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六章 重整旗鼓

第八十六章 重整旗鼓

黄海,东经124度26分、比纬36度15分。

1毗蝴如果说1946年的7月对于共和国而言是一个计算机技术大放异彩的黄金时期,那么对于大英帝国而言,这个火热的七月同样意头重大。

1945年2月,大英帝国在其海军力量损失殆尽之前,终于放弃了百年海军强国高傲的面子,向共和国寻求在海军武器装备上的合作,经过反复的谈判之后,中英双方达成了一个超级军购订单,大英帝国海军司令部花费引人民币,向共和国订购4艘航空母舰和8艘战列舰、16艘巡洋舰、24艘驱逐舰、7艘综合补给舰8、ps艘潜艇、20艘各类补给船等,价格之所以如此之高,主要是因为这些舰艇除了补给舰,其余战舰都必须全副武备,无论是航母舰载机还是潜艇所需鱼雷,该有的都要有。

一开始,英国海军的确是有过让这些战舰尽快参战的打算,他们甚至为了让战舰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服役,特派了很多的海军船员到共和国海军的军事院校接受培训,一边学习一边等待战舰下水海试。

共和国强大的造船实力的确没有辜负全世界的期望,对于共和国而言,驱逐舰、补给舰、潜艇之类的小型舰艇,建造周期可谓是相当之短暂,从辽东的大连到广西的防城港,共和国上千家造船厂一起为英国海军的订单而努力,经常卖军火的共和国自然对这些已经畅销全世界的小型舰艇熟得不能再熟,成熟的工艺、规范的作业流程、模块化的建造,一艘反潜驱逐舰两个月不到便完成建造,因而在1晒年年底,除了搬航母、搬战列舰没有完成建造,连吨位较大的1瞰巡洋舰,共和国都给建造完了一般。[]大国无疆86

火箭般的速度都难以形容造船的速度,引用英国海军司令部的评价话语,那就是战舰下水的速度就像是〖中〗国人下饺子一样,据说做出这报告的英国海军驻厂代表,是看了〖中〗国工人煮饺子吃之后,突发奇想的用下饺子般迅猛来形容战舰的交付速度。

吨位更大、结构更为复杂的大吨位战舰,在订单正式生效之时,共和国就已经开始切割钢板了,而到了1946年年初,技术相对要求比较低的四艘“华夏名人”级航空母舰就已经陆续下水,分别在渤海湾、黄海、东海和南海进行了海试之后,又返回了船厂进行了交付前的最后技术善后维修,在大连、青岛、上海、广州的造船厂很快就按照英国人的要求,从航母所需配备的舰载机到各种弹『药』,都给英国人配备齐全之后,这四艘全副武装的航空母舰算是正式完工了。

订单的最后交付时期之所以要拖到6月,就是因为英国人订购的8

艘战列舰“名山”级的战列舰单从技术复杂程度上来讲,的确要比依然有“苍蝇船…,之称的航空母舰复杂得多,而且作为海上巨无霸的战列舰,光是单艘战列舰那三座三联装的400毫米主炮就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来制造,更不用说战列舰还需要不少的特种钢、装甲钢。

不管如何,经过一年多的疯狂建设,工业实力笑傲天下的共和国可谓是轻轻松松的就完成了英国海军的订单,这几十亿元的直接订单收入,给共和国船舶建造、钢铁冶炼、电子设备、航空武器等方面带来的刺激效应则是上百亿之巨,还直接凭空为共和国带来了就业刺激,所以在英国海军这个冤大头不再大出血之日到来之前,共和国『政府』已经提前开始扶持信息技术产业,确保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

花了几十亿,英国海军可谓是为共和国的经济发展添砖加瓦贡献不少,赚得盆满钵满的共和国多家企业还满怀期待的等待着英国海军再订购一批战舰,可英国海军真怕了,他们不怕和德国海军死磕,倒是惧怕欲望巨大的共和国,如此强悍的工业实力,不用来赚钱简直是白费了,所以英国海军憋着一口气,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中〗国人小看了。

事实上,对于英国海军这么一个多金的买主,任何企业都会期待着下一次的合作,更何况给共和国海军打造战舰,无论是护卫舰还是驱逐舰乃至航空母舰,共和国海军的都是信息化舰艇,技术要求很高而且技术先进,建造一艘导弹巡洋舰的周期,如果用来给英国海军造传统战舰,足以打造至少三艘了,而且英国海军给的价钱很不错,可惜的是,这个冤大头不肯再花钱了,像是钱袋子被掏空了一般。

满怀期待、充满希冀,花费巨资重建起来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在1月4日这一天,终于浩浩『荡』『荡』的集结在了有共和国内海之称的黄海,在朝鲜和共和国两国的保护下,这一年多来,先后服役的英国海军战舰都是在黄海和东海进行有限制的训练,大规模的集结训练,这还是第一次。

海风猎猎、艳阳高挂,在微微起伏的辽阔海面上,英国海军崭新的四艘航空母舰、八艘战列舰迎风前进,巡洋舰、驱逐舰等战舰星罗密布的分散在海面上,巍然壮观的钢铁战舰巨阵很快迎来了一阵绵绵不尽的呼啸,四艘航空母舰搭载的四百多架舰载机飞过战舰上空,引擎的轰鸣声震得海水都泛起丝丝涟漪。

已经到共和国将近半年时间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文森特,双眼已经眯成了一条线,透过厚实的防弹舷窗望着那远去的机群,演习结束之后,舰队参谋作战处围绕着如何鼓舞全舰队的战斗士气,讨论出了这样一个方式,所有战舰摆开架势在大海上迎风破浪劲势前进,航母舰载机以超低空的方娄掠过舰队上空。

耻辱,文森特现在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个词汇,大西洋海战、格拉斯哥海战,驰骋世界大洋上百年的大英帝国海军完败德国海军之手几近全军覆没之下,海军的覆没可以说是造成英国本土快速沦陷的一大因素,想一想那如今生活在纳粹铁蹄之下的国民,文森特的双眸不禁湿润了。

感受到那空气中的颤栗,感受到了从心底里重新燃起的熊熊斗志,感受到那周遭投『射』而来的殷般求战目光,文森特突然想起了一首〖中〗国的古诗,是前不久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在会见他之时诵读的《示儿》。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这首出自于〖中〗国南宋著名诗人陆游,他对收复失地祖国统一的殷切期望通过这首诗抒发得淋漓尽致,而如今英国人同样如此,他们的祖国、他们的本土正被纳粹统治,在国破家亡的历史『性』耻辱面前流亡海外的英国人并未放弃希望唐仁辉上将把这么一首诗送给文森特,显然是希望英国海军能够知耻而后勇奋发图强。

诚然,文森特有化悲戚的地方,傲视世界多年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被纳粹德国打得满地找牙,狼狈的丢掉了本土而不得不流亡海外,这耻辱,比当年〖中〗国在甲午之战输给小〖日〗本还要丢脸还要耻辱,丘吉尔首相在加拿大宣誓大英帝国流亡『政府』誓死收回本土那一天曾在格拉斯哥海战中受伤的他躺在渥太华的医院里,门g在被窝里嚎啕大哭。

文森特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已经膝下无子且年过半百的自己,为什么没有死在海战、为什么没有死在本土,让他满怀内疚和悲怆的到了加拿大这让他如何去面对以后的人生,耻辱和悲伤交替之下,他只能不顾老脸的在被子里嚎啕矢哭,这种国破家亡的悲哀让他仿佛一夜之间苍老的十岁,直到丘吉尔找到他,让他到〖中〗国来到〖中〗国来领导一支花费巨资重建起来的舰队,一支要誓死复仇打回本土的舰队,他这才感觉人生的旅途中,阴霾过后终于闪现出了阳光。

阳光今天的阳光的确很灿烂,文森特在这一刻想起了妻子想起了曾今带着年仅三岁的小孙子在朴茨茅斯军港内玩耍的场景,要是战争没有爆发,今年他的小孙子应该开始在幼稚园接受教育了吧,然而可惜的是,德国空军的轰炸,把整个朴茨茅斯军港都差点夷为平地,他的家人在轰炸中失踪,杳无音讯。

生也罢,死也罢,文森特自打飞赴共和国来接手这支由〖中〗国人负责打造的英国海军舰队之时,在双脚踩在〖中〗国土地上的那一刻,他就发誓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一个为了民族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死人,一个为了彻底将法西斯赶出大西洋重归本土的死人。

而如今,已经把生命视若无物的文森特正意气风发的端着*啡杯,抱着欣赏和感恩的态度来看完演习落幕。

说实话,文森特非常喜欢〖中〗国,喜欢这一艘艘崭新而又先进的战舰,昔日的大西洋海战和格拉斯哥海战,英国海军虽有舰艇数量优势,但依然完败于德国海军之手,就是因为战舰的『性』能不如敌人,要论海军素质和奋勇精神,英国海军不遑多让的敢于向任何一个对手叫板,但再好的战士,如果手里拿着的是弓矢棍棒,岂能与机枪大炮武装的敌人作战?[]大国无疆86

现如今好了,一切都好了,共和国为英国海军打造的战舰让文森特发自肺腑的感叹先进强大,航空母舰、战列舰、巡洋舰,一艘艘主力战舰仅仅从舰艇设计上,就可以充分体现出〖中〗国人对战争思维的理解,那就是无微不至的去考虑任何细节,在注重武器装备合理配置的同时,还要符合人『性』化的现实需求,所以在文森特看来,更先进的武备、更强大的动力、更完美的防护、更高级的设备,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新『潮』涌动,只想着快些再快一些,尽早的把纳粹海军消灭在滚滚大西洋上。

然而,从亚洲到欧洲、从〖中〗国到英国,这一去上万海里的距离,纵使共和国为之打造的战舰再怎么先进,劳师远征肯定也会遭到以逸待劳的德国海军无情痛击,同盟国无不体谅英国人想要打回本土的空前欲望但现实决不允许英国人浪费掉耗费巨资打造出来的一支强大舰队,当然更主要的因素是,盟军已经等不起了。

德国正不断加大着在苏德战场的作战力度,列宁格勒战场之外。德国人把多拉大炮都给调来,一枚炮弹就足以轰掉一幢大厦的这门巨炮,正不分昼夜的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枚接着一枚的狠劲儿向列宁格勒猛砸,数日之内被它轰掉的苏军地下掩体就不计其数而直接炸毁的军火库更是多达七处,被炸死震死的更是多如麻,德军誓要将列宁格勒抹去的壮志雄心一点儿都没有变,他们正一步步的将列宁格勒这座上百万人口的城市强制拆迁掉,而情况雷同的还有斯大林格勒德国人的弹『药』仿佛不值钱一般猛砸他们不能再允许苏德战争拖入一个漫长的冬天,所以发起疯来和苏军死拼,只不过他们死拼的资本是一吨吨弹『药』。

莫斯科战役无疑是最血腥和最惨痛的,随着大批共和国武器装备的运入,在加上苏联自己的军工产能,苏联并不缺乏武器装备和弹『药』,他们更加不缺乏人力,但是刚刚离开社会工作岗位就拿起武器走上战场的苏联红军岂能是和经久战阵经验丰富的德军匹敌的?

苏联人正用数以千计的生命来换取时间,用鲜血和残肢断臂来堆砌一条德军进发莫斯科的血腥道路,德军每进一千米,都需要付出惨重代价,而苏军为之付出的代价则更为高昂最血腥最惨烈的时候,一万多人的一个步兵师,早上刚拉上战场,傍晚就全军覆没了。

战争的魔窟正大把大把的吞噬着盟军的生命和财富,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轴心国也在咬牙拼命早就得知共和国为英国海军打造的强大舰队极有可能在1946年年中全数服役的〖日〗本,也像是发情的疯狗一样在澳大利亚狂吠,〖日〗本海军也将第二舰队调派至澳大利亚参参战,多次破坏了美国海军的运输线如今美军只能寄希望于战略空运能够为他们运输更多的武器装备和人员,尤其是坦克、自行火炮、大口径榴弹炮、

战斗机等重装备。

生命每天都在无情的流失财富正像是被焚烧一样消散,交战双方谁都清楚这样死拼下去,不管最终胜利方是谁,都会奄奄一息如同死狗,可谁又能轻言放弃呢?就像是两个已经在赌桌上发疯了的赌徒,都还有没有揭开的底牌,谁都不想就此放弃。

战争,还将继续下去,甚至更加惨烈。不管德国如何去掩饰,德国有可能会拥有原子弹这种恐怖毁灭『性』武器的事情,依然或多或少被美英双方得知,苏联方面还并未意识到,而〖日〗本还没有资格让德国告知它这个喜讯,但不管如何,德国人手里即将有一张王牌,而盟军方面已经成熟的一张王牌便是文森特的这支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好不容易借助共和国力量重建起来的他们,应该在更为关键的时候投入战场,成为一支改变地区乃至整个二战形势的关键『性』力量,而不是仅仅为了复仇,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闯回欧洲。

关于文森特手下的这支舰队如何使用,自大逃亡加拿大后,就一直在同盟国中抬不起头来的英国首相丘吉尔终于有了政治资本,他需要借助英国海军本土舰队来叫板更多的利益,斯大林等不起、罗斯福更是伤不起,唯有他,反正已经输掉了本土,就只剩下一条ku衩,为何不能置之于死地而后生呢?所以,丘吉尔反复给文森特发电报,让他们稳住,一定要稳住舰队的士气,千万不能因为迟迟不能参战一事而导致士气溃散,也更加不要因为较长时间里无法参战而懈怠了训练,要时时刻刻准备着冲入太平洋或者重返大西洋。

反正,舰队在共和国的地盘上活动,〖日〗本海军想要前来泯灭盟军的未来希望,再怎么也得掂量掂量是不是有资本和共和国海军硬抗,中日东海海战可是把比如今〖日〗本海军三大舰队还要牛『逼』得多的前联合舰队给打得找不到北,〖日〗本海军要想重新把爪子伸入东海乃至黄海海域,除非共和国海军第一和第二舰队凭空消失了。

所以,有了共和国提供庇护的英国海军本土舰队,自然还能够逍遥一段时间,共和国没有必要将这支对自身威胁并不大的舰队赶出去黄海和东海,几万人的英国海军可能算作是一支超大规模的公费旅游团,装备着共和国的战舰、用着共和国提供的各种物资,每天都能够给共和国带来数以万计的消费收入,共和国凭啥要赶走这么一支“旅游团”。

所以,丘吉尔有时间来等待、文森特同样在等待,他们需要等待一个适当的时机强势而出,而这样一个时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到底什么时机才适合让舰队出击?

文森特收回了目光,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再一次思索南太平洋的形势,舰队下一阶段的海上训练他无心过问,他现在只想搞清楚的是,首相到底在等待什么时机,这个时机到底是来自太平洋,还是来自苏联。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