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章 麦克阿瑟的决定

第三十章 麦克阿瑟的决定

作为大洋洲最大的一片沃土,澳大利亚有着自已特殊的气候它是跨纬度最少的一个大陆,南回归线横贯大陆中部,99%的面积属于热带和亚热带,使得澳失利亚全年气温都比较暖热,而澳大利亚周围的洋流,更使得大陆北部和东部沿岸成为多雨区。

独特的地理位置让澳大利亚拥有了一个另类的气候,即当北半球的国家还被炎炎夏日所蒸煮的时候,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却还在冬季,7

月25日这一天,天气预报报位于澳大利亚中东部内陆地区的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当日最高气温将超过10摄氏度,墨尔本、阿德莱德等城市的温度还将更高,虽然澳大利亚的大部分沿海地区在冬季的气候都一直比较温和,只有在雨天才会温度骤降,可澳大利亚人几乎人人都觉得,1945年的冬天似乎不太冷。

战争的阴云已经遮天蔽日的扑向大洋洲,作为大洋洲军事实力最强国家的澳大利亚也日臻感受到了暖暖冬日里,那隐藏在风和日丽阳光灿烂好日子背后的“狂风暴雨”已经越来越近。

7月23日一大早,墨尔本美澳联合司令部里所在的办公大楼里就已经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澳大利亚温暖的冬天没有让人感觉到生活的惬意,如果是在以往,或许不少人还会选择去户外钓鱼、游泳,但如今小[]大国无疆30

〖日〗本不断向菲律宾群岛增兵,其觑觎大洋洲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在战争的影响下,自然而然每一个人都在脸上写满了紧张二字,来去的脚步也越是每匆。

“膨”的一声顿时让二楼走廊上所有过往的人暂停了一下匆匆的脚步,发出声响的房间门牌非常特别,是美澳联军司令麦克阿瑟的办公室,也不知道这位从吕宋岛上狼狈逃回澳大利亚的美国将军又在发什么无名火,两位女职员战战兢兢的对视了一眼,随后便轻手轻脚的起步离开,生怕自己高跟鞋别发出太大声响。

办公室里,麦克阿瑟是很生气,相当的生气。

“情报工作如此之差让我们如何去抵挡日军的进攻?让我们如何去作战?”身着卡其布素『色』军装的麦克阿瑟像是一头已经疯掉的犀牛,将其标志『性』的黑『色』雷朋眼镜仍在了书桌上,叼着玉米芯烟斗不停的来回踱步,而被他骂得狗血淋头的联军司令部情报参谋巴特斯上校知道自己上司的脾气,所以依然倔强的挺胸抬头任凭麦克阿瑟上将疾风骤雨不断而来的责骂。

麦克阿瑟于1880年出生在美国阿肯『色』州一军人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将军,麦克阿瑟经常对朋友说,他的父亲不仅给予他生命,而且给予他一生的职业道路军人,所以他身上总是随身携带着他父亲的照片,既是是在巴丹半岛狼狈撤退的时候,他依然没有忘记父亲的教诲,身为将领就应该像狼一样坚忍、冷静当机会出现之际则全力以赴,可是现在……

麦克阿瑟发誓,他从来没有这么恼火过,他承认自己的确是打了许多的败仗,但越是失败他就越是渴望得到胜利1903年麦克阿瑟以西点军校自创办以来最好的成绩毕业,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任美军第四十二师参谋长,后又曾担任西点军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校长,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才重新披上军装来到菲律宾担任远东总司令。

顺风顺水的军旅生涯本已结束,重新戎装上阵的麦克阿瑟可没有想到自己在菲律宾马尼拉的好日子会结束得如此之快,原本以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依然会像上一次那样,在欧洲闹一闹也就完事儿了,可〖日〗本的参战、太平洋战争的全面爆发立马就让好日子如同白驹过隙,眨眼即逝。

“年龄让身体起皱放弃让灵魂起皱,我们已经放弃了菲律宾,我们不能再放弃大洋洲!”麦克阿瑟绯徊间心里『乱』如麻,曾今的豪情壮志难道真的已经随着年龄的老去而渐渐消散?冰冷的现实难道真的要将老兵的勃勃雄心冷却?麦克阿瑟不服,菲律宾群岛的沦陷完全是因为小〖日〗本的卑劣偷袭,他甚至认为,如今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整体的被动,都是因为卑鄙的小

〖日〗本一开始就是以偷袭开始,让盟军根本措手不及间,就丢失掉了最为重要的制海权,在没有制海权的情况下,美国甚至连防御调整都没有办法,比如说现在:“老兵永不死,之时渐凋零!”麦克阿瑟心里苦涩,吧唧了一口烟斗,坐回了办公桌后的椅,看了看依然昂头不屈的巴特斯上校,突然觉得自己刚刚摔掉文件夹的举动实在是个罪过,但他并不打算向巴特斯上校承认错误,只是挥了挥手,让巴特斯自己去将那份情报报告捡起来老老实实的离开办公室。

刚刚巴特斯为麦克阿瑟送来的情报是“昨日黄花”般的消息,更为糟糕到是,消息还是糟糕透顶的坏消息。

由美国本土转发而来的情报称,〖日战争为了尽快将大洋洲攻势进入到攻占澳大利亚阶段,将加大战争投入,参与了菲律宾群岛作战的〖日〗本陆军第二师团已经乘船回到了〖日〗本,已经拆解开来作为新部队组建的骨架而参与到更多部队的组建中,实战经验丰富的第二师团指不定就能很快让〖日〗本陆军多出两三个师团出来,不过第二师团已经是不足为虑,可情况糟糕的是,〖日〗本陆军将完成组建后不久的第20和第21师团派往菲律宾准备。

这个消息让麦克阿瑟恼火的一大原因就在于,〖日〗本陆军第引师团最后一批南下部队都准备出发了,美国的情报部门才刺探到了这个过时的消息,换而言之,一直以为〖日〗本会紧接着用第一和第二师团作为大洋洲作战主力并由本间雅晴指挥的麦克阿瑟,现在才猛然意识到,日军在吕宋岛上的部队已经不再是两个精锐师团,而是一个精锐师团外加两个新组建师团,〖日〗本陆军兵力比想象中更多了。

更加让麦克阿瑟难受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日军太会伪装,还是美国的情报人员实在太菜,结束了在瓦胡岛作战的〖日〗本陆军第三和第四师团,竟然在吕宋岛都展开了多日训练,并且还有一个重炮师团合编演练,〖日〗本陆军本土还将有一支战车师团前往吕宋岛与这三支师团汇合,然后要组建出一支重装集团军,以便将来能在澳大利亚广袤的土地上驰骋率里。

日军即将有一个重装集团军的消息不亚于让麦克阿瑟突然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日〗本陆军经过新军事改制之后,其火力配置更加鼻悍不说,更为恼火的是,〖日〗本人不知道从哪儿去学习到了一套士官制,〖日〗本陆军最为精锐的四个师团里,哪怕是一名小小的步枪兵都得是久经训练技战术出『色』的士官。

于其他刚刚组建的步兵师团,则就是在原本不满编的士官队伍上扩充起来的,完善的兵役制度更让〖日〗本陆军不愁优秀的后备兵源,所以麦克阿瑟眼皮跳个不停,这小〖日〗本鬼子还真狠心,一次『性』在吕宋岛上集结三个精锐师团、两个新组建师团、一个重炮师团和一个战车师团,七个师团的兵力已经超过了20万,可如今澳大利亚真正动员起来的武装力量,囊括民兵在内,都才20余万,貌似双方兵力差不多,但实际上这日军七个师团中随便挑一个士兵出来,其服役时间和技战术水平都远远高于澳大利亚军队中那些刚刚拿起钢枪的士兵。

如果再考虑到〖日〗本空军还将增调更多的部队,甚至有轰炸机部队进驻菲律宾群岛以便参与大洋洲战役,而且〖日〗本海军还特意将联合舰队一拆为三,其中最强一支还要了南下前来参与战争,而盟军方面,海空军实力几乎为零,陆军更是弱得连麦克阿瑟都心惊胆战,这仗该怎么打?

麦克阿瑟苦恼不已,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感受着澳大利亚冬日暖阳照『射』在身上的舒服感觉,他多么希望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在共和国航空工业一力助推人类进入洲际航空的时代里,自己或许真的能够带着夫人周游世界去想去的地方,看看世界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尤其是在这冬天,懒洋洋的躺在沙滩上,该是多美惬意的一件事情,可“整训部队、囤积物资、橡报侦察、制定计划……”麦克阿瑟想象着自己如果是日军指挥官或者是参谋,换位思考自己来制定大洋洲战役计划…的时候会如何做,在温暖阳光的梳洗下,麦克阿瑟苦涩的发现自己真的不能这么想,〖日〗本人做事情可一向都是出人意料,在任何人都觉得不可能的时候,他们就敢于偷袭珍珠港并一拳打死美海军太平洋舰队,就出这点考虑,他就觉得小〖日〗本很有可能在发起太平洋战争之前,就将一切都准备妥当。

“难道真的要一败再败?”麦克阿瑟中眯着眼看了看那冉冉升起的朝阳,那一抹朝霞似乎也太美丽了,可麦克阿瑟却相当苦恼,这红红的太阳太像小〖日〗本的国旗了,狗娘养的。

整个大战发展至此,轴心国的攻势是一浪盖过一浪,而盟军不断在苏德战场、太平洋战场、北非战场、大西洋战场等等都不断失利处于下风,而这时候只有坚持,只有坚持才能拯救糜烂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局势,麦克阿瑟清晰的记得罗斯福总统发给自己的电报,就一个两个单词汇聚成的一个意思,那就是坚持。[]大国无疆30

苏联人正在坚持,他们要硬抗住德国的疯狂进攻,只有拼命的用人民的生命与财富去坚持,坚持到德国人先崩溃为止,而美英也需要坚持,不断坚持重建海军舰队,重新夺回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制海权,然后扭转战争颓势,让战争的主动权由自己掌握,坚持到胜利为止,可在麦克阿瑟看来,等英美两国海军舰队打败日德两国海军重新夺回两大洋的制海权,然后彻底扭转战争颓势,这将需要坚持多久?这需要让大洋洲战场发挥出多么强大的坚持功效?

麦克阿瑟不得不去想象,这需要投入多少兵力、投入多少物资才能在日军的进攻下坚持,澳大利亚资源广袤虽然工业实力不强,但基本的武器装备还是能够生产的,所以澳大利亚可以不断的动员出素质不高的部队来投入战争,可对于高『性』能的武器装备、作战力强大的部队,却无法在短期之内拥有,这就必须要得到美国本土的支持。

可辽阔的太平洋让澳大利亚与美国本土之间的距离达到了令人失望的一万多公里,多少次从梦里醒来的麦克阿瑟都无不期盼着美国本土那上千万的陆军部队和无数的作战物资能有一部分成功来到了澳大利亚,用坦克、飞机、大炮,狠狠的打击〖日〗本人的嚣张气焰,真正实现“坚持下去”的伟大战略。

想到这些,麦克阿瑟越来越觉得自己应该冒险一次。

当天上午麦克阿瑟就召开了联军司令部高级会议讨论了大洋洲防御战当前的部署情况,由于日军目前还处于兵力调集、情报收集和物资囤积等状态,哪怕〖日〗本人在偷袭珍珠港之前就己经计划好了今天该如何在大洋洲作战,那么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做好战争部署,麦克阿瑟认为日军至少需要两周时间才能完成准备工作,而如果日军循序渐进的展开逐岛攻坚战,战役推进至澳大利亚本土尚且需要很长时间。

而如果日军一上来就试图要拿下新几内亚岛,然后直接以新几内亚岛作为攻击澳大利亚本土最重要的一个前进出发基地那么战火烧到澳大利亚顶多就一个月,麦克阿瑟早就认为法国人至今还占领的新几内亚岛上,那一丁点儿防御力量根本不够日军吃,虽然一直以来岛上的防御力量就让印度尼西亚忌惮不已,生怕他们试图将新几内亚吞并成为其领土的意图引发两国之间的冲突。

可如今看来如果〖日〗本真能够“慷慨”的将新几内亚送给印度尼西亚这个猴子国家,那么指不定印度尼西亚还真能出兵策应一下日军,真到那个时候,就算印度尼西亚保持中立,仅仅是让自己的军队调动形成一个战略佯动,也足以让岛上的防御部队小心翼翼届时可真让小〖日〗本获益颇丰了,所以麦克阿瑟坚决认为,大洋洲的防御要特别重视岛屿防御战,澳大利亚以北那数量众多的群岛真要是能有那么一两个岛屿让日军难以攻克,那么从延缓日军攻上澳大利亚本土的时间上来讲也将起到很好的“坚持效应”。

因而麦克阿瑟坚决支持将部分已经完成战争动员的澳大利亚陆军部队及其部分物资,趁着〖日〗本海军舰队尚未进入大洋洲海域内肆虐之际,动用强大的海运力量输送到各主要防御岛屿上展开部署,澳大利亚毕竟是一个资源出口大国,拥有许多的货运船只,组建出一支支补给舰队用于临时加强梯次防御部署中核心岛屿的兵力储备和物资储备,自然是可行的。

除此之外,麦克阿瑟依然非常忌惮日军一旦相继攻克了一系列岛屿,将战争舞台搬到了澳大利亚本土上后,日军很有可能就有空前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到时候澳矢利亚将彻底失去对外通道,美国本土就算是想要为大洋洲提供支援也将难以成行,因而麦克阿瑟在会上表示,在日军掀起大洋洲攻势之前,他要回华盛顿一趟。

麦克阿瑟直言不讳的在会议上指出,就算是如今共和国那强悍无比的船舶工业也在为盟军建造战舰,美国本土也在拼命的打造军舰,可美国海军太平洋和大西洋舰队以及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真正能投入海战并夺回两大洋的制海权,少说还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半年的时间可是足足六个月,这期间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在面对各方面都有优势的日军进攻面前,麦克阿瑟认为澳大利亚最终会像苏联那样,在本土展开一场攸关生死存亡的防御战。

可惜的是,苏联还有一个工业实力强大的共和国作为邻居,只要肯花钱,几乎要什么武器就能买到什么,步枪、机枪、飞机、坦克、大炮等等,只要肯不断的往共和国砸钱,再让本土不断动员适龄青年参军入伍,那么就相当于直接买到了一支支武装齐全、物资充足的军队,可澳大利亚是与太平洋、印度洋为邻居,就算是花再多的钱,也不可能让大海为盟军送来武器装备,能来的,只会是〖日〗本海军战舰上『射』出来的炮弹。

所以,麦克阿瑟认为必须要赶在日军彻底掌握大洋洲战役主动权,让澳大利亚彻底被日军『逼』得“与世隔绝”之前,得到来自于美国本土的支援,麦克阿瑟需要得到一支支真正的全副武装的美国陆空军部队参与到大洋洲战役中来,并且还希望澳大利亚、新西兰要充分完成战争动员,生产并囤积更多的战争物资,做好和小〖日〗本打持久战的准备。

“先生们,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像婊子的臭嘴脸一样糜烂,我们需要空前振作起来,蹂躏着婊子养的战争,我们需要坚持下去,在艰苦而又恶劣的环境下和小〖日〗本作战,像如今的苏联一样硬抗德国的进攻,值得庆贺的是,我们所面对的〖日〗本可比苏联面对的德国弱多了,小〖日〗本是一个岛国,他们除了人多之外别无其他优势,因此我们要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在坚持中消弱对手,在坚持中赢得战争!”

说完,麦克阿瑟依然是那么自信的咬着烟斗,而身为副司令的澳大利亚托马布莱梅将军却疑『惑』的问道:“可将军如何回到美国呢?大量的物资和部队,又该如何运抵我国呢?”

麦克阿瑟没有回答,他微微一笑,指了指天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