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八五章 日本参战?

第二八五章 日本参战?

1945年的3月22日对〖日〗本而言绝对算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结束对共和国短暂访问的德国国家元首希特勒特派大使施佩尔在其助手陪同下,乘坐元首专机离开了共和国首都北京,这架拥有外娈豁免权并且可以在他国境内逗留48小时的喷气式窄体型专机,经停朝鲜首都平壤国际机场补充油料后,直飞至〖日〗本首都东京。

是日,阳光明媚气温宜人,在尾翼和机身两侧都印有德国f旗标示的德国元首专机平稳的降落在了东京国际机场的跑道上,机轮与跑道摩擦出一阵青烟后不久,高速在跑道上飞驰的专机越来越慢,最终在刺耳的涡轮风扇发动机轰鸣声中,缓缓的来到了早已是旌旗招展的停机坪前,带着〖日〗本昭和天皇热烈问候的〖日〗本总务院〖总〗理渡边正『露』出了灿烂的微笑,随着一声声礼炮鸣响声,他那半眯着的小眼睛终于看到了走出机舱门的施佩尔。

红『色』的地毯早已铺好,分列两旁的〖日〗本小学生挥舞着〖日〗本的太阳旗和德国的f旗或者是一束束鲜hua,赶到现场来迎接远道而来的德国客人人群中,不乏〖日〗本四大财团的代表,三井、三菱、住友、安田等四大财阀以及下属部分企业都安排子代表前来欢迎德国元首特派大使的到访,整个现场的接待规格俨然像是接待一国领袖一样,给予了施佩尔这位临时客串大使的德国武器装备部部长空前的自重感,而在飘飘乎之间,他自然而在机场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对〖日〗本『政府』和民众的礼遇致谢,并对德日两国关系发展给半厚望。

为了给予德国大使很好的印象”〖日〗本外交部特派安排了一支超豪华的车队,这支总计有24辆豪华轿车的迎接车队都是清一『色』的亚美至尊轿车,单价不菲的豪华轿车像是一条黑『色』的长龙一溜的停在施佩尔面前,车队前后再安排两辆从共和国引入的奔驰警用轿车,再有八辆警用摩托车开路和殿后,整个迎接车队弄得是相当奢侈和高规格,一路上惹得不少记者的镁光灯闪亮个不停,〖日〗本如此高规格接待德国大使的每一个细节他们都想记录下来,而这一支超拉风的车队自离开机场后也是相当招摇。

闪烁的警灯那炫目的光彩赚足了许多人的眼球”一字长蛇般行驶在机场高速公路上的亚美至尊全经典黑『色』涂装的至尊轿车,无不证明了〖日〗本『政府』是多么热情,而车队驶入市区后,前往东京最大、最豪华的君豪世纪大酒店的所有街道都已经封闭,东京的治安〖警〗察、巡逻交警如临大敌般的守在各个要点”而从未经历过如此阵仗的东京〖日〗本人则像是要集体欣赏一部〖中〗国大片似的,一个个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尖的看着在警车带领下驶过街道的豪华车队,那车头两侧迎风飘扬的〖日〗本国旗和德国国旗,引爆了周围〖日〗本人的阵阵呐喊。[]大国无疆285

被〖日〗本『政府』空前热情接待、又感受到〖日〗本民众饱满激情之后的施佩尔是满脸红光的入住酒店总统套房的,相比于几天前到访共和国,共和国『政府』只让外交部部长前来迎接,而且机场迎接的现场规格也不够高,更没有安排什么车队、封锁街道等来迎接自己,而在〖日〗本”施佩尔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高级待遇,一想到刚刚自己屁股上坐着的豪华轿车真皮座椅,他越发觉得来〖日〗本这一趟是值得的。

临时作为施佩尔助手的德国外交部副部长斯特劳斯恩却并不高兴,临行之前元首就反复交代过与共和国来往应该空前高调,与〖日〗本应该保持低调”但如今却刚好反过来了,到共和国办次要的事情却相当低调,到〖日〗本来办涉及到国家战略层面的重要事情却弄得天下皆知,如此一看,斯特劳斯恩不得不感叹,共和国和〖日〗本都不是善茬”尤其是〖日〗本今天如此隆重的接待德国特派大使一行弄得东京是满城风雨,让全世界都知〖道〗德日两国关系好得不得了。

“该死的〖日〗本猴子,已经把我们推到了一个被动的地步!”

一想到那些记者不断闪烁的照相机和不断扑来到问题,有些国际记者甚至直接问〖日〗本是否会和德国结盟参加二战”像美国邀请苏联加入同盟国那样,斯特劳斯恩就觉得自己这一次是阴沟里翻船了”〖日〗本人表面上如此高规格隆重的接待施佩尔和自己,其实就是要做给全世界看,好像德国少了〖日〗本就不行了一样,真他娘的屁话。

生气归生气,事情已经发生了,打开房间里的电视机都能够看到〖日〗本各大电视台都在放着〖日〗本『政府』是如何隆重接待从欧洲远道而来的德国客人,斯特劳斯恩自然也没有继续在这件小事上大动肝火,作为一个比半路出家以武器装备部部长客串外交大使要更加深谙外交之道的他,自然知道要随时保证自己头脑的清醒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情况,一切都要以德国自身利益最大化为出发点,这也是希特勒要求斯特劳斯恩在外交事务上唱主角,而施佩尔不过是一军事谈判主力的缘故。

收拾心情,斯特劳斯恩还真是对〖日〗本『政府』的热情感到越发的满意了,让酒店安排给施佩尔和自己的房间都是总统套间,设施齐全、装潢豪华,尤其是郡主卧里的超大席梦思chuang,要是〖日〗本『政府』特意安排几个美少女来就更爽了,而问过shi应生后,斯特劳斯恩这才知道〖日〗本『政府』已经向君豪世纪大酒店支付了足够德国大使一行十余人在酒店居住一个月的任何费用,而考虑到这间东京最好酒店是共和国企业的并没有什么不良业务,所以在附近的一家高级会所也已经被〖日〗本『政府』包下,斯特特工劳斯恩等人随时可以过去泡泡温泉、享受一下〖日〗本风情。

<g上,感受着比航空座椅更为舒服的感觉之时,就住在走廊对面另一个总统套间的施佩尔敲门进来了,紧跟在后的是专门负责保护施佩尔这个元首特派大使的特工,两名特工意识到大使和其助手肯定有重要对话,所以加紧了对套房内所有角落的搜查力度,没有发现任何窃听或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后,就收拾东西离开了,留下紧闭着嘴chun沉默不语的施佩尔两人。

“房间经过检查了,没人会知道我们在说些什各!”

斯特林劳斯恩主动开口说道,他知道坐在自己对面的施佩尔对外交事务方面是一个真正的门外汉,今天在机场看到〖日〗本『政府』如此高规格接待自己都很是激动,发表致谢词都有些语无伦次”要不是自己及时提醒,施佩尔还不知道会激动成什么样。

“我是想说,刚刚得到消息,今晚〖日〗本昭和天皇要在其皇宫举办国宴招待我们俩,晚会上可能会有许多事情发生”所以我想听听你的建议!”

施佩尔敲门之前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什么地方做得实在太错了,从德国出发后一路上他虽然没少向斯特劳斯恩请教,但在机场的欢迎仪式上依然差点给德国的国家形象蒙羞,一个特派大使看到这样一个场面就激动得语无伦次,大国威仪何在?深感庆幸的施佩尔自然意识到,到共和国为中德第四次军事技术贸易谈判肯定他更擅长,而到〖日〗本来和〖日〗本就国家战略利益上博弈,他显然是不行的,要想不把元首交代的任务搞砸”只能依靠斯特劳斯恩。

“〖日〗本昭和天皇要在他的皇宫举办国宴招待我们?”斯特劳斯恩冷哼了一下,说道:,“照此看来,〖日〗本昭和天皇在政治地位上要比〖日〗本总务院〖总〗理渡边正高得多,看来咱们真正的谈判对手,不是渡边正,而是昭和天皇这个小娘皮!”

“渡边正可不好对付,昭和天皇肯定容易得多!”

施佩尔发表了一个简短的建议,反正他知道渡边这个姓可是〖日〗本的一个大姓,换而言之在渡边正背后肯定有一个庞大的家族作为支持,能代表一个家族的利益与其他家族取得和平共存,又在〖日〗本昭和天皇这么一个赳赳武夫的吆喝下还能活得舒坦”渡边正给施佩尔的第一印象就是长袖善舞,是一个极其聪明的政治家,否则像东条英机这种〖日〗本牛『逼』的人物也不会在竞争〖总〗理之职上败于渡边正之手。

“昭和天皇也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1962年就登基的这今〖日〗本天皇,看似一直都致力于履行自己立宪君主的职责,但〖日〗本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吹捧要绝对服从天皇的〖言〗论却让他比谁都爽”而一直当初中日台湾冲突之后与共和国所爆发的一系列的战争,虽给〖日〗本带来了很多的损失,却让他以战争失利的事实借口再加上后来金融危机〖日〗本内阁处置不力的由头,终于让这位野心勃勃的〖日〗本天皇完成了对内阁制的毁灭,新的政治、经济、军事、教育等等改草,无一不是让〖日〗本数千万国民彻底匍匐在他的皇权统治之下,包括哪些曾今蠢蠢欲动的军国主义分子,也不得不服从他这今〖日〗本国的最高领袖!”

斯特林劳斯恩看了看施佩尔,叹了一口气说道:“当然,昭和天皇玩弄政治手段的精妙技术自然是要比渡边正高明得多,但这并不代表在与我们的谈判中,昭和天皇会比渡边正表现得更为优异!”

斯特劳斯恩很是自信的说话,让施佩尔心里很是受用,他这么一个国家外交的门外汉显然是不懂得国与国关系中的弯弯绕绕,也并不如斯特劳斯恩那样了解〖日〗本的国情,所以到了〖日〗本后,他只能作为配角存在。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更加重视昭和天皇?”施佩尔明知故问般问道。[]大国无疆285

“很明显,昭和天皇是不会和我们直接谈判的,他会找一个人来做他的代理人,究竟是谁,我无法得知,但这个人肯定不会是渡边正1”

斯特劳斯恩站起身来,透过窗户的钢化玻璃俯瞰着东京,〖日〗本天皇的皇宫距离酒店很远,在皇宫周围没有一幢过高的建筑”而皇宫里面会是什么建筑、有何装饰风格,这令〖日〗本几千万民众神往的皇宫到底充满着什么样的神秘力量,斯特劳斯恩很想见识一下。

“那我们该如何着手呢?”施佩尔走到了斯特劳斯恩身旁,也睁大了眼睛看一看东京的俯瞰样貌。

“很简单,牢牢把握住昭和天皇的战略目标即可!”斯特劳斯恩伸出了右手指向了南方又指向了北方,说道:“〖日〗本这个岛国想要成为一个大国,就必须获得足够宽广的土地,在世界某一个大陆上侵略得到一片土地就是最好的办法,但历史已经证明,亚洲大陆上有了〖中〗国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的存在,被反复教训过的的〖日〗本,肯定不会再去想要朝鲜半岛在内的亚洲大陆了,而如今处于战争顽势的同盟国中,像大英帝国、

法国等却在亚洲拥有资源富足、土地广袤的殖民地。”

“因而”〖日〗本一旦参战”其首要目标肯定是要彻底击垮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然后大举南下占领菲律宾、越南、印度等目前仍然属于同盟国殖民势力的地区,而包括新西兰在内的澳洲大陆会不会成为〖日〗本的首要目标还有待观察,而就算如此,〖日〗本也将帮助我国很大程度上牵制住美国的战争力量不至于投入太多到欧洲地区来。

“可我们想要并不仅仅是这样!”

施佩尔立马『插』了一嘴,虽然不太懂外交事务,但希特勒可是很清楚的告诉过两人,德国需要〖日〗本这个帮手”并不是因为德国需要〖日〗本在太平洋牵制美国,而是因为德国即将展开北非攻略和入侵苏联,两线作战虽然其战争实力足以承受的,但风险却是依然存在的,为了进一步降低风险,让〖日〗本加入战争中出兵苏联以帮助德国牵制住苏联在远东地区的兵力,这就很有战略价值了。

“的确,我们的确是需要〖日〗本出兵苏联来牵制住苏联在远东的兵力,让我们能够以更快的速度解决掉东线的战斗,结束对苏作战避免两线作战的不利局面,同时也需要〖日〗本的突然参战来让同盟国尤其是其中的美国措年不及,让他们不得不调整反攻欧洲的时间,让我们能更轻松的完成北非攻略!”

“但是,我们别把〖日〗本人当成傻子,我们想要利用他们对苏联和美国两边都同时起到牵制作用,这对于〖日〗本而言不仅综合国力必然吃紧,而且还很不符合其战略利益需要”因为自苏联将外兴安岭和库页岛等领土还给共和国后,苏联在远东地区的领土就更加靠近北极了,〖日〗本费尽千辛万苦抢占一片极寒之地有何用?还不如将宝贵的兵力用于南下!”“那我们岂不是没法谈拢了?”

施佩尔问了一个有些白痴的问题,淡淡一笑的斯特劳斯恩并不是讽刺的笑,而是摇了摇头,他已经意识到,纵使自己说上三天三夜,也没法让一个对武器装备如数家珍,而对国际外交却晕头转向的帝国武器装备部长快速的成为一个很有才干尤其是谈判能力的外交官,既然是谈判,能不能有好的结果根本不用妄下结论,只有经过了双方的真正接触和谈判,经过一系列的讨价还价和各自的让步后才会取得成功,虽然德国对〖日〗本的要求是很高,但这并不代表德国开出来的条件不会让〖日〗本昭和天皇愿意去届时安排部队入侵苏联的远东地区。

〖日〗本加入战争发起对外侵略,目前还缺少什么?自中日两国多番激战后,再加上金融危机的伤害,〖日〗本的国民经济遭受重创,虽然近两年来经过一系列的经济刺激,尤其是昭和天皇穷兵赎武般的疯狂扩军备战以及中日经济合作所带来的利好刺激,〖日〗本的经济发展才会得以像坐上了高速电梯一样飞窜直上,但这并不能代表〖日〗本已经解决了经济问题,经济上的拮据、战争资源储备上的匮乏都是让〖日〗本昭和天皇头疼的问题,就算〖日〗本有近一亿的人口,加上自己的军工实力,可以武装出数百万的部队,可没有矿产资源和石油资源,战车、军舰、飞机如何生产和运行?

但是有钱的德国却能给〖日〗本昭和天皇开战的本钱,有共和国这么一个工业实力强悍的国家作为邻居,美国都可以直接hua钱在共和国订购军火物资,然后直接运给苏联作为战争资源,德国自然也能大笔大笔的在共和国替〖日a钱,像〖日〗本参加战争所紧缺的石油资源,希特勒授权,德国可以在共和国台北原油交易所直接为〖日〗本购买数以万吨计算的各类油料,世界上主要产油地区之一的波斯湾就是共和国的势力范围,如今每一个交易日在台北原油交易所销售出去的石油绝大多数都被交战双方买去,至于橡胶、医『药』、粮食、车辆、机械等等就更不在话下,而就算〖日〗本如今还欠债不少,因为经济发展和扩军备战还背负了共和国大笔外债,德国也可以替〖日〗本还了,甚至还可以向〖日一笔数额巨大的战争贷款以资助其发起战争。

总而言之,如今的〖日〗本是有侵略的野心和能耐,也已经等到了绝佳的参战时机,可就是太穷了,在如今这个高节奏、高消耗的现代化战争年代,任何一样武器都需要耗费战争资源,无论是枪械坦克还是战舰飞机,〖日〗本有能力生产制造,却苦于没有资金和矿产资源制造,更没有太多的能源可供消耗,而财大气粗的德国正好可以满足〖日〗本的需求,给予其宝贵的开战资本,让〖日〗本的战争机器也隆隆的开动起来。

〖日〗本天皇皇宫是自〖日〗本天正十八年即公元1590年,由德川幕府第一代将军德川康德修筑,因而由护城河环绕保护的皇城拥有坚实的城墙,城墙是由巨石所筑,在城墙内数十万株来自〖日〗本各地的树木把皇城装点得郁郁葱葱,分落在这茂盛绿『色』之中的房屋都是〖日〗本风格的青瓦白墙,屋脊两侧还雕刻着〖日〗本皇室的象征菊hua,因而被分为皇居、外苑、

东苑等部分的皇宫显得很是清幽,丝毫没有〖中〗国古代王朝皇宫那样的王朝霸气,不知道的,还以为隐藏在这高大城墙之内、隐匿于树木之中的建筑群是追求古典的某个地产开发商的别墅群杰作,根本不会联想到这里竟然是在〖日〗本象征着至高无上皇权的天皇皇宫。

绿『色』瓦顶、白『色』墙壁、茶褐『色』的铜柱,占地2.3万平方米的正殿的“松之阁”便是〖日〗本皇室活动和展开外交事务的场所,经过一番精心的准备后,在德国元首特派大使专机抵达东京当天的傍晚时分,由〖日〗本总务院外交部副部长亲自去迎接并带路的德国元首特派大使施佩尔及其助手斯特劳斯恩,又搭乘着超豪华的车队出行,离开了君豪世纪大酒店后直奔天皇皇宫而来,德国驻〖日〗本东京的总领管的外交大使也已经在〖日〗本总务院〖总〗理渡边正的陪同下出发。

很早就听说过〖日〗本的习俗比较特殊,酷爱鞠躬的〖日〗本人还有着穿和服、跪坐、穿木屐等习惯,而作为〖日〗本天皇特设的国宴如此一个正式的场合,〖日〗本人又为了自己的传统以及尊重强者的习『性』,所以当晚出席国宴的施佩尔和斯特劳斯恩,以及德国驻日外交大使都穿着正装,其余〖日〗本人都穿着他们的传统服饰和服,而在饮食方面,自明治维新后西方饮食习惯传入〖日〗本也产生了一定的作用,不过〖日〗本人赖以为生的大米、

蔬菜、生鱼片、肉等自然是必不可少,而为了照顾到场的德国友人,德式主菜、甜点等也是有的。

双方都对对方有所求,但各自却又有自己的底线,所以这一场暂时没有涉及到战略谈判的国宴在昭和天皇的主导下并未涉及太多政治层面,因而倒也是一场宾主尽欢的宴会,在斯特劳斯恩指点之下,在国宴开始前,和〖日〗本昭和天皇分别致辞的施佩尔也表现不错,其言行非常符合其德国元首特派大使的身份,而这一次愉悦的〖日〗本天皇皇宫内的国宴,也算是正式拉开了〖日〗本加快参战步伐的序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