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九八章 何阳的烦恼

第二九八章 何阳的烦恼

和煦的阳光穿透了城市上空的薄薄云层,照『射』到了东京成西国际机场舟上空,沐浴在朝阳之下的机场早已是一片繁忙。

位于〖日〗本本州岛关东平原南端的东京在古时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渔村,要不是德川家康将军在此设立幕府,后又在明治维新中被推翻,以往的江户称号随着明治天皇迁都至此,也随之变成了古代〖中〗国给予其藩属国首都称号的“东京”而随着时代的变化与发展,昔日明治天皇时期的东京市已经从一个农业国家最大城市,摇身一变,成为了亚洲排名靠前的复合型大城市。

1943年,〖日〗本政治改草之际,〖日〗本『政府』将原东京市改为了东京都,以前就是〖日〗本行政、立法、司法等部门集中的政治中心,更加集中在了官厅街一带,像千代田区、〖中〗央区、港区等就全部用于发展经济,而且东京同其南面的横滨、东面的千叶地区,直接构成的是〖日〗本经济最为发达的京滨叶工业区,昔日的纺织、造船、钢铁、机械制造等产业在中日经济合作之后,原有的产业更加进步,新兴发展起来的汽车、家电、航空等更是为东京的工业繁荣推波助澜。

素有“东京心脏”的银座以前不过是江户时代初期,〖日〗本银币铸造所迁移至东京后而得名,但真正让它繁华却是因为当年的关东大地震,东京地区遭受地震重创后,重建工井中东京市『政府』便有心仿造美国纽约的华尔街、共和国上海的南京路以及北京的王府井大街等等,在〖日〗本东京也缔造出一条具有浓厚商业氛围的街道,让它成为与“富士山、京都”齐名的〖日〗本标志『性』称号之一。

于是乎,在这异变的时空里”从那时候起银座这个长不足1200[]大国无疆298

米、宽700余光的昔日银币铸造所工场所在地,在清理了地震所造成的废墟之后,一幢幢两三层楼高的建筑便傲然挺立起来,街道也仿效世界主流,有路灯、有绿化树、有红绿灯等等,而多年的发展与变化后,如今的银座已经变成了三条街道,主街道便是一条市政设施和绿化齐全的双向六车道,另外两条街道则是以这条主干道而平行布置”是纯商业步行街。

由此以来,紧邻着两条商业齿行街的四排建筑,在多年来的发展中不断变幻着模样,但任凭时间的迁移都没有改变这些建筑本身的使命商业,在〖日〗本与共和国之间展开经济合作之后”银座这片狭小的区域内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幢幢商贸大厦拔地而起,百货大厦、

高级会所、咖啡厅、高级餐厅等等,银座很快就成为了亚洲又一个著名的商业区,两千余家各类商家涌入银座,将银座的商业氛围渲染得无以复加。

上千万的人口聚集在东京这座城市里,再加上〖日〗本『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无心监管,银座的地价、房价飙升到了世界第一的位置也是无可厚非的,每一天都可以看到无数的豪华轿车如同起伏的海浪一样富有时间规律的涌入涌出银座”〖日〗本的富人们、高官们在这里挥金如土,金钱主义之下的奢华与腐朽都能在这里找寻到踪影,因而共和国的大量餐饮、

百货等知名国际企业,也都在银座拥有自己的分店。

能够在银座开上一家小店,对于共和国的si人老板们而言”不光是拥有了一个包赚不赔的一个好买卖,还代表着能以华人投资商的名义畅行无阻的往来丰〖日〗本,在娼『妓』合法的〖日〗本可以来去〖自〗由,无疑是让每一个〖中〗国男人都倍感欢喜,位于银座商业三区晨光大厦二楼的丽君地产公司老板何阳便是其中一人。

何阳是属于共和国新一代富豪的代表人物之一,当然这并不是指他的个人资产或所经营业务到底具有多么重要的代表『性』”而是因为他们这新一代的富豪是指1鸭年中日经济合作之后,借助亚洲两大工业国家相互经济合作而发家致富的人群,何阳在1鸭年也不过是一个山东青岛的家电超市老板,超市规模不大、流动资金也不多”但胜在何阳是共和国科技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大学所学专业就是工业自动化”所以对家电这一行走非常了解的。

中日琉球群岛之战还并未结束,毕业才一年的何阳就已经感受到了〖日〗本未来即将发生的大变化,因为〖日〗本这个国家、大和民族这个民族,是一个比较另类的群体,在它们的身上拥有许多不可解释的人类特『性』,何阳一边接过父母耗费一番心血才发展起来的家电超市,一边细心收集1鸭年共和国家电行业的各类信息,而当他在例行看报纸、找商机的时候,他从报纸上看到了一则看似不起眼的消息“中冶集团赴日考察”那一刻他顿时就闻到了中日关系复苏的味道。

何阳知道,〖日〗本虽说曾经是亚洲唯一一个可以在世界排的上号的资本主义列强,不过〖日〗本的工业实力并不强,只是因为〖日〗本所对照的亚洲其他国家实在太弱,尤其是曾今的泱泱华夏竟然还是半殖民半封建状态,可惜后来复兴党崛起后就不一样了,快速工业崛起的〖中〗国率先跨入了电气化工业时代,而〖日〗本却在国与国之间“逆水行舟”般的竞争中,赢得了“1不进则退”的荣誉,全面的落后共和国。

所以坚定的认为〖日〗本将来一定会与共和国改善关系,大力引入共和国工业技术和投资资金用以快速发展工业的〖日〗本,也将因为其八千万余的人口而存在一个巨大的商业产品消费市场,这样的一个大蛋糕岂能不让自己咬上一。?何阳当时只怪自己实力实在太小,将国内的超市、房产、车子等等全部抵押给共和国工商银行之后,他又借助共和国关于大学应届毕业生自主创业毕业后三年内无息贷款的优势,又借了一笔贷款,一共筹集了100万元的资金”相当于后世700万的庞大资金,全部都用在了囤积货物上。

中日外交关系正式恢复至互派大使的正常邦交关系之际,何阳那价值近百万的家电产品已经从青岛装船出港驶往〖日〗本,在国内疯狂收购像吹风机、电风扇、电熨斗等实用且价廉的家电产品之时,何阳已经冒险来到了〖日〗本,那时候的〖日〗本还处于贸易壁垒保护状态,许多来自共和国的工业产品都因为巨额关税而价格奇高,何阳到了〖日〗本后,在东京、名古屋、大*等五今〖日〗本商业繁华的城市”以低于征收关税后的家电产品价格和十余家〖日商店签订了合约。

而当中日外交关系改善后两国经贸往来开始频繁,共和国许多商人这才闻到商机进入〖日〗本之时,还并未有足够多的共和国工业产品涌入〖日〗本改变〖日〗本的物价水平,而何阳在国内搜罗的近百万廉价水电产品,已经没有征收一分钱的关税在〖日〗本开始销售,同样的产品比以往征收关税后更低的价格自然能够引得〖日〗本家庭主fu们的哄抢,但实际上何阳所带来的产品售价仅仅是比以往的价格低了一成,这其中的巨大利润直接为何阳带来了近两百万的收益。

赚得自己毕业后第一桶金的何阳,并未打算并未在银行借贷款到期之前还掉贷款,他知道随着中日经济合作的深入,从共和国直接购买工业产品到〖日〗本贩卖的利润已经不大,而且被以昭和天皇为首的〖日〗本『政府』反复奴役中的〖日〗本民众,除了满脑子的军国主义思想,其实兜里并没有多少钱可赚”因此何阳将自己的目光瞄准在乎〖日〗本『政府』身上。

在共和国国内一些比较重要的部门已经使用了以第一代计算机为核心的无纸办公,何阳也很想让〖日〗本『政府』用上共和国的一些高端电子产品,但国内政策却严厉禁止这种可能会导致核心技术泄『露』的贸易,但是在图片投影油印机等方面却并不禁止,而〖日〗本昭和天皇那会儿正疯狂的实行着政治改草,新成立的『政府』必然有大量的新办公设施需求,何阳想都没想就把之前倒卖家电的利润连本带利的三百多万元人民币,全部用在了购买办公设备上。

用金钱主义炮弹成功“干掉”了〖日〗本总务院总务部办公处主任后,何阳的办公设备顺利的成为利润首批入驻〖日〗本『政府』各大办公楼的机器设备,以图片投影机为例的先进办公用具的确让〖日〗本官员们感受到了高价格所带来的高技术含量是值得的,就连不久之前〖日〗本昭和天皇首次出席〖日〗本总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会议之际”在总务部办公大楼会议室里见到的图片投影机也都是何阳当时推销出去的。

受制于国土面积狭小,〖日〗本『政府』部门不多而且共和国的工业产品虽然在全世界都有“价格太高”的诟病之处,但『性』能稳定、先进实用的好名声却让何阳犯愁了,他把让〖日〗本各级『政府』用上了办公设备后,又算是大赚了一笔,偿还了所有银行借贷后”他已经有了50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要是在另一个时空,他已经是千万富翁,可在这时空的〖日〗本国内,没有投资项目的他却急得很恼火。

“态度决定命运,细节决定成败”就在何阳痛苦的时候,刚完成改制后不久的〖日〗本新『政府』就大肆颁布了各种法令法规,从各个方面来振兴〖日〗本经济,而那个时候大量的共和国企业也相继涌入〖日〗本,利用〖日〗本的廉价劳动力和大量的法律空白大赚特赚,只恨自己当初就该创办一加工企业的何阳也来不及后悔,赶紧就在东京市郊租赁了大片的土地,稍加修葺之后便以“厂房”的名义出租、出售给了那些手工作坊或者代理加工厂。

购买土地并自行开发后出售所带来的利润顿时就让何阳感叹商机果然无限,多番hua费重金从〖日〗本『政府』内部人员下手后,何阳终于比其他共和国投资商先行知道了〖日〗本『政府』将会重点打造京滨叶工业区的消息,这也就意味着现在还是一片沃野农田的土地,将来会被一片片厂房所代替,闻讯的何阳立马就在〖日〗本成立了一家名叫“丽君”的地产开发公司。

共和国那世界最强的教育系统可以让每年诞生大量的土木工程师、[]大国无疆298

会计师,何阳的公司很快就从国内招募了一批人才并租赁了大量的施工机械设备”再直接向国内的建筑事务所购买了比较符合生产需集的各类现代化厂房建筑图纸,回到〖日〗本后不久,他就让“丽君”地产公司大肆购买土地、修建厂房,钱不够就大量向〖日〗本国内的银行借贷,反正自己顶着一个“华人投资商”的名义,不怕〖日〗本银行不愿意借钱给自己。

所以,在那一段时间里,“共和国投资者”『色』身份让何阳曾一度责了疯狂借贷一笔后就直接回国的想法,反正中日两国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能相互引渡犯罪分子的地步,但何阳并没有违法犯罪,出国之前在办理签证的时候,出入境大厅的工作人员告诉过自己“没事别惹事,有事别怕事”共和国虽然在保护华人华侨的强硬态度和行为是世界闻名,但并不意味着会偏袒一个故意在海外犯罪的同胞。

何阳虽然没有打算过向〖日〗本国内的银行借贷一笔笔巨款后潜逃回国或直接流亡其他国家”但他的确也是疯狂过,当时疯狂大兴土木的丽君地产几乎向〖日〗本国内每一家银行都借贷了巨额贷款,而且在共和国国内,何阳也利用自己在〖日〗本拥有的丽君地产公司而借贷了许多资金用于在〖日〗本投资。

何阳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成了“亿万负翁”他的丽君地产公司将从中日两国各大银行借来的贷款全部都用在了地产开发和土地囤积上,修建了大量厂房后还深感不足的他,大部分的资金都用在了东京市区内的土地囤积上,他相信这些土地有朝一日肯定会因为不断而来的房地产开发而变得“寸土寸金”而真正用于修建房产楼盘的地皮并不多,因为他的丽君地产公司开发能力实在有限,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丽君地产公司囤积了数千亩的地皮,却仅仅在银座完成了一幢大厦的修建工作,而且还是与鼎鼎大名的共和国宏远地产合作开发”否则这幢丑层的晨光大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让让实力弱小的丽君公司开发完。

那一段时间里,何阳最担心的就是中日经济合作遭到什么变故而中止,那么他所大肆举债之下囤积的土地也将不会真正升值,到时候来自于〖日〗本和国内各大银行的欠债都足以让他债台高筑,幸运的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他的丽君地产公司依靠很早就囤积的大量地皮渐渐强大起来了。

在〖日〗本这么一个土地狭小人口众多的国家”房地产开发所带来的暴利是足以令许多人忘乎所以的,先行进入〖日〗本地产市场的何阳很聪明的选择了待价而沽,并未看到一时的土地价格上涨就抛售手中面积有限的地皮,而是选择了与共和国国内开发实力强大的房地产企业合作,他自知丽君地产公司没有开发大型楼盘的实力,所以就以不断升值的土地作为资本”直接诚邀国内实力强大的开发商合作,一方渴望楼盘、一方渴望土地,双方各取所需之下,〖日〗本国内就有了一种很特殊的现象,开发商们都拼死拼活的不断修建房屋,但房价却依然不断上涨。

好不容易挣钱的〖日〗本民众越发的对房子问题吹捧起来,因为对于绝大多数都生活在城市里的〖日〗本人而言,在城市里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俨然是最起码的需求,尤其是〖日〗本年轻一代人,想要结婚,如果没有房子那是绝对不行的,如此以来,以“分期付款”为代表的超前消费经济模式在〖日〗本国内很快盛行起来,〖日〗本工薪一级很快就选择了这种看似在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时期里让他们得益的方式购买房子,但何阳的心里却已经非常清楚,〖日〗本的这种泡沫式经济是极其危险的。

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式膨胀发展所带来的危险都已经让何阳这么一个共和国理科生感受到了危险,但实际上就连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元首希特勒都在经济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希特勒曾说过“一个国家并不应靠表面的价值来维持国家生活,而是要靠真正意义上的生产,而也只有生产才能赋予货币以价值。生产才是货币真正的价值所在,在银行的保险箱里堆满鼻金是没有意义的。”

希特勒认为一个国家的经济生活重心应该是在生产”消费与生产之间是繁衍相生息息相关的,但是如果让漫无目的的生产也变成一种肆无忌惮的投资,这就是极其危险的,就像何阳所看到的〖日〗本国内房地产市场的空前繁荣一样,起因不过是中日经济合作所带来的华资涌入,以中日合资企业为代表的〖日〗本新兴工业体将充实〖日〗本的产业结构,进而带来生产制造上的繁荣,按理说这是好事情,但一丁点儿的工业生产用地和经济收入的增长就迫使〖日〗本出现了空前的房地产繁荣”这不能不说是〖日〗本『政府』在房地产市场监控空白和〖日〗本民众愚昧苒悲哀。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何阳虽然看到了〖日〗本房地产市场繁荣背后的巨大危机,但作为商人他何尝不是在“危机”中寻觅商机,可是最近一段时间来”他却发现自己是时候收手了,因为1945年3月30日,〖日〗本总务院总务部的『政府』工作报告会议上,本来应该由〖日〗本昭和天皇宣布的〖日〗本扩军备战消息却是由渡边正〖总〗理宣布,这一次会议的过程和内容虽然一度被视为〖日〗本『政府』高机密,但越是代表着“高机密”的东西,在已经严重被金钱主义炮弹轰炸得体无完肤的〖日〗本官员看来就越是有出卖的价值,于是乎这些被视为“高机密”的资料副本很快就传入了〖日〗本国内富豪们的手里,毕竟“官商勾结”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最佳利益纽带。

用不着多说”能为〖日〗本各级『政府』提供办公设备而赚得第二桶金的何阳,自然也有自己的利益关系网,他那位担任着〖日〗本总务院住建部副部长的〖日〗本朋友,在丽君地产公司这一年多来疯狂囤地投机居奇的暴利买卖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自然也是获益颇丰”所以何阳也很快通过这位副部长级别的官员知道了日德两国已经结盟,〖日〗本昭和天皇已经下令以总务院为代表的〖日〗本各级『政府』做好扩军备战准备。

说实话,何阳最怕的就是〖日〗本出现经济动『乱』,但比经济动『乱』还要可怕的就是战争了,在国家『政府』机构和代表着暴力的军队面前,商人的利益是微不足道的”一旦〖日〗本『政府』宣布进入战时经济状态,对国内的商品市场经济采取强制干预,何阳的丽君地产公司离“臭名昭著”的地步也就不远了,到时候大量的坏账、呆账将直接扼杀丽君地产公司”甚至还会牵连到大量的共和国合作商以及〖日〗本国内的银行。

〖日〗本即将参战的消息无疑给何阳带来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打击,当然也算是经商有道的他并未有慌『乱』”而是分析了一下时间,他知道昭和天皇会在a月4日召开特别御前会议,进一步讨论〖日〗本扩军备战的细节,然后还会让〖日〗本『政府』和军队密切合作,争取尽早开始战争动员,战争打得是什么?就是经济和工业实力,所以何阳必须赶在〖日〗本『政府』清查金融系统之前,将自己洗白。

关键时候,他只能求助于共和国国内的金融企业,在这方面共和国亚美风险投资公司是最成功的,当年的华尔街金融大萧条就曾被这家企业成功躲过,而且在大萧条谷地的时候,还成功抄底美国金融市场获益累累,不过他肯定是请不起这样好大金融企业来为自己“洗白”他想到的是以前自己的大学同学,毕业后留在上海一家证券公司担任投资顾问的邱万峰,正赶上婚假的邱万峰自然义不容辞的以赴日度mi月的理由,来帮助这位给他发去“十万火急,亟待救援”加急国际电报的同学。

何阳昨晚又是hua费重金,在银座最好的三井美高级会所(化各)秘密招待了这一年到来合作很愉快的〖日〗本总务院住建部副部长,人民币与日元的货币汇率曾受到中日战争影响,而且〖日〗本国家信誉、工业实力等等方面也不如共和国,所以一元的人民币能够兑换两元的日币,为了得知一些御前会议细节的何阳,不得不hua费了整整一万日元来犒赏为了完成总务部吩咐下来战争动员计划的这位副部长。

三位交o滴滴的〖日〗本美少女和十万人民币的现金,何阳就让这位副部长将〖日〗本总务院住建部的战争动员计划副本交给了自己”同时附带的还有这位副部长友情增送的〖日〗本财政部的一份报告,拿到这两份资料后,何阳就没有再去过问这位副部长会不会在会所里被那三今〖日〗本娘们儿折磨得精尽人亡,随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别墅里,连夜的研究了这两份来之不易的资料,内容让他非常几乎震精。

一夜未睡,4月5日的东京沐浴在朝阳之下的时候,何阳已经洗漱完毕,胡『乱』的除了点早饭后就驾驶着自己心爱的奥迪轿车驶出了别墅的车库”随即就直奔机场而去,他昨晚拿到〖日〗本〖日〗本总务院住建部副部长提供的资料后不久,国内的好友邱万峰就给他回电称已经买到机票将携新婚妻子一同前来。

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外一号停车场内,站立奥迪车旁的何阳一根接着一根的不停抽着中华香烟,当脚下的烟头已经少说有十几个的时候,拖着行李箱的邱万峰和他的新婚交o妻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赶紧将才抽到一半的烟扔在脚下,狠狠一跺后,换上了笑脸迎了上去。

“哟呵,这位就是我给你多次讲道过的咱们中科大42届毕业生中,名声远传的新生代富豪何阳!”看到穿着一身高级西装,行头不知比自己贵上多少的何阳迎了上来,邱万峰就赶紧指了指这位身高一八五却笑中带愁的年轻富豪,向身旁紧挽住胳膊的交o妻介绍道。

“兄弟”就等你救命啊!”何阳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走上前去就紧紧握着邱万峰的手,随即附耳说道:“以前在大学寝室里就常听你说,将来你会一身戎装的攻入〖日〗本,俘获万干美少女的身心”昨天收到你电报的时候,我还估『摸』着要不要为你准备个千二八百的没少女,但既然弟妹来了,你小子就别想在〖日〗本享尽艳福!

“我不像你,有钱就变坏,毕业这么多年也不结婚原来是来〖日〗本祸害大和民族少女们,要是身体吃不消,可别忘了咱们这些战友啊!”邱万峰打趣的回应道,赶紧就和何阳分开要不然身旁的妻子该闹别扭了。

看了看分别多年的好朋友和他的新婚妻子,何阳满心的高兴和羡慕事业有成的他是多么希望能得到一位贤内助,可惜的是这些年在〖日〗本虽然久经hua丛,但绝没有找一今〖日〗本姑娘就结婚生子的想法,所以一直就还单着,正准备今年再拿下几个好楼盘,争取除却各种债务后个人资产能进入亿元大关,但却没想到竟然会遇上〖日〗本即将参战这档子事儿,在“1钱途”和“爱情”间,他只能选择先保全事业,然后再回国寻找真爱。[]大国无疆298

“两位都远道而来,坐飞机也累了,咱们就先上车再说!”

何阳赶紧指了指自己车的方向,和邱万峰一起赶紧将行李箱放入了奥迪轿车的后备箱,新婚的邱万峰还屁颠屁颠的跑去给自己交o妻打开后座车门,随后自己才坐了进去,驾驶位上的何阳都还没有启动轿车,就听到邱万峰说道:“早就听说兄弟资产过亿了,怎么不买辆亚美幻影加长版,再弄个专职司机?”“你要是替我把这次的要命难事儿摆平了,我倒是可以考虑送你一辆,不过知道兄弟你刚刚新婚,我倒更宁愿送你一套新房当新婚礼物!”何阳本来就是地产商,房子这种商品就是自己制造的,拿个一两套房子当礼物纯粹是玩似的,不过从后视镜里看到邱万峰的惊喜之『色』,耸了耸肩膀说道:“那要是再不满足,就再送一辆奥迪,反正新婚需要新车新房嘛!”“这还差不多!”邱万峰的答应让何阳高兴不已,真要是能替自己解决当前的麻烦,他就算是在上海为邱万峰买上一套别墅都可以,而且他已经在商界纵横已久的锐利双眼,清楚的看到了邱万峰的妻子正给邱万峰使眼『色』,邱万峰的交o妻正蠖动着嘴角像是在说什么,两人都是工薪阶层,虽然都是工资很高的高级白领,但在毕业的三年时间里就能在上海买房结婚,虽说还欠着银行一点钱但也已经是能力不小了,但对比起自己这几年疯狂的商业冒险所换来的暴富,还是有些差距,就好像三人正坐着的这辆奥迪轿车一样,耶万峰要想还完房子贷款后再买上一辆这样的轿车当si家车,起码还得在证券公司做两年的投资顾问,而且还得让老天保估这两年经济形势不错能替客户赚钱才行。

何阳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所以只要邱万峰能替自己办好事情,邱万峰和他新婚妻子的新房新车梦自己就能给他们圆了当初既然能让这两口子坐上海东方航空公司航班的头等舱过来,也就准备着狠hua一笔。

奥迪平稳的起步后,何阳就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一路上耶万峰和他的妻子不停的打量着机场高速外的〖日〗本城市风景,两人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有时候也向何阳问之些问题何阳自然细致的回答,而且他也十分注意观察邱万峰的脸『色』,每当自己说〖日〗本的经济高速发展速度是如何了不起的时候,何阳能注意到邱万峰脸上略有不屑。

车子终于驶抵了目的地也就是丽君地产公司在银座的总部,当初之所以考虑把公司总部直接设在银座,一方面是彰显公司的囤地实力,另一方面也是满足何阳自己的生理需求,毕竟银座是〖日〗本最为繁华的商业地区最顶级的高级会所自然有最好的〖日〗本少女,在银座腐化之地工作生活两不误,毕竟他平时工作主要是与〖日〗本官员们“沟通”公司只要有总经理看着就行。

没想到自己老同学的公司总部竟然设在银座,邱万峰对自己这位老同学风流成『性』的嗜好越发佩服起来他也看到了自己的新婚妻子下车后看到银座这片异国他乡的商业繁华区的惊喜之『色』,女人天『性』中的逛街购物欲望仿佛刹那间就挣脱了牢笼的束缚一发而不可收拾,但惊喜之『色』很快消逝,因为自己和妻子毕竟刚刚新婚,婚房都还欠着银行一笔钱,来〖日〗本的两张头等舱机票也让自己的钱袋子一空中午饭都还得让何阳张罗,哪儿有钱去供交o妻挥霍?

何阳自然是看出了邱万峰两人的各式表情,两人趁着邱万峰妻子正打量着银座之景观之际,都到奥迪车车尾准备取行李何阳抓住时机掏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个钱夹,里面放了一张20万日元的银行卡、四张属于银座四大百货商场可透支消费三十万日元的会员卡以及一万日元的现金当然他并没有忘记在钱夹里放好两千元人民币的现金,人民币在〖日〗本如今是响当当的硬通货。

硬生生的将钱夹放进了耶万峰的衣兜里后,何阳又取出了一张〖中〗国银行的支票,在上面刷刷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后,交给已经是一脸痴呆像的邱万峰并说道:“钱夹是女式的,里面的银行卡、打折卡、现金什么的,都是给弟妹的见面礼,银座这个地方最大的本事消费,既然好不容易来一趟〖日〗本,就让弟妹好好过足购物瘾,另外这张支票是你来〖日〗本帮我的报酬,一百万元人民币及以下数额随便你写!”

何阳指了指街道对面的君豪世纪大酒店,说道:“另外,对面酒店我已经为你们订好了一个月的五星级标准套间,关于送你新婚房子和车子的事情,我会尽快给国内联系,争取你们一落地,就能拿到新房新车的钥匙!”说完,何阳从ku兜里掏出了酒店的房门磁卡塞进了邱万峰的手里。

邱万峰对于何阳的这一番举动已经是吃惊到了就像天上掉下了一块金砖一样,这块金砖仿佛正好砸在了他的头上,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晕头转向的感觉,他只能在心里感叹一“如果这不是梦,那么就是我这位亿万富豪的同学真疯了!”

顾不上多说,何阳自然是慨然拒绝了邱万峰的推让,自己还等着邱万峰救命来着,怎么可能收回自己的馈赠,而且这些都是给邱万峰的雇佣费,两人争执之间,邱万峰的新婚妻子看到了两人的动作,刚走上前来准备质问邱万峰,何阳也就相当干净利落的将钱夹、支票、房门磁卡都塞进了邱万峰的衣兜里。

“没,没什么,我们就是在争论,小〖日〗本的这繁hua似锦到底还能维持多久!”邱万峰耸了耸肩膀,装作镇定的说道,虽然他知道自己说的是实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