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八章 天下虽安?

第六十八章 天下虽安?

1946年的春节并不特别,〖中〗国人的传统新春佳节并未受到前一段时间的“深蓝事件”影响,国泰民安、阖家欢乐、一片祥和等等词汇都被人们用来形容如今的好日子,而就在举国欢庆、万家团聚的春节过后不久,在1946年3月1日,由共和国上海商务出版社正式出版的一市了一《假如战争明天来临》。

春节过后的〖中〗国人大多都还有条不紊的忙于工作、学习,对于大多数人而言,1946年这才正式开始,为了来年春节之时能有一个很好的年度成绩总结,都下定了决心要好好奋斗,没有任何人去设想除了家人、朋友和单位之外的明天会是什么,在很多人看来,共和国国力蒸蒸日上、人民日臻幸福,要让他们去设想虚无缥缈的国家与民族未来,显然是徒鼻而又浪费时间的。

由一名上海社会科学院老教授耗费一年余时间撰写的《假如战争明天来临》,这本字数不多的书籍如果说能够在短短几天之内火爆起来,还得益于它的名字实在太具有吸引力,谁都知道当今世界是战火纷呈,轴心国和同盟国之间不死不休的折腾着,再有四个月余的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就已经爆发了整整两年时间了,全世界都打得相当热闹,而共和国也是被两大战场给夹着,一个是苏德战场、另一个是太平洋战场,所以在这样一种特殊的情况下,有这么一个极具噱头名字的书籍,自然很快大火。

随着这本书的日趋火爆,围绕这“战争明天来临”话题的讨论也开始逐步深入身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围绕这个极富有营养的话题展开争论和辩驳。

热爱和平的人肯定会对好战派呲之以鼻璀璨的中华文化孕育出的一部优秀兵书《孙子兵法》在开篇就警告一“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其其意思大概就是战争是国家大事,生与死的战场、存和亡的关键,不可不慎重考虑。[]大国无疆68

于是乎,热爱和平的人开始以此为藉口,从需要慎重考虑战争之事,逐步演变到了战争爆发可能xing的研判而如果按照他们的推算,北有苏德争雄、南有日美交锋的共和国,其实并无战争的危险,他们似乎坚持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不是入侵神州大地、危害到共和国国家主权的事件都不足以引发战争。

然而这样一个既矛盾又狭隘的思想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别子的时代是一个极其盛行丛林法则的时代,优胜劣汰、弱者先亡的规律无不让诸侯之间相互争霸和兼并,大国称霸、弱国依附,齐国、秦国、晋国、楚国等等都不断扩张势力,安于现状、不具有侵略xing,只能落下一个“坐以待毙”的结果。

当前的国际形势恰恰如同别子的那个时代,以德国、意大利、〖日〗本为首的轴心国试图建立新的国际秩序和霸权主义体系打破以往以英法美等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力量体系,建立世界的三大极,而同盟国何尝不是在努力反抗轴心国的侵略进攻,同时还梦寐着打败对手,尤其是美国如此卖力的想让同盟国获胜的背后,难道没有包藏si心?

可以试想,如果轴心国获得了最终的胜利,那么德国将成为欧洲大陆上最大的国家,而作为其附庸的意大利也将拥有较为广阔海外势力,非洲和中东地区都是德意的乐园而〖日〗本也将称霸整个大洋洲,拥有澳大利亚、新几内亚岛和新西兰岛的〖日〗本,再加上其本身的人口繁殖优势,指不定还真能发展成世界超级大国之一届时共和国依然将被压制在亚洲这个澡盆子里,动弹不得。

而如果是同盟国获胜显然情况就更加不容乐观。并先是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美国,将一力称雄整个世界,好不容易打回本土的法国和英国显然不是其对手,至于他们另外一个盟友苏联,真要是反击纳粹成功,也肯定会在将来因为政治主义问题而与西方对峙,英法届时或许就会成为美国在欧洲地区压制苏联的利器。

而在亚洲,美国打败了〖日〗本显然就能将在自己的势力渗入东亚地区,亚太地区岂能容有二虎?就算共和国在苏联与美国之间游刃有余,可总归是处于被动,因为在那个时候,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都是美国的天下,在那个时候,波斯湾的国家还会和共和国保持良好关系吗?

显然不能,届时,共和国或许真的只有偏安一隅,老老实实的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美苏等大国的压迫下,不得不采取战略防御态势,距离世界大国的美梦将越发遥远。

显然,《假如战争明天来临》的这本书其作者本来就是一个国际关系研究的教授,已经读懂看懂了整个国际形势的他,显然并不是寄希望于要用这本书赚取多少个人金钱利益,而是想要这样的一本书,让〖中〗国人产生一种“忧患意识”自古而来,打败中华民族的并不是外族入侵,而是内部纷争和穷奢极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谁都知道,可在繁华与安定面前,许多人都丧失了应有的忧患意识,总以为危险根本不存在,战争怎么可能。

这本书在开篇就引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重要事件之一的珍珠港事件,收集了大量资料的作者在开篇中就『插』用了一副战争爆发之前瓦胡岛上的美丽景『色』以及繁华盛貌,对于喜爱旅游的华人而言,夏威夷并不陌生,而后他有引用了两张被日军占领之后的瓦胡岛,一片狼藉、尸横遍野,而这四张图片相隔的时间不到一周,其中两张照片的间隔时间更短,只有一天,那就是偷袭前和被偷袭后的珍珠港。

繁花似锦与断璧残垣,通过美国人的遭遇已经在事后让全世界都知道和平与战争之间界限并不像常人想象那样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或许昨天你还在家里和亲人享用丰盛的早餐,而第二天早晨,全家就死在了敌人的轰炸之下,通过珍珠港事件,这个设想让所有人都无法辩驳,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铮铮事实。

而后,这本书又开始细致分析了古往今来中华民族历史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旧事,又重点分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从爆发到壮大直到对共和国周边形成一个胁迫态势。这才引申出书的重点,那就是战争其实并不远离共和国,虽然从自建国以来中日之间一系列战争中,人民普遍相信经济实力、科技与教育实力、工业实力等等而成的综合国力不算全球第一而能弄个第二的共和国是不惧怕战争的,可战争就像一条疯狗,你不怕它,并不代表它就会怕你,被疯狗咬伤一口就死翘翘的大有人在,比如说波兰,突如其来的一口让它死得何其悲壮。

当然,这本书最让读者津津乐道的地方就在于它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如果保持当前轴心国和同盟国组织形式继续下去的两种结局分析,在大胆的假设条件下,作者并未去刻意分析到底哪一方会获胜,毕竟一个国际关系学家能力有限,他不可能深谙军事并且熟知交战双方实力但他却清楚的指出,无论哪一方获胜,对共和国都极为不利的未来。

轴心国获胜,共和国将处于日德威胁之下,而同盟国获胜,共和国将被美苏紧『逼』无论哪一方获胜想,显然偏安一隅的共和国都不会有好果子吃,尤为引人深思的地方是,作者清晰的指出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波斯湾八大国目前看似与共和国关系好得不得了可一旦第二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分出了一个优劣,而共和国始终呆在亚洲范围内,他们势必会为了国家的未来,偏向于一方,而并不是共和国。

至于亚洲内的其他国家,哈萨克斯坦最西边的国土上的居民,已经能够听到空气中传来的阵阵轰鸣声,那是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在斯大林格勒的杰作,可以试想,德国一旦收拾了苏联,那么哈萨克斯坦还会和共和国穿一条吗?而如果同盟国获胜,美国打到了〖日〗本的本土,朝鲜和琉球还会和共和国同心协力吗?

至于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新加坡是华人占据大多数,但并不代表所有华人都一心一意支持不思进取的共和国,一旦同盟国获胜,美国势必会重新掌控菲律宾群岛,届时,英国也可能会重新强势入主东南亚,马来西亚显然会投入英国的怀抱,因为缅甸、印度都是英国的地盘,而新加坡届时态度如何也根本无法预测。

这一切都存在一个极大的不确定xing,但却都有可能发生,而作者让所有读者都难以反驳的理由就不于一个特殊的国家,印度尼西亚,这个东南亚国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共和国一手扶植起来的,但却是第一个胆敢反叛的,〖日〗本在那下菲律宾后不久,它就敢于蠢蠢欲动,甚至还发生了违背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协定的对日经济制裁决议,向〖日〗本出售石油,虽然欧佩克首脑会议很快制止了印尼的举动,但真要是到了同盟国或者轴心国取得主动的那一天,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们甘愿做共和国的马前卒?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的确是引人深思,可对于当前共和国所面临的国际周边形必而言,却是具有一定道理的,谁都不敢相信、谁都不能怀疑,如果真的要让共和国能够有效维持当前还算是一个准世界大国地位,将来还试图有所发展,共和国显然就必须要为自己的全球利益多加考虑,是争做一个世界大国,还是甘愿做一个亚洲二流国家,一切都是由〖中〗国人自己选择、自己负责。

《假如战争明天来临》的作者还在书籍的最后,特意加上了一篇,是他个人对战蓝事件的看法,深蓝事件看似是一起〖日〗本狂妄自大而引起的笑话,却从某种角度来看,不难看出好这是〖日〗本开始试图挑衅共和国的兆头,连小〖日〗本都不惧怕共和国那么共和国还怎么在全世界混?

而深蓝事件之后不久,印度尼西亚就跳了出来,将自己国内国营的和民营的许多海运船只,低价租借给了就本,而且据称这些轮船往返〖日〗本都很是特别,它们在〖日和大洋洲前线战场的港口之间来往显然需要耗费大量油料,印尼为了租借轮船补给方便,竟然在日方的邀请下,在关岛建立了一个大型油料补给站专门安排多艘油轮,专门发展从雅加达运输油料前往关岛囤积。[]大国无疆68

在关岛的油料,印尼到底是真的只用来供应他们的被租借的货轮往返消耗,还的在不为人知的时候,同样在向〖日〗本海军出售呢?或许往来与〖日的货船中指不定就夹带了大量的油料欧佩克组织在2

月初就要求印尼提供一个详细的报告,可根本没法安排调查组前往关岛实地考察印尼是否在暗自向〖日〗本出售石油。

不管事实是否如同人们所想的那样,印尼不敢违背欧佩克组织的宗旨,却滞主大胆的向〖日〗本示好,有了来自印尼的源源不断油料输入,〖日〗本再加大菲律宾和新几内亚岛上的矿产资源掠夺力度,一时之间,他们竟然不用再对海外工业原料输入本土担忧了而且印尼提供了不少的船只参与海运,他们也毋需去向共和国民营海运企业征用船只。

由此一来,在二月下旬就出现了极为罕见的景象,那就是至今在贸易关系上还算是与共和旬不错的印尼,竟然出现了许多的远洋货船和油轮订单这下印尼的野心成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他们从共和国购买的船只,从法律意义上来讲的确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而他们再将船只租借给〖日〗本,这还并未违背经济制裁协议,可由此以来〖日〗本人就再也不用担心海运运力不足了,狡猾的印尼猴子和倭国矮子狼狈为交n之间,本来还是亚洲霸主的共和国岂能有好日子过?

书并不长,撰写这本书的作者在全本结束之际再一次提及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话,这话仿佛并不是给读者说的而是给共和国的国家领导人们说的,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之下,共和国真的还像是南北宋那样偏安一隅,乐于享受繁华光景,总有一天会大祸临头。

而3月7日,这本书的作者在接受东方电视台电视专访的时候,也被主持人问及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已经引起了国内强烈反响的这本书,是否是共和国应该参与战争的一种思『潮』表现?因为在共和国国内支持参加世界大战,争取建力以〖中〗国为核心世界新秩序的人不少所以主持人便试问了这一个问题,而作者不遑多让的表示自己是支持参战的,而且还力挺共和国尽早加入同盟国阵营,尽早消灭法西斯国家,建立和平世界新秩序。

而当主持人问及作者,在书籍结尾的那一句话字体都明显比其他正文的字体大了一倍,其〖真〗实用意据说是要引起某些人的反思,所以主持人便冒昧的问作者是否有过向北京进言的打算,这个看似开玩笑的问题却被作者相当认真的回答,他表示自己的书是为广大好读书之人所写,对于任何一个事件、一种思想,不难发现许多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看法和观点,所以他认为自己的书不过是在阐述个人的意见和看法而已,并未想要引起多大的政治震动。

当然,作者表示当前共和国在国际事务中所采取的举措是可行有效的,尤其是去年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接连访问波斯湾八大国,而后又回到亚洲不断访问其他友好国家,并后来在深蓝事件中表现强硬,从种种事件中不难看出,共和国『政府』已经比以往更加重视保护国家利益,一个和平稳定的周边形势显然是符合共和国稳定健康发展的。

书,不管如何,也不过是一本书而已,虽然它的出版和连连加印,都只能证明大江南北、神州大地,的确有许多人开始赞成作者的思想,支持共和国应该积极发挥自身作用,在国际舞台上展现自我风采,为共和国牟取更多更大国际利益,毕竟全球贸易本身就是共和国的发展强项,无数的大型集团和公司,都指望着能有一个和平稳定的世界可供他们发展,而在这些企业工作的数以万计职工,也都绝对支持共和国走向全球。

经济利益决定好上层建筑,同时也能左右许多人的思想,可以设想,如果〖中〗国还是半殖民半封建的社会,人民还生活在被录削和奴役的惨痛生活之中,他们哪儿会有心思关心第二次世界大战到底谁更牛『逼』,而〖中〗国是否应该分一杯羹,可如今不同了,共和国拥有一大批国际企业,经济利益与贸易关系在战争爆发之前就已经铺满全球,人们关心的是绩效、业绩、就业率、福利等等,在关系到切身利益的国际事件问题上,也开始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在不同的社会位置,会有不同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而随着时间的增长、个人的成长,人的财富和社会履历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变化,因而一万个人很有可能就有一万个不同的看法和意见,但归根结底,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意见能否真正变成改变国家的国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便拥有这个作用。

1946年3月10日,来自全国的3078名代表齐聚共和国首都北京,全部出席了在当天正式开始的第四届三中全会,而之前凭借《假如战争明天来临》一爷火遍中华大地的作者显然是代表中的明星人物,在这多事之秋的岁月里,人们也更加关注这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做出那些决议。

被寄予了厚望的这次大会,在当天自然是首先听取由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张雨生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一向备受关注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往年一样,先对1945年的『政府』工作进行了回顾,经济发展、『政府』财政、

公共福利、国际事务等方面,共和国自然都取得了丰硕成绩,尤其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经济刺ji利好,共和国在1945年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相比于1944年竟然增幅高达31%,出现了自建国以来第一次超高幅度的增长,其中制造业的繁荣是主要原因。

而在1945年全年的『政府』工作中,『政府』务必首要完成的自然是经济的宏观调控,经济的高速增长带来的种种利好自然要多加利用,而不利的地方自然要加以消除,其中物价上涨这个问题就是『政府』着力解决的大事,而在农村建设、经济结构改革、社会福利保障、新青藏三大西部偏远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等问题上,『政府』持续加大投入。

而在1946年的『政府』工作部署安排中,以国务院为代表的各级『政府』将会把工作重点放在保证经济平稳增长,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扶持新兴产业、促进偏远地区发展、保障民生工程等等方面,加大对科研事业的投入力度、着力解决服务业税务改革、增加国防军费开支、保证涉及国计民生重点工程建设(三峡水利)等等方面。

总体而言,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和以往的没什么差别,共和国『政府』的主要职能依然重点在于“经济、平稳、福利、科教”等等热点词汇上,只不过今年的『政府』报告中,一些数据更好看了,而且多出了一个热点词汇一“国防”增长国防军费开支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周边国际局势的繁杂,或许还会被许多代表提出质疑,而如今,代表们并未提出质疑,反倒更加关心在会议第二天的工作。

次日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要任务就在于审查和批准1945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以及194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同时还要批准194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如果进度够快,当天代表们就能开始着手审查和批准1945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194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可以说此次大会,之所以吸引许多国民的目光,其重点就在于1946年的预算草案到底与去年的有何不同,作为重点关注的,自然而然是军费预算一项,从中可以看出许多的问题出来。

增长,增长,大会还在进行,但在全国各地,越来越多人开始呼吁共和国应该增加军费预算,许多报纸在3月11日的头版头条报道都引用了来自于《司马法…,仁本》的一句话…“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而报道的名字就叫做~

天下虽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