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六章 老无所依

第七十六章 老无所依

1946年4月26日,甘肃兰州。

一连半个月,64岁高龄的风陵去乌鲁木齐询儿子无果之后,就来到了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主驻地兰州,几经辗转之下,他找到了第二军军部,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尤其是军属家庭证之后,经问讯处咨询才得知,儿子所服役的23581部队目前并不在驻地,并不能安排老人见自己的儿子。

老人被安置在了与军部大院不远的一第二军军属招待所里,但一住下来却是十多天,每天早上和晚上,老人都会来到军部大门守望,看着那大门左右持枪警戒的哨兵,便每每想到自己的儿子,硕大的“军事管制区”几个字让他不能不能逾越那根黄线,只能日复一日的在外面绯徊,一次又一次的去询问儿子所在的部队何时归来。

一次又一次,老人越发的失望起来,而正当他结束又一天的观望,打算放弃见儿子要返回上海的时候,老人被第二集团军的一个警卫连连长亲自请到了军部内,询问清楚了老人为何每天如此之后,丝毫没有阻拦,能有的自然是盛动。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警卫连连长把老人的身份和近日的活动都上报之后,老人一家的情况很快就明晰起来,老人的大儿子风立阳,原隶属于共和国陆军第五集团军第二十机械化步兵师,在争夺元山的血战中英勇牺牲,在整个朝鲜半岛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第五集团军一战成名的功绩薄中,风立阳的名字毅然被镌刻在了该集团军在朝作战光荣牺牲的2871烈士之列。[]大国无疆76

为了保护更多战友而毅然扑到在一个拉开手榴弹准备『自杀』的日军伤兵身上,最终和那个〖日〗本鬼子同归于尽的风立阳如果不这么做,那枚手榴弹至少会导致好几名士兵负伤甚至阵亡,因而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让风立阳在战后被追认为二等功臣,并授予了勇士勋章,朝鲜人民『政府』还特别授予了二级战斗英雄勋章……

朝鲜半岛战争,无疑是共和国陆军扬名立万的一场大战,在把小〖日〗本打得落花流水间,共和国也付出了较为惨重的代价,有4675名英雄光荣的倒在了那片热土上,因战负伤的更是不计其数,而像风立阳这样的英雄,自然会受到相当高的礼遇,但风立阳牺牲之后,他所在的机步连上百名战友,几乎搜遍了整个山头,才拼凑了部分残骸,最后这些一块块的残骸全部都经过。na比对,确认是风立阳的遗体部分后才统一火化。

也就是这么一个英雄家庭,老人一共才有两个儿子,一个早已经光荣牺牲在朝鲜半岛,而另一个在第二军服役,因而在老人等候孩子第七天的时候,闻讯的第二军副军长罗富强少将亲自接见了这位英雄父亲,并反复交代军属招待所要好好照顾已经失去老伴独自一人的老人,而他所想要看的二儿子,罗富强少将也告诉老人,这支部队目前在外地参加训练,待结束返回驻地之后一定会派专人前去通知老人。

老人放心不下,后来依然每天来到军部门口,轮岗站哨的士兵也每次换岗,只要老人在,哨兵都会向他敬礼,没有任何问候的话语,一切都融入在简单的军礼中,而周围的人们,并不知道这些寻常时候,一向冷若冰霜的岗哨,为何会对一个花甲老人如此尊敬。

26日早上,老人再一次来到了军部门口,因为昨晚就有一个中尉兴冲冲的跑来找到他,告诉老人他的儿子风立诚少尉所在部队,已经结束了驻外军事训练返回了部队驻地,老人整晚都没有睡着,所以一大早就按照约定,拎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军部门口,被提前嘱咐过的哨兵当即就礼貌的接老人进了军部,安排在休息室内还不忘嘘寒问暖。

等了约莫不到五分钟,罗寄强少将就推开了房门,和其他几个面带微笑的高级军官鱼贯而入,知道这些都是儿子所在部队长官们的老人自然惶恐不已,赶紧起身。

“老爷子,您坐好了,在您的面前,我们都是小辈!”罗富强说完,其他几个军官刷的一下立正敬礼,对于英雄的父亲,长篇大论都比不上敬礼。

“这,这实在让我……”老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些天来他在军属招待所里,待遇简直快赶上国家领导人了,这让一向平凡的老人感觉到相当的不适应。

“老爷子,您受得起,国家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英雄和英雄的家庭,如果您去了朝鲜,指不定朝鲜国家领导人都会对于礼遇有佳,这没什么受不起的!”罗富强一本正经的说道,握着老人的手,又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您关心唯一儿子的心情我们非常理解,受制于部队的制度,我们让您苦等了好些日子,说来还实在有些抱歉,如今23581部队已经结束训练回到驻地,新的任务也已经下达,正好我们几个也要去看看,就一路过去吧!”

“这……”

老人实在是无语凝咽,罗富强少将的话让他讶然不已,以前他和厂长同坐一辆车都还曾忐忑不安,如今要和一群高级军官以及一个少将坐在一起,这相当于让他突然和自己户籍所在地的市长同行,所以未免有些不适应。

不管老人是否觉得合适,反正罗富强等人很快就和老人聊了起来。老人失去了老伴之后一个人的生活如何自然是重点关心的内容,当他们得知老人这次孤身一人前来兰州找儿子,是因为在得知了儿子所在部队,成为了共和国陆军当中赴伊拉克驻军部队待选之一,娄人结合自己儿子所在部队再怎么说也是大西北,气候和地形也估计和伊拉克差不多,因而笃定儿子所在的部队肯定会去伊拉克。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纳粹军队的凶横野蛮被媒体吹嘘得相当厉害生怕儿子所在部队到了伊拉克后可能会与德军干上的老人,已经失去了大儿子,显然不想再失去小儿子,尤为重要的是,二儿子至今还没有女朋友,更别提让这个孤独老人抱孙子了,情急之下,老人便独自一人先跑到了乌鲁木齐,又辗转到了兰州为了早日见到儿子,更是每天在军部外定时“巡逻”。

老人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单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虽然是在第二集团军服役,但绝对不会驻扎在兰州这座城市里,而且第二集团军作为共和国陆军中数字化重装集团军之一数万大军不可能都驻扎在小小

的兰州城里而且就算是共和国陆军即将安排部队驻扎伊拉克是世人皆知的消息,但哪一支部队前去驻扎却还算是一个小小的机密,但罗富强却没那个心思去过问老人为何一猜就准,待车辆准备好之后不久,便带着有些惶恐的老人坐着军车前往了兰州中11国际机场,这座名义上军民共用,但实际上军队很少用的机场,已经有一架小型公务机准备就绪很快就经ang高速和机场特殊进出口进入机场的罗富强等人,便很快乘坐这架军用飞机前往了老人儿子所在部队的真正驻地张掖。

张掖,位于共和国甘肃省西北部,在汉武帝元鼎六年因一句“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立张掖郡而成名但真正让张掖名声不小的,主要是因为它位于河西走廊中部古来都是地理位置险要交通枢纽,而且张掖南靠祁连山、北依合黎山和龙首山,又有黑河贯穿全境,是荒漠中的一片绿洲,塞上江南也难以形容其美曾有“不望祁连山顶雪,错当甘州当江南”的佳句来形容原名甘州的张掖。

内地与新疆之间沟通的重要“桥粱”兰新铁路、兰新高速等都从张掖而过,在这样一个交通便利且地理位置重要的地方驻军,显然是极为有利而且十分必要的而且航空交通也不错的张掖,拥有一座规模相当之大的军民共用的机场两条超长的跑道从高空俯瞰下去特别显眼,偶尔才会有支线客机降落的这座军民共用机场,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共和国空军在使用,因而罗富强等人乘坐的军用飞机很快就被允许降落,在跑道上滑行开来。

老人也并不是第一次乘坐飞机,话说他也是参与过共和国首艘核动力十万吨级超级航空母舰设计建造的技术人员之一,也曾一度因为项目而在上海北京之间飞来飞去,而且军用飞机的飞行员飞行技术比民航客机的飞行员技术只会更好,因而飞机非常平稳的降落,整个飞行过程也都非常平稳,让老人觉得这几百公里的飞行像是坐了一个长途公交车一般。

早就知道部队开拔至伊拉克之前,军部会安排一批人下来督查一番的第二集团军第七机械化步兵师师长左平少将,一大早就亲自前来接机,共和国空军安排而来的“巨无霸”战略运输机,都从内地飞来了好几架,他依然没有等到所想看到的小型喷气式飞机,直到九点过,等待已久的小飞机终于飞抵了机场,而很快左平很是熟悉的副军长罗富强少将一行便出现在了视野里,不过他身旁站在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这是啥意思?[]大国无疆76

“老罗,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带着笑意,左平迎了上去,和罗富强互敬军礼后,他又和其他随同罗富强少将前来的军官握手,最后也不知道风陵的身份,还是礼貌的握了握手。

“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咱们共和国最伟大的英雄父亲之一风陵老先生!”

说到这儿,罗富强将左平拽近了些,在耳旁小声的说了几句,闻言后的左平立马收敛起了笑容,又走到而来风陵老人面前,郑重其事的立正敬礼,说道:“非常感谢风老先生一家为军队做出的贡献!”

就算老人再怎么不懂军事,这时候也应该知道眼前的这位将军是自己二儿子部队的最高长官了,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无语凝咽之际,左平已经吩咐自己的副官,专门为老人准备一辆车然后送老人去见他的二儿子。

看着载着老人的悍马军车驶离了机场,罗富强这才缓过神来,笑道:“左师长,你小子这次可是撞大运了,到了伊拉克,可别惹茬啊!”

“惹茬儿?我倒想惹惹看,可再怎么也得等咱混熟地盘再说!”

左平说着,邀请罗富强和自己坐一辆车回师部,其他随行而来的军部军官也很快上车车队很快就离开了机场,前往了距离机场其实并不远的第七机步师师部,车子刚刚驶出机场后不久,正谈着部队到了伊拉克如何展开布防、巡逻等等问题的罗富强,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禁问道:“对了你小子安排的先遣营是不是23581?”

“是啊,很不凑巧,刚刚好是老人二儿子所在的部队!”左平也有些尴尬,还真没想过自己的机步师里,还有这么一个极为特殊的家庭,朝鲜战场上立功牺牲的英雄好几百,但老大刚牺牲不久,老二就踊跃参军进来,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四口,很快就剩下爷俩,想来都让人感动不已。

“哎,据老人说,风立诚在你的部队里可是个少尉技术官,好像是来自清华大学的,难道你就一点儿都没印象?”罗富强调侃般的问道。

这问题可把左平问住了,这共和国陆军虽然追求高素质化不像海军、空军和第二炮兵那么凶猛,但如今的兵源主要构成已经是至少是中学应届毕业生,而大学本科毕业生也为数不少,后者还往往都是以直招士官的方式进入军队,充实陆军部队的技术兵力,而研究生、博士生等在陆军野战部队服役的就相对寥寥无人了,在海空军和第二炮兵,这类高精尖人才也是比较多的。

“清华大学,还是个少尉军衔的技术军官?”左平在心里思索了一阵,第七机步师和其他陆军部队一样,每年都会有老兵走、新兵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像第一集团军第一师那样建立比较早的部队,现役的已经曾今服役过的,都至少好几万,而第七机步师虽然组建较晚,但同样来来走走的人很多,照罗富强的话分析,左平知道风立诚应该是新军事改制之后才加入到第七机步师来的,而且来自清华大学,所以很快就想起了一个人。

“这兵我知道,不错,相当不错!”左平回忆起来了,1q3年8月1日,新y事改制刚刚完成不久的共和国陆军就开始在共和国国内各大普通高等院校直招收士官,尤其是理工科专业招募的人数最多,当时第七机步师因为退役的老兵比较多,为兵源犯愁的左平还特意找到军长,非得要一批好兵,因而在8月下旬,各高等院校应届毕业生报名结束之后不久,体检、政审、分配等完成之后,第七机步师就是第二集团军优先去“挑选”新兵的部队。

左平记得,当时副师长还曾臭贫的吹嘘自己拉到了一个技术能手,来自清华大学机电工程学院的应届高材生,原本已经被学校保读研究生的他参军热情相当高,尤为重要的一点是,这学生可不简单,曾组队参加过全国大学生机器人比赛获得过金奖,在校期间就曾发明了两项专利,其中一项作用虽然不大,但却让亚美集团对其抛出了橄榄枝,十万元起的高薪外加配车配房的待遇都没有让这学生动心,却非得要加入军队来。

毫无疑问,风立诚不管是应届毕业之后,继续读研还是去亚美集团工作,亦或者自己创业,肯定都比现在在军队里的成绩更为显赫,尤其是物质责面,少说风立诚也成为了都市小资一族了,而现在左平终于知道了,风立诚之所以义无反顾的加入军队,原来是受到了他大哥风立阳的影响。

“入伍不到三年,就提干成为少尉,别说你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罗富强打趣般的质疑道。

“谁说没印象,当初之所以要将风立诚提干,其实并不是因为他卒一个大哥,而且他入伍以来貌似也从未向他人说过自己大哥牺牲在朝鲜战场的事情,全凭借他自入伍以来,咱们第七机步师后勤保障体系中,最为重要的战车维护工作被他进行了改良,还创新的发明了步兵战车快速诊断系统,连设计制造步战车的北方工业集团公司都觉得这技术着实不错,所以咱们才给风立诚提干,转为了少尉技术军官!”左平不说则已,一说连罗富强也想起了什么的,当初的确是第七机步师在1945年5月份,上报过一个军功表彰申请,说是要给一个参军还不到两年的新兵蛋子争取至少一个集团军的二等功,如果能得到全军的二等功则另当别论,貌似就是因为风立诚小子发明的这个诊断系统,军部也是考虑到北方工业集团公司的积极回应,这才同意向军委上报,不过最终还是只给了个集团军级的二等功,军委却给出了更大的奖励,获益的北方工业拿出了数额不少的补偿费,与这个新兵共享这个特殊的军事用途专利。

钱,风立诚没有要,专利共享权,他也没要,都无si的给了军队,当时也着实把整个集团军都给震动了一把,财大气粗的北方工业可是足足给了五十万,要是搁在地方上,简直都是个小富翁了,而左平现在才知道,原来风立诚一家人根本不差钱用,他老爹可都是个牛叉的人物,连海军核动力航母都参与设计的人才,难道会差钱?

“这小子还真是,闹出了再大的动静也跟没事儿似的,要是让全军都知道,这么一个技术能手背后还有这么一个家庭背景,在第七机步师还真是屈才了!”

“狗屁,什么叫在老子的第七机步师是屈才?这小子指不定多热爱这支部队,要不是没有这么一个团结而又积极向上的集体,你说他能有这么大的成绩吗?

”左平当然知道罗富强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了,风立诚是个不错的技术军官,为什么还要留在第七机步师师属侦查营里充当技术军官,早该调到军部去,为了挽留住自己的宝贝人才,左平才管他娘的什么副军长。

两人不再说话了,罗富强也知道,左平肯定意识到应该如何照顾照顾这个家庭很不容易的少尉,既然他这么想在军队里闯出一番成绩,显然左平就应该为他提供更加宽广的舞台,更何况从小就被父亲耳濡目染的风立诚专业知识和技术都确实不错,是应该再好好锤炼一番,然后将他放到更广阔的天地去〖自〗由翱翔,而不是在第七机步师“终老”。[]大国无疆76

而在另一边,被师长特意交代的副官一点儿都不含蓄,很快就驱车来到了师属侦察营,说来还真巧,营长耿大彪少校正和整个师的技术宝贝风立诚少尉俩商谈着工作,作为第七机械化步兵师第一批开赴伊拉克的部队,耿大彪前些日子专门奉师部的命令,整个师侦营齐装满员的门g古巴丹吉林沙漠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进行沙漠适应『性』训练,虽然整个第二集团军就是专门驻扎在共和国西北地区,荒漠、戈壁、山地等等地形都非常熟悉,但为了万无一失,必要的适应『性』训练是应该的,所以结束拉练回来就要准备赴伊拉克了,所有的装备显然都需要仔细保养一番。

良好的后勤保障是确保部队战斗力的关键,耿大彪可不希望自己的部队初到伊拉克,遇到了紧急事务要采取军事行动,却发现武器装备不好使,所以有了一个技术实力强大的风立诚在,只要风立诚说绝对没有问题,他也就觉得这事儿肯定是万无一失了,不过貌似风立诚很少拍胸脯打包票,搞技术的最侧重的就是认真务实,因而风立诚表示今晚可能得加班熬夜,对每一辆车进行一个装载前的最后核查。

正说着,一辆经过门卫检查的悍马就咆哮着冲了进来,一眼就瞧出了是师长座驾的耿大彪自然赶鼻迎了上来,不过他看到了师长的副官,却没有看到师长,倒是看到了一个和蔼的老人,而自己一旁的风立诚和老人似乎认识。

“这,这是……”“耿少校,这位是风立诚的父亲风老先生,老先生辗转多日就是想看一看儿子,你看……”

啥也不说,耿大彪当即就推了木讷得一动不动的风立诚一把,父子相见的感人场景他可不想多看,和副官一起跑到了其他地方胡吹海侃去了,过往的士兵都被耿大彪给怒目圆盯,赶紧绕道,不去打扰好不容易见面的风立诚父子俩。

“我说书生中文网会道的,那一套一套的东西说得咱们这些中学学历的头晕脑胀还不得不听,可怎么见到了老子,一下就怂了!”耿大彪笑呵呵的掏出了烟盒,散给了副官一根。

“谁知道呢,反正我也觉得全世界,我也就怕我爹,1小时候经常作业不完成便偷偷下河游泳、上山掏鸟窝,那被皮鞭子抽得,现在屁股都觉得疼!”副官吧唧了两口烟,看了看远处那依然没有开口说话迹象的文子俩,眼神里很是羡慕,嘴上念叨:“可惜啊,现在想被抽也不行了,前些天听说我父亲犯了老『毛』病又住院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够回去看看他老人家,要是还能让我脱开ku子挨上几皮鞭,说啥也愿意得很!”“国家国家,没有国,哪儿来什么家啊?”耿大彪猛抽了两口烟,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我女儿明年就开始读小学了,她老子却得去伊拉克晒太阳,也不知道等咱回来的时候,这小丫头还能认识咱不?到时候成了非洲黑人那般黝黑,可就悲剧了!”

副官也不说话,只是羡慕的笑了笑,自己身为师长的副官,至今还都单身未娶,家是什么滋味儿,心里能有的只有亲情,还没有爱情。

“趁着还没去伊拉克,多陪陪你家人吧!”副官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嘴,看着耿大彪疑『惑』的眼神,又接着说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反正我听师长说,咱们这一去,啥时候能回国可就说不一定了!”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而在另外一边,风立诚已经和老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像是小孩子似的风立诚俨然已经哭成了个泪人,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大哥没有给老爹留后,自己还意气用事的参军入伍,母亲去世都没能回家看上两眼,现如今又要远赴伊拉克,保不齐还真不小心战死沙场,这可就让为国家奉献了一辈子的风陵老人孤苦终老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之所以痛苦不堪,就是因为“老无所依”而风立诚也知道自己这么任『性』肯定让父亲非常伤心,一个几十岁的老人从上海跑到大西北来,放着优渥的退休好日子不过,却来找寻自己,风立诚内心如同煎炸一般苦痛。

老人没有太多的闲言碎语,只是看着变黑了、变强壮的儿子,眼眶里翻滚着泪花,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永远,也并不知道永远是多久,但他现在就想这么紧紧的搂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儿子,永远永远。

看着这一幕,号称比特种兵还刚强的耿大彪少校也止不住的留下泪水,而站在一旁的副官,干咳一声后将烟头扔在地上,死死的碾上一脚,深呼吸一口气后笑道:“哟呵,堂堂师侦营营长都流泪了?”“谁说的?老子这是眼睛里进沙子了!”耿大彪不依不饶的回应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