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六七章 狠赚一笔

第二六七章 狠赚一笔

第二六七章狠赚一笔

di纽约,华尔街,林立的高楼大厦摩肩接踵般矗立在街道两旁,全世界赫赫有名的大企业都在这条街道上拥有自己的总部亦或者是办事处,共和国诸多跨国企业也不例外,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也在这条街上拥有自己的办事处。

汪厉明这辈子从来没想到,哪怕是在梦里,也绝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这一天他和往常一样上班,数百天如一日的那样按照秘书早已拟定好的工作安排表,参加会议、研究策划案、处理各种各样的办事处日常运营所产生的事务,但和往常一样享受完了下午茶,站在巨大落地窗前俯瞰华尔街、远眺高楼林立的纽约,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很随意的接了起来,但却没随意的搁下。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汪厉明还有些回味不过来,他似乎认为自己是耳朵听错了,秘书刚刚转接了一个电话进来,打进电话的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美国外jia部副部长秘书,这位秘书向他询问了一下是否愿意和外jia部副部长共进晚餐,按理说这样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电话打错了,可汪厉明反复向对方确认了一番,得到的依然是一模一样的答复,仅仅是吃一顿晚餐而已。[]大国无疆267

“美国人什么时候也学会了中国人的做法,正事儿要放在饭局上谈?”

汪厉明是不信也得信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纽约办事处主任,担任如此要职的他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既然对方反复表示绝不会开玩笑,他也只能当真了,给妻子打了一通电话后,他快速的处理掉几份文件,随后便坐在办公椅上,苦苦思索这顿晚餐究竟有何意思。

“现在又不是航空旺季,机票并不紧张,更何况我们国航公司并没有参与美国国内的民航业务,这美国外jia部副部长要想机票打折优惠,应该去找他们自己的民航企业,什么泛美航空、波音航空、联合航空才是,难道他是想要去共和国?”

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答案来,汪厉明干脆不再去苦恼了,商人重利是千古名言,汪厉明暗自劝慰自己,就算是美国总统罗斯福亲自来了,他也要从公司的利益出发,该赚的就要赚,不该拿的也不要拿,定下心来后,他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中,时间匆匆溜走,纽约证劵jia易所闭市的钟声敲响之时,他才从忙碌中脱身出来,为赴宴做准备。

纽约的唐人街应该算是全世界最繁华的唐人街之一,当年亚美集团从生产销售甲壳虫开始,大量的在美华人就聚集到了纽约来,随着亚美汽车的不断发展,纽约的华人也日益增多,直至亚美集团将大量产业回迁至国内之时,纽约的唐人街文化已经成为了纽约城市文化的一部分,虽然这么些年来共和国自身经济发展非常迅猛,背井离乡来到美国打拼的华人不多,但纽约唐人街那些常住居民还是很多,浓郁的东方文化在这里别有风情。

中国人的传统新un佳节刚刚过去没多久,唐人街上到处都还挂着大红灯笼,un节的踪迹依然到处可寻觅,汪厉明按照对方的约定,来到了纽约唐人街区东大街107号,一座名叫东方之珠的大酒店就坐落于此,周围的大片土地在很多年前曾是亚美服饰的服装厂,后来亚美服饰回迁至国内后,这片土地上便如同雨后un笋般的耸立出了一幢幢中西结合的特殊建筑,酒店、茶肆、棋牌馆等等,中国人的吃喝玩乐应有尽有。

汪厉明不是第一次来东方之珠大酒店了,上一次他就是在这座酒店和英国驻美大使的参赞共进晚餐,双方就租赁包机一事谈得非常愉快,随后不久,英方就正式和共和国国航公司正式就合作事宜展开了磋商谈判,前后两次的英国『政府』包机,让共和国国航公司赚了不少,而汪厉明也受到了国内总部的嘉奖,想起去年un节收到国内的贺岁大红包,他就感觉左眼皮有些跳,难道美国人也想包机?汪厉明开始对1945年丰厚的年终奖,甚至是回国升职都充满希望了。

酒店里人并不多,东方人和西方人一大不同之处或许就在于逢年过节的思想迥异,每年中国人都会因为un节的到来而发生一次数以千万计人次的人口大迁徙——俗称“un运”,千里奔波也就是为了回到家里和家人开开心心吃一顿团圆饭,这在西方人眼里肯定是难以想象的,但就是这样一种“家”的情怀,始终让中国人能紧密团结在一起,所以位于唐人街的这家酒店,除了除夕夜的团圆聚餐生意不错之外,un节前后好些日子,生意都会有些暗淡。

汪厉明的到来很受人重视,因为当他将自己的座驾驶入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之时,他就已经看到了一辆挂着美国外jia部牌照并且价格不菲的亚美幻影轿车已经停放在了贵宾停车位上,所以他知道要为这顿晚餐买单的美国外jia部副部长已经提前到了,所以刚步入酒店大厅,很少主动招待客人的大堂经理就主动迎了上来,满脸微笑的领着汪厉明乘坐贵宾电梯直奔一个豪华包间。

装潢豪华的包间让汪厉明有些吃味,这美国『政府』还真是有财,他还记得上一次和英国驻美大使的参赞共进晚餐,对方包下的仅仅是一个普通标准间,结果就谈成了一笔很划算的买卖,以每架次205万英镑的租金,英国『政府』先是为了撤离他们的国王,包了一架大型宽体喷气式客机,而后又为了撤离其『政府』高级官员及其家属,又包下了三架飞机,并且第二次由于有受到战争的危险,英方还答应超过协议起飞时间,就以每耽搁一小时便增加15万英镑的滞留费作为补偿,所以和英国『政府』的合作,共和国国航公司一口气捞了一千多万英镑,可谓是大发横财。

现如今,美国外jia部副部长,如此一个高级别的『政府』官员包下一个豪华包间来邀请自己共进晚餐,这又会谈成一笔什么样的生意,汪厉明越发的有些期待了。

“你好,汪先生,见到你非常高兴”被美国国务卿亲自安排来完成一件秘事的外jia副部长弗莱克林微笑着和迎面走来的汪厉明握了握手,并让自己的秘书为汪厉明ou开了椅子。

“见到你,我也非常高兴”汪厉明淡淡一笑,转过身对为自己放好座椅的副部长秘书说道:“谢谢”

从进的那一刻,弗莱克林就一直注意观察着汪厉明,他堂堂一个副部级干部,竟然需要来和一个中国商人共进晚餐,纵然心里有些不爽,认为这样有**份,但为了表示出美国『政府』足够的诚意,他必须要这么做,而他在反复打量汪厉明的时候,汪厉明也同样在打量他。

“这人就是美国外jia部副部长,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像,更像是纽约证劵jia易所里那些投机分子”汪厉明心里略略的给出了对方的第一印象,弗莱克林给他的感觉很不好,ing鼻梁、宽下巴肚腩、短头发,很像是一个腻的球。

主客都已落座,不管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有多大,但至少在礼节上有些是共同的,比如说现在,汪厉明刚坐好,看了看餐桌上摆放的餐具后,就知道这一顿饭不是吃西餐,洁白餐盘左右的刀叉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中国人擅长的筷子和汤匙,另外还有一个盛汤的瓷碗,没过多久,在酒店副经理的亲自带领下,一队着旗袍的应生就整齐划一的端着餐盘上菜了,不大的餐桌上很快就摆满了知名的粤菜。

“狗*养的,竟然知道老子喜欢吃粤菜”汪厉明心里一顿,但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微笑着看着打开茅台酒瓶盖,为两人斟酒的应生,满满的两杯酒搁在了弗莱克林和汪厉明面前后应生微微躬身,浅浅一笑之后便撤得干干净净,整个包间里只剩下弗莱克林和汪厉明两人,还有那满桌子的菜,以及两杯纯透的白酒正微微漾起波纹。

“汪先生,我知道中国有许多很有意思的古语,像什么‘无事不登三宝殿’,那我今天就开见山了”

弗莱克林用比较浓烈的美国腔调说着蹩脚的华语,这普通话说得之菜着实让汪厉明有些吃惊不小,不过弗莱克林已经笑着将酒杯端起,他也不好说什么,碰杯后两人都不多语,一口干后两人都将酒杯翻转了过来,滴酒未落,两人顿时相视一笑。[]大国无疆267

“来之前,我就已经猜到,公事繁忙的副部长和我共进晚餐,这恐怕是数万在美华人中的独一份,我感到非常的荣幸”汪厉明将酒杯放下,摆出了一副谈正事的样子,说道:“既然刚刚部长已经说了,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那么有什么合作项目或者生意需要我们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参与或者代劳,就请直言相告。”

“也不是什么大事,当然也并不是小事”弗莱克林笑了笑,指了指酒品示意汪厉明自便,但后者摇了摇头示意他继续谈正事。

“我们都很清楚,贵公司是全世界最有实力的民航企业,而贵公司与贵国一航集团公司的友好合作关系也是世人皆知的,前不久贵公司就完成了人类航空飞行史的一次壮举,贵公司的和客机,从爱尔兰都柏林当地时间2月2日晚21点05分出发,于加拿大渥太华时间2月2日深夜23点50分成功抵达目的地。”

“此次飞行让不仅让贵公司声名远扬,而且也让贵公司大赚了一笔,当然也更加向世人证明了贵公司在跨洋洲际飞行上的强大实力,事实上贵公司一直以来主营的国际航空业务就包括从共和国直飞我国旧金山的航线运营,并且一直以来都受到多方好评……”

弗莱克林的绕弯子的确已经到了让汪厉明有些受不了的地步,面对弗莱克林不断的恭维和赞赏,他丝毫没有动摇内心的唯一想法,所以趁着对方稍一停顿,他立马说道:“部长的赞誉令我和我所代表的公司感到非常的荣幸,我公司也始终立志于做世界最强民航企业,更好的为客户提供航空服务,所以我想问的是,部长邀我共进晚餐,莫非也是要包机?”

弗莱克林不说话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算是直接默认了汪厉明的说辞,工业**之时,英德法美日等国家都率先进入工业强国之列,那时候的中国还是一个封建农业国家,后来被各资本主义强国欺负得不成样子,可谁又能想到,风水轮流转,昔日的一个个资本主义工业强国,竟然沦落到了要向共和国租借飞机的地步,要不是事态紧急、要不是本国航空企业的确没法制造可以跨洲际飞行的大型喷气式客机,弗莱克林绝不会放低身份来和一个中国商人谈判,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既然是包机,又何须部长亲自心呢?还邀请我吃这么一顿丰盛的中式晚餐,我实在有些担当不起”

汪厉明指了指满满一桌的好菜,这些可都是知名的粤菜,他是不得不感叹,眼前的这位外jia部副部长还真懂得公费开支,幸好美国『政府』家底厚实,否则每一个『政府』官员每天都像他这么请客吃饭,估计一年的税收收入,不少都得费“吃、住、行”这特殊三公方面。

“汪先生不要妄自菲薄,放眼全天下,也只有贵公司才能承担得起”说到这儿,弗莱克林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的确是代表美利坚合众国联邦『政府』外jia部,关于一『政府』租借客机合作事宜与贵公司接触。”

“那不知道贵部需要租借什么样的飞机?租借多少架?需要有什么特殊要求或硬条件?”汪厉明一口气提出了三个问题,看着略有所思的弗莱克林,继续说道:“目前,我公司运营的机型,包括贵国泛美航空公司、联合航空公司、波音民航公司等民航企业,正在投入民航运营的中航c04型喷气式窄体客运系列机型,这一系列的机型在贵国也很受欢迎,据我所知,目前在贵国有约74架客运型、14架商务货运型、6架公务机型正良好运营,如果贵部想要租借这一机型飞机,我公司可以一次提供6架。”

“当然,我相信贵部不会是要租借中航c03系列飞机,载客量有限、航程短的该类飞机只适合于做航程较短的干线飞机,不能用于跨洲际飞行。”

汪厉明其实很想说,如果要租借小飞机,美国『政府』外jia部直接从其国内民航企业租借便是,而且美国『政府』自己也早就拿到了中国二航公司为其量身制造的中航c03系列之『政府』专机,有6架该型专机的美国『政府』不可能还要租借这种飞机,他们想要的肯定是能跨洲际飞行的大飞机。

在洲际客运这一个领域里,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可谓是独霸全球,唯一能与之匹敌的中国平安航空公司,也不过是在亚洲范围内小有名气,也只有四条国际航线,北京至莫斯科、北京至阿巴斯、广州至雅加达、广州至新加坡,除此之外,大部分国际航线都由共和国国航公司垄断经营,原因就在于该公司有足够多的中航c05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可运营较长航程的国际航线,从共和国首都北京至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旧金山航线的运营,就是实力的象征。

“汪先生是一个聪明人,我们的确是要租借大型客机,能飞越太平洋的那种超大客机”弗莱克林没有一丝开玩笑的表情,很认真的说道。

这下轮到汪厉明傻眼了,这美国『政府』租借飞机来飞越太平洋做什么?他们要去共和国或者是日本,又或者是菲律宾?汪厉明不是政治家,他没法像政治家那样yin暗和狡诈,但从商业利益上来讲,他对这个合作项目很感兴趣,否则也太不符合单次租金就上百美元的豪华包间的格调了,他相信美国『政府』肯定是有所求。

“按照公司的规定,也算是业内惯例,部长应该带来了贵方的合作条件,我想我应该现在就知道”

“这我非常清楚”

弗莱克林说着,直接从贴身衣兜取出了一张折叠起来的文件纸,上面清楚的罗列了美国外jia部的一些初步条件,毕竟这是双方的初步接触,而且是非正式接触,如果初步条件都谈不拢,也就没有必要再纠缠太久,双方都可以节约时间和精力。

接过还略有油印味儿的一张纸,汪厉明心里又冒出了一个问号……这美国外jia部副部长要干嘛?给自己租一架大型客机用于潜逃出国?那得装运多少金银财宝……没有细想下去,他认真而又快速的浏览了一下盖着联邦『政府』外jia部钢印的文件,上面只有五个条件,其一就是租借机型为中航c05型洲际公务机,数量为两架;其二是飞机必须安全可靠,其三是租借日期会比较长,一周至两周皆有可能……

汪厉明很快就从这些条件中读出了一些味儿来,这坐在他对面的联邦『政府』外jia部副部长肯定不是给自己租飞机,租借两架飞机而且要很长时间,又要共和国国航公司务必考虑飞行安全,而且一系列的条件一大堆,上一次租借飞机给大英帝国『政府』也没见如此繁复,可见真正要坐这两架飞机的人物肯定是大人物,至少也是副总统级别的,汪厉明心里暗暗有些吃惊,当然也有一丝兴奋。

“这些条件并不太难接受,并且我们有两种在运营机型可供贵部选择”汪厉明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弗莱克林的脸è没有多大变化,继续说道:“第一种是中航c05-1型,这也是大型喷气式宽体客机最初型号,之前我公司前后两次共租借四架该型飞机执飞了加拿大渥太华往返爱尔兰都柏林的航线,飞机能稳定、飞行机组技术过硬。”

“该型在运营客机采用三极客舱布局,载客量366人,空载重量162400公斤、最大起飞重量333390公斤,巡航速度0.84马赫、巡航高度35000英尺、全载重续航5300海里(9800公里),可根据租借方临时改装条件,对机舱内饰和装潢进行微调,租借给大英帝国『政府』的时候,我们的单架租金是205万英镑,考虑到近期汇率浮动较大,受英国持续战败影响,英镑的跌幅比较大,所以我公司已经不收英镑,最好用人民币或者美元支付,即贵方如果愿意,直接支付150万美金即可,当然实物黄金我们也收”[]大国无疆267

“另外就是刚投入营运不久的中航c05-2型,这是一改进型号,相信贵部已经通过相关部得知了,我公司已经利用该型大型客机,成功将北京至旧金山直达航线投入运营,作为改进型的该型系列客机相比于原型,在几何尺寸上有所放大,客运型载客容量也达到了467人,同时可装运150立方的货物,空载重量公斤、最大起飞重量公斤、最大航程8000海里公里)、巡航速度0.85马赫、巡航高度35000英尺,由于我方尚未有该型客机的租借案例可供介绍,但我们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说到这儿,汪厉明终于发现,桌对面的弗莱克林听到第二种客机基本数据介绍的时候,面部表情明显有了一些变化,他知道有戏,赶紧说道:“中航c05-2型飞机是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联合第二航空集团公司联合改进和生产的,目前我公司已经接收了6架该型飞机,两架已经投入到了北京至旧金山的航线运营,而另外四架中,除了两架备用,另外两架原本是要用于执飞日本东京至贵国旧金山航线,如果贵部诚心合作,我可以考虑向总公司建议延期将航线投入商业运营,以每架200万美金的租金租赁给贵方。”

汪厉明把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两种飞机,一种租金为150万美元,另一种则是飞得更远、容量更大的,则租金为200万美元,两种飞机如果要租借两架,那么美国联邦『政府』外jia部只需支付350万美元或400万美元即可,超过租赁时间的超期费用以及超过双方协议所确定的起降架次,那么额外费用则另算,

弗莱克林心中已经是一片麻,这摆明了就是抢劫式的赚钱,几百万美元的预算,需要出售多少吨原油或者粮食给共和国才能赚得回来?这还真是验证了一句话——“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弗莱克林不得不承认,他是多么希望不ua这笔冤枉钱,这可是摆明了让国家航空公司痛宰。

“汪先生的介绍很详细,我部愿意租赁第二种大型客机,并且详细的舱内改装方案会和保证金都会发给贵公司在华尔街的办事处,除此之外,我有两个问题需要问清楚”弗莱克林认真的说道:“其一,在贵公司的租赁规定中,一般不计算租赁时间,只考虑起降架次,而我部租借贵公司两架客机的起降架次可能比较少,但耽搁时间会比较长,这应该如何计算费用。其二,贵公司在民用航空领域的成熟和强大实力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我相信贵公司会确保飞行安全和飞行品质,但我想知道的是,贵公司的租金收取中,是否已经包括了燃油费、保养费、改装费等。”

“这两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汪厉明提高声量的回答道:“我首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贵方支付了租金和改装费,就毋需为飞机运营成本所担忧,并且我公司目前执飞洲际客机的都是共和国空军退役的优秀运输机飞行员,他们的飞行技术和我国航空工业客运飞机生产品质都是值得信赖的。”

“对于第一个问题,相信贵部也知道,我公司租借三架客机给大英帝国『政府』,因为英方的原因导致三架飞机长时间停滞在易受战争影响的都柏林,我公司承担了相当之大的风险,所以我们是按照超过租赁时间一小时,单架飞机租金增加5万英镑计算,而如果贵部所租赁的飞机不用受到战争危险,那么价格会相对比较低,而超过起降架次,则需贵部承担超过起降架次之外的运营成本,比如飞机保养费、油料费等。”

双方的条件都谈清楚了,汪厉明知道自己能说的都说清楚了,这些都是公司明文规定的条款,租借飞机本来就是一很赚钱的项目,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从中二航购买而来的c05—1型号客运型单价是574万元人民币,增加一些设备、进行一些必要的装潢后,也就是650万元的价格,而改进型的c05-2型,一切置办妥当都的价格也不到750万元人民币,所以共和国国航公司很希望租赁飞机的大主顾多一些,两三次下来,飞机的成本也就回收了,日后的运营除了考虑一些不起眼的成本之外,那都是净赚。

当然,租金如此之贵也是有原因的,“物以稀为贵”的道理非常完美的形容如今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的有利局面,全球能一口气租借10架中航c05—1型洲际客机和4架中航c05-2型大型洲际客机,如此牛气的实力,再加上“全球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稀缺,租金价格多少完全是由该公司自己制定,别人只有老老实实接受的份,这样垄断经营的模式放在美国也就是“托拉斯”,可美国『政府』却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没法制裁的托拉斯企业狠狠痛宰。

“汪先生的条件我已经铭记于心,我会尽快给予贵公司答复,以便贵方尽快拿出正式的租赁合同”

弗莱克林算是忍了下来,他明明知道这是一次显而易见的痛宰,但损失的不过是美国纳税人的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虽然现在黄金的价格已经由人民币结算,1945年2月1日之时,每盎司黄金的价格到了307元人民币的高位,而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比例已经快成一比一,已经隐隐有成为世界货币的人民币显然要比美元更加具有信用。

而这样一算,弗莱克林暗暗有些吃惊,美国总统罗斯福出访共和国,由于没有合适的总统专机可供使用,因而不得不向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临时租借两架中航c05-2型客机,经临时的改装和外表涂装后充作是总统专机前去访华jia流,来回至少有两个起降架次,而罗斯福总统预计会在共和国访问一周时间,或许还会去苏联首都莫斯科一趟,和斯大林秘密会晤,所以耽搁的时间会更久、起降架次也肯定会超过预期,如此以来林林总总的各种费用加在一起,估计这趟美国总统亚洲行的航空飞行预算支出,决不能少于一千万美金。

一千万美元是什么概念?弗莱克林相当痛,真要是有这么一大笔钱,已经足够从共和国航空工业第二集团,为美国总统量身打造一款可洲际飞行的总统专机,多余出来的钱用于各种附加费用的支出,也足够这架飞机绕着地球飞两圈了。

一想到这儿,弗莱克林就很有责骂一番美国本土航空企业的冲动,要是美国自己的航空企业能设计生产出符合总统访华要求的洲际飞机,他还用得着ua费重金包下一个豪华套间,邀请一个黄皮猴子享用难以下咽的粤菜吗?越想越气,心里不禁狠狠的咒骂道——“狗*养的共和国,这次让你们大赚了,总有连本带利吐出来的时候”

当然,他心里的想法绝不会表lù在脸上,还乐呵呵的做出一副盛情的样子,让汪厉明好生享用这顿丰盛的晚宴,自己也时不时比出大拇指称赞东方美食的可口,而寥寥吃上几口的汪厉明心里也早就清楚,这顿饭甭管好吃与否,自己不知道已经被对方骂了多少遍了,不过谁让公司的租金的确很像是拦路抢劫,但汪厉明一点儿也不会同情美国『政府』,反正这群资本主义家一个都不是好东西,最好是一口气把美国国库都给赚干净,这才够解气。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