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五章 深蓝事件

第六十五章 深蓝事件

一月的北京,寒风僵硬,刮得脸颊生疼。

1月12日上午11点,伊拉克国防部长卡扎伊所处乘坐的专机平稳的降落在了京郊一个空军机场的跑道上,首次前来共和国的卡扎伊得到了最高礼遇,共和国国防部长唐仁辉上将亲自到机场迎接。

伊拉克王国国防部长卡扎伊抵京是并未对外公开的,但当天下午卡扎伊和唐仁辉会谈的消息,依然在当晚的新闻联播中被播出,次日全国各地的报纸也都报道了这一并不吸引读者的消息,相比而言,人们似乎更加关心已经震惊全国的“深蓝事件”

“深蓝事件”发生于1月6日,在共和国民营远洋航运企业中还算是小有名气的深蓝海运公司,于〖日〗本东禀时间的1月6日上午,运送大米、

棉花、白砂糖、工业盐等并不在共和国对日经济制裁范畴之内的商品,从上海顺利驶抵了鼻京。[]大国无疆65

〖日〗本这么一个人口众多但国土面积狭小的岛国,又要死拼着和美国作战,早就对外来资源渴求不及,深蓝公司和其他共和国民营海运企业一样,也都因为欧洲和美洲航路断绝而不得不在亚洲展开更为激烈的竞争,将并未纳入经济制裁范畴的物资销售往〖日〗本和欧洲都是极具危险的,不过高风险也自然意味着高利润,而这一次深蓝航运公司倒霉了。

作为si营企业,深蓝公司自然考虑到的是利益的最大化,所以他们这次赴日航运集结了公司所有的远洋船只,另外还租借了两艘,组成了一支拥有7艘单艘载重三万吨货轮、搬一万吨载重集装箱轮船、撤五千吨载重油轮(运输食用油)的船队,出港之前就反复被海关检查的这二十余万吨物资没有任何违禁品夹带。

这支船队抵达〖日〗本东京之后深蓝公司将所有物资全部都转移上港,而且由于〖日〗本已经进入全面战争动员时期,得益于紧邻朝鲜半岛和共和国,有源源不断的物资可以输入,所以〖日〗本『政府』对市场经济的调控力度非常大,而并为对国内进行严格的限额定量供应,而是许多商品都给出了法定价格,深蓝公司也的确按照法规,将这些在共和国国内还算廉价的东西在〖日〗本卖出了一个比较理想的价格,由此来赚取其中的差价。

诡异的事情紧跟着不久就发生了,卸完货物的这支船队自然按照公司的安排,显然是要尽快回国,然后争取再跑一趟〖日〗本也好让船员们都能合家团聚的欢度春节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深蓝公司的12艘船被〖日〗本“扣押”了。

的确,用深蓝公司员工和老板的话来讲,那就是叫无故扣押,可〖日〗本方面却给出的是合法征调,〖日〗本总务院海关总署给出的明确答复就是,当初为了能更好往来中日之间的海运航线,也便手在〖日〗本展开贸易活动深蓝公司与该总署下属的运输司签署了合作协议,当时哪儿知道〖日〗本会参战,更何况日方仅仅有优先征用的权利,所以当时深蓝公司就毫不犹豫的签署了协议。

问题来了,〖日〗本如今在澳大利亚的战事吃紧由于基础工业尤其是钢铁工业的实力欠缺火候,〖日〗本的造船企业又要忙于为〖日〗本海军打造战舰,所以〖日〗本非常缺乏海运船只,可战况激烈得超乎〖日〗本想象的澳大利亚急切需要支援,先前〖日〗本已经将大部分的海运船只安排去菲律宾,帮助〖日〗本陆军古和丰一中将的陆军第二集团军转移到澳大利亚去这支重装集团军可是〖日〗本大洋洲战事的重要王牌。

重装集团军强大的战斗力是毋庸质疑的,但高度机械化的重装集团军所带来的物资消耗也是空前的,而且第二集团军离开菲律宾之后,〖日肯定又要安排一支部队前去接替驻防也算是作为争夺澳大利亚的战役预备力量而在菲律宾做好准备,因而如何将本土新组建的第三集团军以及大量的物资送到菲律宾去便成了一个极为辣手的问题。

迫不得已之下,〖日〗本想到了向共和国民营企业“借”然而精明的华商一个个都不聪明得很,而且中日之间别看现在贸易往来依然频繁,但两个民族间之间的矛盾依然是存在的,仇视心态只不过是在经济利益的暂时作用下而被压制下来,可真要是这种利益关系不存在了,老死不相往来便不可避免了。

可怜的深蓝公司本来是想要大赚一笔的,结果没想到成了“羊入虎。”〖日〗本海关总署依照当初签署的所谓的合作协议,愣是要让“优先征用”变成了“直接征用”所有船只都没法驶出东京湾之下,气得跳脚的深蓝公司老板一张诉状便将〖日〗本海关总署以及扣押他船只的〖日〗本海军,直接告上了公司注册所在的上海港口工业开发区法院。

共和国民营海运企业胆敢状告一国『政府』的事情,自然无可避免的引起了轩然大波,靠海吃海的共和国沿海地区,这件事情引起的震动更是级别甚高,许多民营企业,包括不少上市的海运巨头,都不得不离开叫停了自己的船只,赴〖日〗本的立刻转向其他港口,而已经驶离〖日〗本的,加足马力赶紧逃,至于在〖日〗本港口尚且还没有被征调的,收到消息后不少船只连油水都没有补给充分,便迫不及待的拔铛,逃难似的离开〖日〗本。

一石激起千层浪。

“深蓝事件”爆发得异常突然,而且事件的影响力也如同爆炸般快速扩大,法院还并未正式受理这起棘手的起诉之时,深蓝公司的老板已经声泪俱下的在共和国远洋贸易航运协会上海分会喊冤,作为该协会会员企业的深蓝公司的遭遇自然让协会很是重视,在全球贸易中,各种各样的贸易协会是共和国国内不容忽视的力量,虽然航运协会的力量没有共和国工业协会的那么强悍但他们一旦团结在了一起,显然也极大代表着许多人的心声。

很快,该协会在北京的总部就正式颁布了一份协会内部的通告,通告了深蓝公司的遭遇,警示其他航运企业小心赴日,言外之意,显然就是该协会正式对〖日〗本出台了“封杀令”一个由同一行业内民营企业发起的协会,对一个国家发出“封杀令,看似是一个毫无作用的举措,但实际上该协会麾下囊括了共和国规模较大的航运企业,而在第二次世界矢战爆发之前,该协会的会员企业每年完成的航运总额,占据全球航运总额的近六成。

拳头的实力决定了态度的高低,〖日〗本蛮横征调深蓝公司的船只,不管是否要勇于战争,这显然都有悖于〖自〗由贸易的精神所在,1月口日,深蓝公司的一纸诉状终于被法院受理,内部相当团结的航运协会,本来就是财大气粗,在法院正式应允受理的当天,直接包下了一架客机,将利用会费高价雇佣的律师团,直接空运到了上海,准备要和〖日〗本好好较量一番。

而〖日〗本方面,〖日〗本驻上海领事馆自然在1月9日当天,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共和国一家民营企业要状告〖日〗本『政府』和海军的事情,因此而彻底坐实了,共和国国内大部分民众都支持深篮公司维护自身权益,因为就算是在共和国,『政府』和军队如果要向企业正征召汽车、飞机、轮船等,都需要对方应允而且还要付费,像租借比较昂贵的运输工具,如大型洲际喷气式客机或货机,还要签署附属的协议。

诚然,深蓝公司的确是签署过协议,但他们仅仅表示的是,一旦〖日〗本『政府』方面有需要,他们可以优先向该公司租借船只“优先权”可并不等同于他们能够跳过和深蓝公司之间的征召谈判环节,强制『性』的要求对方交出船只,因而这极为不公平的事件,搁在谁身上都会觉得不可接受。

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深蓝公司是以赚钱为目的的民营企业,他们既然能够在符合共和国对日经济制裁的框架之下,向〖日〗本运输符合法规的商品以赚取并不是太大的差价,可以想象,只要〖日〗本方面愿意给出比较合适的租借价格,深蓝公司为何会拒绝?最不济,双方也是有谈判成功的可能,这下可好,〖日〗本的蛮横导致了共和国众多民营海运企业的强硬,双方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然而,被共和国各大媒体炒得相当热闹,也自然备受全国关注的“深蓝事件”却在1月10日出现了意外,两天前法院传票就已经交到〖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由于被告方有些特殊,法院还特意要求被告必须在碧小时之内作出答复,72小时之内必须安排代表前往法院参与庭审,可传票却如同石沉大海,而深蓝公司在〖日〗本的船只并未解除“危险”反而在〖日〗本东京时间1月10日下午爆出更加令人气愤的事情。

原本卸完货物准备返航的船只,显然需要在〖日〗本加注油料,部分船只还需要更换压舱水,有些船只还得补充一些生活物资,可〖日〗本海关总署安排而来的第二批监督人员,拿出了竟然刚刚印刷出来不久的最新文件,要求深蓝公司的所有船只,必须按照最新的价格,支付泊位使用费、油料费等等费用,丝毫不提他们要征召船只的事情,而是强调为了避免海运船只带来外来生物影响〖日〗本的生态,所有船只都还必须要接受检疫消毒,这费用还得由深蓝公司支付。[]大国无疆65

和〖日〗本『政府』作对,显然深蓝公司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短板所在,日方一系列的动作不断的压榨着深蓝公司的底线,他们好不容易完成的一次贸易所得利润,如果真要是按照日方的要求,一分钱都没赚到,亏本将成为必然的。

深蓝公司这下真的是彻底无语了,强盗变成了流氓,而且海运协会安排而来的律师团已经就位,其中还有几位律师,在抵达上海当天,就乘坐航班赴〖日〗本东京,实地去考察并收集证据,就等着开庭审理,可〖日〗本方面巨大转变,让深蓝公司简直是始料不及,无奈之下,他们想到了最后一招,那就是直接向共和国商务部求助。

曾今,亚美集团在美国上市销售“至尊”系列的轿车,这一款当时算是凝鼻了亚美集团很多先进技术和设计理念的系列轿车,从设计到制造,一切都符合法规并且『性』能出『色』,却非得要被美国方面蛮狠处理,结果亚美集团一边老老实实的做各种细致的测试,而另一边则向商务部求助,一向非常注意保护共和国企业贸易利益的商务部,由和军情局“铁娘子”马丽华中将差不多脾气的蔡英坐镇,为企业出头的商务部很程度上让亚美集团遭遇的“至尊危机”完美收场。

深蓝公司向商务部求助,早就知道深蓝事件事关重大的共和国商务部外贸司,其实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件事情,在收到深蓝公司求助之前,他们已经向共和国多个行业协会、贸易协会等发出了警示通知,对于深蓝公司的遭遇,外贸司很快就和亚洲司组成了一支调查组,从北京赶赴上海,听取了深蓝公司的报告后,又马不停蹄的跑去了〖日〗本。

纳税人向『政府』缴纳税赋,『政府』向纳税人提供服务,共和国『政府』对于万千企业中缴纳税赋也并不显眼的深蓝公司如此上心,自然而然赢得了民众的大力赞扬,继当初共和国曾组织空军和海洋运输力量,向万里之外的夏威夷群岛滞留华侨提供帮助的事件之后,共和国『政府』再一次在世人面前展现了危急公关的处理能力,当然人民更加信任『政府』的同时,更多的是关心事件已经上升到了『政府』间对话的程度,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一个结果。

由此一来,闹得沸沸扬扬的“深蓝事件”吸引着国人的注意力,谁还有心思去细想伊拉克国防部长到共和国访问的消息有多大的意义。

的确,对于市场经济深入人心的共和国而言“深蓝事件”可谓关系重大,许多想象力丰富的人,甚至认为〖日〗本如此蛮横的征召共和国的民用船只,原因是不是他们没有军舰去和美国硬抗,要用民用货船来充数?亦或者是〖日〗本已经没有足够的运输船只来确保大洋洲战争的后勤供应,小〖日〗本是不是不行了?

反正,人们愿意去想象〖日〗本不愿意归还深蓝公司的船只,有可能引发共和国安排海军赴〖日〗本强制索取进而引发中日之间的新冲突,毕竟共和国海军一向愿意为国人利益两肋『插』刀,他们也不会去深思为何在这样一个时期,伊拉克国防部部长卡扎伊要不远万里的来到共和国。

1月13日,结束和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会谈之后,在国防部副部长、陆军中将谭杰的陪同下,卡扎伊一行乘坐专机离开了共和国首都北京,奔赴了位于新疆境内的陆军沙漠合同训练场,参观了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第五装甲师一部的战术训练,而在两天后,卡扎伊一行又来到了兰州,在青海境内的陆军航空兵演练场,参观了第二宴中突击旅的训练。

1月17日,卡扎伊一行又抵达了湖南常德,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常德,往西是云贵川、往东是长江下游诸省、往南是重要的珠江三角洲、

往北则是神州大地的中原腹地,因而在这样一个地方,共和国空军驻扎了一支战略运输机师,卡扎伊对该师一个运输团所驻的基地进行了参观,一架架在停机坪上巍然停放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给他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而正参观当天还被允许进入其中一架舱内参观的他更是〖兴〗奋之至。

短短几天之内,卡扎伊就不再信誓旦旦了,他变得相当沉稳了,之前刚刚抵京之上的惴惴不安不见了,他越发的沉稳起来,共和国向他展示的军事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而他也知道共和国为何要如此作秀一番,因而在1月20日正式踏上回国旅程之前,他就毫不犹豫的在1哺年中伊军事合作备忘录上签署了自己的大名。

由卡扎伊和唐仁辉两共同签署的合作备忘录并非是要求共和国要和伊拉克结成军事同盟关系,作为和共和国关系密切的波斯湾重要石油输出国,伊朗王国都非常大方的让共和国在阿巴斯修建了一个偌大的海空基地,而伊拉克却只是与共和国共同使用纳杰夫空军基地,并且共和国空军使用并不频繁。

这一次,在纳粹的影响之下,除了伊朗王国之外,其他波斯湾七个国家都向共和国抛出了橄榄枝,巴点不得共和国前去他们的国家修建军事基地并维持一定数量的驻军部队,然而伊拉克王国却先拔头筹,他们的国防部长已经在备忘录中签下了自己大名,如果没有意外,这份备忘录将出现在2月1日共和国人大常委会的讨论议题中,主要讨论春节之后不久就将正式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相关事宜的人大常委会,肯定不会过分纠缠这份对共和国利绝对大于弊的提案,因而共和国要在伊拉克驻军的事情也就几乎落成事实了,至于在哪儿修建军事基地、驻扎什么军种、那支部队作为第一批赴伊部队,这都是后续的事情。

当然,人大常委会还要初步审议一份提案,共和国新一年的军费预算要求增幅至少百分之十,国防预算的审核都是由全国人大负责审核处理,不过按照惯例,人大常委会都会予以初步的审核,在这世界大战精彩纷呈的多事之秋,相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的代表们,也不会拒绝增加军费预算,毕竟一成的增幅也不算太大,而且世界局势动『荡』,再加上被炒得相当热闹的“深蓝事件…”肯定会让许多代表意识到〖日〗本这条恶狗随时有反咬共和国一口的可能,也并不免除军费预算增幅不止一成的可能。

总而言之,一月的天气在神州大地许多地方都并不让人舒服,可军方却觉得很是满意,国防部部长唐仁辉在之前给予各大军中司令拍胸脯保证的军费必增一事,虽然在各方默契作用下并未宣扬开来,但是谁的心里都开始打着小算盘,估『摸』着能得到多大的比例,而且驻军伊拉克可不是一件小事,和德意联军亲密接触也并非没有擦枪走火的可能。

海军在掐指算着要投入多少军费才能装备更多的战舰,尤其是梦寐以求的十万吨级核动力超级航空母舰何时才能服役、多用途舰载机何时才能正式上舰等等,空军也在精打细算,在1946年应该新增多少装备,尤其是一月初在陕西的空军试飞院,成飞公司的“秃鹫”多用途战斗机正式向空军敝开了怀抱,多名空军的王牌飞行员都纷纷进行了试飞,而且都称赞不绝,空军自然要算一算,应该装备多少才合适。

陆军也在算,不管“深蓝事件”是否会影响到中日之间已经不好不坏的关系,反正陆军已经意识到济州岛上的陆军基地是时候要扩容了,冲绳岛上的普天间基地由于周围环境所限,也是时候在琉球群岛其他地区寻觅一个基地,增加琉球群岛的陆军驻军显然是符合共和国国家利益需求的,而在伊拉克驻军的事情,陆军非常自信,因为国防部部长唐仁辉就曾是第一集团军的军长,他自然会“照顾照顾”陆军,因而陆军还得细算一下在伊拉克要投入多少军费修建基地、需要安排多少部队进驻,有无在波斯湾地区囤积一定作战物资的必要等等。

至于另外两个军种,他们一直都很有自知之明,国防军费预算增幅所带来的利益,显然与他们无关,海空军已经开始细细筹划着比去年多出的军费应该怎么花,而陆军还掐指算着被海空军瓜分之后的残羹冷炙应该如何用,因而他们并没有去力争多分军费的打算。

不过,让海军欣喜的是,在竞争军费的关键时期,他们终于迎来了又一次表现的机遇,海洋利益的不太平显然就是海军的机会,在共和国『政府』的强硬之下,〖日〗本并未向往常那样老实,商务部在〖日〗本吃瘪“深蓝事件”终于轮到了海军出面解决。

深蓝公司的船只迟迟没有被〖日〗本放行,共和国晓之以理却并未得到应有的回应,一向“先礼后兵”的共和国终于忍不住了,因而海军司令陈绍宽终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仰天大笑,他的副官只记得司令狂笑间,说了一句“战争,果然是政治的延续!”1946年1月21日,在东海海域进行训练的共和国海军第一舰队航母战斗群,被紧急叫停了训练,连夜转向驶往〖日〗本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