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九九章 肆无忌惮的冒险

第二九九章 肆无忌惮的冒险

“说,你小子是不是要让我帮你干不合法的事儿?“上午将邱万峰和其妻子送入酒店休息后,何阳就回到公司挑选了一位能说会道的华人女员工,给了这名女员工一万日元的现金后,让她务必要完成好一个光荣的任务,那就是待中午用过午餐后便开始陪同邱万峰的妻子逛街,这五千日元是何阳支付给这位担负特殊使命员工的逛街补贴,她的工作是会有人兼顾,面且工资还照算。

于是乎,吃过午饭后,这位被何阳从公司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女员工就用那三寸不烂之舌愣是快速和邱万峰的妻子打成了一片,仿佛是阔别已久的闺mi一样亲密无间,何阳又是一阵连哄带骗,终于让邱万峰和他的妻子接受了那个钱夹,随后邱万峰的妻子满心欢喜的带着钱夹和那位又让何阳给了五千日元说是购物hua销的女员工离开了君豪世纪大酒店,而从早上到中午始终都作怪的何阳自然也被邱万峰拽入了房间,顿时劈天盖地的责问就来了。

“你是知道的,咱们受过那么多的教育,共和国『政府』打从幼儿园开始就免费教育我们让我们成材,我父母也打小就教导我要遵纪守法,我毕业参加工作后也一向遵纪守法,干我们金融这一行的能坚守法律这条准线已经不容晷了!”

邱万峰还没让何阳解释,顿时就是劈头盖脸的一番诉苦,听得何阳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这位昔日同寝室而不同专业的哥们,一向都是“遵纪守法,漠视人情”的主邱万峰在工作态度上一贯的准则就是“在合法的前提下无所不用其极”所以吝能在这短短两三年时间里成为小有名气的投资顾问,而且还能在寸土寸金的上海买房成亲,虽然房款是还差银行一点,但如果是其他国家的人,让父母为自己出点儿也就够了,但共和国的年轻人却并不这么做,父母生养自己已经很不容易,“啃老”的事儿还是让良心长在屁股上的人去做。

也就是这样的邱万峰才让何阳第一时间想到他认为邱万峰的能力足以帮他摆平事情,所以看了看满脸激动之『色』的邱万峰,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在此之前我的确可以告诉你,我让你来就是要做违法的事情!”[]大国无疆299

“那你还让我来?老子才新婚燕尔好不容易结束光棍时光你就让老子去蹲牢房?”

“可你得听我说完!”何阳赶紧『插』嘴说道:“事情肯定是违法的,但违反的是共和国的法律法规,这方面小〖日〗本的法律还属于空白,而且你得想一想,咱们现在是站在哪个国家的土地上?”

何阳指着窗外,君豪世纪大酒店前的主干道上正车来车往,往来于银座的动辄都是价格以十万计算的豪车,乍一看还以为是在共和国京沪广港深等某一个大城市但仔细一看各种日文招牌就会清楚,现在何阳和邱万峰所处在的地区是大〖日〗本帝国最繁华的经济区银座。

“对啊,这里是小〖日〗本的地盘,而且小,〖日〗本在金融方面的监管力度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低下,国内就算是杀头的罪行落在小〖日〗本的土地上还不一样是〖自〗由!”

邱万峰说着,打量了一下正站在自己面前的何阳,一今年轻的共和国亿万富豪,其独资的丽君地产在国内就很有名气,因为就连几十年前就在美国开始涉足房地产行业,美国白宫翻修都可以中标完成的宏远地产都需要在〖日〗本东京地区向丽君地产公司购买地皮而且邱万峰知道,读大学那会儿虽然是共和国『政府』为学费买单,但在平时生活中也并不见得何阳的家庭是多么的富裕,他哪儿来那么多钱在〖日〗本疯狂囤积土地资源?邱万峰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口“非法集资”。

非法集资在共和国国内是属于影响力恶劣的犯罪行为也是共和国法制机构严厉打击的犯罪行为,因为非法集资是指非法定单位或个人未经任何审批手续就以发行股票、债卷、彩票等或其他债权凭证的方式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时间内给予特定回报的行为,邸万峰分析何阳之所以能快速成为亿万富豪,估计就是在〖日〗本国内以非法集资的手段快速获取大量的资金用于房地产投资,指不定房地产投资都是一个噱头,何阳真正的主营业务就是非法集资获益,但这样的行为在〖日〗本竟然没有遭到法律制裁,也没有什么『政府』机构来加以监管,而且许多『政府』官员都还亲自参与,耶万峰觉得何阳很像是已经捞足了利益,想要金盆洗手这才找自己来帮忙。

“不就是洗钱吗?我还以为是多大一件事儿呢!”<g昨晚真是让自己和妻子都深感满意,可一旁的何阳却依然没有『露』出笑容,好像这事儿根本不是洗钱这么简单,看到何阳的样子,邱万峰就有些紧张了,他还真怕昨晚和妻子的欢好就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那可真是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来〖日〗本了。

“其实,兄弟你不用太紧张,我的这件事情虽然是要比洗钱复杂许多,但一切行为都是在符合〖日〗本的法律范围之内,不会让你难做的!”

何阳也不打算继续和邱万峰唱谜语,赶紧从自己带进房间的公文包中,将昨晚自己反复研究过的两份资料直接扔给了邱万峰,后者原本还是一副“如蒙大难”的样子,但两份标注有高机密的日文资料一入手,很快就看得是喜笑颜开。

“大学时期,咱们一寝室四个人,都为了大学毕业后能参军入伍,有朝一日能武装到牙齿的攻入〖日〗本,然后肆无忌惮的在〖日〗本少女们身上释放我们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欲望所以前义无反顾的学习了日语,但是没想到多年以后,日语最精通的你留在了国内从事金融投资,日语最差的我反倒来了〖日〗本风流不断,其他两位兄弟还不知道在军营里过得如何,能不能有朝一日攻入〖日〗本,就咱们的五星红旗『插』在皇宫最高处…………只邱万峰认真的研究着两份何阳来之不易的高机密资料,坐在一旁何阳便回想美好的大学时光,那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朝气蓬勃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仿佛整个宇宙都是未来的天下,可转眼几年过去,何阳都感觉自己都快mi失在了〖日〗本的金钱、少女和密不透风的社会关系网中,欲罢不能之际却没想到大祸已经到来好在邱万峰这个金融奇才终于来了拯救自己的重任不能不让兄弟出马。

“我还以为是多大个事儿呢?不就是小〖日〗本即将参战,各方面前需要战争动员了吗?关你屁事儿,难道你已经背着兄弟们、抛弃了国家民族大义,加入了〖日〗本国籍。

邱万峰笑呵呵的将两份〖日〗本『政府』内部的高机密资料扔回给了何阳,但却得到了一个白眼,因为何阳又将从文件包里取出的厚厚一叠资料交给了他,这些资料都是目前丽君地产公司在〖日〗本的“不良资产”虽然何阳不知道共和国那些实力远强于自己的公司企业是不是此时此刻也在考虑从〖日〗本安然撤离”但他已经是不得不做了,毕竟自己一个小生意人,能冒险走到今天已经是相当不容易,回国之前能捞走多少是多少。

这下轮到邱万峰翻白眼了,刚才还以为是洗钱这么一件在共和国违法却在〖日〗本不犯法的小事儿,现在邱万峰总算是知道了,自己接手的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一个烂摊子,丽君地产公司这一年多来,资产的规模像是吹气球一样快速膨胀起来,比一个高速催肥的肥猪还要魁梧,但就是这么一个根基不稳的公司”何阳却打算让邱万峰帮助他净身而退,这事儿虽然眼前的确并不违反〖日〗本法律,但一旦完成,将来〖日〗本人肯定极其痛恨自己”尤其是〖日〗本『政府』。

“这下你该知道什么叫做能者多劳了吧?”何阳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邱万峰还放着那张没有填写数字支票的衣兜”说道:“哥们给你这么好的待遇,还不是因为这事儿也只有你能帮我解决,而且你不用拖太大的思想包袱,〖日〗本『政府』将会在4月15日正式进入不公开的战争动员状态,我已经为你和弟妹,也为我自己和那帮丽君地产公司的同胞们都订好了有号晚上21点离开东京的机票,所以我们除却今天,还有至少八天的时间来捞钱,能捞多少是多少!”

“能捞多少是多少,这话可是你说的啊!”

邱万峰提高声音的说道,他看着手里厚厚一大叠的丽君地产公司资产信息资料,刚才在他眼里还是沉甸甸的犯罪任务,现在却即将变成一张张人民币报酬,真要是自己帮兄弟完成了了任务,那张支票少说也要填写个“500万”而且到时候送给自己的新房一定是独栋别墅,新车一定是亚美至尊或者是奔驰三系…………一想到这儿,邱万峰就把将来自己或将遭到〖日〗本人痛骂的思想包袱抛到了九霄云外,〖日〗本人生死存亡关自己屁事儿,当然死男人死fu孺可以,可别让万千〖日〗本美少女给死了,满足一下共和国国内数百万光棍婚姻需求也是可以的。

“哥们儿,你怎么不在一个月前让我来替你做这些事儿啊?”

“一个月前,那时候我还正疯狂抢地盘来着,哪儿用你来摆平后事撤回国内啊?”何阳看着脸『色』欣喜的邱万峰就知道事儿已经成功一半了,只要在熬过这十来天,回到国内自己就是响当当的亿万富豪。[]大国无疆299

“一个月前你要是让我来,我就不会求婚、就不会去把所有积蓄购买新房了,要不然至今也不会欠着十五万的贷款还过着紧巴巴的新婚假期!”邱百峰摇了摇头,长吁一口气说道:“真要是将这些事儿给你做好了,你给我的报酬足够我在上海置办一套别墅、一辆豪车,然后风风光光的结婚成亲!”

邱万峰手中厚厚一叠的丽君地产公司资产信息资料,都已经将为客户做投资五十万人民币以下数额根本不过问的邱万峰感到吃惊,当然足以证明如今的丽君地产公司到底有多么丰厚的不良资产”要知道丽君地产公司才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

何阳的丽君地产公司在国内也是小有名气的“〖日〗本东京地王”这么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可不是空弃来风,位列在邱万峰手里资产信息资料的第一张也就是丽君地产公司在中日两国所借贷的银行贷款,在〖日〗本国内向以三井银行为代表的〖日〗本银行借贷的贷款总数数额达到了6亿日元,向共和国国内以何阳自己赴日华人投资商身份和在〖日〗本的丽君地产公司资产作为抵押所借贷的,又有两亿元人民币,而且何阳还以丽君地产所控制的众多地皮为抵押,向〖日〗本四大财阀都多多少少借贷了不少资金用于名义上的“地产开发”这部分资金也有将近三亿日元”如此以来,丽君地产公司借款总额达到了13亿日元,换成人民币也就是六点五个亿。

六点五个亿要是在另一个时空,也就是好几十亿元人民币了,如此之多的贷款换成任何一家房地产企业都会头大如牛”但谁让何阳所在这个时空的〖日〗本国内法律空白如满天繁星,因而这十多个亿日元的贷款并未影响到丽君地产公司的正常运转,公司依然在账面上拥有着一亿日元的流动资金。

换而言之,丽君地产公司立刻破产,将所有流动资金用于还债后,如今也要欠中日两国各大银行以及〖日〗本四大财阀十二亿日元,将公司除却地皮在内的资产全部变卖,也不过是让囚乙日元少去一丁点儿的零头,真正的还债主力”其实还是丽君地严如今控制的大量地皮。

〖日〗本东京市是丽君地产公司重点发展的根据地所在,所以在东京这片土地上,号称“〖日〗本东京地王”的丽君地产公司拥有工业用地口处、

城市商业用地25处,而且这些工业用地地皮每一处都是面积超过二十亩的,城市商业用地每一处也走动辄十亩上下,同样如此的地皮丽君地产公司在毗邻东京的横滨、千叶、浦和等都有不少,但都没有东京地区这么多,但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是数量惊人。

如果是在以往〖日〗本还处于农业为主、工业发展畸形的时期,丽君地产公司通过各种手段获得的近百块地皮也就最多值两三亿日元,可是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日〗本在与共和国展开经济合作后”其工业经济发展如同坐上了火箭一般飞速向上,在空前经济高速增长的背景之下,〖日〗本民众们似乎都觉得大〖日〗本帝国必将成为世界上经济最为繁荣的最强国家,而世界最强国家的土地岂能廉价如白菜?由此一来”丽君地产公司的所掌握的地皮,如果就以当前〖日〗本国内的成交价来估算”价值高达近三十亿日元,而这也是为什么连〖日〗本四大财阀都愿意借钱给丽君地产公司的缘故。

面对三十多亿的资产总额还有十多亿的欠款,何阳自然想要从〖日〗本捞走十多亿日元回到国内,换算成为人民币他也就是资产超过五亿元人民币的富豪,这必将创造共和国大学毕业生五年之内创业成材的财富新纪录,可真要将这些还处于理论的资产全部转化成为人民币,而且是在有限的时间里,何阳自己肯定是没办法的,而且他已经几乎可以断定,〖日〗本国内的大财阀们以及在〖日〗本投资的共和国大型企业们,也都知道了〖日〗本即将扩军备战的消息,没有不良资产的倒好,有不良资产的肯定会赶紧洗白脱身,自己就算是想把地皮大量转卖给那些实力强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便套现。也压根儿行不通了,小规模的出售估计还差不多,但不成气候根本不足以还清贷款。

“说实话,在内心深处,我只想将国内银行的贷款还清,毕竟那是咱们自己的祖国,贷款给我们的银行指不定给我们的就是咱们同胞的血汗钱,我不能让这些贷款都成为银行的死账!”何阳看了看真认真研究资料的邱万峰,点燃一支烟后继续说道:“〖日〗本的银行的贷款我一分都不想偿还,而且好不容易得到的土地还都必须套现,我必须带走上亿的人民币,否则老子就白白在〖日〗本冒险这么些年了!”

“白白忙活?你小子至少还将上百名〖日〗本少女变成了少fu说啥你也没吃亏子!”

看完资料的邱万峰却并不认为这事儿有多么的难办,〖日〗本的法律存在的大量空白和〖日〗本执法机构在即将动员参战之前疏于警戒,都是对丽君地产公司洗白走人的利好因素,唯一不妥的就是时间仓促了一点,曰本即将在4月15日进入不公开的战争动员,摆明了就是即将对外发动侵略,到时候〖日〗本『政府』肯定会清查金融系统,清楚自己的经济实力到底有多强,尤其走到底还欠了共和国多少债、欠了〖日〗本民众多少债德国人那400亿元人民币的免费资助也好hua在最需要的地方。

毫无疑问,〖日〗本如今的金融系统是遍布弹孔,到处都是商人政客们借助法律空白卷走〖日〗本民众积累多年下来的社会财富的痕迹,而就是这么一个千疮百孔的〖日〗本经济,好不容易得到了近两年时间的发展重新恢复了一定的血肉却又要被吸走,邱万峰不得不在内心深处感叹,如果自己是〖日〗本这个国家的天皇,自己也一定会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用战争来转移内部矛盾,尤其是巨大的财政亏空必须要用战争的掠夺来弥补,否则整今〖日〗本经济破产所导致的恶劣后果将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统治地位。

“说实话,我们现在其实并不被动我们虽然有十多亿的欠款,但是却有价值近三十亿的土地,从这方面来讲,丽君地产公司确实是炒地皮赚了钱的,但是一旦地价回落那么公司就很有可能面临空前的债务危机,而现在我们有幸提前得知了〖日〗本即将进入战争动员时期,届时难保〖日〗本各大银行不会因为『政府』压力为催促我们还款用于发动战争,但那时候的我们哪儿有什么资金可供偿还债务,能有的不过是一片片还处于荒芜状态的土地,而这恰恰也是我最担心的一点!”

何阳看着依然皱眉深思的邱万峰说道:“我离开〖日〗本的决心已经定了下来,〖日〗本这个国家你是不知道,军国主义是多么的疯狂,我可不想到时候和一群战争疯子做生意而且大量的〖日〗本青壮年送上战场去打仗,〖日又要忙于军工生产谁还有心思去住高楼大厦别墅洋房,再加上银行的货币紧缩政策,所以房地产市场出现寒冬是必然的,房价走下坡路,咱们这种炒地皮的也就只有损失惨重。”

“你就是想趁着现在地皮还值钱的时候出手套现?还是心里早就打算了利用土地再大赚一笔,然后将银行去问着荒芜的土地要债?”

邱万峰看完资料后,自然明白了何阳心里的那点小心思,谁也不愿意把把辛辛苦苦收罗起来的地皮全部出售,而且还老老实实的还清贷款,给自己剩下不多的利润,但如今的〖日〗本却面临着即将参战的银行危机,说简单点也就是因为房地产市场空前繁荣,银行也为了赚取利润向房地产企业大量投资,大量的资金都被房地产企业套牢在地皮、楼盘等等房地产项目之上。

可一旦〖日〗本『政府』想要辅助军队参战,就必须要整顿银行业让银行交出合理的账目来,到时候大量的非法账目一旦曝光,不少地产企业和银行都将面临倒闭危机,而且就算银行走按照法律借贷给房地产企业,可银行想要收回贷款了,房地产企业却已经将资金用在了项目上无法套现,没有钱的房地产企业一旦破产,难道让银行去守着荒芜的土地或正在建设的楼盘等天上掉钱下来?所以,〖日〗本国内的各大银行一旦遭受这样的危机,到时候肯定会疯狂出售那些破产后的房地产公司抵押给他们的土地或楼盘,到时候〖日〗本的房地产业可就真的悲剧了,土地就更加不值钱了,何阳的丽君地产公司也肯定会因为资不抵债而落一个破产倒闭的下场,甚至何阳还会因为连国内银行的贷款都偿还不清,根本没法回国也没脸面回国。

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当然仅仅是丽君地产公司自己一家的悲剧,也算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大学同学,邱万峰必须拿出一套能够急速见效的办法出来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将丽君地产公司近百处价值近三十亿日元的地皮套现,至少偿还掉自己祖国银行的贷款,而要完成这个任务,显然邱万峰需要耗费一番头脑了。

“死马都能当成活马医,更何况〖日〗本这批马儿还并没死!”邱万峰在心里暗暗给自己加油,如果真能完成这桩买卖,先不说自己的老同学会给自己多少报酬,就论在国内能否遇上这么好的锻炼机会邱万峰都觉得值了,能亲自『操』盘十多亿元人民币的买卖,这还是生平的第一次。

“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太快,果然真够刺激,既然要玩咱们就玩一笔大的而且用最简单的玩法来玩,谁让〖日〗本的法律存在这么多的空白!”邱万峰带着坏意的笑了笑,看得何阳心里直哆嗦,幸好这厮结婚成家了,要不然谁知道会祸害掉多少〖日〗本少女。

“我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邱万峰站起身来,进入了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认真的对何阳说道:“首先,我需要成为你公司仅此于你的执行官我需要调动丽君公司的所有人力,尤其是会计方面的人才,必须在今晚整理出公司的所有资产明细。其次,我需要你继续深化和〖日〗本各界『政府』官员们的关系,尤其是要和〖日〗本总务院财政部的官员搞好关系同时你要找到一家或者多家实力出众的中介公司,让他们用最快的时间为我们成立至少十家秘密的皮包地产公司,越多越好!”[]大国无疆299

“第三,我们的这至少十家的地产皮包公司会以最快速度展开竞价热『潮』,让他们疯狂的炒作我们的地皮,把价格有多高就炒多高。第四成立大量的si募基金,这些si募基金同样也并不隶属于我们,他们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向各个地皮周边的〖日〗本民众发起心理攻势,以集资建房以共同削减建造成本的名义大量的套取〖日〗本民众口袋里的资金,得手之后随即就与之前炒热地皮的皮包公司就地皮的归属权展开疯狂的竟价但注意si募基金不要表现得太过于疯狂。……

“第五,公司的地皮到时候已经呈现上涨的态势,但请注意这并不是好事儿,反倒是最为关键的时候,因为我们需要秘密转接债务关系,就是将我们手中没有抵押给银行贷款的土地全部秘密转移到那些皮包地产公司的名下,然后这些皮包公司就借助这些正不断升值的土地,向银行借款来和si募基金玩竞价,而这时候si募基金也从〖日〗本民众们套取到了不少现金,皮包地产公司利用地皮抵押借贷而来的资金也集入到了我们的账下。”

“第六步就是让我们已经用于向银行抵押借款的地皮出手,直接将这些地皮以低于被炒热地皮的价格出售给si募基金,让〖日〗本民众看到集资建房带来的好处,而与此同时,我们手里自然也回笼了不少现金,这时候我们不要急着偿还〖日〗本各大银行的贷款,相反我们需要不断将手中的日元兑换成为人民币,做好逃离〖日〗本的准备。”

“第七步,也就是你发挥和『政府』官员们利益关系的时候了,届时你需要让〖日〗本总务院住建部下发一个官方通知,鼓励〖日〗本民众集资建房,也就是支持si募基金,到时候〖日〗本民众肯定会更加踊跃的向si募基金缴纳资金用于将来分配房产,但这些资金都将用来让si募基金直接从皮包公司手里购买地皮,然后皮包公司再将这些资金用来购买我们手中的土地,由此我们手中的地皮就全部完成了套现!”

“第七步完成的时候,我们手中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贬值的地皮了,有的仅仅是货真价实的大量人民币,如果我们真打算偿还中日两国银行以及〖日〗本四大财阀的欠款,我们也就只能赚十多个亿回国,但是我们不能偿还贷款,因为我们手里还有握着大量地皮并且已经向银行借款不少的地产皮包公司!”

“第八步就是金蝉脱壳了,我们需要将那些林林总总的地产皮包公司加以整合,丽君地产公司将与这些皮包公司1强强联手”当然其实是为了债务重组,将丽君地产公司背负的债务分摊至皮包公司身上,只将咱们祖国的银行的债务落在丽君地产公司头上其他的全部转移走。”

“而这时候又募集一部分资金的si募基金也将最后一次扮演买主的角『色』,他们将从我们手里买走大量的地皮,这部分资金自然用于偿还咱们祖国的银行债务,而那些皮包公司的责任依然是不断的扮演抢地皮的角『色』,完成这一步之后,我们得到的大量现金就需要转移出〖日〗本,留给〖日〗本的银行和财阀们一个空壳般的丽君地产公司。”

邱万峰的计划小说起来非常复杂,但实际上计划重点其实就是要利用〖日〗本『政府』的执法漏洞、银行的监管漏洞和〖日〗本民众依然对房地产市场持续繁荣的信心,地产皮包公司在这一过程将扮演的是债务转移的角『色』、

si募基金扮演的则是套现工具地产皮包公司的做法肯定是违法,自己炒高自己的地价以图暴利不说,还和si募基金非法竞争,然后让丽君地产公司以远高于平时地价的价格赚得暴利。

而就是这样转来转去之后,丽君地产公司也就将所有的不良资产转移到了皮包公司手里并且利用了很少的一部分地皮就借助讧募基金之手从〖日〗本民众手里套取到大量的资金何阳不用去偿还〖日〗本各大银行和财阀们的欠款不说,还能捞走大量的利益回国。

“如此一来,到时候守着一片荒芜的地皮悲惨恸哭的,就不只是〖日〗本的各大银行,还有被si募基金骗了的〖日〗本民众?”何阳想了好一阵后才发问,心里依然对邱万峰的这个简单计划有些不懂。

“那你想怎么办?地皮又没有房地产开发企业愿意接手,我们又不能继续用来向银行借贷,只能卖给〖日〗本民众来套现计划之初就要成立皮包公司并不是多此一举,而是要利用皮包公司和si募基金来共同演戏,否则地皮价格怎么上涨?银行怎么借地价上涨之势贷款给皮包公司?”

邱万峰自然想过,直接大量成立si募基金,以集资建房的名义从丽君地产公司手里购买走囤积的地皮真正动工与否反正管不着的,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样做丽君地产的确能合法合理的还掉欠款,而且还能安然的离开〖日〗本,si募基金最终能不能把地皮建成楼盘,这已经不是丽君地产公司所关心的事情就算是最终si募基金人走楼空、被骗〖日〗本民众哀鸿遍野,相信〖日〗本民众在无确切证据,是没法怪罪丽君地产公司的。

可这样一来,邱万峰就觉得对〖日〗本的各大银行和财阀们实在太好了简直是替他们骗取了一回〖日〗本民众口袋里的钱,这些钱最终指不定都会变成〖日〗本对外发动侵略的资本所以邱万峰甘愿让计划变得复杂一些,让〖日〗本的各大银行和财阀们届时去守着人去楼空的皮包公司办公处恸哭、去守着一片荒芜的地皮大喊大叫,而且〖日〗本『政府』处理大量被si募基金蒙骗的〖日〗本民众还来不及,也自然无法顾及到银行也被皮包公司蒙骗了。

“过程虽然复杂,但总体而言,这个计划是非常简单的,我相信许多像你这样做地皮炒作生意的地产公司也会选择这种方法,不过他们能否像你这样拥有完善的社会关系网,尤其是和〖日〗本『政府』内部高官拥有利益联系,进而实施这样的诓钱计划,那我就不知道了!”

邱万峰所谓的玩大一点,也就是这样疯狂的玩一把了,他估算过si募基金和地产皮包公司之间相互竞价最终让丽君地产公司大获全胜,这样一来丽君地产公司手里的地皮售价肯定能超过三十亿日元,就算最终因为“洗钱”要耗费掉不少,肯定也能有至少十亿元人民币让何阳带回国内,而如果不这么冒险,何阳的纯利润最多只有五个亿左右,而且还要出手够快才行。

“十亿人民币是什么概念,五亿元人民币是什么概念,相差了两倍倍,就是因为后者需要考虑你偿还这样那样的欠款,而且还没有经过地价炒作,售价便宜了所致,前者只需要hua费一些心思成立皮包公司,并打理好计划小所需的〖日〗本总务院高官,轻轻松松就可以多赚五个亿!”

邱万峰笑了笑,拍了拍何阳的肩膀说道:“亿万富翁,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呵呵,我选择前者,小〖日〗本的生死存亡与我无关!”何阳的脸上绽放除了贪婪的笑容,这一刻他仿佛已经坐上了回国的机票,十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已经顺利存入了国内某家银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