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七章 没法较量的实力

第二十七章 没法较量的实力

“天堂有路我们不走,地狱无门我们倒是闯了进来!”

站在山头杵着武士刀迎风而立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高须四郎大将,指了指残破的珍珠港,说道:“但现在看来,这里根本不是地狱,而是天堂!”

“可惜军戎一生,我们对这里而言不过是匆匆过客!”

〖日〗本陆军第三师团师团长古和丰一半眯着,打量着东方一抹朝阳,一轮红日破海而出映照出大片金黄之『色』,随着海浪的起伏变得甚为壮丽,古和丰一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夏威夷果然是一个度假胜地,美丽的景致引人入胜。

“匆每过默”[]大国无疆27

〖日〗本空军夏威夷作战机群派遣司令官龟田木中将冷哼了一声,指了指除了檀香山城区而被战争破坏得满目疮痍的瓦胡岛,尤其是中部的平原、珍珠港的港口设施等,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弹坑,亦或者是燃烧殆尽后的仓库、坍塌的建筑。

龟田木双手撑在杵进泥土里的武士刀,挺直了腰板大声的说道:“瓦胡岛本身易守难攻,可惜是落在了不堪一击的美军手里,如果让帝国三军前来驻守,这里必将成为太平洋上最大最坚固的军事堡垒!”

古和丰一闻言,只能淡然一笑,略略点了点头后便和一旁的高须四郎一样,认真的欣赏瓦胡岛的美丽景致,已经收到了本土的最新命令,〖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即将回国,〖日〗本陆军第四师团将和重炮师团一起,离开瓦胡岛前往菲律宾群岛,留下来的第三师团也将在国内安排而来,准备长期驻守夏威夷群岛的第凹师团到来之后完成交接便全部转移至菲律宾因而留给这些属于〖日〗本军队当中“绝对作战主力”的日军,在瓦胡岛上逍遥的时间并不多了。

所以在7月口日中午开始,没有统一指挥协调的〖日〗本海陆空三军参战部队就彻底“解放”了,三军最高指挥官只关心的是劫掠到了哪些财物、有没有伤害到日裔和华裔、烧杀掳掠有没有影响到战后重建工作等等,除此之外,他们对下级部队根本就不闻不问,杀掉多少白种男人、小孩和老人,干死多少白人女『性』,都和他们无关而且正在山头上赏风景的这些日军高级将领,昨晚都是搂着肤白貌美、丰腴婀娜的白种少女而睡,那种不同于〖日〗本女『性』的滋味儿至今都让所有人回味不已。

“对了,听说那些在安全区的〖中〗国人怎么样了?”

高须四郎指了指火奴赏鲁国际机场,说实话他曾去过东京国际机场可看火奴鲁鲁国际机场这规模不输于他们所谓的大〖日〗本帝国第一民航机场一万多华人华侨在机场里搭起了许多的帐篷,远远看去密密麻麻的,机场四个角上的旗杆上都高高飘扬着红十字旗和五星红旗,更在机场部分显眼位置铺着这两种显眼旗帜。

“连同共和国的领事馆工作人员在内共有15508人,昨晚恢复供水和供电之后,生活条件已经大为改善,而据称他们的食品还能支撑三天时间,不过就是医『药』已经不多了!”

古和丰一也是举目看了一眼火奴鲁鲁国际机场叉着腰扭过头来和高须四郎说道:“昨晚就收到冈村宁次元帅亲自发来的命令,称共和国已经在启动的领事保护机制基础之上,启动了特别撤离机制,也就是说他们要撤侨了!”

“据说共和国还有个什么强制干涉机制?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同意他们撤侨那他们岂不是要不惜动武?”高须四郎伸出手遮住眼眸,远眺了一下珍珠港出海的马马拉湾,那些正有两艘安装有雷达的联合舰队防空巡洋舰正在巡逻警戒。

“动武?我虽然认为两年前的中日朝鲜半岛战争、东海海战、琉球之战等等,帝国海陆军以及各自的航空兵都输于对手,而且就算至今,我们所使用的武器装备甚至弹『药』都是用共和国的技术和机械设备所生产制造出来的,甚至包括我们海军战舰上所使用的先进电子设备!”

说到这儿,古和丰一看了看身旁略略点头表示赞同的空军龟田木中将,〖日〗本空军已经暂时担负起了夏威夷群岛的防空巡逻任务布置的雷达站可却都是从共和国进口而来的。

“所以,高须大将是认为当前的我们有能力阻止共和国的强制干涉机制启动?”古和丰一认真的说道,他打心眼里不相信目前的大〖日〗本帝国拥有和共和国匹敌的实力,就算是拼消耗,就靠〖日〗本那丁点儿工业实力,还不够和共和国几个省的工业实力相比。

高须四郎只是淡淡一笑,古和丰一的回答让他好生尴尬,似乎又让他回想起了当年那场至今不知何故的中日东海海战,强大得敢于自称世界第三的〖日〗本海军其联合舰队,经此一役竟然差点全军覆没,光是这样的噩梦就足以让高须四郎认为这是一个笑话。

几人又在山头闲聊了一阵,当初升之日徐徐爬高,打算回到城里作乐一番的〖日〗本海陆空三军的将军们,刚准备起脚离开,就见背负着电台的通讯兵小跑过来,报告了雷达站的发现,共和国空军果真来了,而且一来就是六架雷达反『射』信号强度不亚于大型洲际喷气式客机的飞机,担负夏威夷群岛外海空域巡逻任务的板谷茂海军少佐已经亲率口架战斗机前去“迎接”。

“共和国空军的战略运输机?”

古和丰一惊讶的看着一旁的龟田木,1944年12月11日所有发生的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事件,整个流血冲突事伴最让世界惊讶的,不是马来人、印度人和华人之间苒流血冲突之惨烈,而是共和国海陆空三军对整个事件的快速反应能力。

尤其是共和国的空军空运能力,更是让世界瞠目结舌,大半个下午就能将一支拥有直升机、装甲战车等重装备的数千人部队空运至数千公里之外并展开武装〖镇〗压行动,这本身就是对东南亚任何猴子的一种震慑而在古和丰一看来,这更像是一种威慑,所以他看了看〖日〗本空军夏威夷作战机群派遣司令官龟田木中将,后者略略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自己的猜想。

而在另一边,〖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板谷茂海军少佐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原本是要带领12名在偷袭珍珠港中立下大功的战斗机飞行员,准备从航空母舰上转移至瓦胡岛上,然后去“逍遥逍遥”不过“逍遥”之前,是要例行完成空中巡逻的,他们接到雷达站的报告后,便率先扑向了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群,但是随着距离的拉进他们才发现自己错了。

〖日〗本海军航空兵舰载战斗机和〖日〗本空军的战斗机和德国的海军和空军一样,都是根据共和国j-4斗机的各自改进版,可无论如何改进,毕竟是装备活塞式发动机的螺旋桨战斗机,虽然小口战斗机已经是该类型战斗机中的巅峰之作,要想超越就只能是喷气式战斗机,而〖日〗本海军所装备的43式战斗机,也仅仅是在该型战斗机的基础之上做了些许改动可最大飞行速度也仅仅是每小时790么里。[]大国无疆27

板谷茂一直以来都非常喜爱自己的座机,这是他飞过『性』能最好的战机,而且六挺大口径航空机枪也让该型战机火力十足,而且强劲的发动机可以让战机最大升限超过12000米,在加挂大型副油箱的情况下极限航程『逼』近四千公里,可当他根据雷达站的报告来到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群必经航线之下才猛然发现,自己仿佛看见了一群飞行怪物。

“好大,好快!”

板谷茂瞠目结舌的看着头顶上掠过的六架超大运输机,那体长超翼展宽度米的庞然大物相比于自己所驾驶的43式战斗机的机长的翼展板谷茂越发觉得仿佛自己是在骑着一辆自行车,却突然看到了一辆超长半挂车从自己身旁经过一样,光是那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就将自己震惊得无一片讶然。

“这就是战略运输机?怎么这么大?”

“速度好快!”

无线电频道里很快就响彻了一片板谷茂也是看着向着瓦胡岛远去的六架战略运输机发了一阵呆,这才反应过来大声的说道:“追上去,但别靠太近!。。

说着,板谷茂率先将战机加速起来,可他发现自己将战斗机的飞行速度无论怎么提都追不上,而且距离大有拉开的架势,赶紧又下达了抛掉副油箱的命令,战斗机陡然轻盈间,加速『性』能貌似好了许多,可13

架战斗机竟然一架都没有追上,因为当他们的战斗机速度提升到了790码的时候,出于节约材料考虑的〖日〗本航空企业看似将战斗机的重量削减,是有利于增加战斗机机动『性』,可知道这时候板谷茂等飞行员才发现,战斗机速度还没超过800,飞机就止不住的抖动,而共和国战略运输机却貌似一直保持着定高直线巡航状态。

如累让他们知道六架战略运输机的飞行机组,为了让运输机拥有足够的航程,保持的是最经济的巡航速度每小时833公里,比起板谷茂所驾驶战斗机的极限速度都还要快上不少,那么板谷茂等人肯定就不会不顾危险的加速猛追了,不过他们即便是追不上,但无线电波的速度确实飞快,板谷茂很快就报告了自己的发现。

而等候在山头上的高须四郎等人,在得知消息后却同时讶然了,最强大的海军舰载战斗机王牌飞行员都口口声声称追不上,这他娘的是到底是什么飞行怪物?一时之间,几名还是日军高级将领的牛『逼』人物,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终还是龟田木中将站了出来,说道:“板谷茂少佐肯定是追不上的,共和国空军的那六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是喷气式飞机,而板谷茂少佐驾驶的还是活塞式发动机的螺旋桨战斗机,光是发动机『性』能上,就根本没法比拼。”

“那它们是怎么飞过太平洋的?从远东到这里好几千公里啊!”

高须四郎惊讶的问了一个问题。

“具体的飞行『性』能数据,共和国空军一直都很是保密,但据我所知,这种“巨无霸。战略运输机曾远赴过爱尔兰岛,为共和国运输文物回来,能够携带50吨货物飞行五千海里以上的距离,而在装载一百吨货物的情况下,估计航程也有四五千公里左右!”

龟田木的话不仅让高须四郎嘴巴惊讶得成了0形状,还让一旁站着的古和丰一也愕然不用他多问,能吞下一百吨货物飞行数千公里的这种怪物,肯定连坦克这种军队重型装备都能运输,共和国空军敢于将这些怪物派来瓦胡岛,难道他们是要空投物资?完成空投之后剩余航程不多的情况下难道这些飞行怪物要转降美国?

不用多问,在龟田木的指示下,所有日军将领几乎都齐刷刷的举起了望远镜向瓦胡岛西部高空着去,望远镜里出现了一此淡灰『色』涂装的飞行怪物,六架大型运输机排成了两个三角队形,飞行高度不断降低之下,日军将领都清晰感受到了空气中传来的那种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而就幕这个时候,龟田木指示一旁的通讯兵,打开了无线电台,将频率调至了国际公共频率,里面清晰的传来了标准的普通话。

“八格牙路,共和国空军的飞行员竟然用普通话来进行交流!”龟田木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在众人疑『惑』不已的眼光注视下,只能解释道:“世界民用航空协会都是〖中〗国人成立的,他们数不胜数的航空企业包揽了全世界从飞行器设计到制造,再到客运运营等等环节,所以华语已经成了世界各国飞行员必会的国际语言以方便彼此之间的交流,比英语都还受人欢迎!”

众人都不得不感叹一声原来是这样。不过由于身旁都没有中文翻泽,所以一行人等也只有龟田木能够听得懂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群飞行员,正和瓦胡岛上的〖日〗本空军雷达站进行交流的话语,寥寥几句话间。早就收到了国内准许共和国撤侨命令的雷达站自然同意了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群,为火奴鲁鲁国际机场里的华人华侨空投物资的请求。

被允可后的六架庞然大物,很快就改变了飞行姿态,龟田木赶紧将望远镜对向了火奴鲁鲁国际机场内,发现倍数不够之后,赶紧将一旁那坠倍的炮队瞄准镜给征用了,原本是卫兵为将军们再来看日出的,可现在,龟田木却用来看火奴鲁鲁国际机场里到底在做些什么。

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群的到来,立马给死气沉沉的瓦胡岛似乎带来了一丝生机,在前往火奴鲁鲁国际机场必经下滑坡道之下的一处院子里,曾今的一座仓库,如今已经变成了日军在瓦胡岛上20个慰安所中的一个,昨晚饱受凌辱的240名白人女『性』正被数十名手持三八步枪的〖日〗本士兵驱赶至原本的停车场,昨晚前前后后有不下两千日军士兵前来“消遣”所以放眼望去虽然丰腴白肉一片惹目,可痛哭流涕的这些白人女『性』一个个都遮着被凌辱的羞处,残暴的日军士兵不敢在慰安所里交n杀『妇』女,但并不代表它们会动作优柔,因而每一个女人都身体带伤,被带到〖广〗场上来是为了进行一次集中消毒。

“看那,天上飞的是什么?”

“是飞机,是飞机!”[]大国无疆27

人群中间尖叫了起来,被日军士兵们百般凌辱后,昨晚已经有好几个女人不堪受辱『自杀』身亡,剩余佯巴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不知道像昨晚那样噩梦般的屈辱还会持续多久,看着天空中呼啸而过的庞大运输机群,不少金发碧眼身材丰腴但浑身上下到处都有淤青痕迹的女人尖叫了起来。

“八嘎,叫什么叫,全部站成一排,统统滴站成一排!”

全口一个日军小队长放下了望远镜,挥舞着武士刀大喊大叫,让一个个脸上『色』日『迷』的士兵挺着刺刀『逼』近这些要么瑟瑟发抖,要么就赤条条的向天空中的机群挥舞手臂的白皮肤女人,果然在威『逼』之下,这些女人立马就老实了,小队长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挥舞了一下右手,站在一旁的两名士兵立马就扭开了消防车高压水泵的喷头,混合了消毒『液』的大股水柱立马喷『射』了出来,浇向了那些尖叫着、咒骂着的女人。

看着在高压水枪肆虐下试图逃窜的女人们,那胸前的两团白肉在高压水花的喷『射』下都变了形,恶作剧的的名士兵还将水枪对准那些女人的下体,左右来回的喷洒间,不一会儿汇流而成的水上都混合了各种污垢,看在眼里的小队长咧了咧嘴,心里更加反感这些昨晚被数千日军轮了又轮的白种女人,她们的皮肤是那么的柔软、双峰和翘tun是那么的手感十足。

“八格牙路,叫什么叫,告诉你们,刚刚飞过头顶的,是共和国空军的运输机。路们是要飞往火奴鲁鲁国际机场,不是来拯救你们的,你们的军人都懦夫、你们的国家已经对你们不闻不问,你们这些最低劣的美利坚人,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好好享受大〖日〗本帝国皇军赐予的快感吧!!!”

说着,这名放『荡』大笑的小队长,亲自接过高压水枪,周围的〖日〗本士兵也着合哈大笑,免费观赏一场白肉秀,在高压水柱喷『射』下,很快这两百多号赤条条的慰安『妇』就被清理干净,一个个都像是抽调了魂魄一样,失魂落魄的趴在地上哭泣,远去的战略运输机群呼啸声盖过了这人间地狱的悲怆声,绝望的情绪在这一刻更添『迷』惘。

而在另一边,火奴鲁鲁国际机场里已经是一片沸腾的景象,当共和国驻檀香山领事朱武志降!播向聚居在机场里的同胞们通知共和国『政府』已经启动了海外侨胞特别撤离机制,并且共和国空军已经安排运输机群从国内飞来空投物资,许多人还并不相信,但是现在人声鼎沸之下,亲眼目睹了日军在瓦胡岛上种种暴行的华人华侨们终于是热泪盈眶,紧挨着地狱和恶魔的一整晚,许多人都无法入眠。生怕那些披着军装的土匪、强交n犯等会冲进机场来。

“万岁!万岁!”

不知道何时起,上万人的华侨都聚集在了一起手牵手的掀起了人浪。一阵阵欢呼声更是汇成了欢迎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群最激昂的乐章,在“空军万岁”的欢呼声中,第一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脱离了飞行编队,率先锋低飞行高度,像是要降落在火奴鲁鲁国际机场里一样,但高度并未太低。

偌大一个国际机场足足有两条4e级跑道,跑道之间还有绿化带,机场还有停机坪、辅道等等,所以一个面积超大的国际民航机场是有足够大的空降场的,而且经过昨晚领事馆武官薛斌的安排下,机场里腾空了相当于好几个足球场大小的空置地域以利于空投。

直接从火奴鲁鲁国际机场上空飞过的共和国空军第一架实施空投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在下滑前就降低了飞行速度并进入了空投准备阶段,七人制的飞行机组里除了稳稳手动驾驶运输机的两名飞行员,另外两名飞机工程师和三名装卸手都做好了开始空投的准备,试图第一次空中通场便完成空头任务,为其他正在高空待命的运输机节约时间。

机场里上万名同胞的欢呼声自然不能进入飞行员的耳朵里,但他们高高挥舞的双手却汇聚成了最好的欢迎手势,深感使命重大的正副驾驶员稳稳的掌握住沉重的战略运输机飞行姿态,从两千多米空域高速下降至600米高度的“巨无霸”显得非常沉重,空重都近170吨还搭载有50吨的医『药』物资以及大量的燃油,而如此沉重的空中巨无霸却还要在600米低空进行稳定飞行,所以两名飞行员都高度集中精神,拿出看家本领来让如此沉重的“巨无霸”以最平直的飞行姿态飞越火奴鲁鲁国际机场上空。

而在机舱内,沉重的运输机切入超低空空投高度后,机场就进行施压、解除密封,后舱电动门打开之后,三名装卸手立马娴熟的将所有空投物资解除了束缚,运输机刚好达到理想空投点后,空投按扭当即启动,顿时最靠近后舱门的一具牵引伞包就被强气流拉拽了出去,轰然胀开之下紧跟而出的白『色』降落伞也成功打开,从机舱内直接被拖拽出来的物资包裹很快就稳稳的吊在白『色』的降落伞下,慢慢悠悠的落下,紧跟在后的是一朵接着一朵的降落伞。

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降落伞像是一朵朵即将归巢的蒲公英,那洁白的颜『色』让人炫目,而呼啸飞过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更是刚飞过火奴鲁鲁国际机场上空后,并未立刻爬升飞行高度,而是直接做了一个超大半径的转弯,慢慢远离了万余华侨的视线,而更加令他们欢呼不已的还在后头。

第一架运输机成功完成空头之后,第一波空投的降落伞包才刚刚落地后没多久,第二架运输机便以同样的飞行高度和姿态向机场上空飞来,完成空投后又是第三架,直到第六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完成空投后,飞出瓦胡岛外海后,重新完成编队的六架共和国空军“巨无霸”战略运输机,这才排成了一个面积超大的人字形,从檀香山城区上空凌空飞过,吓得不少正在白人女『性』身上嘿咻办事的日军士兵稀里糊涂就喷了,咒骂之下看着空中那黑压压的飞行怪物顿时惊讶得骂也骂不出来。

共和固空军的六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像是示威一般的从瓦胡岛上空飞过,在珍珠港以南完成小半径转弯后,直接向着共和国远东方向直飞而去,但他们却忘记了这山顶之上还有一群日军的将军,结果呼啸而过的强大声势,愣是差点让这些日军高级将领被震破了耳膜,而看着火奴鲁鲁国际机场的龟田木,当即就抽出了武士刀狠狠的劈在了田倍炮队瞄准镜上。

“龟田君,怎么了?”高须四郎『揉』着自己的耳朵,表情愕然的看着愤愤不已的龟田木。

“该死的共和国空军,竟然一次低空通场就能如此顺利的完成大规模的物资空投,你看看那些支那人的表情,就跟他们取得了瓦胡岛之战胜利一样!。。龟田木指着火奴鲁鲁国际机场大声说道。

凑近炮队观瞄镜的古和丰一也很快脸『色』铁青,站起身来长吁一口气说道:“这一次空投,共和国空军至少投下了数百吨物资,原本以为将他们围困在安全区里,只给饮水不给食物会饿死一些,但现在看来,只要共和国空军愿意,这一万多名华人华侨怕是永远也饿不死、病不倒。”

看着一唱一和的古和丰一和龟田木,高须四郎瞄了一眼那火奴鲁鲁国际机场里欢呼雀跃的华人华侨,那已经落在机场空地上的一朵朵白『色』降落伞,在他眼里竟然是这么的显眼,而回望那远远西去的共和国空军战略运输机群,高须四郎拍了拍龟田木的肩膀,说道:“我看,共和国空军这么干,不仅仅是想让那一万多华人华侨感激涕零,更是要让全世界的华侨都知道他们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作为支撑,可是我们呢?”

看着东方,高须四郎似乎在想象被美国白人黑人们疯狂报复之下的日裔同胞,他们现在还过得好吗?高须四郎似乎有些累了,昨晚那个皮肤细腻身材妖魔的美国女中学生,似乎让自己『操』劳过度了,以至于在这样一场没有硝烟的大国实力争斗中,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和〖日〗本一样,正共和国的面前,永远别提自己多么牛『逼』。

“羡慕嫉妒恨啊!!”龟田木撑着武士刀,举目远眺那已经变成小黑点的机群,耳畔似乎传来了机场方向那些华人华侨的〖中〗国空军万岁欢呼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