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六章 猴子的反击

第三十六章 猴子的反击

傍晚,雅加达元首府,印度尼西亚〖主〗席苏米特罗会客室。

“欺负,实在是太欺负人子!”“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军事侵略,压根就没把我国『政府』和军队放在眼里!”“〖中〗国人实在太嚣张了,必须要让他们付出一定代价,否则这样的事情还会接二连三发生,因为他们一定会认为我们好欺真!”各种各样的杂音响彻整个会客室,下午匆匆结束棉兰考察而返回雅加达的苏米特罗由始至终都铁青着脸不说一句话,而当初苏米特罗能一举推翻贾巴尼统治而上台的得力助手,现如今的印尼国防军总参谋长阿克苏,也和苏米特罗一样,面对周围众多『政府』高级官员们的喋喋不休,依然不为之所动。

良久之后,当这些官员们骂够了、嚷嚷够了,阿克苏上将这才看了看沉闷不语的苏米特罗,苏米特罗也没说什么,只是哼了一下,随即端起了桌上的*啡杯,轻吹一口后美美的享受起来,而会意的阿克苏当即干咳一声,提醒周围的人是时候安静下来了。

果然,喝了一口*啡润喉的苏米特罗淡淡的笑了笑,看了看坐在其左手侧的〖总〗理西亚林和右手侧的国防军总参谋长阿克苏,又眼光一扫那些已经闭上嘴巴的『政府』官员,这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难道你们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吗?”轰的一下,除却苏米特罗本人和西亚林、阿克苏,其余人又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他们的领袖竟然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到底是苏米特罗脑子进水了,还是他们没有领悟到〖主〗席的深意?没等他们叽叽喳喳多久苏米特罗便大声发话了。

“从事件的本质来看,共和国出动雅加达海军基地驻军以绝对的高效率,顺利的解决了盘踮在我国国内多年的制毒贩毒窝点,解决了一大社会祸害,对我国社会乃至整个世界都是有莫大好处的!”说到这儿,苏米特罗着重的看了一下直冒冷汗的〖中〗央〖警〗察厅厅长,他很早之前就知道,这厮一直就是印尼国内多个黑势力组织的老大,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顶级保护伞共和国出动部队剿灭掉的六个制毒窝点,无一例外都是这位厅长所遮掩的黑势力重要产业,当然除却毒品,他们还有其他经营项目,比如娼『妓』、走si、投机倒把等等苏米特罗一直隐忍而没有动手摘除这些黑恶势力主要是因为他上台执政时间不长,需要在稳定中求发展。[]大国无疆36

如今可好,共和国海军驻雅加达基地的部队,这一十足的外部势力来揭开了隐藏在社会深处的罪恶〖真〗实面目,相当于是让长期被刻意遮掩的丑恶暴『露』在了阳光下面,苏米特罗所以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自贾巴尼下台以来,仿佛自己的上台执政就是印尼国内开始盛行腐败之风的开始一样谁能料到苏米特罗其实勃勃雄心,其根本就是要一个强大的印尼。

“印尼独立也快五年了,我们的『政府』到底为这个国家做了些什么?我们的法律到底为这个社会做了些什么?我们的军队到底做了些什么?”苏米特罗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上,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沉默不语的官员们大声的说道:“既然我们当初是由共和国一手扶持起来的,我们也一直想要模仿共和国的国家崛起模式,那么在此时此刻,我想说的是”“国家何为国家?并非是要拥有强大的国防、繁荣的经济,而是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政党、『政府』、〖警〗察与法律、军队等等都应该为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而服务,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增强多民族的凝聚力量、保护弱势群体利益、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可惜的是,我们做了些什么?”苏米特罗冷笑了两下说道:“我们的官员每天想的事情,不是好好为人民服务而是利用自己的权利希望更多的好处,升官发财成了众所周知的共同选择,同时还形成了一个极其特殊的公家思想,那就是凡事能公费开支的,一定要公费开支,而且预算一定要远高于实际需求,一百万能搞定的,至少应投入三百万,反正是公费开支”不停的,苏米特罗不停的数落着『政府』的种种不是,尤其当他说道:“更为可笑的是,我们的教育制度依然是师从于共和国,可由于本国经济实力的匮乏,未能做到免费制,因而我们的国家有无数的si立学校,有『政府』财政支持的公立学校依然有许多适龄学生无法入学读书,即便能够入学的孩子,也不能够享受到应有的公平教育,因为我们负责教育的官员,他们的孩子根本没有在si立学校读书,所以公立学校需要什么根本与他们无关,他们的孩子自出生就有一条很好的成长路线,si立幼儿园si立学校出国留学,所以他们不需要去关心公立学校的孩子是否人人有书读、是否人人吃得饱、是否存在教育硬件太差等等问题。

“与自身无关,似乎成了不过问的绝对理由!”苏米特罗站直了身板,大声的说道:“官员不关心公共医疗和福利事业,因为他们不需要得到这样的平民化帮助生病住的是高级医院、开支的是『政府』公费:官员不过问社会秩序,因为他们出行都是警车开道,三条街外的小混混都能听到警报声,怎么可能会主动暴『露』罪行?”一系列的腐败问题被苏米特罗无情的抛出,一直以来憋在他内心深处的痛痒,在这一刻全部传染开来,让在场所有人都来和他一起分担,这个年轻『政府』目前所存在的种种问题,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特殊事件,苏米特罗或许还真找不到一个完美的借口来将这些问题曝光。

“我们的『政府』公务员福利待遇不低,有些部门的职员待遇甚至比共和国相同部门的还要高,为何我们的『政府』贪污盛行,而别人的『政府』却没有?权力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是应该为这少数人谋取利益,还是为了更多人的共同利益?权力是否应该得到有效的限制,亦或者是监督?”“经济的发展难道真的要以『政府』主导为主?看一看如今共和国号称世界第一的经济实力、工业实力、军事实力和科技实力等等,他们为何从一个半殖民半封建国家发展至今天的强盛水平?真的是依靠他们的『政府』不断作用吗?我似乎只看到了共和国『政府』在教育方面的重视,其他方面更注重的是服务于社会发展,而并非依赖于社会。

苏米特罗说了很多,说得口干舌燥声音几乎都沙哑了,看着不少已经将头低垂的官员,他这才坐下来,冷冷的看着这些之前还在叫嚣共和国海军驻雅加达军事基地部队擅自对印尼国内采取军事行动,应该得到应有惩罚的官员,坐在外围的一些旁听军事将领也是愤愤不已,可现在,被苏米特罗的一番痛骂之后,他们这才忘记了这次齐聚元首府应有的讨论主题。

“我知道在座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一次我们被共和国狠狠欺负了,毒品产业链在全球都应该得到狠力的打击,可我们为何长期收拾不掉,而共和国一出手,几个小时就解决得干干净净?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帮助我们除掉了社会祸害,更是提醒了我们,落后就要挨打!”说到这里,苏米特罗扭过头去看了看一旁的〖总〗理西亚林,问道:“我想问一问我们的〖总〗理,如果今天凌晨从雅加达海军基地出动的共和国部队,打击的不少毒枭,而是我们在座的一位位官员、将军,那么情况会是如何?”不用多说,苏米特罗这向西亚林提出的问题,本应该是向右侧的国防军总参谋长阿克苏提出的问题,但他这么一问,当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深思,印尼能有独立自主,全靠共和国帮助,而经此一事,共和国也在变相的警告印尼“能拉你们上马,就能拽你们下台…”真要是关系恶劣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共和国或许真的会重新扶植代理人,而将不听话的统统突突掉,就像凌晨消灭掉的毒枭一样,一个个还在床上搂着女人熟睡,就被当场爆头干掉,死得倒也一点儿都不痛苦。

没人说话,会客室里像是空气凝固了一样,尤其是亲自赴现场查看过的〖中〗央〖警〗察厅再长,之前还真没这么想过,仔细一想才发现真的很有可能,共和国出动的部队以乘坐直升机的方式秘密离开基地,在不知何时、不知何地实施战术机降后,以闪电般的速度发起攻击,他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对方对付的不是毒枭而是自己的府邸,估计战斗结束的时间还会更短,因为毒枭的手下可比自己的那些警卫牛『逼』得多,毒枭们还有不少反抗过的痕迹,估计真要是攻入自己的府邸,人家一枪都不用放,全部用匕首把熟睡的警卫都给割喉处理掉,自己也会死在小情人的床上。

按照苏米特罗提供的设想,一直忐忑不安想象下去的人不止〖中〗央〖警〗察厅厅长一个人,其他或多或少都和共和国利益相悖的官员都在默默的擦拭冷汗,共和国的军事力量可是在亚洲称雄称霸的级别,从建国到台湾、从朝鲜到琉球,每隔几年这个国家就会在或大或小的战场上小试牛刀,哪儿是丢掉农民身份拿起一杆枪就充当军队的印尼能够比拟的,至于〖警〗察什么的,其中大多数警员根本就不是科班出身,而是市井上的小混混洗白身份而来,他们穿上警服就是要震慑平民的作用。

苏米特罗的这一恐吓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他非常满意的看着不停冒了冷汗的官员们是多么的忐忑不安,还真是亏心事做多了,听到一丁点儿消息就风声鹤唳,不过这样也好,苏米特罗一直想要让在场的『政府』官员和军人将领,都洗脱掉共和国的影响,从忌惮到厌恶、从厌恶到愤恨,全面的倒向自己。

8月3日中午,雅加达海宥基地内,饭后的宇炳岑又一次看报纸,他原本在内心深处担忧着印尼会很快发难,却在找遍报纸所有大小消息后,却发现印尼『政府』根本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和昨天一样,根本没有让印尼人民知道,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是共和国,而非是“一心为民、勤政廉明、办事高效”的印尼警方。

或许真的是因为宇炳岑的政治素养不够,他看到了一则消息,那就是由印尼〖中〗央行政院〖总〗理西亚林,亲自参与的有关共和国雅加这海军基地占地费用补偿的听证会,几十名农民代表参与的听证会虽然甚是感人,但西亚林并未让这些农民的利益诉求得到满足,而是再一次让它们失望而归,共和国依然将维持一年一元人民币的租金租借基地所占用的土地,至于得到了一定土地补偿后未能达到人均土地标准的农民,每年因为耕地面积不足而造成的收入低下问题,可以继续享受一定的『政府』财政补贴,但补贴数额原则上不上调。

这样一个听证会的结果很让宇炳岑意外,他原本以为印尼『政府』不愿意以共和国驻军单方面出动部队打击毒枭事件发难,也应该在土地租金上做文章,反正肯定要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把共和国驻军撵走,但听证会的这么一个丑陋结果,到底是表明印尼『政府』继续怯弱,还是暗示着他们正忍气吞声呢?宇炳岑并不清楚,他也毋需关心,因为他刚看完报纸后不久,就收到了团部的命令,部队将暂时转移回国参与和陆战一师的对抗演习,基地只会剩下一个警备连守卫。

然而,宇炳岑的机步营于8月4日、5日分成三个批次乘坐运输机返回海南后不久,已经几乎空置的雅加达海军基地外就发生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不知道由谁牵头组织的当地农民,再一次组织了游行示威队伍,聚集在基地的大门外静坐示威,堵塞了基地外出的公路,直接造成了8月6日早上准备离开基地前往雅加达市内农贸市场购买生活物资的两辆军车无法出行。

消息很快就像『插』上了翅膀一样,共和国驻雅加达总领事馆武官曲炳良,是共和国国家武装力量的外交代表,本身就有与驻在国军方保持外交联系、办理两国军队间的交往和交涉事宜,在特殊时期里,还可以根据两国协议和上级指示,承办或者是协办军事援助、军事训练、军品贸易、军工合作和军事技术转让等事宜,而在印尼农民堵塞共和国雅加达海军基地外出道路的事件发生后,他自然有和印尼『政府』和军方沟通的义务。

事件发生后不到一个小时,首先向大使报告了事件的曲炳良第一时间赴现场查看了具体情况,随后就返回总领事馆向大使做出了更为细致的报告后,便与印尼国防部取得了军事热线联系,向印尼军方介绍了情况和共和国方面的态度,堵塞基地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情,一旦影响到两国正常军事关系甚至是国家关系,那么必须有人要为之承担相应的责任。

印尼方面的反应可谓是不痛不痒,在事件还并未上升至外交级别的时候,基地所在附近的一印尼〖警〗察所就派出了两辆巡逻警车和一支防暴特警队前往海军基地外,基地的哨兵亲眼目的了印尼的〖警〗察是多么“热爱”他们的人民,两辆巡逻警车喊话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后,很快防暴车就发『射』了催泪瓦斯企图驱散人群,而基地内的警备连也提高了警惕,两辆步兵战车直接停在了基地大门,防止四下逃窜的农民闯入基地内。

催泪瓦斯过后,十余名防暴〖警〗察率先冲破了慌『乱』的人群阻挡,直接来到了基地的大门外,随即就组成了一道人墙,利用警用防护盾、警棍等组成了一道封锁墙,不断沿着公路推进,武力驱散示威的农民,而被催泪瓦斯弄得相当难看的农民,竟然利用农耕用具和防暴特警“火拼”起来,手无寸铁的则在公路周围寻找石块等,疯狂的对着防暴特警『乱』砸,一些趁机起哄的分子,竟然将石块扔进了基地内,砸在两辆步兵战车上砰砰作响。

在“在遭受攻击之前,绝不主动开火”的原则下,被大量石块所“攻击”的两辆步战车很快就启动,依托基地门口守卫工事而部署的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士兵也很快摆出了开火的架势,一挺挺机枪、突击步枪、机炮等都将黑洞洞的枪口炮口瞄向了那些呜呜『乱』叫中,还『乱』丢石块的『乱』民。

冲突的高『潮』是以一名警卫班班长对天开枪的示警声为开端,示警的枪声非常清脆,在响起的那一刹那,的确让那些印尼〖警〗察和防暴特警,以及那些『乱』民都安静下来,呆若木鸡片刻之后才发现那一枪是朝天放的,随即sao『乱』就又继续恢复,而随着更多农民的加入sao『乱』,整个示威的事件很快就在同样不断开来的印尼〖警〗察的帮衬下,顿时演变成了一次大规模的武力〖镇〗压行动。[]大国无疆36

无数的〖警〗察和防暴特警都利用警棍到处驱赶和责打『乱』民,而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农民也丝毫不畏惧这些〖警〗察和防暴特警,双方的追逐大战很快就演变成了农民的反暴大戏,被驱离基地周围的农民不再向基地内投掷石块,而是蜂窝而上,砸烂了一辆辆警车。

而正当事态愈演愈烈的时候,印尼国防军首都军区的驻军部队终于出动了,一辆辆军车运来了大量的士兵,在绝对的以暴制暴作用下,sao『乱』的农民很快就被打得服服帖帖不再哄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