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一章 惊天一炸

第九十一章 惊天一炸

夜,很深,安静的城市里很少车来车往,除了远处依旧喧嚣热闹的各种工厂,慕尼黑工业大学周边地区早早的陷入了熟睡之中。

7月31日凌晨2点,三长两短的敲门声让斯蒂芬当即惊醒过来,下意识的『摸』到放在身旁的那把已经顶火的手枪,但此时又传来了两短三长的敲门声,他便没有去拿手枪,而是示意同样被敲门声惊醒的一个伙伴去开门,自己则点亮了一盏瓦数不高的小灯,有些昏黄的灯光只能照时很小的范围。

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个有些高瘦的男子,看了看已经聚集在会议桌周围的同伴,不禁一笑,快步迎上前来,压低声音道:“已经证实了两个消息,其一,返回柏林的这1铭学生依旧要乘坐莱茵航空公司的航班,莱茵航空公司已经在昨晚就接到了他们带队队长徐时绩的订票电话,天一亮就会将机票送到徐时绩之手,飞机起飞时间是下午旧点整。”

“其二,由于昨晚的比赛〖中〗国工业大学赴德交流生队伍出其不意击败了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校足球队,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德国分公司市场部经理王桦亲自代表国航,在比赛结束之后将14张柏林至香港的机票交给了徐时绩,飞机起飞时间是下午17点30分。”

高瘦男子说完拉开一张椅子,老老实实的坐下,身为行动总指挥的斯蒂芬沉思一会儿后,这才让严肃的表情被轻松惬意所取代,笑道:“〖中〗国人和德国人的关系不是很好吗,怎么昨晚像是宿怨很深的死敌一般呢?而且这些学生的行踪已经被我们掌握,那我们的行动自然就绝对是万无一失了!”[]大国无疆91

昨晚的比赛斯蒂芬也化妆前去看了,他以一个德国人的身份在看台上“呐喊助威”上万德国人像是注『射』了〖兴〗奋剂一样的〖兴〗奋,他为了不至于暴『露』,也只好跟着瞎吼,好在慕尼黑工大队并保持太长时间的场上优势,否则他的喉咙现在都是沙哑的。

众人相视而笑,也对这群〖中〗国娃娃的表现暗自喝彩了一把,德国人自打第二次世界大战取得第一次胜利以来,就完全摆脱了一战的阴影,越发的自信起来、越发的穷兵欺武、越发的侵略无度起来,除了他们的狗t腿子,整个欧洲都几乎都被他们蹂躏了一圈,这种旷世成绩自然将德国人的自信空前高涨起来,以往他们还觉得在〖中〗国人面前有种学生、徒弟的味儿,总感觉挺不直腰杆,可如今他们连美国和苏联这样的大国都能同时收拾俩,害怕共和国一个?

自信心的膨胀不仅体现在了德国的政治、军事和外交上,其根本还是来自于德国国民的思想变化,战争的胜利无疑是最好的催化剂,长期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就算是只猴子,也得嚣张得张牙舞爪起来,更何况还是一群人,一个曾今被严重侮辱的民族,从大悲到大喜的高速崛起,足以让他们目空一切,仿佛整个世界唯德独尊。

“这场比赛着实打得不错,虽然这群娃娃打得功利了一些1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在足球场上体现了〖中〗国人的坚韧、顽强、拼搏和团结精神,在攻击和防守方面都无不展现了他们的高效率和务实『性』,这就像中日的战争一样,共和国总是能够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来出『色』的完成任务,干净、迅速、高效,不管对手在初始阶段是多么的嚣张,但战争就和足球比赛一样,谁笑到最后,谁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斯蒂芬难得如此着重的褒奖〖中〗国人,在他小时候,犹太家庭那种传统的教育就让他差点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打心眼里看不起〖中〗国人,好在〖中〗国人在世界舞台上的表现很不错,尤其是在经济领域,全球贸易市场上,〖中〗国人几乎占据了七成的份额,而另外三成当中,也有不少〖中〗国人参与的贸易,所以在商场上一次次与中华民族交锋的犹太民族,也终究是落于了下风,成王败寇,不得不承认对手的存在和实力。

犹太人善于经营,经营生意、经营政治、经营生活,他们的糁神一度让犹太人移民最多的美国产生了务实『性』的国家态度,追逐利益最大化的道路上,犹太人自以为自己做得够聪明,可没想到遇到了一个二愣子,希特勒这厮才不管你犹太人什么阴谋阳谋,只要是犹太人,管你年老高低、财富多寡,统统给抓起来,洗劫财富之后便扔进集中营,像是垃圾处理厂处理废物一样弄死。

德国人对犹太人的大肆屠杀和迫害,自然而然是违背了人道主义和人类〖道〗德底线的,但德国人却什么都不怕,在这个国际联盟、国际法庭等都是摆设的时代,只有拳头够硬才能说得上话,君不见印尼排华之际,共和国出动航母舰队远远比外交行动更让荷兰『政府』紧张?君不见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共和国火速出兵并大肆屠杀,远比唯唯诺诺采取政治行动收效更好、速度更快?

总而言之,当今的这个世界,是一个没有国际秩序、没有国际法度的社会,世界上强国太多,各自又不服谁,这就造就了法西斯德国的肆无忌惮,没人去惹他,他反倒会入侵你,难道你去国际联盟状告德国入侵?那只能是个笑话,因为希特勒估计连国际联盟是什么都不知道,压根儿就不闻不问,照杀不误。

真理,只存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既然只能以暴制暴,那么犹太人还能作何选择呢?因而他们在美国不断左右着政治、经济和军事,让美国始终都愿意将战略重心放在大西洋上,放在反攻欧洲大陆干掉德国法西斯身上,若不是小〖日〗本实在可恶,美国人肯定不愿意在太平洋战场上浪费时间和实力,可惜的是,战略反攻并不像是打乒乓球那样,你来我往非常迅速,盟军要想打回欧洲,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准备、来策划、来行动,至于能否取得成功,还得是一个未知数。

可恨的是,被德国视为拖住美国重要工具的〖日〗本,比任何圈养的畜生都还要听话,像希特勒的牧羊犬一样,相当热情而又亢奋的在太平洋为非作歹,死死的拽住美国的脚后跟,让美国很难全力以赴的投入到反攻欧洲的事务中,其至失去了对苏扶持的实力,不得不让苏联去和共和国勾肩搭背,可〖中〗国人也忒不仗义,『逼』得苏联人就差卖掉ku衩来购买军火,好在美国和英法再国流亡『政府』,不时还金钱支持一下苏联,否则斯大林保不齐真打算把克里姆林宫卖给共和国的房地产公司。

苏德战场很重要、太平洋战场同样重要,可犹太人心中还有一个战场,那就是欧洲战场,当然由于英军在北非战场的完败,因而犹太人已经将北非的反攻并入了欧洲战场的反攻中,他们期盼着反攻之时,能在盟军帮助下在巴勒斯坦建国,能拯救在欧洲被奴役和压迫甚至被集中屠杀的犹太同胞。

然而,可惜的是战争的节奏看似很快,但交战双方可都是飞架大炮坦克机枪各式齐全,双方已经到了比拼耐力的时候,战争的胜利天平正处于反复摇摆的动『荡』时期,还分不出一个高低胜负,但犹太人却等不及了,每耽误一天,在欧洲就多一批被屠杀的犹太人,在美国的犹太人可真不希望,等到盟军精疲力竭的杀回欧洲之时,犹太人一根『毛』都没剩下。

德国人的凶残让犹太复国主义产生了重大精神改变,在德国人畸形化的军事侵略思想面前,被『逼』迫的已经近乎发疯的犹太人也终于走上了极端,他们不再去设想通过摇尾乞怜的方式获得同情,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弱小的民族本身就应该被淘汰或者被奴役,人类这种自然界最高等的动物,也只有在对同类的杀戮和压榨中,才能体会到自己作为高等动物的自豪感。

复仇、复仇、复仇,有众多美国犹太财团作为财力和物力制成的犹太复国主义实力并不弱小,当他们的斗争思想变成了“不顾一切手段的复仇”之时,这个世界终于迎来了一个新颖的词汇“恐怖主义”以一切非常规手段来达到组织目的行为,在他们看来似乎已经变成了合理的生存诉求,因而他们开始要变得不顾一切。

效率,犹太复国主义重新树立的斗争思想中首当其冲的一个词汇就是效率,犹太人本来就是一群商人,他们当然愿意选择以最小的代价博取最矢的利益,即使他们还并不承认自己的这种思想和行为会给人类社会带来多大的影响,但事到如今,斯蒂芬已经要采取行动,这可不是什么剑拔弩张,而是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皎洁的月光穿不透那厚厚的幕布,被遮挡的严严实实的窗户更是透不过一丝空气进入房屋,又是一阵香烟袅袅,距离行动开始的时间已经原来越近,他们还在等待一个确切的消息。

时间滴答滴答的悄然流逝,当凌晨四点的钟声敲响之时,空灵的房间里想起了一阵沉重的呼吸声,因为房门又传来了富有节奏感的敲门声。

“怎么样?查清楚了吗?”来人刚刚进入房间,斯蒂芬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国无疆91

“查清楚了,他们前去机场依旧乘坐校车,这是车牌号!”说着,一张写了车牌号的纸条就递到了斯蒂芬的面前。

“怎么有两个车牌号?这是怎么一回事?”斯蒂芬有些火大,他预备的炸『药』可没这么多。

“主要是因为慕尼黑工业大学也会安排自己的交流责赴华,他们人数虽然和〖中〗国方面一样,同样是14人,但……”

“但是什么?”斯蒂芬急切的问道。

“但是我收买的工大校车调度却告诉我,昨晚的比赛着实让德国人丢了脸面,他们不能让〖中〗国人看不起,所以他们不再像往届那样,安排两倍于〖中〗国人的交流生赴华,而且为了什么狗屁的面子,他们决定要和〖中〗国人分乘两辆校车大巴,因而现在还并不清楚,〖中〗国工业大学这旧名交流生届时会搭乘哪一辆大巴!”

一场突如其来且结果出乎意料之外的比赛,竟然升起了这么一个副作用,一开始斯蒂芬掌握的情报可并不是这样,按照过去二十多年的惯例,〖中〗国工业大学的交流生赴德一般都是七月份,而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却会延后两个月,九月左右才赶赴〖中〗国,并且一直要呆到圣诞节才会回来,拼命的汲取知识,可这次德国人怎么如此硬气?

“慕尼黑工业大学此次赴华的情况如何?”

“一样,〖中〗国工业大学14名交流生不远万里赶赴德国,没有老师带队全靠学生自理还能井井有条,甚至连教练都没有,只有三个替补,就能组成一支临时的足球队击败慕尼黑工大校队,这让德国人感到很不舒服,所以这次他们同样是14名学生赴华且没有任何老师带队,估计时间也会是两周,说不定届时还会主动要求迎战〖中〗国工业大学的校足球队,以这种方式来挽回他们在上万名观众前丢尽的颜面!”

“他们的校队连14个〖中〗国工大普通学生临时组建球队都不能击败,而他们的普通学生却要去挑战别人的校队,这德国人看来还像〖中〗国人所说的那样,吃了秤砣铁了心!”斯蒂芬敲击了一下桌面,笑了笑道:“就算我们不出手,德国人也肯定会在〖中〗国吃瘪,自取其辱又是何必呢?”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众人的心思倒也活泛起来,很快就再一次讨论行动计划…的细节,毕竟现在情况有变,两辆大巴,到底要炸飞哪一辆将是一个技术活了。

时间匆匆溜走,昨晚比赛累得不行的徐时绩在生物钟的作用下,依然在六点钟醒来,睁开眼还没觉得什么异样,但刚刚想要翻身起床,却感觉到腰部、大t腿等处的肌肉明显酸痛,都快抬不起t腿来了。

“不是职业球员,却踢了一场比职业比赛还劳累的比赛,悲剧啊!”

徐时绩看了看另外一张床上趴在呼呼大睡中的侯国杰,昨晚的比赛这小子也是死拼,估计情况也和自己差不多。

不想起床,都快走了也没有去晨练的打算,徐时绩就垫高了枕头,仰躺着查看昨晚意外获得14张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从柏林起飞经停巴格达至香港的机票,头等舱的机票看起来怎么和经济舱的没什么两样,而昨晚订购的14张慕尼黑至柏林的机票,估计也快到了…看来睡个懒觉都不行啊。

起床、洗漱、拿早餐,当徐时绩像是个保姆一般,将早餐一一送到每个同学床位旁的小桌上后,他这才刚刚准备好好活动一下酸胀的肌肉后享用早餐,却让敲门进入的宿舍管理员给唤走,莱茵航空公司票务员已经将机票送来,『逼』得他不得不赶紧拿出早就凑齐的队费”丁叮咚咚的跑下楼去取机票。

又是好一阵忙活,所有交流生这才整理完毕,每一个房间都给打扫干净、被子也给折叠放好,连一向懒床的侯国杰睡醒之后也不愿意多逗留,一个劲儿的责备徐时绩为何不买早一点儿离开的机票,看来谁都希望早一些逃离这个地方,昨晚的比赛确实让他们吓到了,万一出现一些脾气暴躁而且喝多了啤酒的德国人,他们可不想被揍得下辈子踢不成球。

两个小时之后,宿舍楼底层的大厅内。

“好好好,我知道,知道了,你就别罗嗦行不,嗯,我自己会保重,你也注意点儿身体,小心被德国妞给吸干了!”

撂下电话,侯国杰一脸轻松的看了看徐时绩,耸了耸肩膀道:“好了,我已经成功说服老爸让他不用来送我们,咱们这就走吧,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呆久了,我真怕自己会发霉!”

“走什么走?”徐时绩无奈的看了看同样等待在大厅内的其他同学,拍了拍手掌,大声提醒道:“刚刚收到消息,慕尼黑工业大学14名交流生将与我们一同返校,我们会乘坐同一架班机去柏林、去香港、回柳州,所以……”

“我们不会揍他们的!”李业第一个跳起来表态,看玩笑,慕尼黑工业大学赴华的交流生哪一届不是两倍于〖中〗国工大的,若是这样,算起来对方就是28个交流生,

而且对方一向有老师带队,所以保不齐对方是三十几号人,以一敌二李业还能行,但更多,可就不行了,而且他们可是来“学习”的。[]大国无疆91

“你急个屁啊,他们同样会安排14个交流生,而且要和咱们一样,不安排老师带队!”徐时绩一顿,看了『摸』鼻尖的李业,这小子难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赶紧说道:“如何和睦相处我不多说,但谁要是敢主动惹事儿,我保证他的交流报告上一定会出现一个鲜红如血的差字1”

“那娶是他们主动惹我们怎么办?,…易风也跳出来问道。

“怎么办?”徐时绩冷哼了一声,大声的说道:“没听说过正当防卫吗?真要是敢主动惹上门来,军训之时军事教官教授的格斗难道是花架子?就算是打群架,最后倒在地上的,也不能是咱们!”

“妈了个巴子,要是真敢惹到老子,老子第一个废掉他们!”侯国杰已经顺利摆脱他老爸的魔爪,自然而然显『露』的本『性』,打架斗殴岂能少了他?

各种各样的豪言壮语却抵挡不住饥饿的到来,原本打算早上就出发的徐时绩等人,却不得不一个个老老实实的拖着行李箱,有说有笑的去餐厅用餐,前天晚上的暴饮暴食是让所有人都快有心理阴影了,尤其是窦阳,现在是一听到德国大餐四个字,第一件事儿就是赶紧掏出钱包,下意识的数一数自己够买单不。

由于昨晚校方聘请的〖中〗国厨师就已经走了,不再给这群〖中〗国娄流生准备一日三餐,所以这顿午饭是不可避免的要用德式午餐,吃惯了大米饭、家常菜的一个个如丧考妣般的走进餐厅,统一的蓝『色』休闲西装、白『色』衬衫外加黑『色』行李箱,以及胸口前别着的〖中〗国工业大学校徽,都让餐厅内的人知道这旧个人就是昨晚上三比零痛宰本校球队的罪魁祸首,薛晨、易风、徐时绩这三个昨晚进球的更是感受到了那些人不善的目光。

“『奶』『奶』个熊,不就是吃一顿午饭吗?咱们又不是不给钱,怎么弄得像是看打劫犯一样!”李业相当恼火,不禁向周围的人投去了不屑的目光。

“难道你不觉得,在仇恨的目光注视,远比被羡慕的目光凝视要爽得多吗?”

薛晨狠狠咬了一口面包,上面涂满了黄油,看起来别提多恶心,但薛晨实在受不起空『荡』『荡』肚子的煎熬,只能对付一顿,就希望早些回到国内,吃上一顿回锅肉解解谗。

匆匆用完午餐,徐时绩就带着其他同学,在各种复杂的目光注视下,直奔慕尼黑工业大学后勤部而去,这个特殊的部门如今在徐时绩看来,就只有安排校车这点作用,而且这个部门拥有的校车,无论是校车大巴还是轿车,都是共和国著名汽车品牌亚美、奔驰和宝马的产品。

共和国亚美客车销往全世界的校车都是一个颜『色』黄『色』,远远看去就很有警示作用,再加上各种警示灯,真要是行驶在公路上特别显眼,而且校车的前风挡玻璃比普通客车的面积大了许多让司机有全景式的视角,车头前还有粗大的保险杠,就算是发生事故,那些碰撞的轿车也都是撞击在保险杠保护范围内。

当然,校车其实在设计和制造的过程中,还对车身进行了防撞加强并进行了严格的翻滚测试,就连学生的座椅都进行过详细的测试,因而这一辆校车的价格远比一辆中级轿车的价格昂贵,而亚美客车的海外市场中,校车销售其实份额并不大,毕竟共和国有严格的校车法和教育法像是照看国宝一样看护学生,但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学生出了校门发生任何事情都与学校无关,好在希特勒曾大力学习共和国的各个方面,教育方面也模仿过,因而在慕尼黑工业大学里,倒是能找到几辆从共和国进口而来的原装校车,品质出『色』、『性』能可靠,一直被该校用来接送师生。

慕尼黑工业大学准备了两辆校车,等徐时绩等赶到的时候,他们这才发现有一辆校车上已经坐了人,乘客并不多,但车门却紧闭着,徐时绩一眼就出那些人正是要同行回国的慕尼黑工业大学1铭交流生,看到自己一行人的到来,他们倒是很整齐划一的将车窗窗帘给拉上,很不待见自己这伙人。

“草,竟然把颜『色』最鲜亮最好的授车给他们自已的学生,咱们倒是要享受享受快要掉皮的校草咯。”

李业随即起哄,紧跟在后的其他人也是附和起来,不过正和司机交流的徐时绩扭头一看,众人当即闭上了嘴巴,只剩下一个个满不在乎的眼神看着前面那辆几乎崭新的校车。

“神气个屁,还不是咱们国家设计制造的校车!”脾气不小的李业是最后一个拎着行李上车的,原本打算朝对方比出一个国际通用的中指,但被徐时绩给震住了,只好将伸出去的手变为了挥手,像是打招呼也像是告别一般。

拥有50个座位的校车本身就是一款比公交车要壮实许多的超大客车,就算是两个学校的交流生坐到一辆车来,也不会显得拥挤,可这样也好,不让双方凑在一起,徐时绩等人倒觉得畅快,偌大的一个车厢内,他们连行李箱都不用放在行李架上,直接放在另外一排的座位上,而所有人都分散坐在了另一侧的座位上。

两辆黄『色』的校车是在13点出发的,飞机将在14点整起飞,所以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赶赴机场并办理登机手续足够了,一前一后的校车缓缓的行驶在校园里,原本叽叽喳喳交谈此行收获的李业等人也没说话,而是看了看车窗外的校园风景,虽然交流活动的结尾并不算好,但不可否认的是,慕尼黑工业大学校园内的风光着实不错,要是有些美女就好了,可惜的是在整个欧洲,女『性』就学问题依旧同难。

黄『色』的校车行驶在街道上很显眼,同一条车道上的汽车也都很自觉的与校车之间形成一个距离,即便要变道超车,不仅打出了转弯等还鸣笛、闪烁远近灯,因而这两辆黄『色』校车倒是很威风的一路驰骋,直到校车开始离开主城区准备前往机场的时候,受到下午阳光的影响,众人才结束交谈,纷纷将车窗窗帘才给拉上。

两辆校车一前一后的准备离开主干道,经一条高架辅道切入机场高速,而就在这时候,隐藏在街道外一家便利店内佯装选购商品的两个男子,不约而同的说道。

“来了来了,一前一后,一共两辆黄『色』校车!”

“看清楚了吗?到底哪一辆是真的?”

“不清楚,颜『色』更好成『色』更新的那辆应该是吧!”说话者不假思索的应道,不远万里来到德国的〖中〗国客人,慕尼黑工业大学肯定要以最好的东西来款待,就算送走也是要用最好的车吧。

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冲天而起的火焰和硝烟,行驶在最前面的黄『色』校车突然像是坐上了火箭一般被直接炸飞,底盘沉重的校车被下水井盖下隐藏的炸『药』直接炸飞,而刚刚看上去还特别魁梧的校车毫不客气的直接在空中分裂成了几块,巨大火球伴随着各种飞溅开来的碎片,吓得第二辆的校车的司机习惯『性』的猛打方向盘,直接让第二辆校车急速撞向了左侧的防护水泥栏,粗大的防护栏被直接撞烂,沉重的校车撞开了水泥防护栏,窜上了路旁防护带,狠狠的撞到了一颗树苗之后,在咯吱吱的刹车作用下,校车终于停了下来,而前一辆校车爆炸所产生的碎片噼里啪啦的砸落下来……

紧跟着第二辆校车前进的那辆小货车司机也不可避免的猛打了方向盘,一样是窜上了绿化带,但不知道是刹车『性』能不好,还是司机踩刹车慢了些,1小货车竟然wen上了已经停下了校车车尾,猛地一下却让小货车的驾驶室直接变了形,司机当场就死亡。

其他紧跟在后的车辆,由于距离较远同时也及时刹车,倒也没有发生多大的事故,轻微的追尾根本不至于让这些司机去关心保险公司是否理赔的事儿,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两辆已经散成了块状和停在绿化带上的校车。

现场最为吓人的莫过于原先的那个下水井,井盖早已消失不见,一个很深且豁口很大的爆炸坑证明着刚刚的爆炸是多么猛烈,而在这样凶猛的爆炸下,就算是一辆坦克,估计也得被炸几块,更何况刚刚被炸掉的不过是一辆校车,就算共和国亚美客车制造的校车防护『性』能再好,可谁又去考虑过校车也要“防地雷”?

满地都是残肢断臂,奄奄一息的几个学生痛苦的看着自己只剩下半截的身体正流血潺潺,肠子和碎肉和校车零部件一起散落得满地都是,燃烧着的行李包裹正发出阵阵焦臭,而冲上绿化带后又被追尾的校车里,同样是一片混『乱』。

突如其来的爆炸本来就让徐时绩等人始料不及,好在前后车距还算比较远,再加上第一辆校车吸收了足够多的爆炸冲击波,因而第二辆车仅仅是所有车窗玻璃被全部震碎,关键时候采取了变向和刹车的德国司机满脸都是冲击波作用下飞溅的碎片,鲜血让他面目全非。

更为惨烈的莫过于校车的尾部,被小货车狠狠一撞之间,精心设计的车尾防撞承受住了很大一部分冲击力,因而车尾部分产生了严重的冲击变形,但即便是这样,最后一排的座位也依然安然无恙,薛晨的那个较大的行李箱还安安稳稳的“坐”在座椅上。

猛烈的爆炸、突然的撞击,几乎让所有人都差点吓得晕厥过去,但好在神经并不是那么脆弱,刚刚还在谈笑风生的他们只是在小货车的突然撞击下,不可避免的从座椅上差点冲了出去,好在座椅有减震的功效,而且座椅之前并无什么遮挡物,因而没人发生头部碰撞,不过胸腹部狠狠撞在前排座椅上,味道也不好受。

“『奶』『奶』个熊,老子差点儿就挂了”…

李业『揉』了『揉』自己像是岔气儿的胸口,扭过头来看着和自己差不多的同学,都被那狠狠的一撞撞得没了脾气,不过大多都面带幸运之『色』,幸好没有同乘一辆车、幸好没有走在前面、幸好没有坐那辆看上去更新的校车。

再多的幸运也顾不得感慨,耳旁传来了尖锐的警报声,越来越多的人围观下,混『乱』的现场终于更加混『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