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二章 在中东

第六十二章 在中东

“报告!”

“进来!”

正在看着手中文件资料的曲炳良抬起头来,正好看到王亮带着两个平民走进帐篷来,紧跟在后的是全副武装的郝冬和牛长青,搁下东西,曲炳良当即就站了起来,离开锅合金所制的野战行军办公桌,来到两个穿着阿拉伯人服饰的平民面前,在两人还一脸木讷间,便亲怕的握手起来。

“两位同胞别怕,我们是共和国特派至伊拉克的军事观察团,看见营地〖中〗央飘扬的国旗了吗?”曲炳良笑了笑,但却侧头瞪了王亮一眼,微怒的说道:“还不给同胞端两杯水来?再找两把椅子过来!”

闻言,王亮拔脚就走,而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任务的郝冬和牛长青两人便作势要离奔。[]大国无疆62

“牛班长,一会儿让你们贺排长来一下,我有事安排!”正说着,手脚麻利的王亮就走进了帐篷,左手拎着两瓶矿泉水,而右手则提着两个马扎。

曲炳良也不多说什么,迎了上去把两瓶矿泉水接过来,给两位同胞一人一瓶,一旁的王亮摆好了马扎后,曲炳良也给自己弄来一张马扎,三人便就这么干脆利落的坐下。

“长官,这”施林有些尴尬,他还真没想过在远离祖国的中东地区,也能有这么一个奇遇,而一旁的兄弟施英也是有些局促。

“喝吧,没事儿!”曲炳良微微笑了笑,看到施林两人扭开了瓶盖开始畅饮起来,这才安心的说道:“我们找你们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巴勒斯坦地区的一些情况,希望你们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咕噜噜的喝完大半瓶矿泉水,施林两兄弟那嘶哑的喉咙这才好受了一些,他们昨天傍晚就在边境检查站外排队了,拥堵了将近十多个小时才得以解脱,刚刚大有一种从地狱解脱出来的庆幸,就被荷枪实弹的郝冬和牛长青给叫住了,若不是翻绎官王亮的一番解释,两人说什么都会有些抵触情绪的。

“我们是亲兄弟,来自浙江温州!”当大哥的施林说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笑了笑后才接着说道:“我俩原本是在温州开个体超市的。去年春节刚过,便离开了妻儿老小来到中东,我去了巴勒斯坦的首都耶路撤冷,而我弟弟施英便在约旦首都安曼!”

施英接过了话茬,接着说道:“超市这种东西在国内并不稀奇,但是在中东还算是稀奇的,商品琳琅满目的超市自开张以来生意就一直不错,但咱俩也知道,德意联军一直在北非和盟军作战,约旦和巴勒斯坦本身就是英国的地盘,迟早有一天会被纳粹攻入的,因而我们随时都做好了战争到来便亏本处理掉生意,立马回国的准备,可惜的是”

“可惜什么?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曲炳良皱着眉头问道。

“也没啥可惜的!”施林笑了笑,长吁一口气后说道:“埃及首都开罗被纳粹军队攻陷之后,我俩兄弟就开始着手准备将库存的货物处理掉,可后来因为以共和国为首的众多独立国家都相继对轴心国成员国实施经济制裁,再有犹太人的独立武装力量和阿拉伯人纠缠不清,中东地区也开始战火纷飞,物价就开始节节攀升了!”

“所以,你们兄弟俩就舍不得走了?”曲炳良认真的反问道。

“的确是,不远万里的来到中东,谁不想多赚点儿啊?”弟弟施英抚『摸』着手中的矿泉水瓶,说道:“那时候起,作为争夺焦点的耶路撤冷物价是最高的,而且本身毗邻死海的巴勒斯坦和约旦都极为缺水,像咱们手中的这么一瓶矿泉水,以前最多卖价五『毛』,可是后来不断涨价,最高的时候,曾卖过3元钱的高价。”

“所以,咱们兄弟俩也就不能免俗的见钱眼开了,超市不仅没有处理掉,咱们还把安曼那个超市囤积的货物全部转移到了耶路撤冷贩卖,一开始的确觉得很危险,尤其是德军入城之后,犹太人的地下武装整天都和德军纠缠,路边炸弹、人体炸弹之类的,稍不注意就在街边爆炸,把路过的德军炸得伤亡不小,而德军也是满城的到处抓捕犹太人,好在我们及时在超市外悬挂了国旗,并且还有齐全的护照,这才被允许从事商业活动!”

“整天都有死去,咱们兄弟俩也感觉呆不下去了,尤其是国家〖主〗席连连访问了波斯湾八国,耶路撤冷城内的形势就日趋紧张了,德国人搜捕犹太人的力度降低了,但对咱们华人却监视了起来,好像咱们是间谍一样,整天被人盯着浑不舒服的咱俩也就很快把超市的货物全部作价卖给了德军的一个军需官,换来了两桶汽油和一箱水,回到安曼后也低价将生意处理掉,这才直奔伊拉克而来!”

“可你们没想到边境已经人满为患了?”曲炳良看着兄弟俩不断的点头,满意的笑了笑,站起身来说道:“现在你们已经安全了,再驾车几个小时,就能抵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我可听说最近国内加开了不少赴波斯湾地区的航班,你们兄弟俩很快就能回国了!”

的确,兄弟俩之前还被堵在边境检查站的另一边,心情那叫一个烦躁了得,可过了边检在进入伊拉克之后,那种舒畅的心情就好比虎口脱险一样,想到接下来很快就能到巴格达乘飞机回国,彻底离开不安定的中东,紧张的的心情也终于平复了下来。

“我现在需要你们回答三个问题,希望你们能据实回答,作为回报,我可以为你们提供免费的汽油,足够你们驶抵巴格达!”

曲炳良说道这里,指了指已经被德国灭掉的巴勒斯坦和约旦方向,问道:“由于我国并未与巴勒斯坦和约旦正式建交,双方并未正式的外交关系,所以我们并不了解目前滞留在战区内的华人华侨还有多少,你们兄弟俩在那边也算是生活了一段时间,据你们推测,目前还有多少滞留的?”

“这个,这个问题我们也没法回答,出国之前办理签证的时候,温州商会就向我们建议,巴勒斯坦地区一直存在很尖锐的民族问题,就算没有纳粹军队入侵,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也容易引发地区动『乱』,也只有乐于冒险的华商才会讲入该地区,所以商会让我们自己小心,如果有意外,要及时和伊拉克或者沙特阿拉伯的使领馆取得联系。”

“那意思就是,你们无法推测出一个数字山”[]大国无疆62

“是否准确倒并不知道,反正我们兄弟俩一个在安曼另一个在耶路撤冷,平时和同胞接触得并不频繁,交际圈里的十几个华人合作商,在德军侵入之后就要么回国了,要么也进入了伊拉克躲风头,咱们兄弟俩铤而走险,算是为数不多的滞留华商,就此推测,应该不会超过100人吧!”

曲炳良也并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地区形势太过于复杂,连军情局都没法给出一个确切的人数,更不用说两个一心牟利的华商了,所以他赶紧转移到了第二个问题。

“刚刚你们也透『露』了,德军进入巴勒斯坦地区之后就大肆搜摒犹太人,在你们离去之前,能推算得出有多少犹太人已经被德军逮捕了吗?”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我们把耶路撤冷的那个超市处理给德军一个军需官的时候,他在无意中就调侃道,幸好咱们哥俩是〖中〗国人,否则同样会被关进那20万人的集中营里,而且第二天我们离去的时候,就看到德军将最新搜捕的犹太人『露』天关押,估计那个20万人的超大集中营应该是满了,由此推断,我们离去之时,德军应该拿下了二十万余犹太人!”

说到这儿,施林罘,弟俩都是一脸的自豪,正如德军所言的那样,在那天德军挨家挨户敲门搜捕的时候,如果不是兄弟俩拿出了护照,并且还指着超市门口『插』着的一面共和国国旗,那些端着步枪和冲锋枪,亮出了雪亮刺刀的德军非得像拖牲口那样,将两兄弟拽上大街殴打一顿之后才扔上汽车。

兄弟俩亮出了身份自然能够确保平安无事,可他们的邻居就麻烦了,那个经营『药』店的犹太老板,一家六口人全部被德军像拖肥猪出猪圈一样,全然不顾那一家老小的哭喊声和叫骂声,拉上大街就是拳打脚踢,试图反抗的年轻夫『妇』还直接被德军用『毛』瑟步枪的枪托来了两下,施林兄弟俩亲眼看到那个犹太老头的媳『妇』和儿子脑袋开花,鲜血流了一地,而他们的『药』店内所有〖『药』〗品和财物也很快被清剿一空,紧接着便是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像是要被送入屠宰场的牲口那样,用一辆辆卡车拉走,只留下一片狼藉的大街,和一个杂『乱』的『药』店。

“那最后一个问题,据你们估算,在战区的纳粹军队有多少兵力?”

“这个不太好说,四天前,我们兄弟俩在将超市处理给那个军需官之前,就曾看到一支很庞大的队伍经过耶路撤冷一路北上,当时我们还以为是沙尘暴来了,结果才发现是大量的装甲车辆行进引起的滚滚沙尘,那绵绵不绝的样子,到底有多少兵力根本就看不清!”

兄弟俩的回答让曲炳良感觉很失望,三个问题都几乎等同于白问,不过也并不是一无所成,至少让曲炳良知道了两个信息,第一就是滞留战区的华商定然己经为数不多了,毕竟像施林两兄弟这样的冒险者都要回国了,第二就是德军在占领区内暂且只针对犹太人残暴不堪,阿拉伯人和华人貌似境况还不错。

兄弟俩被问完了问题,自然被曲炳良礼送而出,曲炳良也非常守信的让贺排长给兄弟俩找来了一箱汽油,直到一脸笑容的兄弟俩所驾驶的皮卡车消失在了公路的尽头,他这才和贺勇走进帐篷商谈要事。

“据边检站方面透『露』,过境高峰期还得持续好几天,这些天里大量的战区难民会涌入伊拉克境内……”

“这个不重要!”曲炳良打断了贺真的话,认真的说道:“今晚我们就暂时在这里宿营,明天一早,咱们就动身开始公事『性』的巡查一下伊拉克的边境线,在此期间贺排长的任务就是严防警惕,其他的就交给我来处理。”

“另外,你组织几名技术士官,对所有车辆都进行一次大检查,弹『药』和食品要准备充分!”

曲炳良在贺勇临行前。丁嘱道,吩咐完之后,他这才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将带来的一个合金密码柜子打开之后,拿出了一台军用笔记本电脑,将卫星天线架设完毕之后,电脑很卡就接入了网络,熟练的敲击键盘,曲炳良很快就进入了国防部的门户网站,输入了个人的账户和密码之后,便开始在自己的权限之内,搜索有用的资料。

时间悄悄的溜走,当曲炳良略显失望的关上电脑收拾好一切的时候,待走出营帐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夕阳在西边拉出了一道暗红,那道高耸的钢丝网对面,依然拥堵着许多难民,各种汽车挤在一起水泄不通,嘈杂的声音刺透渐冷的空气进入耳朵,让曲炳良感觉好生烦躁。

观察团的午饭没有安排在一起,但晚饭却是要聚一聚了,这丰盛的晚宴也意味着明天是工作的开始,数量众多的难民拥堵边检站。也让所有观察员都为之一紧,通过边检正式进入伊拉克境内的难民都或多或少的透『露』战区的恶劣情况,因而形势总体而言是不容乐观的。

德军兵力不详、态度不明,而犹太复国主义武装力量和阿拉伯反犹太武装力量,也根本没有和军事观察团之间有任何联络,他们在做些什么、将来要干些什么。都并不清楚,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中伊两军共同组建的军事观察团并非国际『性』组织,是两国『政府』和军方共同合作的结果。因而没有任何国际法可以使得德军能够允许军事观察团进入战区境内,德军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纳粹德军只不过是暂时充当了灭亡英国殖民统治体系的角『色』而已,昔日的巴勒斯坦和约旦两国都已经在其入侵之下不复存在,因而如果军事观察团进入战区之内,也并未有非法入境的过错,毕竟约旦和巴勒斯坦都不存在了,德军只不过是一个占领者,更何况兵力不多的他们也顶多占领一些重要的城镇,偏远的地区尤其是荒漠,还根本顾不上。

当天夜里,军事观察团的通信站终于完成了构建,利用携带而来的通讯电台,曲炳良很快就和国内汇报了相关情况,同时也得到了授权,必要之时曲炳良可以请求阿巴斯海军基地内的驻军部队提供各种形式的支援,包括武力支持,这样以来,原本还担心过境观察会得不到允许的曲炳良彻底放心下来。

次日天一亮,军事观察团除了留守营地的部分人员,其余人等都在各自护卫队的保护下,乘坐清一『色』的武装悍马或轮式步战车,离开了107号边境检查站,整个上午的观察行动都非常无聊并且没有太大的收获,一直都在伊拉克境内开进的车队,只能隔着高高的钢丝网眺望前约旦国境内的情况,可往往看到的并不是集结起来的德军,而是莽莽荒漠上的石头和蒿草,空无一人根本没有什么观察意义,而这也更加坚定了曲炳良那深入战区看看的想法。

时近中午,车队终于开入了一个山谷暂时小憩,而最后一辆驶入山谷的步兵战车里,曲炳良非常失望的摆弄着手中的望远镜,看着同样满脸都写着“失望”二字的贺勇,叹道:“娘的,看了一上午,连一只骖鸵都没见着!”

“团长,要让我说,这样看下去,还不如直接回巴格达!”贺勇擦了擦手枪,憋了一整晚的他还以为今天会遇上几个不长眼的武装分子,结果『毛』都没见看。[]大国无疆62

“如果我让你们排组织一个侦察班,深入战再境内执行侦察任务,敢吗?”曲炳良像是开着玩笑的问道。

“这有什么不敢,早就想亲眼见识见识传说中不可战胜的德国陆军到底有多么牛『逼』!”贺勇相当豪气的回答道,可顿了一顿后才补充一句:“可是得有命令才行,否则万一要是有个意外,谁也担当不起!”

曲炳良后悔了,刚刚问完之后他就后悔了,贺勇的这个排本身就是来自海军陆战队第三师侦察营的,其最擅长的就是侦查,据称还是三栖兼备,个个都能乘车驾船,直升机机降、运输机伞降、登陆艇渗透等等都熟的不能再熟悉,而且驻扎阿巴斯海军基地已经不是一两天,沙漠里如何执行侦查任务,也并不是没有历练过。

光是在边境线上走走看看是根本得不出什么结果的,想要搞到真东西,就还真得冒险才行,曲炳良当即就打定了主意,要安排一支侦查力量渗入战区内『摸』清情况,另外空中侦查显然也是很必要的,昨天下午曲炳良搜索到的各种资料都不符合心意,军情局的侦查卫星还并未将这一地区作为侦查重点。

“看来。一切都还得加点紧,否则别想有好果子吃!”小小感触一把的曲炳良笑了笑,并不打算现在就让贺勇去安排,他需要回到营地之后,再和其他来自国防部的观察员一同商量一番再做决定。

当天下午2点,上午慢吞吞“巡逻”边境线的车队就以几乎最快的越野机动速度奔回了边检站旁的宿营地,很快就召开了军事观察团组建以来的又一次全体会议,曲炳良正式将过境侦查的想法提了出来,深入战区的侦查力量也需要有伊拉克方面的支持。

过境侦查的提议自然而然被很快通过,上午的边境线“巡逻”般的观察没有任何的进展,这也让伊拉克方面感觉效果不大,所以他们也非常支持这个提议,并且还比曲炳良都主动的提出要安排空中侦查,毕竟师从于共和国的伊拉克空军,也有着自己的侦察机,虽然比起共和国空军的落后许多,可也能够保证依靠高空高速的优势,没有任何危险的飞入战区上空,拍摄下一些宝贵的照片以供军事观察团判读地区形势是否严重到需要共和国在伊拉克驻军。

会议结束之后,曲炳良就找到了正在安排过境侦察班的贺勇,牛长青的那个班被最终选定,一名由伊拉克军方安排而来的军官将充当翻绎,毕竟牛长青等人长期在伊朗驻守,阿拉伯语只能算得上是略懂,并不精通到与阿拉伯人流畅对话的地步。

“牛班长他们准备得怎么样?”贺勇刚一走进帐篷,曲炳良就问道。

“平民服装并不影响战斗力,他们正检查侦查摄像装备来着,随时可以出发!”贺勇非常自信的回答道。

两人分别落座之后,曲炳良这才将一个办公桌上的文件夹递给了贺勇,道:“今晚八点许,我国空军驻阿巴斯基地的一个直升机中队,将安排四架“黑骑兵。运输直升机和两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正式进驻伊拉克空军的纳杰夫基地,随同而来的还有两架轻型侦查直升机,他们的任务除了实施必要的空中侦查之外,还有为你们提供服务的任务!”

“还有一个好消息!”曲炳良打开了烟盒,抽出两支烟扔给贺勇一根之后,自己点着了吧唧一口,这才高兴的说道:“空军在阿巴斯基地内驻扎的无人机侦查中队也会加入侦查队伍中来,他们将会利用大型无人侦察机对战区内实施空中侦查,看样子,我们的任务很快就能圆满完成了!”

曲炳良的说辞只能让贺勇一笑应对,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他们本来的任务就是恪尽职守的保护好这军事观察团不要出事,只要在伊拉克境内,这简直就是一趟公费旅游般的轻松任务,而这一次政治意义大于军事利益的任务,却需要一些实际的材料来有力的佐证政治诉求,陆战排也只能听命行事,组织一支侦查力量深入战区溜达一番。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有些憋屈?“曲炳良理解贺勇的想法,吞云吐雾的问道。

“没什么憋屈不憋屈的,反正德国人一向不敢动咱们华人,我都想去耶路撤冷看看,这三大宗教老是纠缠不清的宗教圣城,到底有何魅力让这些教徒念念不忘,而且犹太复国主义分子还能为了抵抗纳粹军队,搞出路边炸弹在这些东西,着实让人难以理解!”

贺勇弹了弹烟灰,站起身来敬礼之后,将文件夹夹在了腋窝大步离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