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五章 故意的

第三十五章 故意的

8月2日凌晨2点54分,共和国海军雅加达基地。

“我再重复一遍这次的任务!”傅建鹏拿着单兵电脑,看了一下正襟危坐的六个行动组组长,一个个都已经整装完毕,脸上都涂上『迷』彩油,就差拿上武器了。

再次复述了任务内容后,六个行动组组长当即起身离去,至此傅建鹏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一大半,此次行动为了达到突然『性』和隐蔽『性』,参与行动的12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和6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昨晚才从新加坡樟宜基地转移过来,随即就开始做细致的出发准备。

两分钟后,动员完部队的宇炳岑少校来到了会议室里,看到已经只剩下孤单一人的傅建鹏,笑了笑走上前来,说道:“我准备了两个机步连,随时可以去接应,不过我可不希望这种情况发也”

“你应该对我们的特种部队放心才是!”傅建鹏笑道,拍了拍宇炳岑的肩膀,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会议室,去了隔壁的临时行动指挥中心一机场塔台。[]大国无疆35

由于行动并非很浩大,策划和执行任务的都并非宇炳岑的机步营,在此之前军情局已经和特种部队做好了一切,所以在这个时候,指挥中心里唯一能够做的,自然是与各个行动组保持通讯畅通,并做好随时安排后续支援的准备。

“一个作战分队为一个行动小组,分乘两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秘密渗透过去,机降之后将有两个小时的抵近侦察和展开行动,各行动组组长视情况而寻求稍晚前往目的地的“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的火力支援……”傅建鹏双手抱在于胸前,目光炯炯的看着直升机跑道上繁忙的景象,从国内赶赴而来六支特种作战分队,正在做登机之前的最后准备,而准备参与行动的旧架各型直升机也在做着出发前的准备。

橘黄『色』的机场照明灯散发梦幻般的黄『色』光影,一架架直升机开始旋动桨叶,呼呼的撕裂空气发出阵阵噪音,一个个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依次登机之后,在地面引导员挥动的荧光棒“命令下”一架架直升机咆哮起来,塔台下达了放飞命令后,一溜儿的直升机相继离开了地面,微微低垂着机首,一架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先行飞离机场后,依然还在机场跑道上试车的六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很快停止了试车,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都坐在机舱内待命。

“我倒现在才弄明白,为什么不直接调轰炸机或者攻击机过来解决,而是要用特种兵前去折腾!”宇炳岑看着最后一架运输直升机的航灯消失在茫茫夜空后,对着一旁的傅建鹏说道。

“真耍是那样,动静也太大了!”傅建鹏脸上一笑,转过身来招呼宇炳岑坐下,喝了一口苦*啡后才说道:“我只能告诉你,这次任务原本的行动代号叫做“一箭双雕”其目的就是两个,第一就是要消除掉长期向我国输入毒品的六个制毒窝点,第二就是要让彻底引爆印尼对这个军事基地的不满!”听到傅建鹏这么说,宇炳岑这才在心里彻底的鄙视了一把军情局,一直以来雅加达海军基地的驻军从来都是安分守己,和当地人民和『政府』以及印尼军方,虽然没有过多的交集,那也没有给印尼留下什么恶劣印象,也绝没有什么恶劣行为,没想到基地到了毋需存在的时候,竟然是共和国方面主动来挑起争端,让印尼方面有一个借口可以发难。

“咱们还从来没有这么主动找茬过,这次算是真的要破例了!”傅建鹏说着,看了看依然满脸好奇的宇炳岑,端起*啡吹了一口气,笑道:“别太想不开,为什么要这么做、基地为什么不要继续存在下去等等问题,都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事情,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既要让印尼人知道我们对其国内采取了军事行动,又要取得行动的成功!”宇炳岑没有说话,扔下傅建鹏后,他赶紧去看了一下随时准备离开基地前去接应行动失败特种分队的两个机步连,这次的行动真要是要秘密做,在宇炳岑看来是相当简单不过了,如果真要做到保密,直接将新加坡樟宜基地的一艘两栖攻击舰调来,能够直接起降各种直升机的两栖攻击舰直接在印尼外海巡弋,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派出一波直升机群,秘密运送一批特种部队进入印尼境内完成对既定目标的打击工作,随后再以同样的方式秘密返回两栖攻击舰后返航新加坡,整个过程根本不会让印尼方面知晓。

而且宇炳岑知道,军情局做这种事情应该是熟能生巧得很,这一次“脱开ku子放屁”般,将一个简单的行动弄得特别的复杂,也就想让印尼方面知道是共和国下的手,而且就是以这个海军基地为依托,然后他们却不能对行动本身指点什么,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更加厌恶这个钉在他们心脏位置的军事基地,除之而后快的心情将更为迫切。

“军情局干坏事儿,却要咱来背黑锅,真他娘的扯淡!”一路上宇炳岑不止一次骂了军情局太小人了,这浩浩『荡』『荡』的一次直升机机降打击行动,完全可以交给自已的机步营来完成,不就是六个毒窝吗?让武装攻击直升机过去扫『荡』几遍,什么东东都会被炸成垃圾,这可倒好,行动没有自己的份儿,被人批评指责的骂名却要让自己来背,想来想去,宇炳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军情局要安排一个少将来监督行动了,看来就是要压住自己,否则宇炳岑早就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了。

宇炳岑知道了“真相”可惜时间已经太晚了,六个行动组在直升机的运输下分别于一个小时之内抵达了各自的目的地附近,秘密机降之后便直接潜入侦查,当初共和国对付金三角的制毒窝点是直接的“辣手摧花”特种兵地面引导加空中轰炸,那动静之大直接让英国『政府』都找外交部闹,不过这一次同样要杀无赦,但不会安排轰炸任务,毕竟一旦出动战斗机或者攻击机甚至轰炸机参与行动,那么必将引娄两国间的外交灾难。

来到了机步一连的宿舍,宇炳岑非常满意的看着荷枪实弹随时准备登车出发的一连战士们,在雅加达这个海军基地的日子已经够苦『逼』的了,没想到到了要离开之前,还要替军情局来扛一个黑锅,宇炳岑心里是相当的憋屈,但看着满脸都写着求战二字的一连战士,心里再多的火气也一下子就没了。

“幸好,幸好,老子都快忘了这些毒贩子是什么角『色』,制毒贩毒可是标准的暴利行业,为了巩固各自的势力范围和保护生意,他们的军火装备能差吗?这样的苦『逼』任务还真应该交给特种部队去解决,野战部队还是应该从事正规的战役任务!”一想到这儿,宇炳岑心情就好了许多,和一连长龙志斌一一检查着每一个机步班的备战情况,士兵们都非常期待着能够一展雄风,但宇炳岑却非常清楚,真要是轮到自己的机步连出动,那么参与整个行动的特种大队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拆编是小事儿,真要是在任务中出现了伤亡,那可真是倒霉到家了,每一个特种兵可都是和飞行员相差不多的“宝贝…”所以宇炳岑是非常信任这些宝贝们肯定能圆满完成任务。

果然,久经训练和高度武装的特种兵和只会开枪的毒贩子可是没得比的,宇炳岑在视察了一番机步一连的备战情况后,还没去机步二连看,就被通讯兵通知行动已经圆满结束,一看手上的战术表,从行动出发到最后一个小组报告行动完成,这他娘的才115钟。

“一场足球比赛的加时赛都还没踢完,一个军事行动就结束了,这特种兵的效率也忒高了吧!”不用多想,宇炳岑步入塔台的时候,就看到了傅建鹏那张始终会绽放笑容的老脸,前些天自己还觉得和这个少将非常容易相处,却没想到这将军就是将军,根本不管自己这些小人物的面子问题,硬是要将黑锅交给自己来背,这还不敢反抗。

宇炳岑将内心的种种想法压了下来,军人可以保留许多自己的意见和想法,但必须要以服从为天职,所以他还是非常高兴的试问道:“行动结束了?”“嗯,整个行动非常顺利!”傅建鹏指了指正在汇总情况的一名中尉,两人齐步来到正在一台军用笔记本电脑前噼里啪啦工作个不停的中尉身后,傅建鹏这才说道:“他正在汇总各个行动组的行动视频,用时最长的就是第四小组,他们所打击的一个制毒窝点有不少的武装力量……目前,六个小组正准备搭乘直升机返回基地。”

“武装攻击直升机是什么时候出发的?”宇炳岑不解的问道。

“运输直升机群出发半个小时候,我就下令让他们出发,第四小组能能顺利在半个小时之内解决战斗,就因为及时得到了武装攻击直升机的火力支援,在多管速『射』机枪和大口径机炮的强大火力打击下,战斗没什么悬念,当然,也没啥看点!”傅建鹏笑呵呵的指了指那些因为特种兵正处于不断〖运〗动而有些抖动的画面,选择在人类精神力最不集中的凌晨渗透进入,然后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发起强攻,在宇炳岑所注意到的几个视频片段中,就只看到光着膀子拿着一八式自动步枪就窜出屋舍的毒贩子,被隐藏在外围的狙击手直接爆头的镜头,这不得不让宇炳岑感叹特种部队的狙击手就是更为变态,胸口不打,偏偏要打头,而且好像第三行动组里,有名狙击手用的是米口径的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把一个身材很好的女人直接给切成了两半截,死相极为惨烈。

“怎么样?”傅建鹏耸了耸肩膀,看着一旁的宇炳岑等待着〖答〗案。

“我只能说,特种兵们相当专业,行动精确、行动凶狠而且枪法不错,几乎没有一次空枪,尤其是狙击手的枪法真的不错,可我想问一问,你们这样一次『性』制造了六个修罗场,就没打算过要收拾一下?”宇炳岑看完视频,看着满脸茫然的傅建鹏,后者根本没有说什么。

“难道你们做事儿,从来没想过要善后?”“凭什么善后,那些满脑子只想要金钱的毒贩,你能说他们做的是好事儿?我告诉,每年光是因为来自东南亚的毒品,我国就有无数的家庭为之破灭,用特种兵来削掉他们已经是对得起这些杂碎,如果要我来策划整个行动,哥们儿直接调派六批轰炸机,一股脑子的全部投掷特种燃烧弹,连人带毒窝全给烧个精光!”“至于为什么不善后,这不是要给印尼的『政府』和军队遗留一些证据吗?我们就是要留下一个个血腥的现场,来警示一些胆敢挑战我国底线的人,要让他们知道挨枪子儿的味道也有千百种、死样也是千奇百怪,否则怎么让他们能够想得起,是我们这个基地丰的好事儿呢?”宇炳岑还真没想过一向面带微笑的傅建鹏竟然这么邪恶,真要是用大规模轰炸来解决问题,血腥而又残暴,这非常符合宇炳岑的胃口,而且这次行动本身要这么做,就是要让印尼方面知道是共和国的所作所为,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军情局的傲骨,还真让宇炳岑见识到了。[]大国无疆35

看到中尉整理完将要作为行动档案的视频资料,拍了拍中尉的肩膀后,后者收拾好了军用笔记本电脑,起身向傅建鹏两人敬礼后,便离开了塔台,liao开两张椅子,一屁股坐下来的傅建鹏,从ku兜里拿出了烟盒,请宇炳岑抽上一支中华,这才说道:“你这么喜欢看报纸,那么你信不信,明天的雅加达日报甚至所有的印尼媒体,都会低调报道整个事件,根本不会将事件的罪魁祸首引向我们的身上!”“我不信!”宇炳岑猛抽了一口有些特殊的中华烟,看了看烟头,这他娘的竟然是特供香烟,难怪抽起来这么没劲儿。

“不信,我们就打个赌,我输了,我欠你一个人情,要是我赢了,你从今以后都不再报纸,尤其是印尼的报纸!”傅建鹏不怀好意的鬼笑了一下,站起身拍了拍宇炳岑的肩膀后,带着一帮军官离开了塔台,只剩下空管和返航的直升机机群沟通的声音回『荡』在周围。

次日的朝阳依然从东方的海平面上升腾起来,昨晚从头到尾都没有得到出发机会的机步一连和二连依然迎着灿烂的朝阳展开了新一天的训练,在热火朝天的训练中,宇炳岑也在其中,心里有火的他一大早就吹集合哨,让整个营部都跟随大部队展开晨练,试图用无休止的训练来消除内心的火气,因为他被傅建鹏欺骗了,天还没亮,那支不明番号的特种大队以及傅建鹏等就乘坐一架“大力神”战术运输机离开了基地,参与行动的18架各型直升机,更是在返回基地后不久,便加油起飞直接返回了新加坡樟宜基地,好像他们从来没有来过,如此以来,这个黑锅便真的要让宇炳岑背实了。

傅建鹏临走之前,非常自信的要求宇炳岑是时候做好“乔迁”的准备,但并没有说他们之间的赌约是否还继续有效,因而午饭之后,宇炳岑依然像往常那样从食堂司务长那里取来了报纸,每天食堂都需要从雅加达城内的农贸市场运输大量的新鲜蔬菜、肉类和水果等进入基地,所以这报纸也就是顺路买的。

宇炳岑非常认真的看了当天的报纸,还很像是傅建鹏所说的那样,没有任何的报道,不信邪的他当即又让司务长晚上出基地购买水果回基地,顺便给他把所有能够买到的晚报给带回来,因为看完日报后他就才知道,行动是在凌晨发生的,印尼方面最多在拂晓得知消息,早上买到的报纸肯定昨晚就排版了,指不定共和国的那帮特种兵们正杀得痛快的时候,人家雅加达日报已经在印刷8月2日的报纸。

果然,宇炳岑没有让自己的猜想落空,他在当天的晚报中看到了一则不痛不痒的消息,消息内容却让宇炳岑失望到了极点,因为在附有制毒窝点被摧毁的惨烈照片后,报社给出的消息却是印尼〖中〗央〖警〗察厅给出的解释,用它们的话来讲,那就是在8月2日凌晨,经过周密的侦查和部署,相关部门成功解决了隐藏在印尼国内农村多年的六个制毒窝点。

整个消息都让宇炳岑感觉到非常的蛋疼,尤其是报纸上有一句让他根本找不到北的话“一名来自此次行动相关部门的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督查声称,此次行动充分彰显了〖中〗央〖警〗察厅在惩戒犯罪方面的决心和能力”。

傅建鹏的猜想让宇炳岑感觉很无赖,印尼方面果然没有将这件事情与共和国方面挂钩,虽然他们肯定非常清楚8月2日凌晨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雅加达海军基地,就是整个行动的“祸源”可他们根本没有怪罪,反倒是拼命的将功劳往自己身上堆,仿佛那一袋袋堆砌在仓库里的毒品,真的是印尼警方自己的战果。

然而令宇炳岑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无心发现了晚报上的一则消息,那就是印尼〖中〗央行政院已经再次启动了有关共和国雅加达海军基地占地费用补偿的听证会,许多因为基地建设而失去了土地的农民如丧考妣的在听证会上哭诉,看着那些令人恶心的画面和字眼,宇炳岑这才意识到,这帮猴子终于还是发飙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