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一章 第107边检站

第六十一章 第107边检站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军事观察团一行来伊拉克107号边境站的一路上,曲炳良总算是见识到了西亚的沙漠和国内的沙漠到底有何不同,由于波斯湾地区更加靠近赤道,因而在曲炳良看来,最大的不同就是十二月末的伊拉克西部荒漠地区,白天依然热力十足。

宽阔的水泥马路笔直的通向西部边境,大卖石油的波斯湾国家任何一个都与共和国之间经贸关系匪浅,因而这波斯湾八大国也学共和国“要想富,先修路”地广人稀用不着修建昂贵的高等级公路,但让水泥公路四通八达还是不在话下的,尤其是伊拉克和与昔日的约旦之间本身就有着比较不错的边境贸易。

公路很宽很平,军事观察团所乘坐的奔驰空调大巴里更是宜人如春,而担负军事观察团保卫任务的两个机步排,分别隶属于伊拉克王国皇家卫队和共和国海军陆战队,走在前面的自然是共和国海军陆战队的那个机步排,而伊拉克的则担负押尾工作,浩浩『荡』『荡』的一支车队相当壮观。

辆辆沙漠『迷』彩涂装的武装悍马和轮式步兵战车,以及底盘厚实连车窗玻璃都是防弹的奔驰大巴,自驶出费卢杰之后一路西去,五百余公里的路程不到九个小时就可以跑完,而这一路上曲炳良都坐在车窗前,戴着黑『色』的太阳眼镜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大国无疆61

一望无垠的荒漠上,毗邻双向四车道水泥公路的还有不少杂草堆,以及大大小小凌『乱』的『乱』石,而举目远望,随着视线的拉长,细细的黄沙开始无边无际的堆砌成了一道道沙丘,坐在座椅上仰头着脖子望去,根本看不到那黄沙到底蔓延到什么地方,倒是路上不时预见骆骆队,在汽车已经普遍使用的时代里,伊拉克王国境内依然还有不少骆骆队,它们的存在更大意义上在于为游客提供观光服务。

曲炳良一路上也曾想过,要是自己能坐在一头骆骆上,吹着猎猎沙风,看着无边无际的沙海,狂野的心也会变得安分许多,可如今自己不能下车,奔驰大巴不快不慢的跟在一辆轮式步战车的后面,整整有两个机步排的兵力护送着这支军事观察团,自己还有更为重要的使命。

时近中午,车队终于在一片绿洲畔停了下来,两辆奔驰大巴车上的观察员们并未被允许立刻下车,担负开路先锋的陆战队机步排装备有三武装悍马和两辆轮式步兵战车,因而在停车之后,一辆轮式步战车和一辆悍马便驶下了公路,在车队的侧翼展开了防御态势之后,车上的共和国陆战队士兵下车持枪警戒,担负为车队押尾的那个伊拉克机步排也照样布置好了防御。

“牛班长,让头车前出五十米,再安排两个人疏导交通,所有车辆减速通过这一路段!”隶属于共和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的贺勇少尉排长果断的下达了命令,此次的任务可谓是非常特殊,越是靠近伊拉克西部边境线,他就得越小心起来,毕竟此时此刻距离边境已经不足3个小时的车程。

武装悍马底盘高、车体宽,而且非常皮实,在车顶上伸出了老长一根天线的这辆悍马也就是贺勇的临时指挥车,将通话器挂上后,贺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这才打开悍马车门,站在有些滚烫的水泥公路上,有沙漠作战靴保护,丝毫不觉得发烫,但穿着厚厚的『迷』彩作战服还穿戴着战术防护背心等,在这中午时分暴晒在太阳之下,还是很热的。

整个机步排昨天才从伊朗王国的阿巴斯海军基地“整体搬迁”到了伊拉克来,所有重装备连同物资在内,被一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就给搞定了,也幸亏如此,否则贺勇就不得不去使唤那些伊拉克军队装备的悍马和步战车了,武器装备,还是自家的好使。

收到命令的牛班长已经让车队队首的武装悍马前出了五十米,远远的贺勇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后背『露』在了由钢板焊接而成的顶部『射』击口,对每一个兄弟都知根知底的贺勇一看就知道是山西老乡在摆弄着架设在悍马车顶上的米重机枪,这家伙后坐力忒大,不过『射』速快、火力猛、

杀伤力极强,真要是有不长眼的东西敢『乱』窜,非得打成筛子不可。

而在头车的悍马后,一辆6乘6轮式步战车的后舱门已经打开,顶部的重机枪也似乎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开火,至于搭乘步战车的10名陆战队士兵,已经以步战车为核心警戒起来,驶下公路的悍马和步战车也都保持着戒备状态,临时休息仓促布置,也只能如此了。

贺勇转过身对奔驰大巴的司机打出了一个手势,会意的司机摁下了奔驰大巴车门的开关按扭,另外一辆大巴也开启了车门,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观察员们终于可以下车活动活动,不过由于是在野外,所以午饭也就只有自行解决,每一个人出发前都带有野战口粮的。

“好久没有坐过这么长的长途车了!”曲炳良下车之后,首先便是伸了个懒腰,随即才感觉到午日的阳光还是有些晒人的。

“我也是,整天在国防部呆着,都快发霉了,出来晒晒也是好事儿!”翻泽官王亮说着,领首示意了一下一旁的曲炳良,一身共和国海军陆战队标准沙漠作战装备的贺勇已经走上前来了。

看到贺勇上前来大有要立正敬礼外加请示的姿态,曲炳良赶紧说道:“不用那么拘礼,咱们下车活动活动就走!”虽然不同一个序列,贺勇起码的东西还是知道的,即使自己是海军陆战队一个不起眼的排长,对面站着的是来自国防部的中校,光是军衔和年龄上就差了一大截,所以他还是敬了军礼,这才语气正常的说道:“这里是绿洲,环境比沙漠里好许多,暂时休整之后,我们再上路!”车队临时休息,虽然中伊关系不错,但这个时候双方明显是各自聚成一团,更何况两国的饮食文化存在很大的差异,双方也并不好邀请对方一起进餐。穆斯林可不愿意吃猪肉,而贺勇等人手里的许多自加热食品。却要么是含有猪肉,要么就有猪油等,因面为了避免尴尬,所以双方打了招呼之后,便各自聚在一起用餐了。

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一片荒漠中的绿洲中不难存活一些有着“阿拉伯母亲”之称的椰枣树,正如有“阿拉伯父亲”美誉的石油一样,属于棕榈科又名海枣树的椰枣树,具有耐旱、耐碱、耐热而又喜欢『潮』湿的特点,它们主要生长在中东地区及北非的沙漠地带,因而在中东,椰枣便是最为重要的农副特产,其果肉香甜,营养丰富,既可作粮食与果品,又是制糖和酿酒的重要原料。

椰枣树也是春花秋实,而在这12月的下旬,繁忙的公路横穿绿洲而过,往来的车辆车主免不了会在秋季将果实采摘,所以曲炳良等人自然是看不到果实的,不过在城市里就充当绿化树木主力军的椰枣树,在这片难得的绿洲里,寥寥几棵却依然是枝叶繁茂、郁郁葱葱,曲炳良等人便坐在一张张小马扎上,享受着这椰枣树带来的树荫凉快,一边努力消绞着手中的食物和一旁搁着的矿泉水。

都说野战口粮不宜多吃,虽然口味众多,但胜不住味道不如人意,但对于之前不久还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担当总领事馆武官的曲炳良而言,难得吃上一次的野战口粮貌似味道还不错,风卷残云的消灭掉之后,曲炳良这才收拾起包装袋和喝光的矿泉水瓶,站起身来打量四周的风景,沙漠中的绿洲郁郁葱葱,仿若世外桃源一般,偶尔从路上驶过的车辆,曲炳良都能明显感觉到车上的乘客包括司机在内,都对这群临时在这绿洲中小憩的军人侧目,尤其是那一辆辆分外惹人眼球的军车。

闲来也无事,机步排已经轮换着吃饭,曲炳良亦步亦趋跟着两名士兵走上了公路,这才问道:“上等兵,你是哪儿人啊l“首长,你是问俺吗?”伴随着说话声,一张憨厚的笑脸绽放在了曲炳良眼前。

话“废话,你难道不是上等兵?”曲炳良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人,一个是上等兵而另一个则是是士官,士官估计是个班长,全副武装之下两人都显得非常壮实,很有一种大兵的味道。

“俺是山东青州人,名叫郝冬,这位是俺的牛班长,牛长青,正儿八经的重庆山!”郝冬爽朗的介绍道。[]大国无疆61

曲炳良笑了笑,继续走在公路上,侧头看着身旁这两个个头差不多的海军陆战队士兵,戴着轻量化防护头秩穿着沙漠作战服而且还穿挂着战术防护背心,腰间的武装带后面,还挂着水壶、急救包等,右t腿t腿部还都有手枪,手中分别拿着自动突击步枪和冲锋枪,而且身体壮实许多的郝冬手中的突击步枪,还挂有榴弹发『射』器,枪口向下的端着,却非常轻巧。

“平时你们在沙漠里训练,都会戴着防风镜和战术手套吗?”曲炳良问了一个比们白的问题。

“防风镜会戴上!”牛长青笑了笑,直接敲击了一下自己的有『色』防风镜,说风:“咱们野外驻训风尘很大,一阵强风吹过,沙石『乱』飞,这防风镜一来可以保护自己的眼睛,二来也可以隔离紫牡戋,更加利于沙漠环境下的稳定『射』击。…,

“当然,对破溅的弹片是否有防弹效果,这我就不清楚了,咱们还没经历过实战呢!”是牛长青说的是大实话,海军陆战队的装备的确和陆军之间没什么两样,而且由于海军陆战队有常年驻守海外的机会,陆战数的装备更新换代频率以及服役津贴还更高,可真正论起实战经验,还是要数陆军的几个集团军更为老辣,但陆战队也并不菜,琉球群岛战役也是有海军陆战队参与的,只不过牛长青和郝冬入伍时间太短,没赶上而已。

又走了几步,快走到顶在车队最前沿的悍马车后了,曲炳良这才问道:“车队再往前走不到三个小时,就能抵达伊拉克和前约旦的边境,如今纳粹德国和意大利已经将巴勒斯坦和约旦占领,那里指不定正战火弥漫,咱们有可能与不知名的武装势力意外交火,会害怕吗?”“害怕?自打咱们加入海军陆战队以来“害怕,和“投降,两个词就从字典里消失了!”牛长青笑着说道,扭头看了看路旁椰枣树下乘凉中的排长,正和观察团的翻泽聊着什么,并未注意他们这边,这才说道:“不怕首长笑话,都说德国陆军什么天下无敌,咱们〖中〗国军人也不是孬种,所以咱们早就憋着一股子气,非得要在战场上和德国佬较量较量,看看谁他娘的才是陆战之王!”“可你们是海军陆战队?”曲炳良大笑着说道,尴尬了了一下的牛长青也立马笑了出来,补充道:“那都一样,陆战队都能把德国人给打趴下,陆军老大哥还岂能是个怂样?”说完,三人都相视而笑,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是如此火热,作为职业军人的他们哪个不想着立功建业,自中日之间的那几场大战之后,共和国也该是时候干上一仗了,保卫国家和人民,那是国〖民〗警备队的使命,军队乃是为国家利益服务,共和国的国家利益已经不断趋于向全球扩张,那么军队也应该征战四方,而不是守在家里天天念叨着“防御『性』国防战略…,。

三人也不多聊了,持枪警戒的郝冬和牛长青两人也当即收起了笑容,将自己那满腔的热情都隐藏在了茶『色』的防风镜后,只『露』出一张张冰冷坚毅的脸,在烈烈阳光之下,威武的站在悍马车前,看着过往的车辆一言不发。

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过得非常快,简单检查了车辆和加注油料、冷却水等之后,车队便重新开拔上路了,顶在车队最前面的武装悍马车上,终于轮到郝冬还担负戒备任务,将自动突击步枪交给班长后,他便钻出了车顶的『射』击窗,哗啦的检查了一下重机枪后,便依靠在装甲防护钢板上,将重机枪枪口朝向天空,在不断奔行向前的悍马车作用下,隔着防风镜迎着呼呼热风,感受看沙漠里狂奔的野『性』气息。

笔直的公路将沙漠切成了两半,拉成一条长线的车队高速前进着,郝冬非常满意的感受着,飞驰的悍马在碧空蓝天之下的公路上狂奔,看着无垠的沙漠以及偶尔迎面驶过的汽车,郝冬越发觉得自己就应该生在沙漠、长在荒野,山东的家乡是不错,但却没有让他如痴如醉的狂野。

“娘的,这时候要是来点儿重金属摇滚乐,那才叫霸道!”郝冬非常遗憾,在阿巴斯海军基地驻扎期间,外出演习训练归来,所有人都愿意一路上播放着疯狂的音乐,在刺耳而又热血的节奏中,让悍马或者步兵战车一路上疯狂奔行,那种试图挣脱大自然舒服的狂野总能够让人心满意足,可如今重任在肩,音乐就算了吧。

一路西行,军事观察团的车队终于在下午3点整抵达了伊拉克王国四号边境检查站,由于这里距离边境线已经只有一公里,隔着老远就能够看到边境线上那高耸的一道铁丝网如同一道隔离线一样,将约旦和伊拉克王国之间隔离开来,可惜的是,如今约旦不在了,纳粹军队又是刚,

刚占领死海周边地区不久,所以毫无秩序可言,因而边境检查站的伊拉克军队不得不分外警惕。

人,非常多的人,映入都冬视野里的是拥堵的公路,各种各样的汽车像是集体趴窝一样在隔离网的那一边拥堵在了一起,而边境线上那仅仅可供两辆汽车通过的“闹门”却像是关闭了一样,定睛一看,郝冬才发现,其实检查站并未关闭,只不过由于试图逃离约旦的难民太多,而检查站的海关人员有限,所以较慢的过关速度便造成了许多人拥堵在了一起。

喧闹的人群、各种各样的呼喊,那些裹着面纱的阿拉伯女人都看不到表情,可从她们的动作中,郝冬不难看出许多人很是急切,尤其是那些抱着孩子的,而且由于部冬的阿拉伯语的确水平有限因而不能听懂这些人在嚎叫个啥。

车队停了,停在了距离边境检查站还有两百米,公路一侧的沙砾地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荒芜,简直就是天然的停车场,而这样一支特殊的车队来到边境检查站,倒是暂时让钢丝隔离网那边的拥堵人群顿时哑了下来,『露』着上半身,而且还『操』作着车载重机枪的郝冬当即就感觉到有许多人正打量着这支车队还有很多目光是看在他身上的,有期待、有茫然等等。

驻守在这个边境检查站的伊拉克陆军的上尉连长提前两个小时就接到了上峰的电话,让他妥善安置军事观察团,却并未要求他的步兵连要提供安全保护或者其他什么的,这位连长估计这支中伊两军众多高级军官组成的军事观察团到此也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所以叮嘱边检口的士兵加倍认真后,便带着两个人前来迎接。

如何和边检站的驻军打交道这并不是共和国方面需要过问的,随行而来的伊拉克国防部的军官们刚一『露』面就让前来迎接的那连长和两位士兵赶紧挺胸收腹立正敬礼,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失通之后,旁听的翻泽官王亮这才告知曲炳良,连长称近日涌入边检站的难民已经越来越多,他们的部队无法为观察团提供周到的安全保卫工作,不过宿营地和相关物资等却绝对能够满足。

说了一大通王亮自然也翻译了许多,深知军事观察团来头不小的伊军步兵连连长显然需要说清楚利害关系,曲炳良刚刚也看了一下,这个边境检查站外已经有不少难民拥堵在了一起,人车鼎沸间指不定就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一个步兵连守在这里估计已经是捉襟见肘,要让他们为观察团提供安全保护工作,曲炳良也并不放心,还是信仁共和国海军陆战队为妙。

那位步兵连上尉连长倒也牛气,交代清楚之后安排了两个人给军事观察团安排食宿之后,便大喇喇的回到了他的工作岗位上,那道边境线的另外一边,已经是相当热闹了。

“这里距离耶路撤冷不到400公里驾车五六个小时就能赶到这里!”王亮指了指那些难民说道:“刚刚那个上尉连长还说道,据难民透『露』自前天起,在加沙地区的纳粹德军就开始大规模的逮捕犹太人,耶路撤冷城外已经建起了两座集中营,德军已经关押了将近二十万犹太人,而阿拉伯人和在当地经商的华人,却被允许可以自行离开!”王亮刚一说完,曲炳良就变了脸『色』,共和国每年外出经商的人非常多,连撤哈拉大沙漠都有商人敢去闯,就更别提本身就商业氛围浓厚的中东地区了,这些在纳粹铁蹄之下的华商到底现状如何,曲炳良觉得有些头大。

“贺排长!”曲炳良喊了一声,正安排着巡逻警戒事宜的贺勇当即就小跑了过来,还没来得及立正敬礼,就被曲炳良一把抓住,大声的命令道:“你立刻安排两个人,和我们的翻绎官王亮一起,去边检站看看,找个华人华侨过来了解一下情况,另外向边检站方面索要华人出入境资料,我需要大体的知道,现在有多少同胞还滞留在战区内!”“没问题!”贺勇敬礼后,当即就转身小跑离去,没过一会儿,荷枪实弹的郝冬牛长青便出现在了王亮的面前,看到曲炳良后,两人皆是一笑,而被曲炳良交代了一番的王亮也当即在两人的左右保护下,向着边检站挤去。

“娘的,要是能深入战区看看就完美了!”看着远去的王亮三人,曲炳良感叹了一声后,便向伊拉克国防部的那帮观察员走去,他需要和伊方商量一下,如果军事观察团只能隔着钢丝网眺望巴勒斯坦地区,那么显然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而安排无人侦察机深入战区内进行空中侦查,这还得与后方联系一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