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四章 难过的国防部长

第六十四章 难过的国防部长

1946年1月9日,共和国国防部。

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三军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

军事情报局局长马丽华中将、空军司令蒋阳英上将、海军司令陈绍宽上将等等军方大员,一个不落的全部出席由唐仁辉主持召开的高级军事会议,在此的前一天,唐仁辉已经正式拿到了〖中〗央军委的批示,准备大干一场的他,是时候开始“运筹帷幄”了。

“中日琉球群岛之战,我军首次验证了一体化作战理念,效果着实不错。而经过近三年来我军不断深入的信息化建设,经“砺刃一1945,多兵种跨区域联合军事演习考验之后,我军的信息化水平和实战能力得以充分的检验,当然也反应出了许多的问题!”一体化作战,是围绕统一的作战目的,以各种作战单元和作战要素,高度融合的作战体系为主体,充分发挥部队整体的作战效能,在陆地、海洋、天空、电磁、太空等多维作战空间里,完成打击或者抗击敌方的军事异动。

唐仁辉不着边际突如其来的话,立马让会场的将军们心里浮现出各种想法,唐仁辉可是国防部部长迄今还兼任着陆军司令的重要人物,在如此高级别的军事会议上,毫无营养的开场白到底有何用意。[]大国无疆64

诚然,包括军事情报局局长马丽华中将也得承认,一体化亦可称之为联合化,无非就是各个军种的高度协同,要想到达相当之高的作战水准,首先就得强调必须拥有强大的情报侦查能力,无论是敌后渗透侦查还是空中侦查、太空侦查,丰富的情报是展开军事行动的先决条件,而制电磁权便是行动的基础所在。

消除敌方的防空、通讯、指挥等等,以电子战和信息战的手段掌握战场的绝对制电磁权之后,制空权的夺取就显得尤为必要,而制空权的得来往往需要空中力量的密切配合,海军航母战斗群、海军岸基航空兵、空军等任何一支参战力量都需要在统一而又明确的作战目的之下,快速、有效、干净的随行打击任务,进而让地面行动亦或者海上行动正式拉开帷幕。

当然,制空权和制电磁权也并非要绝对掌控,正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战争绝对不是单方面绝对臆想的样子,它随时随地都会呈现出不可预测的变化,要想一体化作战,那就必须要依靠强大的指挥系统,而这方面在中日琉球群岛之战,共和国就曾检验过由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研发的y4qjz系统。

旨在实现指挥自动化的y4qjz系统中,y意为一体化作战、4指通讯、指挥、控制和计算机这四大特『色』功能,q指代情报、j指代监视、z

指代侦查,该系统经过实战的考验之后,又陆续经过不断的改进和升级,其保障与协调功能日臻完善,对各部的协同运作也日趋完美,在“砺刃一1945”的军事演习中,该系统已经可以高度“浓缩”到可以在由洲际客机改装而成的空中指挥机上使用。

相比于在琉球群岛战争期间,只能在舰船上使用的体积庞大、功耗极高等特点,基本已经到达巅峰的该系统最新型,在演习期间出『色』的完成了多支红军攻击部队的统一指挥下,在全领域、全方位、全时间都实现了协同作战,真正做到在战区之内以最快的时间集结最优势的战斗力快速有效的解决战斗。

也正是在这一系统的作用下,共和国海军第一和第子舰队的航母战斗群、空军和第二炮兵的多支部队,以及后来还陆续参战的海军岸基航空兵、陆军的一个机械化步兵师等等,都有条不紊的遂行任务,如果不是因为冲绳岛上的驻军以及第二舰队着实反抗激烈,红军部队很有可能兵不血刃的解决战斗,真正达到一体化作战最高的境界“零伤亡”。

而这一次,唐仁辉郑重其事的在会议上提出“一体化”这东西,难道真的要打仗了?马丽华等人心里都打起了一个个问号。

果真,唐仁辉的发言继续维持着他开始阶段的那种不着边际模式,围绕着那次耗费巨大的军事演习侃侃而谈足足十分钟,随后才强调:“演习结束之后,各军种、各单位都进行了深入的检查和反思,针对演习的结果,海军和空军方面做出了最为积极的响应,蒋司令、陈司令,我说得对吧?”“对,是这样的!”唐仁辉旧事重提而且还喋喋不休,都快昏昏欲睡的陈绍宽当即就打起了精神,认真的回答道:“经过“砺刃一1945,军事演习之后,海军充分汲取了成败经验,进一步加强了海军基地的防御部署和指挥管理,航母战斗群也进行针对『性』的加强训练……………”陈绍宽也毫不示弱,演习结束之后海军内部也都进行过大范围、深层次的讨论会议,演习的成果自然一说一大堆,不说倒背如流,至少能让唐仁辉都觉得太过于罗嗦是足够的,说了一大通的陈绍宽没过多久便及时住嘴了,因为他发现连空军司令蒋阳英都没有认真听他唠叨。

“海军信息化建设的步伐正不断加快,我相信随着以大型核动力航空母舰为代表的一大批新型装备陆续服役,海军遂行远洋作战的能力也会趋于乐观!…,唐仁辉终于让陈绍宽闭上了嘴巴,而后便看向了蒋阳英,问道:“空军方面我是很清楚的,演习结束之后进行了相当深刻的讨论总结,但我可听说了一件事,海军想要发展多用途舰载机以替换现在的主力舰载机型,为此哈飞和成飞公司分别拿出了各自的优秀作品竞标。”

对于此事,陈绍宽只能咧嘴一笑,得了便宜要是不卖乖,那可就是罪孽了,而蒋阳英也认真的听着,略略的点着头,算是表示承认,而唐仁辉则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竞争非常激烈,成飞的“秃鹫,和哈飞的“海鹰,都是各有优势,虽然成飞公司的“秃鹫,一度因为上舰之后挂载能力不足而略显劣势,可成飞有能力对外挂能力进行加强,而且他们选用的发动机也推力足够,可最终海军以“海鹰,有隐形能力更具发展前景,最终让有航程和格斗能力优势的“秃鹫,落败,但令人意外的是,空军怎么会对落败的“秃鹫,感兴趣呢?”

唐仁辉的这个问题问得就有些尖锐了,军种之间存在竞争也自然而然存在矛盾,海军和空军两大军种又都是共和国信息化建设的重点军种,第二炮兵部队和陆军老大哥都没有他们“得宠”第二炮兵部队作为共和国最为神秘且强大的陆基核打击力量,虽然有核常兼备的使命,可受制于规模不宜过大,因而同样是高技术军种,可毋需和海空军竞争。

而陆军作为共和国的军事力量的老大哥,信息化建设也起步比较早,而且是国防中坚力量,少什么也不能少陆军的,更何况陆军司令唐仁辉本人就还兼任着国防部部长,三军联席参谋长庄佳明也是出自于陆军,怎么可能亏待了陆草呢?

至于特种部队就更不用提了,林学文上将一向都对军种间的竞争置若罔闻,仿佛是世外高人一样不问世事,有自己独立军费预算、有独立指挥编制等等的特种部队,之所以不敢与其他军种间竞争,主要原因还是他们兵员都是直接在其他军种挑选,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才随便特种部队挑选,而且遂行任务之时,往往还需要借助其他军种的帮助,因而“受制于人”之下显然不能得寸进尺,林学文一向都是个老好人,从不过问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

而空军和海军之间的矛盾可就尖锐了,由于两个军种都是在中日一系列大战之后开始大规模步入信息化建设高『潮』阶段,空军装备更多更好的空优战斗机、重型制空战斗机、攻击机、战略轰炸机、电子战机、战略和战术运输机、预警机、空中指挥机、空中加油机等等,哪一样装备不需要钱。

如果说空军是用一摞摞人民币烧出来的高技术军种,那么海军就是用“吞金兽”了。

海军不增添任何新装备,光是每年维持现役战舰的运行都需要支出巨大,更何况海军还一直不满足现状,战略核潜艇、攻击型核潜艇、十万吨级大型核动力航空母舰、大型导弹巡洋舰等等,像核潜艇的研究,动辄一次就要投入数亿的经费,而且海军三大舰队的航母战斗群常年要出海巡弋、演习,光是一吨吨舰用重油和航空油料的消耗就是一个个天文数字,这些都是为了共和国的海洋利益,空军可以容忍,但是海军航空兵一向好不知足,他们有自己的航空兵,除却要等上航母战斗群的舰载机航空兵,他们还要在岸基航空兵中,发展自己的轰炸机部队、电子与预警部队、运输部队、战斗机部队等等,俨然不把空军“放在眼里”。

可以说,海军航空兵和空军之间的矛盾是导致海军与空军之间竞争激烈的一个由头,而激化这一矛盾的便是军费预算了,1945年已经成为了过去,1946年已经到来,空军还指望着新一年能够获得更多的军费,而海军却在1946年相当繁忙,按照海军初步的要求,他们需要再建造3

艘战略核潜艇、攻击型核潜艇虽然已经做到了每一个舰队都有两艘的程度,可依然不满足,还要建造3艘才够。[]大国无疆64

而更为厉害的是,海军强调1946年,以前改造而来的巡洋舰陆续暴『露』出了一些问题,许多战舰都需要返回港口进行部分改造,如果不然,海军可以直接开始订购已经成熟的中华级导弹巡洋舰,三支舰队至少还需要三艘甚至六艘才能满足海军的胃口,可让空军气得吐血的是,中华级导弹巡洋舰,单艘战舰的造价足足高达1,15亿元,再加上各种各样的附属设备和武器,三艘巡洋舰需要将近五个亿是不成问题的。

海军的装备极其昂贵,可海军却有着极其之大的胃口,他们有为数不少的科研项目需要投入资金,却还指望着在1946年能让首艘十万吨级核动力航空母舰下水海试,那个海上怪物般的庞然巨物,从设计之初到如今各模块开始组装,已经用掉了海军十几亿,如此算下来,一艘这样的超级航空母舰造价应该达到二三十亿的程度,可海军三大舰队都想要一艘,再加上各种各样的设备,尤其是单艘超级航母还要搭载上百架舰载机,舰载机也得好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一架,由此以来,海军未来五年之内,光是装备建设方面的军费需求,就得好几百亿。

共和国每年的国防军费预算本身有限,陆军、特种部队、第二炮兵等三大军种就算是不争,也需要投入巨大,海空维持现状也需要耗费颇多,因而本是“僧多肉少”的局面,海军却不断要求增加海军的军费预算,在军费预算总额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显然海军就会挤掉其他军种所占的份额,有同样增加军费需要的空军显然就与海军之间“不死不休”了。

而引发海空军之间矛盾更进一步的事情,便是共和国三军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已经不止一次表示自己的身体条件已经不再适合该岗位,庄佳明一旦卸任,那陆军独大国防部和联席会议的局面就此『荡』然无存,而海军和空军这里两大军种都死死盯着这个位置,因而海空军之间的矛盾也就空前激烈了。

唐仁辉哪壶不提提哪壶的将这个问题扔到台面上来讲,虽然表面上是说空军怎么会去注意“秃鹫”这一款被海军淘汰掉的机型,但实际上也是极富有深意的,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哈飞公司的“海鹰”优点多多,可“秃鹫”也并不差,至于什么隐形的问题,显然不应该成为一个阻挠“秃鹫”登上海军航空母舰的理由,毕竟在当前的条件下,放眼整个世界,连f-12“雄鹰”舰载战斗机能够有效探测并实施防空作战的国家都根本没有,攻防能力更为突出的“秃鹫”怎么就不能上舰呢?

说到底,唐仁辉其实就是在暗指海军有意为之,隐形的确是未来空中武器装备发展的一个趋势,可哈飞一直是海军的主力供货商,谁又能保证海军没有在研制过程中给予哈飞公司特殊照顾,而且更加令人怀疑的是。合飞公司给出的“海鹰”报价明显高于成飞的“秃鹫”海军还胆敢答应,难道海军真的是财大气粗?

唐仁辉当然知道,海军不敢作假,他们想要一款真正强大而且还更前途的多用途舰载机是正确的,是符合海军装备发展需求的,可也正是因为多用途舰载机选型这一件事,空军故意去兜住落败的“秃鹫”美其名曰他们需要在单发空中优势战斗机和双发重型制空战斗机之后,装备一种航程远、攻防兼备且能遂行多样化任务的多用途攻击机,以弥补目前空军装备的攻击机作战半径有限,且并无战术轰炸机的空白,毕竟让战略轰炸机来执行战术娄炸任务,显然并不经济。

“秃鹫”的确有能力充当好空军多用途攻击机的这一角『色』,空军的及时介入,也让成飞公司挽回了颜面,而显然成飞公司与空军之间的合作关系也会因此而更进一步,但空军同时还想要发展自己的隐形战斗机、隐形轰炸机等,以便更好遂行一体化作战的任务,对夺取制空权起到“神兵利器”般的作用,因而需要在隐形战机方面投入巨大,如果还要拨付经费出来帮助成飞公司“秃鹫”这个项目,还要在其他军事装备上继续保持发展态势,显然经费就成问题了。

唐仁辉短短的一席话,引起的影响可谓相当巨大,空军司令蒋阳英的脸『色』当场就变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而海军司令陈绍宽也冷哼一声,并不表态,其他两个军种的司令则权当没听见,都埋头看着手中的文件,自知事不关己的马丽华也赶紧埋下了头,翻阅手中的委料。

“怎么?不想说话就是表示默认咯!”唐仁辉打了个哈哈,这才说道:“这没什么,我就非常看好“秃鹫,进入空军之后成为多用途攻击机的发展前景,空军自创建以来,海原大地震、建国战争、台湾战争、朝鲜半岛战争等等,无论是军事行动还是应对自然灾害,空军都牢记使命圆满的完成任务,而近些年来空军的苦楚,军委也是看得到的。”“海军和空军都是共和国不可或缺的重要军事力量,海军需要发展、空军也需要壮大,虽说咱们〖中〗国人古来都有“亲兄弟明算账,的传统,但这应该不会成为影响海空军密切合作共同发展的理由“砺刃一1945,军事演习中海军和空军的默契配合我们也都是有目共睹的,至于军费上着些许矛盾,我想两位也都不用争了!”“不用争了?”一直都很是关心海军发展的陈绍宽,满心思都想着共和国海军有朝一日能成为世界海军,航母战斗群那是巡弋全球,那可都需要一堆堆的钞票来烧才行,所以听说不用争军费了,他是最激动的,当即就失声问了出来,话一出口便后悔得紧,赶紧闭上了嘴巴,静候唐仁辉的下文。

此时此刻蒋阳英不得不在心里谢谢陈绍宽,刚刚他也准备脱口而出的了,只因为陈绍宽一向嘴快,所以自己才刚一张开嘴,便没说得出来,只好假意端起一杯茶,皱着眉头浅酌一口,也是在耐心的等待唐仁辉会说些什么。

“前天晚上,我去元首府讨了一杯酒喝,可〖主〗席骂我忒不地道,还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让我以后少到他哪儿去!”唐仁辉把自己的糗事倒出来没人觉得稀奇,除了好笑之外,在场每一个人都被唐仁辉坑过,最悲剧的就是马丽华一家人了,往往一盘糖醋排骨刚端上桌,到访的唐仁辉就风卷残云的吃得干净,还恬不知耻的声称往后会常来,蒋阳英的夫人做得一手很是可口的回锅肉,因而蒋阳英一家也经常被唐仁辉上将“sao扰”而自己本身就擅长做海鲜的海军司令陈绍宽,用唐仁辉上将的话说,那就是陈司令家的饭桌,比他自己家的都还要熟悉。

张宇对唐仁辉下逐客令显然都是各位将军的内心心多,可在此之前,谁敢对国防部部长“不敬”?唐仁辉虽然不会因为一顿饭的事情而在工作上搞小动作,但通过饭桌来拉近关系,显然是〖中〗国人的一贯传统,因而唐仁辉很是借用了他的职权威风,让他成为了首都有名的“吃霸”可他从来都没有“吃人饭,干人活”的习惯,绝不会因为一顿饭,而让某一个军种因此而得到特殊照顾。

终于,谢天谢地,素有“铁娘子”之称,更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军情局局长马丽华,都觉得唐仁辉被张宇狠批是一件好事情,而她看了看其他人,大家相互间对视的眼神也都表示赞同,这京城“吃霸”的威风看来就此要陨落了。

“所以啊,以后俺老唐是不能再到处“骗吃骗喝,了,因为临走之前,〖主〗席交代我“地主家虽然没有余粮”但共和国并不寒酸,我估『摸』着一想,原来是明年的国防预算会大涨了!”唐仁辉说着,很是享受所有人投『射』而来的目光,那种希冀和期盼的眼神,怎么看都像是长工期待地主多发饷银的样子,国防军事力量的强大,最为根本的还是军费的坚挺,否则再好的武器装备,也只能在军工企业的生产计划…表里,而不是在军队的装备序列中。

“关于增幅会有多大,我并不清楚,不过临行之前,我看到〖主〗席在收拾餐桌,他特意的拿出一根筷子,作势要赶我走,这下我就全明白了!”唐仁辉不用多说,谁都知道是一成的增幅,百分之十的增幅可谓相当之大,一下子多出的好几十亿,到底又要如何“瓜分”众人的目光不再凝聚在唐仁辉的脸上,而是纷纷盯住庄佳明,仿佛他的脸上写着什么一样。

“我怎么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啊!”唐仁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双眼鄙视的看着蒋阳英和陈绍宽,思量着今晚到底去谁家痛宰一顿饭,否则难咽这口气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