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二章 谈一谈

第五十二章 谈一谈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不过,从今天起蜀道艰难不复存在……”

当古蜀道上的驮马的脚步声、马帮的吆喝声还在驿道上依稀回『荡』,当天下雄关剑阁依旧挺傲着身姿迎接风吹雨打,当湍急的嘉陵江咆哮的声音始终激昂……昨日的历史已经作古,今日的新路已经没有了所谓的曾今,崭新的川陕公路将蜀道难的问题留给了逝去的江水。

年12月23日,对于川陕两地而言是一个特别的日子。经过数万军民的共同奋战,从巴蜀古城成都到古都西安的公路终于全线竣工。这条公路虽然没有水泥公路的宽敞平坦,但也比古马驿道平顺得多。虽然没有一座座雄伟的桥梁和一个个隧洞将通车『性』能确保,但相比起以前在悬崖边上转悠的古道已经大为改善。当然雄伟的秦岭依旧盘桓其中,川陕路不得不像一条长蛇一样盘山而上、缓缓下山,真要让四川和陕西之间成为通途,还得等候更好的公路完成修建,不过目前而言,有了一条碎石路连接两地已经不错。

“我知道你们回来了,就赶紧来广元等你们!从遥远的新疆大漠回到巴蜀胜地,感觉如何?”接到第一师部分将上报的回程请示,张宇立马就从广西动身,在公路上颠簸了好几天才赶到了广元准备随时迎接远方回来的唐仁辉。

第一师从1917年10月8日和唐继尧的部队交火,一直到1918年10月24拿下新疆迪化(乌鲁木齐),一年余的征战辗转了将近五千余公里,从海拔几十米的百『色』盆地,到数千米海拔的云贵高原,然后杀入天府之国的偌大盆地,横跨天堑秦岭直下古都西安,顺着丝绸之路出甘肃进入茫茫大漠,最终拿下了美丽的乌鲁木齐。[]大国无疆52

年1月4号的下午六点左右,一辆墨绿『色』的吉普车早已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但嗡嗡作响的声音和咆哮飞转的轮子终于把唐仁辉送到了张宇的面前,笔挺的大校军服依旧棱角分明,雪亮的皮鞋泛发着耀眼的光泽,唐仁辉爱干净的习惯始终未改。

从一路风尘的吉普车驶抵自己的前方不远停下,再到唐仁辉端端正正的站在面前敬礼。张宇看到了每一个细节,尤其是唐仁辉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和干裂的嘴唇,这一年多的时间未见,站在眼前的人明显变了,成熟了。

“我为你准备好了接风宴……”张宇回敬了一个礼,挥手示意身后的一名上尉给唐师长恭敬地端去一杯清水,另外一人送去一套新军服。看到唐仁辉泪眼婆娑的喝完那杯从长江水、接过新军装,张宇转过身没敢看着他的双眼说道:“你先去洗洗,咱们半个小时后再会!”

在一个简单的行军帐篷里,铝合金做的桌子架上盖上一个木板便成了饭桌,上面没有放什么大鱼大肉,而是清一『色』的蔬菜,嫩绿的莴笋、鲜绿的豌豆尖、白嫩松脆的豆芽、黄灿灿的土豆丝……一桌子的菜全是家常小菜,张宇特意为这位辗转已经一万多公里的大校军官准备的接风宴。

“你不用担心,你的副官和卫兵我都给安排好了。先吃饭吧,这饭从中午就留着,刚才热了一下,咱们将就着吃!”说完,张宇给头发还湿漉漉的唐仁辉盛上一碗喷香的白米饭,然后看着他狼吞虎咽地肆虐饭桌上的所有小菜,直到张宇给他盛了第四碗饭后,当最后一夹白萝卜丝儿吞进他的嘴巴时,这场风卷残云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饭后张宇依旧没有问唐仁辉任何问题,将他带到一个小山坡上后,周围的景『色』逐渐映入眼帘。远处雄峻的山峰散发出淡黑的『色』泽,更多的部分依旧笼罩在茫茫的白雾之中根本看不见峰顶,近处的山峦郁郁葱葱,相间其中的还有潺潺流动的河水,一块块田地。

“老唐,你认为祖国的河山的『色』彩中,是绿『色』多一点还是黄『色』多一点?”老半天后张宇才问出第一个问题,看着青山绿水巴蜀胜地,张宇突然很是向往大漠孤烟直的茫茫沙漠。

“绿『色』是生命的娇嫩,黄『色』是生命的狂妄。祖国的大好河山需要美丽的景『色』点缀其中,但也必须拥有自己的『性』格。当然,我最喜欢还是生命的狂野,那一望无际的沙漠……”

“自动步枪好用吗?我想听最诚恳的回答。”

张宇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唐仁辉,一脸严肃的问道。

“可以说好用,也可以说不好用。”唐仁辉蹲下来,还是望着远远的山峦,,目不转睛地看着,蠕动的嘴角吐出他心里的话:“自动步枪『性』能非常好,我们从广西出发一直打到西安古城,威力大、火力连续等等,可以说『性』能非常不错。但过了这样娇嫩的环境后,到了飞沙走石的戈壁、高温酷热的沙漠,这枪就不怎么灵了,有点爱卡壳……”

张宇知道有些问题是急不得,有些事不能做的过热,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个非常难堪的结果,但唐仁辉的回答还是让他忐忑的心慢慢平复了下来。“想过要让部队换防回来吗?征战如此长的时间,也损失了近百名战士,部队的战斗力和士气应该不怎么理想了!”

第一师从她的编号来看就是人民军的王牌,虽然是王牌但也不能当成机器人用,军队毕竟是由一群人组成的,大家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动物,背井离乡如此长久,即便是钢铁战士的心境也该有所波动了,况且后期远征迪化的战斗本来就是超出先期作战计划的,士兵们已经做到了最好,应该得到一定的回报,比如说回家看看。

“是啊,不少战士包括不少军官都很想回到故乡看看,哪怕只看一眼也心满意足了。信件只能缓解一时,不能解决长久的问题。”说到这儿,唐仁辉慢慢站起身来,转过身子面向张宇后说道:“可我们是军人,保家卫国的口号不知喊了多少遍,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机会,我们绝不轻易放过,践行革命军人诺言,是你,也是我,也是所有军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听说你开始抽上烟了?我这儿有一包,你尝尝?”张宇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云南的土地改革后不少地方不种大烟改种烟草了,还有贵州不少地方也是如此,加工出厂的烟都是质量较好的货『色』,销路非常好。张宇不抽,但随时都备着一包在身上。

“整天和那些唧唧哇哇听不懂他们说什么的人混在一起,咱早就养成了抽烟的习惯了。男人之间只有抽烟才是最好的交流方式,甭管认不认识,只要大伙开始吧嗒吧嗒开始分享起烟来,啥事儿都好商量了!还有,陕西那儿的人特别能抽,扛不住的最好别去农家做客,那旱烟抽起来像农家做饭一样‘隆重’……”

唐仁辉本身是个军人,哪儿能像其他政工人员一样懂得和当地人吧唧吧唧商议着怎么脱贫致富,保全人民安全、保证政策顺利实施等等,用武力出动的事情他还懂一点,要让他给分分谁家应该多几亩田地,这可就要他的命了,所以在任何地方他都是老好人,政工人员要他帮衬什么就做什么,陪着一起抽抽烟交流交流到也就行了。所以一来二往,酒是可以摆脱可烟却不行了。

“那你现在最希望得到什么?嘉奖令什么的我都可以给你,不过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嘉奖令?我觉得没那个必要,从我们出征开始到我回来看,有多少为了这次远征付出汗水,我们在前线用的一弹一粮都是异常宝贵的,而且部队到现在其实根本没打什么大战,真正劳累的是高后勤的,他们才是最应该得到嘉奖的。这条路还没休整好之前,危险重重的野战公路并没有吓倒他们,反而前仆后继地给我们送来大量的补给品,这嘉峪关、兰州、天水,三大后勤补给基地能够有现在的规模,他们才是真的英雄!”[]大国无疆52

说到这儿,唐仁辉狠狠的抽上了几口烟,部队远征作战没牺牲多少人,倒是这茫茫的后勤补给线上倒下了不少的英雄汉,唐仁辉真没那个心理准备去争取嘉奖令。“要说嘉奖,第一师、第二师还有数万名民工,都该得到通令嘉奖,尤其是已经离开了我们的人。当然,以最快最好的速度将控制下的土地建设好,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

“这些会有人做的,回去之后你找到庄家明,你俩一起写出一份报告上来,我会考虑如何做出嘉奖的,当然『政府』那边你不用担心,牺牲的、负伤致残的等等,他们都会得到最好的照顾和回报。你先回去吧,有个自称是唐家嫂子的人物已经等你好久了!万里迢迢的带她来这儿,算是我给你的嘉奖令。”说完,张宇便玩弄着他的打火机,慢慢悠悠的离开了,留下一个呆若木鸡的唐仁辉。

“于然,假如有一天你也要走上战场,成为一个将领。你会怎么看待后勤补给这个问题?不管你是带领多少人。”

在山岗上慢『性』好长一阵后,张宇问道身后跟随的卫队队长于然,身手非常不错的队长从来没被张宇问过这样的问题,或许他只想过自己外派之后成一个小小的连排长,慢慢地积累战功经验才向上升,但现在张宇就问他这个问题,是不是有其他的用意暂且不知,但他这人老实本分,非常诚恳的回答问题。

“我会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没有弹『药』,在当前的这种时代,部队的战斗力可以判定为零。没有粮食,部队没有持续战斗力可言。没有『药』物,受伤的战友得不到医治不仅是战斗力的损失,也是对士气的一种打击。所以我认为重视战争、重视军队的人,就一定要重视后勤补给……”

“有没有想过如何做到后勤运输的绝对保障,当然绝对是不可能的,但周全的保障是可以完成的。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想过用何种方式做到自己保障的比较完备?”

“没有,司令。我军目前的补给多依靠铁路、水运长途运输,然后汽车机动转运,部分地区依靠人力、畜力辅助运输……还有就是像第一师他们,依靠后勤补给基地作战,以基地的支持情况决定战役战术规模,当然基地的补给其实也靠刚才说的那些方式囤积。”

于然说来说去还是没能说到张宇的心坎去,但这样的回答已经让他感觉不错了。“是啊,咱们现在的运输因为作战地域的限制而制约于陆地运输,条件好点的可以借助运力大的铁路、水路,但条件差的就只有依靠人力畜力。其实我们头顶上的天空、脚底下的土地,都是后勤补给的工作域,并非非得像现在一样依靠陆地运输……”

“司令的意思是我们要改进补给方式,空中、陆地、地下?”

“随着战争的继续发展,未来的战场将不会像现在这样有明显的地域『性』,海洋、陆地、天空,都可以是作战的地方,而不管那儿是谁的领土。当然,会有更多看不见的战场出现,战争将有现在的近距离、长周期,发展至未来的快节奏、多领域……这些都将对军队的后勤提出极大的考验。”

张宇让于然坐下来,俩人席地而坐看着远方慢慢交流。

“军事行动产生物资极具消耗、军事训练与部队生活保障产生固定物资需求,两者共同形成对物流的变幻需求,但物流的特点始终单一,她不可能消失、只可能增加需求。持有方与需求方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物流的难题就在于克服数量、质量、时间、空间,这四个矛盾,所以物流必须遵循三大规律。”

“司令,哪三大规律?是不是遵循了规律就能完成好物流运输?”

“第一就是解决供需不平衡『性』矛盾是物流产生的根本原因。不仅是人类生活、科学实验、军事行动等等,都需要产生各种物资需求,种类不同但实质一样,军用和民用其实根本就是物流中的两兄弟,各自有些许不同而已。第二就是物流的方向由物资的价位决定。”张宇一直以来就对第二条规律很有成见,不过说出口后看一旁于然的反应却不同,他似乎很赞同。

“方向由价位决定,你赞同?”张宇吃惊地问道。

“我…”于然吞吞吐吐了一阵后才说道:“我在工大里进修管理学的时候,张理事给我们讲了一堂名叫现代物流运输管理的课,他说市场是由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着………”

“等等,你个当兵的,干嘛想去学啥管理学?你想以后出来当某家公司主管,还是仅充电而已?”人民军里不少有文化素质和学习理想的人,都有机会进入工大学习,只不过其他人都非常热衷于理工类,没想到身边竟然有个另类人物。

“我这不是没那个底子学理工类吗?文揪揪的好像我还好过点儿,又没那个脑子去学金融、会计什么的,只好弄个管理方向学学。”于然说到这儿正视了一眼张宇的眼睛,发现张宇并没有半分生气或者不满之类的,这才放心下来说道:“理事说过,咱们的这个社会歧视很多经济问题就是由市场自己来解决的。市场体系是一种分散决策、自愿合作、自愿发生经济往来的组织形式,市场机制也是解决人类自身经济问题最为有效的手段。物资本身就是由价位低处向高处涌动,继而实现了物流价值总体的流向确定。”

“就好像这菜市场里土豆便宜了,结果很多人就会购买,结果商家赚钱后又大肆进购土豆回来,物流方向就跟着确立了,但商家没想到农民却将土豆涨价了,结果运回来的土豆价格就有所涨幅,但还是有一定的市场需求……”

“好像就是那个意思,不过也不完全是。”于然本来就学得不怎么样,自己拿不准的还是说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好些。

“军事物流也是物流中的一种,难道她也遵循第二条规律?”张宇站起身来细细想了想从一战开战以来,慢慢随着战事的进行自治区获得的军事物资订单变化,一阵思索后才发现果然有一定道理。“也是,一战双方就大大体现了这第二规律。什么物资价格便宜又实用,那下一月的订单上一定是疯涨一串数字,如果什么东西非常要命必须使用,结果价格还挺高,但订单上还是会冒出一串数字来,结果反而形成了大规模订购,价格却又降下来了……战争虽然打的是人力、物力、财力,但背后还是由经济规律作祟。”

“司令,那你所说的三条规律才讲两条,还有一条呢?”[]大国无疆52

“最后的一条,你可能不会相信了。她的内容是,现代科学技术是物流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条件。”张宇说完,拍拍于然的肩膀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心里有点不赞同啊!我给你讲,从物流实现标准运输后,我们的物流方式成了什么样?手搬肩扛、马拉牛驮的时代早已过去,更高效率的叉车、吊车、升降平台等等,都让物流的效率大增,而且成本还降低不少。当然这其中还有不少问题,科学技术在不断发展,总会有办法让物流变得更简单更快捷。”

说到这儿张宇看了看表,给那两口子单独谈谈的时间也够多了,是时候准备回去了。刚一站起身来,于然就问道:“水面轮船驰骋、陆上车流滚滚、地下管道涌动,可空中?司令,空中运输好像还有点困难吧?”

“对!不过,德国人可以用飞机轰炸法兰西、用飞艇运炸弹炸伦敦,为什么我们不能学学?你有空还是多去学学管理学,那东西学好了对咱们军事物流可是很有帮助的。”说到这儿,张宇突然转过身来对着于然说道:“你丫要是真学到本事了,说不定后勤装备部就有你的官位了,小子!”

“可那德国人都是用手扔的炸弹下去,载重小、速度慢、升限还不够,不可能在我们群山绵绵的西部适用的,而且制造成本远远高于其使用价值……”

张宇听到背后的于然这样说飞艇不是,那样说飞艇不中用,三五句话下来就是没听到个好的。其实张宇何尝没想过用飞艇这玩意儿解决一些问题,可西部的地形条件、飞艇有限的『性』能和高昂的成本,还是让他觉得飞机挺合适。

“我说过要研制飞艇了吗?有得研究它的本钱,倒不如多给即将成立的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添置点设备。那俩口子也该唠叨完了,是时候回去了。对了一会儿通知其他人一声,早点吃晚饭,咱们连夜回成都!”说完,张宇悠哉悠哉地向专门为唐仁辉准备的那个帐篷走去。

完成对西部重要省份的控制之后,等待自治区的是进一步的统治稳固。各个省份内都有不同的局势特点需要区别对待,当然也有各自的问题等待解决。

对于新疆、甘肃这两个省而言,自治区目前能有的手段或者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强军事控制。兵匪祸『乱』是自古以来这些地区习以为常的事情,长期处于没有统一『政府』管理的状态,一盘散沙的同时也给人民的生活带来极大的痛苦,当然也引申出各种各样的困难阻碍未来的建设发展,所以自治区『政府』能够做的就是让这些地区重新归于宁静,少去一分战『乱』就多一分民心,等环境归于平静之后,也就是自治区开发建设之时,也就是说稳定是主题。

陕西、四川两省一直以来都是粮食大省更是人口大省,陕西经历长期的战『乱』导致民不聊生,四川经历一定时段的战争也导致民生状况不佳,重新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然后逐步开展有效的土地革命以解放社会生产力,当然更重要的是收获民心为新『政府』和人民之间奠定良好的基础,开展一定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能有效的加快社会发展的进程。总之,地位重要的两省容不得自治区半点的马虎。于是,踏实才是两省的主题。

云贵两省的自然环境注定让他们的发展面临了严重的限制,自然资源丰富的同时却有交通建设的艰难,社会境况更是因军阀割据时间太长而愈显恶劣。人的因素可以逐渐消去,让积极有利的引导社会的发展,但自然条件的恶劣确实需要长期的艰苦奋战,对于二省而言自信显得比任何都重要,没有战胜恶劣条件大力发展的信心,是不可能赢得社会的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于是,这两省的工作务必是坚持这一主题。

如何有效的改变这六省的困苦局面,在广袤的中国西部将蔚然美好的蓝图实现,不是张宇的工作,负责内政的张雨生会比他做得更好。会有他需要奋斗的,包括今天也已结束的谈话,无论对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