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四章 破灭之前

第三十四章 破灭之前

“我来是寻求帮助的”…

傅建鹏摘下了军帽,走到宇炳岑的办公桌前,看了看搁在桌上的报纸,淡淡一笑后示意宇炳岑先坐下说话,又将帽子放在了桌上后,这才打开了公文包并取出一份文件。

宇炳岑干咳一声,生平还是第一次看到红头文件,所以接过文件的时候手有些抖,但深呼吸一下后便定神打开了文件,以最快的速度浏览机密内容,随即略略的点了点头,将文件递还给了傅建鹏,站起身来挺胸收腹的大声说道:“海军陆战队第三师机步二团一营随时可以展开行动!”宇炳岑的反应在傅建鹏的意料之中,淡然一笑后招手让宇炳岑先坐下,这才将文件放回了自己的文件包,这才拿出了一个储存了机密资料的u盘,递给宇炳岑并说道:“接入你的电脑上,输入你的姓名、军官证号等信息后,行动资料将自动解锁,不过解密需要一点时间!”宇炳岑照着傅建鹏的安排做了,输入了资料后确认开启,电脑上很快就出现了一道进度条,u盘上自带了解密软件。

趁着解密的时间,傅建鹏看了看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宇炳岑,说道:“雅加达海军基地按照当初签署的协议是十年租期,如今租期还尚未满五年,印尼方面就将基地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去年我国就终止了和印尼之前的军事合作,更是直接中断了军售渠道,所以两国间的关系已经大不如从前。”

“这个我也知道,我们营是春节过后轮驻该基地的,到目前为止已经在这里驻训了将近五个月时间,如果是去年,我们应该与印尼陆军至少有三次演习或其他之类的军事交流活动,但迄今为止,我们就像是活在“世外桃源,的过客,对于印尼而言简直就是不闻不问!”[]大国无疆34

说到这儿,没有午休习惯的宇炳岑就爱看看报纸喝喝茶,偶尔抽上一支烟,现在傅建鹏来了,他特意将抽屉里的烟盒里抽出了两支中华,分给了傅建鹏一支后,两人相当默契的吞云吐雾起来,烟酒作为男人之间沟通的特殊桥粱,这一刻更显作用匪浅了。

“那这么说,你们到现在为止,还根本没和印尼军方有任何交流?”傅建鹏说着,狠狠吸了一口,这烟果然霸道。

“谈不上交流,关系差得离谱,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宇炳岑说着,指了指墙上的一张训练计划表,自部队进驻该海军基地以来,训练大纲全是照着国内的模式展开,上面从未出现过和印尼军责的任何活动安排或相关记录,但从这一点看,共和国海军在此驻军,其实根本没发挥出多大的作用,反倒每年都要浪费不少的国防预算。

“从个人角度来讲,我也认为既然已经在新加坡有一个樟宜基地,并且新加坡还是一个华人为主的国家,我国在新加坡驻军不仅有利于促进两国关系发展,也同样有利于掌握马六甲海峡和巽他海峡,因而雅加达海军基地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虽然每年的租金仅仅是象征意义的一元钱!”傅建鹏又抽了一口,不过这次没有那么暴殄天物的猛吸,而是轻轻一嘻,吐出了一个烟圈儿后这才笑道:“可就是这么一元钱的年租金,刚开始两三年印尼『政府』还满心欢愉乐于接受,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他们经济发展了、国力增强了,就想着要真正摆脱我国影响成为东南亚第一强国,而且雅加达海军基地占地面积刃平方公里,如果能将这片土地开发成为港口工业区,估计能够为印尼『政府』带来的经济效益,远比我们在这里驻军所能带来的安全感更为划算”…

“安全感?”宇炳岑摇了摇头,冷哼一声说道:“我们这个基地除了因为部队日常消耗会给当地带来不大不小的消费刺激之外,两国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军事交流,所以我并不认为我们驻军于此,是为印尼带来安全感,从某一方面来讲,我们在此驻军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我国侨民利益起到震慑作用,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要让印度洋和东南亚之间航运咽喉巽他海峡为我国所掌控。

听到这话,傅建鹏也只能报以一笑,刚刚从国内赶来的他自然清楚,自己来此就是为了让雅加达海军基地作古之前发挥一些余热,中印两国『政府』间的关系变得如此冷漠,雅加达海军基地的搬迁已经是时间问题,只是双方到目前为止,也找不到一个适当的理由来终止曾让人如痴如醉的mi月期。

“就好像男女之间谈恋爱失败一样,告别一段感情,总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就其根本原因,还不是一方不爱另一方,亦或者是双方都不爱对方了,一个分手的理由便成了仅存的客套。”傅建鹏笑了笑,道:“而国与国之间,或许就是因为彼此再无任何共同利益关系,没有了利益这个纽带来维系关系的发展,也就像男女之间失去了爱一样,都需要一个适当的理由来斩断彼此之间的关系,而我就是要来让印尼先开口的!”

宇炳岑在此之前并未和军情局有过任何的交道,他只知道共和国有两个情报部门,简称国安的国家安全局专门负责国内、简称军情局的军事情报局专门负责海外,国安负责维护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而军情局则负责围绕国家利益而行动,因而在宇炳岑看来,往往一些神秘莫测的事情都是军情局在运筹帷幄和统筹安排,于是乎军情局也就隐隐有了一种神秘感,可他从未想到过,竟然还能和军情局的一名少将谈得如此愉快。

“笑什么?”傅建鹏看了看『液』晶显示器,上面的进度条还没有走完,不过宇炳岑倒是自顾自的笑了一声。

“我是笑自己,曾今无数次以为我国的军情局会是一个相当神秘莫测的部门,为了完成任务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因而军情局的职员肯定都拥有各种各样的特殊能力,但现在和你聊天才发现,原来你和我一样也是普通人,并没什么两样!”

宇炳岑的说辞让傅建鹏也觉得好笑在,他还真没想过军情局竟然在海军陆其队现役军官眼里,竟然是一群长着三头六臂般怪物的神秘部门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宇炳岑的好感,军人虽然不涉政,但并不代表军人可以不过问政治,具备较好的政治观可以让军人更好理解自身的使命,就像刚刚经过一聊傅建鹏才发现,原来不止是自己觉得雅加达海军基地没有存在的必要,就连驻守在这里的部队军官都觉得完全是浪费。

“这用不着笑,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有同样的想法!”

傅建鹏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来到宇炳岑的办公电脑前,输入自己的密码后,一个普通的文档当即被打开了,宇炳岑当即就认真看了起来,这可是军情局要求本部需要协作的任务。

行动并不负责但相关资料却很多,宇炳岑正快速浏览着,站在一旁的傅建鹏自然是早就能将这些东西熟记于心,看着相当认真的宇炳岑,他说道:“你还别说,如果让我来选择,我也认为驻军新加坡要比在印尼好得多,至少在樟宜基地外,我们有自己的军人俱乐部可以真正做到军民交融,而在雅加达,恐怕没几个军人敢外出找刺激吧?”

不在一个编制体系就是不一样,少将和少校之间都能没有任何压力的聚在一起聊矢,这点让宇炳岑感觉很好,如果是海军的一名少将此时此刻站在自己身边,估计自己肯定不敢『乱』说话。

“这是当然,不过要说最爽,还是要驻军那霸,琉球群岛上的女人大多是〖日〗本后裔,在床上可是别有一番风味儿,这可不仅仅因为琉球共和国是娼『妓』合法,更为主要的是他们做到了正规化、规模化和专业化,少说也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也不至于像雅加达这里,一个个就跟母猴子似的,还不知道有没有传染病!”宇炳岑和傅建鹏两人所说的是一个共和国海陆空三军内部公认的事实,海外基地的驻军虽然纪律严明、训练繁多,但并不代表军人就没有si人时间,而且军人大多都是精力旺盛,军营里无处发泄的雄『性』荷尔门g,就指望着能在基地外寻得伴侣解决,因而围绕共和国海外军事基地周围所展开的灰『色』产业链,在各国都有所不同。

琉球人民共和国的冲绳岛上有共和国海军的那霸基地和空军的一个大型航空兵基地,数万共和国海空军驻军,光是每天为岛屿上带来的食品消耗就足以刺激当地的农业蓬〖勃〗发展,可真正让当地人致富的,还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服务业,长期在军营里经受艰苦训练的军人走出基地后,凭借强壮的身体、充沛的精力和大方的消费观,足以形成一条产值巨大的灰『色』产业链。

同样的情况还在朝鲜的济州、伊朗的阿巴斯、新加坡的樟宜,每年因为共和国的驻军军人们的这种特殊开支,都能给当地带来很大的经济辐『射』效应,为了让这种利益关系长久,当地也非常注意服务的质量,不求女人身材相貌俱佳但必须身体健康,可在雅加达海军基地周围,任凭如何仔细去寻觅,也找不到一家『妓』院,用宇炳岑自己的话来讲,官兵宁肯将津贴存起来,轮驻到其他基地之后再外出消遣,也不会在印尼消费。

“那照你这么说,那岂不是以后咱们共和国最好能在〖日〗本拥有一个军事基地?”[]大国无疆34

傅建鹏也鬼笑起来,军人吃苦受累还不是为了国家利益,驻扎海外的部队其实都对官兵外出基地后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违法、

不用强、不染病”只要遵守了这三个法则,其实部队还乐于让官兵出去消费,至少能起到“劳逸结合”的目的,从另一方面来讲,也反应了共和国如今的职业军人们似乎福利太好了。

说话间,宇炳岑已经将资料看完,这行动并没有什么难度,当即就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之后说道:“老副,立刻过来一趟,有任务!”挂断电话,两人又接着探讨了一下〖日〗本女人和印尼女人,为什么〖日〗本的女人要更加吸引共和国的军人光顾,而印尼的女人却让人望而却步,各种各样的猜测间,听说有任务的副营长荣庆上尉已经敲门而入,看到正和宇炳岑少校聊得非常开心的傅建鹏,还是一个少将,当即就啪的一下立正敬礼。

“这是军情局的老傅,这次来我们这里是寻求帮助的,让我们在两天之后接纳一支特种作战大队,具体的行动是由特种部队负责,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看戏,不过也要做好接应的准备!”

宇炳岑指了指自己的显示器,说道:“具体的安排就在这儿,你先看着,然后将资料拷贝回去,今晚制定出一个计划出来,另外下午的训练照常,我和老傅去一趟市里!”说着,宇炳岑就摁下了桌上另一部电话的一个键,说道:“1小张,让警卫一班准备三辆悍马,去一趟市中心!”随后,宇炳岑就带着傅建鹏去换了一套普通的作训服,没有肩章、

臂章等,激光『迷』彩作训服外加一双黑『色』作战靴,三辆『迷』彩涂装的悍马早已在办公楼前静候,见宇炳岑带着一个陌生面孔走上前来,根本不多问便齐刷刷的敬礼,随即宇炳岑和傅建鹏坐上了中间的一辆悍马,在一前一后的两辆武装悍马护送下,很快就轰然离开了基地。

车队驶离基地的时候傅建鹏特意看了看基地的门口,荷枪实弹的两名陆战队士兵如同利剑杵在哨台上,轻量化战术防护头盔、激光『迷』彩作战服、高帮黑『色』战斗靴、自动突击步枪等等,隔着防弹玻璃,傅建鹏也没有看清楚戴着防风镜的哨兵眼神如何,但从挺立的军姿来看,海军陆战队的军容军纪也不是盖的。

车队很快就通过了检查并驶过了一座钢架桥后,便正式离开了共和国海军雅加达基地,顺着双向单车道的水泥公路,三辆悍马威风凛凛的行驶在路上,看着公路两侧的稻田,以及那些停下农活打量这支车队的印尼农民,傅建鹏眯了眯眼,隔着防弹玻璃远远望了望海边的港口区。

“商业港口区和咱们的军事基地之间的隔离带,怎么会是一大片的农田呢?”傅建鹏好哥的问道一旁的宇炳岑。

“不知道,我们的基地占地30平方公里,如此广袤的一片土地每年租金仅仅1元钱,印尼『政府』对于失去了土地的农民每年没有多少补偿,不少农民还曾到基地门口抗议过,说我们租金给得太低,后来印尼『政府』维持了一定数额的补偿,不过这片隔离区经过农民自己改良的靠海农田,便成了农民维持收入的主要来源了!”宇炳岑的话说得有些意思模糊,但傅建鹏从中可以看出,当初中印两国展开军事合作之时,双方都欠缺考虑,共和国只想到有了这么一个基地,巽他海峡便成为了共和国的囊中之物,而印尼『政府』只知道,有了共和国在雅加达驻军,那么荷兰『政府』日后想要重新殖民就根本不可能了,可这种庇护的作用没持续多久,便成为了双方各自的包袱,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傅建鹏没再多说什么,这次出基地是宇炳岑让他来感受一下印尼的风情的,要在这里展开行动,无论如何也要熟悉一下才是,可他不断打量这窗外的风景,却发现印尼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富裕,虽然公路越走越宽,但来往的车辆并不多,都说一个国家富裕与否,看一看公路上行驶的中级轿车数量如何,可在傅建鹏眼里,怎么来往的大多是货车,狗娘养的,竟然还有十几年前就在共和国淘汰停产的拖拉机。

宇炳岑也看得出傅建鹏的脸『色』变化,淡淡一笑后说道:“这下你该知道为什么我们外出基地溜达一趟,都要全副武娄了吧,这国家就是一个名义上的共和,其实当前相当之大的贫富差距已经引发了很尖锐的社会问题,抢劫、强交n、盗窃等等犯罪行为层出不穷。”“贫富差距就是犯罪的温床,我这下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我们当初铲除掉了毒枭众多的金三角,印尼境内却能很快冒出了一个个毒窝!”傅建鹏言外之意,也算是更进一步的承认了,这次自己前来,紧跟还有一个特种作战大队要前来,就是要撇开印尼『政府』和军队,直接对印尼境内的制毒窝点进行打击,毒品这种东西一直都是共和国坚决打击的,境外的军事行动针对制毒贩毒的事件早已并不新鲜。

在中印关系如此冷淡之下,共和国早已不信任印尼,而且军情局有足够多的证据证明印尼『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早就不是一次触及共和国的底线,所以共和国并不认为,将宝贵的情报和资料交给印尼方面就能彻底杜绝印尼境内的安歇毒品行业的蓬〖勃〗发展,所以共和国为了断绝东南亚输入共和国境内的毒品线,就想到了要让雅加达海军基地发挥一下余热。

“通过一次强有力且干净利落的军事行动,首要起到铲除制毒窝点的作用,其次就是震慑住印尼的各方势力,最后就是彻底让印尼方面认识到,共和国与他们之间的不信任,如此一来”傅建鹏心里盘算着,双眼依然平淡的看着雅加达区内的繁华与贫穷,刚刚看到一幢气势恢宏的写字楼大厦,还让他有一种在上海的错觉,但转瞬间就看到了大厦背后一条小街道一侧的棚户区,一些瘦弱的小孩正顽皮的踢着足球,紧接着,视线里又出现了一幢大厦,这种应接不暇的感觉让傅建鹏觉得有些错愕,可时间一长就习惯了。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宇炳岑笑着说道,他已经不是一次见识到了雅加达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竟然会是如今这般丑样,富贵与贫穷构成了城市特殊的风景线。

“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你要安排两辆悍马来护送我了!”傅建鹏适时的揶揄了一把宇炳岑,收回目光看了看宇炳岑说道:“像这样贫富差距之大、社会治安紊『乱』、贪污腐败层出不穷的国家首都,我一点儿也不认为他们夜晚的治安秩序会好到那里去!”

“咱去拜访共和国驻雅加达大使,今晚免不了要在大使府邸共进晚宴,我可不想回基地的时候,遭遇到了雅加达当地黑帮之间的火拼,出现任何意外我可担当不起!”说到这儿,也算是点到即止了,宇炳岑用不着告诉本身就是做情报的傅建鹏,这里的治安到底有多么的混『乱』和不安全,能让宇炳岑安排一个警卫班随行,而且还是乘坐三辆武装悍马,足以让傅建鹏认识到,活跃在雅加达这座奇特城市里的当地黑帮一旦火拼起来,可不是用砍刀、钢棍,估计“枪林弹雨”都是有可能的。

三辆挂着特殊牌照的武装悍马,光是凭借那威武的身板就足以让公路上的车辆躲之不及,尤其是车头上高高飘扬的共和国国旗,以及那共和国雅加达海军基地的标识,就更加让普通车辆不敢近身,所以三辆悍马是相当从容的就来到了共和国驻雅加达大使馆外,驻军在此并不代表就要长期蜗居在基地内的宇炳岑和大使馆的武官曲炳良是同学,si人关系就非常好,所以宇炳岑已经不是第一次相当气派的来到大使馆前了。

“宇头,你怎么有空到这儿来了啊?”同样一身军装的武官曲炳良笑呵呵的走出来迎接自己的朋友,并不觉得宇炳岑带三辆武装悍马有违常理,事实上在雅加达这么一个治安不好的城市行走,要确保万无一失还真的气派一点,否则谁都知道你好欺负,流氓都赶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可不是来找你喝酒的,这次是有任务!”宇炳岑说着,头向身旁侧了侧,这才让曲炳良特意的打量了一番站在宇炳岑身旁的傅建鹏,是个生面孔但并不代表曲炳良不识货,光从傅建鹏淡定从容的样子就知道,这厮肯定来头不小。

“走走走,咱们到会客室好好聊聊,大使今天刚好去和印尼外长会谈去了,得五点半才能回来!”曲炳良说着,就带着宇炳岑和傅建鹏两人上楼而去,而大使馆外的三辆悍马自然有全副武装的警卫班负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