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九章 大战来临

第八十九章 大战来临

夕阳西斜,落日的余晖洒在静谧的校园里,凭添一分宁静。

结束了最后一天的“学习”徐时绩和侯国杰两人的脸上都带着轻松的笑容,此行来到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对于两人而言可能是没什么收获,反倒随时有一种喧宾夺主的味道,老师成了学生,学生反倒成了老师,徐时绩和侯国杰还真怕无意间吐『露』了什么机密,好在烦心的交流学习明终于结束了。

“不出意外,我们后天一大早就能飞赴柏林,然后再转机返回北京,不过我听说近日巴格达至香港的机票打折,一会儿回去核查一下,如果属实,我们就先飞柏林、巴格达,再飞香港转回柳州……”

“什么叫意外,你小子能不能积点口德!”

快回国了,两人都非常高兴,不过说着说着两人就有些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就在两天前,徐时绩和薛晨两人再一次晨练到球场附近的时候,竟然被慕尼黑工业大学校足球队的教练给叫住,徐时绩好不容易用蹙脚的德语完成了交流,却得知了一个坏消息。[]大国无疆89

“〖中〗国工业大学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两所代表着各自国家工业领域最高教育水平的学校,如果真要是在体育方面交流,也轮不着我们上场啊!”

侯国杰可是头大如牛,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他是比较喜欢踢球而且脚法也不错,但就是每每遇到大赛,就总是找不到感觉,他曾就读的江西南昌第十一国立中学就曾在全国中学男子足球联赛上,遭遇了来自福建福州的第二国立中学”开赛前双方自然都是要尽遣主力上场,可谁又知道南昌方面的中场大将意外受伤,结果造成了担当前腰的侯国杰在场上得不到支援如同梦游一般踢完了首回合比赛,结果次回合根本就没让他上场。

回想起过去的往事,侯国杰可谓是肝肠寸断,他清晰的记得次回合的比赛回到他们的主场,在学校的主体育场内,一万余同学齐声呐喊助威声中,主队竟然零比一告负,而他自己则在替补席上坐了上下半场加补时整整ps分钟,因为教练说得很清楚,如果没有一个优秀的中场作为后盾,侯国杰就跟废人没什么两样。

而如今,大学里顶多代表过材料工程学院出战过院系之间比赛的侯国杰,也的确是在比赛中注意到了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脚法出众优势,充当球队里的控球手,在需要前场压制和比赛控制的时候,多多组织传接球配合,也好打破对方铁桶防守局面,必要之时还要利用盘带功夫实施强行突破。

但是,良莠不齐的球队并未在他的努力下走多远,被分到了死亡之组,在机电工程、土木建筑这两大传统强队的蹂躏下,小组都未能出线,唯一赢得的比赛,还是对阵娄腩外语学院队,不过侯国杰如今已经转入计算机学院,在〖中〗国工业大学里”计算机学院的院队算是一支中上队伍,人才济济之下还轮不到一个大一新生指手画脚。

徐时绩当然知道身旁的侯国杰是个不错的前腰,这厮脚法之细腻可是出了名的,据说主要是得益于侯国杰的父亲确实有钱,每年的假期都会让侯国杰去参加足球培训,而侯国杰本人平时也压根儿没什么锻炼计划,每天去踢踢球,比早跑三千米还舒坦。

“你小子可别藏着掖着,就你去年在对阵外语学院的比赛中,连续盘带过掉五人并将球打进空门的事情”可是传遍了咱们工大校园的,你的脚法搁在德国肯定也并不算差”咱还就指望着你能在场上建功立业来着!”

徐时绩说着,正好看到薛晨和其他几个同学从另一个教学区走过来,当即就招了招手,七八个同学当即就小跑了过来,看样子也都和徐时绩俩差不多,想到要回国了,都脸上带着笑意。

“怎么?你们也觉得是一种解脱?”徐时绩眯着眼笑着问道薛晨几个。

薛晨等人自然都不好意思笑了笑,这事儿大家都是相当清楚的,可憋在心里就够了,说出来让大家都不好受,尤其是德国朋友,共和国如今的教育水平虽然相对而言的确是高出了一大截,但这些技术和知识的来源,可都是『政府』乃至军队用钱给堆出来的,已经有限制公开的泰山科研计划,都让薛晨等人都非常清楚,他们现在学习的知识,想当初可都是自治区『政府』耗费无数人力和物力科研出来的成果,比起如今的德国,只不过是先走几步而已,没什么可值得吹嘘和骄傲的。

“对了,今晚叫上所有同学,咱们出去吃一顿告别宴,都快离开德国了,再怎么也得享受一顿正宗的德国大餐才是!”

来自电信技术学院的高个子窦阳可以说是这次来德国1铭学生中最有财的,不是因为他的父母各自都有一家公司是多么的有钱,而是因为窦阳在中学就取得了一个发明专利,并卖给他的父亲,父子俩可是明算账,窦阳每年都会依靠他的专利拿到不菲的一笔专利使用费。

“今天肯定是个好日子,连一向抠门儿的守财奴都主动邀请吃饭,实在让人惊喜交加啊!”

“什么守财奴,你们恐怕还不知道,这小子投资并领导的科研兴趣小组,向国家专利局申报的专利申请已经被批夏下来了,昨晚就收到了不少国内企业发来的专利求购电报。。俨然快成为个大富翁的豆子,岂能差钱?”

来自土木建筑学院的李业八卦的吐『露』了真相,顿时让周围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这小子也太会挣钱了,恐怕以后还真成了“专利包租公”

了,每年靠收取专利使用费都能活得有滋有味,如今人就在面前,岂能不痛宰一顿?

一时间,众人很快就七嘴八舌的讨论今晚该吃些什么”不狠狠痛宰窦阳一顿,也太对不起自己强悍的胃口,嘻嘻哈哈讨论间,过往的慕尼黑工业大学学生都惊讶的看着这些〖中〗国学生,怎么谈起吃东西,比让他们参加学术交流还要积极。

“对了,还有一件事儿不得不告诉你们,前些天就已经给你们一个个说清楚的,明天的足球赛,咱们务必打出〖中〗国大学生的精神面貌来,比赛输赢是小事儿,要是谁敢偷懒耍滑头,小心我给他的交流报告上打上丢评!”

“就是就是,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当年德国佬首先吹嘘黄祸论”咱们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中〗国人!”[]大国无疆89

“不积极也不行啊,咱们总共才旧个人,除掉上场的11个,仅剩3个人,刚好比赛又有三个换人名额,所以每一个人都能上场,要是有谁懈怠,大伙儿自当一清二楚!、,说着说着”众人就把目光聚集在了侯国杰的身上,这厮脚法细腻可是工大出了名的,据说要是侯国杰不转出材料工程学院,这厮已经被内定成为球队的副队长,还极有可能入选工大校队,便有机会参加共和国大学生足球联赛了,这可是共和国顶尖足球赛事之一,能有这般能耐的非职业『性』球员,怎么能不当主力使唤?

一时间,在徐时绩的推波助澜下,众人很快就将矛头对准了侯国杰,七嘴八舌的讨论应该如何利用侯国杰的能力,前锋、前腰、中场、后腰、后卫等等,所有位置除了守门员,都给讨论了一遍”结果很不理想,这次来德国交流的14名学生中,也就只有侯国杰有过较好的比赛组织和控制能力,因而中场的重任怕是要落在这厮肩上不可了。

被『逼』无奈的侯国杰自然只有发誓今晚会狠吃一顿,以消除心中恶气,不过好在身为交流学生队伍队长又要兼任球队队长的徐时绩很会做人,他很快就将在慕尼黑工业大学其他学院交流的同学召集起来,在工大门口小聚之时,首先宣布了从财主晋升大富翁的窦阳要请客吃饭的好消息,其次便是初步确定明天的比赛安排,并充分肯定了侯国杰的作用,因而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侯国杰死皮赖脸的发表了一下正式就任足球队队长的宣言,逗得所有人都笑翻了天。

交代完所有事情,徐时绩让所有人在校门口外等着,他便和有翻译职责的侯国杰去和门卫交流一番,这交流生外出的事儿可大可小,安全的事情一向都很让慕尼黑工业大学方面重视,旧天时间里,就只有上周周末允许所有交流生在有人接待或者多人组队的情况下,万成登记才离校外出,并要注明出行目的地和返程时间。

刚和门卫说好,这不远万里从共和国来到德国的1铭大学生,也就是在学校对面的餐厅吃顿饭,门卫欣然答应并且免掉登记手续,侯国杰就用华语说了一嘴。

“我靠,我有这么逊吗?不就是当个临时队长,有什么好起哄的!”

“你要是有怨言,那就明天率先进球,只要有球进账,谁都会服你!”徐时绩说着,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大队伍。

一行14名共和国大学生,相当惹眼的经人行道走过了大街走进了一间不错的餐厅,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德国的烹调艺术不如〖中〗国、法国和意大利那样享有盛誉,但〖中〗国可是一个餐饮大国,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能吃的都不放过,因而对于从未尝试过的食物,也自然会食欲大发蠢蠢欲动。

德国人是名副其实的“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民族,德国人最喜欢的便是吃由猪肉制作而成的各种口味香肠,同时还一边喝啤酒,号称德国的国菜也相当简单,也就是在酸卷心菜上铺满各式香肠及火t腿,当然有时也用一整只猪后t腿代替香肠和火t腿。

来德国这么多天,所有交流生的早中晚三餐都是〖中〗国风,学校方面临时聘请了慕尼黑一个中餐馆的厨师来为学生们制作三餐,因而徐时绩等人并未品尝过德国人最热爱的面包『奶』略加黄油的德式最丰盛早餐。

德国人一日三餐中最丰盛的是早餐,其次才是午餐和晚餐,午餐大多数时候都是像快餐一般,土豆、沙拉生菜和几块肉组成的拼盘,外加一杯饮料就构成了一顿午餐,而晚餐也通常是冷餐,一盘肉食的拼盘,鲜n『色』n可口的蔬菜、面包什么的,所以这对于一向将早餐从简、午餐和晚餐特别看重的〖中〗国人而言,也的确是难以适应的。

既然说了要痛宰窦阳一顿,所有人进入餐厅后也自然是第一时间要求要一个最好的包间,结果当然是失望的,德国人一向喜欢效率,弄一个包间再整一大桌食物细嚼慢咽般享受可不是德国人的作风,因而众人只能挑选了一个较为僻静的位置。然后便人手一张的拿着餐单,看着最贵的就让服务员记下来。

“我说,我并不在乎这点钱”可你们也得在乎在乎你们自己的胃吧,点这么多,吃得完吗?”说完,窦阳欲哭无泪的看着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同学,这简直是要打土豪分田地啊。

“得了,不就是多点了一些吗?咱们吃不完,可以打包带走啊!”

主修建筑学的李业人很壮实,这胃口也相当“壮实”所以还算是认得一些德文的他,竟然点了不少肉食,其中熟烂猪蹄儿就点了十四只。

“豆子不是在说你,他是在说大巴!”侯国杰诡笑的看着一脸无辜样子的巴德成,在众人等待下文的目光注视下,他才悠悠说道:“大巴英语不错,可是德文差了些,点了那么多,结果全是汤,豆子不是可惜钱啊,是担心你的胃和膀胱啊!”

尴尬的巴德成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德文认识得不多”看着其他同学都直管着价格数字最高的点,他也翻到了菜单中的一页,也点了好几个数字挺吓人的菜,可他娘谁知道,竟然全是汤汤水水。

德国的大餐很简单,没有法国大餐那样花哨,也没有意大利大餐那样扭捏,倒是颇有一种〖中〗国西北风味儿菜品的豪放,服务员很快就端上了一个个冷盘,『奶』油、干略、鲜鱼、火t腿、鱼烤ru猪、红烧肉、鸡蛋沙拉、半烹鸡蛋等,紧跟着又是肉、鱼、蔬菜、豆类等做的浓汤,其后更有各种特大荤菜送来,十四只熟烂猪蹄儿就占据了餐桌很大一部分,而肉饼炸猪排、、鸡肉饼、焦烤菜肴等更是很快将整个餐桌布满,随后送上的甜品,都只能放在一旁的一个餐桌上。

“偶滴个神啊,咱们能吃完这么多吗?”侯国杰可是被吓了一大跳,满满一桌的食物基本都是荤菜,当然汤菜也挺多,而多出来的甜品还得再加一桌搁置,弄得全餐厅的德国人都相当诧异的看着点这么多食物的〖中〗国人,德国如今可是主要参战国,虽然还不至于对生活物资进行管制,可德国人可并不赞同这种浪费风格,毕竟受战争影响,德国国内的物价可不是好受的。

无疑,行动才是最好的语言,为了回报窦阳的大方风格,共举杯畅饮一口正宗德国黑啤之后,所有人都率先将手伸向了价格最贵的熟烂猪蹄儿,一时之间整个整个餐桌周围都是拿着猪蹄儿狠狠啃咬的凶样子,丝毫没有知识分子应有的装『逼』风范。

一餐下来,吃了足足一个小时,连最能吃的李业都半躺在了椅子上,不断的抚『摸』着自己滚圆的肚皮,呜呜的说着好饱好饱,至于其他人,就差被撑得翻白眼了。

“队长,咱们要不叫上出租车回宿舍吧,我怕我真走不回去了!”[]大国无疆89

李业调侃刚刚狠劲儿猛吃,如今已经快瘫倒在地的侯国杰。

“打车?要不,我去叫人做几乘轿子,抬着咱们回去啊?”侯国杰哈哈大笑道,气得一旁的窦阳差点晕了过去。

当天晚上,所有人都用生平最慢的步伐走回了宿舍。

翌日,阳光依旧灿烂,只不过昨晚吃多了的14名〖中〗国工业大学交流生,都有些懒洋洋的,上午的交流结束仪式可都是强打精神出场,冠冕堂皇的一些琐事儿结束之后,一个个浑然不顾傍晚就有一场友谊足球比赛,纷纷逃似的回到宿舍呼呼大睡,昨晚跑厕所次数太多,他们根本没睡上好觉。

当艳阳西斜之时,从噩梦中醒来的徐时绩才想起了晚上还有一场足球比赛,在噩梦中,侯国杰带领的交流生队伍,竟然被慕尼黑工业大学的校队踢了个七比零,徐时绩回到国内后被校长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吓得他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娘的,真要是输了个七比零,老子第一个找豆子算账!”打定主意之后,徐时绩挨个房间叫醒了队员,的确,现在他是足球队的副队长,所有交流生都成了〖中〗国工业大学赴德交流生足球队的队员,当然他们的队长侯国杰还在床上,好不容易当上个队长兼教练,怎么也得耍耍威风才是。

集合队伍、干掉下午茶,等所有人都齐聚在体育馆外的足球训练场之时,徐时绩这才发现”人家慕尼黑工业大学的小队已经结束了下午阶段的训练回去休息了,因为再有三个小时就要正式开赛了。

“完了完了,这次肯定要输个七比零!”徐时绩就差挠头抓耳了,昨晚的那顿饭的确代价太高了,不仅让窦阳差点晕厥过去,还让自己要承受一个七比零的惨痛输球结果,早知如此,就是满桌子的鱼子酱,他也不会去,顶多叫人打包。

球服是现成的,当地华人有一只业余足球队,而且还是共和国国家队的白『色』队服,至于护膝、球鞋、球袜之类的,则是一个经营体育用品的华商提供的,因而在队长侯国杰面前的队伍还算是整齐划一,可就是人数少了点儿,加上他自己才14个人,11个主力队员加3个替补,还堪堪够数。

“我说副队长”你别老是在咱的眼前晃来晃去,要是我晕倒了,你来负责球队比赛啊?”双手叉腰的侯国杰显得自信满满的,看着眼前的12人,身高和体重方面都不错,穿上军装,就冲着当前训练有素的军姿,保不齐还会被误认为是一支铁血队伍。

被嘲讽了一番的徐时绩也知道这时候官大一级压死人,赶紧灰溜溜的回到队伍中来,让侯国杰好好的过一把瘾,而且他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是输了个七比零,身为队长的侯国杰也能分走不少的罪责,总比一个人扛著好受得多。

“我看兄弟们都挺怕的,我倒是觉得,怕个鸟啊?不就是一场业余足球比赛吗?想当初,兄弟我参加全国中学足球联赛,比这场比赛的规格高了不知多少倍的比赛,哥们儿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拿出〖中〗国男人的血『性』出来,就像咱们陆军开过鸭绿江去收拾小〖日〗本那样,先得有了气势!”

侯国杰说着,狠狠的盯了一眼窦阳,这厮的眼神怎么那么『迷』离,难道还在大出血的阴影中,不过被侯国杰这么一怒瞪,倒是立马挺胸收腹头抬高,看得出,中学和大学里的军训很有效果。

“刚刚慕尼黑工大的那些小子在一旁,我不好多说,不过现在整个训练场就咱们一支队伍了,我就敝开了说道一番!”

侯国杰干咳了两声,让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这才说道:“足球自打咱们进入小学就开始接受教育,从小学到大学,你们说说,咱们不说踢了多少比赛,就论接受了多少训练就足以让我们有足够的本钱来踢这才比赛!”

“足球,也就是一个团队间的配合『性』比赛,讲究的是团队协作精神,对于个人而言,传球、停球、盘带、『射』门,四个方面只要做到较好就是一个不错的球员,你们一个个素质都不差,差就差在咱们这支队伍是一支刚刚组建的杂牌军,起码的合练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比赛!”

“可是,你们也别太高看慕尼黑工大队会在球队配合和战术方面领先咱们多少!”侯国杰话锋一转,便开始步入正题,道:“1925年,国际足联修改了越位规则,将进攻队员与对方端线之间对方队员不足三人改为不足二人时规定为越位,从此反越位战术就让进攻方更为有利了,英国人查普曼于在1930年创造的wm式攻守平衡阵型,到今天为止,依然是欧洲足球的主要阵型,可却是极为落后的!”

侯国杰接着向所有人讲解了一下这种阵型的特点,那就是该阵型在进攻中采用中锋从〖中〗央突破,两边锋从边路突破沉底传中,防守时两个前卫防守对方两个内锋,三个后卫基本上采用盯人防守对方三个前锋。

可想而知,由于“w”的三前锋很容易被“m”的三后卫盯死,如果另一方采用四前锋制的阵型,那么三后卫的防守就显得难以胜任了,共和国国内不乏有球队采用424的阵型来解决防守弱的缺点,以便让攻守得以平衡,但作为共和国国内联赛的强队,却并未采用424,他们多采用352阵型,即对方球队力拼中场且用四个后卫去防守两个前锋,那么己方进攻时则将两名边后卫灵活地轮流进入中场以确保中场优势和主动,保证及时组织点多面宽的进攻,而转入防守时,又能将对方的进攻扼杀和瓦解在组织和发动阶段,因而这种阵型有点像是532和442的不断变幻。

然而,阵型方面侯国杰并未太过于关注,因为他顶多算是一个资深球『迷』,当教练员根本不适合,所以他不能要求平时时间大部分用于学习的同学们,能完美的在场上执行各种战术,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专业的职业球员,哪儿能如此灵活。

当然,他也曾想过采用全攻全守的战术,毕竟共和国的大学生自打中学起,体育锻炼就是必不可少的,体能方面并不太差,而且这次的友谊比赛是分上下半场各40分钟,一共才80分钟的比赛,比起职业比赛少了足足10分钟,所以体能方面,咬咬牙肯定能够坚持住,更何况包括徐时绩在内,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接受过很系统的足球训练,大一的体育课主修就是足球,因而在个人技术方面,侯国杰对所有人都很有信心。

然而,他相信随着国家实力增强,尤其是在战争中极富有攻击『性』和取胜欲望的德国人,已经在战争胜利的影响下,逐渐消除了对共和国的敬畏感,因而随时都能感受到德国人那种挑战『性』的眼光,所以侯国杰不用多想,就笃定德国人肯定会进攻,而且会非常疯狂的进攻,在国家实力、教育实力、军事实力等方面德国人不知道如何和共和国比,也不知道怎么比才能赢,就只有将这种怨恨般的情绪发泄在足球比赛上,因而他猜想德国人很想在比赛中将自己的球队痛宰一顿,根本不会留情面。

所以,侯国杰需要更加功利一些,在确保赢得比赛的情况下,这也是为了保护球员不在激烈的比赛中受伤,由此他放弃了全攻全守战术,而是改用一种防守战术,即采用比较被人诟病的433阵型,在国内的足球联赛中,采用这种战术的球队往往会比球『迷』们批评为不思进取、比赛缺乏精彩,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战术很容易取得比赛的胜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