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九章 最紧张的事

第七十九章 最紧张的事

阳光普照,岁月静好。

1946年5月12日,共和国陆军第七机械化步兵师的最后一批部队也乘坐军列顺利抵达了摩苏尔火车站,从未如此热闹过的摩苏尔火车站一连十余天的喧嚣,也随着最后一批部队的离去沉寂下来,在过去的十多天时间里,每天都有重型柴油机车牵引的军列抵达火车站,一辆辆覆盖了伪装衣的主战坦克、步兵战车等曾一度让这火车站的货运场爆满,因而在此期间,摩苏尔火车站也不得不暂时封闭。

第七机步师是共和国陆军机械化步兵师中比较富有代表『性』的一支部队,其他集团军的机步师与第七机步师的编制上也是相差不多,所以极富有代表『性』的第七机步师也一曾一度作为共和国陆军新军事改制中,机械化步兵师改制实验部队,经过多番的改编之后才有了如今的这个规模。

除却先期抵达的师属侦查营之外,第七机步师最核心的当然是师部,然后便是一个坦克团、两个机械化步兵团,除此之外还有直属炮兵团、防空营、装备保障营、工兵营、通讯情报营、防化连、医护连、

宪兵连等直属部队,师部直属部队的职能都如同其名,唯一特殊的便是通讯情报营,可以说该营是整个机械化步兵师信息化的重点单位所在,全营除了营部和警卫排之外,无论是指挥统通讯连、通信保障连、情报作业连还是电子战连,所装备的都是高技术的装备,因而该营的强大几乎直接关系到整个机械化步兵师能否实现畅通无阻通讯指挥、能否达到高度协作战等。[]大国无疆79

当然,不管第七机械化步兵师战斗力如何,一万多兵力和大量作战装备的到来已经是共和国对波斯湾八大国忧心中东地区形势最好的回应,而且由于第七机步师前后抵达包括部队的入驻都刻意进行了保密,遮遮掩掩之下,反倒是让更多人对共和国陆军首次派驻波斯湾感到兴趣盎然。

而就在全世界都津津乐道的讨论,共和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相当关键时期,为何不按常理出牌的在波斯湾耍上一招,难道就是为了让本来就已经『乱』如麻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形势演变的更为恶劣?

德国正在于苏联死拼,列宁格勒每天都在流血,苏军掌控的城市面积正不断锐减而震耳欲聋的炮声已经在莫斯科城内清晰可闻,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正如同打了鸡血似的猛攻莫斯科的外围防线,至于最不受人待见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苏联也坚持得异常艰苦,听闻隆美尔将军率军从土耳其出发向大高加索地区进发后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也像是注『射』了〖兴〗奋剂似的没日没夜的狂轰滥炸,斯大林格勒的丢失似乎已经成了时间问题。

而在太平洋,在澳大利亚登陆的日军似乎遇到了困难,他们的第一和第二集团军中,只有古和丰一的第二集团军是重装部队,能够有效在广袤而又平坦的澳大利亚地界上奔腾开来,可怜的他们却错误的预估了战争的困难程度,原本预计澳大利亚没有多少兵力和战争实力结果他们严重失算了,澳大利亚和美国拥有好几十万的兵力,并且美国陆军同样拥有强大的装甲兵力,而且随着战争向内陆深入,失去了舰队航空兵力支援的〖日〗本陆军不得不面临着和美军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在缺乏空中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展开作战,因而双方不得不你来我往的“演练”着标准的攻守战术,不断的消耗着各自的物资和兵力。

忍耐是母需任何理由的妥协,战争绝不会善待懦夫。

盟军正在忍耐,用他们的综合国力来忍耐轴心国猖獗的进攻用他们的耐心和斗志来承受失败阴影下的痛楚,苏联在等待德军将战线充分拉长并且拥有足够的反击实力,美国在等待两大舰队重现昔日辉煌,英国在等待由共和国有偿建设的本土舰队重振雄风……

生命的意义在于创造而财富的意义则在于生产。

轴心国在不断的赌博着,携强大气势不断进攻摧城拔寨无所不杀,总以为能一步再进一步的将同盟国『逼』入死地,就能够迫使对方放弃反败为胜的梦想,接受战败的事实,于是乎,在东欧、在大西洋、在太平洋,极具代表『性』的德国和〖日〗本都在奋力的加大筹码,在这世界大战的赌桌上,就想着疯狂的赢一把,铸就新时期成王败寇的法西斯传奇。

可无论如何,作为中立的共和国为何频频在正热闹得紧的赌桌上出手,虽然一次又一次的试探轴心国的底线,却并未有任何加入同盟国打击轴心国的意思,其作为倒像是一个江湖侠客,看不惯占据主动权的轴心国欺凌同盟国,一次次言简意垓的出手,却往往让轴心国相当窝火,第一次是经济制裁,而这第二次便是驻军中东地区,那么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更多次呢?

希特勒最近一直比较欣赏作风刚硬而且嘴上从不饶人的共和国国防部长唐仁辉上将,不因其他,就因为唐仁辉这位将军是共和国最刚硬的鹰派将领,从不软弱的这位上将曾说过一句话……别拿你的冒险来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会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感”希特勒每每念叨着这句话,就想起共和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外交态度,一个字硬。

胆敢排华,那么就推翻当地政权重新扶植一个『政府』:胆敢种族冲突导致华侨受难,那么一向嘴上念叨人权的共和国也会大开杀戒……希特勒印象最深的印尼排华事件和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事件都充分体现了共和国的强硬,尤其是后者,共和国一天之内就火速派军进驻新加坡,当天就让吉隆坡差点成为死城,这种强硬的动作,放眼全世界还真没丹个国家敢做出来。

而希特勒同样觉得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去年〖日〗本攻占瓦胡岛期间,说实话,希特勒胆敢在国内大力修建集中营,像是集屠宰猪狗一般残杀犹太人,他就根本不会对日军洗劫夏威夷感冒,可惜的是,原本他还希望小〖日〗本会在瓦胡岛挑战一下共和国的权威,可懦弱的〖日〗本人却之只能眼睁睁的共和国空军用一架架战略运输机,不远万里的给万计侨民运送物资。

共和国的确是强大,其军事实力、经济实力、工业实力等等到底如何,至今希特勒都想要搞清楚,可惜的是,在共和国展开情报工作非常困难,先不论欧美人种和亚洲人种之间的体征差别是多么的巨大,就德国想要和〖日〗本共享有关共和国的情报也意义不大,因为〖日〗本人也在共和国难以获得足够的情报,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话足以让许多共和国涉及机密的企事业单位、军队等对金发碧眼之人、矮小罗圈儿t腿之人都拒之门外,涉险渗透进入共和国机密基地尤其是军事基地的,也往往是有去无回。

朦胧、『迷』茫,事实上德国很早之前就对共和国非常感兴趣,从刚,

开始的军事技术到如今的国家战略,希特勒想要知道有关共和国的一切,可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局长冯卡尔藤布隆根本无法满足希特勒的胃口。

夜,已经深了,希特勒的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着,卡尔藤布隆再一次例行公事般的向希特勒做了情报简报,依然不满意的希特勒像是一尊活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要不是他的右手手指正不断的敲击桌面,卡尔藤布隆还真觉得元首石化了。

希特勒很生气,耍是搁在其他人身上后果肯定很严重,但是他却从未对卡尔藤布隆发过火,这情报工作本来就是极具挑战『性』和偶然『性』的,每一份情报的得来都是来自不易的,希特勒可以对作战不力的陆军、空军和海军任何一支部队将领大吼大叫,因为希特勒可以自认为自己问心无愧,物资给你、兵力给你、娄备给你,但为何战事不能如希特勒自己所愿,所以挨骂的将领也自认为活该,可同样大笔大笔经费的投入,情报工作不力,却是存在不可抗拒因素的,毕竟让金发碧眼的德国人在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中收集情报,三两句话不对头,铁定会被人怀疑,保不齐很快就会被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门给拽去小黑屋。

“对苏联的战事,目前顺利得让我有些心惊胆战,总感觉有一种不安的情绪始终萦绕着,你下去之后,要加大对苏联的情报工作,特别注意苏联的后方,我总感觉该死的斯大林还有底牌没用,他在等待着一个亮出底牌的最佳时机!”

希特勒继续敲击着桌面,看着在速记本上记下刚刚自己所说话语的卡尔藤布隆,略略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除此之外,美国的曼哈顿计划进展如何,情报部门也要特别留心,有机会,一定要不惜代价的破坏!”[]大国无疆79

核计划…、原子弹,在希特勒心中有一些比较令他敏感的词语,德国的核研究可以说已经进入到了相当关键的阶段,不能有任何差错之余,希特勒就很担心对手也拥有了这样的终极武器,真要是交战双方都有了毁灭『性』武器,这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就不用打了,真要是打下去,估计就是全人类一同毁灭的结局,大家都玩完,战争还有何意义?

卡尔藤布隆没有说话,依然在速记本上记下了希特勒交代的事情,美国的核物理研究起步比较晚,而且德国还曾很侥幸的破坏掉了美英两国间的核物理研究合作,让研究进展不逊于德国的大英帝国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连人带资料统统都给击沉在了大西洋洋底,弄得美国人只能自力更生,纵使投入更大,短时间之内肯定也是追不上德国的,所以卡尔藤布隆记下之后,心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是时候大规模实施美国核物理科研人才的暗杀行动了。

“另外,让我们的盟友多多做出应有的贡献,〖日〗本人和〖中〗国人的差别,可比咱们德国人和〖中〗国人的差别小得多,更何况中日之间一衣带水,近些年来经济交往也比较密切,按道理说展开情报工作应该比我们有利得多!”

希特勒睁了睁眼皮,睡意来袭不免觉得有些困了,赶紧加快语速说道:〖日〗本在澳大利亚和咱们在苏联一样,都陷入了胶着状态,这时候的他们非常迫切的想要得到援助,你可以在援助换情报的方面下功夫,就算不能弄清楚共和国的军事实力到底有多强大,也至少要搞明白,共和国是否拥有核武器!”卡尔藤布隆心里自然敝亮,原子弹这东西,就好比来自地狱的恶魔,拥有惊天动地的毁灭力量,再多再强大的军事实力搁在它面前都是浮云,一颗原子弹扔进一座城市里,直接导致死亡的或许不会太多,但核辐『射』所产生的毁灭『性』效果却是可观的,因而神兵百万不敌一颗原子弹,是很有道理的。

共和国是否真的有原子弹,卡尔藤布隆的情报人员早在德国正式开始实施核物理研究计划…的时候就着手调查了,他们不能渗透进入共和国国内收集绝对是最高机密的核情报,但却可以旁敲侧击般的下手,卡尔藤布隆清楚的知道,过去二十年内所有有记录的地震信息,都显示亚洲是一个地震多发国家,而根据德国核物理专家们的研究结果表面,释放能量惊人的原子弹在爆炸之时所引起的震动也几乎相当于一次地震,原子弹当量越大,相当于地震的震级越高,所以卡尔藤布隆就怀疑,亚洲哪儿可能如此之多的地震,而且通过收集而来的共和国民间媒体资料,也并不见得最近二十年共和国自然灾害多发,所以就连希特勒也跟着怀疑,共和国肯定已经拥有了核武器,而且还多次进行过武器级的核试验。

猜测究竟是否被验证为事实,在没有共和国官方承认的背景下,

德国人想要搞清楚〖中〗国人是否有核武器这个难题,显然就只能用一些特殊手段了,为此德国还打算在其当前势力范围中最靠近亚洲的土耳其,建立一个机密的监听站,专门用于搜集各种特殊的电波信号,用以分析共和国是否在其本土进行核武器诫验。

当然,除此之外最有效的手段还是莫过于情报刺探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希特勒才指示卡尔藤布隆应该加强和〖日〗本之间的合作,从当前的战争形势来看,〖日〗本这条疯狗非常好用,德国想要和苏联开战无暇西顾,让〖日〗本在太平洋活跃起来拖住美国,效果着实惊人,因而希特勒也就想到了以等价交换的方式,从〖日〗本人手里拿到一些重要的情报。

夜越来越深了,希特勒的专职医生和护士一直等候着,随着战争形势日趋紧迫,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希特勒近些日子来可谓是小心翼翼,不得不异常勤勉的忙于工作,因而一向他很注意的健康问题,也被凸显的严峻起来。

卡尔藤布隆不敢多打扰,当即就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希特勒的办公室,元首可以安然的享受一次睡眠,他却不能,得赶紧回去传达元首的命令,一分一秒都有可能产生不同凡响的作用。

“元首,你不能继续这么高强度工作了,你应该接受至少一个星期的治疗,否则……”卡尔藤布隆刚走,希特勒的专职医生就对希特勒进行了一个身体检查,得出的结果很让希特勒不满,不过他并未对医生发火,一旁的护士一个个也是紧张兮兮,生怕犯错惹恼了元首。

“否则会怎么样?”希特勒皱着眉头反问道,打心眼里,他还不想死,他还没把斯大林、罗斯福给踩死,昔日的落魄对手丘吉尔还活得逍遥自在他就更加不敢死,更为气煞希特勒的是,张宇还活得好好地,共和国就像是一个虎视眈眈的渔夫,随时随地准备渔翁之利,在轴心国和同盟国都气喘吁吁疲劳不已的时候突然以逸待劳的杀出来,一举夺取交战双方好不容易血拼下来的胜利果实,一举奠定共和国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建立属于〖中〗国人的新世界秩序,这可是希特勒最不愿意看到的。

“否则,元首的身体状况猜更加恶化!”医生唯唯诺诺的回应道。

希特勒的心脏似乎猛跳了几下,医生的话让他感觉到很不爽,就好像当初听闻共和国要对德国实施经济制裁一样,那种莫名的失落感足以激发心脏突然加快起搏的速率,干咳一声后,希特勒压抑住了内心的恼火,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护士手推车,对着医生像是命令般的说道:“给我安眠『药』,让我睡上几个小时,这该算是好好休息了吧!”“这……”

医生明显犹豫了一下,不过看到希特勒那像是要吃人的眼神,赶紧拿出了记事本,记下了用『药』时间、〖『药』〗品种类和分量之后,亲自给希特勒准备了一片安眠『药』,而一旁的女护士早已经倒好了一杯温开水,在众人炯炯目光注视下,希特勒淡笑着将安眠『药』服下,随后便在自己的警卫陪同下回到休息室就寝,留下一群擦拭着冷汗的医生和护士,两个胆小的女护士不停的拍着胸脯,仿佛心脏都快紧张得蹦出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