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章 中德交锋

第九十章 中德交锋

……注意了,我们的4333阵型同于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的,他们要把的中后卫、前卫、前锋职责划分清晰职能明确,但我们不行,我们的前锋在必要之时需要后撤,甚至回撤到自己的半场参与防守,在必要之时,我们的三个中场也要有三个后腰般的防守屏障作用,前锋也要参与边路的防守,严防对方的边路突破和底线传中!”

侯国杰的话说得并不太专业,但所有人都能够听懂,这种太过于功利『性』的阵型虽然一度让人心里觉得不舒服,但为了比赛的胜利也是值得的,如果光是顾着进攻,拼命的用进攻来展示所谓的精神风貌,估计会被对方打得很惨,真要是输得太惨,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豆子,你身高比较高而且反应速度快,又曾今做过守门员,这一次你的任务就是好好把守球队大门,这是球队最后一道防线,你必须拿出十二分精神出来,另外,尤其注意要有气势,拿出你那守财奴的气势出来,要是中后卫李业这小子不听你的使唤,就狠劲儿的责骂便是,反正昨晚这小子花了了不少钱!”

侯国杰说完,窦阳很是不客气的看了李业两眼,这眼神仿佛是李业欠了他几百万似的,看得李业心里一个哆鼻。

“李业,你是后方的中枢所在,整个球队的后防重任都搁在你的肩膀上,你要尤其注意协同站位问题,造越位这种战术很危险,没有万分把握,别『乱』尝试!…,侯国杰说着,咬了三下嘴c魂才说道:“另外,在必要之时可以采取适当的犯规战术,我前些天看过慕尼黑工大校队的训练赛,他们的定位球水平并不高,禁区外的人任意球可以给他们,如何拖后如何补位,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大国无疆90

“除此之外,守门员窦阳你要注意,如果李业的犯规战术都未能凑效,你要果断的选择出击,而且要拿出气势出来,吓也要吓得对方的前锋t腿哆嗦。”

“中前场的防守比较次要,但并不是不重要,中锋要负责中路防守,前场的『逼』抢很重要,左右两侧的前锋,你们要注意和中锋之间保持一定的协同距离,必要之时要当自己是边前卫,充分在边路发挥防守作用,而我领衔的中场,则尽量会将对手『逼』至边路,届时两个边前锋一定要注意回到中场协同保护!”

说到这儿,侯国杰很认真的看了所有人一眼,一字一句的说道:“比赛的开场五分钟和下半场开场五分钟都是进球率最高的时段,我们会面临很大的防守压力,甚至整场比赛都会面临很大的防守压力,但我希望所有人能够团结起来,咱们是〖中〗国工大还从未怕过谁,只要做好的防守,咱们就能够赢得比赛!”

“只靠防守也能赢?”

来自航空工程学院的易风不假思索的问道,研究飞行器的他踢球风格也像是飞机一样,来去如风,其边路突破速度曾让校队的后卫都苦恼不已,所以他肯定是极富有进攻欲望的。

“进攻显然也同样重要,我所说的重点是,要先做好防守,再伺机反击,后场的进攻要边路和中路清晰,中后卫李业你要视情况向前压上,而中场的进攻我会组织好,特别重要的便是边路,我们防守成功之后的拿球反击,边路突破是成功率较高的,届时中锋和中场都要伺机『插』上,易风的突破速度快、也有一脚远『射』,是下底线传中还是远『射』你自己决定!”

说完,侯国杰看了薛晨两眼,说道:“作为中场,你是全队中传接球技术最好的,同时也是最好的发球手,这次比赛的定位球都会交给你罚,任意球破门是你的强项,我要的是你罚角球的时候,尽量选择前点和后点,德国人的后卫身高上很有优势,我们不在点球点附近肉搏!”

终于,临阵磨枪般的战术讲解终于宣告结束,侯国杰自信满满的看着所有人,坚毅而又热血涌动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颊,感受到那种期盼胜利的目光,心满意足的伸出手来,大喊道“胜利,胜利……………”

很快,所有人就立马默契的围成了一圈,手臂叠放在了一起,狠劲儿的呐喊着内心深处的渴望,〖中〗国和德国之间不能兵戈相向,也没有正规的体育比赛交锋,那么就让他们来见证一次两国之间的博弈,虽然这本来就是一次不公平的较量。

夜晚的慕尼黑并不是漆黑的一片,德国柏林还“有幸”遭受苏联空军的轰炸,但更远离苏联的慕尼黑却一点儿没有战争的迹象,城市的霓虹点亮了夜间的生活,收到消息的当地华人,都统一在侯国杰父亲的带领下,穿着共和国国家队伍,脸上涂着国旗、手里擎着国旗,有的还一路敲锣打鼓,相当气派的涌入了慕尼黑工业大学的主体育馆。

可以容纳一万两千人的体育馆几乎人满为患,在令人神经紧绷的战争期间,德国国内很少有如此吸引人们眼球的比赛,虽然只是两个大学之间的较量,但不少德国人已经将这次比赛是当成德国人与〖中〗国人之间孰优孰劣的博弈,可他们却未曾想过,〖中〗国工业大学的校队还远在世界的东方,代表他们出战的侯国杰等人,三个多小时前才集结起来。

比赛在当地时间的晚上八点正式打响,在开赛前的半小时,两支球队分别进入了球场熟悉场地,新n『色』n的草皮踩上去特别舒服,进入球场之后就感受到了上万人欢呼呐喊的侯国杰等人,还一度以为是欢迎自己的,却未曾想到,进入球场后,放眼四周看台,只有东南角一侧才有那么一抹红『色』,那喧嚣的锣鼓敲打声,配合着舞动的五星红旗,让所有人心中都狠狠一颤。

热身很麻烦,看台上到处都是希特勒的头像和卐字旗,在热情而又高亢的歌声中,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校队流『露』出那股非常霸道的挑衅气味,让整个球场的火『药』味儿浓度大增,热身完毕之后回到各自更衣室之后,侯国杰当然第一时间安抚球员情绪,顶多在大学里踢过机场业余比赛的他们,还真对这种热血十足的准职业比赛有些担心,好在身为队长的侯国杰及时用一通国骂宣泄了队员心中的担忧,这才让所有人放下心来,发誓要希特勒的国民好好品尝一下失败的滋味儿。

此次比赛的主裁判为了确保公正『性』,慕尼黑工业大学方面特别去找到了一个来自于瑞士的裁判,这位裁判曾今是在德国国内联赛中吹罚职业比赛的,对于这样一场火『药』味儿堪比职业比赛的大学生对决,他的仲裁水平自然毋庸置疑,另外他的公正『性』也是以前出了名的,所以压根儿就没有老师带队的共和国14名留学生当然拍着胸脯保证接受这个裁判判罚。并保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入场仪式很简单,双方球员在通道里像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般,殊不知昨天他们当中还有不少人请教共和国这方的大学生问题,而如今却要一较高低,好在主裁判和两位边裁都是经验丰富,压制住了这些『毛』头小子在球员通道就火拼的兆头,很快带着所有人在爆炸式般的喧嚣欢呼声中,从通道口鱼贯而出。

虽然是一次友谊比赛,但严谨的德国人依然将仪式准备得不至于被人诟病,双方球员入场之后,充当主队的慕尼黑工业大学校队首先站定,而身为队长的侯国杰便很快带着所有球员从头到尾的握手,而与此同时,仅有的三名替补便在现场的嘘声中和对方教练席上投『射』而来的鄙视目光中,安然的坐下。

双方球队站定,分别奏响各自的国歌,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幸身披国家队代表祖国、代表大学来参加异国他乡比赛的侯国杰等人,也终究是学生而已,在雄浑的国歌中,泪水悄然而下,连歌词都吐词不清了。

随后自然是照相留影、交换队旗,身为队长的侯国杰很快就和对方的队长握手,慕尼黑工业大学校队队长握手的力道之大,让侯国杰有些始料未及,右手很是吃痛,不过还是咬牙忍着,握手之后便会裁判商量挑选发球权和挑边权,经过投掷硬币,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取得了开球权。

1946年7月30日,慕尼黑当地时间晚上八点整,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身穿黑『色』队服的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校队首先开球,比赛果真像侯国杰预料的那样,德国人一上来就猛攻,足球刚刚开出,对方wh阵型中的三个前锋,就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那阵势,简直不像是踢球,倒是像发起进攻的军队。[]大国无疆90

好在事先侯国杰的433阵型部署对方压根儿就没见过,就连对方也并不知道这个稀奇古怪的阵型到底要如何破解,所以对方的第一轮进攻很快就被赶到了边路,而准备火拼速度高低的德国人,很快就被侯国杰安排的边后卫大脚破坏掉,这势大力沉的一脚倒是将足球踢出了很远,力度之大,也着实让对方的边前锋吓了一跳,这一脚要是打在身上,估计效果肯定不错。

德国的边线球很快发出,经常一起训练和比赛的德国人很快就发挥出了团队配合的优势,大举向〖中〗国工大队的禁区前场『逼』近,牢记侯国杰赛前叮嘱的后卫们不敢大意,在李业的带领下很快将球又给破坏出边线。

而深感压力的侯国杰自然赶紧打出一个手势,很快三前锋阵型就变成了单前锋,来自〖中〗国工大生物化工学院的前锋单永鑫一个人顶在了最前面,而两个边锋则变成了边前卫,回撤到了中场线附近,很快就让德国人不得不将球倒脚到后场,然后不可避免的形成了对〖中〗国工大的压制式攻『潮』。

铁桶般的阵型一直在坚持,单永鑫在前场也是不知疲倦的奔跑,而德国人似乎也难以适应〖中〗国人这种狡猾的打法,前锋都不要,几乎就是六个中场加四个后卫的阵型,让德国人像是一个发情的雄狮,却不知道如何撕裂这块食物。

进攻与破坏,德国人传接球配合也并不精湛娴熟,在开场的十五分钟时间里,德国人一度狂轰滥炸般的发起地面和空中进攻,让一向体能不错的徐时绩都跑得有些气喘吁吁,拼命的防守德国人的高空球,地面进攻不通的德国人,总喜欢从后场一个大脚就将球踢到〖中〗国工大队的禁区前沿地带,好在李业和回撤回来的侯国杰头球都不错。

单方面的进攻并不是屠杀,但在看台上的德国人却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亢奋,在他们眼里综合国力方面德国的确还不知道赢不赢得了共和国,但在现在看来,德国的足球已经完全可以虐杀〖中〗国人了,但这种围攻的局面却并未持续太久。

很久都没触球的侯国杰等人,权当前十五分钟是熟悉球『性』和球场了,在不断的坚持防守之后,渐渐的中后场变得有序起来,而侯国杰也很快让徐时绩注意节约体能,并给易风和另一个边锋打出伺机反扑的手势。

〖中〗国工大的第一次进攻出现在了上半场的第口分钟,中场断球的侯国杰并未向以往那样,在段求证之后转移,而是自己主动带球上前,很快就趟过了中场线,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中〗国工大队很快就在李业的推动下主动前压,而作为“边路齐飞”战术的两个边锋,也很快向前跑动,扯动德国人的后防。

一个便向轻松过掉对方一个防守球员之后,对责已经结下防守阵型要拦阻自己,侯国杰也不再向前猛扑,他需要节约体能且要信任队友,所以他一个长传,足球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精确的飞到了易风的前沿地带,偌大的一个空当当即就让易风大呼好球,一个加速甩开了对方贴身防守球员后,很快就追上了足球。

刚刚还庆幸的德国人很快就嘘声一片,而被球队表现气得没劲儿的华侨们,也不再憋屈了,扯着嗓子使劲儿的大吼加油,锣鼓声更是敲得震天响,伴随着易风那像是火箭般的速度,迅猛的在德国人的边路驰骋开来。

易风的速度很快,快的对方一个试图向前防守的队员,被甩脱之后连伸手拉拽易风的球衣,都没有拽住,只拽住了一把空气,而那一抹白『色』,已经很快冲抵了边线附近,猜出易风要干什么的对方守门员很是惶恐,大喊后卫注意防守头球,却惊讶的看到一个、两个、三个……,足足五个白『色』的身影正往他的禁区内窜,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易风身上的德国方面站位很有问题。

易风没有辜负侯国杰的嘱托,一个急停急扣,将对方『逼』上来的中卫过掉之后,顺势一抹就进入了大禁区右侧边沿地带,他再也没有选择向前突进,而是摆臂之间,右脚搓出了一个低平的弧线,让看准来球鱼跃冲顶的侯国杰准确的顶上了足球,刹那间,足球像是带了火星儿的弹头一样,直扑球门一侧,胆战心惊的守门员整个身子都在空中舒展开来,可他的左手指尖依然没有碰到足球。

“砰!”

清脆的声音来自于足球和球门门柱之间的热烈亲wen,反弹回来的足球刚好让对方中卫赶上,顺势一脚便踢出了边线。

本以为这球必进不可的观众和球员都有些泄气,而侯国杰也是狠狠拍了一下草皮,赶紧站了起来,并向传球的易风比出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心里直感叹,这造飞机的果然是速度够快,快的他徒步向前跑动且鱼跃冲顶都差点没有撞到足球。

角球很快由薛晨发出,戴着眼镜上场的他站在角球旗杆那儿,被身后的德国观众可是狠狠的嘲讽了一把。不过他发出来的足球却让那些嘘声顿减少,又是一道低平而且速度极快的弧线,足球飞向了小禁区右侧,是前点。

『插』上的李业并未抢到这一点,但是另一个中场却抢到了,可惜甩头攻门的技术并不好,足球只是在他额间一擦,足球飞行轨迹并未改动太多,很快就被一个德国高个子给顶出了禁区。

进攻失败就意味着防守开始,体能和速度都不错的徐时绩首先扑了上去,阻滞对方的反击速度,而其他球员自然很快回防,新一轮的攻防大战又正式开始。

第一次进攻就打在门柱上,〖中〗国人的效率的确是让慕尼黑工业大学校队的教练席上人人都捏了一把汗要是稍微再偏一点儿,这球就铁定进了,守门员鞭长莫及之下,也不能不说是运气好,然而接下来的形势却不得不让他们眼前一亮。

依然坚持防守的〖中〗国工大队始终都保持着随时反击的势头,而德国方面也很快利用团队配合时间长的优势,打出了一些个漂亮的配合,甚至还一度让〖中〗国工大队的禁区里一片混『乱』,但双方依然都没有取得进球整个上半场除了那次击中门柱之外,到裁判吹响哨音结束上半场比赛为止,双方的犯规次数也没有超过十次,〖中〗国工大队以9次犯规领先7次犯规的德国慕尼黑工大队,而红黄牌更是一张也没有。

大学生的友谊比赛当然是以和为贵双方上半场的和睦倒是让所有人都长吁了一口气这些年轻人并未像他们相信的那样暴躁,但他们却想不到的是,在中场休息之时,在慕尼黑工大队的休息室内,他们的教练像是接到了死亡通知书一般发了神经病,在校长面前拍着胸脯要把这群〖中〗国工大交流生打得落花流水的他,发现球队到现在为止一个球都未进,岂能受得了。

各种国骂和责备充斥着休息室德国方面自然很快下定了下半场更为凶狠更为猛烈进攻的基调,而在〖中〗国工大队的休息室内,没有教练、[]大国无疆90

更加没有带队老师,这群甚至连机票都要靠自己订购的〖中〗国工业大学学生,再一次体现了他们的自主『性』自侯国杰以下,每一个人包括在替补席上观战的三名替补球员,都相继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而就在侯国杰交代完下半场“作战,…部署之后没多久,休息室的大门就传来了敲门神,很快就走进了三个西装笔挺的〖中〗国人,的确是〖中〗国人所有球员都不知所以的看着面带微笑的三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德国华侨商会会长石金明,而站在你们面前这两位,分别是共和国驻德国慕尼黑领事馆的甄邦大使和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驻柏林分公司市场部经理王桦!”

来头不小的三人都像是看自家孩子一样看着这群来自共和国国内的大学生共和国的教育自进入高等阶段就一项注意学生的自主『性』,像这样的国际间的教育活动学校方面也是给予学生极大的自主『性』,充分锻炼学生的能力,但这还是〖中〗国工业大学第一次由交流生组织足球队与德国方面展开比赛,没有带队老师、没有教练甚至没有搞后勤的,这群学生确实很不容易,而不可否认的是,无论这次比赛的结果如何,他们都将收获很多,很多。

“你们好,我是〖中〗国工业大学第23批赴德交流大学队的队长徐时绩!”徐时绩满头大汗的站在西装笔挺的三人面前,拽着像是入定一般的侯国杰,说道:“这位就是我们这支临时最球队的队长侯国杰!”

“不错,上半场那次打击门柱的危险球,就是出自于侯国杰同学,确实后生可畏啊!”身份肯定是最高的甄邦伸出手来,和满脸惊喜的侯国杰握手。“你们的这次比赛,我是开赛前不久才得到的消息,远在柏林的时大使听说了这次比赛,特意交代我要代表所有驻德国的共和国外交人员来看望你们,为你们加油鼓劲!”

“这……”侯国杰笑了笑,惊喜交加之下习惯『性』的抓头,也不知道说些啥。

“没什么说的,这场比赛小伙半们很努力,国航公司德国分公司全体职员都会为你们加油鼓劲,为了表示我们的支持,你们返回国内的机票费用都由我们公司承担,希望你们奋勇比赛,为国争光!”

“为国争光?”侯国杰诧异的应了一声,瞅了一眼一旁的徐时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点头点头再点头,好在由于时间有限,这三个不速之客很快就离去,临行前自然又是一番叮嘱,这可把侯国杰给吓得。

“娘的,咱的小心肝儿都快被吓出来,不就是一场比赛吗?干啥玩意儿要弄得跟两国交锋一样!”

“李业,闭上你的臭嘴,这事儿谁说不是关系到国家荣誉?”徐时绩盯了大大咧咧的李业一眼,看了看其他队员正『色』说道:“上半场大伙儿也都看到了,德国人不管是球员也好还是观众也罢,都他娘的不是好东西,哪儿把咱们当成什么客人,简直就是战场上的敌人,既然他们把咱们当成了敌人,那么咱们还客气个鸟啊!”

“就是就是,这事儿咱们不能看得太轻,也不能看得太重反正只要大伙儿想着,这场比赛一旦打赢了,咱们就能捞到旧张回国的头等舱机票,要是打输了,老子才不想坐经济舱!”

侯国杰这队长也不是白当的很快就重振了士气而下半场也很快开始,重新入场的〖中〗国工大队自然而然再一次遭受到了漫天的嘘声,易边之后拥有开球权的〖中〗国工大队很快就一改上半场的“懦弱”作为,两位前锋将球后踢之后,在侯国杰的组织下,组织战术虽然不行,但好在脚法细腻,〖中〗国工大队很快就在自己的中前场展开了连续的倒脚配合脚法出『色』的几个甚至不断向纵深推进。

边路传中、中路渗透,下半场刚一开场,中场休息之时被一通臭骂的的德国方面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些〖中〗国人就像是关二爷附体一样神勇不已,倒是把他们压在了半场狠揍这可让看台上的华侨们〖兴〗奋不已,哑然的德国人不再开口说话,这可让共和国国歌声第一次响彻全场,而在雄浑的国歌声助威下,易风也终于展现出了他的远『射』功夫,在下半场第55分钟在距离球门线35米之外,一脚势大力沉的远『射』,足球在空中几乎一动不动,在对方守门员绝望的眼神注视下直接打进了球门左上角的死区,腾飞起来的守门员的右手指尖连根『毛』都没『摸』到。

世界波般的进球彻底引爆了现场的气氛进球之后的易风显得特别的激动,像是百米〖运〗动员一般冲到了华侨聚集的看台方向,站在那里立正敬礼,随后便被赶来的队员们给压在了地下哀嚎不已。

〖中〗国工业大学率先进球了,这无疑让一万余德国人吃瘪了,魂儿掉了似的呆若木鸡,等待裁判重新吹响比赛开始哨音,他们才回国身来,却看到惊人的一幕,进球之后的〖中〗国工业大学队防守了,他们似乎刚刚,

攻击得太猛,而落后的慕尼黑工业大学队则是疯狂的展开进攻,中卫都站到了中场线附近,确实是把徐时谗等人压得够呛。

不过这种疯狂的压制式进攻并未持续多久,趁着足球被破坏出边线的时机,又是队长又是教练的侯国杰做主换下了一名体能出现了问题的边后卫,而这个意外的换人也似乎打断了德国人的进攻节奏,等重新发球之时,他们却遭到了〖中〗国工大队的反击,易风的速度依然那么拉风,快得对方的后卫连拉带拽都拦不住,直到被恶意绊倒之后,易风的突破才算是消停下来,不过裁判也终于亮出了整场比赛的第一张黄牌,并判罚了位置其实并不太好的一个任意球。

“这球一定要进,也一定会娄!”

将球摆在了裁判指定的罚球点,同时站在球后的侯国杰大声的对薛晨吼道,他才不怕那些德国人听懂他们之间在说什么,被队长给予了厚望的薛晨也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炬的看了看对方的禁区和人墙,而看台上的上万名观众也都静若寒蝉。

哨音响起,顿时看台上嘘声大起,率先启动的是戴着队长袖标的侯国杰,他的演技很不错,做出一个要踢远角的架势,却很快从球上迈了过去,而紧跟而上的薛晨却是狠狠一脚,足球被搓出了一个速度极快的弧线直飞球门的近角,被欺骗的德国人墙和守门员,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足球飞过他们的头顶,飞进大门。

师的一声,足球在球网上狠狠擦出了声响,紧接着便掉落在了球门里,一跳一跳的活跃在守门员的视线中,看台上的高音喇叭再一次喊出了一句“球进了”但很明显都是有气无力的,而那些看台上的〖中〗国人则再一次沸腾起来,仿佛要拆掉这座兴建不久的体育馆一样,几百人都闹出了上万人的动静,也不知道第二天有几个人的嗓子还能是完好无缺的。

不可避免的,薛晨又一次去华侨聚集的看台区域致敬,眼泪都快迸出来的他亲wen了胸前的国旗,但很快就被身后的队员们给扑倒在地。

“球进了,球进了,我就知道这球一定能进,你小子在上一届的工大联赛中就进过漂亮的任意球,看来你小子任意球水平不赖啊!”侯国杰几乎是搂着薛晨的脖子走回自己的半场,憋得薛晨求饶不已。

第二进球的到来无疑是一个难以接受的致命打击,慕尼黑工业大学校队也并非是什么职业球队还是学生,比赛的心理素质肯定不够成熟,两球落后的他们也果真没有再打出什么攻势出来,任凭他们的教练在一旁气得上蹿下跳,一脚踹在了锅合金座椅上,痛得率先请求了医疗救助,这才算是安静下来。

比赛剩余的时间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垃圾时间,学生队伍之间的对抗也往往如此,不像是职业比赛那样玄机四伏,不到最后一刻都有可能发生奇迹,可如今奇迹是不可能的,当径国杰连续换完两个替补之后,身为队长的他还在下场之前亲自将袖标交给了表现最好的易风,如果不是他率先进球鼓舞了士气,若不是他的猛烈反击,估计结局肯定是个悲剧。

比赛最终一分钟都没有补时,因为在第76分钟,像是跑不死一样满场飞奔的徐时绩也进球了,他接到了易风的底线传中,进了一个漂亮的头球,因而比分不可避免的变成了三比零,这种毫无翻盘悬念的比分,自然而然也让比赛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更何况在第80分钟,就有三个慕尼黑工大的球员倒地抽筋,从小学开始就由『政府』出钱接受教育的共和国大学生,可是喝着牛『奶』、吃着鸡蛋长大的,一个个都像是看稀奇一样,站在一旁看着那些因抽筋而痛苦的对手,也不知道该上去说些什么。

比赛结束的哨音响起之时,看台上的华侨们竟然放起了焰火,锣鼓喧天之间,这场本来就有些闹剧般的比赛终于画上了句号,而浑身疲惫的14名队员,回到休息室待〖兴〗奋劲儿缓过之后,这才发现浑身酸痛,这倒是让像是搞后勤的王桦忙活得像是照顾自家孩子一样,14张德国柏林至香港的头等舱机票亲手交到了侯国杰手里,至于慕尼黑至柏林、香港至柳州的机票,要是国航有这些航线,肯定也能拿出机票来充作奖赏。

像是打了一场打胜仗的14名大学生被数百华人在球场里反复抛向空中,好一番折腾之后,才让他们回到了宿舍休息,由于第二天就要启程回国,所以他们还得加班加点收拾行李,不过劳累二字已经不重要了,这一次德国之行,让他们都感到很满足。

“赢了,他『奶』『奶』个熊,老子还以为要被血洗来着,却没想到赢得这么轻松!”洗完澡,徐时绩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躺在床上,虽然身上很酸痛,但内心却很〖兴〗奋。

“轻松?你看看老子的球袜,都他娘的好几个窟窿,下半场德国人下脚太黑了,像是要直接铲断我小t腿似的凶猛,要不是我躲得快,估计我这会儿已经躺在了医院病床上!”

侯国杰抱怨了一阵,不过立马想到了那14张机票,立马走上前来,坐到了徐时绩的床边,一脸正经的问道:“我要问一个相当正式的问题,此次出国,我们的旅行费用是学校要报销一部分的,现在凭空得来的14张机票,那是不是意味着……”

“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返程机票中,只报销慕尼黑至柏林、香港至柳州的机票,这算是给学校节约经费,给咱们父母节约开支了!”徐时绩撑起身来,瞅了瞅侯国杰那小财『迷』般的样子,问道:“你家老爷子不是挺有钱的吗,刚刚我就看到他又扔给你一张支票当做奖励,你小子难道还差一张机票钱?”

“我”侯国杰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笑道:“我这不是看到球队打得挺不错嘛,就想着多捞些钱,也好让这支球队回国后还能继续下去,否则,我这队长兼教练的职务,到哪儿去找啊?”

徐时绩不说话了,他知道侯国杰当官儿已经有瘾了,直接翻了翻白眼,睡了过去,再也不管侯国杰这厮的漫天胡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