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十一章 兵者诡道也!

第十一章 兵者诡道也!

炎炎烈日,寂寞当空,炙烤着东京的土地,像是要蒸发掉一切水分一般。

〖日〗本最高统帅部冈村宁次元帅所在的办公室里一片寂静,参谋本部军情局西田义中将一言不发的伫立一旁,静静的看着正挥毫泼墨中的冈村宁次,他在写什么?西田义眯了眯眼,屏住呼吸感受着空气中那冷暖空调制造出来的清爽,双眼仔细瞧了瞧白卷上的墨迹,脑海里清楚的闪现出一句传承千年的〖中〗国古语一,“兵者,诡道也!”

完成书法即兴创作的冈村宁次终于收笔起身,看了看挺直了腰板像是一支标枪般的西田义中将,咧嘴一笑说道:,“西田君认为鄙人写得如何?”冈村宁次难得的谦虚起来,细细打量着西田义等候着回答。

“元帅的字刚劲有力,雄浑磅礴,字行间充满子对战争的自信!”

西田义眼睛眨也不眨的断然回答道。[]大国无疆11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古人就创作出了至今都令所有军人都拍案叫绝的《别子兵法》,在唐朝时代留学〖中〗国十余年的吉备真备带回了这本书,让《孙子兵法》在大〖日〗本帝国也得以传扬!”

冈村宁次扭头望了望书桌一侧的木质书架,上面就摆放着一本古朴的书籍,微笑着说道:,“《别子兵法》颇为精深,而我最欣赏的一句话还是一兵者,诡道也!”

“这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讲,用兵打仗是一种诡诈之术,需要运用种种方法欺骗敌人,以达到在敌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采取行动,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战果的目的。西田君”能明白吗?”

说到这儿,冈村宁次离开了办公桌,走到西田义跟前,打量了一番这个个头稍稍要高于自己的中将,身为军事情报局的总头目,显然在,“诡道”方面比自己要精明能干得多,因此冈村宁次并未做过多的解释,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西田义显然明白自己所讲的这句话有何深意。

,“我认为诡道最主要核心在于“诈”它并不强调刻意的欺骗和伪装,而是要做出某些事情来让对方信以为真,用软弱无能来掩饰能征善战、用故作和平来掩饰大兴兵戈,总是要在敌人意想不到的地方给予其致命痛击!”

言毕,冈村宁次也不再说什么,而是拍了拍西田义的肩膀”随即转过身去,走到给房间内制造细腻如春之感的空调前,静静的感受华扑面而来的冷风,这种感觉如同在北海道迎来第一缕寒冬之风,却又更似四国岛土佐湾那徐徐海风,虽然少了咸湿和腥味儿……

悄然退去的西田义自然知道接下来自己要干些什么事情了,冈村宁次刚才已经用,“兵者,诡道也”变相的告诉了他接下来军事情报局该有何作为”返回军情局总部的路上西田义想了很多,在步入自己办公室的那一刹那,所有繁杂的想法都归结为一个词,“掩饰”的确,〖日〗本参战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偷袭珍珠港的联合舰队即将、南下进攻菲律宾群岛的部队也将扬帆出港,明确自己要做什么之后,西田义旋即召开了军情局内部的高级别会议,商讨接下来的时间里,要如何在国内为陆海空三军的军事行动做好掩饰工作。

次日的阳光依然毒辣,雄浑的太阳大清早就迸发出万丈光芒”像是要活活烤熟这片岛国一样。

东京时间要比美国早占个小时,所以当东京再次进入火辣辣的新一天之时,美国华盛顿那边还沐浴在昨日的夕阳中,为了掩饰战争同样要做出努力的〖日〗本总务院外交部”选择对话与交流来作为掩饰手段,因为当前常驻美国华盛顿的〖日〗本大使野村吉三郎可是个著名的亲美人士”si下里还是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好朋友,大〖日〗本帝国即将参战的消息,〖日〗本国内一丁点儿都没有告诉这位有可能已经成为,“反骨仔”的外交大使,反而让这位身为敌对国最高领袖好友的大使,去做一些本分的工作。

野村吉三郎当然愿意,“奉旨玩乐”在当他得知德国元首特派大使施佩尔访日却得到国内隆重接待之时,他还为此郁闷了好些天,在他看来,德国是一个卑鄙而又狂躁的国家,是不能成为大〖日〗本帝国的朋友,综合国力强大的美利坚才是〖日〗本应该争取的伙伴,可惜日美关系一直不太好,弄得身为罗斯福好友的野村吉三郎也不敢贸然去和罗斯福si下交往,这一次好了,国内让他高调去和罗斯福总统接触,向罗斯福表明三件事。

首先,〖日〗本并无心和同盟国组织做对,大和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维护东亚地区和平与稳定一直是大〖日〗本帝国致力建设的国家战略之一。第二,1924年美国国会通过的限制移民法案时至今日也应该考虑废除,标榜〖民〗主的美利坚合众国不应该在移民方面拥有激烈的种族歧视『性』,大和民族要得到华夏民族同样的外交待遇。第三,专注于经济建设与发展的〖日〗本工业实力正不断增强,迫切渴求和美国之间展开更为深入的经济合作,美方也应考虑废除金融大萧条以来高筑的贸易壁垒这三个由〖日〗本总务院外交部以最高级别下达给野村吉三郎的任务正和其意,满心以为国真的是毫无战争意向,高调接待德国元首特派大使不过是要让同盟国方面认识到〖日〗本的重要『性』,吓一吓美英等国就是为了提升〖日〗本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为今天的谈判争取更大的主动而已,高兴之余的野村吉三郎在当天早上收到任务,当即就让秘书去安排和美国外交部部长接触,却未曾想到得到的结果是,罗斯福总统诚邀野村吉三郎携其夫人参加白宫晚宴。

高兴之余的野村吉三郎并未忘记将接到美国总统晚宴邀请的事情报告国内,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野村吉三郎还被告知可以si下和罗斯福围绕三个谈判议题展开试探『性』接触,在〖日〗本总务院外交部发给野村吉三郎的回复中,甚至还强调野吉三郎一旦谈判成功,将能为大〖日〗本帝国解决上百万人的就业问题,让帝国的经济得到更好的发展,这下可让野村吉三郎大有一种,“历史责任感和国家荣誉感”的双重笼罩之喜,满心欢喜的准备盛装参加罗斯福总统的晚宴。

夕阳西下,〖日〗本驻美国大使野村吉三郎及其夫人所乘坐的墨黑『色』亚美幻影轿车,在刚刚驶出华盛顿大使馆之时,时间比美国华盛顿早占个小时的〖日〗本东京,却又已经是另一番景象。

6月7日上午9点,700多名来自于〖日〗本横须贺海军水雷学校的见习生,史无前例的全部更换了行头,尤其是水兵帽上都统一标识着,“大〖日〗本帝国海军”换上这么一马甲后,他们根本就不再是水雷学校的见习生,而是〖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官兵。

几百人的海军官兵是以参观〖日〗本东京为目的,乘坐连大功率内燃机牵引车在内都是从共和国整装进口的新空调快车,一路上风驰电掣的开进〖日〗本东京火车总站,由共和国北方铁建公司承建的火车总站桠当气派,一下车这群客串〖日〗本海军的见习生们就训练有素的列队,顿时吸引了火车站周围上万的〖日〗本市民们围观,一时之间,“天皇万岁、海军万岁”的口号被叫嚣得震天响,似乎要用雷鸣般的叫喊声挑战一下共和国建筑企业承建的火车站似乎牢固与否。

而在另一边,〖日〗本海军炮术学校的学员们”同样换上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官兵的正式着装,数百人的他们是乘坐军用卡车进入东京市区的,昂首阔步在东京繁华的街头之上引来了无数少女们的尖叫,还有那不少青年们羡慕的眼光,两支队伍分别在教官岩重政义大尉和民藏大尉的带领下,从不同方向向〖日〗本皇宫开进。

如此多的军人齐齐开入〖日〗本东京市区,足以引得多方关注了,〖日〗本东京地区的广播、报纸、电视台等等记者们都齐齐出动,一路上是跟踪记录着这些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却从不接受采访的海军官兵们所作所为,但纪律严明的他们仅仅是观望东京繁华的城市风景,而且还坚定不移的向着天皇皇宫迈进,最终两支队伍在皇宫〖广〗场汇合,随即合二为一在二重桥〖广〗场参拜了皇宫。

随后,这支上千人队伍的〖日〗本海军队伍,一路豪迈的去参拜明治神宫和靖国神社”随后又前往有乐町车站附近的《朝日新闻》社参观,并在《朝日新闻》社门前合影留念”直到午后这群上千人的〖日〗本海军队伍才解散,而这些冒充〖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官兵的见习生们,事先是经过充分“训练”的,他们毫无例外的全部涌进了〖日〗本东京地区最繁华的银座,他们绝不接受任何记者采访、对〖日〗本民众的提问也并不作答,而是如同乡下农民进城一样,好奇的在繁华的银座大街上闲逛,各大超市、卖场都逛了遍,就差进入高级酒店和会所消遣一番了。

,“要想欺骗别人,首先就要欺骗自己人!”[]大国无疆11

在〖日〗本海军组织两支见习生队伍冒充联合舰队海军官兵参观东京市区翰同时,终于结束了在鹿儿岛港湾高强度临战训练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在那群海军冒牌货们参观天皇皇宫的时候,辗转驶入鹿儿岛港湾的补给船和工程船就已经开始对经过一个月余高强度训练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舰艇进行维护、补给,而当那群冒牌货们在朦胧夜『色』之下带着满意的微笑挥别东京市区欢送的市民之时,结束了对战舰关键部位检查并且接受了油料、食物等补给的一艘艘战舰就开始陆续驶出港湾了。

海军联合舰队要撤离鹿儿岛港湾,之前在鹿儿岛周围疯狂展开航空作战训练的航空部队也需要有,“顶替”的,所以连夜里,〖日〗本空军就从九州岛和本州岛的几个航空兵训练学校转移了大量的航空学员及其战机进入鹿儿岛,继续营造高强度训练的假象,而之前以海军基地建设为由封锁鹿儿岛对外交通,并且转移走了大量岛上居民,为了继续圆满这个谎言”〖日〗本海军抽调了几艘清淤船进入港湾,之前为海军联合舰队提供战舰『性』能检查的工程船也留了下来,做出一哥大兴土木修建大型海军基地的样子。

秘密离开鹿儿岛港湾的联合舰队,至今也没有让中低级军官们知道即将要偷袭珍珠港的消息,秘密北上之时还特意在舰队内散布,“高强度舰队合同训练结束,舰队即将回港休整”的假消息,事实却是联合舰队并未解散,而是拆分成了好几批,就像是当初分批次秘密在鹿儿岛集结一样”各个小队都将分不同时间、走不同航线前往秘密集结地一择捉岛单冠湾。

人烟稀少的择捉岛上早已实行了最严格的军事管制,岛上的渔民全部被集中到了一个临时集中宿营地,直接由〖日〗本海军提供粮食、医『药』等,对这些渔民的解释便是〖日〗本海军将在岛上展开军事演习,然而所谓的演习却只是两艘炮艇时不时对着择捉岛上开上两炮,压根儿就是为了让这些渔民们不能外出”为的自然是能让前来集结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不至于暴『露』。

联合舰队拆分开来的各支小队,都为了做到保密,每一艘战舰的无线电收发报机一律加上稽封,舰员的信件也一并收集起来不再向外寄出,实行严格的无线电静默之时,还以最严格的反潜编队开进,每隔两小时做反潜之字形转弯1而且向择捉岛单冠湾航行的航线也是经过精挑细选,刻意避开了繁忙的商业航线和商船往来频繁的时段,对编队舰员的si人信件也一律进行检查,并扣押到开战那天才发出。

真正做到这些还并不够,因为时间上来不及,毕竟这么多的战舰、

这多的批次要秘密在单冠湾集结起来,一路上要保持无线电静默还得不断反潜转向,有限的航程将被放大好几倍,而这也是当初为什么联合舰队从鹿儿岛港湾之前要对所有战舰进行油料补给的原因了,不过为了让联合舰队集结时间更为充分,〖日〗本海军又只能狠下本钱。

6月8日至6月11日,整整四天时间里,〖日〗本海军几乎将本州岛上的〖日〗本海军学校学员们都组织进入东京来参观”〖日〗本陆军和〖日〗本空军也是跟着作秀,三军一起给〖日〗本东京的市民们、侨民们,尤其是那些驻日使节和外国间谍们,营造出一种空前的和平景象”而同时经过〖日〗本各大媒体的广泛宣传,〖日〗本陆海空三军,“参观城市”热爱和平”的行为也很快被宣扬得世人皆知。

可谁又曾料想到,就在6月8日晚,〖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分批次的撤离队伍全部离开鹿儿岛港湾之后不久,经过特别改装的一艘艘货船,“顶替”了已经前往单冠湾的航空母舰,结束了在外海的海试回到了母港休整,至于那些依然处于,“失踪”状态的战列舰、巡洋舰之类的,〖日〗本海军安排了大量的近海部队驱逐舰、炮艇等,伪装成联合舰队主力舰艇的无线电呼号进行无线电通信,营造出一种这些战舰依然在〖日〗本列岛外海正常训练的假象。

在〖日〗本参谋本部军情局主导之下的战争掩饰行为依然在继续,因为按照〖日〗本南下战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之际,也正是〖日〗本南下部队攻占菲律宾群岛之时,联合舰队秘密前往择捉岛单冠湾集结的掩饰虽然困难但也容易办到,如何让南下的部队更加隐秘,这可就有点难度了。

四国岛作为〖日〗本第四大岛位于〖日〗本列岛的西南部,其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北临濑户内海、南望太平洋、西有丰后水道、东有纪伊水道,岛上山地绵绵、密林幽幽,是〖日〗本各个岛屿中最贴近菲律宾群岛气候和地形背景的岛屿,所以〖日〗本陆军备战训练也是在该岛屿之上。

根据情报,菲律宾群岛上由美军统帅部统帅的兵力并不多,刚刚成立不久的美国空军在吕宋岛上部署的战斗机、侦察机、轰炸机甚至包括通讯联络机和运输机在内,各种军用飞机总数也不过200架,美国海军的兵力则更少,驱逐舰这样的中小吨位战舰都没有一艘,挑大粱的竟然是几艘鱼雷快艇和十几艘老掉牙的潜艇。

菲律宾『政府』和美国『政府』联合组建的统帅部的最高长官,乃是前菲律宾『政府』军事顾问道格拉好……,麦克阿瑟将军,美国正式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麦克阿瑟先是升任远东总司令,然后再领美菲统帅部司令,可由始至终他所掌控的军事力量却并未增加多少,海军力量反倒被抽调近乎一空,在麦克阿瑟手里的美国陆军力量更是只有寥寥3万人,与之配合的菲律宾军队虽有11万之多,但要想守住漫长的海岸线显然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至今美国还并未知晓〖日〗本即将对其下手。

将由〖日〗本陆军本间中将负责指挥的菲律宾战役,发起日期定在〖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的同一天,为此〖日〗本海军需要组织大量的运输舰船运输参战的〖日〗本陆军部队以及大量的作战物资,同时还要组织部分战舰为抢滩登陆之时提供火力支援,而一旦〖日〗本陆军抢滩登陆成功,〖日〗本空军还要组织工程力量抢建野战机场,尽快组织航空兵力参战……

一系列的军事行动都需要陆海空三军密切的配合,一体化的战斗自然需要长时间的训练磨合才能达到真正的,“无坚不摧”所以〖日〗本陆海空三军中尤其是〖日〗本陆军为了菲律宾群岛争夺战,动用的是最精锐的力量,也就是新军事改制之后18个师团建制中,唯一满编的四个师团,第一至第四师团中第一、第二两个师团三万余人担负战役主力,第三和第四师团外加一个独立重炮师团将作为战役预备力量,也是将来登陆澳洲的主要力量,而〖日〗本空军也将组织好几百架各种飞机参加战争,如此之多的兵员和武器装备都需要秘密海运至菲律宾群岛外海周围,如何掩饰成了一个相当辣手的问题。

作为一个岛国,〖日〗本的海运力量是比较可观的,尤其是在与共和国展开经济合作之后,〖日〗本不少的造船企业都纷纷与共和国的船舶强企合作,从共和国船舶企业身上学到了不少先进的经验、购置了不少先进的设施设备,在民用造船方面取得了飞速发展,共和国从交战双方拿到的大量运输船只订单中,万吨级左右的货轮早已是直接由〖日〗本企业代理建造,所以〖日〗本海军要想拥有一支支运力强大的运输船队并不是难事,可难就难在分批次聚集在四国岛上展开合同训练的〖日〗本陆海空三军部队怎么样,“人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另外,四国岛上的高知县南邻土佐湾,1889年就设市的高知县浦户港如今是一个拥有机械制造、水产加工、造纸等众多工厂企业的现代化港口城市,人口众多自然也就人多眼杂,为了做好掩饰工作,以前数以万计的〖日〗本陆海空三军在四国岛以东展开了已经很长时间的轮番训练依然要开展下去,只不过真正要参战的两个精锐野战师团已经以,“轮训结束回到驻地”的名义从浦户港登船出发,接替他们到来且要继续参加演习训练的,则是刚刚完成整编的第17、18两个师团,未来第二批参战部队离去之时,前来接替的将会是后续组建的师团。

于是乎,高知县浦户港每天都有大量的〖日〗本陆军士兵上船下船,各种各样的运输舰船也是络绎往来,久而久之连当地人都分不清到底是哪支部队开来训练、哪支部队开拔离去了,但真正要参战的陆海空三军部队,上百艘战斗舰艇、运输舰艇等却都已经在四国岛外海集结完毕,就等着〖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完成在单冠湾的集结,然后两支部队分别择日启程,向着不同的方向齐齐跻身战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