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六章 奔波

第五十六章 奔波

波斯湾气候炎热,但令张宇从未想到的是,冬天的波斯弯依然热力十足。

1945年11月27日下午,伴随着巨大巨大的呼啸轰鸣声,共和国空军一号大型喷气式飞机完美的降落在了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的一号跑道上,机轮与跑道道面磨出丝丝青烟间,高涵道比的四发涡轮风扇发动机发出阵阵嗡鸣,标识有共和国国旗的空军一号很快就驶出了跑道,经辅道来到了敷设了鲜红地毯的特殊停机位前,驾驶空军一号的飞行员着实让现场所有人都惊叹了一把,能把上百吨重的大飞机像驾驶小轿车一样精准,技术着实精湛。

傲然停立的空军一号很快就打开了舱门,现场数百人都屏住呼吸凝神看着梯车口,在众人期盼的眼光中,时任共和国国家〖主〗席的张宇终于走了出来,站在舱门口向着欢迎人群微笑挥手,一时间,现场记者们的闪光灯不断榫响,紧跟着,张宇的夫人黎晓冉也出现了,两人一前一后的缓缓走下梯车,接着走出机舱舱门的则是随同而来的共和国〖中〗央『政府』官员们,其中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共和国外交部部长萧奈天,而最让现场所有人觉得陌生的,却是从未公开亮相过的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

女将军?还是一个中将?顿时,现场不乏有许多闻风而动的记者赶紧调整了镜头和焦距,连拍数张后,记者们又再次将关注的焦点聚集在了已经踩在了红地毯上的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身上,这时候他正与伊拉克王国国王费萨尔二世两亲切握手,现场又是一阵猛烈的闪光灯作响声,两人微笑握手之后,一名个子不高的伊拉克小学生手捧鲜花走上前去,将手中的一束鲜花献给了张宇,而张宇也微笑着躬身拥抱了这个男孩,而后便将鲜花转身交给了紧跟在后的〖中〗央警卫营营长秦振上校,再由秦振将鲜花递给了一名工作人员。

随后自然是隆重的欢迎仪式,这是共和国自建国以来,波斯湾地区迎来的第一次共和国国家领导人国事访问活动,已经被世界上多数国家公认为是当今第一强大国家的共和国,其最高领导人的来访自然能够引起伊拉克王国的绝对重视,费萨尔二世一脸灿烂的邀请张宇并肩而行的走在红地毯上,伴随着伊拉克王国的国歌声,两人共同检阅戎装整齐、精神抖擞的伊拉克王国三军仪仗队。[]大国无疆56

在共和国的帮助下才拥有列,代化武装的伊拉克和伊朗两个王国,其海陆空三军军事力量也都依仗于共和国的帮助,所以张宇这一路看来,身穿沙漠黄军装的陆军、蓝『色』军装的空军和白『色』军装的海军,其军装款式虽然与共和国的不同,但还是相当得体,尤其是他们高高举起的礼宾枪,是共和国陆军已经淘汰多年的一八式自动步枪,加装了刺刀以后,依然能够形成一片雪亮的光影,再结合威武的军姿,看上去还是像那么一回事儿。

这是张宇正式访问的第五个国家,美国、朝鲜、琉球、哈萨克斯坦,原本计划…在自己卸任之前访问一下导共和国关系同样匪浅的新加坡,可最近的国际局势和其他原因都不得不让他来到波斯湾一趟。

“非常庶谢伊拉克王国『政府』所做的一切,也非常感谢到场的每一个伊拉克人,你们的友好让我铭记于心,而在这国际形势严峻而多变之际,我非常坚定的相信,任何渴望和平与发展、共存与合作的民族,都能够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在不断向前发展的经济贸易关系基础之上,在其他领域里取得更为瞩目的进展,一同维护世界的和平。”

“此次到访,我期待着能与伊拉克王固国王费萨尔二世就进一步深化两国各领域的互信合作交换意见,也会就阿拉伯多个国家共同关系的西亚地区和平与稳定交换看法,当然,我期待着能与伊拉克王国各界人士广泛接触,伊拉克有着极为悠久的历史,两河流域更是世界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中伊两国的合作与交往符合两国与两国人民之间的共同利益,共同祝愿两国能够共创美好未来。”致辞之后,在现场上百人的欢呼声中,张宇等人便登上了由提前到来的空军二号运抵的专车,清一『色』的亚美幻影轿车都有中伊两国的国旗飘扬车头,在挥舞着两国国旗的欢迎人群的呼声中,车队慢速离开了机场,在前后警用摩托车队以及空中警用直升机的护卫下,离开了国际机场,前往了下榻的费萨尔二世亲自命名的费萨尔皇室大酒店。

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高调访问伊拉克王国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世界,摊开一张世界地图就不难发现伊拉克在当今战争纷呈的世界,处于一个比较特殊的地区西亚。

叙利亚北与土耳其接壤,在过去的几千年时间里它都有着自己的文明,但经过亚述帝国、马其顿、罗马人、阿拉伯帝国、欧洲十字军、埃及马姆鲁克王朝以及奥斯曼帝国的相继统治,后进入了二十世纪又被法国统治,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法国还在其境内驻扎了军事力量,因而叙利亚似乎从未独立,纳粹德国让土耳其成为轴心国阵营一员之后不久,叙利亚被纳粹德国“占领”也就毫无悬念了,一直领导着叙利亚独立事业〖运〗动的舒克里,库阿特利也不得不逃难至邻国伊拉克,向有共和国作为后盾的伊拉克王国费萨尔二世求助。

而与塞浦路斯岛隔海相望的黎巴n『色』n,虽然在数千年前,腓尼基人还的确在黎巴n『色』n建立了文明,可在十七世纪初法赫鲁丁二世强势出现之前,黎巴n『色』n和叙利亚一样被各大帝国和势力轮番统治,而在1860年,黎巴n『色』n发生马龙派教徒与德鲁兹派穆斯林之间的大仇杀,法国出兵干涉之后黎巴n『色』n便成为国际社会公认的自治区。

法国在1920年将黎巴n『色』n划归为自己委任统治区域,六年之后黎巴n『色』n虽然宣告独立且颁布了宪法,但仍保留了法国的委任统治权,可惜的是1941年法国宣布结束委任统冻1943年黎巴n『色』n成立了第一届议会选出总统,可还没等他们享受到太长的独立好日子,第二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土耳其成了轴心国一员,叙利亚都不能保全自身安危,更不用说更为孱弱的黎巴n『色』n了。

而真正有意思的是另外两个国家巴勒斯坦和约旦。

公元前13世纪腓力斯人在沿海建立国家,随后的几十年时间里,希伯来各部落迁入定居,约莫两百年后,犹太人建立希伯来王国像叙利亚和黎巴n『色』n一样巴勒斯坦也同样被反复入侵过,而当罗马帝国入侵之时,许多犹太人就背井离乡的逃离,而当巴勒斯坦成为阿拉伯帝国的一部分之后,随着阿拉伯人不断迁入与种族融合,造就了如今较为特殊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

而1920年的圣雷莫会议将巴勒斯坦地区划为英国的委任统治地之后不久,于1921年,英国便以约旦河为界将巴勒斯坦一分为二,西部仍称巴勒斯坦,东部建立外约旦酋长国,约旦在1928年开始被英国强制统治,几乎没有什么独立主权国王阿卜杜拉登自然不甘于成为英国统治的傀儡,一直都寻求着真正的掌握国家大权。

之所以称巴勒斯坦和约旦两个国家很有意思,是因为1917年英国军队入侵巴勒斯坦并占领全境之后,压根儿就是帝国主义列强瓜分利益工具的国际联盟,给予了英国以管辖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权,这样一个权力的赋予的确要比“殖民统治”好听得多可英国『政府』却独自执行了《贝福尔宣言》,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以约旦河为界,将巴勒斯坦分为东西两部分。

将原本一个国家变成了两个一个是自己的傀儡『政府』、一个是自己殖民统治,很符合资本主义列强将自己殖民利益最大化的做法却不知道英国人哪儿发神经,开始大规模的向巴勒斯坦境内迁移犹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在隐藏在西方各国社会,拥有不小政治和经济影响力的犹太复国主义组织作用下,人口150万余的巴勒斯坦中,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在英国鼓励下迁入的犹太人。

聪明的犹太人在上千年前就背井离乡离开了巴勒斯坦,时隔多年之后又返回巴勒斯坦,还试图要占据耶路撤冷建立属于犹太人的独立国家,可这种做法却得到了英国人的支持,他们利用从西方国家带回来的先进技术和资金,创建了繁华的城镇和较为发达的工业,还建立了“哈加纳”、“伊尔贡”等等秘密武装力量。

更为稀黄的是,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大国,犹太人更是在长期的移民中,在美国政治和经济社会中处于中产以上阶级,有钱有势的他们自然想要“重回故乡”因而大力支持犹太复国主义,1917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威尔逊还曾向英国『政府』表示他对《贝福尔宣言》草稿的支持,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的帝国主义列强分赃大会巴黎和会上,美国还提出“关于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家的建议”随后不久,美国国会就批准了支持《贝福尔宣言》的决议,在美国的数百万犹太人及其后裔开始以各种方式支持犹太人重返巴勒斯坦。

一件物品,如果失主已经遗失了上千年,那么这件物品显然要归使用者所有,更何况巴勒斯坦的土地从一开始就并不是犹太人独有,阿拉伯人也有份,可犹太人说要复国就要复国,还有大量西方力量的支持,这可让阿拉伯人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于是乎,纳粹德国在其本土大肆劫掠犹太人的财富、大规模的集中并屠杀犹太人之时,不少阿拉伯人还大举欢庆,由此可见巴勒斯坦这么一个看似独立的国家内部,充满着多么可怕的不稳定因素。

然而,德国拿下了叙利亚和黎巴n『色』n,自然不能再让与英国或多或少都有关联的巴勒斯坦和约旦“逍遥”更何况巴勒斯坦境内还有五十余万从世界各地回迁的犹太人他们是德国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德国人在其本土可以轻轻松松杀掉数以百万的犹太人,这五十来万,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由此看来,伊拉克北与已经加入轴心国组织的土耳其接壤,两者都与高加索山脉地区的苏联国土接壤,而在伊拉克以西便是同样被纳粹德国控制的叙利亚、黎巴n『色』n,巴勒斯坦和约旦两个地处伊拉克以西的两个国家也被德国控制,德意两国联军成功消除了英国在埃及开罗的最后一支抵抗力量之后,便将整个地中海北非和西亚的沿岸国家和地区全部占领,地中海已经成为了轴心国的内海。

于是乎,阿拉伯国家的西部的地中海沿海地区,从埃及到土耳其,都成了纳粹德国的势力范围,德国人真要是将欧洲与北非之间的直布罗陀海峡给“堵上”再把苏伊士运河“切断”浩瀚的地中海还真的成了轴心国的“洗澡盆”。[]大国无疆56

已经拿下埃及首都开罗的德意联军下一步要做什么,阿拉伯人并不清楚,伊拉克、伊朗、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卡塔尔等等国家都先后与共和国之间结下不错的合作关系,并且始终在国际事务中与共和国保持同步,是恪守中立的,更何况波斯湾还有共和国的军事基地存在,因而阿拉伯人并不担心纳粹方面会对保持中立的他们下手,而是担心德国人和意大利人下一步要干嘛。

隆美尔一旦率军南下,显然就表明轴心国想要吞下整个非洲,而隆美尔一旦率军东进,经巴勒斯坦、黎巴n『色』n和叙利亚后进入土耳其境内,可就杵在了一个极为险要的位置…

大高加索山脉地区,从黑海以南的土耳其领土之内,隆美尔的军队便能进入苏联的国土之上,拿下大高加索地区并不困难,危险的是一旦隆美尔的军队越过了山脉深入苏联境内,那么黑海也将成为纳粹的内海,而有可能与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合兵一处的隆美尔,显然斯大林格勒战役就更加不利于苏联,德国将更有可能击败苏联。

纳粹一旦击败了苏联,黑海和地中海都成了其势力范围之内的“浴缸”中亚地区、西亚地区的独立国家,显然将始终受到纳粹强大军事力量的威慑,与一个侵略成『性』、动辄就大搞屠杀的军事组织为邻,显然让阿拉伯人难以适从,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杆睡”。

伊拉克王国费萨尔二世显然意识到,自己王国的西部地区全部成为了德意联军的“跑马场”曾今关系非常不好而且往往矛盾不断的巴勒斯坦与约旦,在怎差也是好邻居,一个不稳定的地中海东海岸地区,显然要比被德意两国拿下之后的好得多,至少他不用安排大量的部队在西部边境线上,时时刻刻提放着德国和意大利的军队会给他来一个闪电战。

和伊拉克王国一样的还有其他阿拉伯国家,他们都提心吊胆的担心着、害怕着,尤其是他们之前跟随共和国的决策,对侵略成『性』的轴心国各成员国都事实了经济制裁,一向以出口石油资源为主要经济支柱的他们,不再向以德国和意大利为首的轴心国出口石油、粮食等,就只有越发的依托共和国。

所以,在波斯湾众多阿拉伯国家都惴惴不安之时,共和国理应表明自己的态度,然而令各国没有想到的是,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会在这样一个多事之秋访问伊拉克王国,而且按照其行程安排,接下来还会对伊朗王国、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等波斯湾周边国家进行国事访问,并会在12月10日出席在巴林召开的石油输出国组织首脑会议,这样的一系列举动,不得不让人确信,共和国在关键时候并不会抛弃朋友,也更加不会对深处危险边沿的朋友置若罔闻。

27日当晚,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出席了伊拉克王国费萨尔二世在其王宫举办的欢迎国宴,伊拉克国家电视台和共和国〖中〗央电视台都对晚宴进行了直播,而在次日,张宇与费萨尔二世在王宫正式会晤,按照国际惯例,这样的国家领导人直接会晤是不会为外界所熟知太多的,但这次会晤却依然被直播,至于下午在费萨尔二世的陪伴下去伊拉克国立大学参观的过程,显然也会被媒体们关注。

28日上午,张宇前往了巴格达市区的孔子学院,并在那里与上千名学习华语的伊拉克学生以及华人教职工见面并发表了讲话,鼓励中伊两国在文化和教育方面的各种形式交流,而在下午则出席了在伊华商于君豪酒店内举办的欢迎会,伊拉克作为一个石油资源大国,能源、交通、电力等等行业都不乏共和国企业的身影,数以百计的企业代表参加了这次见面会。

接下来,张宇又按照行程安排相继访问了数个国家,在访问伊朗王国期间,自然免不了要去共和国阿巴斯的海军和空军基地慰问在驻守在那里的共和国海空军部队,直到12月10日,张宇都在不停的奔波,奔波于波斯湾各国之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