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九章 军事观察团

第五十九章 军事观察团

经过漫长的飞行,庞大的客机稳稳的降落在了夜『色』朦朐中的巴格达国际机场跑道上,五分钟之后,或背娄提着行李的十几名身着军装的军人就坐上了前来接机的军车。

“这里就是伊拉克?”曲炳良看着悍马车窗外飞逝而过的城市风景,发自肺腑的感叹道城市的夜景非常美,教堂、路灯、车流,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独具一格。

“队长,你真是第一次来波斯湾?”担任翻泽的王亮少尉笑着问道。

“是啊,这还真是第一次!”曲炳良丝毫没有长途飞行之后的疲惫感,满心只有一种初到陌生地域的惊奇感,收回眺望城市的目光,曲炳良自言自语道:“比起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我好像更喜欢伊拉克的巴格达!”负责驾驶武装悍马的是一名伊拉克陆军士兵,他听不懂两人之间在谈些什么,不过他非常清楚的记得长官的命令,那就是要稳稳的驾驶悍马,让不远万里从共和国赶来的军事观察团平安抵达临时下榻的酒店,其他驾驶员也都得到了相同的命令。

一辆辆闪烁着应急灯的悍马威风凛凛的行驶在笔直的机场高速公路上,入夜的巴格达温度骤降,关上车窗倒并不觉得冷,由曲炳良中校带队的共和国赴波斯湾军事观察团一行,大部分军官都来自于共和国国防部,另外还有部分军官来自一线部队,此次前来自然而然是“考察”纳粹德国和意大利占领巴勒斯坦、约旦、叙利亚之后,带给与其势力区接壤的伊朗、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三个国家所面临的军事威胁到底有多么的严重。[]大国无疆59

军事观察团的到来,无疑是继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访问波斯湾八国之后最有实质『性』意义的举措,法西斯德国和意大利自占领埃及之后,要不是苏伊士运河的“隔断”可以说隆美尔率领的德意联军已经直接打通了整个北非与土耳其之间的陆上联系,隆美尔的军队很有可能从巴勒斯坦和约旦北上,经叙利亚后开赴到土耳其以东地域待命,届时再北上则可以进攻苏联的大高加索地区,和苏德战场上的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形成策应之势。

可如此以来,波斯湾地区的国家可都在虎视眈眈的纳粹铁蹄之下,尤其是伊拉克和伊朗两个和土耳其接壤的国家,一旦德国和意大利陈兵土耳其东部地区,无论是否是为苏联之战而准备,对于两伊而言,也是绝对的强大军事威胁。

这时候的波斯湾局势,就好像两个烧杀抢劫发家的匪徒,已经站在了自家菜园子外面,即使这两个无恶不作的匪徒要准备打劫的是自家牢居,可c魂亡齿寒的道理不可谓不懂,共和国如果不能照看好波斯湾地区的这帮小弟,那么共和国也就没有必要再去争夺世界话语权了。

因而不管德国和意大利是否会更进一步,共和国都务必做出强硬表示,国家〖主〗席张宇的挨个国事访问,只不过是要让波斯湾八大国吃下一颗颗定心丸,真正能够消除他们心中顾虑的,还是要亮出拳头,否则再漂亮的话、再风光的表现,也一支军队的到来,而在此之前,显然需要让德国和意大利方面,以及波斯湾八大国,都有一个良好的缓冲时间,或者说是适应过程,不至于让未来的惊变来得太过于突兀,因而共和国派出了一支军事观察团。

所以,曲炳良临行之前不用上司交代,就已经知道自己所率领的这支军事观察团一定要在波斯湾地区“嚣张”一点,这个“嚣张”可并不是要对波斯湾八大国嚣张跋扈,而是要对纳粹德国和意大利表现出应有的强硬,要让这八个小弟看到共和国这个老大哥庇护他们的信心和能耐,总而言之,曲炳良无论如何也要惹出一身sao,否则共和国怎么可能有加派兵力进入波斯湾的理由呢?

有些事情,不能想得太多,经过印尼雅加达海军基地一事之后,曲炳良就个人角度而言,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好的教育,整个事件让他变得更加成熟,或者是更加功利『性』,军人也是人,八亿炎黄儿女含辛茹苦培养出来的子弟兵,如果只吃兵粮不干兵事儿,这显然于情于理都不合天理,所以经过那次事件之后,曲炳良就更加觉得,作为一个〖中〗国军人,应该首先看到的是〖中〗国二字。

夜『色』很美,繁华的光影装点着巴格达这座城市,让行驶在道路上的军车也都显得有些金碧辉煌,看着城市宽阔道路两侧的建筑,曲炳良不得不由衷的感叹“卖石油,真他娘的赚钱!”一路无话,车队就驶入了一个毗邻共和国驻伊拉克王国巴格达总领事馆的酒店后院,之前就已经谈妥一切的酒店方面非常认真的接待了来自祖国的军人,当酒店后院沉重的铁大门关上的时候,曲炳良这才打量这后院,原来是酒店的一个小型货运场,停放了不少货车,其中还有两辆皮卡车上堆满了蔬菜和瓜果。

“首长好,我是总领事馆武官吴洋!”一个响亮的声音拉回了曲炳良的思绪,转过身一看,曲炳良看到了曾出现在资料上的吴洋,出国前他就看过吴洋的资料,巴格达总领事馆武官,此次军事观察团在伊拉克的活动安排都是由他负责,令曲炳良记忆深刻的是,这吴洋少校为了更好在伊拉克展开工作,不仅学会了伊拉克王国通用的阿拉伯语,还学会了库尔德语和波斯语,曲炳良看得出,吴洋是个好学习的军人,办事不仅认真务实而且极为讲究效率。

不多话,曲炳良当即还了一个军礼,其他还在院子里整理行装的军官也都看到了吴洋,而曲炳良干咳一声后,不用任何人下达命令,所有人立马整队成列,16名军衔最低也是少尉的这群〖中〗国军人,当即就让院子里几个抽烟休息的厨师眼前一亮,隔着千山万水来到伊拉克当厨师,就算是在国内,也难以看到这么多的军官,其平竟然还有中校。

“报告队长,军事观察团先遣队应到16人,已到16人,请指示!”

担负翻绎任务的王亮当即出列敬礼报告道。

“稍息!”曲炳良回礼,随即侧目看子吴洋一眼,言下之意自然不用多娄会意的吴洋也不遑多让,走上前来立正敬礼后,中气十足的说道:“我是总领事馆武官吴洋少校,接下来先遣队的活动安排将由我负责联络,具体活动安排将由你们的队长曲炳良中校负责!”言毕之后,吴洋撤身回位,而曲炳良自然上前命令立正,随即全队口人就在吴洋的带领下排成一列齐步进入酒店,这家华资酒店毗邻总领事馆,其总经理也是一个古道热肠之人,酒店内也不乏华人员工,所以将军事观察团暂时安排在这酒店入住自然没什么问题,仅仅一晚而已。

待队员都回到各自房间之后,曲炳良这才和吴洋来到了自己的卧室,坐了好几个小时飞机的曲炳良已经显得有些劳累,所以吴洋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将明天上午会首先与大使见面,接下来会与伊拉克国防部方面有些接触,晚上先遣队就会直接开入巴格达市郊的一个军营,而明天从共和国阿巴斯军事基地赶赴过来的一支海军陆战队所组成的观察团护卫队,也将在军事基地与之汇合。

“12月25日,也就是西方圣诞节这一天,观察团将正式开赴边境开始任务!”临行之前曲炳良被吴洋告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堂堂〖中〗国人,并没有那个必要去思付该怎么过什么圣诞节,但曲炳良隐隐觉得圣诞节这一天对某些人而言似乎意义不同寻常,因而在脑海里还回『荡』起吴洋临行前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手里已经拿起了观察团的名单研究起来。

军事观察团是两两组合,共和国方面是以国防部的名义派出了一支观察队,又安排了一支常驻在伊朗王国阿巴斯海军基地的海军陆战队作为护卫队,而伊拉克方面也安排了自己的观察队伍和护卫力量,一行人加起来人数将近两百。

名单并不能说明什么,睡意上脑的曲炳良很快就将资料放好,洗漱之后便ang休息了,再大的事儿也是明天的任务,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次日清晨,在等待大使到来之前,不想在这样一个简单任务里犯下错误的曲炳良,召集了所有人在酒店的一个商务会议室里召开会议,虽说从国内动身之前,大大小小的会议就开过很多次,所有人连同曲炳良在内还参加过一个集中培训,由一名在共和国首都民族大学任教的穆斯林宗教研究专家授课,以便让曲炳良等人到了波斯湾地区之后,不要做出穆斯林宗教禁忌的行为出来。

共和国与波斯湾地区的国家关系建立并不太长,和伊朗王国之间也不到三年,但『政府』间和人民间的关系可谓是飞速发展,双边贸易更是节节攀升,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每年都有许多〖中〗国人赴波斯湾投资、经商、旅游等,而也同样有许多波斯湾地区的人民赴共和国经商、留学等,共和国是一个宗教〖自〗由国家,饮食、文化等方面禁忌都比较少,而波斯湾几乎都是穆斯林国家,而且还分派别,因而就有许多的禁忌需要注意。

《古兰经》规定穆斯林忌食猪肉、动物血『液』等等一切非诵安拉之名宰杀的动物,酗酒更是极为凶恶的犯罪,因为饮酒也是犯忌讳的,在波斯湾的华人要么只能喝啤酒,要么就只能喝茶,外出之时,女士尽量不身着无袖、超短裙或透明的衣物,男士避免穿背心和短ku,因而在波斯湾地区贩卖时装和贩卖酒水,风险甚大而且利润微薄。[]大国无疆59

至于其他方面的禁忌,不得给穆斯林『妇』女拍照算是极为让人不理解的一条,可却又是不得不认真注意的一条,在这次会议上曲炳良让所有队员都温习了一遍所有的忌讳,至于从阿巴斯海军基地赶赴而来的那支海军陆战队,曲炳良相信已经在伊朗这么一个穆斯林国家驻扎一定时间的他们,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教导他们要注意什么禁忌。

被王亮等人总结为“低调做人”的穆斯林禁忌温习会议很快就因为共和国驻伊拉克大使的到来而结束,正所谓军事乃政治的延续,军事观察团的到来也就是共和国在波斯湾政治〖运〗动之后的产物之一,伊拉克王国费萨尔二世国王非常。还不是让优势之敌压着打呗!”安思华苦笑说。

“那就撤下来吧,看来早撤完撤都是要撤的,先把部队收拢到葫芦岛要塞,凭着海军舰炮和坚固工事总能坚持下去的。”罗耀国叹了口气,似乎对蒋介石的西安之行没有一点信心。反正他是怎么也想不出中g有什么理由允许国民党的物资过境,这种事情怎么看都像是自掘坟墓中g的领导人们又不是傻瓜。

“辅文,如果咱们从辽西山区撤下来,只怕西安那边的交涉会更加困难了。”刘斐这是忧心忡忡『插』话道:“我们如果放弃了辽西山区就会给外界我们被日军打败的印象,苏联和中g方面只会更加强硬,绝不会再做让步的。”

罗耀国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这个西安谈判是没有一丝成功的可能『性』我们不要再抱有幻想了,马上撤退。只要有葫芦岛这个要塞在手里,咱们肯定能赢得最后的胜利。”

“那秦皇岛和山海关的兵撤不撤?”安思华又问。

罗耀国稍一思索就拍了板:“撤!都撤了,把兵力集中到兴城和葫芦岛一线,守住塔山防线和要塞北防线就可以了,大不了等港口修复了再打回来。”听到罗耀国说“打回来、”刘斐的眉头微微拧了一下,转瞬就恢复如初了:“辅帅,那苏联会不会也趁机加入进来?他们可在抗联的北边,如果他们和〖日〗本联手只怕王仲义和陈诚他们要腹背受敌了!”

“大不了退往门g古〖主〗席团会议已经决定要让陈辞修的抗联三军团派一个军进驻门耀国笑了笑道:“门g古只怕免不了一番争战杀伐了。”

“现在就调一个军进入门g古!”刘斐惊呼一声:“那样哈尔滨怎么办?真的扔给〖日〗本人吗?”

“看起来只能暂时这糕了。”罗耀国无所谓的一摆手:“暂时丢点地盘不是关键,关键是渤海湾已经在我们手中了!等到葫芦岛港口和机场修复,我们就可以转守为攻了。”他想了下道:“北满的事情就交给王仲义去考虑吧,我们只管调一个军进门g古,就掉杜聿明的军去,让孙立人也一块儿去,给杜聿明当副手吧。其他不管了,也管不了,让他们〖自〗由发挥。”三人讨论了一会儿,刘斐又拿来了一份军用地图摊开在桌子上面,用红蓝铃笔勾画了一番,将经过调整后的东北战区最新布局呈现在了地图之上。罗耀国凑过来看了看,指着吉林省东部的一片标记着中g

党徽的区域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中g的游击区吗?”

安思华苦笑一下:“是啊,他们是张国焘和叶挺领导的红军,最近得到了苏联的援助,发展的很不错,占据了吉林东部靠近苏联的一块地盘,大约有一两万人的样子。”说到这里安思华向前倾倾身子:“前一段时间和黑龙江的抗联二军团的部队为了争夺东宁打了一架好像吃了点亏。”

“什么!他们和抗联二军团打起来了!不对呀,东宁县不是黑龙江省的地盘吗?〖日〗本人好像没有去吧?”罗耀国狠吃了一惊,在前世里他就听说过不少关于敌后摩擦的事情,没想到竟然给自己遇上了!

“中g方面说驻守在那里的抗联二军团部队是消极抗日他们是专打不抗日的部队!所以就打起来了,结果惹『毛』了你那个结拜大哥派了了沈星夜指挥一个师去增援”安思华叹口气:“这个叫什么事儿?敌后抗日……结果自己人打起来了!”罗耀国明白了,原来是两拨人在那里抢地盘,这种事情只要不统一军政,就难免会发生的,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估计等王自省的主力放弃哈尔滨以后,情况还会更加严重的。

他想了想说:“这种事情也都交给王自省处理,咱们也别管,他既然要当这个一方霸主,那就不能事事都靠咱们出头。”

“辅帅,这事尼咱们要是不管,日后只怕麻烦更大。”刘斐皱了下眉,『插』话道:“黑龙江和吉林省东部地区都紧靠苏联远东地区,如果日寇北上夺取了黑龙江,把仲义将军的人马逐到大兴安岭一带,只怕中g会利用这个机会发展壮大。”被刘斐一提醒,罗耀国叹息一声,摇摇头:“娄也知道这是个麻烦,不过这事又能怎么样呢?东北就是这个地形,而且苏联也不会放弃对中g的支持。”安思华凝视了一会儿地图,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辅文,如果东北问题上两党不能达成最终协议的话,只怕全面内战就要从这里开始了。”他想了下又道:“在关内开战我们或许占据优势,可是在东北打就难说了。”

罗耀国苦笑:“所以他们是不会借道的,咱们只能做坏的打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