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七章 意思

第五十七章 意思

“‘热烈欢迎工业部领导莅临指导工作’,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这个必要,脸是自己长的,面子是别人给的。他们越是给予重视,就说明我们的工作做的好。废话少说,咱们先进去看看再说,要是弄得不好,管他欢迎仪式做的有多好,老子也一样给他取缔喽。”

自治区第二届全体代表大会上,作为总理事的张雨生提出了要强化自治区工业建设,而工业部组织众多下属部门出来,就是奔赴各地亲自考察自治区工业发展现状。第一站就是抵达号称是当今世界第三的中夜集团下属的平果铝业公司,工业部考察团所有人都想看看实际情况是不是如此。

头天从柳州出发沿着宽阔的柳南公路考察团的车队一路南下,公路两旁完工之时还是一颗颗小苗子的绿化树,眨眼之间已经六个春秋交替,当初的一株株小苗而今已经挺拔茁壮,像一名名忠实的哨兵,挺立着躯体守护着身前的宽阔公路。

平顺的水泥公路从柳州出发后跨江越岭,曾经荒芜的公路两旁早已是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散落在乡村四处的低矮茅草房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炊烟袅袅,一座座红『色』砖瓦楼房正拔地而起,一路上车队遇到了好几批迎亲的队伍。大红的布条系在在手扶拖拉机把手上,随着拖拉机突突突的慢慢前行而迎风招展,车上吹拉打唱的艺人更是可劲儿鼓噪,巴不得更多的乡亲知道这儿的热闹。[]大国无疆57

一路上车队很是遇见了几批婚嫁队伍后在隆安住下后,这才算是落得了个安静。夜里,工业部考察团在隆安县『政府』招待所里商议了一番后,做好了第二天的检查准备。当清晨第一缕突破云层的阳光照『射』到招待所的时候,考察团已经做好了出发准备,准备妥当后考察团便直奔平果。

中冶集团是人民『政府』控制下的一个超大集团,柳州钢铁、柳州水泥、北海钢铁、海南石禄铁矿等等都是该集团的下属大型公司,随着工业强化建设的步伐,这一集团肯定是会被改革的,一个集团是难以管理如此多如此庞大的公司群。作为中冶最大的一家铝业公司,平果公司这次肯定是首当其冲,工业部考察团来此的一行的味道特别浓,所以即便没人通知平果方,他们同样也知道是自己要离开娘胎独立成长的时候了。

中冶平果铝业公司是一直以来都是作为自治区工业建设的重点对象,早已完成的一期工程包括正在热火朝天建设的二期工程,都是作为工业部重点督导的重点建设项目。一期完成后,该公司已经具备了年产35万吨精矿、10万吨氧化铝、4万吨电解铝的能力,满足了日益增长的轻金属之金属铝的需求,但随着航空工业的发展,对铝的需求尤其是各种铝制合金的需求必将大增,所以二期工程的建设规模更是在追求质量的基础上扩大了相当的规模。

考察团的车队沿着南百公路从隆安没驶出多久就抵达了右江江畔的平果县,弯弯曲曲如同一只蚯蚓一样卷缩的右江横穿平果县城而过,将平果县的县城和工业区隔离开来,江的西南岸是一片热闹的工业繁忙景象,而县城里则是熙熙攘攘来往的人群,还有一幢幢拔地而起砖瓦房,周边乡镇的人们都喜欢来这个县城转悠,或购置物美价廉的商品,或到县城来办点事儿,一片热热闹闹的场景并不属于考察团。

车队很快驶离了南百公路直接跨入了直达平果铝业公司的一条宽阔大道,还未进入厂区便远远的看见众多高耸的建筑物,粗实的管道和一座座厂房,还有那一阵阵冲天而起的蒸汽,无不宣称着公司生产的繁忙,一辆辆挂车满载着各种铝材和车队交替经过,一阵火车的呜鸣声更是提醒铁路沿线的人,货运火车要驶出厂区了奔赴遥远的地方了。

考察团刚一抵达公司门口,便看到了那红『色』的长横幅,不过口号喊得再怎么响亮也比不上真实力的一番展示,考察团更换好服装、戴好防护设备后,很快就开始分散开来,各自开始履行职责。当然张宇肯定是不能走远的,他还得陪一个重要的人了解了解平果铝业公司,而且必须公司总经理陪同才行。

“十八世纪,英国采用坩埚法首先以熔炼的方式获得钢,之后经过物理化学知识的进步和协同发展,十九世纪末,在欧洲已经形成了有『色』金属火法冶炼、湿法冶炼、电冶金的三大冶金体系。其中值得铭记的就是1799年伏打电堆的发明给世界带来了电解法,之后人类开始在水中电解出了铜铅锌,之后还有钠钾诞生于电解法。一八八六年德国就从光卤石中电解出了镁,第二年美国就堆冰晶石-氧化铝进行电解直接生产金属铝。目前世界上使用最为广泛的金属其冶炼技术都已成熟,未来的冶金工业主要对象将是稀有金属

在英国留学学习过地质学的李四光很是主动的给大伙讲解起相关知识,在现代化的车间里面,他一点儿都不感到陌生。李先生看了看四周的厂区布局和一些设备,略略点头后说道:“公司建设得非常不错,想必工业部当初肯定是狠下了功夫的。”

“李局长说得对,我们平果炼铝公司就是采用当前世界最为先进的电解法。1886年,美国的和法国的几乎是同时发明了熔岩电解生产金属铝的方法。而实际上氧化铝还可以采用拜耳法进行生产,两种方法都在美国得到很好的运用。而我们的工厂得益于自治区丰腴的电力资源,又加上平果本地优质铝土,所以我们可以采用电解法或者拜耳法。现在我们参观的就是烧结法工厂五个主要车间之一。”平果公司总经理余友甫也“不甘落后”地站出来给大伙介绍介绍,虽然目前只有他们三个人在东瞧瞧西看看,其他人都各自做工作去了。

每生产一吨氧化铝就要消耗掉十吨以上的淡水,近五百度电力还有一吨煤炭。平果炼铝公司的蓬勃发展,得力于周围丰富的矿产资源,富足的电能供应还有给予她生命淡水的右江,所以用“得天独厚”一词来形容她的优良生存环境,肯定是不会错的。处于百『色』和南宁之间,距两地距离都不过一百余公里,铁路、公路双通,便利的交通还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平果铝业公司的前途不可限量。

“第二期工程完工之后,我公司预计将实现年产二十五万吨氧化铝的产能。。。。。”于老总带着张宇俩人四处参观,不停的向俩人做着介绍,但张宇一直都没有显『露』半点表情,这公司当初的规划设计就是他折腾出来的,这一期工程从工程预算到实际产能,所有的一切都在张宇心里有数,只不过为了陪陪身旁的大佬级别人物李四光先生,所以也只好平静地跟着一起溜达。

“于总,介绍介绍公司的二期电解铝项目发展怎么样了吧!!”

张宇总算是开了口,嘴皮都说破的于总听到‘老大’的询问声音,心里那颗悬起的石头总算掉了下来。“电解铝的方法虽然出现了二十几年,但还未怎么成熟。公司成立之后,我们除了正常生产之外,还大力的投入研究工作。目前我们已经有了100千安的电解槽,比一八八八年世界上最先进的四千安培进步不少,每吨铝耗电已经降为一万五千度。当然距离期望的320千安的目标还有一定的距离……”

听到目前所取得的研究成绩,张宇总算是『露』出了点笑容。“这成绩非常不错,继续保持下去于国于民都有裨益。不过是不是按照众多标准生产的?工人们是不是得到了应有的保障的?咱们还得到车间里去看看。”

320千安的电解槽放在二十世纪末都是全球最好的,谁掌握了大型预备电解槽技术,几乎就可以说谁能占据电解铝行业的技术制高点。

而且铝是第二大金属,产量和用量紧紧跟随钢铁。由于他的密度小、导电导热反光等『性』能良好,而且还有不错的抗腐蚀『性』,再加上他所具有的良好延展『性』能,催生出他优秀的塑『性』加工、铸造等特『性』,所以金属铝的应用相当广泛,目前自治区的众多工业都在广泛使用铝制品,整个世界同样如此。所以对于一个消耗需求旺盛的金属来说,拥有相对环保可持续的电解手段,产品效益将会非常可观。

“咱们的输电线路现在几乎都是钢芯铝绞线,变压线圈、电动机转子、电缆等都大量应用金属铝。汽车制造和机械加工等也是离不开金属铝的,尤其是在冶金行业中,炼钢脱氧、铁合金、特种钢生产都需要铝做添加剂,香烟、糖果、『药』品、茶叶等轻工业产品包装也会消耗大量的铝。伴随着科技的发展,会有更多的领域需要应用到金属铝。”

“这就是我们的一号电力监控室,公司的众多生产任务都依靠庞大的电能,没有一个稳定有效的调度监控和保障机制,公司的生产肯定会有一定的隐患。不过这个问题随着我们第三监控室的投入使用,必然不会存在……”

三个人站在电力调度室里,看着一排排闪烁的红绿灯和一片密密麻麻的按钮,没听到余老总的喋喋不休,张宇倒是联想到到了其他一些情况。[]大国无疆57

整个平果铝业公司成功,其重要基础就在于红水河的众多电站比如大化电站都离这里太近了,铝业公司就是需要源源不断而且稳定的电能供应,所以这优势放在任何时代都无法比拟的,放在后世或许一些炼铝公司不得不自建核电站来供应庞大的电力需求,但平果铝业公司永远都不用,因为红水河梯级电站陆续完工之后,将会有更多的电力供应,只能有富余的,是不可能有缺口的。

靠近原材料供应地、拥有富足能源供应、便利的交通运输、宽阔的市场空间,世界上没什么东西是十全十美的,但张宇就还真找不出这限制这公司发展的东西在哪儿,看着那余友甫满脸的红光,张宇还真有点羡慕他的福分。

“余总,你出来一下!”张宇想了半天,还是得找个空子和余友甫私聊一会儿。听到张宇的叫唤,余总赶紧叫调度室的一个人照看着李四光,然后赶紧跟着张宇出来。

刚走不久,张宇就停在了楼梯的一个转角处,转过身来就对着余总说道:“知道我身旁的那人是什么来路吗?”

这问题还真把余友甫难住了,只能摇头示意不知。“他既然是跟部长您一路来的,肯定是工业部的人……”

“他不是工业部的,身上有烟吗?”

张宇竟然说出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问题,当初跟着张宇学习很久的余友甫从来没看见过,直到一分钟前也没听说过这人民军总司令、工业部部长竟然要抽烟了,赶紧哆嗦着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包烟递给张宇。

俩人一人一根,不久就在这楼梯转角处腾云驾雾起来。“坐吧,这楼梯被清洁工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咱可以坐坐!”示意余友甫坐下,张宇一屁股就坐在了坚硬的水泥楼梯板上,半眯着眼抽着没啥味儿的香烟。

从来没看到老大这副模样的余友甫心里如同火烧一般,赶紧坐下后满脸严肃的问道张宇:“头儿,你倒是说说这人啥来路?用不着把你弄着这幅表情吧。”

被问起来了,张宇只好淡淡一笑,猛吸一口之后将烟头从生生捏熄,然后慢慢说来。

年,李四光从日本学成回国,武昌起义后,他被委任为湖北军『政府』理财部参议,后又当选为实业部部长。袁世凯上台后革命党人受到排挤,李四光再次离开祖国,到英国伯明翰大学学习。1918年末,获得硕士学位的李四光决意回国效力,而在他的英国留学生活中,亚美集团便开始资助他们,因为所有的海外留学生,只要是华人就会获得亚美集团的资助,当时也没人知道他的大名。

直到他拿着亚美集团驻英国分公司的推荐信,就像当初王助他们一样回到了西南,张雨生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大的一个人物,赶紧加以重用起来,而这一切正好张宇不知道,因为他到四川见唐仁辉去了,而且顺道在四川逗留了不少时间。

而那时候起,一心报国的李四光算是被张雨生彻底同化了,人民自治『政府』里活生生冒出来一个隶属于国土资源部的矿产资源开发管理局。这个局最大的任务就是对矿产资源进行勘察、管理,尤其是它还和环境保护局的关系弄得千丝万缕密不可分,所以这李局长几乎成了两个局的领导,用张宇的话来说就好像是有了双重『性』格。

“这么说他来除了看看咱们的生产情况,还有生杀大权啊?”余友甫自然知道要是被停业整顿,对于一个公司一个企业而言会有多大的损失和影响,尤其是在这铝业公司要破茧化蝶的关键时期。

“这有什么,我还巴不得他监管严格一点呢!”张宇说着,很是没趣儿的又抽出一支烟点着,尼古丁的味儿还真是不错。“我只是觉得没趣儿,给你透各底吧。我已经很厌烦这工业部部长一职,人民军那边事情又多,我根本就忙不过来。这部长的职位迟早是要让出去的,关键就是我不希望我的继任者让我觉得很不爽!”

“这么说,这次考察团出来不仅考察的是我一家啊?”暗暗嘀咕到这一句,余友甫赶紧闷闷不乐的也抽出一支烟点着,思绪散落在青烟袅袅之中才能让人平静。“头儿,你的意思是……”

“自治区内有人要做怪,李四光是个好人,他会在这些日子内逗留东南片区很久,有情况你得罩着他!当然,你也好自为之吧!如果管理改制项目出了任何问题,我可是保不住你的。而且,第二期的工程非常关键,如果你丫的铝业公司要想做大做强成为工业部下的又一大支柱,你就得好好做好每一件工作,哪怕是一件小事儿!”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不管是谁要做『乱』,铝业公司绝对不会受到半点影响……”余友甫几乎是站起身来猛劲儿地拍着胸脯,结果弄得那烟灰落了张宇一身。

“好了,你都是老党员了而且又在一线工作这么多年,没人敢动你,更没人敢动你的公司。你就放一百个心踏踏实实的工作。”

说完,张宇把还剩不少的烟有捏灭了,而且塞进了烟盒并且将主动把烟盒放进了余友甫的裤兜里,笑呵呵地拍了拍余总的肩膀,独自上楼去了留下发神的余友甫在那儿呆立着,知道手里的烟烫到了手,一阵痛觉才算是惊醒了他。『摸』出裤兜里的烟盒,打开后看见那只剩半截的烟,很是无解。

“半截烟?啥意思……”嘀咕完,余友甫将烟盒放回了裤兜里,转过身就小跑上楼,他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没介绍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