切动作的缘由所在,巨大的压力已经让欧内斯特不得不冒险。

上帝是公平的,德国海军的好运气也从那时候起就用完了,好运开始降临在了欧内斯特的身上,因为从那时候起,一分为二的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的行踪就飘忽不定起来,邓尼茨部署的潜艇警戒网效果固然不错,可报告给吕特晏斯的电报都有些凌『乱』,最离谱的一封电报竟然称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去了冰岛附近,试图要在冰岛和法罗群岛附近找到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行踪,可同时又有潜艇报告,他们在亚速尔群岛发现了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又有其他潜艇的报告不断呈上来,一时之间,整个情报系统都紊『乱』了。

更为糟糕的是,一天前到现在,竟然所有的潜艇都没再发回电报了,好像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突然凭空消失了一样,所以吕特晏斯不得不感叹,上帝是公平的,他让德国海军第一时间发现了敌人舰队的出海动向和一分为二的举动,却又让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两支分舰队在临战之前又一起“失踪”,这可让吕特晏斯头疼不已。

好在情报参谋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那就是一艘原本是在纽约至直布罗陀航道上潜伏的潜艇,因为机械故障的原因而不得不提前结束任务返航,但他们却在返航的途中遇到了一支规模宏大的舰队,从报告上来的舰艇数量和战舰类型来看,吕特晏斯完全可以肯定是欧内斯特亲自带领的大西洋舰队最强一支,而且这支舰队就在皮库岛以北约400公里海域,刚好处在德国海军和空军部署在西班牙、法国的远程侦察机的航程之外。[]大国无疆253

这支由欧内斯特亲自带领的分舰队如果调整航向直扑正东杀入比斯开湾,那么必将与当时还藏在比斯开湾里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激战一场,当然,欧内斯特就必须顶着巨大的风险,因为他将面对德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轰炸威胁,以及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凶猛攻击。

可惜的是,发出这封电报的潜艇本身就有机械故障,自然没那个胆量利用aip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潜航到美军舰队航行编队之内详细探查情况,而且忌于暴『露』后被击沉的危险,这艘有故障的潜艇只能停留下来等待,一直让美军这支舰队浩浩『荡』『荡』的离开后,这才上浮起来发送电报,可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如果加上其他的时间耽搁,也就是说这封电报所报告的美军分舰队位置,已经是三个多小时以前的,欧内斯特完全可以带领着自己的分舰队,在这三个多小时时间里向任何方向驶出至少50海里,偏离原有的位置。

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一分为二,最强的一支已经初步暴『露』了位置,但另一支分舰队却毫无踪迹,吕特晏斯很想冲上去一口将欧内斯特统帅的最强一支分舰队给吃掉,可又有些害怕躲在暗处的美国海军另一支大西洋分舰队扮演黄雀,大家伙一起上演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可就悲剧了,美国海军就算将大西洋舰队全部损失掉,他们都还有太平洋舰队,可德国一旦失去了作战舰队,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光靠潜艇和那些中小吨位的战舰,哪儿能和敌人硬抗?所以,吕特晏斯不得不要求自己,要打就必须要胜,不胜则不打,否则一旦失败,很有可能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三个小时前,三个小时前也就是早上6点许,按理说这个时候皮库岛以北400公里左右的海域,应该天亮了,这艘潜艇是这个时候完成的情报探查,但他们不敢轻易暴『露』,所以就原地等待了三个小时,直到那支美海军分舰队离去之后,才发送情报,但这一等就等了三个小时”

海因斯曼有些自言自语的在海图桌前说道,他很不理解这封电报,围绕着海图桌上的皮库岛,他向正北方向400公里位置标注了一个点,然后注明这是早上六点之时,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一支分舰队的位置所在,值得注意的是,这支分舰队居然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离去,这才让躲藏在这里的一艘德军有故障的潜艇感觉到安全,那将会是什么样的一种速度?龟速?

潜艇发回的情报中,很明确的提出,他们发现了这支舰队中拥有“黄蜂”号、“大黄蜂”号、“企业”号等三艘航空母舰,还拥有“衣阿华”号、“新泽西”号、“密苏里”号、“威斯康星”号等四艘美国海军最先进的衣阿华级战列舰,另外还有三艘重巡洋舰、五艘轻型巡洋舰,而就是这样一支拥有15艘大型水面战舰的分舰队,当中还有能飚到33节最高时速的恐衣阿华级战列舰,难道这艘有故障的潜艇,一不小心杵在在这支舰队正面航向上,所以一直耐心的等候舰队驶离自己的头顶,然后才发送电报?

显然不可能,欧内斯特统帅的这15艘战舰个个都是『性』能优异,他们在海上展开成航渡队形也不会过于宽广,因为一般情况下,无论是哪一个国家的舰队,一旦是在航渡等地威胁海域,都会极为的重视应急反应,随时准备迎战,而航空母舰舰队一般情况下都是以航母为中心,有防空重责的大型水面战舰多在航母周围两海里以上间距环形部署开来,担负反潜和前进侦查的战舰,会距离编队中心的航母稍远,不过也不会超过20海里。

也就是说,这艘潜艇发现的美国海军一支分舰队,其航渡宽度最多也就二十海里宽,更不可能长度也会是二十海里,如果真要是这支舰队处于航渡状态,多会以最佳的经济巡航速度前进,也就节左右的速度,三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让一支舰队至少航行54海里,除非他们在这三个小时的时间里还做了反潜转向航行,或者有其他方面的缘由,否则没法解释这一切。

不管怎样,三个小时之间就算是这支美军分舰队以直线航行,离开了原位置50海里左右,那也相当于初步确定了他们的大概位置,这一点还是值得让吕特晏斯欣慰的,看着海因斯曼在那个位置点上,将50海里换算成海图比例尺后,用圆规在那个点上画了一个圈,代表着此时此刻欧内斯特所率舰队还处于这个圈圈范围之内,同时,海因斯曼又在五十海里的基础上,加上了美国海军航母舰载机的作战半径,也就是三百海里的极限作战半径,用三百五十海里的比例尺距离来画了一个巨大的圈,显示出了欧内斯特所率舰队的攻击范围。

看着作图中的海因斯曼所得出的成果,吕特晏斯又联想到之前他所收到的一封电报,声称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在冰岛附近海域暴『露』过,同时又在亚速尔群岛附近海域暴『露』过,这些发回电报的潜艇自然还不知道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已经一分为二,他们除了老老实实的上报所发现的情况之外,有能力的才报告出所发现了哪些美军战舰,亦或者是美军战舰的模糊描述。

想到这里,吕特晏斯猛然意识到,那些情报都并没有说谎,更没有看错,只不过他们所看到的是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的两支分舰队,这两支舰队在皮库岛分开后,一支就一路北上直奔冰岛而来,因为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曾与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在冰岛附近展开一场激战,后又在冰岛东南五百多公里外的法罗群岛惨烈遭遇,最终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以2比17的战损比赢得了胜利,因此,这支美军分舰队肯定是想要在冰岛附近海域搜寻自己的行踪,因为他们猜想自己应该很惧怕和美军展开航空母舰为核心的航空战,发挥出自己传统炮战的优势。

可这支舰队还没有到冰岛,就已经被德军潜艇所发现,并且上报了战舰数量在内的很多情况,而另一支舰队的情况也是如此,所以吕特晏斯将那些情报资料全部综合在了一起,就意识到了,欧内斯特是将大西洋舰队一分为二,各自前去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可能藏匿的海域搜寻,或许,欧内斯特完成了亚速尔群岛周围的扫『荡』后,又得知冰岛附近海域也没有发现行踪,所以就意识到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躲在了一个很安全也很危险的地方——比斯开湾。

北大西洋看似很宽广,但能供舰队藏匿的地方不多,而且还要充分保障舰队能随时应对突发况,毫无疑问,如果是欧内斯特站在吕特晏斯的角度,他可能也会借助本国航空兵的掩护,将舰队拉入可能遭受风暴袭击的比斯开湾,这里退可进入法国港口修养,出可进入大西洋中部,直接截断美国与英格兰之间的航道。

吕特晏斯自然清楚欧内斯特这个敢于用喷火器来剃胡子的老头是何等的具有个『性』,罗斯福总统给欧内斯特下达了命令,他只能硬着头皮执行,可这死老头一心想要胜利,所以干脆直接将舰队拉到了比斯开湾外海溜达起来,等候着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出现,双方一旦交火,他的另一支分舰队就可以杀出来合击自己,在德国空军只能动用远程轰炸机的范围之外,将自己给消灭掉,但他却没想到,自己刚刚开始溜达,就被一艘因故障问题而需要返回母港维修的德国海军远洋潜艇所发现了。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吕特晏斯突然开口说话了,海因斯曼赶紧放下手上的活,聚精会神起来。

“第一种可能,就是欧内斯特是故意将他的位置暴『露』给我们,他已经知道我们就躲在比斯开湾里,可他们不敢进来,却又要完成罗斯福总统交给自己的任务,因此只能把自己当成诱饵,故意暴『露』之后yin我们出海歼之,而他早已机动到位的另一分舰队,则可从容不迫的出动大批舰载机,毋需暴『露』自己,就把咱们给重创甚至全歼。”

“第二种可能就是欧内斯特还没有肯定我们是否就躲在比斯开湾,他需要一个比较大胆的试探动作,来yin我们主动暴『露』,然后毕其功于一役的发动猛烈进攻,全力将我们歼灭,而他的另一舰队,则将全力为自己提供防空掩护,或者同样加入到对我们的攻击中来。”

“同样,到冰岛外海海域搜索无果的那支舰队也有这种任务,已经改为南下的他们很有可能会故意在爱尔兰以西某个海域故意暴『露』一下,试探我们是否就躲藏在爱尔兰周边海域,毕竟英国皇家空军已经没有多少能起飞的战机可供他们对外海进行监控,我们是有可能躲在爱尔兰周边海域的。”

“你的意思是,第一种可能就是指欧内斯特主动当诱饵,而他的另一支分舰队则充当最后的猎手,第二种可能就是,两支分舰队都有同样的任务,yin我们暴『露』然后完成歼灭。可我认为,第一种可能还有成立的可能『性』,毕竟我们到目前为止,只知道欧内斯特的第二分舰队的确是早就离开冰岛外海海域南下了,但具体位置和行踪都没有暴『露』,是有可能从当隐蔽起来的最后杀手,可第二种可能就不能成立了,因为欧内斯特再怎么脾气暴躁,他也不会不知道,这样做会导致我们将其个个击破”

海因斯曼并不同意吕特晏斯的第二个猜想,而当他把目光转回海图桌上之时,他才猛然意识到,第二种可能是很有可能成立的,因为欧内斯特完全有理由亲率一支分舰队在比斯开湾外海,而另一支分舰队则南下至爱尔兰以西,两支舰队从地理位置上的距离并不远,完全有可能都处于对方的舰载机作战半径之内,换而言之就是可以相互支援、掩护,而隐隐之中,已经和躲藏在比斯开湾里的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处于顶点位置的吕特晏斯一旦率领舰队冲出比斯开湾,那么很有可能处于两支美国海军分舰队的合击之下。

“狡猾的欧内斯特,他一定知道英格兰岛上,我们还并没有部署大量的航空兵力上去,也有可能他就是在赌,赌我们在英格兰的航空兵力无法给他的一支分舰队造成威胁,所以硬是要强势的『逼』迫上来,将我们直接给堵在了比斯开湾里,除非我们一直躲下去,否则一旦出去,就会和欧内斯特亲率的最强分舰队遭遇,而那时候,他另一支分舰队则是压倒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说到这儿,吕特晏斯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走了一步臭棋,那就是躲在比斯开湾里,以至于造成了今天这般要被人“关门打狗”的被动局面,为何?如果从地图上看一下,就知道答案了。[]大国无疆253

比斯开湾宽度不大,如果爱尔兰岛、英格兰岛和法国西北部直接接壤,那么比斯开湾更像是一个凹进欧洲大陆的港湾,即便这爱尔兰岛、英格兰岛不可能直接与法国接壤,但从西班牙至爱尔兰,这片海域的宽度也不到一千公里,所以欧内斯特很直接的就将舰队一分为二,两支航母舰队都拥有600海里的控制海域宽度,也就是1080公里,两支分舰队一南一北的部署开来,就更加轻松的控制住了这宽度不到一千公里的海域,堵住了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离开比斯开湾直接进入北大西洋的道路,俨然就形成了门被堵上的态势。

可以预见的是,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如果不主动出击迎战,打破这个封锁,继续躲藏在比斯开湾里固然没有战败的危险,但被禁锢起来的他们将难以在大西洋上驰骋了,欧内斯特已经将自己的一支航母分舰队成功部署到了爱尔兰外海,便可以让美国本土逗留那些货运船队在护航军舰的护送下赶赴爱尔兰了,大量的战争资源将很快涌入爱尔兰充实大英帝国的国防力量,届时德国陆军必将花费更大的代价才能彻底掌控爱尔兰岛。

凡事皆有利有弊,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不轻易暴『露』,的确是让美国有些投鼠忌器,可吕特晏斯、海因斯曼甚至所有德国海军将领,都不会想到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欧内斯特竟然是如此一个疯狂的将军,疯狂而又大胆,竟然不惜要以损失掉大西洋舰队的代价来做一个天大的冒险,但吕特晏斯却没有及时看穿这个冒险,以至于欧内斯特的冒险已经成功一半了。

“这可怎么办?”

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的海因斯曼不禁有些慌了,德国可就只有这么一支舰队,一旦损失了再想重建是相当困难,所以德国输不起,但工业实力雄厚,而且拥有地理位置优势的美国,几乎可以不用担心他们本土的安全,就算是整个大西洋舰队损失掉了,再从太平洋舰队调派一批战舰即可,甚至整个太平洋舰队转移到北大西洋来也不是不可以的,可德国海军没有了作战舰队,还怎么掌控北大西洋制海权?

“慌张是没有用的,棋还没有下完,再怎么急也没用”

重压之下,吕特晏斯反倒是轻松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对手是一个很自信、很爱冒险的倔老头,同时这个对手还比自己更加想要胜利,因此他应该还有扭转牌面的机会,他不禁越发觉得和这样的对手博弈取得胜利那才叫真正的胜利,战胜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只不过是靠共和国的先进电子装备罢了,一点儿刺激『性』都没有,犟脾气的欧内斯特让吕特晏斯很感兴趣。。.。

大国无疆第二五三章博弈(正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