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五五章 狼来了

第二五五章 狼来了

阳光明媚,天气晴朗,情人节的阳光虽然有些姗姗来迟,但总算还是在中午之前挥洒开来,薄薄的云层让金『色』的阳光显得有些纤薄,北大西洋的空气依然有些湿冷,不过晴朗的天气,自然要比乌云密布好得多,可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司令欧内斯特却并不怎么高兴,因为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这天气上。

他知道,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就藏匿在比斯开湾里,这个有些狭窄的海湾纵深很长,并且还处于德国岸基航空兵作战半径之内,所以他没敢铤而走险的冲入比斯开湾找吕特晏斯决战,他需要做的是yin*吕特晏斯到远离欧洲大陆的北大西洋中来决斗,可无论怎样作秀,吕特晏斯就是无动于衷。

上午执行外出侦查的侦察机陆续返回舰队了,一架架担负侦查任务的tbf复仇者式鱼雷攻击机,相继降落在各自的航空母舰上,看着那些盘旋在舰队上空等候降落的飞机,欧内斯特有些惆怅了。

美国海军主要装备的是f4f野猫式舰载战斗机、tbf复仇者式美军鱼雷攻击机、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这三种舰载机是航母舰队强大攻防能力的关键所在,尤其是鱼雷攻击机和俯冲式轰炸机,只要配合得当,往往一艘数万吨的战列舰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可关键是,必须要找到目标才是,而且这些目标还得在自己的作战半径之内,否则只能奢望胜利。

欧内斯特并不担心自己的舰队会遭受多大的损失,事实上,将美国海军最先进的四艘衣阿华战列舰都带来的他,不管是和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大打传统炮战,还是利用各自航空母舰的舰载机攻击,他都无所畏惧,强大的美利坚不仅还拥有一支太平洋舰队,还有着实力强大的工业,完全可以迅速的补充海军战损的战舰,因而欧内斯特才会有恃无恐的主动上门求战,可狗*养的吕特晏斯就像是大家闺秀一样不敢出门,这可愁死欧内斯特了,难道让他进入比斯开湾主动搜寻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并将其歼灭?欧内斯特脾气虽大也很冲动,但还没有到这种鲁莽的地步。[]大国无疆255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难道真的要这么干?”

欧内斯特有些着急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越发的感觉自己离舰队司令的职位越来越远,作为一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开始干起的海军军官,他是一步一步付出了很多努力和汗水,才最终坐上了着大西洋舰队司令一职,这其中的辛酸外人自然是无法知晓,可每每回想起这一路走来的风雨历程,已经年老的他却总是发现,自己很离不开舰队了,就想跟着舰队在海上迎风斩浪的日子更久一些,更久一些,却不得不认识到,自己如果再不搞定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罗斯福总统就搞搞定自己,虽然不至于枪毙,可让自己从此远离舰队,落下一个空职虚度至退休是完全可以的。

欧内斯特哪儿是一个愿意在办公室养老的将军,他雄赳赳的气势从来都不显老,偶尔能从海军军官派对上都还能看到他与年轻女军官或舞女郎的亲热调侃,这样的“老顽童”岂能轻言退休二字?所以,欧内斯特渴望战斗,渴望胜利。

“司令,可以去吃饭了?要不,我给你打一份上来?”

舰队参谋长凯瑟斯打断了欧内斯特的思绪,凯瑟斯还以为站在舷窗前的欧内斯特一直沉默不语,凝望着那些执行完了防空警戒任务的战斗机回收着陆,好像是在回想他以往四十多岁都能驾驶飞机上天的好日子,但他却没有看透欧内斯特表面平静之下的内心,究竟是如何的天翻地覆。

“你给我打一份来,我就在这里吃午饭”说完,欧内斯特转过身,离开了舷窗背着手踱步回到了了海图桌前,刚刚轮班上岗的参谋们正接手工作,所以整个舰桥里似乎都有些忙碌,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思考下去。

没过多久,匆匆赶回的凯瑟斯就给欧内斯特带来了一个餐盒和一杯鲜橙汁,欧内斯特活像是一个饥饿了一千年的老怪物一样,风卷残云的就把餐盒里的食物给搞定了,一杯鲜橙汁也咕噜噜的喝进肚子,这才大手一挥,让凯瑟斯将残局收拾收拾,他接着想如何搞定吕特晏斯,但已经不用他思考了。

一阵尖锐的防空警报声突然到来,惊得正擦拭嘴角的欧内斯特一个激灵,他很是兴奋的站起来,和指挥舰桥里其他军官都一样,赶紧冲到了舷窗前,只有航空参谋被突然到来的电话留下了,大伙儿仰望那有些云彩的天空,上面似乎什么都没有,回望舰队编队里的航空母舰,“企业”号航母飞行甲板上穿着各『色』背景衫的工作人员已经忙碌起来,很快预留在飞行甲板上用于应对突发*况的战斗机就发动起来,一个个匆匆赶来的飞行员赶紧穿戴完毕登机准备起飞。

“怎么回事儿?发现敌机来袭了?”

欧内斯特满脸疑『惑』,抓住一旁的通讯军官问道,很明显,这名军官哪儿会知道是什么事情,他是刚刚轮换上来,让上午值班的那批军官去吃午饭的,哪儿会知道这突然到来的警报是何意。

“我马上去问问”这名军官赶紧立正,拔腿就离开了。

“报告司令,防空战斗机在舰队以东,发现并击落了一架躲在云层里的德军侦察机”刚接完电话的航空参谋报告道。

“那架德军侦察机发出电报了吗?”欧内斯特问道,不过好像问错人了,一直坚守自己岗位上的无线电探测员倒是很主动,立马摘下耳机起身报告道监测到了异常无线电活动。

一大早就好几次暴『露』,这样都吸引不来德国海军作战舰队?欧内斯特越发觉得,自己是不是暴『露』得太多了,就像女人一样,赤条条的反倒没什么吸引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倒是更能够吸引人,但他已经没法给自己穿上衣服了,又不是第一次暴『露』了,这一次估计德军的侦察机什么都看清楚了,有哪些战舰、何种编队、航向、航速等等。

不用多想,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暴『露』,所以欧内斯特也是一身轻松,抬头仰望舰队东部,果然看到一架已经没有了屁股正冒着黑烟,发出呜呜怪叫声的飞机,这架飞机很大,远远的看上去很像是一艘运输机,所以就算没有了机尾,凭着很宽的翼展也在滑翔,只是改变不了最终落入大海的结果,由始至终,欧内斯特都没有看到飞行员跳伞,欧内斯特不禁有些佩服德军的顽强,当然也不勉有些可惜。

很快,那名去探查详细情况的军官给欧内斯特带来了一个消息,据飞行员报告,这架侦察机从型号上来看,是属于德国海军岸基航空兵的大型远程侦察机,有点类似于共和国蓝鹰运输机,所以推算出这架运输机是在其航程半径之内发现了欧内斯特所率舰队,当然,至于这架侦察机从哪里飞来,属于哪一支部队就无从而知了。

“娘的,反正都暴『露』了,咱就暴『露』得更彻底一些”

欧内斯特说着,怒目一瞪,那些还在舷窗前的军官们立马知趣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看到所有人都重回岗位,他这才提高声音的命令道:“命令,舰队即可解除无线电静默状态,航空参谋长,你立刻调整下午的侦查任务和防空警戒任务,重点侦查舰队以东的海域,升空警戒的战斗机也增加一个中队。”

“还有,除了执行侦查的、升空警戒的,其余舰载机无论型号都要做好战斗准备,一旦作战命令下达,我希望每一架舰载机都能出动”[]大国无疆255

欧内斯特大声的命令完,随即就转过身去直奔无线电探测员那里,他需要知道今天上午已经有多少能暴『露』自己位置的电报发出了,这些德军的潜艇和侦察机像是牛皮糖一样粘着不放,估计也把能侦察到都给报告回去了,至于其他军官,则赶紧执行舰队司令的命令了,整个指挥舰桥里很快就忙碌开来。

“司令,司令,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啊”行『色』匆匆,刚从食堂赶回来的舰队参谋长凯瑟斯像是一个怨『妇』一样来到正看着电报的欧内斯特跟前。“我认为事情可能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欧内斯特眉『毛』一挑,他似乎还从来没遇到什么人敢于挑战自己的权威,怀疑自己的策略。

“什么地方都可疑”凯瑟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回答道,这可让欧内斯特吃惊了,他的舰队作战参谋长竟然说自己这个堂堂的舰队司令,哪儿都没做对,这可得了?

“那你说说,怎么可疑了”

欧内斯特将电报单放下,这些由美国海军司令部发来的臭屁电报一个比一个臭,压根儿就不关心自己这一把年纪了是不是在大西洋上颠簸还健康,却一个劲儿的替罗斯福总统催促战果,真要是海战失利了,这些蛊『惑』军心的政治家也应该上军事法庭,不过欧内斯特没那个心情去咒骂那些政治家生儿子没**,他很在意自己参谋长的说法。

“司令,刚才吃饭的时候我仔细琢磨了一下我们整个上午的暴『露』次数,加上刚刚那架被击落的德军远程侦察机,我突然发现,德军表面上看,似乎明知道我们在这里,却根本不来驱逐,更不用说消灭我们,这是为何?”

“还有,从我们离开母港驶入大西洋,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在海上漂泊这么久,德军在大西洋上拥有很多潜艇,他们完全有能力弄清楚我们的情况,包括我们已经将舰队一分为二,堵住德国海军作战舰队进入大西洋的意图,他们为什么要漠然的容忍我们作秀般的去冰岛外海和亚速尔群岛海域溜达呢?而不是趁此机会将远离开来的我们两支舰队个个击破呢?”

“最后一个疑『惑』,这还是我刚才在食堂里吃饭,长度有限的长凳上已经坐了三名军官,有名军官端着餐盘过来说要挤一挤,可这长凳毕竟长度有限,这么多人挤在一起,空间就很狭窄了,吃饭都不方便,所以我立马想到,从西班牙的西部海岸线开始算起,内凹进欧洲大陆的比斯开湾其实纵深也有限,区区六百多公里的纵深除掉那些不适合于大型水面战舰活动的海域,空间并不大,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完全有可能此时此刻就游走在我们的舰队侦察机侦查范围的边沿,等待着一个可以给我们致命一击的机会,而他们则随时可以通过潜艇、岸基航空兵远程侦查机来锁定我们的位置”

参谋长凯瑟斯一口气说了很多,当然两人的声音并不大,其他军官就算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也不会『插』嘴进来,而听了凯瑟斯一席话的欧内斯特这才认识到,自己似乎太过于自信了,自信得有些狂妄自大了,大有一种无论是损失多大,也能干掉德国海军作战舰队的气势,可却忘记了一点,这里是德国人的地盘,就算自己耀武扬威的游走在德国人势力范围的边沿地带,其实也是踩着地雷一般危险。

“我们原本的计划是,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分别行动,不过两者之间可以相互呼应随时都能联合行动,而这其中,拥有四艘先进战列舰和多一艘航空母舰的我们这支舰队,在传统炮战和航空作战方面,攻防能力都会优于第二舰队,因此我们具备了主动暴『露』而yin*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上钩,却不至于被吃掉的危险,充当最后杀手的第二舰队则要求完全保密,不能暴『露』其踪迹”

“但是,我们对实际情况的考虑有些理想化了。”凯瑟斯抽出指挥杆,指着海图上的爱尔兰岛,说道:“别看爱尔兰岛目前还在大英帝国手里,其实不列颠群岛周边海域的制空权和制海权早已掌握在德军手里,我们的第二舰队到冰岛外海溜达了一圈,然后秘密快速南下至爱尔兰以西海域部署开来,其实这其中暴『露』踪迹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我们不能忽略掉德军潜艇的恐怖『性』,他们虽然不敢主动攻击第二舰队,但完全有能力侦测并上报情报,说不定第二舰队此时此刻就像我们一样,周围海域都时时刻刻有德军的潜艇看着,一旦有任何动静,他们都会报告上去。”

欧内斯特听着凯瑟斯的解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让凯瑟斯去统领第二舰队是一个极其正确的决定,否则他到现在位置恐怕还在等待着德军上钩,而并未有看到平静的背后,那隐藏起来的巨大危机。

“看来我还的确是大意了”欧内斯特主动的说道:“德国人的潜艇能力很强,这方面我们曾今有过很多次血淋淋的教训,但我被渴望胜利的欲望冲昏了头脑,完全忘记了德国海军这种师从于共和国的潜艇技术,会让这些潜艇的『性』能达到一个变态的地步,以至于我们自以为做到了一明一暗,在德军看来,只不过是两个跳梁小丑竞相作秀一样,已经被玩弄在鼓掌之内,却还怡然自得,实在是有些滑稽了”

“司令不比自责,事实上,我们现在认识到危险并不算晚”凯瑟斯不像劝慰欧内斯特的说道:“我刚才就说过,吕特晏斯这只老狐狸之所以还没有对我们下手,那是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他从容对我们下手的机会,司令应该知道吕特晏斯在等什么。”

“这是显而易见的,他肯定是在等我们的第二舰队被牵扯住,而不能投入到我们与德国海军作战舰队之间的战斗中来”欧内斯特指了指海图上的法国,淡淡一笑说:“我们曾今的友好朋友法国可是拥有一支实力不俗的海军舰队,虽然在与英国皇家海军的交恶中损失惨重,没有了航空母舰,但他们完全可以加入到德军火力支援舰队中来,我很早就看过这方面的情报,德军利用大型货轮进行快速改装,拥有了一批简易版的航空母舰——护航航母。”

“的确如此,单艘护航航母的舰载机数量并不多,但我相信只要护航航母的数量足够,比起我们的大型航母还要管用,尤其是在快速出击和快速回收战机上,平台更多意味着速度更快”欧内斯特说到这儿,终于深深的感受到了风平浪静背后的危险。

“所以,我们现在要改变策略,我们仍然要积极主动的寻找德国海军作战舰队并与之展开决战,但不要继续指望第二舰队能够给我们提供支援,事实上他们同样需要担心德法两国海军合编而成的特殊舰队的来袭……”

凯瑟斯的话还有一半没说出嘴,就被一个急匆匆赶来的参谋打断了,这名参谋带来的消息让两人当场石化了,因为参谋说——“防空战斗机在舰队以南发现并击落了一架飞机,飞行员报告这架飞机并不是大型飞机,更像是单翼单发的舰载侦察机”

刹那间,凯瑟斯和欧内斯特相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个危险的信息——“狼,真的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