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六九章 跨越时空的握手

第二六九章 跨越时空的握手

从美国首都华盛顿飞往共和再首都北京。相比千北京到纽约那12多公里的航程要稍短,不过即便这样,美国总统罗斯福访华的两架专机从华盛顿起飞之后,也需要穿加伞大东部飞行,在北半球的高纬度上空掠过后,又要经白令海峡、过国际日期变更线,这才往西南方向飞来,一路飞过鄂霍次克海、库页岛,进入亚洲大陆后,飞过共和国的远东、黑龙江、吉林、辽宁和河北以后,这才能抵达此次漫长飞行的最终目的地删一共和国首都国际机场。

美国总统罗斯福正式对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日期始于3月1日,而按照两国的约定,罗斯福总统一行所乘两架专机也将于这一天之内抵达,受北京和华盛顿位于不同时区的影响,为了赶在共和国的3月1日早上抵达首都北京,由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临时租赁给美国外jia部的两架总统专机按照预定时间起飞了。按照那一万多公里的航线开始了漫长的飞行旅程。

而就在罗斯福总统的两架专机从华盛顿起飞后不久,在共和国空军位于库页岛上的哈林斯克空军基地,这一位于共和国最东方的空军基地距离首都北京足足有2300公里的距离,不过距离上的遥远并不代表着他们无法及时接受最新的命令,在军事指挥已经高度信息网络化的共和国空军里,两千多公里的距离与无线电波的光速相比,实在太短了,从首都北京的空军部发布的最新命令经太空的继通讯卫星转发至哈林斯克空军基地,耗去的时间也不到一瞬。

共和国空军司令蒋阳英亲自给哈林斯克空军基地下发了二级战备命令,随即,驻扎于该基地的空军守备旅就进入了二级战备状态,空军第7战斗机师驻基地战斗机加强团的90架j10“猎隼”战斗机、2架战术预警机、2架空加油机、4架战术运输机电子战机队的6架电子战机、攻击机队的12架空4l“怪客”攻击机等一百余架战机都进入了战备状态,地勤人员开始对重点装备进行检修、清点战备物资、严防敌对势力对基地破坏等等,最主要的是,随着战备命令的下达,该基地已经随时可以参加一场等烈度的空战。

当共和国首都北京还安眠在3月1日凌晨的黑夜,库页岛上的哈林斯克空军基地已经沐浴天的朝阳之下,金è的光芒满天仆下来,照耀在基地周围的茫茫雪原上,经过积雪的反天地间显得更为透亮起来,寒气深沉,呼吸间都可以看到自己鼻前那长长的白气,宽阔而绵长的机场跑道早已清理干净。几辆清雪车完成了任务正闪亮着警示灯缓缓开回车库,将跑道空置出来以供战机起飞。[]大国无疆269

按照命令,今天为了保证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两架访华专机平安经过共和国东北部空域,作为监视日本重点力量支撑所在的哈林斯克空军基地需要比常更为警慢,除了严格按照二级战备命令要求进行战备之外,根据师部的指示,加强团已经下达了飞行任务,今天至少要有一个队的战斗机升空执行警戒任务,经过ou签后,该任务终于ua落共和国空军第娥斗机师第驯团第七队,该队的队长是国锋上尉,副队长兼第二小队队长的卿炳海尉。

歹,团又名共和国空军第三军第七师第一团,所以冠以歹,团,而在这个常驻于共和国最东方基地的加强团里,最有名气的也就是这第七队了,无数次的团内部空战对抗演习,无论是地面虚拟机对抗,还是实战背景下的空对抗演习,该队在驯团都是第一名,所以让这样一个空战霸王队来给美国总统罗斯福护航,也的确是够给面子了。

“老规矩,三三制起飞!”

临行前,队长国锋特意给副队长卿炳海jia代一句,由于此次任务事关重大,共和国建国以来,还是第一个世界级大国国家领导人来访,整个共和国的民众都陷入到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当,这与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之时的悲伤简直是大相径庭,时代不同了,综合国力的上升逐渐改变了人民心的自尊心,渐渐提升着华民族的自尊心和自豪感,可共和国『政府』和军队却不能因此而沾沾自喜,尤其是共和国空军,作为充当“空迎宾”的第引团第七战斗机队更是要严格重视起来。

“没问题,就是再来几架专机我们也一样不会手忙脚卿炳海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挥了挥手示意队长也该先行起飞了。\

jia代完毕,早已穿上抗荷服的国锋提着自己的飞行头盔大步流星般的走向了自己的战机,他将作为基地第一架起飞的战斗机升空警戒,随后起飞的是预警机,其次才是三个战斗机小队的战斗机,随即这,燥战机就将在库页岛以东的千岛群岛上空开始等候美国总统的两架专机到来。

朝阳初升,阳光静静铺洒在跑道上,在牵引车的帮助下缓缓离开封闭式机库来到跑道一端的国锋上尉的机身除了有共和国国旗的标识外,还喷涂着“国空军”和“37171号”的座驾,在座舱外还喷涂着一个不大不小鹰头,这便是驯团“空战实力第一”战斗机队的荣誉标识。

起飞的命令下达后不久国锋驾驶的队长战机就很快加大了发动机功率输出翼两侧加壮了大型副油箱和两枚距离空对空导弹,并在翼尖加挂了近距离格斗导弹的战机很快就拖着漂亮的尾焰在跑道上高速冲刺起来,几百米后战机便昂首飞离了跑道水泥硬质跑道面。很快机轮也相继收入机体内,战机呼啸着很快扎入了天空。渐渐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不见。

跑道上又一架飞机准备起飞了。战术预警机在此次任务注定要扮演重要的角和共和国海军航母舰载预警机属于同一类型的该战术预警机,背负着一个很大的雷达天线

在机翼两侧澎湃工作起来的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帮助之下。也很快在跑道上飞驰起来,没过一阵便拥入了天空,在后等候多久的三个战斗机小骑,不久之后也接到了塔台的命令,三架战机为一个起飞编队,如同一一起飞的雁群一样,很快就相继脱离了地面,紧跟在预警机身后,在围绕基地绕飞一圈后。便以预警机为核心,编成了一个三角形飞向了库页岛以东的千岛群岛。

白云皑皑,笑眯眯的太阳在云海上挥洒了一片片金è光芒,让洁白的云朵越发显得韵白,能离开基地在纫公里外,在三千米左右高度连续执勤4个小时的预警机,还未飞抵预定空域就已经开始工作起来,五人制的飞行机组包括正、副飞行驾驶,有雷达、敌我识别设备、计算机柜等设备的作台上,雷达作员、作战情报军官和空管制员都头戴耳麦有条不紊的展开工作,共和国空军的战术预警机是海军型的翻版,在防空预警方面对敌机的探测距离达到400至700公里低空至高空、水面战舰最远探测距离达360公里,所以要想捕捉到美国总统访华一行人所乘坐的两架大型洲际喷气式专机,显然是轻而易举的,但他们升空的任务除了及时发现、监控美总统专机飞行之外,最主要的是要预防可能出现的空威胁。

“北极熊,这里是迎宾目标已经出现,数据立刻发送!”

预警机内,雷达作员已经从雷达显示屏上看到了发信号很强的飞机,空菩制员随即通过民航机系统验证,将这两架飞机特别标识出来,随即就呼叫第七战斗机队队长国锌,他需要将美总统两架专机的飞行数据通过战术数据链发送至队长战机。

“这里是北极熊,数据接收完成,我立刻安排战机前去护航!”

国锋关闭了战术通讯,随即将收到的数据通过数据链传至了队每一架战斗机数据库,由于这是要执行护航任务而非空战或火力支援任务,所以整个第七战斗机队的j10“猎隼”战斗机都未开启相控阵雷达,依靠预警机的超级探测能力。已经足够让他们清楚的知道,美总统专机到哪儿了,飞行速度、高度、航向是多少。

“第二小队前去护航,第一小队转080航道,第三小队保护预警机!”

国锋果断的下达了命令,虽然他也很想驾驶着战斗机去美国总统的两架专机周围转悠转悠,可他必须留下来,越是美总统专机要进入亚洲大陆之时,他就感觉越发要警惕可能出现的危险,因此他毫不犹豫的要亲率第一小队去宗谷海峡警戒,一旦日本空军战机出现,他会毫不犹豫驱离,要是敢于做出任何有恶意的动作,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击落。

卿炳海很快就按照队长的命令,带领着两架战斗机脱离了飞行编队,拉出漂亮的弧线飞入了高空。要为美总统所搭乘的两架大型洲际喷气式专机护航,共和国空军的三架j10“猎隼”战斗机自然要升入八千多米高的高空,所以卿炳海和另外两名飞行员无一例外的都戴上了呼吸面罩,伴随着战斗机喷气式发动机尾喷管喷出来的强大气流,三架战斗机斜窜云霄,很快达到了预定高度后,三架战机如同一体一样,很快排成了一个标准的等边三角飞行队形,像是一支高速飞行的箭头一样,直扑正在150余公里外的两架大型喷气式飞机。

“队长,我们应该怎么护航啊?”[]大国无疆269

卿炳海正驾驶着战机高速接近,却没想到战术通讯频道里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和一个陌生的问题,怎么护航?常驻于共和国极东基地的他们,自服役以来好像还从来没有有过这方面的经历。包括队长在内,再说美国总统也是第一次访华。究竟该怎么护航。出发前国锋建议可以采取前进护航,不要和高速飞行的大型客机距离太近。

没办法,卿炳海只能按照队长的建议,在距离美总统两架专机还有为公里的距离之时,他开启了机载雷达,并且将通讯频率切换到了之前就牢记在心的和这两架专机沟通的通讯频率。

“这里是国空军,呼叫美总统一号专机,收到请回答!”

卿炳海还真有些不适应这么拗口的英语,升空前他看了情报资料就很清楚的知道。这两架美总统的专机其实就是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的两架大型洲际客运机和货运机,只不过被美国联邦『政府』外jia部租借后,经过改装后妾成了美总统的专机而已,其实飞行机组都是国人,而且还都是共和国空军的退役运输机飞行员,只不过出于尊重,采用比较拗口的美式英语呼叫。

“这里是美总统专机,通讯非常良好,谢谢护航!”

卿炳海清楚的听到了对方的回答,英语也不是怎么纯熟,一听就知道绝不是美国人,他不禁有些想问一问正给美国总统驾驶飞机的飞行员以前是共和国空军哪一支部队的?反正都是师兄,说不定还能遇到同属一个部队的,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很快驾驶着战机高速转弯。

三架共和国空军的战斗机如同切入高速公路的超级跑车一样,刮出了三道漂亮的弧线后,三架j10战斗机已经超过了正一前一后飞行的美总统两架专其飞行航线的正前方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三角队形后,稍稍放缓了速度,让两架庞大的总统专机赶了上来,很快就变成了卿炳海的战斗机为飞行尖兵,紧跟在他身后的是美国总统的两架专机。而在专机左右两侧,还有两架共和国空军战斗机摆动了机翼表示友好后,充当保护保镖。

云海茫茫、阳光普照,三架战斗机保护着两架大型洲际喷气式飞机很快就飞越了库页岛、飞越了轻鞋海峡进入了亚洲大陆,隔着厚厚的云层自然看不到苍茫大地,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这五架飞阳光的照下,淡灰è涂装的

”猎隼”战斗机泛娄着淡淡的金属è泽。隔着远远的距离平稳的相伴在美总统专机两侧。最大航程已经接近4公里的它们还都挂着两具大型副油箱,足以保证完成此次护航进京任务,而看着这一切的美总统专机飞行机组,就有些自豪不已了。

“这才是咱们国空军的样子!”

三架共和国空军最先进的喷气式战斗机给自己保驾护航,正驾驶着美国总统罗斯福所乘坐专机的正副飞行员都有些ji动,处于自动飞行状态的大型洲际客机只需要他们看好一些数据便是,这一路飞来已经熬了不少无聊的时间,但共和国空军三架战斗机的出现却让他们精神为之一震,越发感觉此时此刻的飞行任务不仅是公司jia付来的赚钱重任,更是一次为国争光的荣誉之行。

“格老子的,三架战斗机、两架大型民航机,都是咱们国人的,放眼全世界也只有咱们国家生产的飞机能在这八千多米高的高空自由翱翔!”

一闪而过之后就消失在了视线里的共和国空军三架战斗机,唯一能够引起注意力的,自然是提前得到了无线电通知的飞行机组,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不少人并不知道共和国空军已经安排战斗机前来护航。了,直到两架专机的机长正式告知了这个消息后,美方人员才知道共和国是如此的好客,当然这也是为了美总统一行人的安全着想,礼仪之邦盖因如此。

三架战斗机都严格的保持在人员的目视距离之外,保持着严整的护航队形未有任何的多余动作,倒是每隔十分钟就会向预警机反馈护航情况,随后不久,脱离预警机的控制范围之际,护航情况的报告直接传送到了地面的空管制阳光不断向西蔓延之时,这五架飞机正向着共和国的首都北京呼啸开来。

共和国首都国际机场,当上午点的钟声刚刚敲响,沐浴在金è晨光之下的机场很快就安静了下来,要是在以往肯定是一片忙碌。不断有国际国内航班起降,但点的钟声敲响之时,飞行塔台早已暂停接受任何飞机的起降要求,罗斯福总统访华的抵京日期早已确定,所以各大航空公司都可以调整了飞行安排,让飞行架次错过点至点半这半个小时的首都空域管制时间,因而点之前不久还热闹得很的首都机场,很快就变得有些怪异般的静谧,如果不是看到机场航站楼正前方静静等候的人群,这个繁华的国际机场倒是很有一份死寂的神韵。

当美国总统的两架一模一样没什么差别的专机进入河北上空后,护航的三架战斗机就已经按照护航计划,顺利脱离了护航航道,准备降落在河北某地的空军机场,而美总统的两架专机则依然按照飞行计刮前往共和国首都国际机场降落。

等待终于在两架大型喷气式飞机出现在视野而宣告结束,主动前来欢迎总统来华的在京美侨都兴奋起来,他挥舞着手的星条旗冲着盘旋着准备相继降落下来的两架总统专机笑着、喊着,上万公里的地理距离在航空工业已经比较发达的今天,已经不再是任何困难“,朝发夕至”虽然不能用于要受时差影响的美两国,但至少在不到一天之内,能从遥远的北美州飞抵太平洋对岸的亚洲,在过于是难以想象,但是在今天,已经有不少亲身体验的他们已经感受到了空jia通进步带来的便利,而这一次享受这种便利的人,是他们最为敬重的总统一一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高速飞行的总统专机在技术娴熟的正副飞行员驾驶下,准确的切入了降落坡道,微微昂起的机身很快以漂亮的飘落姿态,让机轮亲en跑道,发出一阵哧的声音,淡淡的青烟伴随着庞大专机的稳稳落下,起落架微微一沉之间,蔚蓝涂装的总统专机开始在跑道上减速滑行。那机身外涂装的美国星条旗显得特别的引人瞩目,体格庞大的大型洲际喷气式飞机那两侧机翼悬挂的四台大型高涵道比涡轮风扇发动机高速旋转的叶片,发出令耳膜有些吃痛的嗡嗡声,在这种声音的伴随下,总统一号专机缓缓离开了跑道经辅道慢慢来到了航站楼前,而另一架总统专机也开始降落了。

终于,两架总统专机一前一后稳稳的停在了欢迎人群的面前,只有双方才知道美国总统罗斯福一行到底乘坐的是哪一架专机,而哪一架又是为总统空运车辆在内物品的货运机,已经得到指示的一辆登机车很快驶往了标号为“u”的专机,准确的对准了机舱而在这个时候,这架飞机的机长终于打开了那一扇舱率先出现在欢迎人群视线的,是坐在轮椅上的罗斯福总统,那一张灿烂的笑脸顿时让现场一片欢腾。

礼炮齐鸣,当罗斯福总统的笑脸出现的那一刻,在欢迎人群之外很远处,几乎占据了三个大型停机坪的空地上,共和国首都国民警备部队安排的迎宾礼炮就正式开炮了,身着礼服的警备队炮兵间隔一秒的相继开炮,一阵阵震耳yù聋的炮声相继响起,在这鸣响引炮的时间里,美国总统罗斯福已经在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帮助下,离开了飞机,踏上了共和国的土地,那张有些苍老的笑脸笑得更加灿烂了。

坐在轮椅上的罗斯福总统,在其夫人椎动平缓缓沿着红地毯前进,紧跟在后走下飞机的是美国国务卿戴迪纽斯及其夫人、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哈克里、美国商务部部长盖德等人,面带笑容的他们都向欢迎的人群不断挥手,而到机场迎接的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在国务院副总理、外jia部部长萧奈天的陪同下,已经稳步走上前去,和刚刚接过两个共和国小学生所赠鲜ua的罗斯福亲切的握手问好,这一握手,跨越了整整12公里迟到了7年f!~!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