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二章 一路西去

第七十二章 一路西去

1946年4月11日上午8点整,共和国铁道部下属的东南铁路运营公司,首趟执行上海至巴尔喀什的特快列车,在汽笛声中缓缓驶离了站台,这趟特快列车驶出上海之后将经南京、徐州、郑州、洛阳、西安、

兰州、乌鲁木齐,最后才抵达共和国最西部的城市巴尔喀什。

在此之前,共和国运营里程最长的一条线路是从广州至哈尔滨,全程耗时38个小时,而当上海至巴尔喀什的这趟客运线路开始投入运营之后,光是上海至乌鲁木齐就得耗费45个小时,而再加上乌鲁木齐至巴尔喀什的12个小时,这即将一举拿下共和国最长客运路线的特快列车,将整整需要57个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

两天多的时间对于很赶时间的商人而言,显然是难以选择的,如果他们选择乘坐大型客机从上海至乌鲁木齐,然后再转乘支线客机转到巴尔喀什,整个旅程的耗时绝不超过9个小时,9比57的耗时比,相信绝大多数的商务出行都会选择坐飞机,而不是在火车上煎熬两天多,就算是睡卧铺,恐怕时间一长、又孤独无聊,那么人都快被憋疯了。

然而作为上市铁路公司之一的东南铁路运营公司,之所以敢开通这么一个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长铁路客运线,可并不是因为股市集资所得太过于丰盛,以至于钱多得找不到地方花费,而是因为随着苏德战争重新回到高烈度的厮杀,共和国国内围绕这场战争的商贸流非常巨大,共和国多家航空公司不断加开飞赴乌鲁木齐、巴尔喀什以及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的航班,顶多满足有支付能力的旅客需求而希望前往西部边陲“淘金”的普通人,却肯定愿意选择乘娄火车。[]大国无疆72

陈立强,上海新业宏达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的机械工程师,他购买的是全程直达票,好歹通过提前订票买到了一张硬卧上铺票,否则他就要在硬座上苦熬57个小时,不能不说公司出差待遇给得忒不地道,拿着报纸坐在车厢过道一侧的他,无奈的看着来来往往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旅客摇了摇头后,又将目光收回了报纸之上。

“兄弟,能帮下忙不?”正专心致志看着报纸的陈立强被一个询问声拉回到了现实,抬起头正看到一个面带微笑的老头,正满头大汗的拎着一个箱子可就是放不上行李架赶紧将报纸搁在小桌上,他利索的将行李向上一抬,老人再一推,很重的行李箱便老老实实的呆在了行李架上。

“小伙子,谢谢啊!”“没事儿!”陈立强说着,便再次坐回了位置,继续看着报纸,直到那老头坐在了对面而乘务员正收取着旅客的车票,并发给一个小牌。

“小伙子这趟可是出远门啊!”老头看到了陈立强手中的车票,乐呵呵的说道。

“是啊,的确够远的!”陈立强苦笑着脸,拿回了乘务员递还给的小牌将报纸折叠好后,和声问道:“那您这趟去乌鲁木齐,也算是出远门咯!”两人很快交谈起来,老叉真名叫做风陵,很文雅的一个名字却并不说明他是一个文人,他和陈立强一样也是理工科的,只不过风陵刚刚,退休,而陈立强却刚刚在新公司上班不久,两人毕业于不同的学校、在不同的公司任职却有着共同的职业~机械工程师。

“看着你们这些后起之秀,我就觉得咱们国家只会越来越强大的!”老头笑呵呵的打开了真空瓶浅酌了一口热乎乎的茶水后,笑眯着眼,打量着摇头的陈立强,问道:“为啥摇头啊?”“您老是不知道,咱们共和国是全民义务制教育,从小学到大学毕业,都是『政府』花钱培养,不花钱就可以读书的好事儿谁不愿意啊?所以,咱们国家被世界公认是个教育大国,因而也就是个人才出产强国,每年走出校门的技校生、专科生、本科毕业生、研究生、博士生等等,总数都是以百万为计量单位,就业压力相当之大啊!”陈立强回想起自己研究生毕业之前,那雄心万丈、那壮志豪情,年轻气盛的自己甚至一度在梦里认为自己貌似成了中科院院士级别的牛『逼』人物,结果梦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一个研究生走出校门之后,都还得自己找工作,好坏与否,一方面靠关系、另一方面则全依仗实力,好歹还是一个机械工程师,走出校门之后,陈立强辗转上海、浙江、广东等好几个省,这才又转回了上海,直到被上海新业宏达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给雇佣,如今正坐着火车去执行公司交付下来的第一个任务。

“压力大是好事,没有压力哪儿来动力?再说,第四届三中全会不也出台了许多利好高学历人才就业的政策措施吗,更何况当今世界战火纷飞,咱们国家又是一个工业制造大国,冶金、机械、化工等等理工科专业的学生根本不愁就业!”老头见多识广,当然也就点到即止,这也足以让陈立强汗颜了,的确,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毕业之前就已经有企业主动找到自己,想要签订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的劳动合同,除了五险一金之外,工资待遇是绝对符合工程师应有的,到于其他方面的待遇也是一个比一个优秀。甚至还有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总,只要自己签约,公司会立刻安排他入住一个两室一厅的职工住房,还给配上一辆轿车,为公司做出重大贡献或者工作满三年,车子和房子都归陈立强所有,但他就是没签。

那时候的自己的确是好高骜远了,陈立强一度坚持着,以为像自己这样的人才,应该有资格进入世界级的大企业,在他眼里,亚美集团便是唯一的目标,结果连奔驰公司都没看上自己,一个刚刚毕业的研究生凭什么要这要那,共和国人才多得是,就算世界级的大企业不问“学历出身”而是非常重视能力,可光是陈立强那会儿的职业精神,都会让这些能够屹立在全球市场不倒的大企业让他另辟高就,而当他被现实磨削掉了许多东西之后,就再也没有杀回亚美集团的想法,而是打算老老实实的找一家企业锻炼自己、提升自己。

“不管怎么说,新业宏达公司是一家非常不错的民营企业,公司去年才整体上市,发展壮大的前景也非常广阔,一口气吃成胖子的事情是绝不可能的,尤其是像我们这种搞机械的,必须拥有丰富而又扎实的功底,而且还得思维活泛知道创新进取,否则原地踏步只会让自己不进则退。…,老人一句一句的说着,陈立强则一句一句听着,随着谈话的深入,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当初愤然离开亚美集团招聘会是正确的,大企业有大企业的好处,而小企业也有小企业的优势,虽然公司安排第一次任务给自己,就让自己得在火车上苦憋好几十个小时,但这也是一种锻炼,总有一天,公司会安排自己来回都享受飞机,保不齐还给弄上头等舱的待遇。

被老人教导了一通的陈立强,收敛了心神,像是一个虔诚的学子问道老师一样:“听您这么一席话,我觉得我受教了,读了快二十年的书,人都快读成书呆子了,懂不得人情世故现实百态,遭受些挫折该是好事儿!”“这就对了,将心态放平和,万事都会呈现好的一面,不是吗?”陈立强皱了皱眉头,猛然想起了自己这一次去巴尔喀什的任务1

这次可是要从巴尔喀什出境,然后再与公司派驻在哈萨克斯坦的技术处汇合,然后才一同前往阿斯塔纳,届时通过铁路运输的设备也应该抵达,他需要担负起上百套ang设备的安装和调试任务,而且尤为让人感到刺激的是,这些设备是在苏联境内安装,据说是在苏军后方的一个生产基地内,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陈立强心里还着实有些担心,万一德国空军前去轰炸怎么办?

“我觉得这次任务就不是个好任务了,公司让我去辗转前去苏联境内,指导安装一批加工设备,看得出来这是公司对我的信任,但总感觉有些不舒心!”陈立强扭开了自己矿泉水瓶的瓶盖,咕噜噜的喝上一口后,长叹了一口气。

老人也沉默了,这任务还真是有些危险,估计当初也是心气儿很高的陈立强自己一力承接下来的,像如今共和国这般繁荣的对外贸易,每年因为公司业务需要奔波在旅途上的技术人员并不少,可到交战国去完成任务,这种要么补贴很高,要么就是新人,毕竟初生牛犊不怕虎。

“那你是怕死咯?”老人笑着问道。

“怕死?”陈立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了笑说道:“娄的确怕死,幼儿园两年、小学五年、中学五年、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我花了19年的时间来学习,先不说让父母花费了多少,光是为共和国的财政就制造了不小的负担,国家花费如此巨大来让我成材,我却死在了与共和国不相关的苏德战争中,那可真是天大的冤死!”“的确,『政府』花费如此巨大、而你自己也耗费很长时间来学习成长,理应为国家做出应有的贡献,同时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真要是枉死在苏联还真是可惜了!”老人笑得更欢实了,过了好一阵这才止住了笑声,而坐在对面的陈立强也收起了笑容,因为老人笑着笑着,两眼间就冒出了泪花,浑然不知所以的陈立强只能默默的看着,又不好问原因,只好掏出了面巾纸,递给老人一张。

良久之后,情绪有些激动的老人这才擦拭干了泪痕,苦笑了几下后说道:“让你见笑了,我这人就是这么麻烦,老伴儿离世之后,就常常因为往事而特别j人不再说话,而是将泪光翻涌的双眼盯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特快列车驶出上海之后,这一路上是飞速行驶,电气化的铁路就是不错,可老人的心思却回到了几年前,慢慢的向陈立强讲述了他的故事。

老人是〖中〗国工业大学毕业生,那时候〖中〗国还处于半殖民半封建状态,复兴党在广西领导着人民艰苦创业,一大批优秀的青年都奋战在各个行业,希望能够为将来的共和国添砖加瓦,而老人也是其中之一,刚大学毕业的他还和昔日的陈立强一样,有些心高气傲,被安排到四川去建设水电站都还在心里怨气十足,可真的在基层磨砺之后,他却成熟起来,后来又在亚美特种车辆、南方重工、北方重工、沪东造船等大型企业工作。一直到他的大儿子牺牲在朝鲜半岛的战场上,而后不久,唯一的二儿子又不顾家人的劝阻,毅然决然的在矢学毕业之后,以直招士官的方式加入了军队,气急之下的老人妻子便旧病复发,不久之后竟然不治逝世。

只剩下自己和二儿子的老人,只能寄希望于儿子能服役期满之后,就赶紧转业回到地方,他相信凭借自己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关系和积蓄,无论是让儿子就业还是创业,都会让儿子有一个好的前程,可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二儿子竟然在春节期间打电话回来告诉老人,他被提干了,已经成了一个少尉军衔的技术军官,其他事情则以保密为由,什么也不告诉老人,后来他才知道儿子之所以要给他打电话,那是因为整个部队的官兵都被强制给家人通讯,因为这娄部队即将开赴伊拉克。

“难道上天真的要让自己断子绝孙?”老人一度因为这件事情苦恼不已,在沪东造船结束了自己最后一个工作任务之后,签署了一系列退休之后的协议以及一份保密承诺书之后,老人便远离了自己喜爱的工作岗位,毕竟他参与设计建造的共和国首艘十万吨级核动力大型航空母舰“尊严”号已经没有多大的改动余地,老人是时候为自己的后代着想,因而便决定离开上海,在儿子部队开拔至伊拉克之前,到兰州去看看儿子,这可是风家唯一的独苗了。[]大国无疆72

所以,当他听说陈立强怕死之后,他先是笑了,自己的大儿子牺牲在了朝鲜半岛战争中,自己的二儿子又要开赴很有可能爆发战争的伊拉克,家里挂着的功臣军属家庭的铭牌足以让市长对其躬身敬礼,为这个国家的强大,老人自认为没有丝毫的愧疚,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二儿子能够好好活下去,但想到军人的高危险,所以他哭了。

“芶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老人蠕动着嘴角,想起二儿子在挂断电话前郑重其事说出的一句话,再想起坐在自己面前的陈立强,这小子如此年轻,差不多和自己的儿子一般大,可是陈立强只要稍加磨砺,往后肯定是前途无量,最不济,也能在这战争年代捞取足够多的金钱,可谓是钱途无限,而自己的儿子呢?一个已经为国捐躯,而另一个却热血十足,比谁都好战。

列车,一路狂奔,在规定的时间里,它跑完了全程,让各怀心思和憧憬的旅客上上下下,直到在列车在兰州停留之时,老人这才讲完了他的故事,并嘱咐了陈立强一番话,老人家庭的“不幸”与“有幸”

让陈立强肃然起敬,让他不禁想起当初自己本科应届毕业之时,军队在学校里直招士官之时,自己还笑骂他人的可耻场景,如今他只能扪心自问后悔不已,他义不容辞的帮助老人将行李松下火车,看着苍老的背影拖着一个行李箱渐行渐远,他幕然觉得自己这一趟是值了。

从兰州到巴尔喀什的一路上,陈立强就一直躺在铺上,反复看着手中的车票,是老人临走之前送给他的,一张普普通通的硬卧中铺车票,和自己的车票唯一的差别就是几个字,一个是“上铺”与“中铺”另外就是老人车票上多出的一行字一“烈士军属优待”当然价格上老人的车票是打了半价的。

所以,这剩余的旅程陈立强一直就在想军人是什么,就是穿着一身军装、拿着杀人的武器的人,还是其他什么,他对于这些很是模糊,军人的信念、军人的团结、军人的顽强,一切的一切他都并不懂,但他看着手中的车票,慢慢懂得了军人的价值~奉献。

当山河破碎之时,才想起强我国防:当家破人亡时,才想起捍卫主权……陈立强开始有些明白,明白为什么如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要比以往更加惨烈,面对强敌入侵、面对杀戮,、面对死亡,苏联人、澳大利亚人、美国人等等,都在以前所未有的勇气奋勇作战,难道子弹就穿不透血肉身躯?难道钢铁大炮就撕不裂人体肉身?死亡,在某些时候显得令人恐惧而又害怕,但在有些时候却又显得光荣而又激情四『射』。

列车,终于在4月13日下午5点抵达了共和国最西部的火车站一巴尔喀什客运站,整理好心情的陈立强终于卸下了包袱轻装上阵,当天晚上就和前来接他的一名技术员通过了边境检查,以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免签证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后,很快就转乘了当晚开往阿斯塔纳的客运大巴,经高速公路一路狂奔至阿斯塔纳之后,小睡一晚的陈立强在次日便前往了阿斯塔纳查看已经运抵货运总站的一节节车皮。

战争越是惨烈,苏联对共和国的物资需求量就越大,环渤海湾、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等地区都并不是共和国基础军工生产地域,大西南和东北地区才是基础军工企业林立的地方,因而来自于云贵川和东四省的武器装备弹『药』物资等,大多都通过由重型牵引机车其牵引的货运列车,以铁路运输的方式,日夜不停的运抵阿斯塔纳,在这里通过检查之后便运出哈萨克斯坦境内,至于运入苏联境内的取向。这就并不清楚了。

反正,陈立强觉得很震撼,好几十条道的货运站内,停放了很多的货运列车,大多列车都没有牵引车头,而货运场的转运机车正不停的完成牵引任务,装卸桥也不停的将那些铁路运输集装箱调运至拖车上,在货运场附近的仓储区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片集装箱组成的建筑群,重型平板拖车、半挂丰等在装运物资。

一开始陈立强还并不清楚,为什么这些列车不直接驶入苏联境内,后来仔细一想才明白,苏联的铁路轨距和共和国与哈萨克斯坦的不一样,另外就是苏联极为缺乏重型牵引机车,而且长长一列的军列行驶在铁路上很容易暴『露』在德国空军眼皮之下,往往打掉车头,就会造成翻车的后果,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整趟列车物资的殉爆,还会导致铁路的破坏,所以苏联红军干脆放弃了用铁路大规模运输物资的打算,而是直接组织车队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直接拉到他们的后方去,当然,铁路运输也并未放弃,而是用来运输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说坦克。

陈立强所在公司准备出口到苏联的设备所在的车皮,很快就和另外一些车皮组成了新的一列,火车站调来了两台内燃机车,一前一后的推动之下,这才缓缓的让这超长的货运列车在轨道上奔驰起来,而陈立强也不能免俗的坐上了这趟火车,与他一起的还有不少企业的技术代表,他们这次去苏联,也都是督导设备安装和调试的,苏联一直向共和国购买武器装备,虽然数量足够可总归不是办法,一些常规的武器装备,苏联自然希望能够自行制造。

列车驶出哈萨克斯坦国境之后,便再一次提高了速度,呼啸着往苏联后方重要军工生产所在地的乌法突进,一路上,陈立强看到了许多布置在铁路沿线的高『射』炮阵位,距离较近的情况下,显然能够看得清那隐藏在伪装网和树枝枝蔓下的高『射』火炮的,而且陈立强还看到了曾在国内军事杂志上看到的共和国国产自动化防空高炮,那在『迷』彩伪装网下架设的雷达天线阵,还有那缓缓旋转着的四联装高『射』火炮,都让陈立强觉得既紧张又刺激,『迷』『迷』糊糊间还竟然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因为大多的武器装备都是“〖中〗国制造”

尤为震撼的场景很多,最让陈立强感觉到震撼的是,在列车经过一个中途停靠站的时候,他清晰的看到另外两条铁道上暂时停留的军列,竟然全部运载的是清一『色』的坦克,被固定的坦克都给罩伪装网,但那隐约的轮廓却让陈立强百分之百肯定,这些坦克都是共和国陆军以前装备过的22式主战坦克,这下他终于懂得了,为什么苏联人如此珍惜他们的铁路运力了,原来都用来运更为重要的装备,子弹、医『药』什么的,哪儿有装甲车辆和火炮重要?

列车一路很是平安的抵达了乌法,但却根本没有在乌法城内,而是在距离城区尚且有些距离的海拔1640米的亚曼套山山区之内,茫茫群山的确为军工企业的隐蔽提供便利,而让人称奇的是列车离开主道,经一条辅道进入山区之后,竟然像是一直在行驶于随洞一般,下车之后陈立强才发现,原来这十几公里的铁路属于机密的,行进速度并不快的列车,始终是行驶在一个由人工利用钢架和伪装网架设的伪装隧洞里,从高空之上,根本看不到地表之上竟然还有这么一条有意思的铁路。

列车带来的设备很多,陈立强在等待本公司产品卸货之前,就发现苏联进口的设备中,大多都是加工型设备,专用锐床、加工中心等都比较少见,倒是常用车床、锐床、铿床、拉床等非常多,那些房顶上都覆盖着伪装网的生产车间内,不少都是一片轰鸣的繁忙生产景象,陈立强亲眼看到那些苏联技术工人去上厕所都是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狂奔,一分一秒都要争夺,就是为了多生产一些装备。

问过翻泽之后,陈立强这才唏嘘不已,因为翻译告知,苏联红军中能做到人手一支步枪的部队都很少,在莫斯科后方很多地区集结起来的预备部队,都还苦苦等待着装备武器,所以如果能让更多的部队更早的装备齐全,显然战争形势就会稍稍好那么一些,因而这些担负军工生产任务的技术人员,倒班制,人可以暂时休息一会儿,但机械设备却从未中断过生产,除非坏掉了。

设备的安装很快,更多新设备的到来就意味着产能更大,苏联的军工厂方面因而很是积极,而且一些晚上执行警戒任务的苏军士兵也都赶来帮忙,在吊车忙不过来的情况下,陈立强眼睁睁的看到那些是士兵肩挑手抬,全凭人力的将动辄数吨重的设备,转运到了车间。

“难道人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陈立强不得不在感叹之余,更加热心的指导那些苏联技术人员快速熟悉这些设备,在彼此的交谈间,他才得知这些花费了苏联高价买来的设备是要用于生产苏联人自己的突击步枪,名曰ak-47!。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