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章 漫漫征途(中)

第六章 漫漫征途(中)

“我还一直以为你不会放我假呢!该死的圣诞节,总算让我找到可以记住你、感谢你的理由了。”每天如同陀螺一样连轴转的张宇,总算得到“上司”的同意,在这不得不放假圣诞节到来之际,终于迎来了难得的休息机会。

圣诞节,是西方传统的节日,也就像是中国人过年一样需要时间、空间玩乐休息,作为以西方民族为主要员工群的亚美集团,考虑到现实问题,再怎么忙也还是得放假的,劳累一整年的人应该有一定的假期和家人团聚才行,而各种机械设备也好趁此机会全部检修一次。当然,作为领导的俩人,肯定还是有一定空闲时间放松束缚的,绷紧得太过的发条也会禁受不住时间的折磨,更何况是人而不是神呢。

“我一直当你是机器人,所以才这么重用你。谁叫老祖宗们说过什么‘能者多劳’的话吗?你的辛苦,我在这儿代表全人类感谢您老人家了!”

张雨生此时也终于处于了放假状态,不用去担忧任何工作上的事,也不会为了生意而烦忧,难得过上一个节日的时候,张雨生有千万个理由和小弟沟通沟通,集团形成规模以来俩人就很少有机会交流一下各自的进展了,往往是某一方出了好结果才会主动去找对方商议应该怎么怎么办,最终协定出一个利益最大化的方案。

“你这是恭维我呢?还是损我呢!”张宇半边身子挂在床沿,头靠在枕头上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天花板,嘴巴哧溜哧溜地就开说。“哥们我真的是在作孽,要是放在咱们那个知识产权时代,估计我犯下的罪行已经够把牢底儿给坐穿了,还说什么能者多劳,有胆子你来劳一劳!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大国无疆6

“好了,我知道你辛苦了,可你怕个鸟啊!反正咱们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既然是错误为什么不能将错误最大化。丑到极点那就成美了,艺术美;罪恶到了极点,那是行为艺术。咱们是帮了上苍一大把,玩弄世界谁怕谁!对了,你看看我这身衣服,穿起来好看吗?”张雨生说完,原地转了一圈展示展示自己的新装。

这话立马让张宇惊坐起来,看了看张雨生一身的新装,点点头说道:“耶?我还真没发现你竟然打扮起来了,这番模样看起来还真像是一个人哦!你这身行头,又是唐装又是新鞋的,是要去见媳『妇』吧!”

“见个屁的媳『妇』,老子的老婆估计还在娘肚子里呢?咱这是要去面见大人物,我的救命恩人,咱这下也算是混出点头了,是该回去见见恩人了。”说着,张雨生还要理一理短短的头发,真的算是在精心打扮了。“呃,你一会儿也要一起去。好不容易放一回假,咱们也该放松放松。但是,你可得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才行。”

“去哪儿?有好吃的吗?”张宇立马就跳了起来,这时代的东西什么都好,尤其是绿『色』无污染的食物就算是白味儿,张宇也觉得吃起来比合成蛋白好吃得多。赶紧就站了起来,准备出发。

“两个地方,一好一坏,不过都在唐人街!”

“那我的衣服呢?总不能你一个人人模狗样狗样,我就这般艰苦朴素吧!”张宇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再看看大哥的一身行头。“咱工人阶级和资本家之间,还真是差距挺大的呢!”

“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没看见装在袋子里的吗?”张雨生说着指了指张宇床上的一个大纸袋。“咱们都是卖衣服的,咋还会没新衣服穿呢?”

“我还以为你又分了活给我呢!谢了哈,不过你得先出去,我的房间有点大容不下两个大男人赤诚相对。快点,我得试试新衣服合不合适。”张宇说完,立马推走不停照镜子的张雨生。

圣诞节的这天上午九点,精心收拾准备一番的张雨生两人,开着一辆华睿轿车慢慢驶出了占地达到一千多亩的亚美集团工业园,车子在平顺的水泥路上很快加速到60m/,直奔热闹非凡的纽约唐人街而去。

唐人街,从名字上就可以知道这些街道是中国人占大多数。不过,纽约的唐人街兴起得比较晚,1848年两男一女的三名台山人乘坐“流浪之鹰”号帆船到达美国,他们算是最早移民美国的中国人。而到了到1851年,移入美国西海岸的五邑人已达2.5万人,而这时唐人街才形成一定规模。

年美国发生经济危机,白人大批失业,而中国人却有工开。于是,白人嫉恨中国人,无端地指责中国人抢了他们的饭碗。所以很快,加利福尼亚州就通过了《排华法案》,被排挤和受迫害的中国人向美国东海岸迁移。首先进入纽约的华人在曼哈顿下城东南区的勿街、柏克街落脚,随着人口的逐步增加,1890年唐人街形成。唐人街的英文名称是也就是中国城的意思,而到了张雨生他们前来的时候,中国城已经有近4万人的规模。

“咱们是不是又穿越了,回到中国了?”张宇一边看车一边观察两边的风景变化,到了中国人聚集众多的柏克街,简直如同回到了中国一样。“他们怎么还要留着辫子?不要那玩意儿会死人吗?嘿,兄弟我们到底到哪儿去,总不可能就这么开着豪车来游街的吧!不少人在看着我们呢!”

“下个路口左转!走到底就是了。”

“我还以为你哑巴了呢!原来是衣锦还乡,触景生情了!”张宇说着,没多一会儿就打出左转弯提示灯,慢慢悠悠地晃进了一条巷子内,张宇开进来以后才发现这巷子内竟然还别有洞天,头顶上不知道有多少正晾晒着衣服的铁丝横跨窄巷子,长袍、内衣裤啥玩意儿都挂着有,而一路上甚至可以看见溜达着的小狗和四处啄食的鸡鸭,这下张宇彻底傻眼了,这就是今天过节的地方?中国人聚集的地方?外面看起来不错的唐人街,咋钻进巷子里就成了这副模样?

“嘿,老大,这地方就是咱同胞们居住的地方!”刚下车,张宇指了指自己脚下的被踩得很有模样的狗屎,然后说道:“你不是说什么唐人街吗?这就叫街道?要不我就在车里等你算了,我穿着这样的鞋已经没办法见人了。”说着,张宇就要打开车门窜进去。

“你要是个中国人,就应该跟我走一趟。把车停那边去,别挡道了!”

狭窄的巷子挤进了一辆宽体轿车,过往的行人立马就得靠墙根而行了。而不少人背着重物的人正被狭窄的通道而为难,深怕背上的东西不小心撞上了轿车,看到这个景象的张宇,也不管脚上是不是还有狗屎,赶紧发动汽车慢慢悠悠地倒了出去,在较宽的一个地方停了下来,然后慢慢挪动,直到右边的后视镜都快与墙相撞了才为止,这下左边留出的巷子空间足够人通行了。

站在街头,张宇看了看斜对面几个如同发现新大陆的孩子,满脸的污泥、赤脚短裤、上身穿着小小的褂子,小女孩的小辫子扎得好看,可就是衣服不尽如人意了。刚才车子的动弹,把这几个一边玩耍的孩子吓坏了,而且还从怪物里钻出个人来,这下几个小朋友一起像看见外星人似的把张宇盯着,尤其是他身后的那辆银白『色』涂装轿车。

“孩子,想『摸』『摸』它吗?”张宇对着其中一个稍微大点儿的孩子说道,国语的亲切很快让孩子一笑,看了看左右的伙伴儿,乐呼呼地就过来准备伸手『摸』『摸』神奇的东西。轿车,它是那样的干净和漂亮,就要触『摸』到车身的那刹那间,孩子仿佛明白了什么,立马用小小的褂子擦了擦很脏的小手,仔细摩挲一阵后,才伸手『摸』了『摸』光滑的车子,脸上浮起的笑容很是天真可爱。触手的冰冷和光滑肯定沁入心间,舒服的接触感让人如同抚『摸』美玉。[]大国无疆6

“你们不想也过来『摸』一『摸』吗?”张宇弯下腰笑呵呵地对着另外几个孩子说道。

几个孩子看见“头儿”都『摸』了,很快就蹦蹦跳跳过来,像第一个孩子一样擦拭一番小手后才抚『摸』光滑的轿车,从大大的玻璃车灯,然后『摸』到车的黝黑轮胎,终于一个孩子很是好奇的去拉车门,张宇立马帮她打开了后车门,然后也不管小女孩身上到底干净与否,轻轻地将她抱进后座,坐在软软的后座上后,女孩立马笑呵呵地表示高兴,另外几个孩子也很快加入队伍,张宇都将他们一一抱了进去抱。

“张宇,快来!”一声叫喊从巷子的尽头传来,熟悉的声音一经分辨就知道是张雨生在喊自己了,而张宇的挥手示意也被几个孩子看在眼里。

“孩子们,有空叔叔载你们去游玩一圈儿!好吗?”张宇笑着和车厢内的五个孩子说道,而这几个孩子也只会用表情和动作表示意思,不敢用语言和张宇交流,张宇还没说要他们下来,孩子们就开始有序地准备着要出来了。无奈的张宇只好又一个一个地抱出来,然后在孩子们的笑声中关上车门,向巷子深处走去。

“叔叔,谢谢你!”

一声清脆的童音从那边传来,张宇抚『摸』着手中的车钥匙,转过身来对着依然在那儿看着他的孩子们挥挥手,然后看了看手中的车钥匙,傻乎乎地笑了笑,然后便放进裤袋里向巷子尽头小跑而去。

“刚才在哪儿做什么?我等你老半天了!”说着,张雨生分给张宇一部分礼品。“一会儿进去之后要守规矩一点,别给老子脸了,知道不?”

张宇笑着摇摇头,接过礼物说道:“没做什么,一会儿保准儿不会说半句废话。对了,这么多礼物都是要送人的?你的救命恩人?他在哪儿啊?”张雨生没有再回答张宇的话,而张宇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想着刚才的奇遇,笑呵呵跟着张雨生往巷子左侧的一个门内而去。

“先生,张雨生来看你了!还带了一个朋友。”张雨生站在一个由破布而构成的门面前,很是恭敬地站在那儿等着屋内人的回话。一旁的张宇也趁机查看了四周的情况,破落残败的工厂厂区与穷苦百姓的长期结合,造就了这小院落里的一片残败脏『乱』,没有下雨的天气里,小院子里依旧是一片泥泞,污水和垃圾到处都是。

“进来吧!”

良久之后,浑厚的声音混杂着不停的咳嗽终于攒进了俩人的耳朵里,得到同意的俩人才弓着身子走进房内。一进屋,张宇就有种作呕的感觉,房屋非常狭小,少了一个腿的床半坍塌地靠在墙角,全靠几块砖充当支柱。床的蚊帐早已乌黑发亮,而床上的被子更是传出一阵阵难闻的『药』味儿,和床相近的是一张小桌子,桌上点着一盏油灯,跳动的火焰时不时窜得老高。屋子左侧靠门的地方有一个近乎要散架的小柜子,柜子上面堆放着许多的坛坛罐罐,正发出浓烈的草『药』味儿,其他的地方张宇实在不敢看了。

张雨生所要探望的恩人就是一位坐在一张破椅子上,歪歪斜斜靠在墙壁上的老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音犹如拉风箱一样刺儿,在张宇看来,老者的肺炎已经非常严重了,肯定还伴有严重的心脏功能衰竭、冠心病、从屋子内脏『乱』恶臭的现状来看,肯说不定还有肾功能衰竭症状,行动能力锐减之后的直接结果就是解手都很困难,而这困难估计就和房间的恶臭分不开了。

“这?”张宇示意自己手中的礼物应该放哪儿,狭小的屋子根本找不到存放东西的地方。

“就放你脚下吧!你先出去,我一会儿就出来!”

得到这样‘命令’的张宇只好将手中的礼物放在双脚周围,然后慢慢退了出去。不到二十分钟,同样慢慢后退出来的张雨生叫上张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刚才那人是你的救命恩人?我看你救他才差不多!还有,这地方怎么回事儿,咋这般脏『乱』。”两人上车后,张宇一边倒车退出巷子一边唠叨着。“我真是想不明白,你大早人模人样的打扮齐整,折腾老半天就是为了来看一个没有几天可过的老人,还带上一大堆他明显不能吃的东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车子回到了主街道,稍微宽阔的街道上依旧长着辫子的人居多,车子重新挂档逐渐恢复慢速行驶后,张宇摇了摇一旁就快要睡着的张雨生。“嘿,小子。你他娘的玩老子嗦,该死的假日里就带我来这么一个地方!下一个地方会更糟糕?”

“他是日本人!”

“你说什么?”张宇一脚急刹立马让没系安全带的俩人,在惯『性』的作用下,就差点撞上了挡风玻璃。“**的知道老子最讨厌日本人,你也亲口说自己最讨厌日本人,咋还来看望快要归西的狗杂种!我怎么还说狗日的怎么会患上肾衰竭呢?原来是日本人嗦!”

“他救过我,我刚来到这世界的时候,是直接掉在了海里的。要不是他的救助,我估计已经早已淹死在海里。出于对他的感谢,这两年来我一直都在回报他,他知道我中国人的身份之后就开始拒绝接受我的帮助,然后搬到这里来等死。他说,接受了一个中国人的资助是他毕生的耻辱,丑陋的支那人是永远的弱者。”

“那你怎么还要给他买那么多的补品?”张宇也没那个心思继续开车了,车子就停在了路中央。“难道你还要尽人事,听天命?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

“救命之恩,岂敢不忘。我之所以买那么多的补品,是因为需要人照顾他,帮助他的那些人需要得到一定好处,才能继续帮助他生活下去,否则他会死得很快很快!也就是说那些补品不是给他的,而是给那些前来帮助他的同胞们的报酬。如果我直接给钱,恐怕他就不会活到现在了。”[]大国无疆6

“其实带你来看他是要让你学会一点,那就是必要的怜悯,我相信未来的共和国会走向强大的,但需要有做大国的觉悟和风范,你很少有时间接触这些,难得有机会经历一次,就好好体验一回吧!”张宇说完,指着车钥匙示意张宇可以启动开走了。“不管他是日本人也好,英国人也好。人活在世上,除了有目标有责任,当然还需要一点点人『性』才行,否则就真和动物一般弱肉强食了。”

“那你刚才的行为,算是一种同情咯?对了,那些个孩子是中国人吧!他们怎么会活成那样?父母呢?”张宇发动了汽车,但还是不忘问问刚才的一些所见所闻。“有个女孩真的很可爱,要是在我们那个时代早就进幼稚园玩乐学习去了,怎么可能还会在那儿玩泥巴,真是作孽啊!”

“他们当然是中国人,父母都外出务工去了,哪儿有空照顾他们!你快开车吧,咱们该到该去的地方了,刚才的地方只不过是假期游的一部分而已。”张雨生说完,看着车窗外的忙忙碌碌来来往往的人们,眼眶一阵湿润地说道:“条件成熟之后,我们一定要来接走他们,接走所有的中国人!离开这该死的鬼地方。”

“那好,下一个地点在哪儿?本司机免费今儿免费供您驱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