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八章 总有一些人

第五十八章 总有一些人

美国时间12月12日傍晚,纽约洛东莽勒长岛别墅庄园。

夕阳点缀出了一抹柔和的晚霞,茫茫大雪遮蔽的青山绿水在丝毫没有暖意的夕阳霞光中反倒显得分外妖娆,守卫在庄园门外的几个黑夜大汉却衣着单薄,看着远远驶来的一支车队,寒风中开着双闪越来越靠近庄园,终于默契的将沉重的铁门推开,随即,一辆辆豪华轿车悄无声息的开入了庄园,空气中留下了淡淡尾气和那朦胧的尾灯光。

端着一杯红酒,劳伦斯,洛克菲勒半眯着眼看着楼下的一切,酒『色』剔透、光影斑驳,影影绰绰间,仆人已经将来访的贵客们带到了厅内,恭恭敬敬的上来禀报,领首的洛克菲勒放下了酒杯,回望了一眼悬挂在墙上的遗像约翰洛克菲勒。

劳伦斯是老洛克菲勒的第三个孙子,出生于1910年5月26日,是老洛克菲勒所有孙子中最酷似佬洛克菲勒的,热爱公益与自然、热衷投资与学习,而他另外两个兄弟,纳尔逊洛克菲勒则热衷于政治、大卫,洛克菲勒则情『迷』银行业,老洛克菲勒去世之后,继承其石油经营业务的便是劳伦洛克菲勒。

命运似乎总爱和劳伦斯开玩笑,他的爷爷创办下的石油托拉斯企业曾一度称雄整个美利坚,不过却在反垄断法的作用下不得不拆解开来,可这并不影响洛克菲勒家族在美国石油产业中的统治地位,然而在太平洋的彼岸,总有一个国家、总有一个民族,他们喜欢挑战权威、喜欢挑战极限,并且还实力不俗,已经被业内人士直呼洛克菲勒的劳伦斯越发的觉得,让他爷爷老迈离世的原因,或许不是身体器官老化,而是被沉重的商业压力给劳累过度而逝世的。[]大国无疆58

压力何其之大,劳伦斯心里苦楚而又清晰,当前世界上主要石油产区就那么几个,欧洲的挪威、北美洲的墨西哥、南美洲的委内瑞拉、亚洲的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东欧的高加索地区以中亚的波斯湾地区,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到来,让纳粹德国霸占了挪威、小〖日〗本占据了菲律宾,而且纳粹德国正猛力进攻苏联,试图拿下高加索地区。

更为恼火的是,自共和国强势进入波斯湾之后不久,海湾地区就焕然一新,波斯湾八国很快和共和国走得非常之近,很快就有了一个简称欧佩克的“石油输出国组织、,诞生,这下世界委要产油区中只剩下了墨西哥,委内瑞拉、印度尼西亚也都被拉入了该组织,美国只能依靠本土和墨西哥的石油产出,压根儿就不具备和共和国尤其是欧佩克进行利益争夺的本钱。

苦涩一笑,巫岁不算年轻的劳伦斯走下了楼,首先感受到的是壁炉里熊熊大火燃耗出来的热量是多么让人舒服,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话的来客们,当即就停止了交谈,转过头来看着一脸愁容的劳伦洛克菲勒,大多都报以相同的苦涩笑容后,纷纷各自落座。

“今东的冬天好像特别冷!…,劳伦斯挤出了一丝笑容,接过仆人递上来的一支雪茄,点好之后坐在舒软的单人沙发上,看了看现场若有所思的贵客们,摇了摇头道:“难道你们认为我们熬不过了吗?”10月14日与在大西洋亚速尔群岛以西纽芬兰海盆之上的海域,耗费大量人力物力重建的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与德国海军第一舰队之间爆发了空前海战,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在海战中受伤的战舰也相继重新下水,并且在两个月之内陆续又有不少新战舰服役,可之前海战的惨胜结局,却让美国『政府』高层们心有余孽,这些内幕消息自然瞒不过这些美国社会中最为重要的隐形力量一财团。

洛克菲勒财团、摩根财团、波士顿财团、梅隆财团、克利夫兰财团、芝加哥财团等等,以及其他金融家族和个人,他们掌握着美国大部分的工业实力和金融实力,拥有不小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豪赌第一次世界大战获胜的他们虽然经过一定的波折,但最终还是盈利颇丰,而这一次世界大战,在强势而又疯狂的法西斯面前,财团寡头们没有丝毫的影响力,反倒是被纳粹反复迫害,欧洲的犹太人几乎都要被杀绝了,什么阴谋、什么手段,在纳粹德国肆无忌惮的劫掠与种族屠杀面前都他娘的是扯淡。

由此一来,连同罗斯切尔德家族都不得不将家族的影响力龟缩在美国本土之内,而美利坚看似很大的一个国家,却因为各种势力太多而显得相当臃肿,除了像洛克菲勒、摩根等很早就拥有不弱实力的财团和家族之外,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移民后裔,也都存在各自的利益团体,就像意大利人有黑手党、华人有亚美集团一样。

说实话,此时此刻烤着壁炉熊熊大火温暖身心的劳伦洛克菲勒、保罗,沃伯格、尤个梅耶、本杰明,斯特朗、艾德罗斯切尔德等等关系悠远的利益团体代表们,他们所结成的团体已经在美国可谓是根深蒂固,因而他们已经以美国人自居,而被他们总是冠以外来者的其他利益团体,自然而然始终扮演着敌人或竟争对手的角『色』,就好像始终游离在他们合作与竞争争边沿的亚美集团一样,到现在为止,劳伦斯等人都不知道亚美集团到底是美国的企业,还是共和国的。

毫无疑问,已经在美国汽车产业称雄三十余载的亚美集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似乎不属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因为如果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亚美集团的市场是全世界、生产也并不局限在美国,作为一个国际大企业而存在的亚美集团也曾一度让老洛克菲勒唏嘘不已,全球生产、全球销售的气概和规模都不可谓不吓人,想一想这家集团每年会向全世界销售上千万辆的汽车,这都足以让任同商人感到心跳加速。

亚美集团在〖中〗国研发并制造关键技术部件、在〖日〗本和东南亚部分地区制造部分部件、在美国也有一定生产任务,从任何角度分析,亚美集团都是作为一个跨国企业的先驱而存在,它只为其股东和消费者负责,从不过问他们的股东是谁、消费者是谁,这种〖自〗由赋予了亚美集团很大的〖自〗由,因而在很多国家,亚美的汽车似乎都会被当地人民当成其国产汽车,而其他共和国的汽车企业也是学得有模有样,俨然就已经几乎控制了整个世界的汽车产业。

所以,不用寡头们多想,他们就知道就算是邀请亚美集团的董事长来参加此次的si密会议,也不会得到任何的结果,以亚美集团为首的众多在美华资企业,根本就不关心美国到底能否赢得战争的胜利,他们只关心自己的营销策略和产品是否符合最大化盈利的现实需求,没人关心美利坚的明天是不是更美好。

商人有商人的准则,商人有商人的规矩,可劳伦斯等人却无力去过问那些〖中〗国人创办的国际大企业是否会和他们保持默契,美国参战已经不是一两天,所有的企业都在日夜不停的为军队生产武器装备或物资,而美军也的确在战场上奋勇作战,在太平洋、在大西洋,都在尽一切努力的扭转战争颓势,争取战争主动权,真要是战争最终落下一个失败的结局,寡头们也相信〖中〗国人不会被伤到半根毫『毛』,届时他们只会龟缩回本土,待世界秩序重新稳定之后,便再次以国际商人的姿态适应新国际秩序之下的全球贸易。

“我们必须要让〖中〗国人明白一点,那就是法西斯主义统治的新世界,不会让我们好过,他们也不会有好日子!”尤个梅耶嘟囔着厚厚的嘴c魂,吐出厚重的一句话,打破了沉寂的氛围。

“不用咱们提醒,〖中〗国人已经看到了危险!”罗斯切尔德吧唧了一口雪茄,仰起脖子徐徐吐『露』,咋的一下绽放笑容,感叹道:“雪茄,还是南美洲的地道,可自大〖中〗国人跑去经营,价格就翻了翻!”

“这有什么,除了违背人道主义和世界各国法律的毒品和违禁品他们不卖,只要能赚钱的他们都能卖,军火、粮食、医『药』、汽车等等,而且,就算是想要在南极拥有一幢别墅,只要你付得起钱,总有一家共和国房地产企业会帮你实现梦想,或许,不止一家!”

斯特朗看了看鼻伦斯,笑了笑。

“虚度光阴,是对上帝的亵渎!”劳伦斯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的看了一眼众人,说道:“其实我非常欣赏〖中〗国人的商业手段,尤其是亚美集团旗下的那家投资公司。”

“亚美风险投资公司,简称亚美风投!”罗斯切尔德『插』嘴说了一下。

“对,就是这家企业,他们是如今全世界胆子最大、盈利能力最强的投资企业,华尔街已经流行开来一句话一但凡亚美风投看上的企业,其股票不涨唯一的可能就是纽交所倒闭了。”劳伦斯将雪茄直接扔进了壁炉,认真的说道:“他们拥有雄厚的资金,拥有大量的投资菁英人才,他们总是无往不利。”

“然而,就在几小时前,亚美风险投资公司结束了最为疯狂的收购行动,他们在两天的时间里,整整投入了十亿美金,放眼全世界,也只有这么一家风险投资公司胆敢如此豪放,因而从这一点,我们不难看出〖中〗国人不仅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他们还已经开始挑选阵营了!”[]大国无疆58

本身就酷爱风险投资的劳伦洛克菲勒曾创造过利用850万美元,在短短三年之之内盈利翻一番的记录,也正是因为这傲人的表现,老洛克菲勒过世之时,才安心将家族庞大的业务交给他来打理,因而他并不喜欢看报纸上那些评论专家的喋喋不休,而是主动去分析金融市场上的华资企业表现。

“为期两天的欧佩克首脑会议这时候也该结束了,此次首脑会议讨论的重点就是欧佩克组织内部的职能调整,同时重点解决的是印度尼西亚违背组织协议,向属于轴心国阵营的〖日〗本出售石油的问题,我相信在共和国强硬的作用下,欧佩克组织会非常严厉的处罚印尼的作为,同时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欧佩克将总部搬迁至上海了。”

“欧佩克作为当今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国际组织,他们强大的影响力就是源自于对国际石油的供应,其严量的增减不仅仅能够影响到国际油价的老势。还能逡使不少国家在战争中处于被动状态,比如说〖日〗本!”劳伦斯说到这里,不用再继续赘述,其他人也都明白此次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到访波斯湾八国,并在此期间出席石油输出国组织的首脑会议在如此关键时期的如此举措自然拥有许多方面的深意。

其一自然是向已经控制地中海东海岸地区的纳粹势力表明态度,共和国和波斯湾国家可以默许他们对巴勒斯坦、约旦、黎巴n『色』n等国家的占领,但要想挺进波斯湾地区,进而控制这一地区的石油资源,共和国肯定是一万个不答应而且国家元首张宇亲自到波斯湾地区“巡游”也就严重的警示纳粹德国和意大利,共和国是绝不会让纳粹染指波斯湾的,除非纳粹德国与意大利想要和共和国与波斯湾八国之间爆发战争。

其二,印度尼西亚的违背组织协议一事严重影响到了欧佩克组织的威信,印尼到底卖了多少石油给〖日〗本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印尼这种签署了组织协议却又不统一行动的作为,让欧佩克组织的其他成员国作何感想,不合群的分子要么被组织踢掉要么就要老老实实的统一绊径。

其三,欧佩克组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算是进入最为艰苦的消耗时期展开会议,他们对于石油资源的控制虽说一定程度上并不影响交战双方,毕竟德国暂时有挪威、美国有其本土和墨西哥,苏联还有自己的秋明油田而且背后还有共和国的大力贸易支持,也就只有〖日〗本这么一个嚣张的岛国,他们拿下的菲律宾每一座油井都被美军在撤离之前破坏,想要恢复油田产能尚且需要时日,更何况他们本身就缺乏这方面的技术和设备,因而欧佩克的会议刚一召开〖日〗本人就像是屁股上着了火一样,发疯似得开始了对澳大利亚本土的进攻,企图在有限的时间里彻底打垮美澳联军。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从美国本土到澳大利亚的海洋运输航程远远超过了从波斯湾到澳大利亚的距离从伊拉克的阿巴丹港口到澳大利亚西部的弗里曼德尔港口,也不过5500海里的距离在〖日〗本海军无力影响印度洋的情况下,我相信这不失为一条极为重要的运输线,美澳联军司令麦克阿瑟将军,肯定会非常乐意通过这条航线,源源不断的得到大量的油料补给!”“所以今年的冬天并不难熬,只要有一条油轮经此航线抵达了澳大利亚,就足以表明以共和国为首的大量第三国家,已经开始在战争态度上,向我们同盟国靠近!”更为老道的梅耶站起身来,耸了耸肩膀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商人是最为善变的,〖中〗国人是否真的靠得住,现在谈还为时太早!”窗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飘起了大雪,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很快将天地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就算是站在别墅庄园的顶部,举目远眺也无法看到纽约城内的光影,苍茫大地间,只剩下了飘『荡』的雪花不断的落下。

而在遥远的波斯湾,时间上要比美国纽约时间快上口个小时的巴林首都麦纳麦,为期两天的石油输出国组织首脑会议已经闭幕多时,睡醒的张宇打开了床头灯,看了看时间才凌晨五点,昨晚早早就ang睡觉的他不知不觉比以往提前了一个小时醒来。

看着还在熟睡中的老伴,张宇将床头灯的灯光调暗,坐了起来并将枕头搁在背部,软和一些。

尽管张宇小心翼集但轻微的动作还是让黎晓冉醒来,看着睡不着的张宇,也坐了起来握着老伴的手,柔声问道:“怎么了?”“没什么,你继续睡,我坐会儿就行!”张宇凑过头去,亲wen了一下黎晓冉的额头,结婚这么多年来,他每天都会在醒来之时亲wen一下妻子的额头,没有任何一种语言能够形容这种美好的感觉,如今的两人都已经不再有当年的青春浪漫,爱情在婚姻生活中渐渐成为了平淡中的幸福。

看着重新睡下的妻子,昔日那张白n『色』n的脸蛋已经不复圆润,岁月的消逝开始无情的留下皱纹这一痕迹,张宇突然觉得自己老了,真的老了,就好想静静的守候在妻子的身旁,守护生平中最大的幸福,直到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老婆,我爱你!”张宇俯下身来,深情的wen了一下黎晓冉的脸,这一刻他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自己是那么的年轻,而如今真的老了吗?

重新坐直,张宇闭上眼,开始陷入了深思,他仿佛已经听到了命运的钟声在一声声清脆的鸣响。

12月13日上午,短暂的飞行后,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乘坐的公务机便成功降落在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机场,开始了对阿联酋为期两天的正式国事访问,直到18日结束对阿曼的国事访问,张宇才乘坐专机返回共和国首都北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