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七章 扩大建设

第四十七章 扩大建设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的真实『性』是值得斟酌考量的。

就我国的云贵高原而言,你再好的车开到了山脚下也未必有路,在湍急的河流中你的船肯定是打不直的。山高,云贵高原的平均海拔就在一千二百米以上,其中不乏数千米高的山峰,贵州的山多但稍微矮小,大多是一两千米高的海拔,而云南境内什么高黎贡山、怒山、哀牢山之类的扫帚形山岭,一座座都是三千米以上的大家伙,当然造就的河谷也是吓人得很,一百米至三千米的谷深非常常见,如果能够亲临金沙江虎跳崖,在那里就可以体验到三千米以上的谷深是如何的深邃恐……

“而四川和陕西两省,除了四川稍稍便于建设以外,陕西那个秦岭就够人折腾老半天,不过巴蜀之地也有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说,其实两者之间并无多少优劣之分。当然四川境内多平原、丘陵,陕西境内多山地和丘陵,当建设工作细分到省级以后,各自的建设进度可能就会不一样了。不过现在而言,我们没有任何选择,必须迎难而上!”

自治区拿下了川陕云贵四地,军事上虽然轻轻松松,但接踵而至的建设可谓是困难重重了。交通部部长陈叶在自治区交通建设扩大会议的话,无非就是让众人认识到这四个省的地形不同、气候人文不同、发展现状不同等等,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回归到如何解决这一交通建设的问题上来。

“老自治区的发展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更是亲身参与的。‘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我们是亲身经历过实践过的。没有交通大动脉、密集交通网,地区经济就无法实现流通,自然就无法让一个地区整体进步。”陈叶说到这儿,示意一旁的副手在墙上悬挂好一幅新的地图。[]大国无疆47

抽出指挥棒,陈叶开始指点着地图说教起来:“自治区『政府』已经明确分配了任务给我们交通部,这任务毫无悬念的就是要建设出覆盖四省的公路、铁路网。经估算,覆盖四省各大重要市镇的公路网有二十万千米左右的建设量,铁路建设量为一万千米左右,施工难度都很大。”

陈叶没有欺骗任何人,他指着四川的成都、陕西的西安、云南昆明、贵州贵阳四个交通建设大枢纽,然后说道:“如此大的工程量是不可能同时开建的,当然我们也没有那个能耐同时修建。按照我的意见就是依托长江航运优势,在重庆建立运输枢纽点,以它为中心向成都和贵阳衍生,有了长江航运的优势,相信这条运输动脉相对而言会比较容易完成。同时我们可以开工建设贵阳至柳州动脉,南宁至昆明公路……”

“等我们有了柳州经贵阳、重庆直抵成都的铁路、公路之后,有了足够的交通运力,建设物资也就能满足前线需求,成都至西安、贵阳至昆明两大重要动脉也就可以开大建设力度。由此,繁琐的建设局面也就打开了。”

很明显,面对着困难重重的建设任务,陈叶的方案是从简到难。比如借助水运的便利优先建设重庆这一枢纽,拥有了足够的实力便可以双向发展。等成都和贵阳两大交通布局重点完成之后,便有了足够的实力向秦岭和云贵高原发起冲击。

云南连接广西的铁路相对而言可能会较快修通,因为自治区这些年尤其是为了建设红水河一二级梯级电站,早已将铁路修到了贵州境内的兴义,兴义到昆明的距离已经非常短,只要一定的建设工期就能够打通云贵高原上的第一条铁路。

如此多省之中或许陕西省是最惨的,那里地势虽不说险峻,但建设基础也就是必要的物资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只能选择修建公路,而且一无水泥厂二无化工业,还只能修原始的碎石路甚至是泥巴路,不过只要能修建起覆盖其全省的碎石公路网也算是为将来的建设做好了基础。

“总之,我们把自治『政府』分发下来的任务分为三个阶段。第一就是动员各省发动公路建设热和运输热,在重庆囤积建设物资必须依靠强大的内河运输力量,将来完成重庆至成都、重庆至贵阳的铁路是多段同时施工,需要依赖公路运输网。当然兴义至昆明的铁路如果能在这一阶段打通,我们的第二阶段任务难度可就减轻了不少。”

“第二阶段就是保质保量完成成都经重庆、贵阳至柳州的重要大动脉,当然能缩短多少工期就尽量缩短。这条动脉的公路肯定会较早完成,但这支力量不要空下来,必须马上投入到各自省内的密集交通网建设中,尤其是贵州的,必须做好为贵昆线的建设做好准备。”

“第三阶段也就是成都到西安、贵阳经昆明至大理,这两条铁路干线施工难度很高,尤其是成都至西安要翻越传说鸟都飞不过去的秦岭,隧道工程是关键!备用的方案或者同时开修方案就是修建重庆经安康至西安的干线,具体情况要等勘探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知晓,不过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将第一阶段的任务付诸实践。”

交通部的担子可谓是开发建设四省中最重的一份,其他部门更多的是政治方面的,比如继续践行土地革命、完成各级『政府』建设、缓和甚至化解地区现存矛盾等等,当然发动群众掀起建通建设热『潮』也是他们的任务。

“新进四省,各省都有各省的难处和优势。共同的难处就是现在的穷人太多,吃不起饭的人大有所在。不同的难处就是农业大省之四川农民们,他们只要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便可以大大缓解目前的困难,甚至逐渐走向富裕,因为天府之国可是产粮大省,有土地就能解决温饱。”

“陕西因为常年战『乱』人们极其贫困,光是土地改革还不能让他们解决问题,必须拿出足够的粮食让他们熬过至少两年时间,一年重新开垦整理土地适当进行农事,第二年才能开始大规模种植,才能解决掉他们的温饱问题。云南山高谷深地势复杂,耕地严重不足且常年被唐继尧强迫种植大烟,不少人已经是半烟民半农民,除了解决他们的温饱问题,还得整治大烟这个恶毒的东西!”

“贵州就更不用说了,唐继尧还知道修修公路建几座桥方便自己和越南的法国人贸易,而刘显世可就真让人不解了,贵州境内无一条可通行卡车公路,无一座可承重载桥梁。而且他还继承了唐继尧的优点,那就是大种鸦片,贵州人民是被他害惨了的!”杨柯正在党委扩大会议上数落着这些年四省的问题,当然也是便于自治区拿出合适的治理方案。

“不可否认,四个省都是资源丰富的大省。贵州有丰富的磷、铝土、煤炭,以及可供利用的水能;云南有丰富的有『色』金属,特别适合中草『药』种植,水能也丰富;陕西的资源综合优势强,油气、煤、汞等,还有大量的自然资源。四川农业发达,除了石油之外其余资源都很富足、尤其是其蕴藏水电能量大。所以说来,各省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但我们可以看到其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只要好好把握,任何一个省都能发展成为足以和广西匹敌的工农业大省,一样可以成为复兴大业的重要支柱。”

有了大量资料的张雨生自然知道这些省的发展前景,无论如何目前的困难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只要处理得当一样可以实现这些省的跨越式发展,将原本所有的优势逐渐发挥出来。

“免除所有农民的税务、促进增收致富是改造四省的首要关键,当然也是我们党我们『政府』在四省立下根基的重要工作。大力推进致富路有偿建设,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善沿线居民收入境况,当然前提是我们的财政部货币政策已经执行良好,人民币成为自治区五省内的唯一可流通货币,增收致富的方针政策才能掌握于我们之手……”

关于如何建设四省,张宇毫无好的建议可言,他能想到的有人会想得更好更全面,但就军事方面而言,他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目前甘肃、青海、西藏等省其实都是一片『政府』管理空白,『乱』兵泛滥贼『乱』横行,目前我军还有一定的实力可供继续拓展。简单说来,也就是我军希望继续前进,就前进而言我的意见就是向西而不是向东。原因有二,一是目前我军实力有限,无法发动东进攻势,而且也毫无政治理由。第二西部地区自来地广人稀但资源富足百姓纯朴,我军容易立足,也更便于未来建设……”

从出征到现在,第一师已经全军移师陕西境内,第二师也在四川成都和重庆休整完毕。一个师的攻击力量加上足够的后勤补给,足以打通向西局势,甘肃、新疆、青海还有人烟罕至的西藏都可以纳入自治区的势力版图之中。如果不趁此机会继续发动攻势,只要自治区又陷入了建设的热『潮』之中,又不知道等多久才能有实力继续扩展。

自治区发展的模式就是积累基础、扩大势力范围,接着利用一切手段方式让新势力地区富足起来,然后具备再扩大实力等待机会。从回国立足发展到争斗陆荣廷夺得广西、“窃取”海南。[]大国无疆47

然后经过将近五年的时间经营,具备雄厚实力之后刚好赶上实质是军阀割据大战的护法战争,所以才有了一下拿下四省的超级大动作。估计按照这么一个习惯下去,起码又要五年以上才能继续扩展了,张宇可有点不喜欢这样五年一循环的拓展周期,岂能有超级软柿子不捏的道理。

“趁此机会拿下整个中国西部,将轰轰烈烈的大建设范围从四个省变成七个省完全可以,甘肃、新疆算是两个建设大省,但青海和西藏只能算半个,自然条件过于恶劣,我们或许只能从政治制度上加以改革、变革土地制度和推行社会新风尚,像西藏现在还处于农奴社会,化解了土司、农奴两大对立阶级的矛盾就是西藏最好的建设成果……”

张雨生其实也打心眼里认同张宇的继续进军方案,如果真要是再等五年继续拓展,西部的剩余几省就会多经历几年的无『政府』状态,于人民不利更于全民族复兴之业不利。西部本来就建设发展速度受制于环境所限,不同于未来的东部、东南等自然条件好的地区,西部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打理,多一个五年建设期,会有引出很多很多的不同。

“新入四省境内都至少有一个预备役师负责防御与支持地方建设,完全没有任何的军事压力可言。就陕西而言也不会受到多大的压力,因为此时直皖两大派系之间还有说不清的恩怨未理清,第三师有足够的实力做好贵州、四川的防御工作,加上增派的一个预备师足以完成与之协同完成陕西、四川、贵州三地的防务。第一师和第二师组成远征军经甘肃出新疆,兰州、西宁、嘉峪关、迪化(乌鲁木齐)、伊宁,六大城市是进攻重点当然也是控制重点,只要我方牢牢掌握住这六大城市,就完成了对三大省的控制工作。”

“地广人稀,考验我军的后勤补给能力。由于横贯秦岭的公路至今仍是第一师临时打通的野战公路,通行能力有限不能满足我军的出征物资需求。一般说来军事动作我都不想干涉社会建设的正常进行,但这次不得不如此为之。”说完,张宇从自己文件包里拿出一份单子递给了张雨生,然后每人挨着浏览几眼。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更何况是要远征西域,我军需要大量的物资所以必须依靠公路运输力量。为交通部准备的内河运力我需要抽走三分之一用于军事物资运输,沿长江而上同样在重庆和乐山建立物流周转仓库,征集一千辆重卡用于补给运输……西安、甘肃兰州和张掖、新疆哈密等四个地区建立大型后勤补给基地,两万吨物资堪堪满足四个基地的储备,当然也能满足我们的军事需求。目前第一师自己筹备修建的西安补给基地已经完成建设,他们的供给足以满足完成拿下兰州的行动,所以我军的占据正常社会建设的时间在三个月左右,不超过六个月。”

张宇这么唯唯诺诺的说出合理的军事要求,如果是在其他其他国家或许不用这样,但自治区可就不同,因为刚一拿下四个省所有的建设已经开始,尤其是作为中枢四川省更是因地利更好而已经有了建设热『潮』,当然也是有了比较好的公路条件,张宇等才敢拿出骇人的军事行动方案来。动用一部分运力和人员参与军事行动,或许会一定程度上耽误建设的进度,但意义也是巨大的。

“拿下整个西部,于国于民都有好处,何必在乎一时之间的耽误,历史会证明这一行动过的正确『性』的!”散会之后,当会议室只剩下俩人的时候,张雨生对着张宇说道“计划很好,可你怎么不提前找我商议一番?”一边整理着文件资料,张雨生微笑着还半眯着眼看着一身戎装的张宇。

“你不是说过内政建设给你管,军事和工业技术归我吗?还有这次其实并没有动用这么多运力的必要,因为我还有另一层考虑,有机会你会知道的!”说完,张宇鬼笑着离开了会议室。

“不就是方便……吗?有什么好考虑的。”嘀咕完,张雨生也收拾完资料也离开了会议室。俩人都知道在那茫茫的沙漠里,还有个不能说的秘密存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