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一章 转折之前

第七十一章 转折之前

……破坏是为了和平存在,力量是为了生存而来,在这弱肉强食的战争时代,英勇的霸气掩盖胆怯的心态,不管先知是否存在,胜利与你同在!”1945年4月无疑是最为艰难的一个月,要“毕其功于三役”而快速解决掉苏联的德国,加大了对列宁格勒、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三大战役的投入力度,希望通过这规模空前的三大战役彻底消耗掉苏联的战争实力和信心,达到彻底击垮苏联的终极目的。

列宁格勒是苏维埃十月〖革〗命的摇篮、莫斯科是苏联的首都、斯大林格勒是以斯大林名字命名的极为重要的工业城市,可以说围绕这三座城市而兴起的战役,苏联是万万也输不起,退无可退之下只能浴血抗战,用鲜血和生命来浇筑属于苏联红军的荣耀与胜利。

从1945年8月8日就正式拉开帷幕的列宁格勒保卫战,到1946年4月8日为止,已经进行了两百多天拼命厮杀,德国北方集团军群当初那初锐不可当、一往无前的气势也早已被糜烂的战局给消磨殆尽,多如蝼蚁的苏联红军根本不分军人和平民,看似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孩都敢于拿起步枪向德军『射』击,三百多万的这座城市从战争爆发伊始便始终弥漫着硝烟和死亡。

“要让列宁格勒从地球上消失!”希特勒给德国北方集团军群下达的作战命令可以说简单到了极致,短短的一句话就等同于讲解清楚了作战目的和核心思想,德军进攻之时便毫无顾虑可言,只需要不断的推进、推进、再推进,任何出现在他们视线里的苏联人,不管有没有穿着军装拿着武器,都一律『射』杀,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便光荣完成了任务。

然而,德军的凶残进攻并未吓到苏联军民。[]大国无疆71

在1945年9月初德军刚刚从三面包围了列宁格勒,让城内的苏联军民只能通过拉多加湖和空中得到补给,看似岌岌可危的形势之下,城内两百多万苏联军民并未选择投降,任凭德军空投多少宣传单、扔下多少重磅炸弹和特种燃烧弹,城市废墟连绵之下,他们依然没有放弃抵抗,而为了让列宁格勒坚持下去,苏维埃战争国防委员会坚决的将西北战区最高司令伏罗希洛夫元帅撤职,让前苏军总参谋长朱可夫秘密进入列宁格勒,继续与德军作战。

伏罗希洛夫元帅不敢妄自下达各种苛刻的命令,但深知丢小列宁格勒也就丢掉了整个红『色』精神的朱可夫却充分认识到这场战争必需坚持下去的重大意义,而且离开莫斯科之前,斯大林就单独找朱可夫谈过列宁格勒的重要『性』,两人达成的共识便是,除非所有人都战死,否则列宁格勒必须坚持下去。

生杀大权掌握于手的朱可夫也的确是一个极为狂暴的统帅,在他安排下通过水路进入城区的数万政治指导员,很快就分派到了各级作战部队充当“政治宣传兵”、“士气鼓舞员”、“督战员”等角『色』,只有一把手枪的政治指导员往往比正式军官的权利都还要大,战场上直接枪毙军事指挥官的事情更是屡见不鲜,而他们那一张张能说会道的嘴巴,也充分发挥了说教的威力,让所有苏联红军战士都觉得,伟大的斯大林正时时刻刻注视着他们一样,务必英勇、务必顽强。

热血可以浇筑军魂,生命可以谱写篇章。

朱可夫到来之后不久,德军也加大了对列宁格勒的战役投入力量,已经三面包围列宁格勒断绝了城市与外界陆路联系的德军,在德国空军优势之下,他们非常清楚苏军获得补给的重要途径已经只剩下了水上运输这一条路走,因而德国海军来了,他们带来了大量的海军舰载机,在拉多加湖上,与苏联海军之间展开了一次次特殊的海空作战。

能在大西洋上消灭掉防空火力凶猛了不知多少倍的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的德国海军,在拉多加湖上的战斗可以说只能算是“1小菜一碟”苏联海军的战舰对于德国海军航空兵而言,简直就相当于是“实战练兵”深知苏德两国海军实力不是一个等级的朱可夫,果断的让苏联海军官兵上岸作战,连炮艇、驱逐舰等战舰上的火炮都给拆解下来,否则真要是被德国海军航空兵逮住,一颗鱼雷或穿甲弹就能让他们葬身湖底,还不如将这些火力凶猛的舰载武器用于陆上防御,像机关炮之类的武器,在巷战中火力尤为凶猛,着实提升了苏军的防御火力强度。

只能趁着黑夜向列宁格勒运输兵力和补给的苏军,在口月下旬之后就一度处于相当艰难的状态,城外的防线早已被德军攻杀得七零八落,物资补给储备也并不充分,而且在城外防御作战,德军拥有装甲和炮兵火力优势,与其让士兵们趴在战壕里用步枪噼里啪啦的给德军坦克擦出火花,还不如放德军进入城区来,限制德军的机动优势而作战,因而在10月初,列宁格勒的战事就基本转入了城市争夺战。

惨烈的巷战无疑是煎熬生命的坩埚炉,从三个方向慢吞吞的实行突破的德军不慌不忙的前进,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得到了命令,是要将列宁格勒从地球上抹去,所以一步一步前进间,也好彻底杀光,而另一方面的原因则是10月7日,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正式开打莫斯科战役,这无疑是北方集团军群后勤补给的一个坏消息,因而他们需要也是不得不“省吃俭用”亦步亦趋的徐徐推进,直到实现希特勒的伟大目的一抹掉。

加装防护钢板和工程铲的坦克充当开路先锋、工程车辆跟进而步兵战车和履带运兵车紧跟在后,步兵亦步亦趋跟随车辆前进,德军在列宁格勒的进攻不再像以往那样,动辄以千米来计算突进纵深,而是以米为衡量单位,慢吞吞的丈量着城市的大小,一路上不断的爆破、掩埋,进攻的德军像是一把把大扫帚,所扫过的地方几乎都被夷为平地。

原本打算要依托房屋建筑和废墟,通过地下排水管道网等与德军纠缠作战的苏军,万万没有想到德军竟然以这么一个“毁灭”『性』的推土机战术来作战,在刚开始的城市防御作战中,不少苏军都还听命等候在建筑内,亦或者是地下,可他们没有等到德军士兵,却等来了推土机或者爆破筒,有时候德军士兵似乎为了图方便,看准一个可以藏人的建筑物,直接用无后坐力炮或者火箭筒来上一下,藏在里面正准备要大战宏图的苏军士兵,连同平民在内很快就死翘翘,由始至终一枪没放。

德军的进攻效率虽然不高、耗费油料和弹『药』也很多,可值得称赞的便是部队的伤亡率着实很低,直到被『逼』无奈的苏联红军放弃了躲躲藏藏的战法,主动向德军发起反击,亦或者直接依托建筑、废墟、弹坑等等布置街道防线与德军交火,主动暴『露』的苏军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不错的战术,因为双方的交战距离比较短,而且饱受轰炸和炮击之后的城市内地形特别复杂,所以在城外的德军远程炮兵们根本不敢贸然开火,进攻的德军只能依靠装甲车车辆的车载武器,以及迫击炮、火箭筒、无后坐力炮等武器支援作战,就连以往肆无忌惮的德国空军也不敢贸然投弹,苏联红军终于可以凭借人力优势而暂缓德军的进攻,可惜就是伤亡忒高。

不要脸的怕玩横的,玩横的怕玩狠的,玩狠的怕不要命的,当数十万苏联红军都将生死置之度外之后,他们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具具尸体,然后才和德军死拼,每每到了德军庆幸又可以向前推进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苏军立刻又『潮』水般的向他们发起决死冲锋,尤为可怕的是,德军发现很多冲锋的苏军士兵手中连步枪都没有,手里紧紧握着几发子弹,当持有枪支的战友倒毙之后,他们就捡起步枪,装弹之后继续『射』击、继续进攻。

死亡并不可怕,因为是死亡惧怕列宁格勒。

拥有绝对人力优势的苏军一次次的用决死冲锋换来德军的暂时退却,而往往又需要大量的生命来填补德军反击之时的消亡,双方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在列宁格勒城内纠缠不清,德军耗费的是无数的弹『药』和少部分的生命,而苏军则是用鲜活的生命来让时间继续前进,以证明又过了一天,列宁格勒都还未沦陷。

寒冬的到来让苏军的艰难更是雪上加霜,拉多加湖在11月中旬就结冰,再也不能再夜间秘密运输物资和兵力的苏军,只能想方设法改造一部分雪橇车来担负运输任务,同时还在冰层进一步加厚之后,通过给汽车车轮加装防滑链的方式,来组织大规模车队向城内输送物资。

结冰的拉多加湖看似对苏军补给有利了,可对于德军而言同样是有好处的,之前德军还因为没有水面舰艇,只能寄希望于海军航空兵能够炸掉更多的苏军船只,可结冰之后就不同了,德国北方集团军群在11月20日开始,便不断组织装甲部队向拉多加湖上挺进,多次成功拦截了苏军的补给车队,将一吨吨朱可夫急需的物资给销毁在了湖面上,而到了1946年年初,德军还多次直接利用火箭炮群,动辄拉多加湖湖面上的冰层进行遮断式密集『射』击,漫天落下的火箭弹几乎将夜空点亮,凶猛而又绵延不绝的爆炸让趁夜运输的苏军补给车队损失惨重,更为糟糕的是,在德军大肆破坏之下,湖面的冰层被严重破坏,许多地方出现了肉眼看不到的冰裂,满载物资的汽车驶过,倏然之间便陷了进去,更有倒霉的直接连人带车随着咯吱咯吱破碎的冰层落入湖底。

当然,德军之所以对破坏苏军后勤补给如此上心,因为他们在寒冬期间的攻势也处于几乎停滞状态,后勤部队调集了破冰船,通过海路为北方集团军群运送度过寒冬所需要的物资,并且还要为春暖花开之后春季攻势囤积弹『药』物资。因而整个寒冬期间,北方集团军群在列宁格勒城内终于收敛了许多,但对苏军的后勤补给却是不断破坏,生怕朱可夫多得了一车子弹似的。

同样,在十月初就急急忙忙向莫斯科挺进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也遭遇到了困难,随着部队不断向莫斯科挺进,遭遇到的苏军抵抗力度就越大,整个师一人不剩的牺牲在防线上的事情早已是屡见不鲜,根本不知道死字是如何写的苏军,像是杀不死的蟑螂一样,层层叠叠的活跃在〖中〗央集团军群进攻的道路上,一次次的攻克、一次次的休整,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终于领悟到了什么叫做“人海战术”上百万的苏联红军像是结成了一道道防御链条一样,牢固的将莫斯科给隔绝起来,让〖中〗央集团军群想要摘掉莫斯科这多鲜花,就得先拔掉这些讨厌的刺儿。

可天气很快转入了冬季,越往莫斯科进攻,德军就发现交通条件越发恶劣,雪花洋洋洒洒的表演之后,被装甲履带车辆碾压之后便消融在在泥土,蹂躏成了稀泥巴,让主要依靠轮式车辆的步兵师和摩托化师难以前进,而担负后勤运输的车辆也相当艰难。[]大国无疆71

不得已之下,德国空军只能挺身而出,从1945年11月到1946年的4月初,德国空军集结了两千多架飞机,在一百多天的时间里,组织了将近两百次轰炸,而作为重要防御核心的莫斯科,担负空中防御的苏联空军可谓是相当顽强,他们所装备的战斗机全部都是整机从共和国购买而来的,刚被组装出来就加满油料和弹『药』之后上天作战的事件是层出不穷。

技术不行就依靠必死信念和数量优势与德国空军作战的苏联红军,在五个月的时间里,总共得到了共和国将近6000架飞机,而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残酷实战淘汰作用下,在1946年4月份还顽强剩余的只剩下了三千多架,相当于有一半的苏联空军飞行员和他们那刚出厂不久的座机,就在与德国空军的作战中为国捐躯。

整个寒冬期间,德国空军在围绕莫斯科轰炸任务上的损失也可谓是相当惨重,他们组织一次轰炸,为了提高突防率和成功返航率,安排的护航战斗机都比较多,而轰炸机却比较少,很多时候还都是采取他们熟练的低空突防,却往往很快就被苏军的雷达给发现,紧接着,一百多架德国空军战斗机,最少都会遭遇到一倍以上的苏军战斗机的疯狂拦截,群殴对群殴的野蛮作战之下,德国空军在五个多月时间里,也损失了一千余架,战损比高达1比3。

德国空军的牺牲显然是有作用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因天气和交通条件恶劣而进攻乏力的情况下,只能被迫转为的战略防御态势,但德国空军的攻势却助涨了士气,也让德军官兵们相信,只要寒冬一过,天气转好之后便是他们挥师莫斯科的好日子,而在此之前他们要做的就是稳固防线,警惕苏军反击,同时囤积更多的作战物资以供未来消耗。

漫长的冬天消磨着人类的斗志,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在斯大林格勒的战役进展,并未有遭遇到北方集团军群那样的拼死顽抗,但却也不至于像〖中〗央集团军群那样困难重重,斯大林格勒这座重要的城市在德国南方集团军群的攻击之下,也曾一度岌岌可危,德军就差一点触『摸』到了胜利,可寒冬的到来让苏军可以缓一口气,而德军却只能望天兴叹,时不待我。

而如今,漫长的冬天已经过去,让德军小心翼翼应对的苏军反攻也并未出现,在寒冬期间守住了战略成果的德军,终于开始活动憋屈了一冬的身子,狂暴的战争机器也终于再次开动,隆隆声中,带着死亡的嚣张气焰,向着列宁格勒、莫斯科、斯大林格勒扑去,不过在他们高奏凯歌之前,还有一个让在苏德战场上奋战的数百万德军〖兴〗奋的消息,那便是在北非所向披靡的隆美尔将军,已经在4月10日,正式越过土耳其东部边境,向着里海西海岸、大高加索地区的苏联国土迈进。

最受到鼓舞的莫过于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了,他们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待与隆美尔所率部队在斯大林格勒胜利会师的那一天到来,拿下斯大林格勒之后的他们将向伏尔加河上游地区挺进,威胁到莫斯科南翼,也算是为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的攻势呐喊助威。

死亡之前的煎熬是最痛苦的折磨,随着苏德战场重新复苏,全世界都将目光投到了这片红与黑厮杀的土地,看看这场必定要决定第二次世界大战转折的战争,到底谁才是最终的胜利者,书写出那成王败寇的雄伟传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