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章 没有消逝的电波

第六章 没有消逝的电波

当〖日〗本通讯谍报专家深町让和号称……美国通……的小川贯玺开夏威夷之后不久,一份秘密报告就已经被呈上至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保罗的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

皱眉苦思的保罗『揉』搓着光亮的额头,已经连续阅读了两次报告,他依然觉得看不出什么端倪,报告称夏威夷群岛附近最近无线电活动频繁,根据中情局对夏威夷群岛的美国海陆空三军各个基地、各支部队的调查结果显示,最近突然变得频繁的无线电通讯频率并非军方所有,也不是在夏威夷市登记注册过的民间无线电通讯频率,无线电定位的结果显示是〖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馆内活动频繁,这到底意味责什么?

苦思一阵依然毫无头绪,保罗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点燃了一支香烟,青烟袅袅之间整个人的思绪都沉浸在了朦胧的思付中,好久不见下雨的华盛顿特区终于飘起了零星的小雨,细如沙粒的雨滴从乌沉沉的天空飘落,撞击在钢化玻璃上溅出斑驳的湿润,最终化为一道道水迹顺着玻璃滑落下去。

保罗三两下就对付掉了一支烟,转过身去大踏步的走到档案柜前,躬身皱眉的搜寻了一阵,找出了不少有关〖日〗本的情报资料,咬咬牙间将厚厚一摞的资料全部搬到了办公桌上,调亮了台灯后一屁股坐在柔软的老板椅上,趴在桌上又开始了不眠不休的工作。[]大国无疆6

时间滴答滴答的溜走,一连看了近两个小时的资料后,腰酸不已的保罗终于伸了伸懒腰,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瑞士机械表,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的三点四十分随即便拿起了办公桌左上角的黑『色』电话,让接线员为自己转接了一个号码后,又点燃了一支烟静静的等待电话那边传来声音。

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脸『色』一喜的保罗立马说道:,“嘿,威廉,我是保罗,有结果了吗?”

“还不太理想……”

十分钟过后,办公室里的保罗依然在喋喋不休的对着电话讲,窗外的雨依然绵绵不休的下着寂静的天空像是笼罩上了一层灰布,阴霾沉沉间连空气的湿透了,而在这样一个不阴不阳的天气里,能让身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保罗,“眷顾”如此之久的,显然是一位重要人物他便是威廉,弗雷德曼。

〖日〗本和德国已经秘密缔结战略协议而且为了偷袭珍珠港早已开始对美国海陆空三军在夏威夷群岛的兵力部署、防御状态、舰艇种类及停泊情况、飞机数量及部署等等情报展开搜集工作,甚至已经派出了多艘考察船只,从多条航线出发驶往夏威夷,只为了实地考察各条航线的气象、海况、航道等等情况,为最终选定哪一条航线提供翔实可靠的情报支持。

〖日〗本的一系列动作自然没有被美国的情报机构知晓,要不然以深町让、小川贯玺以及吉川猛夫为代表的〖日〗本间谍也不可能那么顺利的就在夏威夷群岛完成情报刺探、搜集、发送等工作,然而从过去到现在,虽然有共和国的横空出世但依然没有改变日美两国将对方当成太平洋地区战略利益最大对手的态势,所以美国方面其实一直并未停止对〖日〗本的关注,尤其是在德国元首特派大使施佩尔访日之后,在罗斯福总统的特令之下,美国〖中〗央情报局已经加大了对〖日〗本情报工作力度。

搜集情报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直接破译对方的电报电码。

德国和英国之间就曾围绕着各自的,“『迷』”密电系统和“超级”密电系统展开了精彩绝伦的密电破译大战,双方都竭尽全力的想要破解对方的电报电码,同时也要开发出更好的密电系统以确保自身重要通讯机密不至于泄『露』,所以日美两国之间也不能免俗,两国的情报人员也在围绕着对方的电报电码展开角逐式的破解大战。

保罗打电话给威廉弗雷德曼,就是想知道由这位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的高材生所领导的美国陆军河岸研究所在破译〖日〗本的电报电码上是否取得了进展,因为在1937年,〖日〗本启用其内部代号为2597式密码打字机,这种保密『性』很好的打字机所发出的密电一直以来都没法被美国破译知道弗雷德曼陆军中校加入美国陆军河岸研究所,在他的联合领导下陆海军共同联手制造出了一台自动破译密码仪器,因而当时被应用于〖日〗本外务省和〖日〗本驻外机构的2597式密码机便失去了,“加密作用”〖日〗本外务省发给其部分驻外机构的外交电报都被美国所知晓。

对2597密码机破解的完美成功让弗雷德曼中校信心大增,美国陆军河岸研究所也随即对〖日〗本外务省与驻外机构联络的其他几套密电系统展开攻关大战,弗雷德曼希望能全部破解掉〖日〗本的外交密码,经过多番的研究后,他发现〖日〗本外交密码中最机密的密码系统是紫码,用于东京与驻外使馆的电报,而加密级别较低的j码则用于外务省与许多驻外领事馆的通讯,所以弗雷德曼中校首先完成攻克的是曰本外交密码中的j码,一直难以攻克的便是紫码。

一开始美国〖中〗央情报局还并不是很重视〖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馆无线电通讯频繁,毕竟4月1日起〖日〗本终于和美国之间开通了国际航班,虽然除了旅客是日美两国国民之外,这条国际航线的开辟、运营甚至包括国际机场、地勤保障、客运飞机等等都是共和国各大航空相关企业的,然而便利的洲际航空为人类出行所带来的便利自然而然能够受到很大程度的欢迎,机票被吹捧得,“一票难求”已经不是怪事。

而且〖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馆一直以来都有不少〖日〗本侨民前去发送电报的业务,这种利用公物来办si事的事情是屡见不鲜的,尤其是在〖日〗本实行新政治和经济改革,后,在糖衣炮弹的攻击下没几今〖日〗本官晏能独善其身”所以一开始,美国〖中〗央情报局还以为是从〖日〗本国内乘坐洲际客机飞抵檀香山的那些高官富豪们,又在借助总领事馆的电报机向国内发送,“平安抵达、家人毋忧”之类的报平安电报,亦或者走向国内的亲朋好友吹嘘自己的洲际飞行美好感受。

但是后来中情局才发现,〖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馆频繁活动的无线电频率竟然和已经困扰美国陆军河岸研究所的紫码密电频率一样,然而以往他们一直使用的都”。是早已被美国破解的j码密电,而且〖日〗本外交部和驻外机构联络也一直使用这种保密级别比较低的密电系统。

换而言之,在檀香山的〖日〗本外交机构正用更为保密的手段向国内发送美国人不知道的东西,〖日〗本人为何要突然用更为保密的紫码?〖日〗本人到底向其国内发送了些什么内容,为何如此频繁?〖日〗本人到底在掩饰些什么,〖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馆,“不按常理出牌””顿时就让美国〖中〗央情报局感觉到了异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要不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何要使用更加保密的通讯密电系统?如此以来,这份原本还仅仅被当成普通事件的报告很快就被呈至美国〖中〗央情报局老大的面前,让保罗这个情报局头头来头疼这个问题,苦思冥想之下毫无头绪的保罗也自然而然想到了借助弗雷德曼的美国陆军河岸研究所”如果能破解紫码,显然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我不管你怎么做,反正我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得到紫码被破解的成功消息!”

一开始还很礼貌给弗雷德曼说教的保罗终于压制不偻自己的暴脾气,像是一头发疯的狮子一样向比自己军衔低了好几个级别的弗雷德曼下了死命令,他可以对上帝发誓,这辈子还真没向科研技术人员发过火,也从来没有用,“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之类的屁话来弹压任何技术人才,但这一次他实在受不了河岸研究所的破解进度”愤怒之下那边还没传出“yessir

”的声音,便直接将话筒重重的砸在了话机上,发出砰的一声,吓得隔壁的秘书一个哆嗦。

华盛顿的保罗正在大发脾气,但就算是他吼破了嗓子也对紫码的破解工作毫无作用”而顺利搭上飞机返回国内的深町让和小川贯玺两人,在航班抵达东京国际机场后不久便被〖日〗本参谋本部军情局的一辆高级轿车接走,很懂人情味儿的军情局局长西田义还让深町让和小川贯玺两人好吃好睡的倒时差,休息够了、有了确切的思路或者是拟好了工作报告,才让两人去向他汇报工作,而且两人随时都可以去见他。[]大国无疆6

身为〖日〗本参谋本部军情局局长的西田义也是压力不小,按照〖日〗本海军部根据山本五十六遗留下来的偷袭珍珠港计划,经过多番的修改和补充后所制定的新作战计划1,特别的强调要做好充分的保密工作,〖日〗本海军部和陆军部的情报机构及人员早已经并入了参谋本部的军情局统一管理和指挥”所以围绕着偷袭珍珠港整个行动的情报侦察、计划保密、反谍等工作都落在了军情局的身上,虽然西田义本身就是共和国潜伏在〖日〗本军方内部最大的间谍,但根据共和国国内的指示,西田义有帮助〖日〗本海军完成偷袭珍珠港的任务,于是乎他便不可推卸的要切实负责起来,掌握美国海陆空三军在夏威夷群岛的各方面情报自然而然成为了头等大事,毕竟〖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要在5月4日之前就得分批的、保密的从各个军港撤离,然后在鹿儿岛秘密集结开始临战训练。

共和国自然而然会给予西田义很大的帮助,在情报资料方面他是毋需担忧的,但为了不至于让自己的情报让人质疑成,“凭空得来”他必须做好相应的掩饰工作,让〖日〗本国内很有名气的通讯谍报专家深町让和号称,“美国通”的小川贯玺赴夏威夷实地展开情侦工作,这便是最大的掩饰手段,而事实上他并没有寄太大希望在两人身上,因为共和国海军很早便开始替西*搜情报了。

原本计划1是做环球巡航海试的共和国海军,“潜龙”号战略核潜艇,以及她的贴身保镖,“大唐”号攻击型核潜艇”在欧洲的大西洋海域度过了不平凡的一段时期,鬼神不知之间就帮助了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最后剩余的三艘潜艇成功逃离德国海军的魔爪,不仅帮助了以丘吉尔首相为代表的大英帝国一帮高级『政府』官员成功脱身,还在德国海军内部创造了一个,“四艘轻型巡洋舰离奇失踪”的诡事。

然而他们的环球旅行似乎依然不怎么太平,进入太平洋后不久便又接到了共和国海军司令部发来的新任务,要求他们滞留在夏威夷群岛附近,密切注意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活动规律,并进一步完善夏威夷群岛附近海域气象、海况、水文等各方面资料,两艘核动力潜艇每日每夜如同深海幽灵一样出没于夏威夷群岛附近海域”胆大的,“大唐”号攻击型核潜艇甚至还在珍珠港出海口转悠了一圈,巡航导弹的模拟攻击都做了好几次之后,顺利掌握了美海军太平洋舰队活动规律的两艘核动力潜艇悄然离去,在距离夏威夷群岛数百海里之外才凶然钻出水面,利用卫星通讯终端与卫星信息交换系统成功将信息量惊人的大量情报发送回国,随即便又扎入了深海里”向着环球航行的终点三亚军港挺进。

军情局好不容易才让西田义这么一个谍报人员渗透到了〖日〗本参谋本部军情局的高位,再加上日美交恶对于共和国而言的巨大利好,军情局自然不仅仅满足于共和国海军帮忙搜集的情报,为了能让西田义向〖日〗本海军提供更为充足的情报资料以确保偷袭珍珠港的行动能万无一失,军情局还动用了许多先进的侦查设备。

琉球群岛之战是共和国海军首次在实战中实验,“一体化和联合化”

的作战理念,战争强调的是能立体化、全方位的侦查和监视战场,利用大量情报信息和共享平台让参战部队能做到作战信息交换实时化、敌情信息单向透明化等等的程度,然而〖日〗本海军不过是为了偷袭一支已经被抽调得所剩不多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又不是共和国海军来打着一张,所以共和国的军情局并未让第二炮兵部队调集太多的侦查卫星。

琉球群岛战役期间,共和国调集了大量的光学成像卫星、雷达卫星、电子侦查卫星等等,然而对夏威夷群岛的侦查中,只让一颗光学成像卫星实施了变轨机动,让这颗早期就投入使用已经频临光荣退役的老一代卫星以每隔97分钟的频率掠过夏威夷群岛上空,拍摄分辨率达到0.1

5米的图像,以便掌握美国陆海空三军在夏威夷群岛尤其是瓦胡岛上的部署情况。

〖日〗本偷袭珍珠港显然主要目的是为了击沉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战舰,而并不是要在近期之内就要抢占夏威夷群岛,所以并未调动雷达卫星来侦查美国陆军在群岛上的防御部署、永久工事、地下仓库等,而是调动了一颗海洋监视卫星”对夏威夷群岛周围海岸地势、海洋温度、

海洋洋流、舰船信号等进行侦查,重点监视美海军太平洋舰队的动向。

有了共和国国内各方面的鼎力支持,所以西田义并不急着从以深町让等为代表的〖日〗本情报人员的手里得到情报资料,然而必要的功课还是要做的,因此在4月25日上午,〖日〗本参谋本部军情局局长西田义中将向〖日〗本昭和天皇引荐了亲赴夏威夷搜集情报的功臣深町让和小川贯玺”原本还怪罪西田义错过了两周搜集足够情报许诺的昭和天皇在从小川贯玺两人口中得知大量且翔实的情报已经到手之后,就再也顾不上责怪西田义,满心欢愉的表扬不怕艰险、深入虎『穴』的深町让两人1随即便责成西田义必须在5月4日赶在〖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最后一批舰艇秘密撤离佐世保军港之前,向〖日〗本海军部交付分类齐全、资料完整的情报。

而在太平洋的另一边,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保罗没过多久便失去了对〖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馆无线电活动频繁的兴趣,因为在5月1日东京时间的零点到来之际,被保罗臭骂不止一次的弗雷德曼又如丧考妣的报告,〖日〗本总务院外交部已经正式更换了对外联络密电系统,用于外交部和驻外大使之间联络的紫码已经被降级,成为了外交部和其普通驻外机构的通讯密电,而〖日〗本外交部和其驻外大使之间联络的密电电码又出现了一个全新的、更难破解的密电电码。

于是乎,不久之前〖日〗本驻美国檀香山总领事馆突然大规模使用紫码密电的报告,很快就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资料库里,“石沉大海”身为〖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保罗亲自在这份报告上写上了,“一切正常,保持监视”的,“鉴定结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