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五章 老兵,走好!

第五十五章 老兵,走好!

时间1945年11月21曰,天气晴。

下午四点,出海战备巡逻十天的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结束了环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特殊巡逻,从11月10日清晨出港到引日下午返港“世民”号航母战斗群在五艘大型水面舰艇的陪伴下,航行整整波72600海里,看似漫长的航线终于回到了起点来到了尽头,对于即将离开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的340名官兵而言,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归港。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军歌嘹亮,在一艘艘入港的战舰上,身穿白『色』水兵常服的舰艇官兵使尽全身力气的歌唱着,在这平常而又特殊的一次返港过程中,许多人嗓牟都喊哑了,声音穿透了咸湿的空气,浸透了碧海蓝天,却没有停止住战舰停靠的步伐,一艘艘灰『色』涂装的战舰终于熄灭的主机抛镝停港,廊桥再一次搭起,是时候下船离开了。

安国平是在“荆州”号导弹巡洋舰上服役的一名二期士官,五年的岁月里他已经和“荆州”号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年还是一艘普通火炮战舰,以强悍的装甲和凶猛的火炮来筑起战舰强大的攻防实力,后经大规模的现代化改造后,大量的火炮和机炮被先进的垂直导弹发『射』系统所代替,相控阵雷达开始代替了船桅周围密密麻麻的雷达天线,就连舰艏和舰尾的主炮也都换成了自动化127毫米火炮……

一切似乎都在变,变得越来越富有技术含量,变得让安国平越来越难以适从,的确,在日益高技术化的共和国海军,安国平自认为自己一个中学文凭的老兵,也是时候为大学生们让路了,时间在命运的车轮滚滚翻转之下,变得无情而又苍白,在这离去的时刻,他只想站在舰艏,迎着猛烈的海风,大声的高呼一句~[]大国无疆55

“我不想走!”然而,然而时间催促着他的脚步不断迈向前进,船员舱内已经收拾一空,打好的背包就搁在面前,依然像往常战舰巡海归来准备下船的排队,往常走在前面的如今一个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几个特殊的人,像安国平这样即将退伍的兄弟。

阳光依然那么温暖,安国平越来越觉得第三舰队常年驻扎新加坡绝对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不去想基地外的夜生活是多么的浪漫,不去想海上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味,只想在这一刻品味阳光,阳光的味道。

汽笛声声催人泪,在这特殊的时刻,停泊在港的所有第三舰队舰艇似乎都爆发了,齐鸣的汽笛声响彻了海空和港口,一艘艘战舰舰桥外终于挂起了超长的横幅,鲜艳的红底黄字书写着令人脚步停滞的话语一“老兵,走好!…,

汽笛声中,安国平等从“荆州”号巡洋舰光荣退役的军人终于在这一刻停止了呜咽,拿起了脚下的行李,在战友一阵阵节奏分明的掌声中,一步又一步的离开,直到他们走下战舰站在码头,列成一排向后转过身来,泪水开始在眼眶里不停的转动,翻涌,看着熟悉的战舰,泪花终于止不住的流下。

瓣l,在这一刻没有任何的话语可以让安国平表达自己的心情,由于部队的保密需要,没人能够和心爱的战舰照相留影,所以每一个人都在闪闪泪光中,拼命的睁大眼睛,想要让这艘战舰存活在自己的心里,自己永远永远都是上面的船员,都是海军。

十一月的秋风,在共和国国内已径吹落了一片片树叶,但是在新加坡却没有让天空门g上秋季应有的『色』彩,然而对于已经结束了军旅生涯最后一次出海的340名第三舰队官兵而言,他们是时候返回营房,整理行李、整理心情。

夜『色』,在离愁别绪的惆怅间依然悄然到来,停泊在一号泊位上的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旗舰“世民”号航空母舰,却不同往昔那样,今天的她特别的漂亮,门g门g夜『色』间,航母飞行甲板上一片灯光明亮,第二天就将踏上回国之路的340名海军官兵,今晚齐聚在了甲板之上,回港之时还系留着一架架舰载机的甲板都腾空了,取而代之的是由大型吊车吊上甲板之上的钢架看台。

满载排水量超过六万吨的“世民”号航空母舰这还是第一次在飞行甲板上举行篮球比赛,她那长298米且最宽处达到的飞行甲板上,在最宽处布置出一个长28米、宽115米的标准篮球场自然是不在话下,昔日为航空母舰上舰载机弹『射』起飞、降落的“各『色』马甲”们,非常之快的就将篮球场布置完毕,篮球场与四周看台间还有两米的隔离。

一个能够容纳2000名观众且场地还敷设了木地板的篮球场于航母停泊后,不到三个小时就搭建完毕“世民”号航母上的全体船员都为这个篮球场的搭建做出了努力,而到晚上八点,除却必要的值班人员,第三舰队大部分官兵都齐聚在了这座篮球场,340够即将退伍的官兵是今晚篮球晚会的主角,他们自然要推举出一支篮球队伍出来,和第三舰队由舰队司令宋世豪亲自带领的军官篮球队直接对抗。

激烈的叫喊声、助威声响彻了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这是第一次为退役军人举办欢送晚会,而这次以篮球赛为主体的欢送晚会也必将镌刻在每一个第三舰队官兵心里。

次日的太阳照常升起,安国平没有起床,即便听到了起床号、听到了集合的哗哗脚步声、听到了训练场上那震耳欲聋的训练口号声,他依然没有起床,躺在自己的铺位上,只希望能一直躺在这里,躺在舍不得的军队。

五年之前,来自福建泉州一户普普通通渔民家庭的安国平,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渔村,脱下了那身中学校服,穿上了没有肩章军装,开始了漫漫的新兵训练,经过淘汰之后终于与心爱的海军更近一步,又是两个月的炼狱式训练之后,他终于带着朝气与稚n『色』n、带着梦想与期望,登上了“荆州”号巡洋舰,开始了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的海军军旅生涯,在这漫长的日子里,他与共和国海军一同成长。

安国平经历过战争,经受住了生死的考验,在中日东海海战中1

在朝鲜半岛战争和琉球群岛战争中“荆州”号巡洋舰参加了海战、

海上封锁战、对陆支援作战等等,在硝烟战火中,他负过伤也荣立过三等功,战争结束之后,共和国海军成立了三支舰队,分入了第三舰队的“荆州”号巡洋舰也将安国平带入子一个新的阶段。

战争是最好的检验石,共和国的军事力量经过和〖日〗本之间的连续作战之后,都在战后不断的总结与进步,每年都会或大或小的举行各种军事演习,以验证各种军事思想与战术、淬炼部队的战斗力,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安国平就发现自己落伍了,跟不上舰队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富有科学技术含量的“荆州”号巡洋舰也让他越发的觉得陌生,在舍命般疯狂学习间,安国平才觉得自己勉强能够跟上,可时间长了,他才发现,自己没法进步了。

海军是高技术兵种,对于只有中学文凭的安国平而言,在服役期间付出再多的努力也始终有一种跟不上的失败感,而在1945年6月份,来自共和国国内海军军事院校的士官和实习军官开始登上军舰实习,安国平这才认识到,自己在他们的面前或许就只有经验丰富的优势,在学习能力、进步空间等方面,自己真的不行了,因而在实习期间,他将自己将近五年时间的各种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一名来自海军青岛士官学校的见习生,并在“砺兵一1945”跨军种演习之前,在万籁俱静的深夜里,噙着泪填写了退伍申请表。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安国平将双手枕在脑后,感受着空气中传来的声音和味道,开始憧憬自己退伍之后的未来,自己在“荆州,…号巡洋舰上是负责127毫米主炮维护的,他对127炮的了解程度不亚于对自己身体,可这退伍之后,自己能到民营企业去维护舰炮?说实话,安国平当初为了能够更好维护火炮,特意去钻研过机械原一体化等等难度远高于自己一个中学生应掌握的学科,或许这些知识能够帮助自己好好活下去,或许。

太阳渐渐爬高,时间已经不早了,安国平不可能再赖在床上不起来,收拾心情起床了,收拾自己的铺位,再一次将被子折叠成豆腐块,虽然不能做到蚊子踩上去都要打滑的地步,可已经是棱角分明相当整齐,拿起洗漱用具去洗漱间之时,才发现同期退伍的几个兄弟也在那里默默的刷牙洗脸,彼此之间互望了一眼,什么话也不想说,都扭过头去继续用牙刷在口中摩擦,直到泡沫模糊了嘴角,这才冲洗干净。[]大国无疆55

回到房间,安国平默默的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舰队经常出海,安国平非常习惯战舰舱室那硬板床伴随着战舰在海浪中前进的起伏,在这种摇晃感中入睡仿佛已经成为习『性』,可昨晚自己依然在这钢架床上睡得安稳,难道是因为篮球赛上吼叫得太用力而劳累的?安国平『摸』了『摸』鼻子,看着那叠放得非常满意的被子,开始想想,回家之后、参加工作之后,还需要这样吗?

扭过身去,走到窗前,将玻璃窗户关闭,虽然在战舰上经常闻到的各种油味儿可没有这时候的空气清新,但他依然将窗户关好,谁知道战舰是不是要在今晚就再次出港,替战友们将窗户关好,以免他们训练结束后急急忙忙的回来打点行装再次登舰出海还需要关窗,一切准备妥当后,孤独一人的安国平便背起了背囊、提起了行李,关上那扇不曾习惯触『摸』的房门,在空洞的脚步声中,安国平汇成了走廊里的一个个背影。

宿舍楼前,安国平提着行李望了望东方的那轮太阳,心里直感叹到一“阳光真好”而回首一看,才发现许多战友都驻足不前,守在宿舍楼前的那名哨兵,正挺胸收腹的向他们敬礼,向这些即将离开的老兵敬礼。

昨晚从“世民”号航空母舰上兴尽而归的安国平就反复告诫过自己,今天一定要像个爷们儿,一定不能哭泣,一定不能流下一滴眼泪,但是此时此刻却明明感觉眼睛湿润了,为了信守自己心里许下的诺言,他只能僵硬的转过身,怀念以前在这楼前被舰长潘志文、副舰长兼政委沙恩超训示的场景,可惜的是,这样的日子没有了。

脚步沉沉,340名海军第三舰队退役官兵很快就从各栋宿舍楼稀稀拉拉出来,最终在一幢占地面积很大的食堂前聚集起来,因为久久不起床而错过早餐的他们,要在这里一起享受一顿迟来的早餐,行李在食堂前的〖广〗场被统一存放起来,整队之后的他们开始有序的进入食堂用餐,一排排、一列列,在餐桌前挺直了腰杆的他们看着和往常一模一样的早餐却迟迟没有动手。

也不知道是谁开动的第一筷,食堂里很快就响起了熟悉的狼吞虎咽般的声音,军人的豪爽很大程度上体现在饮食上,安国平清楚的记得在中日东海海战期间,他曾在一分钟之内搞定过一个罐头的往事,因高强度的战争节奏和压力所导致的心理压力,全部被倾泻在了罐头上,而为了节约时间,在陆上活动的海军官兵也习惯吃饭风卷残云般凶猛快速,可好像谁都忘记了,再有几个小时,他们就不再是军人了,他们需要去习惯一个活在共和国国内经济发达社会里的普通人应有的东西。

9点的早饭已经是安国平吃过的最迟的早餐,但这并不影响接下来他们的行程安排,用过早餐之后在食堂前再次整队完毕的340名官兵,开始在一名舰队作训科的少校带领下,迈着整齐的步伐开始最后一次在基地内行走,他们需要走得稳、走得坚强,再看看熟悉的基地、再看看熟悉的战舰。

一路上,安国平都深刻感受到队列中那种压抑的氛围是多么的令人僵硬,每一个人几乎都是紧绷着脸,没有任何的表情可言,默默的在少校的带领下,沿着曾今算是老过很多次的道路,最终来到了战舰林立停泊的军港,安静停在泊位上的战舰上,活跃着许多的官兵,他们正在为昨天才返港的战舰做例行的保养,感受到齐多前进走得很整齐很威武的特殊队伍数百人的眼光,很多正在擦拭战舰一些重要部位的舰员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安国平看到了,他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战舰“荆州”号巡洋舰,战友们正在悉心的为她保养,那门在舰艏的127毫米舰炮肯定也“看到”了他,久久的凝望间,安国平一直将目光放在了火炮上,离开了舰队,还会触『摸』到那冰冷的炮管吗?还能听到沉闷而又节奏十足的舰炮轰鸣声吗?

走了,队伍走了,在所有战舰中,在旗舰“世民”号航空母舰前停留的时间是最长的,近三百米长的航空母舰是那么的大,在视线中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那距离海平面很高的甲板上,身穿各『色』马甲的甲板工作人员,有的在检查弹『射』器、有的在检查阻拦索,有的在对系留于甲板之上的舰载机做检查……看着航空母舰上的忙忙碌碌,安国平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像离开了,远远的离开了舰队。

再次回到食堂前,这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不用多说一顿丰盛的欢送午宴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安国平他们享用,海军官兵很是喜欢的海鲜大餐、啤酒等都应有尽有,橡丰盛的午饭之后,机场方向已经传来了一阵轰鸣声,在食堂前〖自〗由活动的安国平看到了是一架蓝白相间涂装的民航客机,看机型应该是中航c05-1型,能够执行跨洲际飞行的大型飞机,它的到来意味着什么?

安国平不能去多想,却又抑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他清楚的知道这种民航客机可是能够从共和国飞往太平洋彼岸美国的洲际客机,可容纳366名乘客的它肚量相当之大,而此次从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退役返回国内的也有340人,一架民航包机足矣让他们快速方便的返回国内。

机场的轰鸣声并不令人烦躁,事实上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就在海军基地一侧,和基地内的军用机场之间只有一道铁丝隔离网的隔离,或许那架民航客机不是降落在军用机场内,而是民用机场的普通航班,安国平心里安慰着自己,却没有注意到集合的哨声已经吹起,在战友的提醒下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去收拾自己的行李,整装之后成为整齐队列中的一员。

军歌嘹亮,气势雄浑,结束上午在港训练安排的官兵们也列成了整齐的队伍,那耀眼的白『色』方阵开始向食堂方向走来,而这时候安国平他们的方阵却是离开的,交互间,许多熟悉的面孔都进入眼帘,许多熟悉的目光都投『射』在身上,安国平强忍着没有扭过头、转过身,去和那些渐行渐远的战友道一声珍重,而是默默的跟在队伍,越走越远。

舰队司令部的大楼前的〖广〗场上,340名退役官兵列成了一个整齐的方阵,午后的阳光特别的火热,像是要录掉一层皮似的,但十一月的时节却让太阳的努力有些得不偿失,反倒让安国平觉得浑身软绵绵的,特别想要在战舰的舱室内好好睡上一觉,在那摇摇晃晃间进入梦乡。

静默的伫立,每一个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看着前方,安国平看到了不曾见过太多次的舰队司令宋成豪将军,要知道在共和国海军中将的队伍中,他是那样的年轻,站在旗台上的他挺胸傲立,默默的看着340名即将退伍的官兵,没有激鼻的演讲、没有慷慨的陈词,台上的宋成豪看着他们,安国平他们也注视着宋成豪,这340人当中,不乏曾在海军特混舰队期间就早已服役并且参加了中日之间多番海上较量的,像安国平这样此时此刻胸前戴有勋章的也大有人在。

终于,久久凝噎的宋成豪走下旗台,挥了挥手后,在队列一旁的军乐队立刻奏响了共和国的军歌,在嘹亮的军歌声中,旗队出现了,身着海军炫白常服的他们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又一步的走近旗台,最后齐步汇聚,升旗仪式即将开始。

护旗手展开国旗,在压抑的氛围间,安国率泪花涌动的看着那面国旗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唱过无数多次的国歌或许只有这一次唱的最差,哆哆嗦嗦、断断续续,直到鲜艳的国旗迎风招展,安国平也没有让眼泪涌出眼眶,却在第三舰队队旗的到来,心『潮』再一次涌动。

“我是光荣的海军战士,现已完成兵役义务,依照法律光荣退伍。

我宣誓:热爱祖国、遵守法律、保守机密…………”举在脑右侧的拳头紧握得崩崩响,因为在这宣誓的同时,在宋成豪将军的带领下,二十余名舰队高级将领和军官开始为安国平等340名即将离开军队的士兵、士官和军官解下肩章戴上红花,在这一刻,铮铮铁汉们开始泪如雨下,一直憋着的安国平更加感觉泪水模糊了双眼,他已经看不清那高高飘扬的国旗到底是多么的鲜红,看不清到底是哪一位军官摘掉了自己的肩章。

离去,这一沉重的词语,在重新回到旗台上的宋成豪中将大声的向后转命令下,340人发出了最为整齐的脚步声,背后是军队、是军营、

是舰队、是一段即将属于过去的记忆,前面是大海、是天空、是宽广的未来是一段崭新的历程,安国平一步步走向篮白间条涂装的大巴车,满载着历练与成熟,开始荣归故土的一步步。[]大国无疆55

“再见了,战友,我将脱下这身军装,告别蔚蓝的海洋,迎接崭新的未来,实现新的梦想!”飞机在跑道上滑行,越来越快,终于昂身挺入了蓝天,透过机窗,安国平看到那一抹蔚蓝的海洋,在这一刻终于心如『潮』水情注海天,泪水抑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在被太阳长期亲wen而成的古铜『色』脸颊上,湿润了一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