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八章 只争朝夕(求票)

第四十八章 只争朝夕(求票)

:感谢所有支持的人,感谢!

“今天是1918年5月4日,我相信今天,它注定要成为四川历史乃至中国历史上最富有意义的一天。七年零一个月之前,昏庸无能的满清『政府』将川汉铁路的修筑权出卖,勤劳勇敢的四川人民坚决奋起反击,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沉重打击了满清『政府』的同时也向世人证明了四川人民的爱国自强之心,并且让人相信四川人民有能力有意志,建设出四川人自己的铁路!”

“今天,四川人民将再次发扬保路运动宏伟精神,将我们四川人民勤劳勇敢、不畏艰险、艰苦奋斗的精神发扬光大。我也相信,在得到更好条件的基础之下,成都至重庆的铁路必将在四川人民的努力协助下创造一个中国铁道修建速度,一个中国人团结协作修建属于自己铁路的世界纪录,并且这种团结协作的精神一定会继续传扬下去,让我们美丽的天府之国四通八达,让我们秀美的巴蜀胜地道路畅通………”

中铁建设第一集团全面负责四川境内的铁路建设,而她的“死对头”中铁第二集团获得了另一段的修建权,两大集团必须要较较劲,但中铁第一集团的董事长胡天明肯定认为自己的优势大一些,因为四川人民支持铁路建设的热情、施工的难度等等,都有利于中铁第一集团,当然之后也将为困难重重的包成铁路腾出足够的建设周期,不过其死对头中铁二集团所面对的贵阳至昆明的施工难度同样不小,两大集团还有的时候较劲。

年5月4日上午九时,川黔铁路四川段正式开工建设,当推土机将第一铲黄土将施工奠基碑掩埋,标志着成都、重庆两头同时开始工建设,川黔铁路四川成都至重庆段504公里、两年工期的铁路建设工程正式拉开序幕。而在长江的另一头,川黔铁路重庆至贵阳段也开工建设,不过同于四川境内的工地动辄有数万人忙碌于工地周围,中铁第二集团的动工工地上热情洋溢的人民人数可就少了不少。[]大国无疆48

“四川境内人口初步统计结果为7000万人,而贵州境内只有不到书生中文网铁路沿线的居民,成都至重庆的铁路线所经都是传统城市,每平方千米就有将近五六百人,而我们负责的路段只有不到一百五十人,刚好够别人的四分之一。说句简单的话就是为建设工地充当观众、摇旗呐喊的人都要少一些,不过咱可别被他们吓住了,抓住现在才能把握好未来。”

得知中铁第一集团的现场比起这边是热闹了不少,中铁二集团的董事长郭海也并没有太多的埋怨,当初抽签拿到了云贵两省干线铁路修建项目的时候,他就做好了这个思想准备。和他同样倒霉,或许更加倒霉的还有第三集团董事长朱家良,一个集团被分成了两半,一边要负责困难重重的南宁至昆明铁路修建工作,另一边还得抓紧时间打通剩下的半截柳州至贵阳线,也就是剩下的麻尾至贵阳三百余公里。

“咱们得依仗第三集团的成果的时候多了,贵阳至大理的铁路都需要用到他们的成果。只要柳州到贵阳的铁路、南宁至昆明的铁路修通了,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在对贵阳至大理的铁路进行三方同时施工,这可比第一集团单独负责成西线好受多了!”

“可他们并不好受啊,前些日子听说他们又遭遇了大难题了。”川黔贵州段总负责人柯宜良看着一片忙碌的工地,忙忙碌碌的工人、轰鸣作响的机器,一切的景象都是那么的美好。

“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

郭海一直注意着手里的资料,第二集团所负责的川黔铁路第二施工大段,是在长江这边的猫儿沱开始修建,将修建横跨长江的白沙沱大桥、横跨天堑乌江的铁路大桥等桥梁修建任务,都交给了中国道桥第一施工公司,但还有不少的困难等着他们。

铁路施工进入贵州境内后,将面临着地质复杂、地势起伏多变的困难,尤其是岩层风化严重,铁路所经地域石灰岩地区多暗溶洞,按照计划需要打通隧道和明洞115座,延长34公里,除了将最为困难的两座大桥施工任务,交给了当初完成柳南线最为困难的黔江大桥的道桥公司,但等待他们的还有123座需延长10公里的桥梁。

拿到了这个施工段,他们将面临集团成立以来首次面对的超级困难隧道施工对象,也就是将用来穿越娄山山脉、全长4270米的凉风垭隧道,不过比起第三集团的遭遇,他们算是幸运多了。多研究研究资料,对于掌握施工进度和合理调度都是有莫大好处的,听到柯总工的话,郭海抬起了头准备听听倒霉蛋朱家良又遇到什么倒霉事。

“以前以为他们遭遇施工难度超乎想象的南昆铁路,或许对于第三集团是一次小小的考验,毕竟他们成立得最晚,设备都是有限装备最新式最好的,施工难度更大的任务交给他们,能够获得的淬炼意义是巨大的。不过现在看来他们淬炼的意义已经要超乎我们想象了,不过我们也为他们如此受上面重视、爱怜找到足够的理由了……”说着,柯宜良将自己获得的简略图纸展开来,他来为自己的老板解释解释为何第三集团如此受宠。

柳州至贵阳剩余路段其实并没有什么难度,按照第三集团的习惯肯定是有限将这个软柿子吃好吃个干净。然后将全部的力量投入到南昆线上去,从海拔不到一百米的南宁盆地慢慢攀爬到海拔两千多米的云贵高原,第三集团已经用尽所有的力量修筑到了贵州的兴义,可谓是已经创造了不小的奇迹。

“他们将要面对的困难主要是桥梁和隧道两个方面,像高烈度地震、滑坡熔岩、土质膨胀等问题对他们而言都不是问题,关键就是这条道太多的隧道和桥梁。最为困难的莫过于要将威舍红果段之间的家竹菁瓦斯隧道,该隧道虽然有近五千米的施工长度,但这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这隧道洞身有将近一千多米是煤系地层,挖掘隧道时需要严加防范瓦斯的过量、机械摩擦火花引起爆炸,当然即便工程克服了,他们也需要想办法将隧洞内的瓦斯浓度降低到一定程度确保通车安全。这都是当今世界还未有的超难课题,难度很大啊。”

“这对他们并不是多大的困难,需要的仅仅是时间而已。当初田林县的米花岭隧道都没有难住我们,而当初作为施工主力的就是今第三集团的骨干们,现在他们独立出去了更不得了,难道一个小小的家竹菁隧洞岂会将他们吓住?”

为了穿越右江和南盘江的分水岭九巍峨山山脉,铁道部组织了大量人力物力在田林县板桃乡境内,开凿一个9392米长的超级隧道,隧道克服了大大小小的断层、排解了一次又一次的疯狂涌水,采用新式隧道支护结构、曲墙衬砌断面等等新技术新设计,还有数十人长眠于施工现场,该隧洞的施工代价是极高的,但其回报也是丰厚的,否则现在的红水河梯级利用电站计划也不会这般顺利实施。

“的确,只要发挥铁道精神,就没有钻不过去的山、架过不过去的桥。我们现在还是好好管好自己吧,穿越娄山山脉、全长4270米的凉风垭隧道,它将是考验我集团单独施工实力的首个考验大题了,当然能获得重庆贵阳段施工权,这肯定能给我们将来完成贵昆线的修建奠定良好的基础,贵昆线同样不简单啊!”

“再说,我们三大集团有谁的工程不是棘手得很的?第一集团的西成线需要克服秦岭、我们第二集团需要在云贵高原尤其是乌蒙山区转悠、第三集团需要不断爬坡艰难困苦地登上云贵高原,如果我们都能将手中的任务完成好,这样极具难度的三大施工大项都被我们中国人所克服了,将来还有什么铁路难题不会被我们所折服?”

“恐怕就只有到青藏高原上修铁路,那难度才能和现在的想比拟,当然到时候究竟是谁上?现在还言之尚早,咱们还是看看这贵大线如何的困难吧!”柯家良根本没想到自己的笑语将来真成了现实,高原上修铁路的确极其富有挑战力,那难度简直是现在三大项的综合体,加上独有的环境后还要高不少,但此时他才没那心思想到将来会困扰到自己以及所有铁道人的大难题,关系手头的任务才是最紧要的。

按照计划,第二集团的二期任务就是修建贵阳经昆明至大理的铁路。这条铁路是铁道部规划中的一级重要干线铁路,沿线虽然要蜿蜒于地势险峻的云贵高原的乌蒙山区,有一座座高山、一道道峡谷,一面面峭壁等待着他们,当然就如郭海说的那样,经过川黔线这么一个热身,相信不到一千公里的贵大线会被第二集团踏在脚下的。

“这条铁路将会经过大量的资源富产区,修建铁路之后对于沿线地区的资源开发利用产生非常大的裨益,这对自治区的有『色』金属、能源工业的进步非常有利,当然也能给大山区的人民带来增收致富的利好。一条铁路所带来的刺激肯定远远高于现在的大肆修建的公路,咱们铁道人的优势就在于能够带来运力极大、经济带动幅度大的铁路,这是我们的骄傲所在,也是责任所来之源……”

第二集团在为自己加油鼓劲的时候,刚一开始捏到了软柿子的第一集团可就得细细思量一番了,因为他们接到了一个更为棘手的任务。“陕西是自治区控制力最弱的一个省份,但群众基础是最好的一个地区。穷困不堪是让自治区发展出良好革命形势、团结人民的优势,但却是造成控制、建设困难的饿祸首。之于陕西而言,交通建设要比其他省份的压力大得多。”[]大国无疆48

“自治区需要加大控制力度、快速增进人民收入、为西部剩余几省的归附打造标榜对象……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了一点,那就是我们能否快速给西部的陕西、甘肃,包括还未定的新疆铺去钢铁巨龙。公路建设我们管不着,也没那个必要过问别人的事,但我们自己既然得到了如此艰巨的任务,就必须切实地完成好…尤其是做出最好的表现,这对将来能否拿到西部大动脉之铁路工程很有影响。”

第一集团上下都对拿到川陕两地铁路修建权非常高兴,尤其是先期修建川黔线之四川段,这段铁路施工难度小、完成工期短,非常适合于第一集团锤炼就近招募的工人,等到工期完成之时,西安至成都的宝成段也就具备了开工条件,经历过锤炼后的集团将会有更多的建设人才投身到这道干线的修筑之中,这对集团能否保质保量且提前完成任务非常有关系。

“西安、成都两大地区,未来肯定都将作为交通建设大枢纽。但我感兴趣的是将来谁来负责从西安经甘肃后挺进新疆的铁路,茫茫沙漠、戈壁的铁路更具政治与经济意义,也更有利于我集团的成长。”

很明显胡天明对将来是否能拿到以两大城市省会为枢纽、覆盖其全省的铁路网的建设任务,并不怎么感兴趣。在他看来或许用一条从四川重庆出发,经四川成都和广元后到达陕西宝鸡的干线铁路,安全有可能将集团锤炼出来,而且也能用这期间的优异表现获得将来更重要的任务:就是一条西西安出发,经甘肃天水兰州,出嘉峪关后穿过茫茫大漠戈壁最后抵达乌鲁木齐甚至伊宁的超级重要铁路干线。

这条铁路连接三大省份,尤其是自治区控制力度极低、社会生产发展水平不堪入目的西部重要省市,一条钢铁巨龙的通行必将给这些省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也能给集团带来莫高的利益和巨大的历史意义。

“秦岭并不可怕,第三集团能够从盆地慢慢悠悠毫不畏惧的修到云贵高原,几千米长的隧洞、大跨度的桥梁等等,都无所畏惧。第二集团将在云贵高原上折腾数年,他们同样优秀且毫不惧怕繁琐的施工工程,我们岂能被所负责工程中唯一一个稍具挑战力的秦岭所吓住,要我说,咱们要干就干得最好,争取在另两个集团完成任务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的开工建设西部大动脉的准备,甚至已经开始修建部分路段………总之,我们三大集团之间需要互相竞争,我们需要用实力来证明自己!!”

“按照进度而言,我们可以判读出一些工程完成的日期。我们负责的川黔段将于两年后完成,而西安至成都的也于四年至五年之内完成,也就是说我们在1925年便可完成所有一二阶段任务。第二集团负责的川黔段下半段估计用时三年左右,贵大线难度大且线路将近一千公里,工期必然很长起码八年,所以他们不会在1930年之前完工,除非郭海像我这样疯,否则无法提前完成,毕竟乌蒙山区施工难度太大。”

“说来说去我们的最大对手也就是第三集团,这个黄金汤煲出来的富家小子因为获得了超级难度的施工工程而备受关注和扶持,他们的一二阶段负责路段总长不过五百公里左右,虽然施工难度很大不过在六年甚至更短时间内绝对能完成,如果第二集团将昆明至大理的铁路交给他们帮忙,或许他们也能在1925完成所有任务。当然被缩减掉一部分任务的第二集团大概在1927年完成任务,不过已经不足为虑了。当然我们期待最好的结果就是第三集团还被拉了去修建昆明至贵阳段,这下他们两家都要在1926年左右才能共同完成任务,而我们早已踏上了直抵大漠的铁路修建之旅了……”

胡天明的一个绰号就叫做胡疯子,不是指他随便胡来,而是指他这人有着过人的傲气。经过一定分析后才发现交通部铁道管理下达的出来的第一阶段任务中,就数他们的任务最简单,而第二阶段中所有的集团都将面临考验,但还是数第一集团最为简单,一个秦岭的隧道工程还没有人家第二集团第一阶段的困难,更不用说第三阶段的铁路网覆盖修建计划,四川、陕西境内的铁路除了穿越死亡禁区的成昆线稍具难度,再也没有任何的难度可言,所以胡疯子想到了将来让第一集团从省会级铁路网工程建设中脱身出来,投身至更重要的大动脉修建中。

当然,这也是第一集团证明自己的唯一机会,毕竟川黔线和宝成线的难度,确实不敢和人家的贵昆线、南昆线相比较。或许留给第一集团的也就只有这么一条路:在保质保量前提下提前完成第一二阶段任务,早日做好用大动脉证明自己实力的准备。

无论实际情况是不是按照胡天明的说法一样进行,1918年到1926年将近八年,甚至十年的时间都是西部铁路建设关键期,这些铁路无一例外都是非常之重要的铁路,有了运力可观的铁路,资源开发、工业建设、人民增收等等才会一一成为可能,当然尤为重要的是有了密集的交通网,自治区才能更好的控制与发展这些地区,利用西部庞大的人口、自然资源,为该做的事业提供更澎湃的动力,将西部建设成为未来共和国的顶梁柱而不是拖累。

总之,铁路建设任重而道远,在广袤的西部各地,飘扬的红『色』旗帜一定会『插』到很多的地方,会有很多的横幅和标语贴在各大建设工地,上面都会写着殷红的大字:

一万年太久,我们只争朝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