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零零章 经济战争

第三零零章 经济战争

,“尚未加入战争,〖日〗本就或将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

1945年4月12日上午,共和国财政部部长段佳琪来到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张雨生办公室商议一些〖日〗本参战后财政部工作安排的事情,在此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张雨生已经分别找了许多部长级干部商谈工作,而在口月12日这一天张雨生终于听到了一个比集意外的说辞。

“怎么?怎么可能尚未开战小〖日〗本就要爆发债务危机呢?”张雨生很是疑『惑』的问道。

,“从定义上来讲,会影响〖日〗本经济的不是债务危机,而是来自于银行的借贷危机!”段佳琪身为共和国财政部部长,能坐稳这个位置就足以证明其在经济方面的才干。

,“从3月25日〖日〗本昭和天皇与德国元首特派大使秘密签署合作备忘录以后,这份看似高机密的备忘录其实不久之后就在〖日〗本上流社会中流传开来,尤其是在3月30日,〖日〗本总务院〖总〗理渡边正正式在『政府』工作报告会议中宣布了昭和天皇关于『政府』进入战争动员筹划阶段的命令后,整今〖日〗本但凡与『政府』高级官员有利益来往的人都知道了〖日〗本即将参战!”[]大国无疆300

,“可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张雨生轻抿一口绿茶,刚刚忙于和段佳琪谈工作,绿茶都凉了。

,“这的确是不能证明什么,但是它却是一针催化剂,原本在昭和天皇实行新政治和经济改萃后,〖日〗本的国民经济社会就开始不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日〗本这个以往工业实力不强甚至经济体系中,农业经济还要扮演重要角『色』的经济体,是没法承受汹涌而来的商品经济『潮』”再说简单一点,就是〖日〗本的经济改萃让〖日经济原本赖以为生的贸易壁垒没有了,大量海外投资涌入〖日〗本,再加上〖日〗本的政治改萃也并不完善、并不彻底,以至于昭和天皇的改革纯粹是变本加厉的让官员更加腐败、让金融秩序更加紊『乱』、让法制监管更加漏洞百出……”

段佳琪看了看略有所思的张雨生,后者又喝了一口绿茶后,笑了笑说道:,“原本以为吸引我国企业赴日投资的主要利好因素是廉井的劳动力和便利的海运交通,但还没想到法律的漏洞、腐败的『政府』竟然也是,也难怪这两年大量的华资要疯狂涌入〖日〗本投资!”

见张雨生有所理解”段佳琪赶紧说道:,“其实危机也就是来自于我国的这些投资,自1943年起到如今,在〖日〗本投资的共和国大小企业超过了3500家、中方直接投资金额高达400亿元人民币,其中以中方出资金、

设备而日方出场地和工人而合作的资金也高达400亿元,另外来自于民间个人、投资基金等的对日投资总额也有200亿元”再加上共和国多家大型银行对〖日〗本各级『政府』和部分大企业的召350亿元贷款”因而如今的〖日〗本经济体中有1350亿元左右的共和国利益。”

,“我们可以统计到了的也就是这1350亿元人民币,但实际上以个人名义进入〖日〗本投资,直接在〖日〗本开办公司企业的共和国公民数量不少,证监会最近提交的异常资金流动报告中,绝大部分资金都是来自于琉球人民共和国,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些资金是从〖日〗本流出的,然后经琉球人民共和国的中介公司,后者再投入进台北原油交易所、青岛期货交易所、沪深港三大证券交易所等金融机构。”

段佳琪说着,取出了一份名单交给了张雨生,后者淡淡一笑并没有拒绝,戴上老hua眼镜后认真的看着这份比较奇特的名单,看完后,咧嘴一笑并问道:,“想不到我们的华商们竟然还有这种本事”你所说的来自于〖日〗本各大银行的借贷危机就是指他们的所作所为?”

,“这份名单是由国安局经济调查科提供的,他们本来就有肩负监控或对我国经济造成危险的外来投资的责任,在他们的调查中发现,这些从〖日〗本流出的资金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日〗本的房地产企业,最近一年多来〖日〗本国内房地产市场疯狂膨胀起来吸引了不少华资涌入〖日〗本投资,再加上〖日的投机者”一同炒热了〖日〗本的房地产市场,这其中〖日〗本的各级『政府』、银行都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

不用段佳琪多说,张雨生穿越之前就是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青年,对于高房价的感受是刻苦铭心的,而这也是他为什么在这一个时空里尽量防止房地产过热的原因,当然适度的房地产市场是有益于市场经济发展的”毕竟房地产开发是一个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它不像高端制造业那样利润虽大但解决的却是高技术人才的就业问题,房地产产业可以带动以钢铁、水泥为代表的建材产业蓬〖勃〗发展,而且新房的装修、家俱的置办等等都将带动相应的产业链发展,可房子毕竟是大宗商品,它不像是菜市场的白菜,一旦被当成了保值增值的投资对象而进行大肆的疯狂投机,炒高的房产价格背后,受益的并不是老百姓,而是那些疯狂的炒家、银行和开发商。

张雨生不难想象,昭和天皇对〖日〗本进行的政治和经济改萃,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加强其皇权统治,他并没有让〖日〗本的法律得到健全、执法机构得到净化,在缺乏规章制度的房地产产业里,如果『政府』内部存在大量腐败、银行房贷法规和监管也混『乱』,那估计还真会有si人也可以无限量借贷银行贷款来炒房地产的事情发生,产权的混『乱』、房产税的空白、

房产信息资源缺失和混『乱』、土地买卖的灰暗、哄抬房价肆无忌惮等等,都会让投机者们可以不断扩大市场漏洞,日益吹大房地产暴利泡沫,最终导致房价虚高,虽然不断有楼盘开工建设或开盘销售”但绝大多数民众依然买不起房,因为房子已经不是给人住的,而是成了收藏升值和倒买倒卖的商业游戏实物。

如此一来,不用段佳琪部长再做过多解释了,张雨生已经知道了〖日〗本正在面对的是什么危机,那就是大量已经利用〖日〗本房地产市场漏洞暴赚的华资将继续利用银行房贷漏洞逃离〖日〗本,大量的资金外逃干净之后,留给〖日〗本各大银行的不过是一块块尚未开工建设的不『毛』之地,亦妾者是建设之中的楼盘,真正的投资商们要不已经卷款逃离,要不就已经把银行的债务危机转移到了查无实人的皮包公司头上。

,“国安局经济调查科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在〖日〗本疯狂捞钱最猛的就是以前号称“〖日〗本东京地王,的丽君地产公司,这家公司原本向中日各大银行以及〖日财阙借贷了十多亿日元的资金用于疯狂炒作地皮,再加上这家公司的老板何阳”他在〖日〗本总务院高级官员中素有盛誉”和他交好的官员没有一个不是在地皮买卖中帮助丽君地产公司而中饱si囊的,据调查何阳竟然和〖日〗本总务院住建部旨部长关系甚好,最近何阳在〖日〗本各地成立的集资建房si募基金就是得到了这位哥部长的鼎力支持。”

“那这小子最近岂不是发大财子?”

张雨生突然对何阳这小子很感兴趣了,这小子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竟然能和〖日〗本的昏部长级别官员勾搭上,还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相信何阳这小子行贿的本事肯定相当高明,能将一个昏部长级别官员拿下,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走了不起的,“成就”。

,“岂止是发大财,他在一个大学同学且如今正担任着上海某证券投资公司投资顾问的邱万峰合作,邱万峰负责出谋划策、何阳负责利用他在〖日〗本各界的社会利益关系,竟然在短短几天内成立了15个房产皮包公司、30个si募基金”房产皮包公司和si募基金都成了丽君地产公司炒高自己地皮价格后抛售的工具,而且他们将自己的债务关系不断转移到房产皮包公司身上,于昨天便将还未到期的共和国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多家银行的贷款全部偿还,昨晚连夜就开始从〖日〗本转出资金。”

段佳琪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我估计在b日也就是明天,只偿还了共和国国内银行贷款的丽君地产公司账面上将一分钱不剩”其他债务都已经转移至房产皮包公司和si募基金头上,已经不欠〖日〗本各大银行和财阙们一分钱的丽君地产公司就将注销注册,随即在〖日捞取了将近30亿日元的何阳一班人马都将乘飞机安然无恙的回到国内,到时候他手上将很快得到分散在台北原油交易所、青岛期货交易所、沪深港三大证券交易所等等金融交易机构的十多亿元人民币的各种凭证”一转眼这小子就能成为共和国富豪榜中的第77名,也是最年轻的一位身价超过十亿的富豪!”

,“而何阳所作的事情也并不能掩盖多久”4月15日〖日〗本总务院正式依照昭和天皇命令而依计划1进入战争动员阶段,将很快对银行系统进行清查,将很快发现银井的大量贷款都是存在于一个个已经人去楼空的皮包公司头上,抵押给他们的房地产开发地皮或许连地基都还没有,这些贷款将全部无法收回,成为死账!”

,“至于更惨的,就是那些缴钱给si募基金准备集婆建房的〖日〗本民众,好不容易筹钱买来的地皮依然不见动工的迹象,除非他们继续募集资金,否则si募基金绝不可能会将地皮变成楼盘,甚至会发生si募基金同样是皮包公司类型,集资完毕后就逃之天天,只剩下大批募资的〖日〗本民众去守着一片荒芜的土地哀嚎。[]大国无疆300

张雨生听到段佳琪这么一番解说,1心里略微的浮现出了同情心,共和国这些商人在〖日〗本做得事情全都是合法的,因为这种种在共和国属于恶劣犯罪的行为在〖日〗本并不犯法,但这些行为却都是不合情理的,人『性』的贪婪与〖道〗德的沦丧都是助涨这种疯狂捞钱事迹产生的根源,〖日〗本的房地产相关法律法制漏洞只不过是让这些行为变得光天化日罢了,事实上张雨生绝对相信,最终就算是那些银行都倒闭了,向以何阳为代表的华人投机商们借贷的银行高管们也不会是最可怜的人,指不定他们早就沆瀣一气中饱si囊,巴点不得银行早点垮掉好抹掉自己以前的各种贪墨证据。

自明治维新以来,经过甲午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的工业和经济实力都是呈高速增长的,当年的中日台湾冲突并未对〖日造成什么影响,朝鲜半岛战争也只不过是让〖日〗本死掉了十余万士兵罢了,反倒变相助长了国内劳动力就业率,真正让〖日〗本的经济停滞的是金融大萧条,也即便是这样〖日〗本近代以来这么多年”也是有不少社会财富积累的,否则〖日〗本『政府』怎么敢狂妄的想要和德国结盟要趁机南下呢?可惜的是,他们还没有开始战争就遭遇到了一次疯狂的经济掠夺战,张雨生有理由相信,经过像何阳这样疯狂的华商掠夺之后的〖日〗本经济,虽然不至于轰然垮塌,但却会造成一系列的恶劣后果。

段佳琪似乎看出了张雨生即将提出的问题,笑了笑说道:,“其实〖日〗本的问题也并不严重,事实上真正要捞钱撤离〖日〗本的还是少部分,他们要么是不看好〖日〗本国内市场而撤离的,要么就是和〖日〗本的国内银行以及其他机构有不良债务关系,只能选择逃离〖日〗本,但大多数的共和国企业和投资机构还是很看好〖日〗本,尤其是即将到来的〖日〗本参战因素,虽然不知道〖日〗本最终战争结果会是如何,但战争毕竟会带来巨大的生产消耗,来自〖日〗本军方的订单肯定要比来自于欧洲的订单更加让企业心动,反正赚的都是战争财。”

“以中冶集团为代表的有『色』金属企业,〖日〗本一旦开战,他们在〖日〗本开办的各种冶炼工厂所生产出来的各种金属原材料就能就近卖给〖日〗本各大企业用于军工生产,像如今战争中消耗量比较大的飞机所必须使用的锅材,相信光是锅材的订单就足以让中冶集团在〖日〗本的工厂二十四小

时开工生产,卖似的还有我们的各种能源企业,因为在当今的战争中,石油成为为如同血『液』般重要的物资”届时中石化、中海油、中石油等企业在〖日〗本的冶炼工厂肯定也会忙得不亦乐乎!”

,“那照你的意思,〖日〗本参战岂不是对我国还有经济增长的刺激作用?”张雨生有些难以接受的反同道。

“的确是这样,我国作为世界上工业体系最全、制造力最为发达的国家,如今几乎已经成为交战双方的军工厂,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重建所需的战舰还正由我国建造,德国需要的大量航空安动机、大功率柴油发动机、船用燃气轮机等等也是我国生产”而美国援助苏联的物资同样由我们生产,至于德国未来支助〖日〗本的物资,当然也会由我国完成,反正同盟国多了一个苏联,协约国也正好多一今〖日〗本,大家旗鼓相当,正好打一个痛快!”

段佳琪刚说完,张雨生就差点笑喷了,赶紧扯纸巾将嘴角的茶水擦拭掉,满脸笑意的指了指段佳琪,说道:,“没想到你这小子表面正经,但一肚子全是坏水,如果在〖日〗本的那个什么何阳的地产商,要是能得到你的指点,估计还能多捞几个亿回国!”

,“你还真别说,我到现在都还琢磨着,像何阳这种在〖日〗本大肆炒作房地产,然后利用法律漏洞疯狂敛财后全身而退撤离〖日〗本的华商,他们在〖日〗本并没有犯罪,只是赚钱的手段比较不符合〖道〗德,所以他们回国并不会有任何问题,咱们也不能替〖日〗本『政府』逮捕、用我们法律给予惩罚,毕竟他们在〖日〗本可是奉公守法的好侨民,可任凭他们这么一个个动辄带着好几亿的回国来,我却心里有些发『毛』,真怕他们把共和国国内当成〖日〗本,疯狂投机倒把做一些扰『乱』经济秩序的事情,那可真是浪费人才了1”

闻言,张雨生只能轻哼一声,看了看段佳琪的双眼,说道:,“你是共和国财政部部长,有不少商务部,他们既然没有犯罪的回来了,而且还是带着大量财富回国,咱们岂能又拒之千里的道理?我认为,不管他们在外干了多少合法但不合〖道〗德的事情,只要回到国内奉公守法,他们一样是好公民,咱们既不支持他们在海外的行为也不打压,毕竟在国外干了些什么,这是他们自己的人身〖自〗由和公民权利,回到国内后,咱们『政府』就有必要保护好他们的合法权益,咱们可不能干涉他国内政1”

段佳琪转念一想,认为张雨生的话的确有道理,像何阳这样在〖日〗本干了不少没有法律来监管的不〖道〗德行为,〖日〗本那个狗屁天皇『政府』都不闻不问,何阳回国后,难道共和国还要去替〖日〗本『政府』将他们抓起来扭送回〖日〗本,然后给〖日〗本『政府』说何阳这小子牟了不少扰『乱』贵国经济秩序的坏事儿,你们理应狠狠处置他?共和国『政府』绝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样做非但没有好处,反倒是一大堆的害处,莫名其妙干涉了〖日〗本内政不说,还把自己海外侨民给伤害了,共和国『政府』没有一个理由去做这样愚蠢的问题。

想通了之后,段佳琪站起身来扭了扭脖子,长出一口气后,看着太阳升起的东方说道:,“当年八国联军侵华用武力劫掠了我们中华民族积攒多年的财富,如今咱们的商人兵不血刃、不动声『色』的疯狂掠夺,也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一箭之仇”四个字如同天籁之音般提醒了权当此次谈话是午饭前的娱乐卜『插』曲的张雨生,他刚才还和段佳琪一起笑着,是真没想到中华民族的商界精英们竟然是如此的不动声『色』,不声不响的就狠狠在〖日〗本捞了一把又一把,估计像何阳这样疯狂捞钱的华商所有捞取的资金总和早就超过了当年《马关条约》满清『政府』赔给〖日〗本的战争赔款,心里还为这些商人们高兴的张雨生却突然被,“一箭之仇”四个字提醒了,如果别人烧了自己家最美的hua园,光是还敌人一箭就足够了吗?

张雨生并没有考虑太多,上午送走了满脸笑意的段佳琪后,他下午推掉了一个会议,直接秘书将国家安全局经济调查科科长满魏秉上校和首都经贸大学现代经济学教授兼国务院经济顾问书立桦博士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另外还让军情局战略经济科科长温俊辰中校前来旁听以补充意见建议。

下午两点整,满魏秉、书立桦、温俊辰三人都准时来到了国务院〖总〗理张宇的办公室,正伏案看着《战争经济学》的张雨生见三人都到齐了之后,让秘书送来了四杯茶便主动开口说道:,“今天上午和财政部部长段佳琪商量完了工作后,谈了谈最近发生在〖日〗本的一些有趣的经济事件,我也相信三位肯定都已经有所了解,那现在就还请三位能各抒己见的谈一谈,经济手段能否成为一个特殊战争方式?”

张雨生没有过多的罗嗦,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满魏秉三人,这其中满魏秉是国安局内负责监控国内经济运行情况的,而温俊辰是负责监控与共和国有关联的海外经济情况的,至于书立桦则是共和国首屈一指的战争经济学泰斗,他曾不止一次向国务院提出过宝贵的意见和建议,至今共和国国务院许多政策都是依照书立桦的建议而制定颁布的,其能耐自然是不小,因而面对张雨生的提问,虽然满魏秉和温俊辰两人都有腹稿,但无论走出于礼貌还是其他原因,都让书立桦博士来打头阵。

年纪才引岁的书立桦博士非常高兴,他终于从张雨生嘴里话悟出了共和国可能会将“经济”也变成一种战争手段的意思,所以心里很是〖兴〗奋的说道:,“关于经济手段如何演变成战争方式的建议,我之前已经向张宇〖主〗席建议过,经济战争无非包括房地产战争、食品战争、大宗商品战争、石油战争和货币战争等五种方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