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九章 平淡的一天

第三十九章 平淡的一天

“走了?

“嗯,走了,都走了!”共和国驻雅加达总领事馆武官曲炳良中校挤出了那么一丝笑容,淡淡回答道大使范明的问题,两人大眼瞪小眼身谁也没话说,办公室里顿时就落得非常安静,静得似乎阳光照进窗户都能发出嘶嘶的声音,竖耳一听才知道那是空调的杰作。

也不知道是因为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过于激烈的反应,还是本身印尼就并不欢迎共和国海军继续驻留,反正两国之间密切的军事关系终于在第五个年头戛然而止,这一切似乎都来得太过于迅猛,让不少人都错愕不已,可这已经是一个不可辩驳和质疑的铮铮事实。

曲炳良是参加完了基地的交接仪式之后便当即乘车返回的总领事馆,他没有去机场挥手送别最后离去的共和国海军航空兵运输机,也没有去码头送别海军运输舰,偌大一个基地已经让海军官兵搬迁一空,但硬件设施的高质量却总让前来接受的印尼海军官兵唏嘘不已,可这一切曲炳良都不想看、也不想过问。

当初花费了共和国海军将近一个亿完成修建的该基地虽然属于二级基地,但工程质量绝对是和一级基地一模一样,唯一的评判标准就是它的规模更小,所以共和国海军非常迅速的就接受了印尼海军开出的八千万人民币的价码,将基地转交给了印尼海军,至于“亏损”的一千余万建设资金,就权当是这些年的基地土地租金。[]大国无疆39

不明真相的人永远最容易陷入盲目,离开基地后的曲炳良亲眼看见了基地外围,那些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印尼人,高高举起的各种横幅,他们似乎正弹冠相庆,庆祝共和国海军终于离开了,好像就此,他们的国家就不再遭受共和国的种种羁绊,真正迈向了独立,事实真的如此吗?曲炳良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也快要离开印尼了。

良久之后,品尝着苦涩*啡的曲炳良,认真的向范明大使说道:“他们走了,我也快走了!”“我知道,中印两国的军事关系空前冷却,总领事馆没有必要再让一个中校来担任使馆武官!”范明笑了笑,端起茶杯敬了曲炳良一下,说道:“今晚的晚会,你是主角哦!”

曲炳良的离开是大家公认的事实,总领事馆的武官是由国防部派遣而来,是要为两国之间军事交流与合作等事宜而存在,而且共和国没有那个必要让武官去负责刺探所在国的军事情报,因而一个中校的存在就显得有些浪费了,因而包括曲炳良都认为,自己这次肯定要回国了。

“管化呢,反正我也已经厌烦了这个地方,没有朝气、没有活力,有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勾心斗角、贪污腐败和贫富交替,在这样一个国家担任武官,我觉得太没有压力,也就没有成长动力了!”

曲炳良喝完了*啡,像是喝完了送别酒一样翻转杯口,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将*啡杯搁在了茶几上,重新戴好军帽,整理了一下着装,这才精神奕奕的说道:“我去收拾一下,争取命令一到,就尽快回国报道!”“真有这么急?”范明摊了摊手,取笑道。

曲炳良没有回答,他的确很急,上午的交接仪式让他很是蛋疼,这一会儿感觉整个人都憋屈得紧,这辈子还真没这么窝囊过,看着祖国的国旗和军旗缓缓降落,那种滋味儿就像是突然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似的,拳头虽然绵软无力,但却记记痛心。

离开了大使办公室,曲炳良先将自己的办公室收拾了一番,这才抱着一个装有si人物品的纸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一路上像往常那样和每一个路过的总领事馆工作人员微笑,大伙也都知道或许这已经是最后一次看到中校了,所以曲炳良的几个好友在走廊上相遇,自然互相鼓励几句,相约晚上的欢送宴,要不醉不归。

曲炳良的寝室是一个标准的一套一,妻子和『妇』匕都在国内并且少有前来,而且也没有人会去检查武官的宿舍,可曲炳良的套间却是打扫的非常干净,客厅内摆放了两条一短一长的沙发,一张玻璃茶几正对面就是一台彩『色』电视机,阳台上自然还摆放了一些盆栽,那是前年曲炳良妻女前来探亲后的杰作。

军人的行李非常简单,简单到即便将牙膏牙刷都装进旅行包,也不见得有多么沉重,而且作为武官,曲炳良又不需要装备枪支武器,因而能够收拾的就是家人的相框、自己的衣物等等,不到十分钟就搞定。

将行李搁在了茶几上,正最后一次用花洒为阳台上的盆栽浇水,曲炳良第一次觉得印尼的阳光还算是比较温暖的,将花洒放在一旁,点燃一支香烟默默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曲炳良越发觉得,雅加达这座城市距离自己好远好远,时间并未拉近他和城市的距离,反而让彼此之间更为排斥。

咚咚咚的敲门声拉回了曲炳良的思绪,将烟头掐灭扔在垃圾桶后,他快步走到了门前,打开了房门后才发现来人是机要秘书万华,si下里关系就非常不错的两人自然是相视一笑,正在工作的万华突然上门可不是来找烟抽的,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袋,说明了来意。

“这么快?”曲炳良有些吃惊的打开了文件袋,将里面刚刚打印出来的调令看了又看,激光打印机还让这薄薄的两张纸显得有些温热,这倒也说明万华的工作是多么的积极,估计刚刚打印好就装袋送了过来。

“难道你忘了,北京时间要比雅加达时间快一个小时吗?”万华揶揄了一句,翘着二郎t腿坐在了沙发上,啃起了一个苹果,看着短时间内换了几幅表情的曲炳良,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这一走,咱们总领事馆里就再也没有能比我更能喝的强人了。”说着,万华站起身来走到曲炳良跟前,拍了拍曲炳良的肩膀,笑道:“咱们一起共事了将近四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军人的条条框框给限制住你的胃,我可是一次都没有赢过你,刚刚范大师(绰号)已经交代了,今晚喝酒的明儿可以迟到一个小时。看哥们儿今晚不灌晕你!“看完调令第三次的曲炳良微微一笑,干咳了一声后说道:“恐怕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为啥?”

万华急了起来,这可是最后一个机会,一旦曲炳良回到国内,两人又不在一个编制内,将来相遇的可能『性』极小,所以再怎么也得让自己赢一次。

“上面让我在8月22日正式报道,今天已经是8月18日下午,而且你知道,我和你嫂子结婚八年,还从来没有在一起共度过一次结婚纪念日,所以我想”

“所以你想今晚就飞回北京!”万华抢先一句说了出来,这算是直接道出了曲炳良的心声。

万华也不是不懂事理,将啃了一半的苹果直接扔进垃圾桶,朝曲炳良的胸口擂了一拳说道:“晚上七点就有一班直飞首都的南航航班,我这就去帮你订一张机票,另外我马上让范大师宣布提前下班,咱们总领事馆几十号人都去老地方热闹热闹,保不齐范大师还会安排大使专车直接送你去机场,那可是一生的荣耀啊!”[]大国无疆39

曲炳良没有反对,只是苦笑了一下,送万华出门后,他便认真的将调令再次看了一遍,深呼吸之后便将重新装袋放进了旅行包,随后这才关上房门,他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就去总领事馆一旁不远处的一个百货商场内,挑选了一些礼物,等他回到总领事馆内,推门而入的一刹那,这才发现以大使范明为首的职员,在大厅内分成了两列,看见大包小

包拎着礼物盒的曲炳良进来,顿时齐齐鼓掌,没有欢呼、没有哗然,只有整齐的掌声和灿烂的微笑,这一切都让曲炳良感觉非常好。

“据说,共和国每一个国际大企业都有一个优良的传统,每一位职工的离去无论其贡献大小,都会赢得应有的尊重,那么我们在今天也仿照一下,向兢兢业业在共和国驻雅加达总领事馆工作了3年又四天的曲炳良中校武官,致以最热烈的掌声!”

被职员们取了一个范大师绰号的范明,一脸微笑的将曲炳良搂入怀中,所有人都和曲炳良拥抱了一下,轮到万华的时候,这多年的好友鬼笑了一下,以一个迅捷的动作,将刚刚买好的机票放进了曲炳良的衣兜,并说道:“老地方,三瓶茅台,喝完就走!”

夕阳西沉,瑰丽的残阳在地平线上抹出一道亮丽的夕阳红,喝的醉醺醺的曲炳良真的是享受到了人生中最雄壮的一次礼遇,总领事馆派出了大使的大使专车送他到机场,一路上透过单向透明车窗,他得以看到了道路两侧那些投『射』而来的各种目光,看见共和国大使专车的华人华侨自然是驻足挥手,这让曲炳良再一次感觉到在异国他乡的温暖,至于那些爪哇人或其他印尼民族人群的目光,则被他直接略过。

大使专车直接开入了雅加达国际机场的特殊通道前,因而持军人护照的曲炳良是第一个坐上飞机的旅客,随后不久商务舱里才渐渐坐满,每一个走进来的旅客都以惊讶的目光看了看坐在最后一排最后一个位置的曲炳良,这也得怪万华这位好友,非得要让曲炳良享受一次,可惜订到的商务舱机票已经是最后一张。

“尊敬的各位旅客您好,非常感谢您乘坐共和国南方航空公司的znhp5024次航班,飞机将准点起飞,请各位旅客……”

广播的通知顿时让商务舱内归于寂静,大多数乘坐这趟航班飞北京的,也都是〖中〗国人,中印两国之间的军事关系虽然空前冷却,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两国之间的经贸往来,印尼依旧是共和国最重要的矿产资源、农副产品以及初级加工工业产品的输出国之一,所以往来于两国之间的商人自然相当之多,坐在曲炳良一旁的中年男『性』,西装革履满是光鲜,可一点儿都不高兴。

“该死的耳尼猴子,再玩老子一次,非得活活掐死狗日的杂碎!”

袁安兵一肚子都是火气,他能坐在曲炳良的一旁,也是因为机票买的时间晚,不过稍早于替曲炳良订机票的万华,喋喋不休的骂了一通后,他才从前座椅背后的网兜里取出了一份当天的雅加达日报,正准备看报纸打发无聊的时间,却从空气中闻到了淡淡的酒味儿,而且还是正宗茅台。

扭过头一看,袁安兵这才看清楚自己身旁竟然坐着一名共和国陆军军官,眨巴眨巴眼睛仔细一瞧,我草,竟然还是个中校,这堂堂中校军官怎么喝得脸『色』微红?袁安兵心里顿时就忘记了登机之前的种种窝火事情,满心思的猜想原因。

“难道是因为共和国海军丢失了雅加达海军基地?可这也不会让陆军的军官一个劲儿的借酒消愁啊?”袁安兵不是军人,而是一个商人,他能猜到的原因很少而且很简单,要不是最近雅加达海军基地的事情,闹得全世界都沸沸扬扬,估计他丝毫都不会去过问这些军人一天到晚干了些什么,自己的生意才最要紧。

两人都沉默不语,一直到飞机进入了高空巡航飞行,空中小姐在乘务长的带领下面带微笑的问询每一个旅客需要的时候,深感自己这辈子一定会因为好奇而死的袁安兵,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将报纸塞进网兜里,转头国内问道曲炳良:“你好,我,我是〖中〗国人!”

“看得出来!”曲炳良伸出手和满脸尴尬的袁安兵握了握手,主动问道:“生意人?”

袁安兵利索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叫袁安兵,是〖中〗国博雅公关公司的东南亚市场部主管。”

“博雅公关公司?”曲炳良来了精神,正了正坐姿说道:“1943年8

月4日,〖日〗本众多企业家到华考察的活动就是你们公司承接的,如今博雅公关公司号称世界一流公关企业,非常非常不错!”

这下轮到袁安兵很是意外了,他还真没想到公司的影响力竟然这么大,连共和国陆军中校军官都知道了公司的名气,一种发自肺腑的自豪感顿时油然而生,但〖中〗国人秉『性』中最重要的谦虚顿时发挥了作用,微笑的应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其实不怕你笑话,咱们公司最近就遇到了一个大麻鼻,和你们军队一样,都被猴子戏耍了!”共和国海军因为不知名原因,反正是在暴『乱』事件发生之后,就迅速将基地有偿移交给印尼海军的事情,在全世界都已经传遍开来,各种流言蜚语顿时就满天飞,曾经能在中日东海海战一举将号称世界第三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打得半残的共和国海军,这次算是丢脸丢大了,而同样作为〖中〗国军人,更是整件事情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曲炳良当即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众所周知,我们公司在7月份接到了一个大单,印尼〖中〗央行政院下属的工业部,出台了一个扶持其钢铁产业发展的政策,共和国东北钢铁集团与宝山钢铁公司,打算在这利好政策的作用下,趁机进入印尼国内的钢铁市场,以中印合资的方式,直接在印尼开矿设厂生产钢铁!”袁安兵的说辞让曲炳良想到过以前看过的一份资料,是军情局让他收集的有关印尼钢铁工业实力的资料,或许当时也是因为国内钢铁乓头企业们的空前动作,让有监控国际经济运行状况的军情局某个部门产生了警惕,反正曲炳良经过那一次的资料收集,也是比较了解印尼这个国家的钢铁工业状况。

1940年年底才签署独立协议的印尼,在次年才与共和国之间达成了一揽子的经济合作协议,也是自那时候起,印尼才初步具备了一定的工业基础,而印尼的钢铁工业却是所有工业产业中的另类,因为当时的共和国钢铁工业雄踮世界第一的宝座,而且国土资源部也并未下发各种严厉的资源保护『性』政策,国内钢铁企业都在依托本土资源和部分海外进口资源生产。

然后后来的一系列政策上的变动,让共和国所有资源型企业都被迫进行战略调整,中冶集团跑去〖日〗本考察并寻求合作,其实就是当时『政府』高压政策作用结果高能耗、高污染企业自然而然也包括众多的钢铁企业,宝钢、鞍钢、攀钢等等企业都在海外寻觅更大的发展空间,印尼的钢铁产业自那时候起才稍有进步,不过稀少的钢铁企业也都是民间个人投资的结果,印尼长期依靠从共和国进口钢铁的局面依然没有改变。

事实证明,共和固大量资源能耗型企业将生产转移到〖日〗本已经是“养虎为患”在〖日〗本已经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参战国且作为太平洋战争主角的情况下,〖日〗本对其国内的中日合资资源型企业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压力已经影响到了企业的独立『性』所以包括中冶集团在内,都已经萌发将在〖日〗本的生产基地直接打包卖给日方的打算,辛辛苦苦建设出来的一座座钢铁厂、冶炼厂等卖给〖日〗本虽然能赚上不少钱,但企业自身还需要发展,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愈演愈烈对有『色』金属的消耗也是空前巨大和平的东南亚自身就有大量的资源储备并且市场需求量也不少,顿时就让众多企业的趋之如鹜。[]大国无疆39

“目前印尼的钢铁年产能不足一百万吨,主要是因为钢铁企业数量多、规模小技术落后、设备不够先进,所能够生产的钢铁也主要用于建筑,不能满足时下钢铁需求量巨大的车辆、船舶等,因而共和国众多企业想要摆脱〖日〗本,寻求从东南亚获得钢铁输入,满足国内不断增加的钢铁需求就只能在当地直接开办全新的工厂,以更为先进的设备和生产管理,来让规模更大的钢铁工厂向国内供应源源不断的各类钢铁产品。

“印尼国内自然资源丰富,铜、铁、煤、木材等等资源都是共和国需求旺盛的,是完全有可能成为东南亚最强钢铁生产国家的可惜的是他们的官员往往关心的不是经济如何蓬〖勃〗发展,而是自身要从中得到多少好处,因而我们代表国内两大钢铁企业与他们谈判,双方谈论的不是在哪里设厂、如何改善基础设施、如何在政策上给予企业优惠等等,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讨论税收多少、回扣多少,今天上午的最后一轮谈判最终以失败告终所以我也就赶着返回国内了!”袁安兵说到这里,语气中透『露』着很大的不甘心,曲炳良虽然微醉,但却听得出来印度尼西亚可是一个资源富足的国家,但为什么不能依托资源像如今的伊拉克和伊朗一样娄为富裕的国家,这一点也曾让曲炳良深思过,后来才发现,印尼『政府』中派系众多利益关系复杂,如果涉及过多的经济利益,而且还很巨大,保不齐印尼内部就直接分崩离析了。

“所以这算是博雅公关公司第一项失败的业务?”曲炳良问道。

“算是吧,公司对于这个单子非常重视,我都是第四次跑雅加达,可最终还是失败了,能怪谁呢?要怪只能怪印尼人太过于保守,他们出土地、员工、资源等,共和国相关企业出技术、装备和资金等完成合资生产,在他们看来好像会毒害他们一样,真不知道这些猴子是怎么想的!”袁安兵长出了一口气,向曲炳良说了一通,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儿,这才问道:“还没说说你,我坐飞机已经不是一次,也不是一次遇见过军人,但你还是第一个坐飞机回国还醉醺醺的,这其中有什么故事吗?”“故事?谈不上什么故事,如果你有到过共和国驻雅加达总领事馆,就知道我的身份了!”“你,你不会是领事馆的武官吧?”袁安兵也不是孤陋寡闻,当即就推测出了曲炳良的身份,后者也是微微一笑,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两个小时前还是,不过现在不是了!”“那这么说,下飞机后,咱们可以去喝一杯?”袁安兵笑着邀请道,丝毫不管曲炳良那尴尬的神情是多么的尴尬。

“算了,我要是再喝,都快找不到国防部的大门朝哪儿开了!”曲炳良摆了摆手拒绝了袁安兵的好意,心却已经飞到了北京的家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