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七章 倭国小人

第六十七章 倭国小人

……别拿你的冒险来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会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感!”1946年1月22日,共和国上海日报刊登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引用报纸上的消息称,这句话出自于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在被记者问及如何看待日方无理蛮横扣押中方民营企业船只的“深蓝事件”之时,说出的一句话,到底唐仁辉上将是否说了,没有人能够证实。

毫无疑问,唐仁辉的这句话非常涨士气,〖日〗本方面始终不闻不问之下,已经相当恼火的原告方在得知这无法证实〖真〗实『性』的消息后,深蓝公司以及共和国远洋贸易航运协会立马就士气大增,商务部赴〖日〗本交涉,和小〖日〗本晓之以理都没有好结果,军方的表态肯定能够出现转机,一时之间深蓝事件又凝聚了无数人殷切的目光。

等待的结果往往并不是奇迹的发生,而是罪恶的开始。

商务部外贸司和亚洲司安排赴日交涉的工作组于1月22日晚飞回了上海,离开机场之时自然遭遇到了许多记者的“围追堵截”自知逃不过的工作组组长在机场临时接受了记者的访问,而回答得最多、最频繁的一个词便是“毫无进展、,。

而还没等国内媒体从大肆宣扬商务部“败走〖日〗本”的“糗事”中恢复过来,首都北京又传来了更加令人振奋的消息,在23日上午的共和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新闻发言人发布了两条消息,第一条便是考虑到最近中日贸易关系紧张,共和国外交部将召回驻日大使回国述职。[]大国无疆67

第一条消息是共和国外交部变相的召回驻日大使,因为之前两次的经济制裁,中日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而大使被召回,难道共和国打算将中日关系降为代办级?还没等记者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又正式公布了,共和国海军将于1月24日至28日期间,于〖日〗本海进行例行军事演习。

两条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江南北,一些人直接开始高呼要日〗本的口号了,中日之间到底是否因为深蓝事件这导火索而爆发战争,一时之间很快成了热议的话题,从大公司的办公写字楼到乡间田垄,人们不再关心的是小〖日〗本会不会迫于压力释放深蓝公司的船队,而是狡猾且恶心卑劣的〖日〗本敢不敢和共和国干一仗。

中日之间并不是没有爆发过战争,事实上自共和国建国以来,每一场战争都是和〖日〗本作战,从台湾到朝鲜半岛,从东海到琉球群岛,就差在〖日开打了,因而如果将平日之间的战事当成一场五局制的比赛,共和国已经取得了四比零的大比分,就差在〖日作战的最后一场,能否五比零横扫倭国,显然要比关心十几条船更有噱头。

23日下午,共和国驻日大使就乘坐外交专机返回了首都北京,和之前商务部的工作组返回国内一样,严阵以待的记者自然而然冲了上去,各种各样的摄像录音设备都对准了驻日大使,可大使只是面带笑容,并不回答任何问题,在机场安保以及不知名的两个黑西装护送下,离开了机场,留给记者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而在另一边,〖日〗本皇宫内的昭和天皇和西田义,对于整个事件的处理上,犹如一个疯子的昭和始终叫嚣着要强硬对待,否则所谓的大〖日〗本帝国尊严将『荡』然无存,而并不多言的西田义却持谨慎态度,正与美国在大洋洲血战的〖日〗本实在不宜与共和国交恶。

昨天下午昭和天皇和他的国防部部长井上成美中将商谈之后,就与西田义商谈,共进晚餐之后,两人的意见依然没有统一,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共和国驻日大使乘坐外交专机离开〖日〗本的消息传至皇宫内后,昭和再一次发狂,更加坚定要强硬回应共和国。

迫不得已之下,西田义只能让昭和多找两个人前来商谈,冈村宁次和渡边正,一个主管军事而另一个主管政治,他们的说辞显然更加具有说服力。

东京时间要比北京时间快一个小时,共和国驻日大使的专机抵京之时,〖日〗本东京其实已经临近正常的下班时间,可自战争爆发以来,就没有正常工作制度的〖日〗本总务院,所有上至〖总〗理渡边正下至普通职员,都没有了朝九晚五的待遇,因而接到皇宫的电话后,渡边正以最快的速度赶赴皇宫,而作为军事统帅的冈村宁次自开战以来就很少回家休息,所以也是很快就赶到了皇宫。

冈村宁次并不惊讶西田义中将在场,这个被所有〖日〗本人都称之为“天皇最忠实走狗”的军情局局长,手上沾满了大和民族同胞的鲜血,为了让昭和天皇能够专制整个帝国,所有胆敢反对的人,无论职位和家庭背景,都先后葬送在了西田义这个刽子手的武士刀之下,将昭和天皇亲手送到无上高度的西田义显然要比任何人都更为昭和天皇信任,无比厉害的爪牙。

一向都愿意当老好人,也没那个胆子敢去过问军事,尤其是军队内部矛盾的渡边正自进入茶室之后,就始终小心翼翼的弓着身,察言观『色』是一个政治家必备的良好素质,因而他清晰的感觉到,天皇在仔细的打量着自己和冈村宁次元师。至于坐在天皇一侧的西田义,那是出了名的天皇内臣,渡边正不敢张望。

茶香飘『荡』,静谧意动,三个人像是哑巴一样枯坐着。

良久之后,昭和天皇还是主动开口了,盯了进屋后就弓着身子像是骇了背脊一样的渡边正〖总〗理,和声问道:“近日帝国战事繁忙,国内的安定全靠〖总〗理一人劳碌,〖总〗理要多多注意身体才是啊!”

听到天皇的关心话语,渡边正比任何金牌演员都还要专业的发抖起来,得瑟间已经是老泪纵横,更加谦卑的躬身,就差wen到榻榻米上了,很是大声的回答道:“誓死效忠天皇陛下,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陛下子岁!!”

渡边正的表态非常让昭和满意,又转过头看了看正襟危坐,始终保持着军人刚毅果敢之样的冈村宁次,声音不自觉的就提高了几个分贝,问候道:“元帅也是一样,战事繁忙,也应该注意身体!”

“多谢陛下关心,大〖日〗本帝国必将取得战争胜利!”冈村宁次猛地点了一下头,随即又恢复了原样。

闲话已经说完,肯定马上就会谈及正题,知道昭和要说些什么的西田义跪坐在一旁,像是事不关己一样默不作声,紧跟着昭和的一系列表演,也没有超出西田义的预想,昭和天皇果然从温和渐渐转变成了愤怒,从大〖日〗本帝国参战到迄今为止取得的一系列美好成果的欢愉,变成了因为深蓝事件的愤慨,听得渡边正心里直发『毛』,难道是让自己来当替罪羊的?渡边正不得不冒冷汗,而这一切都被西田义看在了眼里。

昭和像是一个精神病人一样疯疯癫癫了说了很久,喋喋不休的吵着闹着,等他发泄够了之后,他这才厉声问道应该怎么办,上午就和昭和谈了很久的西田义自然不会多说,共和国海军的海上军事演习通报昨天就到了〖日〗本国防部,一天的时间足够共和国第一舰队抵达演习海域,而就算此时此刻〖日〗本海军出动一支舰队前去示威,也需要时间准备才行,等到舰队姗姗赶到,估计演习都已经结束了。

从昨天下午就和昭和谈,谈到晚饭之后直到夜深,次日午饭之后他又被昭和叫到皇宫来商量,两人始终没有商量出个什么结果,拖拖拉拉之间,西田义早就看出昭和心里其实也害怕和共和国交恶,他真的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要下令向共和国民营海运企业下手,当初〖日〗本展开夏威夷群岛战役期间,〖日〗本就曾今租借过共和国的一些船只参与远洋运输,只要价格合理、不存在运营危险等,共和国那些海运企业基本不会拒绝的,但这一次昭和非得要“先上车后补票”〖中〗国人哪儿能随便欺负?

深蓝公司虽小,但却是共和国众多民营海运企业中的成员之一,换而言之,得罪了深蓝公司其实就是得罪了整个共和国的海运业,而每年共和国都会因为海运的繁荣而得到不菲的税收,海运行业的繁荣与否也怕实关系到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所以共和国『政府』和军队显然也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强硬的态度虽然让『政府』和军队都有一种不应如此的错觉,可危机面前才显得作用所在,失去了民心还叫什么『政府』、什么军队。[]大国无疆67

所以,西田义非常清楚,昭和这一脚是踹在了钢板上,疼得是呲牙咧嘴,却只能叫嚣着要把钢板给揍一顿,这难道不是没事儿找事儿的疯子?因而西田义保持着沉默,心里却乐开了花,因为他看到连冈村宁次都哭丧着脸,更别说如丧考妣的渡边正了。

“怎么?都是哑巴吗?难道帝国真的要迫于压力,接受支那人的条件,不仅释放他们的船只,还得赔礼道歉并作出一定赔偿?八嘎!!”

疯子果然是疯子,昭和的发疯让西田义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时候谁敢去当出头鸟,反正他是不会,而一直被昭和有意无意看着的冈村宁次明显的蠕动了一下喉结,似乎已经想好了应对之词。

“天皇陛下,如今的确不是和支那交恶的时候,帝国……”

“帝国正忙于太平洋战争,无暇西顾是吧?”昭和突然打断了冈村宁次的话,后者赶紧弓腰大喊“嗨”而收敛神『色』之后,昭和才说道:“可我咽不下这口气,大〖日〗本帝国岂能是支那想欺负就欺负的?

从台湾到朝鲜、从东海到琉球,帝国还要在支那人面前丢尽多少脸面?

难道要让支那人蹂躏我们的本土才奋起反抗?”

这一通话说出口,茶室内顿时就鸦雀无声了,连被共和国扇了四个耳光的〖日〗本,在前些年还恬不知耻的与共和国之间展开经济合作,并很快就取得了许多令人瞩目的经济成就,当时昭和还毫无顾忌的声称与共和国合作是最伟大的决定,堪比明治维新的伟大举措能够促使〖日〗本走向新一阶段的伟大繁荣,可是现在,他却旧事重提,难道中日之间真的要走到尽头,真的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生命最大的悲哀并不在于失去了应有的生命活力步入死亡,而是在于盲目乐观之后的无尽失望让人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毫无疑问,〖日〗本人是当今世界上极富有科研价值的物种,他们身上许多秉『性』都难以用人类的方式来形容和表达,说好听点或许叫做……中西合璧”而难听点也就叫做“杂交品种”简称“杂种”因为在人类进入近代之前〖日〗本承袭的是〖中〗国的文化思想,其文字也都是源自于汉字的变形,而自〖日〗本的国门被坚船利炮撬开之后,〖日〗本人就迫不及待的投入西方文化思想中渐渐的演变成了谁强就学谁的怪异作风由此一来,就不可抑制的成为了杂交品种,估计连他们自己,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怪诞。

怪异的〖日〗本人有些时候可以卑躬屈膝的向强敌学习,为对方tian脚趾头都愿意,而有时候却又像是一个巨人一样,气势豪迈的要欺负弱者,却从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因而矮小却又有一颗怪异内心的〖日〗本人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夹着尾巴做人,什么时候该寸步不让。

于是乎,作为这样一个怪人国度的最高统治者,昭和天皇集结了〖日〗本人所有的特点于一身,像是一个特殊的标本一样让西田义始终都捉『摸』不透,正如此时此刻,刚刚还叫嚣着要让支那人付出代价的他,在自己提及了往事之后,却又立马萎缩了,还真是往事不堪回首伤疤被自己揭开的痛楚,显然让昭和老实的闭上了嘻巴。

看到渡边正、冈村宁次和昭和天皇三个人如此之样,西田义心里说不出的高兴,看来当年的中日一系列的战争真的是把〖日〗本人给打疼了,打得都害怕了心理上的阴影直接造成眼前的三人,被提及往事之后,再大的怨气和怒火,都被往事的恐惧所压制住了,西田义清楚的看到冈村宁次双目那一闪而过的惧怕表情,〖中〗国军人还真是〖日〗本的克星。

“〖中〗国有一句古语,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陛下、〖总〗理、元帅,我认为,支那『政府』和军队的做作只会是做给他们国民看的,他们并没有做好和帝国交战的准备,所以我认为,只要帝国后退一步,整件事情就能很快解决,而唯一的恶果便是,我们会被支那人狠狠的嘲讽一番!”西田义说到这里,感觉到三人都很是注意的听着,昭和甚至有些怒『色』,所以赶紧说道:“但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事实上帝国的国民也对支那人非常不满,他们在帝国开办的工厂到处都有,用相当廉价的价格雇佣我们的人民来从事危险而又繁重的劳动,低廉的报酬还并不会包括意外来临之时的保险金,在经济合作期间支那人始终将我们当成奴隶使唤,所以此次我们的退让,完全可以让帝国人民更加奋发图强,总有一天,我们会毋需征用任何国家、任何企业的船只!”说了很久,西田义始终在围绕着一个中心阐述自己的建议,那就是要让共和国满意的结束此次意外事件,同时也能让这以前的三个老鬼服服帖帖,因而说来说去,就是要让昭和有一个台阶下台,否则天皇的面子肯定是挂不住的。

“我会让海关总署署长集自前去调节,平息事态之后,他将引咎辞职,由我临时担任海关总署署长,并尽快联系印尼,向他们的国有或民营海运企业租借一批船只!、,非常识相的总务院〖总〗理渡边正当仁不让的挺身而出,将这个黑锅扛了起来,虽然直接当罪人的是海关总署署长,不过渡边正的表态的确让昭和天皇满意,这下谁也不知道此事是因一个疯子天皇而起,而这件事情显然还没有彻底结束,因为它至少在昭和心里,又烙下了一道伤疤,这个经常『性』发疯的天皇,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咆哮着要向共和国开战,洗刷过去所有的耻辱。

1月24日,共和国海军第一舰队的航母战斗群果然如期在〖日〗本海展开了军事演习,相继进行了海上综合补给、反潜演练等等常规的海上训练科目,热热闹闹的海上军演虽然并未对外界开放,但只要此事确切无误显然就足够让共和国国内鼓舞人心了,而更加让人开心的是在演习进行到第三天,也就是1月26日这一天,始终并未表态的〖日〗本方面终于有了回应。

〖日〗本海关总署的署长亲自到东京港为深篮公司的船队放行,并且还将之前多收取的各种费用全部予以退还,至于征用该公司货船的事情更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及,诚恳的道歉外加经济赔偿让深蓝公司也并不好意思继续上诉,可还没等他们在国内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撤诉的消息,〖日〗本那边已经传出这位刚刚从港口返回自己办公室的署长,在办公室内切腹『自杀』的消息。

27日,共和国海军的海上军事演习仍然继续进行,但很明显航母战斗群的演习范围就远离了〖日〗本,而在当天晚上,航母战斗群在留下一艘攻击型核潜艇之后便返航了,而当天〖日〗本又传出了消息,〖日〗本总务院〖总〗理渡边正亲自主持海关总署的日常工作,有关征用海运船只的事情,也就此与共和国无关,〖日〗本找到了一个印度尼西亚,自欧佩克组织首脑会议召开后就不敢再向〖日〗本出售石油的国家,似乎看到了一个印日合作契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